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紅燈區鍾兆偉

2013-11-28  NM  
 

 

香港原是光之城,黑影卻像瘟疫般蔓延。鍾兆偉是能源政策學者,插兩電、插政府,比環保組織和壓力團體來得應棍。「電係好戰略性嘅嘢,你(政府)控制唔到兩電,係荒謬。」適逢中電宣布與南方電網搭上,以後一開燈掣,便與阿爺接通,九龍新界變成「紅燈區」:「南網擺明係要輸核電來港。」當電力變成東江水,任由宰割是常識吧?「阿爺唔會益我哋。」

鍾兆偉形容電力公司和政府是「兩公婆、在枱底唔知搞乜」,枱面那些管制協議、顧問報告卻有如火星文,地球人看不懂。要找個能解讀數據、看穿紕漏的學者,也不容易。「攻這個範疇,出唔到research paper,搵唔到食的。」搵食事小,但中電染紅,他斷定香港不會開放電力市場,研究沒戲唱,他已決定明年轉攻廢物處理。因為垃圾,香港多的是。

城大像個蟻竇。學術樓內走廊糾結,每扇門都附着一組密碼,例如P76XX。「P」代表紫色區,上到七樓,電梯兩側各有十字路口,「6」孰左孰右?數字小區之內又分為幾十伙。記者輾轉來到鍾兆偉的洞穴,一坐下,他笑謂:「呢度冇乜內幕料喎。」每逢有兩電相關的文件公布,鍾兆偉例必線路繁忙,記者和環保組織齊齊打電話問功課。水晶球式的問題,例如:「明年電費會加幾多?」或大包圍式的:「其實份報告有乜蠱惑?」他能解答,不是裝了偷聽器在談判桌下,而是因為精於計算。

時為十一月二十二日,政府宣布與兩電的《管制計劃協議》中期檢討報告,雙方第N回角力,賽果不問而知——政府所要求的,調低准許回報率等多項利民建議,全部被兩電駁回。以往的遊戲規則,是兩電若達到節能目標,政府就送出一億元獎金,讓股東瓜分。今次政府唯一搏得零碎掌聲的,是逼得兩電把那一億肥肉撥往能源效益基金,資助非商業樓宇做節能工程。但鍾兆偉看到月球的另一面:「睇清楚啲條款,原來若達到節能目標,政府會容許兩電再收多0.01%利潤,大約9,000萬。」未來的景象,是政府出一蚊、市民出九毫,齊齊推動環保,電力公司少收的不過區區一毫。記者大呼搵笨,鍾兆偉卻不住讚嘆這「蠱惑」的設計夠精密:「兩電會好有興趣攞番呢嚿錢,個(節能的)motivation幾犀利!愈慳電,基金愈多錢,然後再慳多啲電。」順藤摸瓜0,他發現那是一位專攻政治經濟學的行家所設計,覺得吾道不孤,頭上的燈泡叮一聲亮起。

大笨象

檢討報告、顧問報告份份都厚過電話簿,那一串串的數字對常人來說,跟手袋上的monogram沒甚分別。鍾兆偉卻看到箇中脈絡。電力問題縱橫交錯,林本利講宏觀經濟學,社會學家研究市民是否有共識,開放電力市場,當然也少不得政治的份兒。「有人話電力市場大過大笨象,以我嘅知識、背景,只係摸到個頭,形容唔到條尾。我盡我能力,講自己嗰part,問心無愧就算。」問鍾兆偉屬哪一瓣,他想了一分鐘:「其實係教人計數,好複雜……」影響能源供求的因素有很多,煤、天然氣、核能各有自己的供求曲線,各平衡點之間又互相牽引。要計算最終的能源價格,便超級複雜。「數學模式愈來愈大,幾台電腦run十幾日都未計完。好似入咗黑洞咁。」出路是把數學模式拆細、分解再裝嵌。他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師從David Fuller,博士論文就是研究這回事。北美唸博士一般要五至七年。他自覺幸運,很快便找到可研究、而有結果的題目,不足四年便成功畢業。到現時他仍有繼續研究這「拆解大法」,「而家滑鐵盧大學的人仍叫我做The decomposition guy。」這論文後來登上殿堂級學術期刊。有了工具,就可以處理那些牽一髮動全身的麻煩事。例如航空公司的訂票系統、計算基建工程的預算。更重要,是制訂電力市場的遊戲規則。所以他能看出政策的紕漏。數學符號令人元神出竅,「但世事只有20%需要用呢啲model去搵答案,其餘用common sense就可以。」

黃金比例

讓時間回到十一月二十日。中電宣布與南方電網合作,購入原本由美孚埃克森持有的發電廠股份,阿爺從此擁有發電廠的三成權益。南網隸屬國務院,港燦驚覺九龍新界全面染紅,中電燒煙花慶祝,聲稱以往是美國人堅持賺到盡,令電費寸步不讓。「中電自己又冇份賺到盡嘅?」公憤,大概就是由數學佬到牛頭角順嫂都拍案而起之事。南網與中電「融合」,旨在賣更多核電來港。政府最遲明年初就會公布未來十年的發電燃料組合。核能、煤和天然氣現時的比例是三五二。為了減碳,煤的比例會下調。鍾兆偉計過,對中電來說最理想的比例是四四二。加天氣然,一是增加機組,或與港燈合作才夠數。「但剛剛公布的中期檢討報告,完全冇提兩電在天然氣的合作。」加天然氣冇行,即是要增加核電,那幫襯阿爺便可。「當年起大亞灣時,簽約定了每度電五毫。新建的核電廠成本急升,仲會咁平賣俾你?香港人唔好咁天真啦,隨時去到一蚊。」「愈睇愈唔對路。若四成核電冚落嚟,電費加費會達雙位數字。」 八成常識、兩成計算,就是他了解世情的黃金比例。染紅的另一個警號,就是在香港不會推行電網分家。電網分家在北美推行已久。即是無論你住沙頭角或大浪灣,都可以揀港燈或中電。但有競爭便不能賺到盡,「國務院會話唔得嘛。」而穩定壓倒一切。「其實只要好似手機咁,簽三年約,都夠穩定啦?」讓兩電互相搶客,「要有得揀。不然兩電就大晒。」

他最不能容忍的,是因懶惰而愚蠢,明知有更高效率、更精確的方法不用,「市場效率係能源市場的重要考慮,但香港從來只求有穩定電力供應、affordable便算。但affordable呢樣嘢,又好模棱兩可。」刻下發生的情況是電費貴,群情洶湧,便由政府補貼,直接把錢入落兩電,反正庫房有的是錢。電力市場蓋棺,對常人來說可能是要交多點電費。但對鍾兆偉來說,香港電力市場的研究已經「冇得搞」。所以來年他會轉攻廢物處理。例如如何資助回收業、令回收筒內的膠樽不至轉個彎又去了堆填區。「香港地少,其實有好大動力去搞回收和焚化。」從科學數據的角度去看,他準沒錯。但政治壓倒一切,政府面對地區勢力,未必會得到更多甜頭。看上一回擴建堆填區的角力便知。

本地薑

鍾兆偉是「環境政策研究中心總監」,蟻穴卻不在能源與環境學院,反而在商學院。他在管理科學系任職副教授。平日對着的,或是放工後趕夜場的MBA學生,或是晨早踢拖的本科生,兩者的共通點,是睡眼惺忪而不求甚解。雖然存貨管理、產能規劃,比能源市場簡單得多,但他堅持先釐清概念,再講應用。「但佢哋唔係好理:阿Sir你唔好同我講咁多嘢,計到就得。」看門牌索驥,大概沒人會發現他通電便能發光。另一邊廂,環保團體想找個學者幫手,拆穿政府的行騙伎倆,卻是難過登天。「香港的電力市場好奇怪,政府管唔到兩電,發電廠和電網又屬同一公司,與其他國家唔同。」香港的案例沒有普遍性,就算潛心研究,對學術成就幫助不大。綠色和平的古偉牧慨嘆:「好痛苦。難得有學者肯花時間睇吓啲數字。而且鍾兆偉比較敢言。」鍾兆偉在二○一○年尾才走入群眾。當年政府公布了氣候政策諮詢文件,他與世界自然基金會的余遠騁在城大認識。余找他辦研討會、解讀火星文。「我一講完,就有個好細粒的女仔衝上台,話一定會來找我。我記得在電視上見過佢,叫小辣椒。」那是綠色和平的張韻琪。諮詢文件兩吋厚,他看了三天。發現減排愈多,政府估計的能源使用量竟然愈高。「沒可能的。數學模式的可取之處,係搵到最慳錢的方法。除非佢前設了想要的方法,倒轉來計。」政府想的要是核電比例增至50%。「但咁樣係唔尊重個數學模式。如果係學生的project,我已經肥咗佢。」他寫出箇中矛盾,放上立法會的聽證會,「如果係我睇錯,佢都應該話我知錯乜吧?但政府從來冇搵過我。」不幸地,翌年福島地震核災,諮詢文件亦隨之消失了。

他年少時討厭考試,高考成績不甚了了。在理工學院讀了個文憑,便去深圳的玩具廠整Barbie。九○年,加拿大忽然開放移民政策,年過十八歲的也可申請家屬團聚。他隨親戚遠渡重洋。成了加國公民,便有學生貸款,可重返校園。「情意結來的,唔移民,根本儲唔到一嚿錢去讀書。」超齡學生加倍努力,教授見孺子可教,轉介他去研究院,一讀便十年。他本來打算在北美落地生根,但寄了廿封求職信往當地各大學,都沒回音。他再三檢查自己的履歷,翌年把PhD in Management Science(Operation Research)那括號拿掉,才有點眉目。「OR中文叫運籌學,人哋以為你淨係識計數。而工程學院那些男人,係唔會走的。」後來他在北美和新加坡分別獲得教席,但因為太太的關係,二○○○年選擇在城大落戶。「其實除非你想出名,否則去邊度都差唔多。最多係少啲funding。」幸好他的研究不燒銀紙,只要有公開的數據就可以。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說穿了其實是他的獨腳戲,最近才聘了一名研究助理。「如果請人,就要升格、擴大規模,要寫好多report。」申請政府或私人機構的研究經費亦然。「城大係二流大學,若有兩份申請,一份港大、一份城大,你要做得比average好好多,先有機會。」要升職,就要數算論文的數量。「但這樣就要做好多你本來不想做的事。視乎他日在墓誌銘上,你想上面寫着Professor,還是實際研究過什麼?」

紅燈區 紅燈 鍾兆 兆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454

“紅燈區”經濟學:跟建開發區有什麽關系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228/59088.html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綏銘是國內“紅燈區”研究的權威學者。從1998到2010年,潘綏銘及其團隊共定性研究過中國23個“紅燈區”,訪談過1132位“小姐”,239位“媽咪”或老板,以及212位嫖客。為保留潘教授個性化的語言風格,我們采用了第一人稱的口述形式。【紅燈區是怎樣建起來的】至少我們在四川考察,一共考察了11個縣的開發區,全部都是紅燈區。全國最大的農業縣,只有一個造紙廠這個基礎,在那搞一個開發區,政府只投錢蓋路,就是修好一條馬路,然後號召農民、市民自己掏錢在旁邊蓋房子,房子都是私有的,蓋起來準備辦開發區。活見鬼啊,我們這種經濟外行都看出來了,這地方離成都還有兩個小時車程,既沒有原料也沒有技術,瘋了才會來投資。那地方人口密集啊,兩個“大隊”,上萬人口啊,全都沒地可種了,全都開店擺攤了。結果三個月就發現了,賣東西的比買東西的還多。最後農民沒辦法,辦紅燈區,只有小姐能吸引人過來。當地一開始也管,後來發現,稅務幹部親口跟我們說的,我們欠了農民的債。鎮長幹脆說,我們吃的飯里面有一頓是小姐給的。靠小姐給你才有稅收啊,農民才能活下去啊,賣吃的賣衣服的什麽亂七八糟的才能興旺起來。我後來寫個一個《紅燈區在中國為什麽能存在》,仿照毛主席的《紅色政權為什麽能在中國存在》。現在就是因為這種GDP主義,盲目建開發區。【紅燈區里的思想工作】紅燈區是有定義的。第一地理上得相對集中,第二沒有雜七雜八,就是純粹一個平臺,第三得相對公開。符合這三條的也並不多,當然每個縣城都會有,只是大小的問題,我們覺得三家集中在一起以上就可以。三家就是比較小的,三十家就比較大,三百家不可能,政府不允許。後來我發現老板的思想工作做得特別好。他們怎麽教育小姐?第一天來了你坐在門口,你就看吧。你看這進進出出的這些男人這些嫖客,哪個不是人模狗樣,回到家哪個不是好丈夫,見了孩子哪個不是好父親?你們將來的前途是什麽,你們就嫁這樣的男人?人家還不要你呢!你最高理想也不過就是嫁個城里人,好丈夫好父親是吧?回過頭他來幹這個了。他老婆不知道,別人不知道,誰都裝不知道,你們可是天天看見的。女孩子的信仰一下就全部打垮了。文化低的女孩子,她說不出這詞兒來,可是她唯一的生活信念就是愛情、婚姻。越是底層的女孩子,就越沒有本錢沒有關系也沒有機會,就越會相信這個。你把這個給打垮,不用你教也不用你催,她什麽都能做的出來,道德就什麽屁都不是了。老板還有另外一招。你想跑?好啊,你身上有多少錢?三十塊,你能跑多遠?告訴你汽車價格,到不了家。你吃什麽?你不還得回來找我嗎?你回家,我給你們村長打電話,你一家都活不下去!你想告,好啊,出門左轉彎派出所,先把你當賣淫的給辦了!先把這些道兒都堵住了之後,你不幹你還等什麽?所以他們現在不用強迫,不像咱們想的那樣。這些都是我看到和親耳聽到的。聽到老板這麽給小姐做思想工作,比咱們輔導員強多了。四川的這幫媽咪老板,上成都九眼橋勞務市場招人去。招女服務員,告訴你我們這是卡拉ok,放歌碟,端盤子,就這麽點兒事。小女孩也不懂,就來。路上這麽一聊,就已經知道你幹沒幹過,要做過那當然好說了,要是沒做過,他路上請你吃飯啊。還說你穿得太土了,我們那是高檔地方,我給你買件衣服。小女孩哪懂啊,就來了。來了以後,第一天也是就讓你端盤子,然後教育你:你看看你旁邊的姐妹,人家穿的什麽吃的什麽,你看看人家掙多少錢,你再看看你,一個月一百塊,為什麽呢?你白吃白住啊,不要錢嗎,工資一個月一百塊。幹不幹?啊我死也不幹。好啊你走,你還錢,路上吃飯錢,兩頓飯20塊不多吧,我給你買了套衣服,100塊不多吧,你還我120塊你走。老板都算準了,四川女孩子出門身上頂多50塊錢,她還不起。好啊你就幹唄,你也別幹別的你就端盤子,管吃管住加一百。五天都用不了,三四天她就自己主動要求出臺。然後你告訴她,開處啊,我都弄明白了你是處女,開處5000。這些小姐一個月才掙兩千,你一下就掙了兩個半月的。到四川我才見到這種所謂開處。所以越像封建社會農業社會,這種事越多。我在給社會上講課的時候也說,這也是給我們人民大眾的宣傳啊。你別以為是道德問題,別以為它是性問題,一點關系都沒有。很簡單,這個農村小孩該誰管?人民政府沒管,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她有就業權,你沒給她提供任何機會,她自己跑到人才就業市場想養活自己,造成這個局面。換了你,十幾歲農村孩子,連城市都沒進過,普通話不會,別說說了,連聽都聽不太懂的孩子,你說你怎麽辦?這就應該向大眾做教育。當然現在越來越不用教育大眾了,因為現在網上,大多數網民已經開始同情小姐了。【拐賣、強迫越來越少】這些年,眼瞅著所謂的拐賣和強迫越來越少。我在東莞,一例也沒碰見。所以別人老跟我說,拐賣婦女啊強迫賣淫啊,我說我當時轉了下,小200個小姐我也見過了,我怎麽一個也沒聽說過?後來到四川看見了,但也仍然少。人家東莞人講,最開始老板都傻乎乎的,也想把小姐關起來看住,電影里演的那樣。後來發現根本就不可能。那地方城鄉一體化,高度發達,你24小時看著她?你總得讓她撒泡尿吧?轉眼就沒了。她掉頭就能去對面商店里做售貨員,收入低不了多少,20%吧。所以她有的是其他就業機會,你管不住她;所以越是商品發達的地方,越不可能有強迫。再有我昨天跟你講的例子,你把她關起來,別的老板把她救出去,同業競爭。所以後來我才明白了,所謂的這些個拐賣,都是邊遠地方,比如四川。第一,經濟太不發達,女孩子沒工作,做了小姐也沒處跑,跑了第二份工作沒有,飯都沒得吃。第二,當地的性產業太不發達,你沒辦法換一個不強迫的場所,也不可能上升到高檔地方去,周圍也沒有別的老板來挖你。而且價格極低,老板真的掙不到錢,才會把小姐關起來。還得多說幾句。拐賣啦,強迫啦。別的行業不是也有嗎?還有把弱智人拐去挖煤的呢,白領還有強迫加班的呢。所以不是性產業的特征,不能只盯著小姐看,也不能只靠打擊,還是得發展市場經濟。市場經濟的老板才能明白,自由勞動者創造的價值更多,就從源頭上減少拐賣和強迫的動力啦。還有人一直說小姐受害的事情,說是性產業的罪惡。總是把做小姐說得多麽多麽淒慘,多麽多麽危險。然後就義憤填膺:合法化?你願意讓自己的妻子女兒去過這樣的生活嗎?我一開始也是光看見這一面,後來在深圳,我的女研究生跟三個小姐住門對門,她們三個合夥雇了一個媽咪拉客。媽咪那個累呀,還得給她們站崗放哨,還得管篩選客人,客人挑不對就挨罵。女生就寫了這個碩士論文,我看了我就想了,她們三個小姑娘憑什麽呀?就憑一個自由身啊。你讓她合法了,自由了,她有的是辦法來保護自己。你說,挖煤砸死人不?那采煤業怎麽就不非法?就是因為工人合法,自由,迫使老板去改進安全措施,迫使科學家去發明更安全的方法,也迫使國家來保護工人的權益。結果,雖然還是會砸死人,可是沒有人說挖煤不合法。所以啊,不是性產業罪惡,是禁娼罪惡啊。【小姐掙錢沒那麽多】能到東莞去的小姐,一般不是第一次出門,她要是做小姐也不是第一次做。我98年去的第一個卡拉OK算中檔,小姐工資不少,大概包夜六七百的樣子,至少是五百到一千。所以她們穿的也漂亮,化妝也好,一看就是中檔。只不過他們地方小,保持六七個小姐,多數能有十個,規模不算大,不是金碧輝煌那種。但已經是很不錯了,一個月大概收入五千沒問題了。那個時候(1998年)啊,在東莞,工薪層里面也算上層了。所以我第一本書就專門給她們算了一筆賬,小姐的帳、老板的帳,結論就是掙不了多少錢,比普通勞動人民也就稍微高一點。這是一個一個算賬算出來的。中國人數學水平已經是全世界第一了,但是底層群眾他們不算賬。就連大多數紅燈區的老板,實際上也是比較糊塗的。中國性產業就是在政府打壓下,無法規範化,無法職業化。一個漂亮小姐是你的頭牌,她一個人給你拉來多少客人,你給她漲錢啊。結果她跑了。老板跟我說又跑了一個。你說你跟他怎麽說,他沒有成本核算的概念啊。我們老是假設人是理性的,都是被經濟學害的。在中國至少一半的人不是經濟人也不是理性人。放到這事上,百分之八十都不是的。對她們來說這就跟賭博一樣,當小姐、辦發廊,都是賭博。中國人別的不敢,就是敢賭。別的不會,賭還不會嗎,這還算成本啊?小姐也是賭。她來以前知道什麽?我們親眼見到剛來的小姐狗屁都不知道。就算她以前做過,可這邊客人多少她真不知道。但她敢來,就因為別人一句話,什麽什麽人說了,那邊好像生意好點兒,根本沒有任何根據,她自個兒就敢去。你說她膽小?一個女孩子,孤身一個就敢去。像我們還想去了住哪啊,她根本就不考慮這些。大多數第一次來的自願幹的,就是因為這里掙錢多,就以為這條。來了才知道,其實沒那麽多。那為什麽敢賭呢?還是因為沒別的路可走啊。多數小姐家里都知道。現在全家出來的越來越多了。夫妻的呀,母女的呀,什麽三姐妹四大姑的越來越多。因為它有家族效應啊,生意會好收入會高,安全也有保障。你想啊,這農村來的,怎麽能保得住密?小姐們都想各種鬼招,給家里面寄錢少寄點兒,有時候一個月寄600,有時候一個月最多寄一千。家里要問,就說是超市收銀員。家里也搞不清楚收入到底是多少,說你省的太厲害自己吃點好的吧,給寄回來了。得,下回就不敢多寄,變成800了。可是農村出來人太多啦,沒那麽高收入寄不回那麽多錢去,能寄這麽多的只有這個工作。首先她不用吃住,一般的老板都是管吃住的,當然很差。所以她的工資相對比工薪階層高一些,相當於她們自個兒省出來的。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潘綏銘 | 編輯:ningyongwei | 責編:寧詠微

紅燈區 紅燈 經濟學 經濟 跟建 開發區 開發 什麼 關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818

財經八一八: 三星「出差女」焗住紅燈區

1 : GS(14)@2014-08-16 16:46:40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 ... 8%BB-220000580.html

這邊廂馬雲生活無憂,那邊南韓的三星集團就相當頭痕,一來是自從小米、華為、聯想 等一眾國產品牌推出大量低價智能手機之後,整個手機市場競爭就愈來愈烈,以致集團最近業績更遠遜預期,從手機部門盈利跌足三成,便知情況有多慘烈。業績差自要勒緊褲頭,原來三星無線事業部將出差費和酒店住宿大削兩成,員工坐無論坐飛機或住酒店,從此都要想清想楚。但如此左計右計,不少員工真的有苦自己知。

話說南韓傳媒大踢爆,報道近期就有三星女性員工,在其內部論壇發帖大呻,本身職位不算太高,出差費已經不夠用,現在再減兩成,居然變得無處可住,所訂的酒店只能在「危險地區」,即是到處都是男性遊客的紅燈區附近。「出差女」坦言,節約成本固然重要,但公司亦應該考慮員工出差時的人身安全。

其實三星不止削住宿費用,其他開支一律要減,例如出差時,飛行時間不足十小時的地方只能坐「經濟艙」、部分高管智能手機月消費額限制在七萬韓圜、削減高管打高爾夫球的費用、縮短午餐時間,以及限制員工在休息日工作等等。三星一向以危機意識高見稱,但業內人士就笑言,三星是次又是小題大做,集團總裁李健熙曾經講過:「除了老婆孩子,全部都要換掉。」,以配合其不變則亡的管理策略。其實三星即使第二季賺少了錢,首季利潤仍高達六十億美元,老戴以為這般大企業都立此榜樣,其他當地小企業豈非有過之而無不及,打工仔只能怨命了。
財經 八一 一八 三星 出差 焗住 紅燈區 紅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063

舊社區變紅燈區街頭拉客50蚊玩一會

1 : GS(14)@2016-02-03 14:43:14

山東青島市李滄區一個由200多幢舊式房子組成的城中村,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有拆遷改造,環境複雜。有便衣警員早前到該區調查,剛進入區內,就發現有一些濃妝艷抹、年約20到40歲的女子「企街」。只要有單身男士經過,便上前兜搭。警員調查時,正好是放學的時間,不少小學生經過,但這些女子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言語挑逗。警方發現,這些女子一般都是在自己租住的房子內招攬生意。放蛇的便衣警員跟隨一名女子進入一間民房。裏面光線晦暗,除了一張床外,設施簡單髒亂。一名女子說,隨便玩玩只需要50元(人民幣‧下同),不安全自己一分錢不要。警員隨後表明身份,拘捕女子。據悉,被捕女子姓許,48歲,內蒙古人,之前在青島打工,為賺快錢投身這行業。中國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03/19477442
社區 紅燈區 紅燈 街頭 拉客 50 蚊玩 一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146

【抄牌陷阱】不能轉的秘密?新牌仔易闖紅燈區

1 : GS(14)@2016-06-06 02:55:11

警方由6月1日起嚴打違泊車輛,許多巴打及職業司機也醒目,沒在禁區上落客或亂泊車。違泊可避,但香港存在不少抄牌陷阱,新牌人士一樣很易中招。就像位於鰂魚涌渣華道及英皇道之間那段健康東街,是為緊急事故而設的專用道路,交通燈長期處於紅燈狀態,只有在火警之類的緊急事故發生時,才會轉成綠燈讓消防車或救護車通過。很多新牌人士或不熟港島區的司機,看見地上黃格便以為可右轉出英皇道,忽略了只準直駛及不準右轉的告示牌。駛入後不單干犯了不依交通指示標記駕車及不小心駕駛兩項罪名,而且紅燈不轉,司機只可呆等。勉強駛離的話,一是衝紅燈駛出英皇道,又或倒車回渣華道,這樣除了對其他道路使用者構成危險外,亦再干犯交通條例。其實想由渣華道轉出英皇道,正確應是順着渣華道直駛,在近香港殯儀館附近便有分支路,向左是東行往太古城,而右方的便是西行折回英皇道。司機們以後要多加留意道路標誌了。記者:徐影龍攝影:楊錦文



不論是衝紅燈駛出英皇道,又或倒車回渣華道,也有機會二度干犯交通條例。

其實路邊已有「不准右轉」指示牌,司機留心點便不會擺烏龍。

記者Steve(圖右)走訪鄰近的科匯中心停車場管理人員(圖左),他表示經常有司機誤闖「紅燈區」。



若要轉出英皇道,正確應是順着渣華道直駛,在近香港殯儀館附近便可轉右折回英皇道。

位於鰂魚涌渣華道及英皇道之間那段健康東街,是為緊急事故而設的專用道路,交通燈長期處於紅燈狀態,新牌人士或不熟悉港島道路的司機誤駛入去後,進做成進退兩難的局面。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603/19639504
抄牌 陷阱 不能 轉的 秘密 新牌 牌仔 仔易 易闖 紅燈區 紅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1841

【動畫】含淚接客漂白水洗身英紅燈區妓女自白

1 : GS(14)@2016-10-29 13:20:24

英國利茲霍爾貝克區(Holbeck)前年被政府劃定為全國首個合法紅燈區,不過在這個煙花之地,性工作者的生活「有苦自己知」。不少人雖賣身下海,卻嫌自己污糟用漂白水洗身,導致全身起水泡又受感染,又不時含淚服務,只為可以活下來。已為人母的凱利(Kayleigh),以前是位田徑運動員,形容自己是「東約克郡跑得最快的女孩」,贏過13歲以下多個組別的冠軍。但她16歲因誤交損友染上毒癮,自此人生改寫,並經人介紹成為性工作者,投身這一行已20年。如今凱利為養活3名孩子繼續賣身,她坦言不喜歡這工作,不時會邊進行性交易邊流淚,更覺得自己「污穢」,經常用漂白水洗身「洗淨」自己,結果弄得皮膚起泡又感染。薩米(Sammie Jo)也有類似感受,她小時候被家人虐待,一直留有陰影,亦因犯罪坐過牢。她出獄後曾遭強姦,但疑犯無罪釋放令她受雙重打擊,染上毒癮並成為性工作者,「我想這經歷令我更容易接受(賣身),因我只是副軀殼,他們也可佔有我。你明我的意思嗎?我是個受過虐待的人,為何不讓他們也來?」現時薩米養成了閱讀習慣,成為生活一大寄託,她曾閱讀大熱色情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笑言自己也做過些「情趣事」,但仍覺得內容有點污穢。現時她交了一名男友,對方不介意她的工作,但坦言擔心其安全。霍爾貝克區是傳統煙花之地,同樣是罪惡溫床,自前年規範化後治安才稍為好轉。除了凱利和薩米,當地不少性工作者也有不為人知的辛酸故事,她們近日登上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紀錄片,希望向大眾展示真我的一面。英國《每日郵報》/英國廣播公司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29/19816119
動畫 含淚 接客 漂白 水洗 身英 紅燈區 紅燈 妓女 自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971

為慳2蚊廁所費泰紅燈區遊客暴打10歲仔

1 : GS(14)@2017-05-19 05:43:40

泰國一名遊客圖用「霸王」廁所,怒打一名向他收錢的10歲服務員。事發於上周三。閉路電視片段所見,一名男子與兩名金髮女子在布吉島紅燈區借用一個私人廁所,服務員阿卜杜(Abdull Seesa)向他先收取10泰銖(約2.3港元),對方不但拒絕,理論一番之後更表現憤怒,繼而動手打阿卜杜的頭,再將他打至倒地。阿卜杜打不過對方,走為上着。惡遊客逃去無蹤,阿卡杜的父親懸紅5,000銖(1,130港元)追緝他,指廁所是供遊客使用,他的兒子在那裏工作賺取零用錢,想不到有遊客連10泰銖也吝嗇。英國《每日鏡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9/20026481
為慳 廁所 費泰 紅燈區 紅燈 遊客 暴打 10 歲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639

【旅遊籽】夜遊星洲紅燈區 佛教大本營一街之隔

1 : GS(14)@2017-09-17 17:49:05

芽籠被形容為新加坡的合法紅燈區,與「花園城市」的印象反差極大。



【旅遊籽:浪迹遊蹤】走在大街上,只見夜總會的霓虹燈閃爍,後巷微弱的燈光迷離,性用品商店與按摩店傳來輕佻的音樂,與新加坡循規蹈矩的形象反差極大。這裏是芽籠,被形容為新加坡的合法紅燈區。然而這裏是宗教場所集中地,儼如佛教大本營,不同流派的佛教組織都落戶在此,包括新加坡佛教總會。



芽籠存在有牌照的妓院,在內工作的性工作者需申請名為「黃卡」的工作證,定期做身體檢查。因受到一定程度的規管,故被稱為合法紅燈區。芽籠大街兩旁共有44條橫巷,單數巷大多是餐廳、民居或旅館,而雙數巷尤其是4至22巷,則是性工作者的集中地。新加坡佛教總會就位於24巷,一街之隔就是風月場所。紅燈區與宗教,看似兩樣矛盾的事情,但佛教總會執行長柯孫科先生這樣說:「紅燈區的存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滅不了,新加坡這麼多年來有龐大的外籍勞工聚集,因此有它的特殊性而應運而生。紅燈區和宗教場所在一起,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更能夠考驗宗教人士的定力,也或許能啟迪以至感化一些不信、又選擇走上這個行業的人士。」芽籠早在1930年代已是夜遊聖地,當時有個大型主題樂園Gay World Amusement Park開幕,人們湧來主題公園看電影、跳舞、入夜總會,漸漸形成今天的紅燈區。同時,因芽籠位處市區邊緣但租金便宜,市中心唐人街一帶的華人漸漸遷入這個原是馬來人聚居的地方,廟宇、會館等因而遍地開花。


不見性工作者蹤影 食胡椒蟹貓山王

走在芽籠大街,沒有想像中的龍蛇混雜,或許因為下雨天,街上竟不見性工作者的蹤影。平淡的芽籠在夜總會霓虹燈的光影下,予人亂中有序的感覺。芽籠曾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新加坡十大必遊地方,而旅遊局近年亦開始宣傳芽籠文化一面。這裏其實是地道美食集中地,如著名的無招牌海鮮餐廳。大街上食肆林立,從中菜、馬來菜到印度菜等應有盡有。走着走着,一陣濃郁的甜香湧至,原來榴槤一條街亦位於芽籠,一整條街有約七、八個榴槤檔,擺滿了來自馬來西亞的貓山王。很多時候,我們對某地方有種固有印象,然而只有親身到訪,才真正認識和了解一個地方。交通:多個MRT地鐵站可通往芽籠,包括Paya Lebar、Aljunied及Kallang。



幾乎走到每個街口,都有夜總會或卡啦OK,霓虹燈的光影迷離。

芽籠是美食天堂,其中新加坡著名的「無招牌海鮮餐廳」是座落於此。圖為白胡椒蟹(約231港元)。

位於24巷的新加坡佛教總會,一街之隔就是風月場所。


榴槤一條街位處芽籠西面,整條街充滿着「貓山王」的濃郁香氣。

Travel Memo機票:乘Jetstar直航新加坡,機票來回連稅及附加費約1,236港元,網址:http://www.jetstar.com住宿:M Social Singapore(經Booking.com訂房,房價約1,020港元起,網址:http://booki.ng/2wp5cSs)匯率:1新加坡元約兌5.8港元鳴謝:Jetstar、Booking.com



記者:洪慧冰攝影:王國輝編輯:施明慧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917/20154067
旅遊 夜遊 星洲 紅燈區 紅燈 佛教 大本營 大本 一街 之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27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