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科院否認為獐子島扇貝絕收“背書”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329

U11400P31DT20141104003326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徐燕燕

扇貝到底去哪兒?冷水團是不是致死扇貝的“元兇”?

10月31日獐子島集團召開海洋牧場災情說明會,同時發布的一份來自中科院海洋所的會議紀要,被認為是權威科研機構對此事件的定災證明。

11月5日,《第一財經日報》向中科院海洋所求證,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負責人稱,中科院海洋所沒有為此次獐子島8億扇貝絕收事件做定災調查。

此前本報記者采訪多位海洋生態和環境以及貝類養殖的專家均稱,這份會議紀要並沒有說北黃海冷水團是導致扇貝絕收的直接原因。“我們當時只是一個會議紀要,也不是定災證明,里面沒有涉及到災害,也沒涉及到扇貝死亡。”前述中科院海洋所人士稱,“(海洋所)之前也沒有介入他們這件事(扇貝絕收),是他們(獐子島公司人士)過來,在我們所開了一個會,目前我們掌握的資料,還是他們在會議期間發布的會議紀要,目前我們也僅僅是到這一塊,沒有最新的相關的資料。”

本報記者也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中科院海洋所在出具會議紀要時,並不知情是作為獐子島扇貝絕收的定災使用,並打算於近日再次對此事件作出說明。

但相關人士告訴本報記者,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接受新華社采訪時稱,中科院海洋所為此次事件定災。他稱,“冷水團這個事,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不認為就是我們這次災害的主要原因,不是有檢測平臺麽,有數據嗎,發現異常之後,把數據提供給了海洋專家,根據檢測平臺的數據,來分析這種狀況,通常有可能什麽原因。”

10月31日,獐子島在發布的《關於部分海域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核銷及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公告》中表述,“經過交流和討論,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專家對獐子島海域底播蝦夷扇貝畝產下降的原因達成如下共識。”

11月1日,本報記者采訪了中國海洋大學副校長、水產養殖專業研究領域的專家董雙林。他稱,在中科院海洋所出具的會議紀要中,並沒有闡釋蝦夷扇貝直接致死的原因。他發現,在公布的報告中,主要是對水文條件的測定,而缺少了一項重要指標氧氣。

董雙林告訴本報記者,獐子島是受冷水團影響的邊界地區,一般情況下,不會離獐子島太近,偶爾會上來。一般而言,沒有太大問題,不會特別強,就怕冷水團帶來的特別因素,比如缺氧,或者溫度變化太劇烈。

“長江口岸經常出現大批貝類死亡,大部分是因為缺氧。冷水團有可能導致缺氧,但是沒有證據。”他稱。

亦有其他水產養殖專家表示,此前未聽說冷水團導致蝦夷扇貝絕收。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科院 中科 認為 子島 扇貝 絕收 背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023

獐子島巨虧8億元:大批機構或提前知道絕收信息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1399

本文來源《財經》,作者李勇 高勝科 曲艷麗,授權華爾街見聞發布。

最近一個月來,獐子島深陷業績巨虧的爭議之中。

10月31日,該公司三季度業績顯示巨虧,消息如同深水炸彈,讓市場久久不能平靜。多達8.12億元的損失,銷蝕了公司此前三年的利潤總和,最令外界生疑的是,公司將業績巨虧的肇因,歸結於深海冷水團異動的天災。

不少投資者想起,此前A股農業上市公司頻發業績造假的歷史,因此迅速將獐子島與藍田股份聯系在一起。

在解釋這起所謂“黑天鵝事件”時,獐子島搬出科研機構的環境監測數據以及會計師事務所對絕收情況的監盤結果監測數據,試圖說服投資者相信這的確是一起天災。

深海養殖的無法查證,讓這起事件真相不明,缺乏權威機構的調查取證也讓投資者疑團滿腹,誰能推動調查或給出冷水團災害的真相?

雖然獐子島將絕收歸咎於天災,但據《財經》記者調查,事實遠不止如此。冷水團異動背後確有人為因素導致的重大失誤,獐子島並未如實全面披露。

另據《財經》記者了解,監管層正在調查圍繞獐子島利空信息可能涉及的內幕交易嫌疑。到三季度末,大批機構投資者撤離了獐子島,這些機構是否提前知道了絕收信息,是監管部門調查的重點。

冷水團突襲疑雲

獐子島是一家主營水產養殖、加工、貿易的上市公司。2006年登陸A股,此後利潤一直不錯。因其產業模式獨特,也是水產養殖業的名片,2008年其股價一度超過百元。

但就在10月14日,獐子島突然宣布停牌,公告稱擬披露與底播增殖海域的重大事項。半個月後,獐子島披露,2011年底播海域為119.1萬畝、2012年底播海域為29.56萬畝的蝦夷扇貝,因受冷水團異動導致的自然災害影響,蝦夷扇貝近乎絕收。

蝦夷扇貝為獐子島的主營產品,今年三季度正是2011年底播種的蝦夷扇貝的收獲季節,沒想到竟然沒有收成。由此三季度獐子島巨虧8.12億元,市場嘩然。

投資者最為不滿的是,在此之前,獐子島從未披露過底播的蝦夷扇貝長勢不利的信息。獐子島公司稱,在今年4月至5月,公司進行抽檢時,上述底播的蝦夷扇貝生長情況尚且良好。

短短幾個月,即將收獲的蝦夷扇貝突然受冷水團影響近乎絕收,這讓市場難以相信。

所謂冷水團,是指與周緣水體相比,以溫度低、鹽差小為其主要水文特征的水體。

據多位海洋專家介紹,冷水團異動帶來的水溫驟變,確實能對海產養殖帶來影響及危害,但相關人士稱,該情況此前並不常見。

獐子島公司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冷水團此前一直被獐子島公司當作利好宣傳,認為冷水團到來後,水溫降低會讓扇貝的品質更好,但現在一個以往被認為利好的因素,卻變成了事件的肇因。

目前尚未有權威機構能夠說明,冷水團對蝦夷扇貝養殖的影響程度。

被獐子島認為是科學依據的,是與其有長期合作關系的中科院海洋所出具的一份會議紀要。

該會議紀要稱,今年1月至8月,受冷水團異動影響,獐子島海域水溫波動幅度加大,由此影響了蝦夷扇貝的適溫生長期和餌料的生長。

獐子島董秘孫福君表示,結合中科院海洋所對相關海域的監測數據及蝦夷扇貝存量的抽測,公司判定蝦夷扇貝近乎絕收的主因是自然災害。

冷水團的突襲,不僅讓投資者意外,就連獐子島居民也感吃驚,多位獐子島上的居民告訴《財經》記者,他們在島上生活以來,從未聽說過冷水團。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員鄒景忠表示,此前鮮有冷水團導致扇貝等海產品大面積死亡的案例,根據國內目前的研究與監測,冷水團主要集中在黃海中部,大連長海縣地處黃海北部,非冷水團高發區域。而東海、南海等更是很少能見到冷水團。

中科院海洋所的監測數據顯示,獐子島海域水溫與往年相比波動幅度加大。

但這並不足以說明水溫的變化會導致蝦夷扇貝的大量死亡。在市場的質疑之下,中科院海洋所有關人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稱,會議紀要只是對蝦夷扇貝減產進行了幾種可能性分析,當時並不知曉蝦夷扇貝已經絕收。

受訪的專家認為,獐子島公司僅憑中科院海洋所的會議紀要就認為,是自然災害導致了蝦夷扇貝的大量死亡過於武斷,建議對死亡的扇貝殼進行權威的調查鑒定。

一位要求匿名的海洋專家表示,什麽樣的自然條件和環境因素造成了水生物及海產品的死亡,只有國家法定的、有鑒定資質的機構才能做出結論並作為調查依據。中科院海洋所並沒有調查資質。獐子島不能以此作為判定自然災害的重要依據。

中科院海洋所綜合處人士告訴《財經》記者,中科院海洋所是做科學研究的,至於鑒定資質的問題,他並不清楚。

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獐子島這類公司所說虛實根本無法去核查,不可能派研究員深入海底去核實。如果事態發展嚴重,不排除通過法律的手段追究公司責任。這家基金公司三季度持倉獐子島股票,收益必會受到此次事件的影響。

所謂天災的疑團,隨著記者在獐子島的調查,呈現出了不為人知的一面。

雙面獐子島

60歲的鄭起(化名)正在海邊編織著漁網,望著眼前的大海,感慨命運多變。

他在上世紀80年代就成為國家漁業部門認定的船長,一直活躍在他土生土長的海域。如今,他沒有了自己的船只,閑時只能織漁網,割海草。

鄭起的命運和獐子島公司的上市交織在一起。1998年,大連獐子島漁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立,這一年,鄭起被不允許在公司確權的海域打魚,他遠赴西非打魚。

2001年4月,有限公司變更為股份公司,獐子島的上市步伐逐步加快。2002年6月,時任獐子島鎮委書記吳厚剛辭去公職,擔任獐子島董事長。

2005年,熟悉獐子島海域的鄭起重新回來了。但他的船只能開得越來越遠,因為獐子島公司的確權海域越來越大。最終,在2012年,他將船只賣給了公司,因為太遠的海域實在太危險了。

“現在想來心哇涼哇涼的”,鄭起說,這片海域好像成為了吳厚剛和那些高管的,雖然島民名義上是股東,但一年分不了幾個錢。島民每人擁有獐子島股票6000股,但這6000股只是受益權,並不能上市交易,每年能獲得大約1400元的分紅。

據當地人介紹,與獐子島同屬長海縣的另外幾個島嶼,個體戶都可參與海域的確權。如海洋島島民依靠確權海域培育蝦夷扇貝苗種,收入較為可觀,而獐子島的苗種培育全由獐子島公司壟斷,個體戶不允許自己育苗。

一位與獐子島政府有較多接觸的人士說,在獐子島上市後,外界傳言獐子島每家每戶有資產上百萬元,事實並非如此。獐子島居民從獐子島公司和政府獲得的收益並不多,一部分為每年約1400元的分紅,另一部分為政府按照年齡給予的每個人2000元至4000元的臨時生活補貼。

與普通島民不同,吳厚剛無疑是獐子島上市的最大獲利者,他在上市之初即獲得獐子島公司10%的股權,持股比例僅次於長海縣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和長海縣獐子島褡褳經濟發展中心兩家集體企業。在公司上市後,他一度進入福布斯富豪榜。

由於獐子島公司從成立一直是鄉鎮所有,早在1995年,擔任獐子島鎮副鎮長的吳厚剛就兼任獐子島前身公司的副總經理,1996年升為獐子島鎮鎮長兼公司總經理,至今掌控公司近20年。

吳厚剛兄弟三人,吳厚剛排行老二,大哥吳厚敬、弟弟吳厚記,當地人稱,“吳敬、吳剛、吳記”。據島民稱,吳厚剛工作能力頗強,特別是管理集體企業時,較為強硬。“獐子島的工作,換了吳厚剛,別人還真做不了。”獐子島一位老黨員說。

上述人士說,吳厚剛在獐子島有極高的地位。很多居民有家庭成員在獐子島公司上班,因擔心工作飯碗,不敢公開提出與吳厚剛相左的意見。

吳厚剛諸多親屬也在公司擔任要職。

《財經》記者查閱到,在2011年獐子島公布的股權激勵計劃名單中,出現了養殖事業二部總經理吳厚敬、養殖事業一部總經理助理吳厚記、榮成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強、大長山島分公司經理劉鋒。這四人分別是吳厚剛的哥哥、弟弟、外甥和妻弟。

在當地島民看來,在這樣的公司體系中,上市公司的經營缺乏有力的監督,這也為2011年收購蝦夷扇貝苗種時爆發的造假事件埋下了伏筆。

不過孫福君表示,獐子島鎮近1.5萬人口是公司的股東,有的還是公司的員工,他們可以對苗種收購、底播這一過程進行監督。

購苗受賄埋隱患

2011年的那場購苗受賄風波,被很多輿論認為是造成此次蝦夷扇貝大幅減產的主因之一。

蝦夷扇貝的養殖,首先要將培育好的扇貝苗,由人工撒播到指定海域,待三年生長期後,蝦夷扇貝成熟,再由人工捕撈。

這期間,由人工對海底的生態情況進行定期監測,如果發現有影響蝦夷扇貝生長的異常生態變化,可以提前進行捕撈以減少損失。這些異常變化通常是指水溫和蝦夷扇貝的餌料等。

在上述環節中,除了冷水團等自然因素,底播苗種的質量也是影響產量的重要因素。

2011年獐子島底播的蝦夷扇貝苗種,對外采購占比90%。

苗種主要來源於海洋島、大長山島等諸多養殖戶。從2011年起,吳厚剛之弟吳厚記負責海洋島苗種的收購,而海洋島是獐子島蝦夷扇貝苗種的主要來源地之一。

2012年3月28日,獐子島公司有員工因為在底播苗種收購過程中收受賄被舉報,隨後被長海縣公安局立案。

據接近此案的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因為此事,一位在海洋島收購苗種的會計獲刑,他獲刑的原因是收受了養殖戶的賄賂,會計最終因此獲刑五年。

當時養殖戶行賄的原因是,負責收購苗種的公司人員會對養殖戶的苗種進行抽檢,抽檢的內容包括扇貝苗的大小規模以及成活率,由於一批扇貝苗種不會全部檢查,被抽檢的幾箱扇貝苗如何被記錄質地對於養殖戶非常重要。

由於扇貝苗種被收購清點後,為了保證存活率會及時投入海底,這樣即使苗種質量造假也很難留下證據。

上述人士表示,收購苗種牽涉眾多環節,只憑一個會計並不能完成造假鏈條,他只是負責記賬的,具體記多少,恐怕還需要更高層領導同意。

一位參與了2011年底播扇貝苗的獐子島員工私下告訴《財經》記者,在他參與底播的那次,發現裝扇貝苗的箱子里有大量的雜質,真正的扇貝苗目測達不到50%。他說,因為負責收購苗種的是董事長的弟弟吳厚記,員工對於扇貝苗的質量問題並不敢公開議論。

《財經》記者欲就此事向吳厚剛求證,但未獲回應。

公司董事會秘書孫福君表示,當時有人向公司舉報投苗不足,然後公司向司法機關進行了舉報。吳厚記在2012年離開公司,受到了內部處理,他在收苗和播苗上負有管理責任。

2011年投入苗種數量不足和質量不高,被很多島上居民認為是造成今年絕收的直接原因。

不過,孫福君表示,由於在底播苗種時開放程度高、參與者眾多,一些員工還是公司的股東,員工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不會放任投苗造假不管,出現嚴重的投苗造假現象是不可能的。

獐子島公開稱自投苗後,公司每年有兩次定期抽檢,但除2012年提及春季抽檢蝦夷扇貝長勢良好外,並無具體數據,公司董秘孫福君表示不方便提供數據明細。

島民的不滿在於,公司在處理2011年投苗不足一事上不夠透明,被移交司法的只是普通員工。對於吳厚記等人是如何處理的,島民並不知情。

內幕交易嫌疑

在業績巨虧和市場強烈質疑的重壓之下,11月17日,公司通過決議撤回了此前7月份臨時股東大會通過的非公開發行股票議案。這讓本就資金鏈緊張的獐子島公司雪上加霜。

但獐子島面臨的問題不止於此。

《財經》記者獨家獲悉,證監會稽查總隊正在就獐子島停牌前夕,市場各方是否存在內幕交易問題進行核查。目前,稽查總隊人員正在各地進行大量調查取證。

在10月31日披露冷水團事件之前,獐子島公司在10月14日進行了停牌。

在停牌之前,未有任何關於蝦夷扇貝大量死亡的消息公開披露。而在獐子島停牌之前,有大量機構出逃。

根據同花順統計顯示,截至6月30日,持有獐子島公司股票的機構數量為93家,但到了9月30日,機構數量銳減至17家。

長海縣一位漁業監管部門官員告訴《財經》記者,此次公司公告的2012年底播受災的近30萬畝海域其實並未受災,而是獐子島公司在發現2011年底播的蝦夷扇貝沒有產量之後,今年對2012年底播的部分蝦夷扇貝提前進行了捕撈。

在發現這種現象之後,該官員認為這種提前捕撈得不償失,所得產量只是明年捕撈的三分之一。經勸說後,獐子島公司放棄了提前捕撈。

如果這位官員所說屬實,則表明在信息披露之前,獐子島公司很可能已經知曉了蝦夷扇貝的生存情況,但並未及時披露,反而為了上市公司業績提前捕撈尚未成熟的蝦夷扇貝。不過,上述官員在接受記者進一步核實采訪時否認了此前的說法。記者就此事向孫福君求證,但未獲回應。

獐子島公司稱,今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對蝦夷扇貝進行存量抽測,隧發現了存貨異常。

如果獐子島聲稱的抽檢時間屬實,邏輯上,至少說明9月15日至30日之間,蝦夷扇貝的存貨異常很可能已經被發現。但這個時間段公司沒有停牌。是否有一些機構獲得消息提前出逃?

雖然上述官員否認自己所說的存在提前捕撈的問題,一位熟知獐子島公司海上作業的人士明確告訴《財經》記者,因為業績考核的壓力,為了達到蝦夷扇貝一天的產量,捕撈船只沒有按照嚴格的捕撈年限進行捕撈,有些提前對尚未滿三年的蝦夷扇貝進行了捕撈。

《三聯生活周刊》引述的獐子島公司前員工的說法亦表示,今年沒有蝦夷扇貝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在2013年秋天公司已經在2011年底播區域捕撈過蝦夷扇貝。

由於獐子島公司深海養殖的特性,每年收獲的來源會計師很難核查,為利潤的調節提供了便利。當上市公司面臨短期業績壓力時,很有可能采捕還沒有長大的蝦夷扇貝,最終導致竭澤而漁。

上述人士認為,今年要收獲的2011年底播的扇貝因為投苗和捕撈方式等問題,今年產量很低,公司只能說是冷水團原因,不會承認是人為原因造成的。

上述種種令人生疑的信息,獐子島並未進行公開披露。

目前,監管部門調查正在進行中,尚不清楚機構的大量出逃,是否與蝦夷扇貝今年近乎絕收的內幕信息泄露有關。

農業公司懸疑

目前,獐子島公司尚未複牌,2011年蝦夷扇貝的近乎絕收,究竟多少是因為天災,幾分是因為人禍,尚需權威部門的調查。

獐子島公司暴露的問題顯示,農業公司因其行業特性,一旦遇到所謂自然災害問題,通常無法給出準確的界定,巨虧是天災還是人禍很難查證。

A股市場里面涉及重大造假的企業一度集中在農業及相關行業,從最早的“銀廣夏”“藍田股份”,到近幾年的“綠大地”“萬福生科”。這與農業企業的財務特征是息息相關的。

PE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國家對農業行業的稅收政策也被利用來進行財務造假,農業企業的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減免幅度很大。在這種情況下,虛增收入 和利潤,所付出的成本很小。而以一個工業企業為例,虛增1億元的銷售收入,需要拿出2000多萬元的所得稅和增值稅,包含17%的增值稅,和一部分所得 稅。此外,農業企業的增長依賴自然資源的限制,很難追得上資本市場的步伐,達不到業績預期的,就有造假的沖動。

另一層面,因為農業企業的生產經營特性,外部監督和核查也較為困難。

通常農業企業都是大面積養殖或種植,因面積過大而無法準確調查其產出。而且農業企業的上遊以分散的農戶為主,單筆交易額度很小,而且以現金收付為主,難以核查。

另外,農業企業的存貨以生物性資產為主,難以盤點,以養殖業和林業最棘手。

當遇到人為因素暴露時,頻發的自然災害也為農業企業推脫責任提供了便利,例如綠大地在2009年曾以雲南持續幹旱為由解釋巨虧。

如今,獐子島的冷水團再一次撥動市場對農業上市公司敏感的神經。天災的背後究竟隱藏了多少人禍,市場需要一個真實的獐子島。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子島 巨虧 億元 大批 機構 提前 知道 絕收 信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574

“超級稻”減產絕收背後:為省10萬 部分種企放棄評選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4-30/912831.html

◎每經記者 吳澤鵬 發自廣州

安徽萬畝超級稻絕收事件的背後,折射出我國種子現行管理制度的種種弊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所謂的超級稻只是一個名號而已,和常規稻相比,超級稻在選種育種的工作上並無區別,且超級稻在認定的過程中也存在諸多的不合理。業內人士表示,要通過超極稻認證,需要投入10萬元左右,且過程複雜,很多企業為了省去麻煩就放棄了評選。

民以食為天,“兩優0293”水稻在安徽遭遇大面積絕收一事曝光後,“超級稻”便引發了熱議。其後,農業部稱,“兩優0293”並未參加農業部組織的超級稻認定。

多位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兩優0293”是否屬於超級稻並不重要,因為它只是個名號,“簡單理解的話,(超級稻)就是一個商業化操作的名稱。”

記者從多方了解到,“超級稻”與“非超級稻”的區別僅在於是否通過農業部的超級稻品種認定,兩者在選種育種的工作上並無區分,“只是選育出來的更優秀品種,如果達到了超級稻評選標準,有可能被確認為超級稻而已。”一水稻選育者告訴記者。

科研過程差別不大

據《南方周末》此前的報道,去年10月,隆平高科(000998,SZ)的水稻品種“兩優0293”在安徽出現大面積絕收。隨後,《人民日報》稱,農業部表示,稻種“兩優0293”沒有參加過農業部組織的超級稻品種認定,不是“超級稻”品種。隆平高科方面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則堅稱“兩優0293”是超級稻,通過的是湖南省農業廳的認定。

但多位業內人士表示,超級稻只能由農業部認定,省級農業廳並沒有確定某個水稻品種為超級稻的資格。近日,記者致電湖南省農業廳科技教育處,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湖南省目前沒有認定超級稻的資格,“以前是不是有,我就不太清楚了。”

但無論是超級稻或是非超級稻,要實現商業化推廣,都要得到省級或者部級審定,一位水稻研究所所長告訴記者,一般來說,某個品種通過省級審定,意味著達到了標準,可以投入商業推廣給農民去應用,“通過審定的品種很多,但能否成為超級稻有兩個前提,一是育種者單位要不要去申報,二是申報後是否達到(農業部)超級稻標準。”

“在選育的時候,並沒有確定哪個是超級稻,哪個不是,選育的方式都一樣,所以超級稻和非超級稻的科研成本都一樣。”某水稻研究所科研人員陳女士告訴記者。

根據《超級稻品種確認辦法》(農辦科[2008]38號)要求,超級稻品種在產量、品質和抗性等方面都有具體的指標要求,根據不同地區及品種,超級稻百畝方產量指標要求在≥550kg到≥850kg不等;抗性方面要求抗當地1~2種主要病蟲害;品質方面,北方粳稻達到部頒2級米以上(含)標準,南方晚秈達到部頒3級米以上(含)標準,南方早秈和一季稻達到部頒4級米以上(含)標準。

據前述水稻研究所所長介紹,“百畝方產量”是指育種者單位在申報超級稻品種確認外,需要在兩個不同生態區或者是同個生態區連續兩年,做兩個“百畝示範片區”,測定該品種在比較好的栽種環境下的產量潛力。“要通過農業部的超級稻確認,需要做百畝片區測產,大約要10萬元左右的投資。”陳女士手中掌握著多個超級稻品種科研成果,她告訴記者,10萬元的費用包括管理費、肥料費、人工費,還有驗收專家接待費用等。

只是商業化名號?

“首先,要明確一點,超級稻只是一個概念。”有業內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強調,不能過分神話超級稻的作用,因為除了冠名“超級稻”以外,超級稻的科研過程與非超級稻並無太大區別,“它也不是完美的”。

記者曾以投資者身份致電豐樂種業(000713,SZ)董秘辦公室,一工作人員透露,豐樂種業的豐兩優4號就是超級稻,是在豐兩優1號和豐兩優2號的基礎上改良得來,“超級稻只是一個概念,只是在產量上相對高一點。”

陳女士告訴記者,其手中仍握有達到超級稻指標要求的非超級稻品種,“幾個品種都是同一年代的,一下子也不能給那麽多個,所以也就優中選優了。”

即便是優中選優,但超級稻到了農民手中,依然很難種出百畝測產時的產量,因為良種要有良法配套,但農民往往沒有掌握最科學的種植辦法,再加上土壤、肥料等並不能達到最佳。“超級稻代表的是一種產量潛力,農民用心去種的話,可以獲得更高的產量。”

記者了解到,農民栽培超級稻,其實際平均畝產量與農業部的超級稻認定指標可以有200kg的差距。“產量高一點也是有條件的,要在光照、肥料等都要跟上的情況下產量才會高。”前述豐樂種業工作人員表示。

受此影響,有種子企業也就不再費勁心思去科研超級稻了。從事種子企業銷售總監多年的王先生表示,此前幾年,其所在的種企都會將培育的水稻品種報送農業部評選超級稻,但今年已經放棄了這項工作。評選超級稻需要進行“麻煩”的百畝測產,“後來覺得沒任何意義,就放棄了。”

陳女士也表示,科研單位或種子企業因為申請超級稻過程比較麻煩,又要投入一筆費用,便放棄申請,“反正是實實在在的品種,在農民那里能夠發揮作用就可以了。”

前述水稻研究所所長也透露,其所在的研究所也有不少通過審定適合推廣的品種沒有參加超級稻的申請認定。(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使用化名)

《《《

業內觀點

超級稻認定被指存瑕疵 看潛力不看“療效”?

每經記者 吳澤鵬 發自廣州

2005年以來,農業部累計冠名了146個超級稻品種,後陸續有28個品種被取消資格,目前仍有118個超級稻品種在確認範圍內。但經過10年推廣,多數種子企業表示,近幾年,農戶也不再特意區別購買的稻種是不是超級稻,頗有“不看廣告看療效”的味道。

除了農民的種植技術有待提高外,也有不少業內人士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認為,超級稻認定的過程存在瑕疵,目前的超級稻認定標準和程序,尚有值得改進的不合理地方。

超級稻面積約占三分之一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權威人士拿到的2010~2013年廣東省常規稻、雜交稻推廣面積數據顯示,2013年,廣東省常規稻推廣面積前10名的品種中,有4個品種是農業部認定的超級稻品種,分別為金農絲苗、合美占、玉香油占、桂農占,推廣面積合計約為239萬畝;雜交稻方面,推廣前10的品種中,五優308、深優9516、深兩優5814、五豐優615、天優998占據前五名,推廣面積合計約為373萬畝。

進入推廣面積前十的品種中,超級稻與普通水稻在品種數量上不分伯仲。在推廣面積上,超級稻要略勝一籌,同屬超級稻的常規稻及雜交稻,推廣面積合計約612萬畝,而普通水稻推廣面積僅為438萬畝。

但如果統計全省超級稻種植總面積,情況就不大一樣了。華南農業大學水稻研究室主任唐湘如告訴記者,目前,廣東省內的超級稻種植面積為800萬畝左右,約占廣東水稻種植總面積的三分之一。

廣東省範圍內的比例與全國的比例大致一樣,據人民網報道,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經農業部認定的超級稻品種的推廣面積已達到1.36億畝,約占全國水稻種植面積的30%。

認證過程被指有水分

不少種子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在超級稻剛開始推廣的時候,農戶會因為廣告宣傳而選擇超級稻,但後來發現超級稻並沒有那麽“超級”,選擇超級稻的熱情便不再那麽高了。據唐湘如介紹,農民種植普通的水稻,一畝地的成本大約為七八百元,種植超級稻的成本會高出大約20%。

不少業內人士表示,超級稻並不能為農民帶來高產,“90%的農戶種超級稻和普通水稻產量差不多。真正的超級稻是特殊栽培出來,農民做不到這個條件,所以是沒什麽意義。”湛江一種企負責人告訴記者。“剛開始的時候,評上超級稻是比較難。後來,超級稻驗收是有水分的。”前述湛江一種企負責人認為,在超級稻認定申請的百畝方測產驗收中,本應該隨機選取田塊進行測產,但專家組往往會選擇最高產量的田塊進行。

超級稻能不能在農民的地里帶來高產,決定了其能否繼續“享有”超級稻的光圈。據統計,2005年至今,已有28個品種從超級稻名單中被剔除,其中不少是因為推廣面積在一定時間達不到標準。

根據《超級稻品種確認辦法》(農辦科[2008]38號)要求,被確認為超級稻後3年內年生產應用面積最高不到30萬畝的品種,將不再冠名“超級稻”。

一位水稻研究所所長表示,目前的超級稻認定標準和程序,尚有值得改進的地方,“比如,超高產潛力的測定是依靠超高產的百畝示範方產確定的,大面積生產和小面積的種植,產量肯定存在差異”。

《《《

相關調查

企業不願意推廣常規稻遇冷

◎每經記者 吳澤鵬 發自廣州

由於超級稻只是一個經由農業部確認的名號,因此在超級稻家族中,不僅有耳熟能詳的雜交稻,還有“深藏功與名”的常規稻。

國家水稻數據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由農業部冠名的超級稻示範推廣品種共118個,其中36個品種是常規稻。某水稻研究所科研人員陳女士取得的科研成果中,也有多個常規稻品種被農業部確認為超級稻,但她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超級稻中雖然常規稻也表現優異,但種子企業並不願意大力推廣常規稻,選育常規稻也多是“公益性行為”。

企業不願推常規稻

“‘超級稻’三個字,對於種企來說,最大的作用便是宣傳推廣。”從事種子企業銷售總監多年的王先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同是超級稻,企業往往選擇推廣雜交稻而非常規稻。農業部冠名的118個超級稻品種中常規稻為36個,占比不足三分之一。

常規稻遇冷有其歷史原因。自從袁隆平成功培育出首個雜交水稻品種後,人們往往把超級稻等同於雜交稻,選擇超級稻便意味著選擇雜交稻。“以前常規稻的產量、抗性都比較差,雜交稻出來以後,糧食才真正能夠滿足自給自足的水平。”廣東一種子企業負責人表示,目前常規稻已達到了很高水平,產量、抗性都更優秀的(常規稻)品種也不斷被育種家育成,與雜交稻的差距不斷縮小。

據《南方農村報》報道,對比超級稻中的常規稻與雜交稻的省區市平均畝產,部分品種之間的產量差距並不大,相差不過幾十斤,而在上世紀70年代,常規稻與雜交稻產量每畝差200斤左右。

但常規稻依舊遇冷,多位種子企業相關人士透露,種企也會制常規稻種子,只是“數量不多,種子企業不會推廣”。“常規稻我們公司有,廣東的(種子)公司都有常規稻,但都沒怎麽賣。”廣東省內一家種子公司總經理告訴記者。陳女士則直接表示,廣東省內目前還沒有一家種子企業主營常規稻選育及推廣,對於從事水稻研究工作的她來說,這是“公益性行為”。

常規稻是一次性買賣

種子企業不願意對常規稻進行推廣,作為超級稻的常規稻,只能束之高閣,“以廣東常規稻為例,廣東省農科院的專家的確做得很好,但他們做出來,沒有幾家公司願意去賣。所以,那些常規稻是推不出來的。”王先生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據王先生透露,種子企業之所以不願意推廣常規稻,最主要的原因是常規稻交易是“一次性買賣”,如果把常規稻真正推廣出去了,“不敢說100%,但至少有90%的種子企業,在三年以後只能倒閉。”

為什麽常規稻交易是一次性買賣?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常規稻是可以留種且後代不分離的水稻品種,可以留種意味著農戶用第一年買的水稻種子進行栽培,收成後可以保留稻谷留作下一季或者來年種子用於播種,不需要再向種子經銷商繼續購買種子。

“現在種田的人已經少了,常規稻還可以留種,如果(種企)主推常規稻市場就更小了。把飯碗都砸了,企業還怎麽生存,畢竟企業還要維護它的市場。”廣東省內一種企負責人說。

同時,不少水稻種子經銷商表示,利潤低是經銷商選擇不賣常規稻的原因,“利潤實在是太低了,如賣常規稻一斤可能只能賺2塊錢,賣雜交稻可能可以賺20塊錢。”浙江省衢州柯城農科種業經營部一位人士表示。

廣東省江門市是廣東省內常規稻推廣面積不斷擴大的城市,江門種業有限公司也在相應調整了其主營產品,該公司一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的常規稻與雜交稻銷售比例由以前的3:7左右,變為了如今的7:3,無奈的是常規稻利潤比較低,兩者價格大約相差3倍左右,“常規稻一斤可能只可以賣7、8元”。

“現在不少常規稻實際上是很不錯的品種,但即使品種好,推廣做得不好,還是會慢慢流失。”王先生說道。據《南方農村報》報道,有水稻研究員分析,接下來二者的較量仍將繼續,常規稻因可自留種,經營效益低,科研力量逐漸薄弱;而雜交稻卻逐年加大投入,直到戰勝常規稻,獨霸稻種市場。

超級稻 超級 減產 絕收 背後 為省 10 部分 種企 放棄 評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281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