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隧道霸王」榮智健硬搶紅隧

2005-5-5  NM




每年純利超過三億的東隧,本週日 開始加價六成七。身為東、西兩隧大股東之一的中信泰富主席榮智健在一片民怨載道下企硬加價,原來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製造紅隧大塞車,逼政府就範,賤 讓紅隧,完他一統三條海隧大業的夢想。面對這個「隧道霸王」,難怪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接受本刊訪問時也按捺不住,暗寸榮智健,「今時今日嘅上市公司唔 可以淨係講賺錢,都要講企業責任同公民責任。」「好緊張,呢幾日都好緊張,今朝六點幾就喺電台呼籲,都算冇事啦!」本週二清晨六時許,一開收音機就聽到環 境運輸及工務局長廖秀冬的呼籲:「早啲出門口,今日盡量搭公共交通工具,唔好自己揸車。」這天上班、上學一族都如臨大敵。一小時後,電視上見廖秀冬又緊張 地在灣仔紅隧入口處巡視交通情況。下午一時,她接受本刊訪問時已掩不住倦容。極倦的廖秀冬對今次加價事件似乎不吐不快,接受訪問時主動暗寸中信泰富主席榮 智健無社會責任。「今日社會,企業要有承擔,唔係淨係賺錢,全世界大上市公司,都係同市民、同政府合作得好。我覺得企業社會責任,係現代社會必須要有㗎,我唔相信社會接受一個完全漠視民意,漠視社會需求的公司。」被廖秀冬暗寸的榮智健現年六十三歲,被稱為「榮太子」,他的祖父是中國綿紗大王榮德生,父親榮毅仁更曾是國家副主席,所以榮智建一直與中方關係良好,被視為紅色商人,更被選為中國首富之一。他坐擁資產值五百一十三億的上市公司中信泰富,亦是東隧和西隧的大股東之一,而今次東隧加價,他正是始作俑者。「佢(榮智健)助手范鴻齡嚟開會(傾東隧加價),態度好囂張,佢話:『如果你叫我唔好加價,我想話呢個問題已經concluded(作了結論)。』即係唔使再傾。」環運局一名知情人士透露。

點 解紅隧唔塞車本週二,東隧加價的首個工作天,各方嚴陣以待,恐防紅隧癱瘓,但出乎意料,紅隧比平時更暢通,除了市民合作,提早出門及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外, 原來最厲害的武器是政府調控交通燈號「閘車」,控制車流。當日,不少職業車司機都指在彌敦道及窩打老道一帶的紅燈時間明顯比往日長,所以該路段亦出現輕微 擠塞。運輸署發言人亦承認,週二早上九時前曾先後兩次在彌敦道調控交通燈,但否認為了控制紅隧車流。雖然上述措施非為控制紅隧車流而設,但環境運輸及工務 局長廖秀冬卻承認,為應付東隧加價而可能造成的大塞車情況,政府在全港不同地點的交通燈上「做手腳」,改變交通燈訊號的長短來控制車流。她更強調,這是針 對非常時期的非常措拖。

榮智健好惡這也難怪,當年批出東隧專營權的合約條款模糊,只訂明經營者可以在指定年期得到合理回報,即使政府否決加 價申請,也可以交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裁決。今次裁定東隧可加價,正是因為九七年,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裁定東隧應可有百分之十五至十七的回報率。「東隧認為佢 係蝕頭賺尾,因為開頭八年係無錢賺,○二年申請加價五蚊又唔得。佢哋今次提出其中一個理據係,如果以一九八六年建隧道時計,當年利息有成十幾廿厘,放落基 金都有十幾個百分比利潤,今次加價只係pick up return(追回收入)。」知情人士透露。對於裁決結果,廖秀冬都說是時不我與。「其實,今次仲裁時,我哋都有要求將回報率調低至百分之十二至十四。好 不幸,個官判時已經係○四年第四季,佢睇到恒指上番一萬四千點,認為成個經濟起飛緊;同埋佢認為五、六年嘅經濟低迷,相對一份三十年嘅合約,唔算好 significant(影響好大),佢要咁判,我都冇辦法。」不過,商界一直懷疑,政府敗訴是刻意「鬆章」,因為政府都想借東隧加價,順勢將紅隧同東、 西隧合營,解決車輛分流問題。對這個講法,廖秀冬答得曖昧。「呢個我好難答,你最好講俾我聽,如果有啲咁嘅事可以講得出substantial(實料), 我都好想知道,你哋有冇多啲資料?我會好歡迎。」國際仲裁的結果令榮智健如虎添翼,政府曾要求東隧延遲加價,但中信泰富都不肯讓步。「佢話我哋(政府)已 經由○二年拖咗佢兩年幾,佢要追番,我哋根本唔夠時間做嘢,後尾先肯的士遲兩個月,小巴七月先實施,但已經叫做極限,冇得再讓。」廖秀冬坦言談判很困難。

志 在紅隧榮智健企硬加價,令東隧每年收入增加逾一億元。不過,他真正的目的並非這區區一億元,而是每年有六億多元盈利的紅隧。「東隧咁加法,啲車谷晒去紅 隧,紅隧梗係亂,到時佢哋(中信泰富)咪大條道理建議攞埋紅隧,將三條隧道一齊經營,分流啲車,咪唔會塞死一條隧道囉!」運輸署一名官員說。為得紅隧,中 信泰富早於九七年已作部署。九七年開始,中信泰富先不斷增持東隧股權,至今已成東隧最大股東,持逾七成股權;九九年,中信泰富旗下的香港隧道及高速公路管 理有限公司便投得紅隧的管理權,所以中信泰富其實已一步一步「進駐」紅隧。到了○一年,便開明車馬問政府攞紅隧,建議將紅隧與東、西隧合組聯營公司, 劃一收費,解決紅隧擠塞問題。這個建議驟看不俗,但其實是要政府免費將紅隧拱手相讓。「○一年時,紅隧仍收緊十蚊(的士、小巴及單層巴士),未加過價,當 時佢哋就假設紅隧冇得加價,認為紅隧賺唔到錢,冇價值,所以就唔肯用錢買。」廖秀冬透露。對榮智建來說,這個確實是如意算盤,事關他擁有的西隧不單負債五 十七億元,而且目前仍然虧蝕。根據○四年資料,西隧每年約有六億五千萬元收入,扣除四億一千二百萬元的負債利息及營運開支,剩餘的二億四千萬仍不足以繳付 債項。據西隧的資料,現時該隧道的累積虧損達二億一千三百萬元。至於東隧,每年約有三億元盈利,但仍不足以幫西隧填債,榮智健看準每年有六億多元的紅隧, 一旦將三條隧道合併,西隧可立即脫債,其五十七億債項會轉給合營公司;其次三條隧道合併後,總盈餘更可達十億元,屆時西隧不單可轉虧為盈,東隧盈利亦會上升。

如 意算盤打不響不過,政府都不笨。「佢夠膽提出零價錢俾紅隧佢,而家佢揸住兩條已經咁惡,俾佢揸埋紅隧,咪俾佢掐住條頸。」知情人士說。事實上,政府亦不可 能免費送上紅隧,因為現時政府發行的「五隧一橋」債券,主要賺錢的只有紅隧,一旦政府失去這隻「金蛋」,不單每年少收六億八千萬元,而且隨時要用五十多億 元贖回巿場上的債券。如意算盤打不響,中信泰富就在○二年申請加價,加幅更高達三成三,但至○四年底裁決後,因要追加過去兩年半應有盈利,最後加幅達六成 七。廖秀冬也承認:「佢(中信泰富)係想攞紅隧,佢都公開講咗,做生意梗係咁。但係我哋政府點可以隨便將公帑,公家擁有資產賤送、賤賣。」要解決隧道加價 的計時炸彈,政府明言不會斥資回購東、西隧,最可行的方案仍是將紅隧同東、西兩隧合營,延長東隧專營權。廖秀冬承認與中信泰富談判多時,但雙方在多方面, 包括汽車流量、營運期、內部回報率等全部都有分歧。「呢啲談判有得亦有失,又唔係佢賺晒,所以傾咁耐。如果我咩都俾佢,今日都傾完啦,你要維護公眾利益, 唔可以俾佢賺晒。」廖秀冬說。中信泰富企硬,政府又不想蝕,廖秀冬坦言談判不知何時了,只嘆:「我係咁㗎啦,我對商界一樣企硬。」

東隧加價 事件簿95:東隧以無法達到15-17%的合理回報,申請加價一倍,但被行政局否決。1/96:東隧將加價申請提交獨立仲裁人仲裁5/97:仲裁人裁定東 隧可加價,私家車及的士收費由10元加至15元,其他種類車輛收費加幅亦高逾五成;並建議每約5年增加收費5元,及在03年實施第二次加價,唯有關建議沒 有約束力。9/02:東隧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申請由03年1月1日起加價三成三。7/03:政府否決有關申請,八月,東隧將加價申請提交獨立仲裁人仲 裁。1/05:政府收到仲裁人的裁決,東隧的回報率未達到15-17%的指標,獲准加價。東隧於五月一日實施新收費。

職業車司機心聲貨櫃車司機山哥「我公司每日俾多四千八百元」「今次東隧加價,老細『焗住俾人搶』,如果頂唔住,炒人執笠,到時咪又係累死我哋!」山哥說,貨櫃運輸公司大多先與客戶以包運費、隧道費等全包形式簽約,所以東隧增加的收費就要運輸公司承擔。「以我所屬嘅公司來計,四十部貨櫃車就算一日走一轉,隧道費每日就增加四千八百元。」

的士司機袁志華「冇晒啲過海客啦!」「今次加得實在太離譜,乘客坐一程就俾多廿蚊,平時啲過海客今日都唔敢搭,有幾個客本來日日由順天邨坐去太古坊,今日 就只係坐去藍田地鐵站,$26.2搞掂。八折的士已經搞到我哋好傷,而家又無晒刋過海客,一更只係搵到五百零蚊,扣埋租錢、石油氣錢,實際只係得二百蚊收 入,遲早真係唔使做、唔使食!」


隧道 霸王 榮智 智健 健硬 硬搶 搶紅 紅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09

澳門大鼻硬搶$600億地皮大劉:我被強姦

2013-09-26  NM
 
 

 

因澳門「御海‧南灣」項目,而遭澳門當局控告賄賂及洗黑錢的華人置業(127)主席劉鑾雄(大劉),在該案審訊接近尾聲時,突然高調「發難」。他連續兩日於「御用飯堂」福臨門高調反擊,七情上面,大爆內幕,並指想將過程拍成電影《張子強與大劉》。大劉聲稱比舊版勢力大一千倍的新版「張子強」,因睇中塊地的六百億元利益,而「做佢世界」。扮演「張子強」的最佳人選,應是影星成龍,而「張子強」其人與成龍一樣,有一個花名,叫「大鼻」。

於法庭內似乎「唔夠打」的大劉,於是移師福記做出連場大龍鳳,其實是「做俾阿爺睇」,望中央出手擺平。本刊足本放送大劉精彩獨白,並獲知情人士爆料,拆解箇中局勢。手握黑材料、強調「四歲就開始嚇大、死都唔怕」的大劉,為澳門政府投下深水炸彈,「張子強」如何拆彈,好戲還在後頭。

澳門前運輸及工務司長歐文龍巨貪案第三階段審訊,因牽涉本港富商劉鑾雄及羅傑承,而備受矚目。劉、羅二人被指向歐文龍提供二千萬賄款,以投得「御海‧南灣」地皮,並涉嫌洗黑錢。兩度以健康理由缺席審訊的大劉,早前突然撤換律師團。上週五中午,大劉在女友呂麗君陪同下,如常到灣仔福臨門開餐。記者上前查詢換律師一事,平日「眼尾都不睄吓記者」的大劉,明顯有備而來,破天荒即場在福臨門門口召開迷你記者會。之後再移師樓上貴賓房,繼續「發炮」。翌日又故技重施,加以補充。

大劉以呼寃為名,實為「爆大鑊」,先後以綁架、強姦做暗喻,說到激動處,不惜發毒誓,指若有行賄或洗黑錢,便「絕子絕孫」。其間,不時欲言又止,刻意賣關子,並貫徹其一向作風,含沙射影。

「俾人強姦,仲要扮高潮!」

記:記者大劉:劉鑾雄

記:點解突然換律師?大劉:有人逼到我走投無路,所以先咁遲去換律師。我擔心有啲律師,人哋講嘢對我不利時,照單全收,應該反駁又唔出聲。就好像喺電影入面,有啲人係無間道。解讀:據知情人士透露,大劉首批律師團有部分人,是由「大鼻」介紹,當時二人關係仍未轉差,他解釋:「初時大劉以為司法機構只係做吓樣俾阿爺睇,後來發現唔對路,已對本案個別律師有戒心。早前有律師話搵崔世昌(澳門特首崔世安兄長)做辯方證人,大劉覺得這樣做對自己不利。」大劉並即時換入高大衞(David Azevedo Gomes)。記:乜嘢人要逼你?大劉:今年年頭,我喺有線40台,睇咗套電視劇叫《將軍》。講清末,廣州附近有個縣,有個地主,俾縣官睇中佢間屋,就用莫須有嘅罪名,將地主拉去斬頭。我睇完,好大感觸。解讀:內地電視劇《將軍》一○年首播,由著名演員黃海波、陳數等主演。「將軍」是指捉象棋,意指「小卒過河,沒有退路,只能將軍」。主角之一虞小白目睹父兄被斬,大屋被奪,遂手刃縣官報仇。現實中,令大劉惹上官司的,正是澳門「御海‧南灣」地皮。記:套劇令你有咩感觸?大劉:我開始諗,應唔應該拍套電影,類似《將軍》嘅劇情,戲名叫《張子強與大劉》。今日嘅張子強,比以前嘅聰明十倍,有勢力一千倍,佢唔用AK47、手榴彈,佢用第二啲嘢去綁架人哋。解讀:以綁架富豪成名的大賊張子強,九八年在內地落網,判死刑後處決。大劉暗示自己亦遭澳門版張子強「綁架」勒索。記:「張子強」逼到你走投無路?大劉(飲啖茶):我舉個例,戲中嘅張子強,去強姦一個女人,你一定要扮有高潮,先可以無事走得,稍為反抗、嗌救命,就唔係你死一條命,係殺你全家、誅你九族。佢咁樣,係要製造一個白色恐怖,我睇啱邊度,你哋個個都要合作,唔係就死路一條。記:邊個人適合扮演張子強?大劉(擰側頭思考,身旁的呂麗君偷笑):呃,我唯一諗起呢,就係佢同我一個老友個花名一樣。成龍有個花名,你問番娛樂組。(記:係咪大鼻?)我唔答你,總之同成龍嘅花名一樣。

「利益太大,點都要做你!」

記:咁「張子強」勒索啲乜嘢?大劉(一輪嘴,如背台詞):劇中嘅大劉某年五月俾人告,無幾耐,佢塊地,等同廣州間大屋,就俾人收咗了。(呂麗君插嘴:講緊故事o架!)六月,有第三者來搵大劉,話:「你塊地俾人收咗,依家照成本價,你賺少少,我同你買啦。」大劉一口拒絕。點知,呢班人隔幾個禮拜又來,話:「如果你肯賣呢塊地,就包你冇罪,甚至撤銷控告。」大劉好㷫,原來我要俾人告,係俾人吼住塊地。我話:「就算俾人釘有罪,我都唔賣!」記:對方咁逼你,唔怕一拍兩散?大劉(沉默):我都諗咗好耐。有人用十幾年的政績和刮埋咁多錢嘅風險,同埋繼續控制住某個地方幾十年嘅政權發展來賭博,其實係好唔值得嘅。但係,利益太大,講緊唔係三百億,係五、六百億,所以佢做一鋪,×你!(語氣激動兼爆粗)好過佢做十年廿年,老虎都要o架啦。

「俾咗贖金,都俾人撕票!」

記:買地時,無預計會落得此下場?

大劉:我當時係俾人呃、俾人氹。我唔想去投資o架。原本嗌咗另一個有錢佬去投資,但嗌咗半年佢都唔制。今日呢個有錢佬嘅公司,市值已經二千幾億了。我投資,係屬於捱義氣。(記:羅傑承氹你落疊?)(大劉點頭,這時呂麗君即上前耳語提點。)我哋唔好講名。

解讀:有傳嘉華主席呂志和,早年亦有興趣競投涉案地皮,後因條件太辣而作罷。呂志和旗下銀河娛樂(27),當時(前稱嘉華建材)市值僅百億元,如今已暴漲至超過二千億。而四太梁安琪亦有興趣,最終由大劉於○五年借錢予羅傑承的公司Moon Ocean,買下地皮,羅其後再將公司轉賣予大劉。

記:涉案嘅二千萬,係咩一回事?

大劉:我喺八年前,俾咗二億(羅傑承的公司),三年前再俾咗十六億,連埋利息,足足超過二十億。我俾咗咁多錢,我仲要去做啲咁嘅嘢(賄賂)?如果俾二千萬可以慳番二十億,我咪發?(激動)俾咗二十億,人哋都要撕你票,㷫唔㷫呀?

解讀:華置於○五及一一年,分別支付十六億元,買下羅傑承公司Moon Ocean。澳門廉署官員在庭上指,羅傑承一買一賣,共獲利十八億元。知情人士透露,羅只是「Fund Manager」,幕後老闆另有其人,他指:「對方已經賺咗咁多,所以大劉初初俾人告時,諗住有得傾,點會估到對方後來直情想吞咗成個項目,先會反枱。」

記:撕票係咩一回事?

大劉:最近有單嘢,又係俾人「綁架」,交咗贖款,一樣俾人撕票,早兩日報紙先登出來。我哋所謂撕票,唔係以前三狼咁樣(雙手做勒頸手勢),係……(做口形)。

解讀:熟悉澳門的人士表示,所謂撕票,即告上法庭。今年五月,結好控股(64)以三十二億元,將金都酒店連地皮,賣予銀河娛樂。「有人食咗差價,但賣平咗二十億,都要將佢啲員工告上法庭,撕佢票。」他表示。上週四,澳門報紙指某酒店高層,涉嫌在申請外勞時造假而被捕。

「佢視中央如無物!」

記:你決定要反擊?大劉:我唔敢講反擊,我只係升斗市民,惟一可以反擊到呢個「張子強」嘅,係中央政府。我拍呢套戲,主要係俾中國十四億同胞睇,更希望俾中南海極高層嘅領導睇。呢個時代,係唔容許有啲有勢力人士,預備世世代代控制某個地方,好像北韓咁世襲。(記:有無同中央溝通?)我乜人都唔識,我識就唔使喺度同你哋講咁多無謂嘢。記:你和「張子強」有無私人恩怨?大劉(想都不想便答):冇,完全冇,一定冇!我都唔知發生咩事,最後先知道,目的都係嗰五、六百億嘅一塊地。最近逼到我無氣抖,都係想我賣塊地。

「我嚇大嘅,唔怕死!」

記:你和羅傑承已決裂?大劉:暫時未。睇吓佢會唔會做番一個正常人講嘅正常嘢,so far佢無咩嘢講,但我唔知道佢突然間接到佢老細嘅order,佢會點做,我唔知。解讀:據悉,審訊繼續下去,會有九成證供指證大劉是主謀,因此他急急腳於十月七日再開庭前爆大鑊。記:條氣唔順,以硬碰硬?大劉:我成日希望以和為貴,但發現唔得。一時有人叫我認罪,一時有人話你點都要死o架啦,你聽見會點呀?我今日講咁多,已經預咗出街俾人亂刀斬死或亂槍打死。呢個有勢力人士,講一句話,明,就搵「雪糕佬」搞掂你,暗,就搵汽水廠嘅員工搞掂你!

審訊拖拉講數

大劉這宗行賄案,源於去年四月,在何厚鏵政府內擔任運輸工務司司長的歐文龍,因貪污案受審時,終審庭法官爆出大劉及羅傑承捲入澳門「御海‧南灣」項目的貪污案,涉嫌行賄歐文龍,當時大劉否認。但去年五月,二人仍被澳門當局列為被告,之後審訊便拖拉。初級法院原定去年九月開審,但先因合議庭主席高麗斯身體不適,押後至今年一月;及後,大劉兩度以健康理由,拒絕應訊,案件再押後。至今年六月,才在大劉缺席下開庭。法庭一開波便直入審訊劉、羅涉嫌行賄的部分,更傳召華置前職員及測量師樓職員等證人作供。七月底休庭放暑假,一個月後再開庭,突然轉為集中審訊與劉、羅無關的污水廠貪污部分。 解讀背後,據知情人士透露,大劉與「大鼻」一直透過中間人進行談判,但對方態度強硬,以致遲遲未有結果,亦令審訊時間一拖再拖。當中爭拗,在於「價錢」。華置重金打造的「御海‧南灣」項目,總投資達二百億元。去年三月開始預售樓花,預計整個項目最後利潤超過二百億,加上近年樓價升值,項目的利益亦水漲船高,自然有人虎視眈眈。去年八月,澳門政府已向華置發出通牒,收回涉案的五幅地皮。但知情人士透露,當局至今未能合法地收回地皮,擁有權仍在大劉手上,「大劉至今投資成本約四、五十億,對方話加多十億、八億,俾大劉賺,但大劉梗係唔肯,講緊成個項目市值五、六百億喎。」該名知情人士續稱:「呢班人知道,最簡單直接嘅方法,就係買咗大劉揸住地皮間公司,再去同政府申請,重啟項目。因為就算政府收番塊地,到時全世界睇住,唔可以再賣俾自己友,亦唔可以賣得平,唔會係八年前嘅價。所以大劉一日唔賣,佢哋都拿唔到塊地嘅利益。」如今,華置正就收地一事,上訴至中級法院,未有定案。由於對方失去耐性,要「夾硬來」。下月七日,便要重啟有關劉、羅的審訊。最近,澳門有人放風,指要「鋤死」大劉,要劉羅雙雙入罪,若只是羅入罪,檢察院一定上訴。原本一直沉默的大劉,唯有高調爆料,絕地反擊。

澳門隨時變天

其實,大劉曾向北京敲門。去年五月,大劉與女友呂麗君便被拍到現身北京,呂手上更拿着一袋二袋疑似禮物。據悉此行是想透過港澳辦,引見內地司法部門官員,請對方「出手」擺平事件,但可惜無功而返。炒股出身的大劉,向來甚少與內地官場打交道,求助無門。大劉與「大鼻」的惡鬥,當中牽涉的利益及人物,龐大複雜,其他山頭,都不敢出聲,惟恐被拖下水。近日澳門社會又見暗湧。上月,澳門黑幫話事人「水房賴」,被加拿大移民及難民部(IRB),以三合會成員為由,驅逐出境。接近澳門政府的人士透露,事件已升級至外交層次。「中央重視呢單嘢,覺得有人喺澳門嘅勢力太大,連加拿大政府都知道,嚟緊可能會出手整頓。」近年,水房賴儼如澳門疊馬仔的統帥,去年底便在澳門喜來登酒店,筵開一百九十九席晒馬。港澳三合會「水房」,正式名號叫「和安樂」,源自一九三四年,是土瓜灣安樂汽水廠員工,為維護員工利益而成立的組織,故又名「汽水房」。不過,有「股壇狙擊手」之稱的大劉,亦不遜色。○一年,本刊曾報導,大劉已故父親劉火榮,是六、七十年代大毒梟「跛豪」(吳錫豪)的好友。大劉指自己「四歲開始嚇大嘅」,絕非空口講大話。但講到底,大劉雖大放厥詞,但亦不斷發出和解信號,多次提及希望「以和為貴」,但指主動權在「大鼻」手上。被殺個措手不及的「大鼻」,相信要重新「計數」,下月開庭,好戲將陸續上演。

大劉手震之謎

平日魄力十足的大劉,在上週五炎熱的天氣下,仍須穿上一襲黑色的風褸到福臨門用膳。接受傳媒訪問期間,大劉責罵「澳門張子強」時不只動了真氣,兩手更不協調地顫抖着,見者憂心。大劉之前三度遭澳門司法機關傳召,以養病為由缺席。訪問裡抖震的手,令外界擔心大劉是否因訴訟飽受壓力煎熬,健康惡化。本刊找腦神經科專科醫生盧文偉,看過訪問片段後,指出大劉左手活動雖然不自然,但相信不涉及腦神經疾病,「唔似係柏金遜症,(病人)喺放鬆的狀態都會郁(顫抖)先係(症狀)……中風都好勉強,如果係中風神志唔會咁清醒。」但大劉患有糖尿病,食藥又會否影響他的活動?「同糖尿病冇關係……反而飲咖啡或茶,入邊嘅咖啡因刺激會令人咁(活動不協調)。」盧續表示,更大的可能是當時大劉情緒太激動,體內腎上腺素急升,所以說話時的手舞足蹈,做出「慣性嘅激動手勢」。

壹解碼澳門司法制

澳門司法機關,分別由法院和檢察院組成,前者為「三院三審制」,分別為第一審法院、中級法院和終審法院。各級法院的法官,是由法官、律師及其他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選,再由澳門行政長官任命。至於檢察院職責,是在法庭上代表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獨立行使法律賦予的檢察職能。按《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與香港實施的《普通法》不同,澳門施行的是《大陸法》,乃《成文法》,法官只會依立法原意審判案件,按法典訂明有何罪名並作出相關判刑,不依案例。而香港實施的《普通法》,法官可援用成文法,也可以援用已有的判例來審判案件,並擁有法律的最終解釋權,判例對以後同類訴訟有約束力,屬「判例法」。香港與澳門目前沒有引渡協議,但即使被告人不出庭,澳門法院亦可進行審訊甚至將被告定罪,只要被告不到澳門或與澳門有引渡協議的國家,便可避免被捕及服刑。

大劉「套現力」起碼過百億

大劉含沙射影

澳門 大鼻 鼻硬 硬搶 600 地皮 大劉 我被 強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81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