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你確是價值投資嗎?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vfis.html

    青年朋友小W奉行價值投資,面對漫漫熊市,他坦然應對,不斷增加投入,堅信“用0.4元買進價值1元”的股票終會價值回歸,從而實現投資盈利。這波大行情走到3000點至3500點拉鋸戰階段,他認為手中大多數股票都已高估,遂將它們大部分賣出。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如願以償,大獲豐收,盈利1.5倍,甚感滿意。

    然而,股市繼續高歌猛進,又大漲了1000來點,使得小W感覺比熊市還難捱,他責備自己賣早了。近日,股市沖到新高4500多點之後,大跌數日,這令小W心奮不已,他滿心期待跌至4000點以下,準備再次大舉買入。不料,股市只下探了10%,昨天強勁反彈。小W一聲嘆息,垂頭喪氣!

    諸如小W這樣的人想必不少吧?他們本來奉行價值投資,追求絕對收益,投資方法簡單明了:低估買進,高估賣出。現在,卻為踏空而悶悶不樂,後悔賣早了,於是乎,絞盡腦汁地思考怎樣賣得更好;期待回撤,伺機重新殺入。這樣的話,不知不覺地追求起趨勢投資與波段操作來了,忘了初衷。

    我們知道,投資方法林林總總,各有優劣,但從來沒有、以後也絕對不會有一套集各種優點於一體、同時揚棄諸多缺陷的投資方法,所以說,投資無法圓滿,必定有所得必有所失,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比如,朋友小W所奉行的價值投資,追求的是絕對收益,即低估買入,高估賣出,這個方法常會買得早,賣得也早,這都無法避免。我們就拿價值投資宗師巴菲特來說吧。1、2003年巴爺以1元多港幣/股大肆買入中石油H股,到了2007年以12元多港幣/股拋光,之後中石油一路飆漲到了20多元港幣/股。你說巴爺是不是賣得太早了?連巴爺自己也直搖頭,說賣早了呢,可他從來都沒為此而後悔懊惱過。中石油讓他獲利7倍,狂賺了35.5億美元。2、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道瓊斯從最高點13900多點狂跌到了9000多點的時候,巴爺不僅自己開始大筆買入美股,而且還呼籲人們“抄底”,但後來道瓊斯直瀉到了6400多點。你說巴爺是不是買得太早了?但你聽到過他為此而後悔懊惱過嗎?沒有吧?難怪有人逗說:價值投資要跟著巴神大爺,但買賣下手只需遠遠比他晚一步即可。你想,既然連巴神大爺都做不到買賣精準,甚至有時還很“離譜”,你這個所謂的“價值投資追隨者”又有什麽理由值得為自己早賣了一點而郁悶呢?投資無止境,一個人哪怕本事再大,也只能賺取他自己該賺的錢而已,你難道對這個事實不認可和不滿意嗎?

    由上可知,價值投資永遠都會買得早,賣得也早,卻都正確。誠然,你是賣早了,但反過來,你見到過有哪個純粹的趨勢投資者比你買得更低的嗎?估計少有的吧?若是你因買賣早了而苦悶,竭盡買賣精準之能事,那表明你實際上只是個“偽價值投資者”而已,妄想抄底逃頂。

    一般地,對於價值投資,買賣早晚取決於投資者個人的判斷能力,主要功夫在於對企業的了解與理解;而單單看其股價走勢圖是永遠解決不了問題的,這只會讓你陷入趨勢投資的泥沼里去,弄不好變成個不倫不類的投資派,投資效率也可能適得其反。投資中的選股及買賣好比是跳高,若你沒有能力跳過七英尺的高墻,但能邁過一英尺的柵欄,你也是個成功的(價值)投資者。以後隨著能力的提高就能越過更高的圍欄,買賣也就一定能夠做得更好。

    既然價值投資由於主觀因素而致使買賣不夠精準,那麽能否將它與趨勢投資相結合,取長補短,優勢互補,以期取得更佳效果呢?竊以為,這個願望是好的,但恐怕難以實現,其原因在於這兩種投資方法的立足點不同,它們的基本思維方式截然不同,兩者也就難以共生。曾經有人把兩者嫁接起來,創造出所謂的“中國式價值投資”,並著重對銀行股進行投資,結果,從長期的實踐過程看,事實表明,其在趨勢判斷這方面連連出錯,而最終堅持下來而成功的則是價值評估這部分,銀行股終於開始價值回歸,後來者居上,揚眉吐氣。巴菲特在2015年股東大會上回答關於價值投資能否廣泛適用於所有的市場,其中包括中國市場的提問時,說道:價值“投資原則不會在國境線上止步”。巴爺的老搭檔芒格進一步表示,中國股市可能更應該使用價值投資而不是投機,“中國市場將會因為更強調價值理念,更少地卷入投機潮而變得更好”。由此可見,價值投資哪有什麽美國式、中國式、其他國家或地區式之分的?

    你確定自己是價值投資嗎?

    關於價值投資與趨勢投資的問題,這里暫不多述,朋友們不妨參閱本人早期2010年6月1日的小文:

 

價值投資與趨勢投資的分水嶺

     價值投資與趨勢投資的分水嶺(即最關鍵的問題)——如何買入?也就是說,看他們是如何思考買入的,就可判別兩者的區別。

    價值投資者買入某只股票,是因為考慮其價格已經有了安全邊際,側重於“價值”;而趨勢投資者買入的理由,是因為估計到了其上漲趨勢已經形成,側重於“價格”。由於兩者立足點不同,視角不同,前者傾向於在左側買入,即為“左側交易”,而後者多數是在右側買入,即為“右側交易”。這個道理屬於基本知識,這里不再贅述。

    現在,來談談“價值與趨勢相結合”的問題,這是爭論得比較多甚至比較激烈的問題。還是聚焦於“如何買入”這個關鍵點上。

    價值投資運用價值評估,傾向於左側買入,有時買得過早。為了避免或改善這個缺陷,有人就想到把“價值”與“趨勢”結合起來,即把左側交易和右側交易相結合,從而實現“買得精準”。曾經看到過一篇文章,其中寫道:

 

    “左側交易依賴和依據主觀分析,他是和主觀判斷緊密關聯的,左側交易的成敗決定於主觀判斷的質量。而右側交易則不依賴於主觀判斷,甚至於不做主觀判斷,只對客觀走勢進行觀察,然後根據觀察到的下跌橫盤築底,初步上漲,馬上介入......我們可以做個綜合優化,在判斷市場的底部的時候或者把握個股低點的時候,可以把主觀分析和客觀走勢結合起來,把左側交易和右側交易結合起來。每一次在發生下跌的時候,我們先做個主觀分析,然後在自己主觀分析出來的時候,拿出一部分資金,根據自己的主觀分析做左側交易,另一部分資金我們按照右側交易的原則,就是看它的走勢,看它的下跌是否終止,底部是否橫盤,然後是否有橫盤後的向上上漲。那麽在這種過程都已經發生過的時候再結合我們的主觀分析,看我們的主觀分析是否對頭,如果主觀分析和最終走出來的底部和低點比較接近,那麽我們就堅定地在已經主客觀一致的時候大力度地買入,大力度地在右側介入,這樣的話就把主觀分析和客觀走勢,就把左側交易和右側交易結合起來,但凡是在主觀分析正確的情況下,那麽我們最終在右側交易下狠手。我們也不能完全搞右側交易,看見了以後再下去,不做主觀分析,那就不是一個理性的投資人了,那是隨波逐流,追漲殺跌的味道較濃了。但是右側交易也不是完全沒有益處,所以就需要把所有的左右側,主客觀分析結合起來,主觀分析為基礎,分析完之後到達主觀買入點就買入一部分,然後進一步觀察,一旦發現最終的走勢和主觀分析不一樣,一方面要修正主觀分析,另一方面還要有右側進行彌補的機會,過來發現主觀和客觀高度一致,在這種情況下在右側就應該重倉介入。”

 

    此文對兩種買入方式的解釋及描述都基本沒錯,但對於把它們進行相結合的設想以及操作的可行性,就值得商榷了。

    這里提出“左側交易和右側交易相結合”買入方法,試圖更有效地“買得精準”。但依本人之見,這是難以實現的。這是因為“價值評估”買入與“趨勢預估”買入,兩者的思維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有時甚至是矛盾的,所以是難以結合起來的。前者是以確定性的思維來對待確定性的事件的,而後者是以確定性的思維來對待不確定性的事件的。比方說,對於某只下跌股票,當價值投資者根據“價值評估”發現該股票已經有了足夠的安全邊際,就會買入,而且可能會越跌越買,這是因為他相信該股票確定會漲回來,並且還能夠漲得更高,這是確定的;而這種情況對於趨勢投資者來說,他就會等它趨於穩定(而這常常需要較長一段的時間並上升到一定的位置),才會出手,這種“趨勢預估”往往是不確定的。可見,價值評估買入並非是想撈底,而趨勢預估買入是企圖抄底,這本身就發生了矛盾。

    還有,“左右結合法”看上去很有道理,很有可操作性,其實是誤覺。為什麽呢?如果能夠準確地做到右側及時跟進並大量買入,那麽還需要左側少量買入幹嘛?再說,底點或低位只有等事後走出來才能夠確定的,而這常常需要較長的時間,並要達到一定的高度,這對於大盤走勢來說都是非常難以及時確定的事情,更不用說是對於活躍性大得多的個股了,在短時段里,根本就難以確定底點或低位的。舉個例證,大盤這波從3478點開始調整,一路過來,有誰及時而確切地知道什麽時候企穩並向上了?有嗎?!天天猜測,日日預估,然而直到今天(2010年5月31日黑色星期一)的2592點,這仍然還是個未知數!

    想“買得精準”,其思維方式是把結果當原因來看待了,即把已經發生的事情假設還未發生:打開已經走過來的K線圖,指著那些已經完成了的底點及低位,從而想當然地確立起“精準的買入”模式。殊不知,這是事後之明,實際上事件是處在“不可知”的行進過程中,是無法吃準的。所以,這種帶有“撈底”色彩、追求“買得精準”的企圖,無疑是在挑戰不可能。想絕對避免買得早,必定會買得晚或較晚或很晚。

    由此可見,買入——這無論對於價值投資還是趨勢投資,都是極其重要的環節,兩種完全不同的投資思維方式都主要集中反映和體現在了這上面,所以說,如何買入是價值投資與趨勢投資的分水嶺。

    現實中,許多所謂的“價值-趨勢”派投資者采用的方法,其實是“價值選股,波段操作”,這看似具有可行性,其實並不然。他們在“買”這個關鍵點上,還是以價值評估為主,圍繞著價值來思考問題,仍然是立足於價值投資思維方式的基石上的,但在波段運作時,由於需要預判走勢,結果難免出錯,這是因為股市不可測的緣故。所以,那些所謂的“價值-趨勢” (價值選股,波段操作)成功之處只是在於“價值選股”這一方面,而“波段操作”並非一定能夠帶來更高的效率。

    還有,從分析中可見,價值評估確實帶有很強的主觀性,難免會買得太早,這似乎是價值投資先天不足之處,而這恰恰點到了價值投資的關鍵之處——估值能力,價值投資難就難在這里!所以說,它更像藝術而非科學。

    最後提一下,倘若死板硬套“價值投資”,那就有可能“拾得別人丟掉的煙屁股”,收益低下甚至顆粒無收。倘若純粹采取“趨勢投資”,那就有可能在最高點買入(因為此時趨勢是最好的),而在最低點拋出(因為此時趨勢是最壞的)。
你確 確是 價值 投資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14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