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百噸馬屎逼爆堆填區

2013-05-16  NM
 
 

 

尚有兩個月,馬季就收爐,而千多名有錢佬,在上月已磨拳擦掌爭奪來年購馬quota。目前馬會一千二百隻賽馬,每場賽事可為馬主帶來過百萬獎金,為馬迷製造刀仔鋸大樹的黃金夢。賽後,這班四隻腳的朋友,也為全香港留下過百噸另類黃金──馬屎!

馬會向來對外公布會將馬糞送到堆肥廠回收,但根據本刊連日觀察,每日過百噸馬糞,其實大部分都被送到堆填區。一百噸有幾多?原來四大超市每日的過期食物,也不過是八十七噸。馬會一個機構製造的有機廢物,比四大超市還多,一年下來丟棄的馬糞共裝得滿二千三百架雙層巴士!

馬仔是馬會的搵銀工具,但原來就連馬屎也是寶,不但可回收堆肥,更可混入廚餘發電,但馬會有金都懶執,求其亂扔,由得有用的馬屎逼爆堆填區。

每天晨早九時,馬匹晨操完畢,被帶回沙田馬房休息歎世界。沙田馬房平日閒人免進,圍欄上更圍上一塊塊的綠色帆布。但從帆布中的隙縫中窺看,可以見到穿上黃色制服的馬夫忙於在二樓把馬糞扔到地下的收集區。由於馬房以報紙條鋪地下,用來盛載馬仔的大小二便,所以馬糞會溝有報紙,但有馬夫也貪方便,把用來載飼料的膠袋、尼龍繩、飯盒及其他垃圾也扔進屎堆。

不時出入馬房的回收從業員陳先生(化名)告訴記者:「跑馬地馬場嗰邊無馬,主要都係沙田呢邊養,淨係沙田馬房都有廿幾堆馬屎加垃圾!」他說馬會只將馬糞放在一個約一米高的石屎槽,每朝早上,馬糞已堆得比人更高,有時瀉到一地屎,極不衞生:「其實佢買廿幾個密封式密斗都唔係好貴啫,最多咪使佢一千萬!」現場所見,一堆堆馬仔便便,在早上九時前已溢出瀉到行人路上,而載馬屎的石屎槽也早已擙出綠色的潺。

說罷,陳先生帶記者走到馬場對面的山坡上,從高處可以看到馬房旁的通道。約九點半左右,三至四架淨容量八至十公噸的夾斗車排隊駛入馬房,然後停在馬房外一堆堆如人般高的馬廐廢物前,將貨斗裝得滿滿的,再蓋上一塊綠布運走。記者尾隨夾斗車兩天,第一日,夾斗車將馬糞運到鄰近沙頭角的新界西堆填區,而另一日則花上四十五分鐘車程,運到較遠的將軍澳堆填區傾倒。

根據記者所見,夾斗車一個早上來往運送兩次,三輛車可以運走五、六十公噸馬糞,到了下午三時許,馬夫拉着馬匹在通道散步,等馬仔返回馬房後,兩至三架夾斗車會再次到通道收集廢料,每次一夾就是近兩小時,為免報紙在路上亂飛,馬夫會先在廢料上灑水,再送往堆填區。單是沙田馬房,一日至少可以收集到七十至八十公噸廢料。

屎撈紙都值錢

除了沙田馬場外,位於沙田體院旁、現已改作檢疫用途的奧運馬房,以及用作騎術訓練的雙魚河馬術中心,同由馬會管理。馬會每日製造過百噸馬糞。地球之友去年做過統計,發現四大連鎖超市包括百佳、惠康、華潤萬家、吉之島,合起來六百五十間分店每日才扔了八十七公噸過期食物等廚餘。馬會一間機構一年所棄的馬糞至少三萬六千五百公噸,等於近二千三百多架雙層巴士重量!陳先生不禁大罵:「馬屎好有用!唔單只啲屎可以回收,就連用來載馬屎嘅報紙都得!其實有廢紙回收公司,肯出到一千蚊一噸來回收!佢哋有大型滾筒可以分開馬屎和紙條,不過佢哋話大前提要乾淨,即係要做好源頭分類,唔好連埋膠呀、鐵呀、繩呀都扔到馬糞堆中,同埋用密斗裝好馬屎,唔好再灑水,因為濕咗水難回收,但馬會咁都懶做!」假若馬會把百噸馬屎加報紙條全賣給回收商,話咁易就每年有三千幾萬落袋。去年博彩收入高達一千三百九十億,近年落力營造企業的環保形象,不時與名人合作宣傳環保,今年三月曾找來李樂詩博士講極地氣候變化。馬會又跟環保署合作,推行為期三年的玻璃樽回收計劃等,去年年報內大力標榜自己回收五十噸玻璃樽。但原來轉過頭,馬會每日卻棄置的百噸本來可以回收的馬糞,當然,馬會每日生產的馬糞數字及去向,年報內不會看到。

堆肥廠盼馬會送糞

除了報紙條,馬糞其實有得回收。○八年奧運,政府大打綠色奧運牌,斥資三千八百萬在牛潭尾興建一座動物廢料堆肥廠,環保署助理署長陳英儂當時接受報章訪問時曾漏口風,說馬會在奧馬結束後,將每日一百四十噸馬廐廢料其中二十噸,送到牛潭尾堆肥廠回收。環保署回覆本刊,牛潭尾堆肥廠在二○一○年擴建後,最高處理量已增至每日四十噸 ,但現時堆肥廠每天只處理近廿五噸廢物。換言之,堆肥廠仲有四成quota可以處理更多馬糞。而這每日廿五噸的廢物中,平均約十六噸,主要來自馬會,其餘則是小量的禽畜廢物、廚餘及碎草、樹葉等。環保署踢爆,「據了解,香港賽馬會亦有把其他馬廐廢物運往堆填區。」但點解堆肥廠設施未用到盡,環保署即拋波叫記者問番馬會。明明還有地方可以回收,但馬會卻寧願將馬糞扔到堆填區。專門研究廚餘及堆肥的浸大生物系教授黃煥忠,曾任政府環保基金環境廢物項目回收審批小組主席,有份參與研究牛潭尾堆肥廠的施工和運作。他憶述,牛潭尾堆肥廠成立之初,馬會曾反映「好難做源頭分類,因為馬房是馬主自行找練馬師管理,馬會負責收集廢物,除非法例要求垃圾要分類,否則好難做!」記者上週到訪這個位於牛潭尾的堆肥廠,負責處理堆肥的承辦商衞龍廢料的工人,說堆肥廠主要靠馬會供應米田共。「我哋之前會混入豬屎,等養分再高啲,不過被人投訴太臭。」製成品廿五公斤一包,賣六十蚊,他興奮道:「好多附近錦綉花園嘅居民過來買o架!」

馬糞可發電

那些被馬會送到堆填區的馬糞,在不少人眼中絕非垃圾,而是可以回收再造的金蛋,一噸廢料處理後可變約半噸堆肥。黃煥忠解釋:「有機堆肥在香港好有市場,一年用到五萬噸堆肥,香港有好多園藝愛好者同小量農田,而家仲有好多社區園圃,你計番即係可以用十萬噸廢料。但牛潭尾個堆肥廠一年都係回收得幾千噸馬糞。」他又補充:「而家政府都研究緊垃圾收費啦,馬會與其搞咁多gimmick嘢,不如諗吓點處理啲馬糞,你啲馬屎將來都係要收錢!馬會咁有錢,自己起一個堆肥廠都得啦!」黃舉例,在澳洲農民會自行用馬糞來堆肥。德國更是厲害,成功將廚餘等有機廢料再加入馬糞用來發電,只要每日回收二百噸廚餘,經處理後每年可供應三千個家庭用電,政府正在籌備小蠔灣的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用來回收廚餘:「但係顧問公司淨係建議政府俾錢購入膨脹劑,無諗過可以用馬糞!」 對於沒有好好回收馬糞,馬會發言人解釋目前只能將木糠做墊料的馬糞送到牛潭尾回收,因為廢報紙上的油墨有金屬,不宜拿到牛潭尾堆肥廠回收,故此需要運到堆填區棄置。至於用木糠還是廢紙,是練馬師的選擇。而為何不讓廢紙商回收,發言人沒有正面回應,只推說長遠目標是用環保方法處理所有馬廐廢物。這所香港獨家的博彩機構,本來應對數字敏感,但卻未能提供每日的馬糞數量。


百噸 噸馬 馬屎 屎逼 逼爆 爆堆 堆填 填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5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