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善良大於超能力《超能陸戰隊》里的“白球恩”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8062

 

《超能陸戰隊》的主角大白是一個充氣的機器人,同為“英雄”,它和蜘蛛俠、鋼鐵俠、美國隊長那樣典型的超級英雄不太一樣。它沒有什麽超能力,甚至常常需要充電,防漏氣則要靠透明膠布。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蜘蛛俠的名言“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成了美國漫畫世界里的英雄宣言。霍爾想塑造另一種經典: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的英雄,不靠超能力。

“曾經有個滿臉雀斑的小男孩,告訴他的父母,有一天他想去迪士尼工作,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他的父母相信他,一直支持他,並最終讓他美夢成真。”2015年2月23日,導演唐·霍爾在第87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激動地說。他導演的《超能陸戰隊》在這一屆奧斯卡獲得最佳動畫長片獎。

“奇特的、超現實的、驚人的、美妙的、令人難以置信地酷!”頒獎後臺接受媒體群訪時,霍爾捧著沈甸甸的小金人,一連說了五個形容詞。他還沒有打算為這部動畫長片拍攝續集,不過他已經在設想一個新的超級英雄角色,“能夠點石成金!”

唐·霍爾以為由他創造的卡通英雄Baymax在全球都是一個名字。實際上,它在中國大陸叫“大白”,到了臺灣,就叫“杯面”,換到香港,又有一個新名字,叫“醫神”。字幕組的翻譯更到位:“白球恩”。

英雄“大白”是迪士尼與漫威聯合出品的第一部動畫電影《超能陸戰隊》中的主角,也是影片中最受觀眾歡迎的超級明星。大白頭小身大,有一雙超長的手,軟綿綿,胖乎乎,具有呆萌氣質,是個充氣球模樣的白色醫療機器人。在影片中,它由科學少年小宏的哥哥泰迪研發而成,在泰迪不幸去世後,小宏帶領大白,還有四個好朋友一起,六人團隊作戰,共同打擊犯罪和陰謀。

英雄故事是全球通用的主題。中國式的英雄故事里,炸碉堡的董存瑞、助人為樂的雷鋒,英雄們在道德上“零瑕疵”,也沒有成長過程。大白不一樣,它不時搞怪闖禍,又會在成長中不斷完善自己。

大白也並不是一個像蜘蛛俠、鋼鐵俠、美國隊長那樣擁有超能力、典型的超級英雄,“如果有一個入選英雄榜的候選名單,大白一定是最後的被提名者,因為它最不像英雄,就是個膨脹的充氣娃娃,看上去很容易受到攻擊,更應該是一個在電影中充當笑料的角色。”霍爾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霍爾希望塑造一個全新的英雄形象——它沒有什麽了不起的超能力,只是依靠聰明才智激發了潛能。

2014年11月7日,《超能陸戰隊》在美國和加拿大首映,首周末票房超過《星際穿越》,達到5620萬美元,隨後入圍第87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與夢工廠出品的《馴龍高手2》一起成為奪獎熱門。2015年初,《超能陸戰隊》在北美總票房達到2.11億美元,超越《冰雪奇緣》,成為迪士尼最賣座的影片。

2015年2月28日,奧斯卡獲獎五天後,《超能陸戰隊》在中國大陸上映。

最終,大白的形象設計得極簡:一段弧線連接兩個黑點,就構成了眼睛和嘴巴。這已和原著漫畫中的形象迥異。 (迪士尼供圖/圖)

治愈系“暖男”

《超能陸戰隊》改編自漫威1998年推出的同名漫畫。吸引霍爾把它推上大銀幕的,首先是片名——《超能陸戰隊》的英文片名直譯是《六個大英雄》(Big Hero 6),“英雄”是關鍵詞。

英雄大白的誕生跟“美國隊長”不一樣,美國隊長誕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宏大歷史場面里美國精神的體現,新領袖式的英雄。14歲的科學天才小宏失去了哥哥,由哥哥制造出的醫療機器人,成為了小宏的“心理治療師”。

霍爾很快又被故事吸引,在他看來,這是一部適合制作成動畫片的漫畫,“它有很多悲傷的情節,但基調又是幽默的,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是一個充滿感情的故事”。

漫畫中延續了典型漫威漫畫中常見的熱血打鬥場景,但更註重情感的抒發,而走情感路線則是迪士尼的強項。此外,《超能陸戰隊》是相對冷門的漫威動畫,看過的人並不多,自由發揮的空間可以很大,不會像“美國隊長”那樣,稍微改動一下就會引起漫畫迷的抗議。

從擔任動畫片《人猿泰山》的編劇開始,霍爾已經在迪士尼工作了近20年。他還擔任過《未來小子》、《公主與青蛙》等迪士尼作品的編劇工作。他熟悉迪士尼的基調——極具美國主流價值觀,充滿溫情的追夢、家庭、王子與公主等概念。

2011年,在與斯蒂芬·安德森共同執導完動畫片《小熊維尼》後,霍爾開始構思下一部動畫片。那時,迪士尼已經完成了對漫威的收購,漫威的漫畫角色具有和迪士尼很不一樣的氣質,它們是熱血的,崇尚英雄。

“能不能將迪士尼經典動畫和漫威的角色進行融合?”霍爾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的首席創意官約翰·拉塞特,拉塞特也很興奮,告訴他,去吧,去發現點什麽。霍爾開始著手瀏覽漫威龐大的漫畫數據庫,《超能陸戰隊》正是他從中偶然發現的。

霍爾最初看到原著漫畫中的大白時,它的模樣更像怪獸,而要塑造一個迪士尼和漫威混搭的英雄,“它應該要很特別,要看上去跟以前所有出現過的卡通形象或機器人形象都不一樣”。

要跳出常規很難,霍爾為此開始了一次研究之旅,尋找靈感,他造訪了美國東、西部著名的理工學院,包括麻省理工大學、哈佛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在卡內基梅隆大學,霍爾見到一群科學家正在做一項新實驗,實驗對象是一個軟綿綿的機器人,它有一只巨大的機械手,科學家們正在反複調試這只手,讓它更加人性化,可以應用到醫療護理行業,成為照顧病人的好“護士”。

霍爾很受啟發,他一直在尋找一個不一樣的機器人:首先,它一定要是一個治愈系的“暖男”,能夠成為失去親人的小宏的心理治療師和安慰劑,但暖心的機器人應該長什麽樣,霍爾心里並沒有譜,直到這個讓人溫暖的機械手的出現。

以此為基礎,霍爾迅速勾勒出一雙胖胖的、長長的手臂,大白的手由此誕生。這雙手會在小宏難過、受挫時,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擁抱也成為大白的招牌姿勢。

等到霍爾結束他的研究之旅回到迪士尼動畫工作室,大白的形象已初具雛形,和最終版大白很相似,只是沒有五官。迪士尼的動畫師們根據霍爾從大學里帶回來的體驗,嘗試為大白設計各種各樣的眼睛和鼻子,可是首席創意官約翰·拉塞特都不滿意。

“約翰一直在推動我們,換個角度,再換個角度想問題,反反複複試驗。”克里斯·威廉姆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威廉姆斯是霍爾的搭檔,也曾是迪士尼動畫《花木蘭》的主要故事創作人之一,並因《變身國王》獲得安妮獎“動畫長片編劇個人傑出成就獎”提名。他後來加入了大白的創意設計,成為《超能陸戰隊》的兩位聯合導演之一。

最後的“五官”是拉塞特畫上去的,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一段弧線連接兩個黑點,就構成了大白的眼睛和嘴巴。弧線上揚,表示大白開心了,弧線下垂,大白傷心難過。極簡設計反而增添了大白的呆萌氣質。

接下來要設計大白怎麽走路。動畫師們研究各種生物走路的姿勢,得出結論:世界上走路最萌的,第一個是穿著紙尿褲、剛會走路的嬰兒,第二個是企鵝。他們利用CG技術,將嬰兒和企鵝走路姿勢進行融合,設計出了大白的步伐。最終設計出的英雄大白形象,已經與原著漫畫中的形象迥異。

除了形象之外,霍爾和威廉姆斯也沒有花很多時間在分解原著漫畫故事上,而是四處與科學家聊天,做大量科學研究,動畫片中許多科技改變生活、交通的技術,都是原著中沒有的。

為了留下漫威的影子,《超能陸戰隊》中,大白會從氣球模樣進行變形,穿上機器人盔甲作戰,因此具有了硬漢氣質;影片中戴面具的反派角色,看上去則像《複仇者聯盟》中的某個反面人物;而漫威的靈魂人物斯坦·李,則一如既往地在《超能陸戰隊》片尾彩蛋中客串了一回角色——他從不缺席漫威的任何一部改編影片。影片也一定程度上跳出了迪士尼動畫中故事內容低幼的問題,有情節逆轉,也有懸念。

《紐約時報》評論:“《超能陸戰隊》身上少了一些人們熟悉的迪士尼標誌:沒有耳膜克星——大量抒情歌曲,或是一些嘰嘰喳喳的卡通小動物,它也不是一個童話故事……是迪士尼借了漫威漫畫故事的殼,講了一個迪士尼式的英雄故事,其動畫中呈現的機智和質感,還讓人想起皮克斯。”

《好萊塢報道》則認為:“這部動畫片中有機器人、超級英雄,還有大量的情感共鳴,這拓寬了迪士尼的敘事領域,也代表了它未來詮釋英雄主義的新方向。”

克里斯·威廉姆斯曾是迪士尼動畫《花木蘭》的主要故事創作人之一,和唐·霍爾同是《超能陸戰隊》的聯合導演。 (迪士尼供圖/圖)

也給壞人一個溫暖的擁抱

大白沒有什麽超能力,它泄氣的時候,需要依靠充電器才能膨脹;防漏氣則要靠透明膠布。

“大白是一個特別的英雄,它沒有超級英雄的外形,它有的是無私的精神。成為一個英雄的核心,就是無私,一種不考慮自己,先考慮他人的能力。”霍爾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大白的處事原則是絕不傷害人類。它聽科學天才小宏的話,但當小宏給它發布指令,讓它消滅壞人的時候,它會拒絕執行——即使是壞人,它也只願給予小小的懲罰,給壞人改過的機會。有一段因為時長原因而被刪掉的情節:大白和一個反面角色交鋒的時候,對方被噎住了,險些喪命,大白不僅沒有趁勢追擊,反而本能地將“壞人”抱在懷中,希望給他溫暖。

蜘蛛俠出現之後,“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成為美國漫畫世界里奉為經典的一句英雄宣言。霍爾希望能塑造一個新的經典: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的英雄,不靠超能力。影片中,大白和夥伴們遇到困難時,被反複鼓勵的一句話是:“相信自己,你的潛力是無限的。”拉塞特激勵動畫師們的話也被用到影片中:“不要放棄,換個角度看問題。”

“如果真的有什麽超能力,那就是大白的純真和善良。”《超能陸戰隊》制片人羅伊·康利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影片中,機器人大白教育了人類,它身上具備的優秀品質感染了人類,讓以小宏為首的五位人類的小夥伴願意團結在一起,無私地幫助對方。康利說,團結也是英雄所需要具備的品質,“英雄不能靠一個人成就事業,需要團隊作戰”。

讓康利引以為傲的是,《超能陸戰隊》中幾乎每一個角色都在以不同角度闡釋“英雄”。原著中,小宏和哥哥成長於單親家庭,改編成電影時,霍爾和威廉姆斯將人物設定為兩兄弟父母雙亡,由和他們無親無故的卡斯阿姨養育他們長大。“卡斯阿姨也在用自己方式成為英雄。”康利說。

除了向英雄致敬,《超能陸戰隊》打動導演威廉姆斯的還有“失去”。故事是從失去親人講開來,大白在小宏情緒最低潮的時候及時出現。“每個人都會面臨失去親人、朋友的恐懼,但其實只要他活在你的心中,你就不算失去。”威廉姆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蜘蛛俠的名言“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成了美國漫畫世界里的英雄宣言。霍爾想塑造另一種經典: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的英雄,不靠超能力。

善良 大於 能力 超能 陸戰隊 陸戰 白球 球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83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