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收樓大王「三粒釘」惹禍

2008-09-18  NExtMagazine


繼股市後,樓市亦繼續尋底,連帶收購舊樓這個行業亦生意難撈。在行內有「收樓大王」之稱的田生地產主席區永華,為了保住一個旺角地盤,由收購人變身為釘王,在該地盤下了「三粒釘」。然而此舉卻惹怒了同樣在收樓的澳門財團。據知區永華早前曾被襲擊,為此更聘請一名尼泊爾籍保鑣跟出跟入。

田 生地產主席區永華被打消息,在地產界傳得鬧哄哄;有消息人士向本刊透露:「佢無被人打得好傷,碰撞嚇啫,以示懲戒。」記者於上週五,到田生地產位於尖沙咀 新港中心的辦公室找區永華,雖不見他有表面傷痕,但一向單人匹馬出現的他,身邊卻多了一名尼泊爾籍保鑣。對於被襲擊一事,區永華斷然否認:「我個司機三個 月前走咗,橫掂都要請,咪請番個識保安嘅司機囉。」

這名尼泊爾籍「司機」,月薪三萬,上班已接近一個月,但只一直站在區永華後面,平時做「司機」者反而是區永華。他說:「我哋部新車剛落地嘛,○八年先出車,司機話太多掣,唔識點揸,我咪自己開住車先囉。」

旺角靚地掀爭奪戰

事 實上,坊間一直傳言區永華被「教訓」,並且與收購一個旺角舊樓地盤有關。這個地盤牽涉六棟物業,位於旺角亞皆老街一百一十號A、B段、梭椏道十號及十二至 十四號的前、後座,正好位處旺角及何文田交界,屬三面大單邊;佔地共八千一百多呎,重建地積比率八點七倍,可建樓面達七萬一千多呎。發展商無需補地價,日 後亦可興建超過三十層高的大型豪宅。

據區永華透露,由於地盤極具價值,他於○六年展開收購行動。根據田生地產一向的收樓做法,他們先逐家逐 戶遊說,並簽署臨時合約,謂於○七年四月三十日前,如有超過九成住戶願意賣樓予田生地產,田生就會給予訂金;有發展商肯透過田生「接手」收購,便再向業主 繳付餘數。「我哋一向對呢個地盤好有信心,一開始已經有七、八成業主肯賣俾我哋o架。」區永華說。

然而田生每個單位出價二百多萬,較當時市 價高一倍,仍然有業主「扭計」,吊高來賣,「有幾個業主嗌到個價好高,佢哋一百萬買個單位返來,我哋出二百幾萬同佢買,佢哋反價六百幾萬,根本係有人幕後 教唆佢哋。」區永華不忿地說。由於田生未有於限期前儲夠九成業主願意出售物業,被迫擱置項目。限期完結後一個月,有人開始高調出手搶地盤,「嗰啲人擺明同 我爭,我出幾多錢,佢哋就出多百分之五嘅價錢。」區永華繼續說。

是次收購事件,不但殺出「程咬金」澳門財團,這個經營物業公司的亞皆老街地鋪業主,亦獅子開大口,叫價四千萬才肯出售。

澳門財團插手

根 據收樓行頭的不成文規定,如有人收購該地盤,其他人本應不得插手;與此同時,一班來自澳門賭廳的人馬卻開始在該地盤插旗。翻閱土地註冊處紀錄,於○七年五 月至十月期間,分別有六間公司以二億多元,收購了該地盤接近三十多個單位,佔整個地盤份額近八成。而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這六間公司的股東之一為凌國賢。

這名凌國賢在香港經營中僑財務公司,與澳門亦的確有淵源。一名知情人士說:「佢嗰間中僑專放數俾澳門賭廳;而凌國賢父親曾喺澳門經營賭廳,與劉坤銘父親劉思仁齊名,屬八、九十年代的四大天王。」

正當凌國賢密密收樓之際,「唔忿氣」的區永華,原來亦秘密「玩嘢」。在去年七月,有投資者以高於市場百分之二十五的價錢,買入該地盤三伙單位;這批業主原來與區永華相熟,並且於今年二月,將所持單位轉售給田生地產。

而 這三個單位,正正「夾」於整個地盤的中間,而且佔梭椏道十二至十四號超過一成業權,令凌國賢財團不能使出「強制性拍賣條例」這把尚方寶劍,收回該棟物業, 即時阻礙整個地盤的發展。區永華坦言此舉是為了宣示主權,他說:「我喺何文田一帶收緊好多地,由自由道、勝利道、到棗梨雅道都有,梳椏道呢度如果咁容易就 俾人搶咗去,咁我仲有名聲嘅!」

同樣經營收購舊樓業務的大鴻輝老闆梁紹鴻,欲出價二億八收購澳門財團已買入的單位,並打算連同區永華的三個單位,向發展商開價五億五出售。

龐維新(左)擔任主席的全美國際,於○七年五月以四億購入區永華的田生地產,後更改名田生集團,主要業務就是收購舊樓。

大鴻輝介入

田 生地產這次以高價「落釘」,實行一拍兩散。而為了減輕成本,還在落釘單位外掛上「出租」橫額,打算短期租出單位。與此同時,市場傳出他被襲擊的消息。據區 永華透露,現時最新發展,是梁顯利後人梁紹鴻打骰的「大鴻輝集團」,已買入澳門財團的三十多個單位,雙方於兩個星期前「講掂數」,共同發展該地盤。

不過,市場指大鴻輝仍未「俾錢」,兼且正在市場放暗盤,整個項目售價五億五千萬元。若無發展商肯承接,事情仍會出現變數。

記者於本週二在旺角山東街的中僑財務找到凌國賢,詢問他有否代表澳門財團收購該地盤。年約六十歲的凌國賢,顯得氣定神閒,既沒有承認,亦無否認,只支吾其詞地說:「總之有商機啦。我唔想講幫咩人買,但係可以話你知我識好多人。」

他不認同區永華所說,對方一早已開始收購該地盤:「佢話佢一早買咗,佢買咗邊度呀?買樓好似去街市買瓜買菜咁,你見啱就俾錢,未俾錢即係未買。你話放咗啲錢喺律師樓,我點知係咪呀。我唔識佢,不過我覺得佢喺度搏宣傳啫!」

全年促成兩生意

凌國賢兼且否認區永華所言,已把地盤轉售給大鴻輝。他說:「你哋咪放長雙眼睇囉。我發展唔到,咪由嗰棟樓放喺度囉!(利息?)蝕得幾多?我出面放緊十幾億街數未收都係咁,我大把生意,又開學校、又開紙廠……」

區 永華「惹禍」上身,其收樓生意亦愈來愈難做。這半年來,樓市不斷尋底,發展商出價亦較以往保守。區永華說:「經濟唔係咁好,叫業主賣樓就易,發展商話睇唔 通三年後個市係點,所以出價好謹慎。」而這個田生與大鴻輝合作的地盤,據知不斷被發展商反價,至今仍因為開價太高,未有發展商認頭。

年初至 今,田生地產只成功促成兩個地盤,包括山道項目以及西洋菜街項目,總共以三億多元賣給遠東發展;以田生地產收百分之一佣金計算,盈利約三千萬。曾由龐維新 擔任主席的全美國際於○七年五月以四億多收購區永華的田生地產,並改名為田生集團。當時區永華曾保證於交易完成十二個月內,為集團帶來一億五千萬元盈利。 但截至今年六月,田生管理層預期,期內盈利只有四千萬元,區永華並改口風說田生集團會在三年內賺一億五。
收樓 大王 三粒 粒釘 惹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0

收樓大王「三粒釘」惹禍

2008-09-18  NM




繼股市後,樓市亦繼續尋底,連帶 收購舊樓這個行業亦生意難撈。在行內有「收樓大王」之稱的田生地產主席區永華,為了保住一個旺角地盤,由收購人變身為釘王,在該地盤下了「三粒釘」。然而 此舉卻惹怒了同樣在收樓的澳門財團。據知區永華早前曾被襲擊,為此更聘請一名尼泊爾籍保鑣跟出跟入。

田生地產主席區永華被打消息,在地產 界傳得鬧哄哄;有消息人士向本刊透露:「佢無被人打得好傷,碰撞吓啫,以示懲戒。」記者於上週五,到田生地產位於尖沙咀新港中心的辦公室找區永華,雖不見 他有表面傷痕,但一向單人匹馬出現的他,身邊卻多了一名尼泊爾籍保鑣。對於被襲擊一事,區永華斷然否認:「我個司機三個月前走咗,橫掂都要請,咪請番個識 保安嘅司機囉。」

這名尼泊爾籍「司機」,月薪三萬,上班已接近一個月,但只一直站在區永華後面,平時做「司機」者反而是區永華。他說:「我 哋部新車剛落地嘛,○八年先出車,司機話太多掣,唔識點揸,我咪自己開住車先囉。」

旺角靚地掀爭奪戰

事實上,坊間一直傳言區 永華被「教訓」,並且與收購一個旺角舊樓地盤有關。這個地盤牽涉六棟物業,位於旺角亞皆老街一百一十號A、B段、梭椏道十號及十二至十四號的前、後座,正 好位處旺角及何文田交界,屬三面大單邊;佔地共八千一百多呎,重建地積比率八點七倍,可建樓面達七萬一千多呎。發展商無需補地價,日後亦可興建超過三十層 高的大型豪宅。

據區永華透露,由於地盤極具價值,他於○六年展開收購行動。根據田生地產一向的收樓做法,他們先逐家逐戶游說,並簽署臨時合 約,謂於○七年四月三十日前,如有超過九成住戶願意賣樓予田生地產,田生就會給予訂金;有發展商肯透過田生「接手」收購,便再向業主繳付餘數。「我哋一向 對呢個地盤好有信心,一開始已經有七、八成業主肯賣俾我哋o架。」區永華說。

然而田生每個單位出價二百多萬,較當時市價高一倍,仍然有業主 「扭計」,吊高來賣,「有幾個業主嗌到個價好高,佢哋一百萬買個單位返來,我哋出二百幾萬同佢買,佢哋反價六百幾萬,根本係有人幕後教唆佢哋。」區永華不 忿地說。由於田生未有於限期前儲夠九成業主願意出售物業,被迫擱置項目。限期完結後一個月,有人開始高調出手搶地盤,「嗰啲人擺明同我爭,我出幾多錢,佢 哋就出多百分之五嘅價錢。」區永華繼續說。

 

是次收購事件,不但殺出「程咬金」澳門財團,這個經營物業公司的亞皆老街地鋪業 主,亦獅子開大口,叫價四千萬才肯出售。

澳門財團插手

根據收樓行頭的不成文規定,如有人收購該地盤,其他人本應不得插手;與 此同時,一班來自澳門賭廳的人馬卻開始在該地盤插旗。翻閱土地註冊處紀錄,於○七年五月至十月期間,分別有六間公司以二億多元,收購了該地盤接近三十多個 單位,佔整個地盤份額近八成。而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這六間公司的股東之一為凌國賢。

這名凌國賢在香港經營中僑財務公司,與澳門亦的確有淵 源。一名知情人士說:「佢嗰間中僑專放數俾澳門賭廳;而凌國賢父親曾喺澳門經營賭廳,與劉坤銘父親劉思仁齊名,屬八、九十年代的四大天王。」

正 當凌國賢密密收樓之際,「唔忿氣」的區永華,原來亦秘密「玩嘢」。在去年七月,有投資者以高於市場百分之二十五的價錢,買入該地盤三伙單位;這批業主原來 與區永華相熟,並且於今年二月,將所持單位轉售給田生地產。

而這三個單位,正正「夾」於整個地盤的中間,而且佔梭椏道十二至十四號超過一成 業權,令凌國賢財團不能使出「強制性拍賣條例」這把尚方寶劍,收回該棟物業,即時阻礙整個地盤的發展。區永華坦言此舉是為了宣示主權,他說:「我喺何文田 一帶收緊好多地,由自由道、勝利道、到棗梨雅道都有,梳椏道呢度如果咁容易就俾人搶咗去,咁我仲有名聲嘅!」

 

同樣經營收購 舊樓業務的大鴻輝老闆梁紹鴻,欲出價二億八收購澳門財團已買入的單位,並打算連同區永華的三個單位,向發展商開價五億五出售。

 

龐維新(左)擔任主席的全美國際,於○七年五月以四億購入區永華的田生地產,後更改名田生集團,主 要業務就是收購舊樓。

大鴻輝介入

田生地產這次以高價「落釘」,實行一拍兩散。而為了減輕成本,還在落釘單位外掛上「出租」橫 額,打算短期租出單位。與此同時,市場傳出他被襲擊的消息。據區永華透露,現時最新發展,是梁顯利後人梁紹鴻打骰的「大鴻輝集團」,已買入澳門財團的三十 多個單位,雙方於兩個星期前「講掂數」,共同發展該地盤。

不過,市場指大鴻輝仍未「俾錢」,兼且正在市場放暗盤,整個項目售價五億五千萬 元。若無發展商肯承接,事情仍會出現變數。

記者於本週二在旺角山東街的中僑財務找到凌國賢,詢問他有否代表澳門財團收購該地盤。年約六十歲 的凌國賢,顯得氣定神閒,既沒有承認,亦無否認,只支吾其詞地說:「總之有商機啦。我唔想講幫咩人買,但係可以話你知我識好多人。」

他不認 同區永華所說,對方一早已開始收購該地盤:「佢話佢一早買咗,佢買咗邊度呀?買樓好似去街市買瓜買菜咁,你見啱就俾錢,未俾錢即係未買。你話放咗啲錢喺律 師樓,我點知係咪呀。我唔識佢,不過我覺得佢喺度搏宣傳啫!」

全年促成兩生意

凌國賢兼且否認區永華所言,已把地盤轉售給大鴻 輝。他說:「你哋咪放長雙眼睇囉。我發展唔到,咪由嗰棟樓放喺度囉!(利息?)蝕得幾多?我出面放緊十幾億街數未收都係咁,我大把生意,又開學校、又開紙 廠……」

區永華「惹禍」上身,其收樓生意亦愈來愈難做。這半年來,樓市不斷尋底,發展商出價亦較以往保守。區永華說:「經濟唔係咁好,叫業 主賣樓就易,發展商話睇唔通三年後個市係點,所以出價好謹慎。」而這個田生與大鴻輝合作的地盤,據知不斷被發展商反價,至今仍因為開價太高,未有發展商認 頭。

年初至今,田生地產只成功促成兩個地盤,包括山道項目以及西洋菜街項目,總共以三億多元賣給遠東發展;以田生地產收百分之一佣金計算, 盈利約三千萬。曾由龐維新擔任主席的全美國際於○七年五月以四億多收購區永華的田生地 產,並改名為田生集團。當時區永華曾保證於交易完成十二個月內,為集團帶來一億五千萬元盈利。但截至今年六月,田生管理層預期,期內盈利只有四千萬元,區 永華並改口風說田生集團會在三年內賺一億五。


收樓 大王 三粒 粒釘 惹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61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