ZKIZ Archives


這些年,土地教會他們的事 名人瘋耕種

2015-03-02  TWM
 

專業經理人王星威 預約第二人生田園夢王先生有塊地 四年實驗失敗打不退你可曾夢想,在工作半輩子之後,變身「假日農夫」或「現代陶淵明」?

先來看看忠欣公司總經理王星威花了四年摸索出來的「農耕之路」。

你會發現,用想的,永遠不及動身實踐有趣!

撰文‧鄭淳予

借用妻子的形容,忠欣公司總經理王星威只要一坐上車,就切換進入「小男孩模式」。

一個星期一的早晨,台北街頭彌漫著「藍色星期一」的集體鬱悶,穿著亮橘色防風外套和運動鞋的王星威,像裝了一雙彈簧腿似地現身,「走吧!」眼前這名精神抖擻的經理人,幾乎是跳著上車。

王星威的雀躍讓人感到有點狐疑,因為幾天前,記者事先到辦公室拜訪他,兩個小時聊下來,認定這其實要算是一趟「驗證失敗」的旅程。

那天,坐在辦公室裡的王星威特地畫了一張心智圖,在這張圖的正中央,就是他自二○一一年開始啟動的「農耕夢」,幾條線從這個核心概念輻射列出:有機耕種、回饋社會、接近大自然,再往外串接的,是各種目標。只是,每一條目標再連出去的「現實狀況」,卻都是事與願違……。

任性亂種 整批玉米像玉米筍原本,王星威設定農耕地點在距離台北約四十分鐘車程的宜蘭壯圍,為了配合認識的農夫,改選定宜蘭南澳的農地。起初估計一個月頂多五千元的通勤成本,因路途比想像中遙遠,於是他多花了一筆預算,在南澳租了一間民宿房間。

還沒正式下田,意外的開銷卻一一冒出來。「我以為種田不需要花到什麼錢,結果,樹苗會死、果苗會死,連小雞都會被狗咬死!」王星威細數著。

原本,他設定一周要下田三天,低估了自己與事業的「黏著度」,「我後來常常一個月只去一天,還當天來回!」一個月的農事濃縮在一天,結果就是集中操勞,顧此失彼。

有一回,農夫友人老李通知「稻子要收割了」,但王星威要務纏身,怎麼也走不開,只能由老李代勞,他因此少上一堂「鐮刀教學」。不甘心的他,決定為自己加選一堂「玉米學分」,又因為工作而耽誤了播種的最佳時機。

當時,老李還奉勸他,晚一個月,時間就不對了,種下去的玉米可能會陣亡四分之一,但王星威執意:「不管,我都來了,今天就要種!」結果,收成的時候,整批玉米都營養不良。

「那天,我煮了一鍋湯,放了四十支玉米下去煮。」王星威說道。見我一臉疑問,他才苦笑著解釋:「表示種出來的玉米只比玉米筍大一點點而已。」幾次任性後,連老李都挖苦王星威:「你可以去和你的菜合照一張,證明你有來過。」甚至開玩笑要他,「來南澳吃飯就好!」再回頭看心智圖,上頭幾個大方向和後來的實際狀況,都是差距離譜。

「資金目標」:二、三百萬元,實際狀況:已經超支一倍。「作物目標」:蔬菜、稻米、水果,實際狀況:只剩種樹,其他都放棄。王星威甚至還列了一個「夥伴目標」——與老伴共享農村之樂,實際狀況:老婆容易被蚊蟲叮咬,只能接受下鄉喝下午茶。

一場度假 對田園生活著了魔「總之,我原本是想為退休做準備的,但試過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夢幻了!」王星威給自己下了這樣的結論。

一一年,王星威的農耕夢前傳,其實是起源於一趟美好的農村度假,這個假一度,他就對田園生活著了魔。首先,他在南澳認識了主張「契作代耕」的農人陳昌江。

契作是什麼?陳昌江言簡意賅地向王星威解釋:「就是你出錢,我種,或是我找很多農夫一起來種。」對於半路出家的王星威來說,正合他意。

稻米種下去兩個月後,陳昌江來了一通電話:「快來除草吧!」王星威一開始還嫌麻煩,卻拗不過陳昌江的那套「文青說辭」——「你必須跟土地有連結」,勉強從命。

一個月後,陳昌江又通知他:「可以收成了,快來吧!」王星威討價還價一番,還協議,「我只下田收割二十分鐘。」那一次,他戴著斗笠,留下一張捧著滿懷稻穗的照片。

又過一陣子,曬過、除好糠的米寄到台北,「當我吃到那米的時候,心裡就真的悸動了,那米之好吃啊!」於是,本來秉持「不沾鍋」原則的王星威,開始逢人就說那套「土地經」,也樂得開團帶朋友下田體驗。妻子朱君儀回憶:「他這樣帶朋友去玩了幾次,愈來愈像個『主人』。」原先樂見先生多一項假日休閒的她,也開始有了「警覺」。

一二年堪稱王星威的夢想迸發年,他租下南澳一塊一千坪(約三分)的農地,面朝一片美好山景。有了地,農舍一蓋,他就會是擁有一小方農場的「王老先生」;他也更深入認識當地盛行的「自然農法」,就是不施肥、不施農藥,跟著大自然法則來生產作物的耕種方法。

每回,他到南澳總會與一眾農家朋友聊得歡天喜地,苗要買最好的種、雞要買最貴的養,農具設備投資也毫不手軟,大舉投資,平日還是由在地農人契作。

錯估風害 種十種作物都失敗到了當年九月,稻米收成了。王星威一問之下,才知道當初錯估自己的規模,買錯設備了,還因為規格不對而耗損。更慘的是,米也沒有想像中好賣,最後只能跌價賣掉。結算下來,虧了四十萬元,「我有點嚇到。」但農村彷彿有種魔力,讓人不輕言放棄的魔力。

王星威轉個彎思索:「如果這要成為我第二人生可長可久的事業,最高原則就是要收支平衡才對。」身為專業經理人,他仍有理性,可是也伴隨著一些冒險犯難的實驗精神,三五好友在恬靜的南澳徹夜長聊,又聊出一堆「經濟作物」、「農創產品」。

王星威說:「我想過種檸檬樹、生產檸檬酵素,後來發現,至少得種一百棵才能量產;想過種菜自己醃,做出來人人誇,卻沒人想掏錢買,就說我沒有品牌;也評估過做包裝米上網銷售,但扣掉成本,利潤實在沒搞頭;種過愛文芒果,但因為不噴農藥,開花就被黴菌感染,整批陣亡。」直到一三年,王星威找了建築師到南澳幫他規畫蓋農舍,「住在這裡,你每年十月過後都會被風吹得站不直!」建築師這麼定案。

王星威才恍然大悟,這片地種過不下十種作物全失敗,最大的原因就是「風害」。原來,美麗的山景視野造成每年東北季風「回灌」,作物根本長不好。

農舍泡湯,農場夢碎,王星威幾乎是萬念俱灰,連妻子都建議他:「第二人生到處演講不是很好?」這時,老李告訴他:「小王啊,我看你只能種樹了!」轉念種樹 找到栽培香菇最愛王星威以為自己該把燃燒夢想的火滅了,沒想到老李不是跟他開玩笑。一三年年底,老李在南澳找到一片種滿楓香林的山坡地,地主正想轉讓,面對一甲的山坡地,王星威摸不著頭緒,老李說:「楓香木是種段木香菇最好的木材!」王星威從善如流,改栽培香菇,自此,像是找到真愛,「香菇最重要的成本是木頭,我已有一整片,另一方面是香菇的收成時間好掌控。」過去三年失敗的農耕經歷,像是一段漫長的摸索。

去年,第一批香菇收成,市場上每斤價格約莫六百元,現在已經漲價到一千元。看到一整批健康漂亮的新鮮香菇,讓王星威心花朵朵開,更重要的是,他後來也修正了過去躁進的「量產盈利」心態,「先達到收支平衡是最基本的目標!」車行蘇花公路,窗外是清麗險峻的清水斷崖,王星威一路侃侃而談。「我們那群四年級的同學普遍都有這樣的農村夢,尤其是男生,好像退休一定要去務農才算是個咖。」他笑稱,求學時期大家都被陶淵明催眠了,「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像是一種符號,男人前半生在職場上的競爭告一段落了,下一場比賽才要從退隱田園開始。

假日農夫 泡在南澳癒療身心話雖如此,一抵達那片仍留有不少「失敗作」的農地,王星威還是直奔自己最愛的肉桂樹,摘下一片肉桂葉,在掌間搓揉後飽吸一口香氣,這是他與土地問候的儀式。老李早已搬出自己用原木打造的板凳椅招呼王星威夫婦,旁邊還曬著一整簍的乾香菇。

待巡視完「小王實驗農場」與香菇栽培林,王星威呼朋引伴到老李的民宿吃飯。座上有放棄原來工作、「舉家入鄉」的年輕夫婦,有用在地食材下廚的餐廳老闆,也有來南澳打工換宿的情侶。大家交換自己的鄉居趣事,也少不了吐槽:「小王,誰叫你要種愛文芒果,不是在地品種,當然種不起來!」直到天色漸暗,「小王」拜別他的南澳朋友們。踏上歸途前,王星威滿足地說:「即使只是當天來回,我還是可以感覺,在這裡真的是身心舒服!」當我們再次行經清水斷崖時,王星威已打了幾通電話,分別交代了幾件工作,妻子所說的「小男孩模式」又切換回「王總經理」。但王星威已經預告,今年農曆年過後,他要放下更多工作,讓自己一個星期有三天泡在南澳。「小男孩是不會消失的!」他篤定地說。

王星威

出生:1957年

現職:忠欣公司總經理

耕種成績單:宜蘭南澳租1000坪地,4年來,種什麼都失敗,目前僅成功種出香菇。

耕種帶給王星威的禮物

用熱情激盪熱情,

賺到一堆朋友

雖然王星威的耕種成果不是種植失敗,就是賠本,但他認識了不少過去在商場上沒機會接觸的農人朋友,一群對土地有一定程度熱愛的人聚在一起,每個人過去各有故事,又因為不同的原因來到南澳,全在這塊「土地」有了交集。

光是自然農法和下一期要種的作物,就可以讓他們聊上一天,在這裡,耕種不只是體力勞動,更是他們用熱情激盪熱情的浪漫事。

這些 土地 教會 他們 的事 名人 耕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93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