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布拉德福德·德隆:金融是只吸血烏賊

http://wallstreetcn.com/node/48651

美國的金融系統正在吸乾實體經濟的血嗎?記者Matt Taibbi2009年在描述高盛時說的一段話——「一隻巨大的吸血烏賊纏繞在人身上,哪裡有錢的味道,它就將觸手伸向哪裡」——迄今仍擲地有聲。

2011年的時候我注意到金融和保險在1950年只佔美國GDP 的2.8%,而2008年已經佔了GDP 的8.4%。「多出來的這部分相當於每年從實體經濟中抽取7500億美元;可是我們並沒有看到這部分資源的轉移為美國帶來實際價值。」

「只有當這部分資源轉移每個代際能為我們帶來每年0.3%-6%的經濟增長時,這才是好的資源轉移。換句話說,它需要能夠生產價值。」

但是事實上,金融並未帶來明顯的經濟紅利。在金融業賺錢的方式是:找到需要被分擔風險的人,將他們與具有分擔風險能力的人配對。

Thomas Philippon and Ariell Reshef估算,美國GDP 的2%被浪費在了龐大的金融系統中。過去一年半中,越來越多的證據都在指出同一個問題,美國的金融體系不再是一個有效分擔風險的機制,而更像是一個吞嗤人 們財富的工具,一個沒有招牌的賭場。

而政府人員也表達了類似觀點。里根和老布什政府的高級官員Bruce Bartlett最近也指出了美國經濟的劇烈金融化。他引用實證研究來說明,金融體系的深化只在經濟發展的初期是有用的——因為證據表明金融深化和實際投 資呈反比;他還提到了英國前金融監管高官Adair Turner的觀點——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清晰表明發達國家過去二三十年金融體系的規模化和複雜化為我們帶來了經濟增長或穩定。

在2008-2009年危機時,我對金融化觀點較為模棱兩可。在我看來,現代金融體繫帶來了巨大的宏觀風險;但是我也認為缺乏風險分擔機制的社會需要這樣一個能夠讓人們承擔長期風險的機制。

換句話說,正如凱恩斯說的,我們需要金融幫我們來「戰勝不確定性和時間魔爪」。多數限制了宏觀風險的改革也限制了我們承擔長期風險的能力,也進一步減少了願意承擔這類風險的資本供給。

但是自從2008年危機以來的事件和研究表明了三件事情。首先,現代金融體系很強大,立法者和監管者很難製造系統的宏觀風險。同時,金融體系並沒有能夠將投資者訓練出安全、聰明的投資技能。

第二,隨著金融系統不再侷限於銀行、電子交易興起、債券市場工具越來越智能化,經濟增長和金融深化之間的相關性也在逐漸消失。

第三,在過去二三十年,金融業創造的社會福利大大減少。我在2007年的一個粗淺估計是,每年全世界在兼併收購領域支出8000億美元,但是創造的經濟價值只有1700億美元。並且這一現象仍在持續、毫無起色。

我當初應該更加精讀凱恩斯的《通論》;他說,如果一個國家的資本發展淪為類似賭場的副產品一樣,那麼其金融體系就可能十分糟糕了。現在我們面臨的,要麼是將資本繞過金融直接注入實體經濟,要麼就是眼看著資本被金融這只吸血烏賊生生吸乾。

布拉德 布拉 福德 德隆 金融 是只 只吸 吸血 烏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21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