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毫無進展的危機兌付94天:快鹿系你在玩嗎?

“周日下午有溝通會,施建祥應該會從美國連線溝通,您有時間參加嗎?”一位快鹿系人士2016年7月1日聯系《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並提出,自快鹿系兌付危機事件以來,一直以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快鹿”)實際控制人身份存在的施建祥將首次露面。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7月3日下午13:30趕到上海金鹿財行財富投資管理公司(下稱“金鹿財行”)位於上海長寧區金虹橋總部的23樓辦公地點。經過半個小時的等待後,溝通會正式開始已經是14:00多。在發布會過程中,當多位當事人發表各自的想法後,真正到施建祥露面的時刻,卻並沒有所謂的同施建祥連線,而僅僅是施建祥事先錄好的一段長達2分51秒的VCR。

對於施建祥目前身在何處,現任快鹿董事局主席徐琪則給出了“只能告訴你目前不在國內,其他無法奉告”的回答。

“毫無進展”的94天

從2016年3月31日快鹿兌付危機爆發以來到2016年7月3日,已經過去94天,從目前快鹿系的現狀來看,在對投資者是否開啟兌付以及是否能夠兌付這兩個核心問題上,幾乎可以用“毫無進展”來形容。

不得不提到的是,在這94天的兌付過程中,號稱快鹿系實際控制人的施建祥從未現身,而外界能夠獲得的關於施建祥的言論都是通過快鹿系內部人士“已經同施取得溝通”的方式來了解,這樣的態度在投資者及外界來看,快鹿系想要合理解決這一影響重大、涉及投資者數目較多的兌付危機事件的誠意,顯然並不足。

快鹿系兌付危機最為核心的問題就是快鹿系究竟還有多少錢?這些錢究竟什麽時候能夠給到投資者?

無論“快鹿連續劇”劇情多麽精彩,內鬥多麽激烈,一位投資者道出了最關鍵的一句話“我只想知道快鹿系現在還有多少錢,究竟內鬥誰贏誰輸我並不關心”,而快鹿系對於這個問題的披露內容卻愈發減少,信息愈發不透明,回避的程度也與日俱增。

以兌付資產包為例,早在快鹿系兌付危機的第6天,快鹿系曾表示將在兩周後公布50億元資產包用以兌付。這一天是2016年4月6日周三,而在兩周後的媒體發布會上,快鹿系並沒有給出上述50億元資產包的詳細列表,理由在於此次的新聞發布會快鹿選擇在了2016年4月19日召開,而這天是周二並非周三,距離兩周還差一天。所以,快鹿系以這樣的“理由”表示,資產包詳細內容選擇在下次媒體發布會即一周之後公布,如此,兩周的承諾“順理成章”改為三周。

而真正對於資產包有所解釋的時間向後推移到了2016年4月27日,此時距離4月6日已經過去21天,正好三周。但是,快鹿披露的卻是一份半遮半掩的文件,僅僅顯示對外投資、房屋產權、債權三部分籠統的分類資產,最後加總數字為501848.87萬元,雖然達到了50億元這一數字,但究竟50億來自哪里、是否真的值50億,卻並無從知曉。對此,快鹿以“詳細資產列表會影響後續資產處置”為由拒絕公開詳細信息。

如今,94天3個月的時間過去,在這一過程中,快鹿並沒有給出這一資產包的最新進展。直至7月3日的發布會上,快鹿系對於兌付進展又給出了不一樣的說法:“將盡快籌集13億資金用於兌付。”本報記者了解到,此次給出的最新的13億元兌付資金將來自於此前“50億資產包”的縮減版“25億資產包”。對於這25億資產包的信息披露,相比最初50億資產包的披露,快鹿系更為“保守”,明確給出了“資產處置完成前不會披露任何信息”的說法。

與資產包體量一再變化相伴隨的是資產處置內容始終“猶抱琵琶半遮面”,遮的體量也從半遮半掩到現在完全遮蓋。“信息披露會影響資產處置質量”成了快鹿用起來輕車熟路的理由。

與4家上市公司的關系“說不清”

在快鹿系兌付危機過程中,市場更為關註的是與快鹿相關的四家上市公司。從目前來看,作為快鹿系間接持股最多的神開股份已經是快鹿系的最後一塊“遮羞布”。但是值得註意的是,在最初快鹿尚且願意披露部分信息時,表示50億資產包中並不包含上市公司股權。當時,徐琪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給出的說法是,該資產包將包括電影 IP、小貸資產、不動產,以及九鼎集團、中科招商的股權等。

而徐琪本人在快鹿內部的角色也是“說變就變”,隨著快鹿內鬥事件不斷上演,徐琪從快鹿危機事件之前的顧問身份一躍成為董事局主席,而這個角色在扮演的第3個月卻“被離職”,2016年6月15日,快鹿集團官網發布公告,稱徐琪由於個人原因辭去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董事局主席兼總裁一職。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隔日2016年6月16日,該公告在快鹿集團官網上不見了蹤跡。而這份公告在7月3日的發布會上,又有了最新進展,徐琪稱該人事任命通知已被撤銷。

在上述頗具戲劇性的事件反複炒作之後的第7天,快鹿再次組成了新的兌付小組,其中增加了四名投資人,投資人代表之一指出目前快鹿系真正具有價值的資產只有快鹿系涉及的4家上市公司:一家為A股上市公司神開股份,另3家為港股,分別為十方控股、明華科技、大中華金融。

這一信息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推翻了過去50億元資產包來源的可行性。對於日前,快鹿與神開股份之間岌岌可危的“聯姻關系”也被更多人所關心,如果一旦快鹿與神開股份“離婚”,那麽快鹿已經獲得的資產也將可能面臨“到嘴的鴨子飛了”的情況。面對本報記者追問“目前快鹿對於神開股份資產處置的最新情況”,徐琪再次拿出“涉及上市公司一律看公告”的說辭,閉口不談。

7月1日晚,神開股份發布公告稱,神開股份董事長孫曄辭職,而公開信息顯示,孫曄現任快鹿總裁。如此,快鹿與神開股份之間的關系更加撲朔迷離。

在此前的6月22日快鹿兌付危機的第77天,徐琪曾表示快鹿一共處置了四塊資產。其中包含兩個基金和華瑞銀行以及神開股份,共回籠資金3.433億元。其中,蘇寧金融拿走4250萬元,對普通投資人兌付2429萬元,房租物業767萬元,員工工資社保1.92億元,歸還集團借款645萬元,所有經營費用245萬元,合計支出2.75億元,余額為7000萬元左右。

由此可見,在過去的77天,距離快鹿集團最早兌付日期7月1日僅剩一周時間的時候,快鹿集團對於投資者僅僅兌付了2429萬元。而這一數字距離在上述發布會上,一位投資人給出的目前快鹿集團需要兌付的“黑洞”152億元還有很遠的距離。能否在10月1日全面啟動兌付頗值得質疑。

快鹿員工已縮減八成

此外,目前快鹿究竟是誰的?這一個問題也在快鹿輪番上演的鬧劇中被“遮蓋下去”。7月6日,徐琪表示,施建祥依然是快鹿的實際控制人,但是今天扮演的角色正在逐步退出快鹿集團管理層。對於快鹿目前的最新狀況,本報記者了解到,在3月31日兌付危機發生之前,快鹿共有員工12000多名,如今已經削減至2200人,且未來還將進一步削減。快鹿稱,未來每個月的經營成本將控制在2000萬元左右。

毫無 進展 危機 兌付 94 快鹿 鹿系 系你 你在 在玩 玩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80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