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斯皮格爾:90後的互聯網新貴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6/2815637.html
22歲和24歲、斯坦福大學校友、一個輟學一個畢業,伊萬·斯皮格爾(Evan Spiegel)和博比·墨菲(Bobby Murphy)用驚人的速度把一款產品設計課上的作業——Snapchat,從老爸的客廳搬到了投資人的面前,他們用了僅僅兩年時間。

今年6月23日,聊天應用Snapchat宣佈完成B輪融資,募集資金6000萬元,估值達到8億美元,本輪投資由知名風險投資機構IVP(International Ventures Partners)領投,Benchmark Capital和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等現有投資方跟投。而在此之前,Snapchat已經積累了總共4輪投資,總融資額超過1億美元。

 

只需要曾經擁有

「所有人都說,『這是個可怕的創意』。」作為Snapchat聯合創始人兼CEO,斯皮格爾在接受美國《福布斯》雜誌採訪時回憶道,2011年4月,當他在課堂上介紹自己的創意作業時,「他們說,沒人會用它,即使有人用,也是用來發送色情照片。」

2011年9月,斯皮格爾和校友墨菲推出了第一版Snapchat,一款可以讓用戶發送並瀏覽後自動刪除其照片、視頻、文本的交流工具。

Facebook的誕生曾經讓社交網絡升級到了「云端」概念,然而,這一切卻讓斯皮格爾感到一絲不對勁。

「我不知道你們的情況,但我的朋友變得非常怪異。」斯皮格爾補充道,屏幕上多的是一幅幅被描繪成「羨慕我吧」的場景——落日和假期,有趣到無法想像的聚會和美味可口的食物。人人都忙著為自己塑造完美的網絡形象,率性被慢慢拋棄。

「人們背負著這種管理數字版自我的沉重負擔,」斯皮格爾說道,「這使社交失去了所有的樂趣。」

於是,不留痕跡的Snapchat努力把那種「撒潑」的樂趣帶回數字世界。Snapchat並不是要和Instagram搶市場,實際上,私密、短暫、即時,是斯皮格爾設計它的初衷,也是最核心的競爭力之一。

在接受美國科技網站TechCrunch採訪時,斯皮格爾透露了他們最新的數據:截至今年6月,用戶們已經通過 iOS 客戶端發送了 10 億照片,每天用戶發送的照片量達到 2000 萬張,目前在 App Store 美國免費榜上排第 19,在圖片攝影類中僅次於 Youtube 和 Instagram 排第三。很快,他們還將推出Android客戶端,向更廣泛的用戶群體進軍。

這是一款用戶群集中在12到24歲的產品,這是年輕人設計給年輕人的小玩意兒,但同時,這也確實是一款令父母們頭疼的產品。假設13歲的孩子們發送的每張照片都會自動消失,那麼如何監督他們的數字生活習慣成了大人們不得不面臨的問題。

斯皮格爾表示,雖然照片會消失,但用戶的聯繫記錄不會。以此來看,這和只能查看電話記錄卻聽不到電話內容來說,沒什麼不同。

父母們的擔心沒能影響到Snapchat的受歡迎程度。在獲得新一輪融資後,斯皮格爾同時宣佈即將推出商業化的第一步,為體驗付費的應用內購買。但不論如何改版,Snapchat開發團隊表示,「從未考慮過」要讓用戶付費保存快照。

年輕人的互聯網戰爭

年輕,比扎克伯格更年輕!

如果說,華爾街曾經對年輕創業者不屑一顧,那麼現在他們開始一個勁兒地尋找這些年輕的面孔。

打開斯皮格爾在linkedin上的主頁,畢業即創業的經歷讓他的履歷看上起簡單到略顯直白。即便是比他大兩歲的聯合創始人墨菲,簡歷上也並沒有更「驚喜」的地方。和幾乎所有互聯網催生出來的美國年輕富翁們一樣,「技術天才」、「輟學創業」、「幾歲時便開始編程賣錢」,這些被「用爛」了的標籤卻依然適用於層出不窮的「新人」身上。

牽頭參與Snapchat此輪融資的IVP合夥人丹尼斯·菲爾普斯(Dennis Phelps)在他近期的一篇題為「IVP投資Snapchat的十個原因」的博客文章中寫道,「青春沒有被年輕浪費」(Youth is Not Wasted on the Young)。在他看來,斯皮格爾和墨菲是新一代科技企業家的代表,「這是從小伴隨著智能機長大,甚至不怎麼瞭解那些存在於電腦屏幕上的網頁的一代。」在他看來,這樣的團隊有可能成就「一個最成功的消費應用」。

「老大哥」Facebook曾經以為它能幹掉Snapchat,於是它去試了。

據美國商業週刊雜誌(Businessweek)報導,去年12月初,Facebook拋出了它的「Snapchat」——Poke,顯然後者是模仿之作,而它的拷貝過程,僅用了12天,扎克伯格親自參與撰寫了代碼。更有猜測說Facebook曾嘗試收購Snapchat,如今看來,這種情況絕沒有可能存在。

在Poke發佈的那天,斯皮格爾發表聲明說道,「歡迎,Facebook,認真的說!」

同樣輟學、同為二十幾歲的年紀,顯然「誰被誰收購」都不是件令人太愉快的事情。而在互聯網的對陣中,誰贏誰輸又都是件令人難以捉摸的事情。

自從Facebook發佈了Poke之後,數據表明,Twitter上每天提到Snapchat的次數從27360次飆升到了15.39萬次。Facebook的山寨只是提升了公眾對原版Snapchat的更高關注度。

互聯網的戰爭早就在年輕人之間打響,至於誰能笑到最後,這都還很難說。

皮格 90 後的 互聯網 互聯 新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4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