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百噸馬屎逼爆堆填區

2013-05-16  NM
 
 

 

尚有兩個月,馬季就收爐,而千多名有錢佬,在上月已磨拳擦掌爭奪來年購馬quota。目前馬會一千二百隻賽馬,每場賽事可為馬主帶來過百萬獎金,為馬迷製造刀仔鋸大樹的黃金夢。賽後,這班四隻腳的朋友,也為全香港留下過百噸另類黃金──馬屎!

馬會向來對外公布會將馬糞送到堆肥廠回收,但根據本刊連日觀察,每日過百噸馬糞,其實大部分都被送到堆填區。一百噸有幾多?原來四大超市每日的過期食物,也不過是八十七噸。馬會一個機構製造的有機廢物,比四大超市還多,一年下來丟棄的馬糞共裝得滿二千三百架雙層巴士!

馬仔是馬會的搵銀工具,但原來就連馬屎也是寶,不但可回收堆肥,更可混入廚餘發電,但馬會有金都懶執,求其亂扔,由得有用的馬屎逼爆堆填區。

每天晨早九時,馬匹晨操完畢,被帶回沙田馬房休息歎世界。沙田馬房平日閒人免進,圍欄上更圍上一塊塊的綠色帆布。但從帆布中的隙縫中窺看,可以見到穿上黃色制服的馬夫忙於在二樓把馬糞扔到地下的收集區。由於馬房以報紙條鋪地下,用來盛載馬仔的大小二便,所以馬糞會溝有報紙,但有馬夫也貪方便,把用來載飼料的膠袋、尼龍繩、飯盒及其他垃圾也扔進屎堆。

不時出入馬房的回收從業員陳先生(化名)告訴記者:「跑馬地馬場嗰邊無馬,主要都係沙田呢邊養,淨係沙田馬房都有廿幾堆馬屎加垃圾!」他說馬會只將馬糞放在一個約一米高的石屎槽,每朝早上,馬糞已堆得比人更高,有時瀉到一地屎,極不衞生:「其實佢買廿幾個密封式密斗都唔係好貴啫,最多咪使佢一千萬!」現場所見,一堆堆馬仔便便,在早上九時前已溢出瀉到行人路上,而載馬屎的石屎槽也早已擙出綠色的潺。

說罷,陳先生帶記者走到馬場對面的山坡上,從高處可以看到馬房旁的通道。約九點半左右,三至四架淨容量八至十公噸的夾斗車排隊駛入馬房,然後停在馬房外一堆堆如人般高的馬廐廢物前,將貨斗裝得滿滿的,再蓋上一塊綠布運走。記者尾隨夾斗車兩天,第一日,夾斗車將馬糞運到鄰近沙頭角的新界西堆填區,而另一日則花上四十五分鐘車程,運到較遠的將軍澳堆填區傾倒。

根據記者所見,夾斗車一個早上來往運送兩次,三輛車可以運走五、六十公噸馬糞,到了下午三時許,馬夫拉着馬匹在通道散步,等馬仔返回馬房後,兩至三架夾斗車會再次到通道收集廢料,每次一夾就是近兩小時,為免報紙在路上亂飛,馬夫會先在廢料上灑水,再送往堆填區。單是沙田馬房,一日至少可以收集到七十至八十公噸廢料。

屎撈紙都值錢

除了沙田馬場外,位於沙田體院旁、現已改作檢疫用途的奧運馬房,以及用作騎術訓練的雙魚河馬術中心,同由馬會管理。馬會每日製造過百噸馬糞。地球之友去年做過統計,發現四大連鎖超市包括百佳、惠康、華潤萬家、吉之島,合起來六百五十間分店每日才扔了八十七公噸過期食物等廚餘。馬會一間機構一年所棄的馬糞至少三萬六千五百公噸,等於近二千三百多架雙層巴士重量!陳先生不禁大罵:「馬屎好有用!唔單只啲屎可以回收,就連用來載馬屎嘅報紙都得!其實有廢紙回收公司,肯出到一千蚊一噸來回收!佢哋有大型滾筒可以分開馬屎和紙條,不過佢哋話大前提要乾淨,即係要做好源頭分類,唔好連埋膠呀、鐵呀、繩呀都扔到馬糞堆中,同埋用密斗裝好馬屎,唔好再灑水,因為濕咗水難回收,但馬會咁都懶做!」假若馬會把百噸馬屎加報紙條全賣給回收商,話咁易就每年有三千幾萬落袋。去年博彩收入高達一千三百九十億,近年落力營造企業的環保形象,不時與名人合作宣傳環保,今年三月曾找來李樂詩博士講極地氣候變化。馬會又跟環保署合作,推行為期三年的玻璃樽回收計劃等,去年年報內大力標榜自己回收五十噸玻璃樽。但原來轉過頭,馬會每日卻棄置的百噸本來可以回收的馬糞,當然,馬會每日生產的馬糞數字及去向,年報內不會看到。

堆肥廠盼馬會送糞

除了報紙條,馬糞其實有得回收。○八年奧運,政府大打綠色奧運牌,斥資三千八百萬在牛潭尾興建一座動物廢料堆肥廠,環保署助理署長陳英儂當時接受報章訪問時曾漏口風,說馬會在奧馬結束後,將每日一百四十噸馬廐廢料其中二十噸,送到牛潭尾堆肥廠回收。環保署回覆本刊,牛潭尾堆肥廠在二○一○年擴建後,最高處理量已增至每日四十噸 ,但現時堆肥廠每天只處理近廿五噸廢物。換言之,堆肥廠仲有四成quota可以處理更多馬糞。而這每日廿五噸的廢物中,平均約十六噸,主要來自馬會,其餘則是小量的禽畜廢物、廚餘及碎草、樹葉等。環保署踢爆,「據了解,香港賽馬會亦有把其他馬廐廢物運往堆填區。」但點解堆肥廠設施未用到盡,環保署即拋波叫記者問番馬會。明明還有地方可以回收,但馬會卻寧願將馬糞扔到堆填區。專門研究廚餘及堆肥的浸大生物系教授黃煥忠,曾任政府環保基金環境廢物項目回收審批小組主席,有份參與研究牛潭尾堆肥廠的施工和運作。他憶述,牛潭尾堆肥廠成立之初,馬會曾反映「好難做源頭分類,因為馬房是馬主自行找練馬師管理,馬會負責收集廢物,除非法例要求垃圾要分類,否則好難做!」記者上週到訪這個位於牛潭尾的堆肥廠,負責處理堆肥的承辦商衞龍廢料的工人,說堆肥廠主要靠馬會供應米田共。「我哋之前會混入豬屎,等養分再高啲,不過被人投訴太臭。」製成品廿五公斤一包,賣六十蚊,他興奮道:「好多附近錦綉花園嘅居民過來買o架!」

馬糞可發電

那些被馬會送到堆填區的馬糞,在不少人眼中絕非垃圾,而是可以回收再造的金蛋,一噸廢料處理後可變約半噸堆肥。黃煥忠解釋:「有機堆肥在香港好有市場,一年用到五萬噸堆肥,香港有好多園藝愛好者同小量農田,而家仲有好多社區園圃,你計番即係可以用十萬噸廢料。但牛潭尾個堆肥廠一年都係回收得幾千噸馬糞。」他又補充:「而家政府都研究緊垃圾收費啦,馬會與其搞咁多gimmick嘢,不如諗吓點處理啲馬糞,你啲馬屎將來都係要收錢!馬會咁有錢,自己起一個堆肥廠都得啦!」黃舉例,在澳洲農民會自行用馬糞來堆肥。德國更是厲害,成功將廚餘等有機廢料再加入馬糞用來發電,只要每日回收二百噸廚餘,經處理後每年可供應三千個家庭用電,政府正在籌備小蠔灣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用來回收廚餘:「但係顧問公司淨係建議政府俾錢購入膨脹劑,無諗過可以用馬糞!」 對於沒有好好回收馬糞,馬會發言人解釋目前只能將木糠做墊料的馬糞送到牛潭尾回收,因為廢報紙上的油墨有金屬,不宜拿到牛潭尾堆肥廠回收,故此需要運到堆填區棄置。至於用木糠還是廢紙,是練馬師的選擇。而為何不讓廢紙商回收,發言人沒有正面回應,只推說長遠目標是用環保方法處理所有馬廐廢物。這所香港獨家的博彩機構,本來應對數字敏感,但卻未能提供每日的馬糞數量。


百噸 噸馬 馬屎 屎逼 逼爆 爆堆 堆填 填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592

獨家直擊 近百噸台灣水果72小時急送任務 順豐讓包裹「跑起來」 蘋果、小米機都指名要它

2014-01-06  TWM
 
 

 

一家未上市快遞公司,市值可以等同於台灣股王大立光,今年四十二歲的創辦人熱愛極限運動,卻又低調到連國際物流大咖DHL老闆想見他,都碰了軟釘子。《今周刊》採訪團隊透過層層溝通,首度直擊公司總部,揭開中國快遞王國的神祕面紗。

撰文‧賴筱凡 攝影.林育緯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高雄燕巢,晨霧未散的果園裡,起個大早的農民們,正輕手輕腳地摘下大如拳頭的蜜棗,寒露初結的翠綠表皮,顆顆更顯嬌貴。的確,這批嬌客即將展開不同以往的旅程,從高雄到台北港、再從台北港搭船到廈門港,下了廈門同益碼頭再轉往上海分拆包裝,橫跨二千公里,連同其他近百噸台灣水果在踏上中國土地後,七十二小時內送達到九千名中國消費者手中。

這是台灣蜜棗的跨世紀之旅,因為這正標誌著兩岸電子商務的新里程碑;而一輛輛寫著大大「SF」英文字的亮黑色貨卡,正是串起兩岸電子商務最後一哩路的幕後推手。這家低調的貨運公司已默默地滲透進台灣大街小巷中,將台灣賣家的商品送到中國消費者的手上,也替你送來在淘寶網上買的貨物,它是「順豐速運」。

直擊深圳總部

揭開﹁水貨佬﹂變身快遞龍頭神祕面紗對台灣人來說,「順豐」這個名字,還有些陌生,但「順豐」之於中國、香港的民眾來說,卻再熟悉不過。它擁有超過二十萬名員工,這些穿梭在兩岸三地大街小巷裡的黑衣部隊,創造出一三年營業額高達人民幣三百億元的業績。更重要的是,順豐掌控了二○%的快遞市場,也就是說,全中國每天流動的二千多萬個包裹中,就有將近五百萬個經過它的手中,連蘋果、小米機都指定全中國的貨物都由順豐來送。順豐的影響力,已經讓你無法忽視。

一三年八月順豐完成最新一輪的增資,引進元禾控股、招商局集團、中信資本三大股東,增資金額達人民幣八十億元(約新台幣四百億元),持股二五%。以此估算,順豐市值已達人民幣三二○億元,相當新台幣一六○○億元。這個數字幾乎與台灣股王大立光的市值相當。然而,這卻是一家資本額只有人民幣一億元的快遞公司。

順豐的創辦人──王衛,行事風格就如同公司亮黑色的貨卡一樣低調;低調到連當年阿里巴巴集團總裁馬雲想見他,都見不著,更別提國際物流大咖DHL的老闆親赴深圳,也碰了軟釘子。

今年僅四十二歲的王衛,進出總是穿著POLO衫、牛仔褲與球鞋,他鮮少接受媒體採訪,也不拍照,連員工在歲末聯歡想與他合照,都未能如願。但低調的外表底下,王衛卻有著熾熱的情感,他熱愛極限運動,追求的目標也絕對徹底執行到底。

憑著這份執著,沒有人能想到,這位二十年前拉著破舊行李箱跑單幫的「水貨佬」,竟能成為中國快遞之王。

當年,年僅二十二歲的王衛從廣東順德起家,來回於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兩地,拉著行李箱,一路從「水貨佬」做起。但王衛的嗅覺卻跟別人不大一樣,他很早就意識到快遞是個商機,二十年來,他一步一腳印將順豐推上中國民營物流業的龍頭寶座,甚至成為第一個購置飛機、自組機隊的中國快遞業者。

把錢花在刀口上

改善運送流程 提供優質快遞服務「以前中國快遞有三巨頭:北宅急送、中大田、南順豐;但宅急送想做的是民族企業,大田的目標是做大之後就賣掉,只有王衛說,他要做中國的FedEx(聯邦快遞)。」曾在順豐工作超過十年的前副總裁曾玉勤指出。

即使○六年大田以四億美元賣給了聯邦快遞,競爭對手DHL上門想買順豐,王衛卻連見他一面都不願意。

為了揭開順豐的神祕面紗,《今周刊》透過層層溝通,成為首家進入順豐深圳總部採訪的台灣媒體,更直擊順豐華東最大中轉站。

十二月二十六日,深圳福田大街上的商店還在播放著聖誕歌曲,聖誕當天人們在淘寶網上搶購的禮物,此刻正在順豐綿密的物聯網上移動,等著送貨員配送到每個消費者的手上,而這張物聯網的神經中樞,就在大街旁的這棟高達二十六層樓的順豐總部。

其實順豐總部落腳在此,已經有十年的時間了,但從外觀看去,絲毫無法找到任何有關順豐的蛛絲馬跡。

神祕、低調,是外界對順豐的第一印象,甚至有中國媒體為了採訪順豐,不惜以臥底面試的方式潛入。「順豐認為與其花錢打廣告,告訴別人順豐好,何不把錢花在改善我們的流程,讓消費者用過之後,都知道順豐好。」跟在王衛身邊長達十年的順豐資深副總裁杜浩洋自信地說。

「電子商務的產業鏈中,唯一無法虛擬化的,就是物流,你還是需要一個又一個的送貨員,親自將貨送到消費者手上,大家還是會注意到順豐。」順豐以年成長率超過三成的速度飛快長大,其中的關鍵,就來自中國消費者在淘寶網、天貓、京東商城等電子商務平台的消費。

一二年中國被運送的包裹多達五十六億件,預估一三年將達八十五億件。中國電子商務的爆發性成長,連帶地使快遞業也跟著起飛。「今年我們最重要的戰略,就是電商業務。」順豐浦東中轉站業務經理李松直言。

為了搶進年成長率近六成的電商業務,順豐去年就租下浦東機場一.二萬平方公尺的地,設立華東最新的中轉場,就是要把電商快遞包裹統統拉進順豐來。

第一線快遞是命脈

王衛敢給 讓快遞員變超級業務員要管理好這最後一哩路,在台灣或許再稀鬆平常不過,但當一切放大至二十萬人的大軍,要跑遍中國三十四個省市自治區,很多問題就會跑出來。

就拿快遞最重要的命脈——送貨員來說,順豐的二十萬名員工裡,五○%是送貨員。近年來中國工資調漲,只要每人工資增加人民幣一百元,順豐的人事成本就多人民幣一千萬元,更別說還有油費、設置中轉站的倉儲土地成本。

養送貨員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國幅員遼闊,做快遞就得深入到每個鄉鎮去。一開始,順豐跟其他快遞業者一樣,採取「加盟」制,讓當地有興趣的人來加盟,結果就是各地加盟店的老闆擁地為王。

王衛很早就捨棄了各地加盟的制度,擁地為王的狀況只會增加管理困難,於是,○二年,順豐改推直營制,要徹底解決最後一哩的管理障礙。問題來了,別家都是加盟制,王衛拿什麼吸引送貨員認同度,還讓他們甘於歸依順豐的管理、為順豐打拚?

「王衛把中國畫成六大區,每區下有省、縣、市、鄉……等小區,他喊出分潤制,要跟送貨員共享利潤。」曾玉勤說,這招很有效,王衛讓每個送貨員除了配送既有貨品,賺取穩定薪水外,他還把送貨員變成了業務員。

杜浩洋不諱言,「在順豐,每名送貨員都是業務員,只要他們每多接一張訂單,公司就和他們分享一部分的利潤。」換言之,除了送貨帶來固定薪資,只要每接一張單,送貨員就能額外多拿一些獎金。

為了觀察順豐如何將快遞作業發揮到極致,我們甚至追蹤了「一顆台灣蜜棗的旅行」,一張來自上海的訂購單,如何在電商大平台下,從高雄產地直送到消費者手裡。《今周刊》從台灣賣家杰可斯商品產地開始記錄,一路自高雄、廈門到上海,從商品報關、重新包裝、集貨裝箱、分揀併單、到配送至消費者家中,現場直擊電子商務包裹的跨海過程。

紙絲、包材都是know-how 上演二十四小時包裹特急快遞挑戰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五點,廈門的同益碼頭,中國消費者從淘寶網下單,台灣直送的貨品到了。

「我們以前不懂得做,要從新疆運水果出來,以為在上頭鋪冰塊就可以了。」杜浩洋說得都有些不好意思。

台灣人對於低溫冷藏的快遞配送,是相當習以為常的事,但即使是今日的順豐,旗下也還沒有一輛貨車是低溫冷藏的配送車。「在中國想運送生鮮食品,你得克服每個地區的氣候不同,有時貨品上飛機,溫度低至零下,食品的耐受度是大問題。」順豐電商與快遞供應鏈事業部業務經理祖恩峰說。

因此,當杰可斯將高雄蜜棗賣到中國消費者手上,難度之高不難想像。「從貨交到順豐手上那刻算起,二十四小時內就會送達消費者手上。」這次,杰可斯執行長胡亦嘉要配送到中國消費者的水果近百噸、九千張訂單,順豐在最短時間內做到了!

順豐有個規定叫「收一派二」,指消費者下單後一小時收件,貨物到送貨員手上必須在兩小時內完成派送,靠著綿密的網絡,順豐做到了快,讓包裹「跑起來」。

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杰可斯位於廈門的倉庫外,已經停滿了順豐長達二十米的貨車。「這些水果坐船過來,接下來有些要送到華北,就得上飛機,所以我們得要替它量身打造不一樣的包材。」祖恩峰說。

以夏季運送芒果為例,容易腐壞不說,上了飛機的溫度必須控制在零至三度,保利龍箱的密度就要有二十克╱立方公分,才能達到恆溫效果。

貨品重新包裝好,二十四小時的快遞挑戰,才正要開始。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八點,浦東機場邊的順豐中轉站,正要開始忙碌。為了壓縮貨品運送的時間,快遞業者多半利用夜晚做長距離的移動,白天則由送貨員配送。

三個月不創新就危機四伏

取經7-ELEVEn 複製台灣經驗這是一天裡,浦東中轉場最忙的時候,他們得趕在晚上十點半前,完成所有貨物分揀,並集貨上車,貨物輸送帶上,包裹奔跑著,其中就有好些件是杰可斯的蜜棗包裹,有些更要趕搭十二點直飛四川成都的貨機,要讓消費者在隔日一早十點前收到。

接近王衛的人都知道,王衛是個危機意識相當高的人,因此業界流傳王衛的一句名言:「三個月沒有創新和變革,就會有危機四伏的感覺。」王衛無時無刻都在研究如何提升運送速度,「○九年到台灣參訪時,他就親自去台北港看,從台北港到廈門是最短的距離,他也看到了台灣的物流業者如何與便利商店合作。」曾玉勤說。

順豐率先在深圳找上便利商店合作取件,「其實,就是從台灣的7-ELEVEn得到的靈感。」杜浩洋不諱言,效果相當好,「一來送貨員不用因為貨品沒送達而乾等或來回奔波,二來對消費者取貨也便利。」順豐更在十二月,將便利商店的合作模式,複製到上海來。

順豐的送貨員都會隨身配帶著一個無線掃描器和無線列印機,所有貨品一到送貨員手上,只要輕輕一掃條碼,收件人、送件人……等所有資訊,都詳細明列在上,就連下單也可以馬上完成,連送貨車都不必消費者親自填寫。

為了精確掌握每個送貨員的行蹤與進度,這台無線掃描器代表的就是每個送貨員,直接與順豐每個區域的中轉站連線。

早些年,順豐非常追求快,這也是為什麼王衛在○九年成立順豐航空,成為中國物流業者的第一個自有機隊,多達三十一架的貨機直接來往大陸各城市。「王衛想要自己擁有掌控權,如果沒有自己的機隊,貨品就得乖乖等湊櫃,快遞時間就在等待中浪費了。」曾玉勤認為,在快遞業裡,快是第一,再來就是服務要好。

順豐的快遞價格向來比其他同業高,原因就出在王衛並不認同低價競爭策略是存活的唯一之道,「順豐其實不是快遞公司,而是速運公司,我們要提供給客戶的是解決方案,又快又好。」杜浩洋直言,品質才是關鍵。

的確,當來自高雄燕巢的蜜棗被送達到上海年輕女孩的手中時,那翠綠欲滴的果色,那入口甜香的濃郁,或許就是品質最好的說明。

順豐這家快遞大腕,在電商大時代裡,迅速成為一統中國物流業的新帝國,更拉高嘉里大榮、宅配通等台灣業者的進入門檻。以後,你不得不認識這個黑色標誌背後代表的順豐大軍。

42歲的王衛,

20年催生順豐王國

順豐速運

成立:1993年

負責人:王衛

資本額:人民幣1億元

員工人數:約20萬人

據點:中國境內共有5000個據點;海外遍及香港、澳、台、韓、日、星、馬、美國等國

近三年營業額:

2011年人民幣150億元2012年人民幣200億元2013年人民幣300億元

從人民幣10萬元開始的

物流王國

順豐速運大事紀

1993年 王衛向父親借人民幣10萬元,創辦順豐速運,只有6名員工1996年 成為中國首家進軍香港的物流業者2007年 進軍台灣市場2009年 成立順豐航空,是中國第一家自有飛機的民營快遞業者2013年 引進中信資本、元禾控股、招商集團近人民幣80億元資金,持股25%,推算順豐市值高達人民幣320億元

一顆台灣蜜棗的千里旅行

電子商務爆發,順豐成了每個賣家最依賴的物流業者。但一顆台灣蜜棗要跨越兩岸、行經上千公里,到底該怎麼送?

為了解順豐物流配送過程,《今周刊》從高雄、廈門,沿途記錄至上海,從蜜棗產地、高雄港、廈門報關,到順豐中轉站的貨品分揀、社區送貨的最後一哩,直擊順豐20萬快遞大軍的第一線作業。

四大創新,讓順豐變中國民營快遞龍頭

1.科技走在前頭

順豐是大陸首家使用無線掃描器的快遞業者,內建GPS定位、通話、訂單資訊等功能,還能即時接單。

2.送貨員變業務員

每個送貨員變成業務員,只要送貨員多接一張訂單,就能獲得部分獎金。

3.即時管控最後一哩路

順豐很早就捨棄加盟制,親自直營深入社區的最後一哩,降低快遞配送時間的影響。

4.什麼都能包!

從紅酒、鮮花、冰淇淋到水果,不論是恆溫箱厚度、或外包裝材質,順豐各種特殊服務都有。

獨家 直擊 近百 百噸 噸臺 臺灣 水果 72 小時 急送 任務 順豐 包裹 起來 蘋果 小米 機都 指名 要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467

深圳截逾百噸殮房衫

1 : GS(14)@2016-08-13 14:59:31

購買二手衫小心中招!深圳當局查獲549噸從國外經香港中轉,走私到內地的二手衫,它們絕大多數來自國外太平間(殮房)、垃圾站、廢品收購站。收購成本幾乎為零,但不法分子將其翻新後,以每件幾十元(人民幣‧下同)的價格賣給消費者。


經香港走私內地

周三(10日),在深圳大鵬新區土洋碼頭,五顏六色的包裝袋叠成了一座大山,足有三層樓高。儘管下着大雨,現場仍能聞到刺鼻的酸臭味。「有的毛衣還挺高檔的!」深圳邊防支隊葵湧邊防工作站站長劉新林拎起一件衣服說,此次一共查獲549噸衣服,是當地查獲走私洋垃圾史之最。這些衣服中的絕大多數來自外國的太平間、垃圾站、廢品收購站。據深圳疾控中心消毒與病媒生物防製科博士魏方稱,走私二手衫含有大量致病病原體,「會通過皮膚、口腔等器官進入人體」。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走私二手衫上帶有血迹,很有可能是愛滋病或嚴重肝病患者穿過的,「身體比較弱的消費者穿在身上,就有被感染(肝炎)的風險」。「從國外運來,再以每一噸1,000元賣出去,金額達到1,100萬元。」劉新林說,不法人員利用一艘名為利運達號的船隻運送這批二手衫,以香港作為中轉站,運進內地後賣給下家,當局共抓獲了6名疑犯,其中5人(4人為台灣籍,1人為福建籍)因涉嫌走私廢物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據疑犯交代,這些二手衫運進內地後,準備再運往台灣,但劉稱,福建莆田才是這批二手衫的終點站。廣東《新快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13/19734567
深圳 截逾 逾百 百噸 噸殮 殮房 房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6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