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紫金矿业高溢价黑洞:高位大量收购矿权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81215/09495635567.shtml
紫金 礦業 溢價 黑洞 高位 大量 收購 礦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628

采矿权或归国企 稀土整顿大幕渐次开启


http://www.21cbh.com/HTML/2010-6-3/2OMDAwMDE4MDQ2OA.html


6月起,国土资源部将开始为期半年的稀土等矿产开发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同时,记者了解到,稀土矿开采权有望只归属于国有企业这 一建议也在政策考虑中。

“的确有这个建议,也确实在考虑中。”一位接近政策制定的人士表示。有消息称,这一政策方案已上报国务院待批。

近 来,从规划中的《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到《稀土行业准入条件》征求意见,再到刚通过的《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直至此次对稀土矿的整顿整理,中国对 稀土行业的大范围治理正次第展开。

政策陆续出台的同时,各稀土企业的动作也在不断加大。五矿在进驻江西赣州稀土冶炼厂之后,又在上月与郴州 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宣布今后5年投资55亿元开发当地稀土等有色金属;同时,另一北方稀土巨头包钢稀土在进行了1年多的自行收储后,也有望将稀土收储提高 到国家层面。

稀土行业小、散、乱的局面正逐渐改善,与此相应,中国在稀土价格上丧失话语权的局面也有望终结。

定价权缺 失

作为稀土大国,中国却并没有掌握稀土的定价权。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稀土矿产资源储量全球第一,稀 土年产量占世界稀土产量的90%以上,出口总量占全球的80%。然而,由于中国稀土产量长期高于国际需求、企业之间恶性竞争,稀土往往只卖出了“土价 格”。中国稀土在世界定价体系中处于弱势地位,以最畅销的稀土金属镨钕为例,2008年初价格在15万元/吨左右,金融危机一来即跌至10万元/吨以下。

而 长期从中国进口稀土的美国,实际上是世界上稀土资源仅次于中国的国家。但美国却不自己开采以满足需求,而是转寻从中国进口低价稀土。“美国的稀土矿说了很 久要重启,但是一直没见重启,还是因为稀土价格太低,他们的成本高,重启没有利润。”一位稀土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官 员此前也表示:“价格并没有反映出稀土的真实价值,我们是国际价格的被动接受者。”要掌握定价权,产业做大做强是关键。

整顿稀土行业,已经 成为政府和企业的共识。

控制出口

超过我国稀土产量一半的出口成为整顿的第一步棋。

据 了解,早在10多年前,稀土出口并没多少限制,很多贸易公司都在做。随后开始实行出口配额管理,但拥有出口资质的企业也一度达到200多家。而每年稀土出 口配额总量均由国家发改委稀土办公室拟定,上报国务院批准后由商务部根据企业的生产规模、环保治理等方面核准各企业的出口配额数量。

不过, 进入2000年后,配额开始减少,出口资质的发放标准也开始提高。“整个收缩配额是从2004年开始的。2005年增加了一些,2006年又开始逐年减 少,这两年比较稳定。”一位江西稀土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稀土出口配额也逐渐朝大企业集中。“这是由于目前商务部对于稀土出口企业各方面的 门槛在逐渐抬高,如提高注册资本金、出口量的门槛等等。”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副教授崔凡就表示,“控制出口,从中国角度来说,是 从长远利益和经济利益考虑的。我们对一些能够有一定价格影响力的资源进行出口限制,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全行业的整肃

限 制出口的同时,国内对稀土的整顿也开始了从冶炼到矿山的全产业链的治理。

有消息显示,国内稀土矿的开采权有望在今后只划归少数国有企业。 “其实现在除了无证盗采的,绝大部分稀土矿都已经在国有企业手里了。”

据介绍,北方的稀土矿主要集中在包头,已被包钢稀土悉数纳入囊中;南 方稀土矿相对分散,但也各有其主。“江西赣州的稀土矿都在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手里,湖南的稀土资源目前已有五矿介入,四川稀土是江铜拿下,广东主要是广 晟有色。”

这其中,包钢稀土和五矿无疑是稀土业分量最重的两家国企。“五矿当然是想把赣州的稀土资源拿到,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有转让的打 算。”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赖兆添对记者表示,转让涉及的因素很多,价格等因素都会对此很大影响。

正规军之外,稀土的盗采也不容忽 视。“广东目前偷采稀土矿大概和合规生产的稀土矿产量差不多大。”广东广晟有色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

政策也显然不会熟视无睹。从6月起,国 土资源部开始开展稀土等矿产开发秩序专项整治行动,集中打击违法违规和乱采滥挖行为,集中整治重点地区,彻底扭转部分地区的混乱局面,构建开发秩序监管长 效机制。

在整顿稀土矿之外,对下游稀土冶炼企业的规范也早已开始。

2009年2月初,内蒙古批复了《内蒙古自治区稀土资源战略储备方案》,同时包钢稀土发布公告将分5年对30万吨稀土矿产品及 适量稀土实施收储。

5月,工信部起草的《稀土行业准入条件》开始征集修改意见,准入条件涉及生产布局条件、生产规模、工艺和装备、能源消 耗、资源综合利用、环境保护等方面,第一次从生产规模方面设置稀土准入门槛。

4月20日,《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已经在环保部通过审 议。“设置的一些标准比国外还要严格。”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张安文对记者称。

此外,工信部牵头制定的《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也即将颁布;同 时,酿4年之久的国家矿产地储备战略试点即将推出,首批试点将围绕煤炭和稀土资源展开。





采礦 礦權 權或 歸國 稀土 整頓 大幕 漸次 開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85

陝西千億礦權之爭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3-07-28/761754.html

毛烏素沙漠如同沙海,鋪展在內蒙古南部和陝北長城一線以北。沙漠與黃土高坡之間的荒漠地帶下,侏儸紀時代遺留的植物殘骸歷經億年地質演化,化作煤田沉睡於地底。

其中的一個規劃面積340平方公里的波羅井田,位於陝北榆林市的榆陽區與橫山縣境內,勘探儲量近20億噸。擁有該煤礦的礦權,意味著掌握了開啟數千億元財富之門的鑰匙。

巨大的財富,從來不乏紛爭相伴。自2005年起,圍繞波羅井田的礦權歸屬,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訟爭,至今懸置。

雖看似民事糾紛,但此案自始就在行政與司法兩條線上並進。一面,陝西省政府做了多輪調查,甚至向最高法院致函,請後者「作出公正判決」;另一面,在陝西省高級法院一審、重審之後,二審的最高法院不敢怠慢,案件持續八年仍未最終落判。

受礦權歸屬的久拖不決所累,一個被列入國家與陝西省「十二五」規劃的超級項目,還未開工便已爛尾。

此案歷經三屆陝西省政府、涉及兩家大型國企,更穿插一名能量驚人的女性項目作手的倩影——這位女性並無相應資金實力與專業資歷,卻能依靠過人的運作能力獲取千億元項目,中途頻現國企「護駕」、接盤身影。

2013年6月25日,礦權歸屬案二審第一次開庭。最高法院將於何時宣判,尚不可知。但一旦落判,則將直接決定價值上百億元的探礦權、上千億元的採礦權歸屬。漫長的司法程序期間,曾有媒體從「以權壓法」「詐騙國資」等角度切入報導,但因為多重維度的交織,讓此事絕非單一的邏輯線條可以解釋,非詳細瞭解來龍不能窺見全貌。

民事糾紛之所以驚動省政府,蓋因礦產資源屬於國有,其相關市場權利的獲取與轉讓難脫行政手續。陝西省政府以一紙文件將市場權利悉數收歸之舉,則進一步加劇了「無形之手」的介入程度。

在該案中,由於對備案程序的法律規定較為模糊,導致關鍵的備案程序存在較大的解釋空間,這也成為省政府自由裁量、先予後奪的客觀背景。至於省府致函法院為行政調查結論背書,已屬裹挾其中,不得不為。

在半市場化的經濟領域,行政與市場以及與司法之間的模糊地帶,須以更加詳細的法律條款釐清,此舉不僅利於維護市場秩序,亦是斬斷權力尋租可能之道。

  陝西的雄心

以2003年10月20日為界,陝西省煤礦的礦權市場被分隔成兩個時代,曾經的風險勘探時代一去不復返。

改變這一切的,是當天省政府第21次常務會議紀要(下稱21次會議紀要)形成的決定:陝北尚未登記探礦權的煤炭資源,一律由省政府安排登記直接掌握,由省政府安排財政資金開展勘查;對於此前已給予探礦權的單位,一律視作代表政府實施勘查,探礦權人無權處置探礦權,其探礦權是否轉讓、轉讓給誰、如何轉讓,一律由省政府根據基地建設總體規劃和轉化項目落實情況作出決策。

礦產勘查的經濟原理類似買彩票,屬高風險投資,存在很大不確定因素,但一旦成功即可獲得高額回報。在此以前,與全國其他省份一樣,陝西的政策是,對勘查作業區內發現的可採礦產資源,保障探礦權人享有法定的優先採礦權,權利人享有的探礦權、採礦權可依法自由轉讓。

國有地勘單位過重的歷史包袱、只提供技術服務的職業習慣、較弱的資金實力,使其很難抗衡風險,因此在實際操作中,往往由手持探礦權的國有地勘單位與願意承擔風險的企業合作勘探,在探出成果後,雙方按約定比例共享後續權益。

21次會議紀要的出台,以一紙行政規章打破了探礦權權利人風險與收益間的平衡,從而顛覆了礦產勘探的行業生態。

這個看似「霸道」的規定身後,是一個礦產資源大省的轉身雄心。在七個月前的2003年3月,原國家計委正式批准陝北能源化工基地在榆林啟動建設,這個全國唯一的國家級能源化工基地,轄榆林、延安兩市,面積8萬平方公里。21次會議紀要中言及的「基地」即指此。

為推進該基地的建設,榆林市委託多家權威規劃設計機構,編制了各類化工園區規劃。2003年以來的煤價上漲,讓榆林實現了1949年以來的首次收支平衡。次年,該市財政收入即突破40億元大關,由吃財政補貼的困難戶,變為財政收入躍居全省探花之位。

但逐漸掣肘的運力瓶頸與產業低附加值的現實,讓陝西省傾向於推動煤向電力、煤電向載能工業品、煤油氣鹽向化工產品實現「三個轉化」,著力打造煤電載能工業、煤制油、煤鹽化工和油氣化工「四大產業鏈」。

而獲批的陝北能源化工基地,成為承載省政府戰略的支點。2003年當年,該基地的GDP為281億元。陝西省希望將其打造成新的經濟增長極,在未來三年至五年投資1000多億元,形成1000萬噸採油、1000萬噸煉油和100億立方米天然氣、600萬千瓦裝機、1億噸原煤、400萬噸煤制油、600萬噸甲醇的生產能力。

要支撐起這盤大棋,必須保證有足夠多的轉化項目進駐基地。為此,陝西省政府以配套煤礦作為優惠政策。「為了降低投資轉化項目的成本和風險,吸引他們來陝投資,否則人家完全可以在山東搞煤液化項目,但陝西的優惠,讓他們在煤方面的成本降低了。」日後在接待瞭解案情的最高法院法官時,時任陝西省發改委煤電處副處長陳永康如此解釋。

能夠為投資人配套煤礦的前提是,省政府必須有能力統一調配基地範圍內的煤礦。由此,上收對煤礦勘探權的處置權成為必然。

 凱奇萊的合同瑕疵

省政府的通盤考慮,顯然無法顧及所有人的利益,尤其是那些此前已拿到探礦權的部門,比如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下稱西勘院)。

早在2002年7月,通過向省國土廳申請,西勘院拿到了「陝西省橫山縣波羅-紅石橋(下稱波羅井田)煤炭普查」的探礦權,面積279.23平方公里,有效期為2002年5月23日至2005年4月25日。後經延續與變更手續,勘探面積拓展至340平方公里,但探礦權至今仍在西勘院之手。

2003年5月,西勘院由於缺乏資金,與山東魯地礦業有限公司(下稱魯地礦業)共同勘查開發該區域的煤炭資源。西勘院委託評估機構確定勘探權的價格為1200萬元,雙方簽訂合作勘查合同,約定勘查升值、聯合開發還是礦權轉讓,利益由西勘院和魯地礦業以四六比例分享。隨後魯地礦業預付240萬元作為合作啟動資金。

但這次合作在拿到省國土廳審批文件的五天後,即10月20日,遭遇旨在統一收歸礦權處置權的21次會議紀要。由於風險勘探合同與省政府文件相牴觸,魯地礦業決定退出合作。

魯地礦業退出之後,2004年1月,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凱奇萊公司)法人代表趙發琦找到西勘院,聲稱其與主管領導關係熟,可以申請到開發項目。趙發琦向西勘院負責人表示,只要給他一個合同,就能將項目跑下來。

趙發琦,榆林人,行伍出身,曾赴老山前線,退伍後被分配到當地物資局工作,下崗後從事建築工程行業,有一定積累後,產生了進軍礦業的想法。為了運作該項目,趙專門成立凱奇萊公司。

自己無權處置業已拿到手的探礦權,西勘院並不情願。應趙發琦的多次請求,雙方展開合作。

2月19日,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簽訂合同,共同確定探礦權價值1500萬元。礦業勘探分為普查、詳查、精查三個階段,當時西勘院已獨立投資做完普查,因此合同約定,先由凱奇萊公司向西勘院支付1200萬元,獲取普查成果80%的權益。在此基礎上,西勘院與凱奇萊雙方按二八比例出資進行詳查、精查,並以此比例分享後續收益。對雙方取得的勘查成果,由雙方按所佔權益比例成立公司聯合開發,或由雙方協商,西勘院將所佔權益轉讓給凱奇萊公司,由後者獨自開發。

據陝西省方面事後調查認定,在簽訂合同之時,已是21次會議紀要出台的半年以後,雙方都清楚,這與省政府文件「無下游轉化項目,不得轉讓探礦權」的精神相悖,於是達成默契,將合同日期倒簽至紀要出台前的2003年8月25日。

此外,這份合同屬於孤本合同,僅用於報省國土廳備案,除此以外,雙方均無合同原件。

這份合同在規範性上存在的兩處瑕疵,為合同糾紛預埋了伏筆。在日後的庭審質證和協調善後中,西勘院與陝西省政府均據此認為,這僅僅是一份讓趙發琦跑項目的虛假合同,而非合作勘查的正式合同。但凱奇萊公司對此認定持有異議。

此外,凱奇萊公司的註冊資金也存在問題。由於公司註冊時是委託代辦,代理人在1200萬元註冊資金的來源上造假。在礦爭的重審達到白熱化之際,此事被舉報。2010年8月,榆林市工商局對其處以罰款5萬元的行政處罰,但該處罰隨即被省工商局發文撤銷。該案進入刑事領域,公司法人代表趙發琦遭通緝,後被抓捕。

香港益業入場

勘查合同的簽訂,只是一系列手續的開始。根據《礦產資源勘查區塊登記管理辦法》(國務院第240號令)規定,不設立合作、合資法人勘查或開採礦產資源的,在簽訂合作或合資合同後,應當將相應的合同向登記管理機關備案。

因此在2004年3月,探礦權人西勘院按規定將合同送至省國土廳備案。8月16日,省國土廳原則性同意備案,但要求除合同文本外,西勘院還須提交雙方認可的探礦權評估報告、據21次會議紀要要求的省發改委同意立項的申請文件,以便正式辦理備案手續。

但直至2005年3月,省國土廳仍未收到這些文件。3月25日,西勘院致函凱奇萊公司,由於與21次會議紀要的有關政策不一致,故無法履行合同,隨後退回了凱奇萊公司早前支付的1200萬元合同款。

凱奇萊公司接此函告後,第一時間致信省政府主要領導,表示無法接受西勘院單方面中止合同,請求主持公道。省政府辦公廳審查了該項目的手續,並得到省發改委「合作勘查無須進行項目審批」的回覆,由此匯報,「法規政策的規定未對該合同的履行構成實質性障礙」。領導就此批示,「轉省國土廳研究處理」。

奉命協調此事的省國土廳認為,此次合作勘查符合國家法律、法規的要求,凱奇萊公司願意承擔風險,也願意按照省政府有關規定進行合作勘查,應予同意。由於當時普查、詳查已做完,作為探礦權人,西勘院須將精查工作的設計報至該廳備案。雙方對此均簽字表示同意。此後,省國土廳於2005年11月8日正式印發「65號文」予以確認。在協調期間,凱奇萊公司先期向西勘院支付了900萬元合同款。

未料形勢陡轉,在「65號文」下發一週後的11月15日,省國土廳接到省政府辦公廳轉來的一份報告,上報者為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公司(下稱中化工程)、香港益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香港益業),兩家公司要求參與波羅井田的勘查。

圍繞波羅井田探礦權的另一條運作線路,至此浮出水面:

2004年11月,在香港陝西省招商經洽會上,中化工程、香港益業與榆林市政府簽訂了陝北能源化工基地榆橫240萬噸甲醇MTO項目合作協議,涉及的投資額達150億元。

2005年1月26日,兩家公司又與陝西省政府簽訂了合作協議。隨後,兩家公司開始投入各類前期工作。同年10月10日,省發改委下發批文,明確「該項目的配套井田為波羅井田,面積339.2平方公里,地質儲量15.68億噸,可開採量10.98億噸」。

此時波羅井田的探礦權,已不再僅僅是一個「賭博」的機會。隨著詳查結果於當年8月出爐,探礦權的價值由普查階段的1500萬元,已飆升至以10億元計。

省國土廳在接到兩家公司報告的九天後,即2005年11月24日,印發「90號文」,並未就探礦權的歸屬做出明確表態,向上級請示的意味明顯。面對爭奪探礦權的雙方,分管省國土廳的副省長在「90號文」上批示,「按照省政府的明確要求,陝北的煤炭資源委託地勘和煤勘部門代表省政府進行普查和詳查,然後根據『三個轉化』原則,經過評估轉讓給省政府所明確的轉化項目開發主體進行精查和開發。所以,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聯合勘查並不影響中化集團的資源精查和項目開發,所影響的僅是勘查資料評估收益在西勘院和凱奇萊之間如何分享。」

他要求,「現在當務之急是明確評估轉讓,由開發主體進入精查和項目啟動。」

 一審與重審

但探礦權被給予其他公司,直接導致西勘院無法履行與凱奇萊公司的合作勘查合同。凱奇萊公司因此以違約為由,將西勘院訴至陝西省高級法院,請求判定後者履行合同。

2006年10月,陝西省高級法院一審判決,雙方的合作勘查合同有效,繼續履行;西勘院支付凱奇萊公司2760萬元違約金;西勘院將探礦權轉移到凱奇萊公司名下。

西勘院不服判決,上訴至最高法院。該案雖屬民事糾紛,但由於專業性強,既有市場成分,又涉及到行政審批,最高法院對此極為重視,主審法官曾赴西安約陝西省國土廳、省發改委、省地勘局等部門座談瞭解案情,還曾主動邀請陝西省政府派員來北京座談。

隨後,陝西省政府應最高法院要求,致函最高法院報告該省對於此案的意見。在這份報告中,省政府首次就審批程序問題做了解釋。

陝西省政府認為,凱奇萊公司與西勘院簽署的合同屬於無效合同,原因在於,合作合同必須完成備案手續方能生效。雖然省國土廳曾出具同意雙方合作勘查的協調意見(即「65號文」),但由於凱奇萊公司沒有落實轉化項目,省政府並未批覆同意該協調意見,雙方也未按照協調意見向省國土廳上報精查階段的備案資料。

據此,省政府認為,備案手續並未實際完成。

報告末尾,陝西省政府「請求最高法院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充分考慮和重視陝西來之不易的良好發展大局,作出公正判決」。顯然陝西省擔心,若一審判決生效,將可能形成倣傚效應,對已形成的煤礦開發秩序造成影響。

瞭解完上述情況後,最高法院於2009年11月作出二審裁定,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發回重審。

在雙方的合作勘查合同裡,已涉及到勘查成果的轉讓條款。在一審判決中,西勘院須將探礦權轉移至凱奇萊公司名下,即是履行此條款。

對此,在接受最高法院辦案法官詢問時,時任省地勘院院長樊晶表示,「合同內有轉讓的內容,涉及與現行法規相悖的問題。」據國務院《礦產資源管理辦法》規定,「經依法批准,可以將探礦權轉讓他人。」時任省國土廳助理巡視員魯學恭表示,「轉讓要有探礦權轉讓的批覆。」

省高級法院在重審中認為,雙方的合作勘查合同,名義上是合作勘查煤炭資源,實質上是探礦權轉讓,這一點在訴訟過程中也得到了原被告雙方的確認。既然如此,那麼就應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雙方向審批管理機關提出探礦權轉讓申請,待審批後方可履行合同。但雙方只是將所簽合同報送省國土廳備案,並未完成備案。

原告、被告雙方明知所簽合同行為違反21次會議紀要精神而故意將合同時間倒簽,以報送合作勘查合同備案代替探礦權轉讓合同審批程序,故意規避法律法規。其行為實施將損害國家利益,據《合同法》,涉案合同應為無效合同。因此,省高級法院於2011年3月重審判決合同無效。

凱奇萊公司不服重審判決,上訴至最高法院。此案於2013年6月25日第一次開庭審理後,至今尚未宣判。

在重審期間,2010年8月初,媒體紛紛就陝西省政府、省國土廳「干預司法問題」展開報導。

受此影響,9月起,根據陝西省政府會議精神,省紀委監察廳對此事做了調查,認定合同無效的同時,還對省政府辦公廳、省法制辦、省高級法院、省國土廳、省工商局、西勘院等部門的相關責任人進行查糾。這些責任人被認定在礦權手續審查、審批工作方面失誤,致使凱奇萊公司以合作勘探合同與「65號文」為據「糾纏不休」。

  項目給了誰


長達八年的司法馬拉松,雖未就探礦權的歸屬做出最終定論,但圍繞項目的運作並未停止。

據省政府的協調結果,2006年4月12日,西勘院與轉化項目的開發主體香港益業簽訂精查階段的合作勘查合同。無論是在前述主管副省長的審批中,還是在隨後的相關省級部門協調中,轉化項目的開發主體都是指中化工程與香港益業兩家,但在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查(精查)合同時,僅剩香港益業一家,中化工程消失了。

這份合同約定,將探礦權範圍增至340平方公里,精查工作全部由香港益業出資,西勘院負責勘查施工,合作取得的精查成果和探礦權增值全部屬香港益業所有。在此前與凱奇萊公司的合同中,西勘院與凱奇萊公司系二八分成。

根據合作勘查合同,香港益業只有在轉化項目核准或省發改委備案批准落實後,才予以配置煤礦礦權。2006年7月7日,陝西省發改委以677號文件,給240萬噸甲醇MTO一期60萬噸甲醇項目備案。8月24日,省國土廳以便函的方式為該項目備案。

有省政府的支持,2006年至2007年間,240萬噸甲醇項目及配套的煤礦項目拿到了環保、安全、國土、水利等國家五部委的七項批文。熟悉礦業審批手續的人士稱,年產千萬噸煤礦的手續,最快也要三年才能跑下來,香港益業僅用了一年時間,能力令人稱羨。

2007年6月5日,投資額為22.9億元的240萬噸甲醇MTO一期60萬噸甲醇項目,與配套的波羅井礦年產1000萬噸項目同時開工。這兩個項目對應的開發主體分別為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益能投)和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下稱中益能源),兩個項目公司有著共同的實際控股股東:陝西益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益業投資)。

作為控股平台的益業投資為一人公司,成立於2006年4月14日,法定代表人為劉娟,自然人劉峰出資1億元持股100%。生於1979年的劉峰,系劉娟之侄。

中益能投成立於2006年6月20日,法人代表為劉娟,註冊資本2億元,實收資本1.4億元,其中:益業投資出資1.8億元持股90%,實繳資本1.4億元;中化工程出資2000萬元持股10%,實繳資本為零。

據公司章程,中化工程的股權只能轉讓給益業投資,或根據需要轉讓給益業投資指定的第三方,但益業投資的股權可自由轉讓給第三方。2008年7月12日,中化工程將其10%股權無償轉讓給陝西太興置業有限公司(下稱太興置業),股權結構變為:益業投資90%,太興置業10%。太興置業的法人代表為劉娟之兄劉浩,1000萬元實收註冊資本中劉浩持股80%、劉浩之子劉亮持股20%。

中益能源成立於2007年8月29日,法人代表為劉浩,後變更為劉娟,註冊資本3億元,實收資本1.332億元,其中:中化工程出資9000萬元持股30%,實繳資本為零;益業投資出資7500萬元持股25%,實繳資本7500萬元;中益能投出資7500萬元持股25%,實繳資本1500萬元;太興置業出資7200萬元持股24%,實繳資本4320萬元。

2008年,中化工程和中益能投分別將股權轉讓給益業投資和太興置業,中益能源的股權結構變為:益業投資62%,太興置業38%。

根據陝西省方面的初衷,轉化項目與配套煤礦應按「一個項目一個主體」的原則,實行一體化開發。但在實際操作中,一體化運作的項目卻被業主拆分成了兩個名稱相近的項目公司,轉化項目與煤礦被切割。

陝西籍女港商劉娟,53歲,自1994年開始活躍於西安的旅遊地產界,現為陝西省政協常委、陝西省海外聯誼會副會長、香港陝西聯誼會副主席。

據公開宣傳資料及記者的調查,劉娟此前主要的投資領域為房地產項目,有據可查的投資手筆多為千萬元級,並無運作上百億元的大型化工、能源項目經驗。因此,在中化工程出局後,她必須尋找到具備專業資質與資金實力的合作方(詳見本期文章「劉娟前傳」)。

 延長石油接盤

經有力人士牽線,以稀釋部分股權的方式,劉娟找到了自己的下家:正在推行油氣煤鹽一體化戰略、尋求煤化工項目的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延長石油)。

2008年9月,一拍即合的雙方簽署合作方案,主要內容為,延長石油以24990萬元的價格受讓益業投資持有的兩個項目公司各51%的股份,其中中益能投的51%股權13719萬元、中益能源51%股權11271萬元。太興置業將所持股權轉讓給益業投資後退出,劉娟實際持有兩個項目公司49%的股權。

三個月後,延長石油董事會第十三次會議通過了這一方案。

2009年2月11日,陝西正德信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對兩家項目公司的資產進行了評估,這兩份分別為「陝正德信評報字【2009】080號、081號」的評估報告(下稱80號與81號評估報告)評估結果為:截至2008年12月31日,中益能源經審計後的淨資產為13320萬元,淨資產評估值為26375.67萬元;中益能投經審計後的淨資產為14000萬元,淨資產評估值為28483.75萬元。兩公司評估後淨資產價值合計54859.42萬元。

8月25日,省發改委發函同意雙方合作開發建設榆橫煤轉化項目。

隨後,根據合作合同,雙方簽訂了正式的股權轉讓合同。

梳理以上合作過程,合作雙方系由高管先私下確定價格,再將合作方案拿到延長石油董事會討論通過,然後再對標的企業進行資產評估。超出常規的轉讓速度,或許與劉娟急於引援有關,此時的她在資金上已捉襟見肘,甚至挪用了數百萬元的客戶投標保證金。

但這種先定價格後評估的非常規操作模式,隱藏的風險很快顯性化。身為省屬國有企業,延長石油如此重大的股權收購行為必須得到省國資委的審批。因此,2010年4月,延長石油以80號與81號評估報告作為定價依據,向省國資委申請批准股權收購。但省國資委發現,這兩份評估報告已超過一年時效期,不能作為定價依據,故予以否決。

當年6月,延長石油為此專門向省國資委再次報送兩份新的評估報告用於備案,這兩份評估報告的編號分別為「陝正德信評報字【2010】第071號、第072號」(下稱71號與72號評估報告)。省國資委在審核中發現,71號與72號評估報告系中化益業偽造,此外還發現,評估機構陝西正德信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不具有採礦權和土地使用權的評估資質,評估報告所涉及土地及礦權沒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證和採礦權證書。

在調查過程中,省國資委還發現,延長石油「將被收購方委託的評估機構出具的評估報告報我委備案」,以及「在項目未批、評估報告未報備的情況下就在董事會決議中明確了收購股權的價款」。《財經》記者獲知,自2009年起,延長石油內部即有人向省紀委、省國資委舉報此事。

在出具的審核意見中,省國資委建議,延長石油應與法律顧問研究此事件是否構成商業欺詐;應盡快將此事件向省發改委報告,就項目實施主體是否變更的問題徵詢省發改委的意見,如項目由延長石油一家實施最好。

陝西省國資委擬在所轄國企範圍內通報此事。分管國資委的副省長對此批示,國資委審核認真負責,應充分肯定,請延長石油認真糾正,建議不再通報為妥。

儘管涉及「商業欺詐」嫌疑,卻並未阻礙益業投資繼續與延長石油合作。2011年3月,延長石油正式向省國資委提交請示,要求繼續與益業投資合作。而半年前態度嚴峻的省國資委,批准了此次合作的立項。

延長石油的理由是,為「加快煤化工產業的發展,解決煤炭資源配置的問題,保障延長石油在陝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設的總體規劃和部署順利實施」。手中掌握的配套煤礦資源,成為益業投資「築巢引鳳」的籌碼。

9月5日,延長石油在集團五樓西會議室召開項目專題協調會議,劉娟參與了此次會議。雙方達成協議,以2008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出具評估報告,進行股權交易;由延長石油借款650萬元給中益能源,用於支付拖欠第三方的投標保證金和煤礦訴訟工程款;待工商變更手續完畢且新公司營業執照核發當日,延長石油將11876.8萬元股權轉讓款打給益業投資的指定賬戶。

資產估值疑點

根據上述協調會議的精神,在股權轉讓完成前,雙方共同成立延長益業項目籌建處作為合同主體,前述兩個項目公司對外的新合同,該籌建處已在榆林市工商局備案。

一份籌建處資金支付情況的列表顯示,自2011年5月起,這兩個項目的所有工程合同全部都由延長石油付款。截至2013年2月底,延長石油通過籌建處共墊付各類建設款項約7962萬元。

但省國資委的調查強調,上述7962萬元是支付給第三方的合同款、設計費、土地使用費等,並非股權轉讓款項。現場可見,廠區辦公樓與食堂已完成封頂,煤化工項目熱電站的樁基已完工,煤礦的主副井已施工400米。而本應為主角的化工項目,仍是空地一片,僅完成了部分前期手續。

歷經數次風波,陝西省方面對於香港益業的「成色」並非無所察覺。因此,在2012年8月31日,陝西省有關方面令延長石油接手兩家項目公司的全部股權,並由後者單獨委託中和資產評估有限公司陝西同盛分公司出具資產評估報告。

這兩份「中和報字【2012】第XAV1045號和1044號報告」(下稱1045號和1044號評估報告),分別對應中益能源與中益能投。據報告,以2011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中益能源賬面淨資產價值為13320萬元,評估值為8298.96萬元;中益能投賬面淨資產價值為14000萬元,評估值為11088.28萬元。

據此,兩家項目公司淨資產的評估值合計僅為19387.24萬元,較之80號與81號評估報告的54859.42萬元縮水近三分之二。

即便已是「瘦身」,這些資產估值也不無疑點。這兩份資產評估報告後都附有希格瑪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在中益能源審計報告的「在建工程」中的「其他」項,系股東益業投資於2006年度至2008年度的代付款累計達5135萬元,會計師事務所對此部分款項出具了保留意見——按照審計慣例,這多為被審計方未能提供足以採信的支出證明所致。

該公司2011年12月一個月辦公費和招待費接近1300萬元,而同期工程費為0。大量從該公司支付巨額諮詢費、規劃費、設計費等中介費用系以白條形式支取,比如上述評估報告附錄有:2005年5月10日劉娟之嫂王秀芬白條支取126萬元規劃費;2005年11月10日龔亞陽白條支取145萬元甲醇項目諮詢費;2005年5月9日該公司白條支付100萬元諮詢費等。

1045號和1044號評估報告距今同樣超過一年時間,故又一次過期,延長石油正在重新委託相關機構做新一輪評估、審計,相關股權轉讓將以此為據。

但無論對於陝西省方面、延長石油或是劉娟,仍有一個潛在的繩結待解:目前兩個項目一切相關手續辦理,均是以探礦權歸屬的行政調解作為依據,探礦權官司本身仍在司法進程之中。探礦權的價格以探明儲量計算,當下的價格為每噸5元至10元。即便以保守的5元計算,20億噸的波羅井田,僅探礦權的價值就已過百億元。

因凱奇萊公司與西勘院的探礦權糾紛仍未審結,導致項目公司至今未取得採礦權證。這是益業投資獲利過程中的最後一個障礙。


劉娟前傳

2007年6月5日上午,榆林市,陝北能源化工基地榆橫煤化學工業園,「女港商」劉娟迎來了商海生涯的加冕禮。

在中化益業240萬噸/年甲醇MTO一期60萬噸/年甲醇項目及配套煤礦項目的開工儀式上,時任陝西省副省長洪峰率省政府、省發改委、省國土資源廳、省環保局等部門領導,與榆林市相關領導出席,到場領導還有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胡啟立、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原部長鄭斯林、國家安監局原局長張寶明、國家能源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徐錠明等。

劉娟對於這一切不會感到陌生。僅僅在六個月以前,她以陝西省政協常委、25位港澳僑委員之一的身份,在「兩會」期間參加了與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的會見。

僅僅在1992年,劉娟放棄陝西省政府打字員的崗位「下海」,隻身赴港打拚;此刻,坐擁價值上千億元煤礦的她,以項目業主身份接待部委與省市領導。

神秘的「第一桶金」

1994年劉娟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開始了大手筆的投資,短短一年時間即擁有不菲身價,無人能說清楚她的資金來源與資產規模

根據企業官方簡歷,這是一個14年內從零到百億的財富故事:1993年,劉娟女士著手創立了「益業有限公司」,自1994年開始相繼在國內開發建設了「西安新時代廣場」「西安益業國際廣場」「太興生態農莊」等項目。

她於1996年成立益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作為連接海外資本市場與中國內地產業的投資機構。公司成立迄今,相繼完成200多億元的投資項目的策劃和實施,已實際完成投資60億元。

目前集團在內地擁有控股企業11家,分別為:陝西益業投資有限公司、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陝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北京中海海洋花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西安新時代置業有限公司、西安益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陝西華通置業有限公司、陝西大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陝西太興置業有限公司、西安新時代物業管理公司、西安新時代國際俱樂部。

與公開的官方資料一致,劉娟在早年向工商部門提交的多份履歷,都將自己財富的起點鎖定於1993年。

生於1960年的劉娟,漂亮、進取、待人處事周到,17歲中學畢業後進入安康文工團工作,19歲進入陝西省農業機械化領導小組辦公室。22歲時,她辭掉工作進入陝西電視大學中文系學習三年,後就讀於深圳經貿大學涉外經濟法律系。1990年畢業後,她在省政府工作了兩年,任打字員。

1993年,劉娟遠赴香港成立香港益業有限公司(下稱香港益業),第二年即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開始了大手筆的投資。

短短一年時間即擁有不菲身價,無人能說清楚她的資金來源與資產規模。可見一斑的是,西安泰豐城市信用社於1997年3月19日出具的資信證明顯示,香港益業在該行的賬面存款達2180萬元。

「去香港前後,劉娟在西安開過遊戲廳。」一位於上世紀90年代中期與劉娟打過交道的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遊戲廳位於雁塔區小寨商業大廈地下一層,全部都是『上分』押寶的那種機器。」這位人士說,「在當時能開這樣的遊戲廳,需要在公安系統有過硬的關係。」

從香港回來後,劉娟在西安的投資領域聚焦旅遊地產,就區域而論,則集中於擁有大雁塔風景區、曲江旅遊度假區的雁塔區。彼時,她當時的丈夫趙大新擔任雁塔區副區長。

趙大新畢業於西北大學中文系,曾任省政府直屬機關黨委副書記,1989年7月起出任雁塔區副區長,直至2000年出任西安高新區雁塔科技產業園下屬的西安新科集團總經理,在該區任職時間長達11年。此後,他赴北京調任中國唱片總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書記,不久與劉娟離婚。

1985年5月2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于禁止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經商的決定》。其中規定:「凡縣、團級以上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除在國營、集體、中外合資企業,以及在為解決職工子女就業而興辦的勞動服務性行業工作者外,一律不准經商。」1986年2月4日,兩者再次發出《關於進一步制止黨政機關和黨政幹部經商、辦企業的規定》。還規定領導幹部子女、配偶不准利用領導幹部的影響和關係經商辦企業。

新時代廣場拆遷

1996年這次股權轉讓完成後,合資公司的名稱變為西安新時代置業有限公司,合資項目的名稱也改為新時代廣場,即為前述劉娟在公開簡歷中宣稱的三大項目之一

公開宣傳資料裡提及的第一個項目「新時代廣場」,位於大雁塔薔薇園外。

薔薇園位於大雁塔東苑,院內種有月季、玫瑰、芍藥,是西安市民與遊客的散步、賞花之處。1994年,大雁塔景區薔薇園外的地塊改造,香港益業得到機會與大雁塔風景區管理處共同開發該項目中的美食城部分。

景區管理處的另一塊牌子西安市長安旅遊開發公司(下稱西安長開),與香港益業於當年9月成立合資公司西安皇族美食娛樂世界有限公司,雙方約定,該美食娛樂城項目涉及餐飲、歌舞廳、保齡球、網球場、迷你高爾夫、溫泉賓館等,建築面積1萬平方米。

合資公司的註冊資金2000萬元,西安長開出資600萬元佔股30%、香港益業出資1400萬元佔股70%,其中甲方以10畝土地作價480萬元、現金120萬元入股,另無償提供周圍5畝土地用於項目配套建設。

知情人士介紹,合作的第二年,香港益業即提議西安長開退股,但雙方因退出價格存在較大分歧而未談攏。

1996年12月15日,西安長開新一任總經理孫可久與劉娟簽訂合同,將合資公司30%股權中的25%轉讓給香港益業,5%轉讓給陝西大正科技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大正科技)。大正科技註冊資金100萬元,法人代表為劉娟的母親張冀霞。

轉讓合同顯示,長開公司將用於合資項目建設及配套使用的21.701畝土地及已投入的46.848萬元,共折合500萬元轉讓給香港益業及大正科技,後兩者共支付650萬元及普通型新桑塔納小轎車一部,分三年付清。

景區管理處老員工李剛告訴《財經》記者,合資合同規定的土地只有15畝,但在股權轉讓合同裡,土地卻變為21畝。

孫可久在一份說明材料中回應,多出的6畝系綠化配套用地,在退股後仍以21畝向西安益業要土地使用費,每畝2萬元/年。景區管理處是差額補助的事業單位,當時連職工每月的工資都難以維持,在無力繼續投入的情況下,經請示主管單位文物園林局同意,將股份轉讓。

即便如此,老職工們對於轉讓的價格也頗有微詞,「當時該地段的地價每畝已達上百萬元」,職工們認為這塊地價值上億元。李剛稱,即便是「賤賣」股權的650萬元,直至七年後該項目被拆遷,香港益業也未支付。

據陝西華信有限責任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直至2001年末,在香港益業的應付賬款中,仍有西安長開的581.66萬元。

這次股權轉讓完成後,合資公司的名稱變為西安新時代置業有限公司,合資項目的名稱也改為新時代廣場,即為前述劉娟在公開簡歷中宣稱的三大項目之一。

新時代廣場於1995年9月開工,建成後,為三層鋼混結構建築,建築面積20888.98平方米。新時代廣場地上為三層,地下有一層,設施在當時堪稱豪華,有各種娛樂設施,還專門辟出一塊空地建有藍台大酒店。

房權證上填發於1998年11月30日的附記欄顯示,新時代廣場產價為1615萬元。在2000年至2003年8月間,以化整為零的方式,劉娟將該項目的不同部分,分別向中國銀行陝西省分行、中國銀行西安市高新開發區支行、工商銀行高新支行、雁塔區曲江信用社、西安商業銀行城南支行與新城支行等銀行抵押,共獲得25筆共7983萬元貸款。

一份協議書顯示,2002年10月,來自香港的君騰投資有限公司與新時代置業簽約承諾入股後者,並以該項目為基礎,引入其他旅遊企業,共同組成旅遊概念股赴港上市。

但該計劃並未來得及付諸實施。2003年,與薔薇園相連的大雁塔北廣場改造,新時代廣場拆遷,該項目整體獲賠約1.1億元。

益業國際廣場「倒地」

直到2005年11月底,在註冊11年後,西安益業仍未能繳齊註冊資本金。劉娟不得不在當年第三次致函西安市工商局,表示「當年12月底一定繳齊」

幾乎在運作新時代廣場項目的同時,劉娟旅遊地產的足跡延至曲江旅遊度假區。

1994年9月13日,在西安投資與貿易洽談會上,大正科技與香港益業簽訂合同,約定合資興辦西安益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西安益業),並在曲江旅遊度假區內建設「西安益業花園」項目。大正科技於1992年成立,屬於集體所有制企業。

1995年10月6日,西安市雁塔區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對西安益業立項批覆,同時批覆了其代可研報告。文件抄報市經貿委、市計委、市工商局,同時「抄報趙大新副區長」。

兩年後的1997年2月5日,曲江旅遊度假區管委會(下稱曲江管委會)對該項目的代可研報告做了批覆,項目地址:東與太平堡村接壤,北臨中國小吃城,西臨雁塔南路,項目佔地面積57畝,總建築面積為3.2萬平方米,建設內容主要為旅遊商貿設施,建設週期為兩年。

隨後,雁塔區土地管理局批示,由西安益業向大雁塔村、廟坡頭村徵地 60.768畝耕地,共支付補償費3264565元。但在此後的九年中,該項目用地歷經兩次置換,項目一直未真正實施,土地也被隱蔽地轉讓出手。

第一次土地置換發生於1997年。徵地正欲進行之際,適逢當時的國家土地管理局宣佈,自1997年4月15日至1998年4月14日,在全國範圍內凍結非農業建設項目佔用耕地一年。但同時,劉娟在向西安市工商局寫的檢查中也承認,其資金、人員並未到位。

受此影響,雙方於1999年5月24日簽訂補充協議,由曲江管委會為西安益業徵地60.768畝,後者向前者支付1877.355萬元地價款。

據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將該地塊用於建設西安益業國際廣場,不得改變用途。2001年2月12日,曲江旅遊度假區管委會致函雁塔區統一徵地管理辦公室,委託後者實施統一徵地。

但此後,由於曲江新區(由原曲江旅遊度假區於2003年更名而來)管委會調整了用地規劃,該地塊不得不進行第二次置換。

據2005年曲江新區管委會主任辦公會會議紀要的精神,7月25日,雙方簽訂項目用地調整協議,原合同項下的土地由管委會收回,納入曲江新區土地儲備庫,管委會以土地調整的方式予以補償,調整按照等土地面積的原則進行。

由此,原項目合同的土地被調整至唐芙三路以東、鑽石王朝以南、摯信花園以西、雁鳴小區二期以北。調整後的宗地總面積48.899畝,經官方認可的評估結果,該地塊對應的土地出讓金為3558.6萬元。

直到2005年11月底,在註冊11年後,西安益業仍未能繳齊註冊資本金。劉娟不得不在當年第三次致函西安市工商局,表示「當年12月底一定繳齊」。12月,西安益業因名列「存在違法違規經營行為、長期未開展經營活動已名存實亡以及無正當理由未參加資質年檢的企業」名單,被陝西省建設廳註銷其房地產開發資質證書,從而喪失了從事房地產開發經營業務的資質。

但業務資質的喪失,並未對西安益業造成實際影響。拿到土地以後,西安益業並未按照承諾建設益業國際廣場,而是經曲江新區一位主要領導牽線,將土地轉手給了省地稅局,套現離場。

2005年,陝西省地稅局在唐芙三路籌建數據處理中心與家屬樓。為此,省地稅局成立西安曲江聚馨苑置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聚鑫苑置業)運作家屬樓項目。聚馨苑置業於2006年1月19日成立,註冊資金1000萬元,股東分別為陝西篤信科技印務有限責任公司(下稱篤信科技)和陝西華聯紙業有限公司(下稱華聯紙業),其中篤信科技510萬元,華聯紙業490萬元。

篤信科技成立於2004年,股東為劉仁和胡俊賢,註冊資金為200萬元。華聯紙業成立於2003年,註冊資金100萬元,股東為省稅務局機關後勤服務中心和劉仁本人,其中服務中心投資80萬元,劉仁出資20萬元。兩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均為劉仁,他的另一身份則是省地稅局機關後勤服務中心主任。

西安益業與聚馨苑置業的增資協議書顯示:2006年6月8日,前者將其名下的淨用地47.448畝,作價6356.87萬元入股後者。此時聚鑫苑置業的股權結構變為:西安益業佔股67.94%;篤信科技出資2510萬元,佔股26.83%;華聯紙業出資490萬元,佔股5.23%。

但僅僅在入股四天後的6月12日,西安益業就將6356.87萬元股份全部轉讓給聚馨苑的大股東篤信科技後退出。2007年,聚馨苑置業在該地塊建成聚馨苑小區,針對省地稅局職工內部發售。

以3558.6萬元計,憑藉這塊土地,西安益業在股權進退之間淨賺2800萬元。而據《房地產管理法》,以出讓方式取得使用權的,轉讓房地產時必須符合如下條件:按照出讓合同約定進行投資開發,屬於房屋建設工程的,完成開發投資總額的25%以上。

作為外商投資企業,西安益業的地稅管理機構為陝西省地稅局涉外分局城北稅務所。在省地稅局為其所做的企業台賬中,從1997年至2013年,該公司的稅種和稅目全部為零。

公司資本虛實

據太興置業從2003年至2008年的年檢資料,該公司連續六年虧損,虧損總額為33.8萬元,納稅總額35元。2009年起連續三年未年檢

公開宣傳資料提及的第三個項目「太興生態農莊」,名字對應劉娟控制的太興置業,但記者無法獲知該項目的狀況,亦無法確認項目是否存在。

太興置業成立於2003年5月23日,註冊資金1000萬元,兩位自然人股東劉浩、劉亮分別佔股80%和20%。兩人皆為實物出資,用於出資的機器設備為:冷卻塔、燃油熱水機、風格盤管、高低壓配電櫃等,設備的地址位於雁塔區雁引路1號。

據瞭解,這是新時代廣場的地址,上述設備系該項目所用。如前所述,新時代廣場項目於2003年就已拆遷,但在2008年,以這些設備出資成立的太興置業仍接受中化工程的股權,出現在甲醇項目與配套煤礦的兩家項目公司中益能投、中益能源的股東名單之中。

據太興置業從2003年至2008年的年檢資料,該公司連續六年虧損,虧損總額為33.8萬元,納稅總額35元。2009年起連續三年未年檢。

而兩家項目公司自身的註冊資金,也一直並未全部到位。在成立之初,中益能投的註冊資金2億元,實收資本1.4億元,其中:益業投資出資1.8億元持股90%,實繳資本1.4億元;中化工程出資2000萬元持股10%,實繳資本為零。

中益能源註冊資本3億元,實收資本1.332億元,其中:中化工程出資9000萬元持股30%,實繳資本為零;益業投資出資7500萬元持股25%,實繳資本7500萬元;中益能投出資7500萬元持股25%,實繳資本1500萬元;太興置業出資7200萬元持股24%,實繳資本4320萬元。

缺乏資金的益業投資在引進延長石油後,寄望於借力後者補足欠繳資金。如2010年4月29日的公司章程顯示,在中益能投中,延長石油已實際出資7140萬元,負有補足3060萬元剩餘出資的責任;益業投資已實際出資6860萬元,負有補足2940萬元剩餘出資的責任。在中益能源中,延長石油已實際出資6793.2萬元,負有補足8506.8萬元剩餘出資的責任;益業投資已實際出資6526.8萬元,負有補足8173.2萬元剩餘出資的責任。

在兩家公司的股權轉讓協議中都約定,先由延長石油向益業投資支付股權轉讓款,益業投資再將應補齊的註冊資本轉匯至項目公司驗資賬戶。據新《公司法》規定,註冊資金可以分期繳納,首付以外的部分由股東自公司成立之日起兩年內繳足;其中,投資公司可以在五年內繳足。但直至目前,這兩家分別成立於2006年、2007年的公司,分別所欠的6000萬元、1.668億元註冊資本金仍未補齊。

法人代表為劉娟母親張冀霞的大正科技,註冊資金100萬元,為集體所有制企業,主管單位為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雁塔科技產業園,經營期限為1992年10月31日至1996年10月11日。

劉娟聲稱「控股」的北京中海海洋花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005年在北京昌平區沙河鎮開發了中海海洋花園項目。該公司的註冊資金為1192萬美元,大股東為持股72%的中海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劉娟的香港益業僅是持股28%的小股東。2006年,由於大股東排斥香港益業參與經營管理,並拒絕向後者提交年度財務數據,劉娟將大股東告上法庭。

另一家由其控制的陝西華通置業有限公司成立於1997年,當年營業額9萬元,稅後利潤0.06萬元,此後的六年持續虧損近200萬元。從2004年起未見年檢報告,2008年,該公司營業執照被吊銷。

陝西 千億 億礦 礦權 權之 之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9650

礦泉水暗潮湧動 門檻“高”在采礦權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6548.html

礦泉水暗潮湧動 門檻“高”在采礦權

第一財經日報 彭甜甜 2015-02-16 08:05:00

“與其他類型的飲用水相比,礦泉水的開發成本較高,但其利潤也相對較好。”深圳景田飲料食品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周敬良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隨著市場的成熟,國內礦泉水市場增長明顯。

開采礦泉水首先需要通過國土部門對所開采的礦進行評估,然後經過公開拍賣,企業只有在拍賣中得到這個礦產資源的采礦許可證後才能開采。

“與其他類型的飲用水相比,礦泉水的開發成本較高,但其利潤也相對較好。”深圳景田飲料食品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周敬良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隨著市場的成熟,國內礦泉水市場增長明顯。

據中商情報網分析師預計,2013年,我國高端礦泉水銷售規模將超過50億元,到2015年,高端礦泉水銷售規模將達到100億元左右。

強大的市場機遇,眾多的進入者依舊難掩礦泉水行業進入門檻高、采礦權辦證難的現實。記者了解到,一張礦泉水證辦下來差不多要5年時間,光國家有關部門的章都要蓋60多個。

暗潮湧動

目前市場常見的高端礦泉水包括巴黎水、法國依雲、洛斯巴赫、斯柏克林和5100西藏冰川、昆侖山、景田百歲山等。

2014年最後一天,國家衛計委發布包裝飲用水新國標——《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包裝飲用水》(GB19298-2014),新標準規定,從今以後,水的名目只有三種:天然礦泉水、飲用純凈水、其他飲用水。

有業內人士認為,此次標準針對除礦泉水之外的所有飲用水進行了重新規範,“中國瓶裝水市場將面臨新的洗牌,礦泉水也將從此進入發展的黃金期。”

近些年,在巨大的市場吸引下,眾多資本紛紛湧入礦泉水市場。

2013年,恒大集團與吉林省白山市方面在長春簽訂合作協議,開發千萬噸中高端礦泉水項目,首批投產年產40萬噸與80萬噸的兩座水廠。接近恒大礦泉水集團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目前恒大冰泉在靖宇、安圖的水廠,產能已經超過了200萬噸。

2014年,華潤怡寶推出新升級包裝的礦泉水加林山;2015年2月初,農夫山泉高調推出其礦泉水產品,以每瓶35元~40元的價格,刷新國內高端礦泉水價格;而在早些年,雀巢收購雲南礦泉水第一品牌雲南大山70%的控股權,達能在惠州建礦泉水基地。

整個市場發展的行情看,瓶裝水整體增長明顯,相反碳酸飲料類產品增速放緩。

據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百歲山整體增長30%~40%,在某些地區市場甚至呈現大幅度的增長。而昆侖山等則保持穩定的發展狀態。

財報顯示,2014年上半年西藏5100(01115.HK)實現營收3.26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33%。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礦泉水的生產成本較高,但其利潤比其他水種相比也略高。

2014年上半年,西藏5100礦泉水的平均售價由上年同期的9280元/噸提升至10658元/噸。西藏5100將這一變化歸結為對客戶群結構和產品組合的不斷優化。

市場開始細分

“未來一處水源一瓶礦泉水打天下的局面將被改寫。”有業內人士認為,農夫山泉進入後,給礦泉水市場帶來的最大變化為:礦泉水行業開始向細分市場發展。

2015年2月初,農夫山泉推出三款新的瓶裝水產品。據農夫山泉方面介紹,目前其玻璃瓶裝的礦泉水分為750ml和350ml兩種規格,其中750ml規格的玻璃瓶裝礦泉水零售價格定在35元~45元之間,針對青少年設計的運動蓋裝礦泉水包裝規格為535ml,暫定零售價格為每瓶4元,而1L裝的嬰幼兒水零售價格為10元。

據了解,從水源層面看,這三款產品均為礦泉水,其水源地為長白山的莫涯泉。

早在幾年前,百歲山已經開始籌備這方面的工作。有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透露,景田在羅浮山的第三期工程中開發出適合嬰幼兒飲用的淡礦泉(礦泉水中的元素含量基本是針對成年人標準來設計的,其含量和比例對嬰兒攝人來說偏高,因此嬰幼兒礦泉水的標準更嚴格),百歲山方面已經開始籌劃嬰幼兒礦泉水的開發和推廣。

百歲山方面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未來不排除做細分市場。

此外,據內部人士透露,百歲山已經籌劃玻璃瓶裝含氣礦泉水,即蘇打水,“目前正在做設備方面的開發”。

礦泉水行業內對農夫山泉董事長鐘睒睒高調殺入高端礦泉水市場的產品打法給予了肯定。

“我原本料定他不敢做礦泉水的。”某國際知名礦泉水品牌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鐘睒睒是個很聰明的人,農夫的主業是天然水,如果推出價格較為“親民”的瓶裝礦泉水,無形之中會打擊其天然水的銷售,而推出高價的礦泉水,有利於趨利避害。

有業內人士認為,農夫高調切入礦泉水市場,除了豐富自身產品的需要,另一個目的是搶奪水源地宣傳的主導權。

上述人士認為,此前,恒大冰泉以“長白山黃金水源”為宣傳點,而在長白山建水廠多年的農夫有將自己打造成長白山水源代表的嫌疑。

不管怎麽說,農夫的加入使整個礦泉水市場的產品結構分得更加細致。而熟悉農夫業務的知情人士透露,未來農夫礦泉水的發展仍然是以細分市場為發力點。

產品細分則帶來渠道細分的變革。目前,國內飲料行業的主流渠道主要分為四種:商超渠道、流通渠道、餐飲渠道和特通渠道。

“其實,街頭夫妻店這樣的大眾渠道才是瓶裝水的主要銷量渠道。”國內某知名水企業區域經理表示,商超渠道費用貴而利潤薄,街頭批發零售店雖然渠道多而雜,卻是快消品重要的利潤來源。因此,在未來幾年,商超渠道、流通渠道仍然是礦泉水產生銷售額的主流渠道。

采礦權難辦掣肘發展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走訪各大超市、便利店中發現,以水源地命名的礦泉水成為貨架上礦泉水類別中的主力軍,比如景田百歲山、昆侖山、加林山等。“水源地”一直是礦泉水的立足之本。

“國內做水的企業,都時刻懷揣著一顆尋找好水源的心。”國內某知名瓶裝水品牌負責人表示,拿下一個好水源對水企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競爭優勢。

據了解,礦泉水開采需要持有國家頒發的礦產資源開采證。開采礦泉水首先需要通過國土部門對所開采的礦進行評估,然後經過公開拍賣,企業只有在拍賣中得到這個礦產資源的采礦許可證後才能開采。

“如果從頭辦一個礦泉水證基本上需要5年時間。”周敬良表示,獲得一個礦泉水證件付出代價很大,光國家蓋章都要60多個。據了解,百歲山在廈門的一個水源,辦了5年多還沒辦下來。

開采礦泉水不僅申請費用昂貴,難度較大,除了水費,仍需要向國家繳納礦產資源補償費和礦產資源開采稅。

“我們是批量建立備用水源,今年開始準備4年之後的水源。”周敬良表示,礦泉水企業想要突然大規模擴充產能有些不現實。

與其他水種相比,礦泉水的開發難度更大。據了解,一套較先進的德國克朗斯礦泉水生產線設備造價約8000萬元。冗長複雜的辦證和高額的前期投入,對企業的前期投資實力和後期運營能力均是極大的考驗。

一瓶同等規格的水,由於水源地的不同,價格相差比較大。記者在走訪中發現,一瓶規格為330ml的依雲礦泉水零售價格為9.5元,一瓶規格為350ml的昆侖山天然雪山礦泉水零售價格為4元,而一瓶348ml的景田百歲山礦泉水零售價格為2元。

“功能性差別沒那麽大,只是每個水源地的口感有差別。”業內資深人士表示,國家對認定的礦泉水指標做了嚴格的限定,而根據礦物質含量的多少,有些是高礦化度的礦泉水,有些是低礦化度的礦泉水,其口感不同。

資料顯示,國家標準中規定的九項界限指標包括鋰、鍶、鋅、硒、溴化物、碘化物、偏矽酸、遊離二氧化碳和溶解性總固體,礦泉水中必須有一項或一項以上達到界限指標的要求,其要求含量分別為(單位:mg/L):鋰、鍶,鋅、碘化物均≥0.2,硒≥0.01,溴化物≥1.0,偏矽酸≥25,遊離二氧化碳≥250和溶解性總固體≥1000。

此外,每個水源地根據其地質結構的不同,類型各異,比如花崗巖礦泉水、沙層礦泉水等。

“為了統一口感和產品品質,礦泉水企業會尋找礦化度指標相似的水源地開發。”周敬良表示,百歲山目前開發的幾個水源地,均為低鈉高偏矽酸鹽的低礦化度淡礦泉水。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經專家評審鑒定合格的礦泉水水源雖然多達4000多處,允許開采資源量約18億立方米/年,開發利用的礦泉水資源量約5000萬立方米/年,僅占允許開采量的3%左右。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我國礦泉水水源蠻豐富的,有待開發,國家應該鼓勵和降低審批的門檻,讓更多的人喝上好水。

編輯:一財小編
礦泉水 礦泉 暗潮 湧動 門檻 在采 采礦 礦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50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