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回眸習總初亮相之一:深圳! 分析師徐彪

http://xueqiu.com/3940429450/26150183
作者按:十八屆三中全會,注定會在中國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凡事都講究一個前後脈絡,有前因才有後果。從今天開始,讓我們回眸習總走上舞台中央後的一系列動作,以便更好理解今天及未來發生的一切。

12月12日人民日報頭版,一則題為《習近平在廣東考察時強調增強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做到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的文章出現在顯著位置,足足佔據了大半個版面。

新一代領導核心當選後離京高調亮相第一站,照例是具有顯著的政治意義。

2002年,胡總上台後離京第一站去了西柏坡,瞻仰五大書記銅像,提出「兩個務必」。以此為契機,胡總執政十年間,「和諧社會」成為處理各階層關係的基本準則,「科學發展」成為處理經濟社會問題的基本方針。第一站赴西柏坡,關鍵是其中表現出來的態度。黨內、社會內部各階層關係處理以「和」為主,社會經濟生活方面以「科學發展」為主,在我看來,經濟領域科學發展的最大含義就在一定程度上從「效率優先」向「公平優先」轉變,部分投資者通常將其理解成經濟領域向左走。比如說工業反哺農業大規模啟動三農補貼,比如說大規模建設社會保障體系,比如說三番五次上調個人所得稅上限,比如說啟動房產稅試點,比如說啟動收入分配體制改革,比如說出現「重慶模式」這種具備典型意義的路線試點。

2012年,習總上台後離京第一站赴深圳,登蓮花山瞻仰了鄧小平銅像,提出「現在我國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我們必須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不失時機深化重要領域改革。」如果說,十八大報告出來的第一時間,當我們提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十八大最大看點的時候,投資者認同度依然不高的話,十八大後李克強總理第一時間發表講話「改革是最大的紅利」構成了第一番佐證,現如今習總書記深圳之行和講話所揭示的內容已經明確無誤地告訴我們:未來十年,中國經濟領域最大的看點便在體制改革。

體制改革是方向,這個已經不是問題,體制改革怎麼改?我想,雖然已經斷斷續續說過不少東西,大家未必真的完全接受,即便當時接受,也未必留下足夠影響。所以呢,從今天開,我們爭取系統性闡述體制改革的內容。

想討論體制改革的內容,首先需要想明白體制改革的目標。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主要講一個東西:如何解放思想,進一步改革開放。十年後,當我們回頭看當時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你會清晰地看到一條主線:以市場為配置資源的基礎方式取代計劃。簡單來說,就是以放開為主。

2012年,時隔20年後,習總再赴深圳,主要也講一個東西:體制改革。但是,這一次,與20年前相比,環境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式變化。經濟運行方式已經成功實現了以市場為主體,沒有人來告訴你明天應該幹什麼,沒有人來告訴你產品應該如何定價,沒有人來告訴你生產要素如何定價,也沒有人會在你畢業的時候告訴你去哪裡上班。就連關係國計民生關係工業生產成本的柴油和汽油價格,也已經基本實現隨行就市(成品油定價機制改革)。經濟運行建立在市場定價這只看不見的手基礎上,隨著最後一批資源品價格改革攻堅啟動,市場化改革將告一段落。

十八大報告告訴我們,要想實現未來9年年均7%以上的增速,只能依靠兩個東西:

一個東西是城鎮化,關於城鎮化,我們曾經有過詳細論述,你別管他名字裡有沒有多出「新型」二字,運作模式就本質而言終歸屬於新瓶裝老酒,還是招商、基建和房地產那一套。城鎮化的好處在於可以令中國經濟實現較高的基礎增速,為結構調整和升級創造良好的基礎環境。一個基本常識是,速度慢到一定程度,中國首先需要擔憂的不是結構調整問題,而是社會秩序穩固問題。在達到歐美社會發展程度之前,百分之十幾甚至二十失業率意味著什麼,從上到下都心知肚明。

一個東西是體制改革。你看,繞一圈,從不同路線我們又回到了體制改革上來。接下來,如果中國政府想實現「改革是最大的紅利」,推動中國經濟繼續平穩較快增長,可以依靠什麼,應該依靠什麼呢?既然市場化改革已經大體完畢,好比舞台已經搭建完畢,接下來,如果你還要搞體制改革的話,就必須選好節目單,定出主角來。我們對體制改革的探討,就從這幾個步驟入手。

第一步,選擇什麼節目?我們把過去十年的發展模式類比為老曲目,反正就是走規模擴張的老路,憑藉要素投入來實現產出增加。我們把經濟轉型比作新曲目,通過攀登技術階梯來實現內延式擴張,通過技術進步來實現全球市場佔比的提升,通過居民收入提升來實現消費擴張。新曲目和老曲目的選擇基本沒有懸念,有質疑的同學可以把過去五年任何一次重磅級國家領導人講話翻出來,基本上都在說這個東西。

第二步,誰來表演節目?每個曲目都有主角,中國經濟轉型也需要主角。主角的好處不言而喻,會有一堆人圍在你身邊,給你化妝、提供保健、無微不至的幫你打理各項事務。如果曲目表演成功,主角無疑會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所謂名利雙收是也。所以呢,不想當將軍的兵不是好兵,不想當主角的演員不是好演員。中國經濟的這個大舞台上,其實只有兩個演員,一個叫國有資本,一個叫民間資本。前者代表了1949年以來統治中國的官方資本力量,後者代表了1979年以後蓬勃發展起來的私人資本力量。過去十年,無數人在異口同聲討伐中國搞國進民退,但有趣的是,無論主營、利潤還是資產總量的數據都顯示,民營資本在工業企業內部的佔比逐年上升。

查看原圖
為何會有這種現象呢?一種可能,因為私人資本所有者作為一個階層,擁有比國有資本更為強大的競爭力。無論國家政策指向如何,他們都能夠不斷擴大蛋糕佔比,持續做大做強。在此背景下,無論情況是否屬實,只要某些領域民間資本遭遇擠壓,為了爭取更大空間和利益,私人資本都會通過社會輿論打造出一個「國進民退」的受害者形象。放在古代,這種做法叫「養望」。放在現在,叫輿論導向。你別小看這種「小動作」,在某些關鍵性時刻,是會起到決定性作用的。你比如說未來十年,中國經濟轉型的這個大舞台上,誰來唱主角?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裡,深圳經濟特區成為聚光燈下的明星,特區開發的過程也是廣東省騰飛的過程,無數中小企業主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廣東成為血汗工廠集散地的同時也成為中國出口的龍頭。在我看來,那是民營經濟第一次正兒八經地階段性成為舞台上的主角。時隔20年,習總出現在深圳,豈會是簡單因為習仲勳晚年長居深圳?作為國家領導人,在做出有象徵意義舉動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將其視為明確的政治信號,而非其他。就目前而言,很有可能,這個政治信號的指向就是民營經濟將再次成為聚光燈下的寵兒。當然,哪怕鄧公在位的時候,也不會喊出國退民進的口號,習總亦只能用「體制改革」來概而括之。

第三步,做主角有啥好處?上台表演這事兒,看著很風光,實際很繁瑣,所以主角在套用主角模板的同時,必然要享受最好的配套服務。過去十年,舞台上表演的主角是國有企業,他們擁有最寬廣的舞台空間,他們享受到最好的後台服務。我們可以掰著手指頭看看過去十年發生事情:銀行資源自不必多說,國企們永遠都是銀行貸款的寵兒。資本市場更凶悍,國有資產證券化的高潮就出現在過去十年,十年前,上市公司裡能找到中農工建四大行麼?看看現在,還有多少個你身邊的大型國企沒有證券化的。至於投向,哪裡收益最豐厚,哪裡就能看到國企的身影。某些特殊領域,遇到全行業產能過剩的時候,部委一紙公文下去,關停並轉小公司(如煤炭行業),大型國企們日子不要過的太好咧。民營資本想上位,首先得給人家主角待遇吧。所以呢,十八大報告裡有這麼兩句話:「推動國有資本更多投向關係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和「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如果對於第一句話大家還不甚了了的話,可以打開百度,用「新三十六條」為關鍵詞做個搜索。自然明白這句話的含義本質上是為民資騰出空間。以前不讓民資進去的領域,盡最大可能全部放開。有人估計會撇嘴,你咋知道人家是不是隨便說說的呢?言行是否一致需要時間檢驗,我們可以邊走邊看。但是呢,新三十六條及其細則的出爐過程,卻有一定的參考意義。2010年出台新規,2011年基乎沒有配套細則出台,2012年兩會後,短短半年時間裡,我們看大各部委如過江之鯽般出台近32個細則文件。短時間內如此大規模雷厲風行的動作,如果沒有中央層面的決心,怎麼可能實現呢?至少,我們可以相信這件事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查看原圖
至於「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在我看來,最核心的要素便是資金。說起來呢,民間資本也不是真缺錢,24%一年的民間融資還是很充沛的嘛。難就難在低成本融資上,找銀行吧,人家財務制度擺在那裡,真正的中小企業根本就過不了線。發股票吧,發審委的門哪有那麼好進?發債券吧,中小企業私募債算是一個有益嘗試,上規模似乎依然需要時間。所以呢需要做兩件事:一件曰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包括新三板和區域股權轉讓市場,反正就是真正面對中小企業的場外市場。一件曰多層次的金融市場,包括小貸公司、村鎮銀行和中小型商業銀行,民間金融陽光化本身不是目的,民間金融陽光化之後改善民間資本融資環境才是真正的目的。

第四步,節目怎麼演?中國政府早已把曲目單準備好,就兩個:啟動民間投資+推動民間資本參與創新與產業升級。啟動民間投資很好理解,反正現在的潮流就是不管你修水渠還是建公路修鐵路,都巴不得引入民資。私人資本參與創新和產業升級就有點玄,民間資本向來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你不讓人家看到利潤和回報,誰願意大把大把資金砸進去搞什麼創新?所以呢,需要改變以往的盈利模式(找到項目,把錢投進去,項目產生商品,商品帶來利潤,利潤累計擴大投資),最好不用等那麼長時間,通過資本魔方可以實現利潤快速兌現(找到項目,把錢投進去,別管有沒有利潤,只要資本市場有人接手,就能變現走人)。

囉嗦這麼多,總結起來很簡單: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只有一個,那就是讓私人資本再做一回主角。做好了,演成了,就能迎來下一個黃金十年。

最後,照例是要提示一個投資機會:新三板。到中關村高新區去,到張江高新區去,到武漢東湖高新區去,到天津濱海高新區去,去尋找未來能在全國代辦股份交易系統上漲十倍甚至一百倍的企業!哪怕尋找企業需要運氣,新三板一級市場的機會也一定比主板要大得多。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齊備,新三板一定會成為下一個十年中國最大的富翁孵化基地。
回眸 習總 總初 亮相 之一 深圳 分析師 分析 徐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2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