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結售匯管理工具箱

2014-05-12  NCW  
 

 

從強制到意願,外管局通過對銀行結售匯頭寸限額的調整,不僅可限制銀行過度投機,也可以通過其傳遞政策意圖◎ 財新記者 李小曉 文lixiaoxiao.blog.caixin.com 4月24日,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管局)公佈了最新銀行結售匯數據,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順差同比增長57%,顯示近期外匯供求狀況有所改善、市場主體結匯動機減弱而購匯意願增強。外管局人士表示,今後一段時期內,本外幣的利差、境內外的利差和匯差仍會存在,市場套利難以消失。下一步外管局將建立健全跨境套利監管的長效機制,抑制過度投機和跨境套利。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一方面,強制結售匯制度退出歷史舞台,另一方面,對銀行的結售匯頭寸管理不斷完善,並日益成為調節外匯市場供需的政策工具,尤其是在應對「熱錢」流入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外匯管理已在宏觀審慎的管理框架下進行著有益的實踐。

目前,外管局對銀行結售匯頭寸管理原則有三:各銀行頭寸由外管局按法人監管原則統一核定,不對銀行分支機構另行核定(外國銀行分行除外) ;銀行須將頭寸保持在外管局核定的限額範圍內;外管局按權責發生制原則對銀行頭寸按日考核和監管。

「頭寸限額管理有兩方面好處:一方面在額度範圍內給銀行一定外匯頭寸的自由度 ;另一方面,外管局通過對銀行結售匯頭寸限額的調整,不僅可限制銀行過度投機,也可通過其傳遞政策意圖,調節外匯市場供求。 」外管局人士表示。

強制結售匯制度退出歷史舞台強制結售匯制度是指居民取得的外匯收入必須賣給國家指定的金融機構,使用外匯時從國家指定的金融機構購買的管理安排。居民沒有保留外匯、使用外匯的自主權。這一制度多為外匯資源短缺的經濟體採用。

計劃經濟時期,由於外匯短缺,中國對外匯收支實行嚴格的指令性計劃管理。改革開放以來,居民用匯自主權穩 步擴大。1994年1月,取消企業進口等經常項目用匯計劃審批,允許企業憑有效單證直接到外匯指定銀行購匯。1996 年12月,中國宣佈實現經常項目可兌換,對經常項目對外支付和轉移不予限制,但企業出口等外匯收入原則上仍應賣給 銀行。

中國穩步推動結售匯制度改革。

2002年,取消開戶條件限制,凡有外貿經營權或經常項目外匯收入的企業,均可經外管局批准開立經常項目外匯賬 戶。2006年,進一步取消了開戶事前審批,企業無須經外管局批准即可以直接到銀行開立經常項目外匯賬戶。 2007年,取消了外匯賬戶限額管理,允許企業根據經營需要自主保留外匯。2008年,修訂後的《外匯管理條例》明確企業和個人可以按規定保留外匯或者將外匯賣給 銀行。

至此,強制結售匯制度正式退出了歷史舞台,中國開始逐步擴大企業和個人的用匯自主權。2011年起,中國企業可將外匯資金放在國外,不需匯回境內。

「從強制結售匯轉向意願結售匯可以緩解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也可以緩解外匯儲備壓力,緩解外匯儲備過高而減少貨幣釋放帶來的流動性過剩和通貨膨脹問題。意願結售匯也可以增加現有的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的國際市場競爭力。 」商務部研究院服務貿易專家團總幹事曾丹爍表示。

結售匯頭寸管理是銀行結售匯管理的重要內容之一。從具體概念上看,銀行結售匯頭寸是指外匯指定銀行持有的因人民幣與外幣間交易形成的外匯頭寸。也可以理解為,銀行在銀行間外匯市場買入或賣出後,最終剩餘的由銀行承擔匯率風險的資金。

從銀行結售匯頭寸的記錄原則看,可分為權責發生制頭寸和收付實現制頭寸兩個概念。權責發生制原則是指,銀行將對客戶結售匯業務、自身結售匯業務和銀行間外匯市場交易在交易訂立日計入結售匯頭寸;而收付實現制原則下的交易是在資金實際收付日計入頭寸。

權責發生制的到來,讓銀行擁有了更多對外匯資金管理的主動權。銀行人士表示,該制度的實行其實是和國際慣例接軌的體現,讓銀行能夠更自如地操控手中外匯,從而在報價方面也會更加合理,對人民幣匯率市場化進程有著重要意義。

兩次調控

2010年美國實施第二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對新興市場普遍形成本幣升值和資本流入壓力,人民幣升值預期也明顯上升,外匯收支順差激增。

「當時從資金流入結構看,主要是銀行對客戶遠期簽約淨結匯快速增長。為對沖自身外匯風險敞口,銀行在即期市場提前賣出外匯頭寸,引起央行淨購匯大幅增加。 」外管局人士回憶道,2010年1-10月銀行結售匯遠期簽約 淨順差達到473億美元,同期銀行收付實現制頭寸由2009年末149億美元下降到 -150億美元。

為此,外管局分別於2010年11月和2011年3月下發通知,對銀行按照收付實現制原則計算的頭寸餘額實行下限管理,限制銀行遠期結售匯敞口通過即期市場平盤,促使銀行及時調整遠期結售匯報價,並由此對客戶遠期結售匯規模形成約束。

「這相當於再次重申,銀行應對客戶辦理遠期結售匯業務交易背景的真實性進行審核、直接限制客戶辦理遠期結售匯業務的規模。這個政策基於價格傳導機制,避免了直接行政干預的負面效果。 」外管局人士表示。

政策出台後,銀行對客遠期簽約淨 結匯大幅減少,銀行為平補對客遠期敞口,在銀行間即期市場提前賣出外匯頭寸的規模相應減少,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央行購匯壓力,平滑了外匯市場振盪。

2012年4月,在外匯供求趨於平衡,跨境資金異常流入情況緩解後,外管局隨即取消了這一臨時性限制措施。

2012年底,國際金融市場總體穩定,美日歐寬鬆貨幣政策不斷加碼,中國出現新一輪外匯資金大量淨流入的勢頭。2013年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順差1016億美元,同比增長3倍;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增加1571億美元,同比增長1.1倍;國內外匯貸存比(不含政策性銀行)從2012年年中的75% 上升到2013年5月的104%。

外管局人士表示,同期外匯儲備增長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企業利用國內外匯貸款替代購匯。

針對這一形勢,外管局再次調整對銀行結售匯頭寸的管理,對於外匯貸存比(境內外匯貸款餘額/ 外匯存款餘額)超過參考貸存比的銀行,要求其在規定的時限內將綜合頭寸調整至下限以上。

「政策給予了銀行自行綜合權衡客戶關係、市場形勢等制定各自應對策略的自由權,銀行既可以選擇通過提高外匯貸款利率的方式設法轉嫁成本,也可以自行承擔由於增持頭寸帶來的匯率風險, 」外管局人士回憶道, 「我們不希望通過行政手段直接限制銀行的貸存比,而選擇通過經濟手段價格傳導機制影響貸款成本,間接發揮調節調控效果。 」從政策的發佈到首次正式實施,外管局為銀行預留了一個月的緩衝期,使其有一定的時間消化吸收並調整外匯業務策略,避免了銀行集中入市造成外匯市場的劇烈波動,影響銀行正常業務的開展。

政策出台後,超限銀行增持結售匯綜合頭寸,2013年6月末全部銀行結售匯綜合頭寸規模為542億美元,遠高於5月末355億美元的水平。

該政策仍在發揮作用。去年四季度至今,重現資金大量流入,但國內外匯貸款沒有再出現大幅增長。今年2月底,銀行(不含政策性銀行)外匯貸存比為95.5%,比政策實施前下降了近10個百分點。

轉型探索

兩次運用結售匯頭寸工具進行宏觀調控是外匯管理的重要改革實踐,其核心就是外管局局長易綱近期在不同場合不斷提出並強化的外匯管理理念和方式的「五個轉變」 。正如易綱在今年3月「金融改革與發展」記者會上所說,行政管理改革最重要的是轉變理念,外管局提出並實踐「五個轉變」已有幾年,確實收到了成效。

從重審批轉向重監測分析。判斷外匯收支形勢及分析問題癥結,依賴於準確的數據和科學的分析方法。兩次頭寸工具的運用就是建立在外管局對外匯收支和結售匯數據全方位監測的基礎上,不是收緊審批,而是有針對性地分別對 遠期結售匯業務和國內外匯貸款快速增長進行調控,並取得了預期的效果。

從行政手段轉向市場化手段。傳統的外匯管理手段注重行政管理,是對市場的直接干預;而結售匯頭寸管理是利用市場手段傳導政策意圖的有益嘗試,不是不讓銀行做外匯貸款了,而是通過頭寸工具的運用影響相關融資成本或承擔風險,促使市場主體主動進行業務模式調整。

從行為管理轉向主體管理。銀行是外匯資金出入和流轉的核心。結售匯頭寸管理改變了以往要面向千萬戶企業行為的管理,主要是通過加強對銀行主體的管理力度,進而傳遞至對企業行為的約束。

從正面清單轉向負面清單。頭寸工具運用過程中,只要銀行滿足外匯貸存比及相應頭寸要求,外管局並不干涉銀行的經營自由。

從有罪假設轉向無罪假設。結售匯頭寸管理避免了過去「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模式,採取了許多「人性化」的措施,如預留寬限期、差別化管理等等,意在通過監管部門與市場主體的共同努力,完成政策的平穩過渡,避免政策衝擊。

風險與獻策

在不斷革新的道路上,腳下是機會與風險,眼前是尚待掃清的荊棘。

2014年3月,中國外匯佔款增加1892億元,較2月多增近610億元。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考慮到3月人民幣匯率貶值,這一數據有些超出市場預期。但連平指出,歷史同期比較來看,3月新增外匯佔款僅是2010年以來歷年3月的倒數第二高(僅比2012年3月高) ,屬於歷史同期偏低水平,這與人民幣貶值預期增強、擔憂中國經濟增速顯著放緩、資本流入減緩甚至有局部流出是一致的。

此外,在今後一段時期內,本外幣的利差、境內外的利差和匯差仍會存在,市場套利難以消失。

外管局人士表示,一些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的外匯措施可能被用於監管套利,增加改革的難度。此外,隨著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的變化,不同時期還會衍生出不同套利形式。

「今後將加強本外幣政策的協調,實現本外幣跨境流動的一體化監管,加快建成跨境資金流動監測與分析平台,有力提升主體監管水平,建立健全跨境套利監管的長效機制,抑制過度投機和跨境套利。 」外管局人士表示。

未來,結售匯頭寸管理的改革方向,將會成為金融宏觀審慎管理的重要政策工具。

外管局人士表示,將結合人民幣匯 率形成機制改革和外匯市場開放的需要,從頭寸涵蓋範圍、限額計算方法、頭寸調節方式、頭寸變動監測等入手,充實結售匯綜合頭寸工具的內容;從政策目標、工具操作等入手,完善結售匯綜合頭寸管理政策的傳導機制。

當前,市場預期引導已成為宏觀審 慎管理的重大課題之一。結售匯頭寸管理的改革和完善,無疑也需要更及時地釋放政策信號,有效引導社會預期,進而調節跨境資金流動,達到宏觀調控的預期目標。

 
結售匯 管理 工具箱 工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9494

中國取消銀行結售匯頭寸掛鉤規定 人民幣創七個月最大漲幅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602

周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上漲0.32%,報6.2020元,創下5月6日以來最大單日漲幅。

人民幣兌美元盤中最多漲幅0.45%,為9個月以來最強。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12個月期無本金交割遠匯上漲0.17%,報6.3520,較在岸即期貼水擴大至約2.36%。

cny

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周二發布管理辦法,將整合銀行即期結售匯、衍生品業務的市場準入;銀行結售匯綜合頭寸考核由日變周,並取消綜合頭寸掛鉤外匯貸存比的政策。

華僑銀行經濟學家Tommy Xie在今天的研究報告中表示,中國取消銀行結售匯頭寸與外匯貸存比掛鉤的政策,意味著部分銀行將不必再被迫保留最低限額的美元多頭頭寸。這或許會減輕人民幣貶值壓力,不過對匯率的直接影響有限。銀行結售匯綜合頭寸按日考核調整為按周考核將為銀行留出更大余地。新規的發布表明監管機構已不再擔心資本流入的問題,應當有利於國內人民幣市場的發展,比如說人民幣期權市場。

銀行結售匯綜合頭寸是指外匯指定銀行持有的因人民幣與外幣間交易形成的外匯頭寸,由銀行辦理符合外匯管理規定的對客戶結售匯業務、自身結售匯業務和參與銀行間外匯市場交易所形成。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國 取消 銀行 結售匯 頭寸 掛鉤 規定 人民幣 人民 創七 七個 個月 最大 漲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521

外管局:銀行結售匯連續六個月逆差 凸顯資本外流壓力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93

外匯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月,銀行結匯9923億元人民幣(等值1620億美元),售匯10427億元人民幣(等值170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04億元人民幣(等值82億美元)。這已經是銀行結售匯第六個月呈現逆差,但規模小於12月份的571億人民幣。

華爾街見聞的網站曾提到,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稱,銀行結售匯逆差和其他諸多指標早已顯示我國出現資本外流且流出壓力逐漸加大:

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已逐漸發生逆轉。2014年第一季度,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關系的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重複計算的影響後,即“即期結售匯差額+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變動額”)為順差1649億美元,第二季度順差降至僅有25億美元,第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第四季度逆差進一步增至513億美元,較上季增長了68%。全年,即遠期結售匯順差856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74%。

進出口順差擴大不反映為外匯儲備增加。2014年第二、三季度,海關統計的外貿進出口順差合計達2144億美元,同比增長69%,而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剔除了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動的估值影響)僅增加了224億美元,同比少增85%,其中第三季度外匯儲備資產實際減少了4.3億美元。相應的,第二、三季度,在經常項目順差分別為734億美元和722億美元的情況下,資本項目連續兩個季度凈流出,分別為162億美元和90億美元。第四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1262億美元,與第三季度水平大體相當,同比增長39%,而外匯市場卻持續供不應求,且供求缺口環比還擴大了68%。因此,當季出現資本項目逆差增加、儲備資產下降更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也符合“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越多”,或者說“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規律。

央行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也早現端倪。2014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27.1萬億元,較上年末新增6411億元,增幅較上年減少了77%。其中,第一季度增加7879億元,第二至四季度連續負增長,分別減少了18億元、113億元和1334億元,這與各季外匯儲備資產的變動趨勢大體一致。2104年末,央行公布的外匯儲備余額38430億美元,較上年末新增217億美元,增幅較上年回落了96%,也反映了全年外匯儲備資產較上年少增73%的基本事實。從季度數據看,第一、二季度外匯儲備余額分別增加1268億美元和451億美元,第三、四季度分別減少1055億美元和447億美元。第四季度,之所以在外匯儲備資產降幅由上季4.3億美元增至293億美元的情況下,外匯儲備余額的減幅反而收窄,主要是因為當季美元匯率升值勢頭較三季度有所減緩,而其他資產價格的漲幅增大,正負影響相抵後,估值效應對外匯儲備余額的推低作用有所減小。

除了近期頻繁的逆回購操作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本月4日晚,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財經網援引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稱,降準只是為了緩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所帶來的影響:

降準後市場情緒高漲將會是短暫的;降準背後含義更多是是對儲備資產的管理,而非大幅度寬松:在市場漫長地等待之後,央行終於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此前央行發表了一系列關於維持“穩健”的貨幣政策等充滿了克制的言論,並釋放了不願意大幅放寬貨幣政策的信號。降準後,海外中國市場無論是利率產品還是股票都大幅走強,但是隨著交易到尾盤時卻回吐了部分漲幅。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降準的時間點是個意外的驚喜,我們並不能茍同。昨天,中國最新的的經常性賬目、資本賬目和金融賬目數據顯示,中國自2014年3季度起一直出現資本外流的情況(不能等同於資本外逃)。同時,央行的外匯儲備也開始下降。在近二十年的歷史上,中國曾出現過三個降準周期:1997年底至1998年、2008年底和2012年上半年。在每個降準周期均伴隨著資本外流的現象(圖表1,紅色長方形標示)。一個國家的經常項目和資本/金融賬目之間必須平衡,除非該國央行通過建立外匯儲備幹預外匯市場。中國一直是個“雙順差”的國家。央行一直在回籠外匯並壓抑人民幣的匯率,同時積累外匯儲備,並利用存準率鎖定過剩的流動性。中國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大約對應的是120萬億元廣義貨幣供應的20%(存準率)。鑒於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央行再沒有必要把存準率維持於20%(全世界最高的水平)。可以理解的是,在上述的情況下,2015年將有更多類似性質的降準。但這種降準只是為了對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的下降,而不應被視為大幅度寬松。

根據外管局,銀行代客結匯9145億元人民幣,售匯98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1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778億元人民幣,售匯56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順差210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1215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575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35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835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787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結匯486億元人民幣。

2015年1月,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8415億元人民幣(等值3006億美元),對外付款16165億元人民幣(等值2683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2250億元人民幣(等值367億美元)。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連續 六個 個月 逆差 凸顯 資本 外流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570

外管局:銀行結售匯連續六個月逆差 凸顯資本外流壓力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93

外匯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月,銀行結匯9923億元人民幣(等值1620億美元),售匯10427億元人民幣(等值170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04億元人民幣(等值82億美元)。這已經是銀行結售匯第六個月呈現逆差,但規模小於12月份的571億人民幣。

華爾街見聞的網站曾提到,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稱,銀行結售匯逆差和其他諸多指標早已顯示我國出現資本外流且流出壓力逐漸加大:

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已逐漸發生逆轉。2014年第一季度,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關系的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重複計算的影響後,即“即期結售匯差額+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變動額”)為順差1649億美元,第二季度順差降至僅有25億美元,第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第四季度逆差進一步增至513億美元,較上季增長了68%。全年,即遠期結售匯順差856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74%。

進出口順差擴大不反映為外匯儲備增加。2014年第二、三季度,海關統計的外貿進出口順差合計達2144億美元,同比增長69%,而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剔除了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動的估值影響)僅增加了224億美元,同比少增85%,其中第三季度外匯儲備資產實際減少了4.3億美元。相應的,第二、三季度,在經常項目順差分別為734億美元和722億美元的情況下,資本項目連續兩個季度凈流出,分別為162億美元和90億美元。第四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1262億美元,與第三季度水平大體相當,同比增長39%,而外匯市場卻持續供不應求,且供求缺口環比還擴大了68%。因此,當季出現資本項目逆差增加、儲備資產下降更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也符合“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越多”,或者說“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規律。

央行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也早現端倪。2014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27.1萬億元,較上年末新增6411億元,增幅較上年減少了77%。其中,第一季度增加7879億元,第二至四季度連續負增長,分別減少了18億元、113億元和1334億元,這與各季外匯儲備資產的變動趨勢大體一致。2104年末,央行公布的外匯儲備余額38430億美元,較上年末新增217億美元,增幅較上年回落了96%,也反映了全年外匯儲備資產較上年少增73%的基本事實。從季度數據看,第一、二季度外匯儲備余額分別增加1268億美元和451億美元,第三、四季度分別減少1055億美元和447億美元。第四季度,之所以在外匯儲備資產降幅由上季4.3億美元增至293億美元的情況下,外匯儲備余額的減幅反而收窄,主要是因為當季美元匯率升值勢頭較三季度有所減緩,而其他資產價格的漲幅增大,正負影響相抵後,估值效應對外匯儲備余額的推低作用有所減小。

除了近期頻繁的逆回購操作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本月4日晚,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財經網援引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稱,降準只是為了緩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所帶來的影響:

降準後市場情緒高漲將會是短暫的;降準背後含義更多是是對儲備資產的管理,而非大幅度寬松:在市場漫長地等待之後,央行終於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此前央行發表了一系列關於維持“穩健”的貨幣政策等充滿了克制的言論,並釋放了不願意大幅放寬貨幣政策的信號。降準後,海外中國市場無論是利率產品還是股票都大幅走強,但是隨著交易到尾盤時卻回吐了部分漲幅。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降準的時間點是個意外的驚喜,我們並不能茍同。昨天,中國最新的的經常性賬目、資本賬目和金融賬目數據顯示,中國自2014年3季度起一直出現資本外流的情況(不能等同於資本外逃)。同時,央行的外匯儲備也開始下降。在近二十年的歷史上,中國曾出現過三個降準周期:1997年底至1998年、2008年底和2012年上半年。在每個降準周期均伴隨著資本外流的現象(圖表1,紅色長方形標示)。一個國家的經常項目和資本/金融賬目之間必須平衡,除非該國央行通過建立外匯儲備幹預外匯市場。中國一直是個“雙順差”的國家。央行一直在回籠外匯並壓抑人民幣的匯率,同時積累外匯儲備,並利用存準率鎖定過剩的流動性。中國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大約對應的是120萬億元廣義貨幣供應的20%(存準率)。鑒於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央行再沒有必要把存準率維持於20%(全世界最高的水平)。可以理解的是,在上述的情況下,2015年將有更多類似性質的降準。但這種降準只是為了對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的下降,而不應被視為大幅度寬松。

根據外管局,銀行代客結匯9145億元人民幣,售匯98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1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778億元人民幣,售匯56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順差210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1215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575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35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835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787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結匯486億元人民幣。

2015年1月,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8415億元人民幣(等值3006億美元),對外付款16165億元人民幣(等值2683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2250億元人民幣(等值367億美元)。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連續 六個 個月 逆差 凸顯 資本 外流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793

人民幣貶值情緒緩解 10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13515.html

人民幣貶值情緒緩解 10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一財網 徐燕燕 2015-11-18 11:34:00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10月份,人民幣匯率走勢相對穩定,市場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恐慌情緒緩解,致使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國家外匯管理局周三公布數據顯示,2015年10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279億元人民幣(等值201億美元)。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10月份,人民幣匯率走勢相對穩定,市場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恐慌情緒緩解,致使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其中,銀行自身結售匯順差630億元人民幣,代客結售匯逆差1909億元人民幣。

溫彬稱,這與當月央行口徑外匯占款增加和商業銀行口徑外匯占款減少的變動方向一致;同時,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620億元人民幣,遠低於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說明境內企業和居民部門繼續進行本外幣資產負債結構調整。

10月份,銀行代客遠期凈售匯109億元人民幣,截至10月末,累計未到期凈售匯5666億元人民幣,“反映遠期對外支付以及償還外幣貸款的需求。”溫彬認為。

外匯局數據顯示,1~10月,累計結售匯逆差20106億元人民幣(等值3216億美元)。

境內銀行代客累計涉外收付款逆差4759億元人民幣(等值734億美元)

溫彬表示:“今年底前,人民幣能否納入SDR貨幣籃子以及美聯儲是否加息將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主要因素,外匯占款、結售匯等數據也會發生相應變化,需要密切關註。”

編輯:於艦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人民幣 人民 貶值 情緒 緩解 10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大幅 收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415

外匯局:7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317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7月,銀行結匯7433億元人民幣(等值1113億美元),售匯9547億元人民幣(等值1430億美元),結售匯逆差2114億元人民幣(等值317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7009億元人民幣,售匯832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1319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423億元人民幣,售匯121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95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296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830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534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189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8311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641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1438億元人民幣。

2016年1-7月,銀行累計結匯54905億元人民幣(等值8380億美元),累計售匯68368億元人民幣(等值10434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3463億元人民幣(等值2055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49683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63360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13677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5222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5008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順差214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2625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5582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2957億元人民幣。

2016年7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125億元人民幣(等值2,265億美元),對外付款17,258億元人民幣(等值2,585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2,133億元人民幣(等值319億美元)。

2016年1-7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03,610億元人民幣(等值15,810億美元),對外付款116,783億元人民幣(等值17,818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3,173億元人民幣(等值2,008億美元)。

外匯局 外匯 月份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317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573

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創逾一年最低 人民幣減壓

9月19日,外管局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我國結售匯已經連續14個月出現逆差。不過此次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95億美元,環比下降70%,為2015年7月以來月度最低值。“8月份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有所緩解。”外管局新聞發言人就跨境資金流動情況答記者問表示。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研究員趙慶明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8月銀行結售匯還是逆差,只是逆差絕對值很小,比上月大幅收窄,顯示結售匯更加均衡。

外管局公布數據還顯示,非銀行部門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8月份,非銀行部門涉外收付款逆差80億美元,環比下降75%。其中,外匯收付差額由7月份逆差13億美元轉為順差197億美元;人民幣收付逆差277億美元,環比下降10%。

外管局新聞發言人表示,總體看,當前我國經濟運行基本平穩,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呈現雙向浮動,市場情緒較為穩定,有助於外匯供求進一步趨向平衡。

外管局發言人認為,市場主體結匯意願趨穩,售匯比例進一步降低。數據顯示,8月份,銀行客戶賣出外匯金額與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59.2%,較7月份提高0.9個百分點;銀行客戶買入外匯金額與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7.4%,較7月份下降1.3個百分點。外管局發言人表示,這說明市場主體結匯意願趨穩,售匯比例進一步降低。

數據顯示,另一方面,部分渠道的跨境外匯融資繼續回升。8月末,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外匯融資余額較7月末增加79億美元,已連續6個月增長;8月份,企業跨境外匯貸款資金凈流入61億美元,較5~7月月均凈流入7億美元的規模明顯增加。

從歷史情況看,6、7月份是外資企業利潤匯出、境外上市公司分紅派息的高峰,隨後將有所下降。8月份,投資收益購匯環比下降31%。此外,8月份仍是境內居民境外旅遊、留學購匯較多的時期,但當月旅行項下購匯環比下降3%,同比下降16%,說明前期個人購匯需求得到較大釋放,也顯示當前個人購匯仍較理性。“投資收益等季節性購匯需求回落。”外管局發言人說。

趙慶明認為,從數據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我國結售匯更加均衡,資本流出壓力減小,有利於緩解人民幣貶值預期。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創逾 逾一 一年 最低 人民幣 人民 減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493

外管局:8月銀行結售匯逆差收窄至634億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8月,銀行結匯8355億元人民幣(等值1257億美元),售匯8988億元人民幣(等值135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634億元人民幣(等值95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7942億元人民幣,售匯81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17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413億元人民幣,售匯82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417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410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533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122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167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8213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654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1923億元人民幣。

2016年1-8月,銀行累計結匯63260億元人民幣(等值9636億美元),累計售匯77356億元人民幣(等值11787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4097億元人民幣(等值2150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57625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71519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1389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5635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5838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202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3036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6115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3079億元人民幣。

2016年8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6630億元人民幣(等值2502億美元),對外付款17162億元人民幣(等值2582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532億元人民幣(等值80億美元)。

2016年1-8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20240元人民幣(等值18312億美元),對外付款133945人民幣(等值20400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3705億元人民幣(等值2088億美元)。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收窄 窄至 634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505

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9月銀行結售匯逆差環比擴大

10月21日早間,人民幣對美元突然擴大跌幅,最高跌至6.75大關。此外,早間人民幣中間價亦大幅下調247個基點,報6.7558,刷新逾六年新低,降幅0.37%,為8月29日以來最大調降幅度。

值得註意的是,今日上午外匯管理局公布的9月銀行結售匯數據亦顯示出結售匯逆差同比前三季度均值有所擴大。數據顯示,結售匯逆差1897億元人民幣(等值284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在國新辦舉行2016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發布會上指出, 2016年前三季度結售匯逆差2434億美元。“如此計算,前八個月結售匯的逆差均值為268億美元,九月份是284億,相比較9月逆差擴大15多億美元。”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研究員趙慶明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指出。

一方面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另一方面反映在結售匯逆差上環比擴大。

出境旅遊刺激結售匯逆差擴大

在趙慶明看來,9月份結售匯逆差有所擴大相對於今年情況而言算正常現象。單純分析9月數據,中秋假期之後又放國慶,兩個假期相連較近,很多人合並年假一起休假,導致出境遊的旅客大幅度增長。但是這一時間段來華遊客由於避開人流高峰反而減少。進來減少,出去增多,反應在結售匯逆差上便是進一步擴大。因為機票與境外消費並不一定從個人售匯體現在統計數據中,而刷銀聯卡,讓銀聯代為購匯會顯示為凈流出。

趙慶明指出,考慮到10月份也有國慶黃金周,上述因素還要持續到10月份的結售匯數據匯中。這部分影響還會顯現在10月份,加大銀行結售匯逆差量。此外,外匯外債的本幣化也使得結售匯逆差擴大。前幾年人民幣升值時,美元、日元、歐元利率比國內低,匯率還有優勢,很多企業借了很多外債。

外幣外債主要是美元。隨著去年8.11匯率貶值,之後美聯儲又進入加息預期,這使得中國企業借外債不劃算。加速還外債的現象。趙慶明指出,還外債是需要購匯的。央行數據顯示,當前我國外幣貸款本幣化進程加快。企業加速還外債導致逆差擴大。

從全年看,數據顯示2016年銀行結售匯前三季度均為逆差。盡管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時強時弱,但整體看是貶值預期,沒有出現過人民幣升值預期。

所以當人民幣貶值預期強的時候,居民、企業與個人存在增持外匯,減少結匯,增加購匯的操作。對於出口企業而言,則減少結匯。這是與人民幣貶值預期強弱密切相關。

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

趙慶明認為,結售匯逆差擴大主要原因是當前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重。但是如果從人民幣當前定價機制看,匯率還是比較穩定的。雖然人們看到人民幣對美元跌幅比較兇,但人民幣對貨幣籃子指數反而是穩定的。

10月21日早間,人民幣對美元突然擴大跌幅,最高跌至6.75大關。此外,早間人民幣中間價亦大幅下調247個基點,報6.7558,刷新逾六年新低,降幅0.37%,為8月29日以來最大調降幅度。

趙慶明分析成,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總體還是因為美元走的太強。數據顯示,美元指數周五早間在亞洲市場刷新7個月新高。美元指數繼續20日創出新高98.3948後,21日早間再次沖高,截至發稿漲至98.3756。

“人民幣對美元突破相應關口會強化人們購匯,減少結匯。另外加上十一黃金周的因素,10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預計還有可能創新高。”趙慶明說。他指出,人民幣突破6.75大關對人們心理影響還是比較大。但是主因還是美元走強幅度與人民幣走弱幅度,人民幣小於美元。根據當前央行三個貨幣籃子指數的定價機制,如果美元走強,人民幣一定是要走弱的。

具體來看,近期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的幅度是小於近期美元走強幅度,從這個角度看,人民幣匯率三個籃子形成的匯率指數是升值而非貶值。

除了美元的因素,此前,歐洲央行維持利率不變,保持1.74萬億歐元(1.95萬億美元)資產購買計劃的主要指標不變。歐洲央行主席德拉吉宣布央行理事會並未討論擴大QE後,打消了縮減刺激舉措的市場臆測,歐元跌至四個月低位附近,接近英國脫歐時期歷史性低位。

方正宏觀任澤平提出,近期人民幣自國慶後開啟第四波貶值(2015年8月、2016年1月、2016年5-8月、2016年國慶後),觸發因素來自:對2014-2015年的人民幣高估部分仍在以漸進方式修正重估;美聯儲加息預期引發美元指數再度走強至98,市場擔憂全球流動性拐點出現;國內房地產調控增加經濟下行壓力,並引發居民在貶值預期下增加對境外資產配置意願;美國大選、納入SDR、G20閉幕提供了時間窗口。

而瑞銀中國認為,最近人民幣對美元明顯貶值主因是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升值、特別是英鎊,不過9月資本流出規模也有所擴大。雖然9月出口增速低於預期,但預計短期內決策層不會利用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和增長。“預計年底美聯儲可能加息、美元有可能進一步走強,人民幣還可能繼續對美元貶值至6.8左右。”

人民幣 人民 貶值 預期 加重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環比 擴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802

外管局:9月結售匯逆差1897億元人民幣

國家外匯管理局10月21日消息,2016年9月,銀行結匯8060億元人民幣(等值1208億美元),售匯9957億元人民幣(等值149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897億元人民幣(等值284億美元)。

2016年1-9月,銀行累計結匯71319億元人民幣(等值10845億美元),累計售匯87313億元人民幣(等值13279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5994億元人民幣(等值2434億美元)。

2016年9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748億元人民幣(等值2361億美元),對外付款18786億元人民幣(等值2816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3037億元人民幣(等值455億美元)。

2016年1-9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35988億元人民幣(等值20673億美元),對外付款152731億元人民幣(等值23216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6743億元人民幣(等值2543億美元)。

 

外管局 結售匯 逆差 1897 億元 人民幣 人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806

1月銀行結售匯逆差環比大降59%,多重因素致跨境資金流出壓力緩解

在專家看來,美元指數見頂回落,特朗普上臺後預期回歸理性,企業外幣貸款顯著增加以及對購匯真實性、合規性審核力度加強等多重因素,使得1月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

2月17日外匯局公布的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2017年1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92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59%和65%,其中,企業、個人等非銀行部門結售匯逆差156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64%和77%。

另一方面,今日央行公布的資產負債表顯示,1月末外匯占款降幅環比收窄了1090億元。外匯占款如果降幅很大,說明央行動用了外匯儲備滿足市場供需平衡。反之則說明動用外匯儲備幹預的幅度縮小。

招商證券分析師閆玲對第一財經表示,結售匯逆差收窄、外匯占款降幅收窄,都說明一月資本外流顯著放緩。此外,結售匯逆差與央行外匯占款降幅之間的差距,相比去年7月-11月顯著收窄,這與監管部門加強真實性合理性審核有關系。

談到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減小的原因。閆玲指出,一方面從國際因素看,美元指數近期見頂回落,表現了市場對特朗普上臺後對美國經濟的預期更為理性。

另一方面,從國內看,經濟數據形成了強支撐。“進入2017年後,我國經濟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1月份官方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連續第6個月處於“榮枯線”以上,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連續第5個月正增長,我國貨物出口和進口同比均較快增長。”外匯局新聞發言人表示。

閆玲指出,從國內看,外匯市場的購匯需求在今年也更趨於穩定。1月份企業購匯主要是償還外債,但我們看到1月外幣貸款反而增加,是8.11匯改以來外幣貸款增加最多的一個月份,這說明企業不需要償還外債,相應購匯需求降低。

監管部門對對外直接投資真實性、合規性加強也取得了一定效果,機構購匯需求更加穩定。數據顯示,企業、個人等非銀行部門結售匯逆差156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64%和77%。閆玲認為,居民整體購匯規模比較穩定,並且對外匯市場的供求影響較小。此外,閆玲指出,1月貿易經常項目順差擴大,為外匯市場提供了來源。多個因素相加使得跨境資本外流壓力在2017年第一個月呈現放緩態勢。

外匯局新聞發言人表示,近期我國外匯供求中的積極變化是多方面的:首先,市場主體結匯意願回升、購匯意願減弱。1月份,銀行客戶結匯與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2%,環比增加4個百分點。

其次,企業跨境外匯融資規模穩步提升,國內外匯貸款償還規模進一步下降。1月份,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外匯融資余額環比增長41億美元,已連續11個月增長;企業償還國內外匯貸款購匯規模為2013年3月以來最低值,環比下降45%。

外匯局發言人表示,境內主體購匯需求更加平穩。例如,1月份企業對外直接投資資本金購匯環比下降8%,投資收益購匯環比下降20%;以個人境外旅遊、留學等為主的旅行項下購匯環比下降28%。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環比 大降 59% 多重 因素 跨境 資金 流出 壓力 緩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801

外匯局:一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321億元人民幣

外匯局2月17日消息,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1月,銀行結匯8383億元人民幣(等值1216億美元),售匯9704億元人民幣(等值1408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321億元人民幣(等值192億美元)。

其中,銀行代客結匯8069億元人民幣,售匯9146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1077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314億元人民幣,售匯5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44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534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084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54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978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9753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8775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3812億元人民幣。

2017年1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5079億元人民幣(等值2188億美元),對外付款15748億元人民幣(等值2285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669億元人民幣(等值97億美元)。

外匯局 外匯 一月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1321 億元 人民幣 人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803

2月銀行結售匯逆差收窄 環比大降47%

3月16日,外匯局公布的2月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2月銀行結售匯逆差101億美元,環比和同比分別下降47%和70%。

對此,外匯局相關負責人表示,2月份我國外匯供求基本平衡。主要渠道的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均有所好轉。貨物貿易項下跨境資金保持凈流入,企業外匯融資繼續恢複,境內主體購匯意願更為理性。

2月一系列外匯數據表明,2月跨境資本流出壓力緩解。2017年2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較1月末上升69億美元,重返3萬億美元。而央行公布數據顯示,中國央行2月外匯占款減少581.19億元人民幣,至21.676萬億元人民幣,創去年5月以來最小降幅。

招商證券宏觀分析師閆玲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此次公布的2月結售匯情況與此前央行公布的外匯占款降幅收窄一致,顯示出跨境資本小幅外流,但比一月顯著好轉。外匯儲備的上升的原因是由於估值因素,利息收入以及外匯儲備資金運用方面原因造成,並不能理解為跨境資本流動情況。

外匯局相關負責人指出,今年以來,我國經濟運行開局良好,進一步增強了市場信心。例如,2017年2月份,官方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環比上升,且連續7個月處於擴張區間;進口同比明顯增長,映射出國內經濟活力。隨著金融市場對外開放不斷取得新進展,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入將更加均衡,抵禦和適應外部環境調整的能力不斷增強。

不過,昨日美聯儲加息靴子落地——加息25個基點,聯邦基金利率區間就此上升至0.75%-1%。對此閆玲認為,從三月初以來,國內一些領先指標例如美元指數、人民幣在岸、離岸價差可以看出3月資本外流規模可能較2月有所上升。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收窄 環比 大降 4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294

外管局:2月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692億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2月,銀行結匯7474億元人民幣(等值1088億美元),售匯8168億元人民幣(等值1189億美元),結售匯逆差694億元人民幣(等值101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7046億元人民幣,售匯773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692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429億元人民幣,售匯430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844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523億元人民幣,遠期凈結匯321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1185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9422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823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3894億元人民幣。

2017年1-2月,銀行累計結匯15857億元人民幣(等值2304億美元),累計售匯17873億元人民幣(等值2597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2015億元人民幣(等值293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15114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16883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1769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743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989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246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1378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1606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228億元人民幣。

2017年2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4352億元人民幣(等值2089億美元),對外付款14219億元人民幣(等值2069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132億元人民幣(等值19億美元)。

2017年1-2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29431億元人民幣(等值4277億美元),對外付款29967億元人民幣(等值4354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536億元人民幣(等值78億美元)。

外管局 銀行 代客 結售匯 逆差 692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297

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收窄 資金外流壓力明顯緩解

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匯局”)4月20日公布,2017年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409億美元,較此前大幅收窄。央行此前公布的3月外匯儲備也連續兩個月止跌反升,顯示跨境資金流出壓力已經明顯緩解。

外匯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在同日上午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一季度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好轉一方面得益於國內經濟企穩,提振了市場信心;另一方面是因外部環境尤其是美元匯率相對穩定。與此同時,美聯儲加息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逐漸減小。

知名外匯專家韓會師認為,2017年結售匯逆差萎縮的態勢比較清晰,這導致外匯占款下滑速度變慢以及外匯儲備下降步伐的放緩,說明居民在2017年接替企業,繼續對人民幣施加壓力的後勁似乎不足。

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

外匯局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409億美元,其中3月逆差116億美元,1月和2月分別是192億和101億美元,逆差規模較此前大幅收窄。2016年四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943億美元,一、二、三季度分別為1248億美元、490億美元和696億美元。這一數據說明我國外匯供求逐步趨向基本平衡。

與此同時,售匯率同比明顯下降,結匯率同比有所上升。前者表現為,企業外匯融資規模回升;後者體現在個人境內外匯存款由升轉降。2017年一季度,售匯率68%,較2016年同期下降12%;結匯率62%,較上年同期上升3個百分點。

王春英解釋稱,前者說明“企業購匯更趨理性,購匯償還外匯融資的情況減少”;後者體現為“市場主體結匯意願有所增強”。

韓會師表示,在結售匯實需原則下,企業層面能夠對人民幣施加的貶值壓力是有限的,在2014~2015年的外債償還高峰之後,源自企業的購匯壓力從2016年明顯下降,人民幣穩定最大的威脅來自普通民眾手中的“冷錢”變“熱錢”。如果個人購匯在2017年的擴張動力不足,則人民幣貶值壓力有望大幅緩解。從現實情況看,2017年結售匯逆差萎縮的態勢比較清晰,這導致外匯占款下滑速度變慢以及外匯儲備下降步伐的放緩,說明居民在2017年接替企業,繼續對人民幣施加壓力的後勁似乎不足。

“總體來看,一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王春英表示。

分析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好轉的主要原因,王春英認為,一方面得益於國內經濟企穩,提振了市場信心;另一方面外部環境尤其是美元匯率相對穩定。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7年一季度中國GDP增速為6.9%,較去年四季度提升0.1個百分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把2017年中國經濟增速預測值調高0.1個百分點到6.6%。

同時,多項經濟指標均有好轉,3月官方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為51.8,創2012年5月以來新高,連續8個月處於擴張區間;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8%,比去年全年的增速加快0.8個百分點;一季度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9.2%,比去年全年增速加快了1.1個百分點,其中民間投資增長7.7%,加快4.5個百分點。

從外部環境來看,一季度美元匯率保持了相對穩定。3月美聯儲再次加息,但是美元指數窄幅波動,一季度總體回落1.8%。國際金融市場運行也比較平穩。

王春英指出,國內和國外因素的共同影響下,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保持了基本穩定,對美元匯率呈現雙向浮動,匯率預期進一步趨穩。從未來看,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仍會朝著均衡的方向發展,跨境收支仍具有良好的穩健基礎。

美聯儲加息對我國影響漸弱

值得註意的是,用來衡量人民幣貶值預期的一項重要指標:銀行遠期結售匯逆差下降。

2017年一季度,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增長153%,遠期售匯簽約下降25%,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34億美元,下降91%。其中,1月份遠期結售匯逆差80億美元,2月份轉為順差47億美元,3月份基本平衡,“說明今年以來人民幣貶值預期明顯減弱。”王春英稱。

美聯儲預計2017年內還會有2~3次加息,並且會考慮縮減資產負債表,這對我國的跨境資金流動將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王春英表示,從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看,美聯儲此前三次加息的影響是逐步減弱的。

從退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至今,美聯儲已加息三次。2015年12月份首次加息時,美元指數在加息前的最高漲幅為7%左右,再加上其他因素的共同影響,當年四季度我國外匯儲備余額下降了1838億美元;2016年12月份第二次加息前,加息預期與美國總統大選效應共同推動美元指數最高漲幅為9%左右,當年四季度我國外匯儲備余額下降了1559億美元;今年3月份美聯儲第三次加息前,美元指數最高上升了2.7%,一季度外匯儲備余額略微下降了14億美元,其中,1月份下降123億美元,2、3月份分別上升69億和40億美元。

王春英稱,美聯儲三次加息的不同影響,充分說明當前我國的應對能力和適應能力大幅提升。首先,與2015年底美聯儲首次加息時相比,當前國內經濟運行更加穩定;其次,外匯市場供求狀況明顯改善。隨著境內主體本外幣資產負債結構調整逐步到位,近期變動趨向平穩,例如,2015年四季度我國本外幣外債余額累計下降1724億美元,但從2016年二季度開始逐季回升;再次,金融市場開放程度有所提升。特別是外資流入渠道進一步拓寬、便利化程度逐步提高,2016年以來境內債券市場對外開放、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等改革措施的效果逐步顯現;最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預期大幅減弱。

“通常我們會以期權市場風險逆轉指標的變化來看人民幣匯率預期,風險逆轉指標是指看漲美元/看跌人民幣期權與看跌美元/看漲人民幣期權的波動率之差,差額為正值,表示市場看多美元、看空人民幣,且正值越大,這種預期越強。近期境內外市場的這一指標較2015年末和2016年末均大幅下降,說明目前人民幣匯率預期趨向穩定。”王春英稱。

她強調,從長期看,匯率本質上是由經濟基本面決定,我國經濟基本面繼續支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但短期走勢可能會受到預期、金融市場突發事件等影響,在一個比較短的周期內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這都是正常的。

不會走資本管制老路

此前市場有傳聞認為,一季度外匯儲備的企穩主要是因為外匯局實施外匯管制的結果。王春英在發布會上重申,從我國跨境資本轉向流出以來,外匯管理部門未對匯兌和跨境收付等采取新的措施,但要求銀行遵守現行外匯管理規定,切實履行展業原則,加強真實性合規性審核。與之前相比,外匯管理政策法規連續一貫,沒有任何變化。

她稱,外匯局在制定和執行外匯管理政策時,始終堅持兩項基本原則:一是堅持改革開放,支持和推動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進一步提升跨境貿易、投資便利化水平,服務實體經濟;二是堅持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防止跨境資本無序流動對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帶來沖擊,維護外匯市場穩定,為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基於上述兩項原則,外匯管理政策有幾個基本內涵:第一,“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中國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老路上。1996年,中國實現了經常賬戶完全可兌換;本世紀初以來,資本賬戶可兌換程度已逐步提高。

第二,審慎有序推動中國資本賬戶開放。2016年,中國資本賬戶開放有很多亮點,包括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資本賬戶開放進程應與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以及金融穩定性相適應。在不同時期,應該充分考慮內外部多重因素,找準資本賬戶開放重點、節奏和步驟等。

第三,構建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和微觀市場監管體系,維護健康、穩定、良性的外匯市場秩序。

第四,進一步完善匯率形成機制,增強匯率彈性。

季度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大幅 收窄 資金 外流 壓力 明顯 緩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181

中國3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800億元人民幣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3月,銀行結匯9998億元人民幣(等值1450億美元),售匯10798億元人民幣(等值1566億美元),結售匯逆差800億元人民幣(等值116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9545億元人民幣,售匯1002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483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453億元人民幣,售匯770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316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930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939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1301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918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7879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3936億元人民幣。

2017年1-3月,銀行累計結匯25855億元人民幣(等值3755億美元),累計售匯28670億元人民幣(等值4163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2815億元人民幣(等值409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24659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26912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2253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1196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1759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562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2308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2546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237億元人民幣。

2017年3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7225億元人民幣(等值2499億美元),對外付款18425億元人民幣(等值2673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199億元人民幣(等值174億美元)。

2017年1-3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46656億元人民幣(等值6775億美元),對外付款48392億元人民幣(等值7027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736億元人民幣(等值252億美元)。

中國 月份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800 億元 人民幣 人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190

一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下降,涉外收付款呈現順差

外匯局國際收支司司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19日表示,2018年一季度,全球經濟繼續穩步複蘇,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有所增加。我國經濟運行延續穩中向好態勢,轉型升級深入推進,質量效益持續提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向波動並保持基本穩定,匯率預期合理分化。外匯局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推動跨境資本流動均衡管理。總體來看,2018年一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保持平穩,境內外匯市場供求自主平衡。

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8年一季度,銀行結匯2.76萬億元人民幣(等值4342億美元),售匯2.88萬億元人民幣(等值4525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155億元人民幣(等值183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看,銀行代客涉外收入5.38萬億元人民幣(等值8456億美元),對外付款5.31萬億元人民幣(等值8349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707億元人民幣(等值107億美元)。

2018年一季度,我國外匯收支狀況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第一,銀行結售匯逆差大幅下降,涉外收付款呈現順差。2018年一季度,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同比增長16%,售匯增長9%,結售匯逆差183億美元,同比下降55%;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25%,支出增長19%,涉外收付款順差107億美元,去年同期為逆差252億美元。

第二,外匯市場供求繼續呈現自主平衡格局。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8年1至3月份逆差分別是9億、82億和92億美元。如果再考慮遠期結售匯、期權等外匯供求影響因素,2018年以來我國外匯供求仍呈現基本平衡。例如,一季度由期權交易形成的外匯供給為99億美元,其中3月份增加外匯供給41億美元。

第三,售匯率同比小幅下降,外匯融資規模回升。2018年一季度,衡量購匯意願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4%,較2017年同期下降4個百分點,說明企業購匯意願有所下降,借用外匯貸款的情況增多。2018年3月末,我國銀行的境內外匯貸款余額較上年末增加118億美元,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外幣跨境融資余額較上年末上升77億美元。

第四,結匯率同比保持穩定,近期市場主體持匯意願有所下降。2018年一季度,衡量結匯意願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2%,較2017年同期上升0.1個百分點,說明市場主體結匯意願基本平穩。2018年2、3月份,我國銀行的境內外匯存款余額分別下降49億和65億美元,改變了1月份的上升局面。

第五,銀行遠期簽約結售匯逆差逐步收窄。2018年一季度,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增長71%,遠期售匯簽約增長103%,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178億美元,呈逐月收窄態勢,1至3月份遠期結售匯逆差分別為113億、44億和20億美元,說明人民幣匯率預期更趨穩定。

第六,外匯儲備余額總體回升。截至2018年3月末,我國外匯儲備余額為31428億美元,較2017年末增加29億美元。

季度 銀行 結售匯 逆差 大幅 下降 涉外 收付款 收付 呈現 順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702

外匯局:4月銀行代客結售匯順差924億元人民幣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4月,銀行結匯9911億元人民幣(等值1574億美元),售匯9241億元人民幣(等值1467億美元),結售匯順差669億元人民幣(等值106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結匯9320億元人民幣,售匯8395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順差92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591億元人民幣,售匯846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255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1690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373億元人民幣,遠期凈結匯317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364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969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售匯605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期權Delta凈敞口-1636億元人民幣。

2018年1-4月,銀行累計結匯37533億元人民幣(等值5916億美元),累計售匯38019億元人民幣(等值5992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486億元人民幣(等值76億美元)。其中,銀行代客累計結匯35560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34752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順差808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累計結匯1973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3267億元人民幣,累計結售匯逆差1294億元人民幣。同期,銀行代客累計遠期結匯簽約5329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售匯簽約6147億元人民幣,累計遠期凈售匯819億元人民幣。

2018年4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6723億元人民幣(等值2656億美元),對外付款17348億元人民幣(等值2755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625億元人民幣(等值99億美元)。

2018年1-4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70529億元人民幣(等值11112億美元),對外付款70447億元人民幣(等值11104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82億元人民幣(等值8億美元)。

此外,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就近期跨境資金流動情況回答了記者提問。發言人表示,4月份我國外匯市場運行保持穩定。一是4月份銀行結售匯順差106億美元,1-4月累計逆差76億美元,近期外匯市場供求持續處於相對平衡的狀態。二是4月份企業等非銀行部門涉外收支逆差99億美元,1-4月累計順差8億美元,今年以來相關市場主體的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均衡。其中,4月份涉外外匯收支順差9億美元。三是4月份我國外匯儲備余額有所下降,主要受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回調等因素影響,外匯市場運行平穩。

外匯市場供求主要項目繼續呈現平穩有序態勢。一是貨物貿易仍是主要的外匯供給項目,4月份企業等非銀行部門貨物貿易結售匯順差306億美元,環比增長84%,與海關進出口差額及其變動趨勢大體一致。二是資本和金融賬戶結售匯基本平衡、略有盈余。4月份,非銀行部門資本和金融賬戶結售匯順差23億美元,環比下降42%。三是企業、個人等服務貿易結售匯逆差穩中有降,4月份為178億美元,環比下降19%,同比略降2%。其中,個人購匯規模保持平穩。此外,4月份遠期結匯和售匯簽約額同比分別增長1.6倍和3.1倍,遠期結售匯簽約順差50億美元,顯示企業在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下,匯率避險意識明顯提升。

4月份以來,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上升,美元匯率、利率均有所走高,新興市場資本外流和貨幣貶值壓力增加,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保持穩定,說明我國經濟基本面發揮了穩定外匯市場預期的根本性作用。未來,在國內經濟持續平穩運行的基礎上,我國外匯市場將能夠更好地適應外部環境變化,總體延續合理均衡的跨境資金流動格局。

外匯局 外匯 銀行 代客 結售匯 順差 924 億元 人民幣 人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371

7月銀行結售匯小幅逆差,跨境資本流動依然穩定

記者 徐燕燕 發自北京

國家外匯管理局8月17日發布最新外匯收支數據,7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94億美元,同比下降39%。跨境資本流動依然穩定。尤其是對外開放政策效果持續顯現,直接投資、證券投資等項下跨境資金流入總體上升。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在答記者問中表示,我國外匯市場供求保持總體穩定,未來,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的活躍度和穩定性會進一步增強。

境外投資流入顯著

7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94億美元,同比下降39%,其中,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4億美元;銀行代客涉外收支逆差120億美元,同比下降45%。

跨境資本流動依然穩定。尤其是直接投資、證券投資等項下跨境資金流入總體上升。

7月份,直接投資項下涉外收入345億美元,同比增長46%,今年以來累計增長87%;證券投資項下涉外收入230億美元,同比增長1.6倍,今年以來累計增長1.5倍。

與此同時,市場主體在主要渠道的購匯穩中有降。7月份,企業對外直接投資、投資收益項下購匯均表現為同比下降,個人凈購匯同比和環比分別減少12%和13%。

實際上,今年以來,每個月銀行結售匯差額數據都體現出小幅的波動,總體趨於穩定。1­­­–6月分別為–9億美元、–82億美元、–92億美元、106億美元、194億美元和20億美元。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北京專家認為,盡管6月中旬以來匯率波動明顯加大,但外匯儲備連續兩個月實現正增長,也反映了整體外匯供求趨於穩定,同時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的基礎未變和韌性增強。

人民銀行此前公布的外匯儲備規模數據顯示,截至7月末,外匯儲備31179億美元,較6月末上升58億美元。

新聞發言人稱,未來,我國經濟韌性好、適應能力強、回旋余地大的基本面保持不變,將繼續成為外匯市場平穩運行的基礎。同時,我國堅持改革開放目標不動搖,隨著相關措施的穩步推進,以及跨境資本流動管理框架的日臻完善,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的活躍度和穩定性會進一步增強,有利於維護國際收支自主平衡格局,也有利於適應市場環境的發展變化。

人民幣匯率波幅仍屬穩定

外匯專家指出,在美元走強的全球匯市背景下,人民幣貶值屬正常波動。

2018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經歷先升後貶的雙向波動。年初以來貶值5.2%,同期英鎊、歐元對美元匯率分別貶值5.9%、5.2%,新興市場貨幣指數貶值10.9%,美元升值4.9%。8月以來,人民幣中間價貶值1.1%,低於美元指數漲幅(2.3%)和新興市場貨幣指數跌幅(4.7%),人民幣走勢趨穩。以期權價格指標衡量,未來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預期波動率為6.6%,低於英鎊(9.3%)、歐元(7.8%)等主要貨幣水平。

“人民幣匯率波幅在全球貨幣體系中仍屬穩定。”一位上海資深外匯專家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當前我國外匯市場形勢保持基本穩定,人民幣匯率變化主要反映了美元走勢等因素的影響,是市場自主、正常變動的結果。

在他看來,與前幾年相比,當前我國外匯市場平穩運行的基礎更加穩固。一是美元匯率中長期升值預期相對較弱。2016年以前,美國經濟增速連續四年快於歐元區,IMF在2015年時預計美國經濟將在2015年至2020年持續好於歐元區,而且2015年底美聯儲剛剛進入加息通道,市場上關於美元持續升值的預期較強。實際上,2016年以來美國經濟“一枝獨秀”局面有所改變,美歐經濟表現的差異出現波動,2016年和2017年美國經濟增速低於歐元區,根據IMF預測,近兩年美國經濟會好於歐元區,但隨後兩者差異將明顯收窄。此外,歐央行可能在2019年啟動加息,與處於加息中後期的美聯儲貨幣政策之間的差異也會收斂。

二是目前的國內經濟基本面更加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也更趨平穩。2016年底之前,我國經濟增長正處於從高速向中高速轉換時期,經濟增長速度逐步回落,2016年底經濟企穩回升後結束這一趨勢,近期雖有所波動但依然處於經濟“L”型走勢的平穩運行期。而且,目前國際市場上看空中國的情緒明顯低於2015年和2016年,如在國際市場交易的中國國債信用違約掉期價格(CDS,越高說明市場認為違約風險越大),近期基本在70以下,2015年和2016年為110以上。在此情況下,近期境內外期權市場反映人民幣預期的相關指標(境內外風險逆轉指標,越高說明人民幣貶值預期越強)遠低於2015年和2016年。

三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更加完善,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對市場理性預期的培育作用有所顯現。近年來,隨著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的不斷完善和各方適應,當前市場總體認為匯率政策相對透明,匯率對國際收支的價格調節機制日益完善,不會積累匯率大幅超調風險,而且市場也認為我國有能力防止無序調整,使得當前回落變化尚未明顯助漲市場緊張情緒。同時,在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後,企業匯率風險套期保值的意願提升,外匯衍生品交易量增加,有助於企業減少風險暴露。此外,前幾年一些個人“跟風”性質的購匯,在2017年的人民幣升值中受到損失,相關行為更加謹慎理性。

四是國內市場對外開放的拓寬,以及跨境資本流動管理制度的完善,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平衡收支、穩定市場的作用。一方面,當前境內債券市場和股票市場在吸引境外投資者方面均取得了較大進展,境外投資者投資的便利性大幅提升。另一方面,目前關於對外直接投資等方面的真實性合規性要求更加明確,打擊虛假貿易、地下錢莊等外匯違法違規的力度不減,前幾年打擊離岸人民幣投機性空頭的舉措仍具有警示和威懾作用,各類宏觀審慎政策工具充足,應對經驗也更加豐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於艦

銀行 結售匯 小幅 逆差 跨境 資本 流動 依然 穩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422

內企走資倍增 人幣再跌 外管局:9月結售匯7296億 研徵托賓稅

1 : GS(14)@2015-10-25 03:40:11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51023/news/ec_ech1.htm
'

【明報專訊】內地外匯管理局最近的數據顯示,上月銀行結售匯逆差達6953億元(人民幣.下同),是自2010年有記錄以來最多,反映資金加速外流。人民幣離岸價昨晚一度大跌逾200點子(10,000點子等於1元)。當局則強調,當前的資本流出並非恐慌性的外逃,並強調會研究托賓稅或外匯交易手續費等調節手段,增加投機成本。

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料顯示,9月份銀行結售匯逆差達6953億元,較8月份擴大1.5倍。其中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7296億元,銀行自身結售匯順差344億元。而遠期淨售匯,由8月份的4284億元大幅減至上月的981億元。

內企走出去步伐加快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小奕指出,結售匯逆差擴大,一方面因為銀行購入大量外匯頭寸,應對遠期結售匯逆差的需求,其次是國企加速「走出去」,增加對外直接投資。最後,部分企業減持外債,降低槓桿風險,所以當前變化都屬正常,並非資本外逃。對於美國財政部日前呼籲中國公開干預外匯市場的細節,王小奕回應指,「任何國家央行對外匯市場的干預都是存在的」,只是方式有所不同,811匯改後市場出現非理性波動,外匯供給不足,央行需要進入市場補充流動性,但不屬於大規模的干預。

昨日彭博報道,中國正考慮在「十三五」規劃中,承諾2020年前「更積極地開放資本項目」,取代之前「加快資本項目改革」的說法,在推動開放居民海外投資及降低離岸人民幣回流的限制,措辭可能更加積極。

彭博:十三五料積極開放資本帳

人民幣在岸價昨日跌0.14%至6.3581,離岸價昨晚更低見6.3925,一度跌0.36%或227點子。澳新銀行高級經濟分析師楊宇霆指出,匯價加劇波動是市場化的必然過程,現時的上落幅度仍不算大,而且央行多次強調不會長期貶值,一旦跌幅擴大,中央有機會再出手干預。王小奕強調,當局不會回到過去的資本管制模式,而是通過經濟手段,增加過度投機者的成本,例如深入研究托賓稅等。

明報記者 廖毅然
內企 走資 倍增 人幣 幣再 再跌 外管局 結售匯 7296 研徵 托賓稅 托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4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