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葉問3》陷票房造假質疑 神開股份解除投資協議求自保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04-01/995352.html

本月初在中國大陸公映的《葉問3》,有關其票房質疑不絕於耳,使得背後的“操盤手”快鹿集團被推上風口浪尖。而參與認購《葉問3》票房收益權的機構之一的神開股份[0.00% 資金 研報],也在近日宣布同意解除相關協議。

本月初在中國大陸公映的《葉問3》,有關其票房質疑不絕於耳,使得背後的“操盤手”快鹿集團被推上風口浪尖。而參與認購《葉問3》票房收益權的機構之一的神開股份,也在近日宣布同意解除相關協議。

解除《葉問3》票房收益權協議

3月29日晚間,神開股份公告稱,董事會經研究決定同意解除《上海規高投資管理有限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合夥協議》,並與基金管理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海投金控)互相免責。

神開股份2月24日披露,出資4900萬元認購上海規高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人份額,設立《葉問3》票房收益權投資基金,基金管理人為中海投金控。根據 清算方案,保底年化收益為8%,若票房實現20億,年化收益率將達18%,而執行事務合夥人中海投金控有權根據項目運作情況決定提前結束。

公司表示,標的影片《葉問3》上映後輿論傳出其票房異常的質疑,鑒於該影片票房系雙方擬合作的項目標的,公司與中海投金控就該突發事件對基金運作的影響,以 及對上市公司及投資者可能產生的新風險進行了審慎地溝通與討論。由於當前的市場環境相比較於雙方簽訂原合夥協議時已發生重大變化,為避免可能存在的潛在風 險,中海投金控向公司提出解除協議且互相免責提議。

自《葉問3》上映後,有關大量票房註水質疑不絕於耳,被爆“幽靈票”現象,午夜、冷門 時段上座率爆滿、總票房收入與座位比例不符、多個影廳前兩排座位售罄等。3月7日,受票房質疑影響後,神開股份5個交易日連跌,跌幅達18.01%,股價 最低跌至12.5元。3月11日至今,滬指從2781.6點攻下3000點,漲幅6.99%,而神開股份漲幅僅3.9%跑輸大盤,目前股價為13.59 元。

那麽當初投資的4900萬是否石沈大海?神開股份證券事務代表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因為都有免責條款,上市公司的利益都是有保證的,且這次投資的資金也沒有受到損失。

緣何解除協議?

前述為《葉問3》提供票房保底承諾的中海投金控,因股權以及業務均與快鹿投資存在較多合作。工商資料顯示,中海投金控前身為上海東虹橋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 司,而快鹿投資持有東虹橋擔保39%股份,持東虹橋小貸52%股份,因此被指與快鹿投資存在關聯關系。不過《第一財經日報》也註意到,在神開股份9個董事 中,有4位董事均避開此前與中海投金控設立《葉問3》票房收益權基金與解除協議的投票決議,分別為孫曄、鄒建華、方曉耀、黃家騮。

記者翻閱資料發現, 黃家騮為東虹橋擔保的董事長,孫曄與鄒建華均為火柴快鹿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及相關人員。而快鹿集團持東虹橋擔保的39%股權。據了解,《葉問 3》的制作團隊雖來自香港,但制片人則是快鹿系董事局主席,背後的資本運作方也是快鹿集團。而參與認購《葉問3》票房收益權的機構的十方控股[-1.50%]、神開股份、當天財富均與快鹿集團均有緊密的關系。

某上海上市券商人士對記者表示,神開股份作為一家主營石油化工的公司,當初作出本次投資決策,很可能是為了化解當前傳統行業的 低谷對公司造成的影響,提升資金使用效率,沒想到事與願違遭遇黑天鵝,這樣一來,一是會直接對基金的運作和收益情況帶來不確定因素;二是不可避免的面對輿 論的質疑,從而對公司名譽和股價產生一定影響,投資者也不會有信任感,“解除協議並互相免責,在目前看來應該算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法,而且4900萬資金 原數退回,倒也不會對公司的正常運營產生影響。”

對此說法,神開股份證券事務代表稱,當初“跨界”投資的確是為了想提升資金使用效率,但經過這一次的“票房造假事件”,公司也會把重心繼續放在主營業務上面,今後也會更加謹慎。

  • 第一財經網
  • 湯亞文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葉問 票房 造假 質疑 神開 股份 解除 投資 協議 自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21

神開股份5名股東與快鹿“勞燕分飛”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312.html

曾一度被大家認為是快鹿系資產“大頭”的神開股份,因快鹿系自顧不暇且內耗不斷,使此前委托公司15%投票表決權給快鹿集團的5名股東與快鹿系心生嫌隙,並於今日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5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值得註意的是,在5名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此之前,快鹿集團曾與某收購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借款協議》。據一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透露,因快鹿集團持有神開股份未滿一年,所以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將延期至10月中旬進行轉讓,該協議含快鹿系所持神開股份13%的股份及5名股東所持15%股份的受讓權。

據了解,此前神開股份顧正、袁建新、王祥偉等5名股東需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5%股份質押給業祥投資,同時將該部分股份的表決權全部委托給業祥投資行使。“自委托書生效之日起12個月內,委托人不可撤銷地將神開股份15.004%的表決權全權委托給業祥投資,除非受托人與委托人協商一致提前解除委托關系。”

6月16日,神開股份在重大事項停牌進展公告中提及,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收到某收購方與古箏、王祥偉、袁建新等自然人、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關於上海神開石油化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之《股權轉讓協議》、某收購方與業祥投資簽署的《借款協議》以及顧正、王祥偉、袁建新、高湘、顧冰等自然人股東與業祥投資簽訂的《關於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

神開股份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於2016年6月14日收到控股股東通知,業祥投資對於上述文件簽署的合法性、真實性存在質疑,並已申請司法機關介入。

不過,在快鹿系自身難保後,神開股份5名股東便有了與快鹿“勞燕分飛”之意。據悉,5名股東於6月17日向快鹿旗下子公司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業祥投資”)和神開股份分別遞交了《關於上市公司股東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而在撤銷之後,快鹿集團此前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中所包含的15%的受讓權也將無法處置。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若快鹿集團失去了5名股東15%的表決權,其此前股權轉讓協議中對於該15%股份的受讓權也無法處置,且控股股東地位將搖搖欲墜。

對此,《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神開股份求證,一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該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原件尚未收到,但公司已經收到了電子版,若公司收到原件,也將會同步公告的。至於快鹿集團是否不再是控股股東,仍需要接下來通過律師意見來認定,但快鹿的控股股東地位會存在較大的變數。

盈科律師事務所公司控制權專委會主任王光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若5名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快鹿將不再是控股股東。達到控股股東標準常規是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決權超過30%,或者簽一致行動人協議、控制了董事會。

據了解,達到上市公司控制權需要投資者為公司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東,或支配公司表決權超過30%、支配公司表決權能夠決定董事會半數以上成員選任等等。目前,神開股份共有9個董事席位。一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此前向記者透露,快鹿系占有神開股份6個董事會席位。

“如果快鹿還有6個董事會席位的話,那還是神開股份的實際控制人,但有可能不是控股股東,如果別的股東聯合的話持股比例就比他多了。”王光英指出,實際控制人並不一定是控股股東,但若是實際控制人在股權層面上沒有比例了,其他股東對公司進行重新選舉,改組董事會,那快鹿可能連實際控制人都不是了。

快鹿系內耗疑團

對於快鹿集團是否收到了5股東的撤消委托表決權,《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多位快鹿集團人事求證,發現電話均打不通。一位快鹿集團內部人士表示,目前快鹿集團正在開緊急內部溝通會。在該內部人士看來,經過由徐琪辭職引發的615黃家騮對峙徐琪事件後,目前來看徐琪留下的可能性比較大,但是一旦留下來則涉及到未來領導班子重組的問題。

本報記者了解到,快鹿集團的緊急溝通會以及徐琪的去留問題均需要和快鹿集團真正幕後執掌者施建祥溝通,而由於施建祥人在國外,因此從兌付危機爆發蔓延至現在,均通過視頻電話會議的方式進行溝通。

但是,值得玩味的是,隨後《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就神開股份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事件致電徐琪,徐琪明確表示,他已經離開快鹿集團,至此,辭職消息坐實。

快鹿系的電視劇般的波折劇情還表現在,就在6月15日黃嘉騮與徐琪對峙,質疑徐琪在資產處置方面方式不當,並以集團立場要求離開之後的第二天,黃家騮卻正式辭職。

6月16日,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虹橋融資擔保”)官網發出公告指出,因公司介於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經營擔保事項,參與了快鹿公司處理相關兌付方案及實施工作。在過程中,因存在太多的意見,造成兌付工作進展緩慢,相關投資人及快鹿公司現決策者誤以為是本人阻擾了兌付方案的實施,故在本月15日的見面會上,已發生針對我人身的暴力傷害。為了消除投資人針對我的誤解,保護好廣大投資人的利益。在已不是快鹿集團執行總裁的前提下,辭去上海東虹橋擔保公司董事長職務並推出快鹿集團一切事物。

神開股份2015年年報顯示,黃家騮自1991年起先後在中國農業銀行、天安保險、華夏銀行、廈門銀行等機構任職。並於2009年至2010年任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截至神開股份年報報告期末,黃家騮任快鹿集團風控總監、東虹橋融資擔保董事長及神開股份董事。

神開 股份 股東 與快 快鹿 勞燕 分飛 控股 地位 不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50

快鹿系從內耗到“外撕” 處置神開股份資產碰壁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399.html

近日,快鹿系“狗血”事件由內耗發展到外撕。其控股的神開股份,並沒有因為停牌而得以平靜。

快鹿集團與某收購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包含其所持神開股份13%股份,且將此前神開股份5名股東同意受讓給快鹿集團的15%股份的受讓權一並轉讓於收購方。不過,眼看它樓塌了,該5名股東也不再願意“委身”於快鹿集團,在17日這天正式“開撕”。

6月17日,神開股份公告稱,公司於2016年6月17日接到自然人股東顧正、王祥偉、袁建新、高湘、顧冰(下稱“5名股東”)通知,5名股東與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業祥投資”)已於6月8日簽署了《關於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同時,5名股東正式函告上市公司撤銷業祥投資代為行使股東表決權的委托。

公告指出,5名股東函告公司撤銷業祥投資代為行使股東表決權委托,但同日接到了業祥投資關於撤銷一事不認可的函件。業祥投資表示,公司與5名股東簽署的《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的合法性、真實性、有效性均存在重大疑問。並稱,該《協議書》並未經過公司法定代表人谷平先生簽字確認和公司股東會議通過;同時,鑒於寧波惠佳投資管理中心明確表態,雙方與寧波惠佳投資管理中心的《股權轉讓協議》將終止履行,相應地該份《協議書》已無存在基礎。

不過,一位神開股份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雖然業祥投資指出寧波惠佳表態將終止履行《股權轉讓協議》,但是公司並未收到終止履行協議的正式函件,所以目前尚無法確認。

盈科律師事務所公司控制權專委會主任王光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除非快鹿集團與5名股東在簽署的解除協議中有提到,如果終止履行《股權轉讓協議》後便恢複表決權委托,才可以恢複表決權委托,否則這個解除表決權就會生效,快鹿集團提出異議也是無效的。至於神開股份沒收到終止履行協議的正式函件,只要快鹿集團和寧波惠佳私下商議好,可以延遲發函給上市公司。

快鹿 鹿系 系從 內耗 外撕 處置 神開 股份 資產 碰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53

神開股份5名股東與快鹿“勞燕分飛”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312.html

曾一度被大家認為是快鹿系資產“大頭”的神開股份,因快鹿系自顧不暇且內耗不斷,使此前委托公司15%投票表決權給快鹿集團的5名股東與快鹿系心生嫌隙,並於今日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5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

值得註意的是,在5名股東撤銷委托投票表決權此之前,快鹿集團曾與某收購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借款協議》。據一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透露,因快鹿集團持有神開股份未滿一年,所以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將延期至10月中旬進行轉讓,該協議含快鹿系所持神開股份13%的股份及5名股東所持15%股份的受讓權。

據了解,此前神開股份顧正、袁建新、王祥偉等5名股東需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5%股份質押給業祥投資,同時將該部分股份的表決權全部委托給業祥投資行使。“自委托書生效之日起12個月內,委托人不可撤銷地將神開股份15.004%的表決權全權委托給業祥投資,除非受托人與委托人協商一致提前解除委托關系。”

6月16日,神開股份在重大事項停牌進展公告中提及,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收到某收購方與古箏、王祥偉、袁建新等自然人、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關於上海神開石油化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之《股權轉讓協議》、某收購方與業祥投資簽署的《借款協議》以及顧正、王祥偉、袁建新、高湘、顧冰等自然人股東與業祥投資簽訂的《關於解除表決權委托的協議書》。

神開股份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於2016年6月14日收到控股股東通知,業祥投資對於上述文件簽署的合法性、真實性存在質疑,並已申請司法機關介入。

不過,在快鹿系自身難保後,神開股份5名股東便有了與快鹿“勞燕分飛”之意。據悉,5名股東於6月17日向快鹿旗下子公司上海業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業祥投資”)和神開股份分別遞交了《關於上市公司股東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而在撤銷之後,快鹿集團此前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中所包含的15%的受讓權也將無法處置。

快鹿控股股東地位不穩

若快鹿集團失去了5名股東15%的表決權,其此前股權轉讓協議中對於該15%股份的受讓權也無法處置,且控股股東地位將搖搖欲墜。

對此,《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神開股份求證,一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該表決權委托的撤銷通知原件尚未收到,但公司已經收到了電子版,若公司收到原件,也將會同步公告的。至於快鹿集團是否不再是控股股東,仍需要接下來通過律師意見來認定,但快鹿的控股股東地位會存在較大的變數。

盈科律師事務所公司控制權專委會主任王光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若5名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快鹿將不再是控股股東。達到控股股東標準常規是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決權超過30%,或者簽一致行動人協議、控制了董事會。

據了解,達到上市公司控制權需要投資者為公司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東,或支配公司表決權超過30%、支配公司表決權能夠決定董事會半數以上成員選任等等。目前,神開股份共有9個董事席位。一名接近快鹿高層人士此前向記者透露,快鹿系占有神開股份6個董事會席位。

“如果快鹿還有6個董事會席位的話,那還是神開股份的實際控制人,但有可能不是控股股東,如果別的股東聯合的話持股比例就比他多了。”王光英指出,實際控制人並不一定是控股股東,但若是實際控制人在股權層面上沒有比例了,其他股東對公司進行重新選舉,改組董事會,那快鹿可能連實際控制人都不是了。

快鹿系內耗疑團

對於快鹿集團是否收到了5股東的撤消委托表決權,《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多位快鹿集團人事求證,發現電話均打不通。一位快鹿集團內部人士表示,目前快鹿集團正在開緊急內部溝通會。在該內部人士看來,經過由徐琪辭職引發的615黃家騮對峙徐琪事件後,目前來看徐琪留下的可能性比較大,但是一旦留下來則涉及到未來領導班子重組的問題。

本報記者了解到,快鹿集團的緊急溝通會以及徐琪的去留問題均需要和快鹿集團真正幕後執掌者施建祥溝通,而由於施建祥人在國外,因此從兌付危機爆發蔓延至現在,均通過視頻電話會議的方式進行溝通。

但是,值得玩味的是,隨後《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就神開股份股東撤銷委托表決權事件致電徐琪,徐琪明確表示,他已經離開快鹿集團,至此,辭職消息坐實。

快鹿系的電視劇般的波折劇情還表現在,就在6月15日黃嘉騮與徐琪對峙,質疑徐琪在資產處置方面方式不當,並以集團立場要求離開之後的第二天,黃家騮卻正式辭職。

6月16日,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虹橋融資擔保”)官網發出公告指出,因公司介於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經營擔保事項,參與了快鹿公司處理相關兌付方案及實施工作。在過程中,因存在太多的意見,造成兌付工作進展緩慢,相關投資人及快鹿公司現決策者誤以為是本人阻擾了兌付方案的實施,故在本月15日的見面會上,已發生針對我人身的暴力傷害。為了消除投資人針對我的誤解,保護好廣大投資人的利益。在已不是快鹿集團執行總裁的前提下,辭去上海東虹橋擔保公司董事長職務並推出快鹿集團一切事物。

神開股份2015年年報顯示,黃家騮自1991年起先後在中國農業銀行、天安保險、華夏銀行、廈門銀行等機構任職。並於2009年至2010年任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截至神開股份年報報告期末,黃家騮任快鹿集團風控總監、東虹橋融資擔保董事長及神開股份董事。

神開 股份 股東 與快 快鹿 勞燕 分飛 控股 地位 不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54

快鹿轉讓業祥投資股權 不再間接持有神開股份股權

神開股份26日公告稱,公司於2016年7月26日接到股東業祥投資、快鹿集團以及君隆資產等三方關於上市公司股東權益變動的《告知函》。《告知函》稱,快鹿集團與君隆資產已於2016年7月24日就業祥投資的股權轉讓事宜簽署了《股權轉讓合同》等協議。本次股權轉讓後,君隆資產現持有業祥投資100%之股權,且通過業祥投資間接持有神開公司13.07%股份。快鹿集團不再持有業祥投資股權。

公告稱,本次股權轉讓前,業祥投資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7,577,481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3.07%,快鹿集團通過業祥投資100%的股權,間接持有上市公司13.07%的股權。上述股權轉讓已於2016年7月26日完成工商變更登記。

公告並稱,快鹿集團通過業祥投資間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自完成收購之日起尚未滿12個月,本次股權轉讓是否符合《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將由律師發表核查意見,上市公司將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敬請投資者註意風險。

公告未透露此次股權轉讓的價格。

此前,快鹿一度“下野”的董事會主席徐琪擬處置業祥投資所持的神開股份股權,以緩解快鹿的百億兌付危機。但是,在徐琪簽署了相關轉讓協議之後,業祥投資稱“徐琪利用業祥投資印章私自簽署協議、擅自處分他人權利”,並將除徐琪、股權受讓方之外的交易方告上了法庭,神開股份股權處置由此中斷。

7月3日,快鹿集團公布了集團實際控制人、原董事會主席施建祥在國外錄制的一段視頻,在該視頻中,施建祥力挺徐琪擔任快鹿集團董事會主席,並授權徐琪處置快鹿相關公司事務的決策權,快鹿的“內鬥”由此告一段落。

快鹿 轉讓 業祥 投資 股權 不再 間接 持有 神開 股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1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