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管理層持股 上藥股東會小股東的白日夢?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2/wMMzA3XzQ0NTgwMw.html

21世紀網 5月31日召開的上海醫藥2011年股東大會,並沒有改變現在上藥的任何局勢。提前公示的17項議案——包括備受關注的罷免前董事長呂明方和任命新任董事長周傑的議案,全部高票獲得通過。

當天,21世紀網全程圖文直播了漩渦中的上海醫藥2011年股東大會實況。現場不少小股東非常憤怒,直接指責和質問上海醫藥管理層,並要求前董事長呂明方回歸,但最終仍無力回天。

最後,董秘韓敏宣讀議案表決結果時,現場小股東嘆氣:「小股東有什麼用,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不過,現場小股東除發洩憤怒之外,仍出於愛護公司,提出了「建設性意見」。

一位上藥老股東蔣先生最終對候任董事長周傑放棄了質問,轉而言辭懇切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董事長候選人你好,我現在想說一點,你應該從二級市場上買入上海醫藥股票,長期持有,你不持有公司股票,無法給全國股東信心。

此發言,贏得在場多位股東熱烈掌聲。

面對蔣先生的要求,主持召開會議的上藥副總張家林表示:「去年以來,我們已經先後兩次增持上藥股份。」

但蔣先生再次聲明:「不是要你們公司增持,是要董事長個人買入,並長期持有。」

這位蔣先生所要求的,正是管理層持股,與廣大中小股東共擔風險,共享利益。

當場,上海醫藥管理層並未繼續給出答覆。那麼蔣先生的這個提議,可行性究竟有多大?

數據顯示,上海醫藥高管報酬近兩年才得到顯著提升,前期高管薪酬並不高。2006年至2010年,上海醫藥管理層報酬合計分別為267.65萬元、354.73萬元、294.16萬元、367.32萬元、462.95萬元。

2011年,上海醫藥實現H股上市,管理層報酬亦出現大幅增長,11位在上海醫藥領薪的高管薪酬合計達到1226.76萬元,其中總裁徐國雄領薪最多,為306.22萬元。

「雖 然管理的國有資產數額龐大,而且這幾年國有企業的管理層薪水也開始向市場接軌,但是要國有企業管理層,動輒如民營企業股東一樣,掏出一個億買公司股票,是 很不切實際的。」分析人士指出,「另外,國企的董事長基本都是正局級幹部,不是企業家,今天是董事長,明天說不定就調走了。」

既然國有企業高管自己掏錢持股行不通,那麼,一個老話題重新浮上水面:股權激勵可不可以?

現實中,國有企業管理層股權激勵的道路也充滿曲折。

按照國務院國資委2008年6月公佈的《關於規範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徵求意見稿)中,有兩個規定,直接使得國有企業股權激勵面臨困難。

其一,上市公司授予激勵對象股權時的業績目標水平,應不低於公司近3年平均業績水平及同行業(或選取的同行業境內、外對標企業,行業參照證券監管部門的行業分類標準確定,下同)平均業績(或對標企業50分位值)水平。

其二,上市公司激勵對象行使權利時的業績目標水平,應結合上市公司所處行業特點和自身戰略發展定位,在授予時業績水平的基礎上有所提高,並不得低於公司同行業平均業績(或對標企業75分位值)水平。凡低於同行業平均業績(或對標企業75分位值)水平以下的不得行使。

國務院國資委的這個要求並不低。因此,此前上海國資系統,僅有光明乳業和上海家化實行了股權激勵,上海建工、上港集團、上汽集團3家的激勵方式選擇的是成立激勵基金,用現金的方式激勵管理層。

上海榮正諮詢鄭培敏此前向媒體分析時表示,上海家化、光明乳業之所以能夠成為上海國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的先行者,主要是因為在上海國資70多家上市公司中,這兩個公司處於充分競爭行業。

光明乳業的限制性股票解鎖的業績條件是:第一解鎖期(2012年)內,2010年、2011年營業總收入分別不低於94.80億元和113.76億元,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90億元和2.28億元。在股權激勵的作用下,這個目標最終達成。

「只能說小股東太天真了,本來國有企業管理層持股就很難。上海這麼多國企,70多家上市公司,現在才五家公司做管理層激勵,其中期權激勵的就只有光明,上藥現在局面這麼亂,只有更加難。」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管理層 管理 持股 上藥 股東會 股東 白日夢 白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71

一個互聯網青年的“造車白日夢”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6991

遊俠電動車前面兩款樣車就是先後改裝了兩次這輛現代酷派,它現在車間里落滿了灰塵。 (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一個28歲的互聯網青年異想天開,要造中國的“特斯拉”。他不僅找到了投資人,組織了一個團隊,還真的造出了兩輛樣車。在互聯網跨界造車的浪潮中,這樣的瘋狂造車者正越來越多。

半年前,28歲的黃修源在上海買了一輛特斯拉Model S。他不是用來開的,而是為了拆。

他和他的小夥伴們在2014年3月啟動了一個叫做“遊俠電動汽車”的項目,想要做“中國特斯拉”。在此之前,黃修源有過三次互聯網創業經歷,最後一次是在百度。

2013年10月,黃修源和他的朋友周源一起在北京吃烤串,他第一次跟人談到想做電動汽車。周源當即跟他說了兩點:“第一,你做不成;第二,萬一有天你做成了,會非常非常牛逼。”周是網絡問答社區“知乎”的創始人。

隨後,黃修源竟然找到兩個天使投資人,真刀真槍做了起來,並把遊俠電動車的計劃貼在了知乎社區。沒想到引來了另一個投資人——上海心動遊戲的聯合創始人兼CEO黃一孟。

他們一起吃了兩頓飯,參觀完遊俠電動汽車的辦公室和車間之後,黃一孟決定投給這家公司1500萬人民幣。遊俠電動汽車辦公室落戶在上海徐匯區的智慧線創業園,車間則在24公里外的松江新橋鎮一處舊倉庫。

“一個完全沒有經驗的互聯網小公司,去嘗試做電動車,本身是特別瘋狂的一件事情。”黃一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只要能成為其中一家就足夠了”

在高速公路入口取卡的間隙,黃修源忽生感慨,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作為傳媒專業出身的學生,自己曾經為了練習溝通技巧在公園主動搭訕陌生人,現在卻變得完全不想說話。

自從2014年3月公司啟動以來,他一直在不停見人、尋找可能的創業小夥伴,唯一給自己放假的一個周末,決定去杭州泡溫泉,結果還是忍不住在當地見了兩個人。每見一個人,他都要跟人講一遍自己的經歷,實在是講到倦了。

2009年6月,黃修源從中國傳媒大學網絡傳播專業畢業,家人不同意他畢業即創業的想法,他索性辭掉豆瓣前端設計師的工作,父親只好借給他10萬元,在北京租了個房子寫代碼,研究怎麽搞定貨物,和兩個高中同學一起做了一個鞋類B2C網站。當發現倉儲需要占用資金,而自己又無法說服投資人投資200萬的時候,他們把公司轉型為一家導購網站。

2010年夏天,眼看著入不敷出,也見不到流量暴增的機會,他們以30萬元的價格把網站賣給了神州泰嶽,希望能夠借助其導入流量。而神州泰嶽決定改造網站,黃修源並不看好,帶著團隊離開,並找到投資人開始了第二次創業,做了音樂APP。這款APP上線一個月有了近40萬用戶,不過很快投資人覺得音樂不賺錢,要求團隊轉型做自動售貨機業務,黃修源和他的團隊集體選擇離開。

第三次,黃修源和他的團隊找到了新的投資人,在嘗試了七八個項目,做了類似Pinterest的購物分享,打折收集、短視頻推薦等等之後,聚焦在了短視頻聚合平臺。2013年,大部分股份都賣給了百度,黃修源和團隊也在百度待了一段時間。

在這之後,三個最早的創業合夥人兵分三路:一人留守話費充值服務項目;一人去做了音樂教學APP;黃修源則想要做電動汽車。

創新工場投資總監對黃修源的評價是,“你每次創業大方向都是對的,但結局總是不好。”賣掉導購網站之後,類似網站在美國火了,接著在中國也火了,做音樂APP時候大家都不看好,可是後來音樂應用又火了。

黃修源覺得,自己創業確實有問題,一開始人脈、經驗都不夠,比如做音樂的時候,團隊才拿了45%的股票,以至於投資人要求轉向也沒辦法。

離開百度,再三權衡,他覺得汽車業面臨智能化和電氣化兩個拐點,雖然也很困難,但是互聯網企業可以改進的事情很多。而且,“汽車很賺錢,你看現在廣告都是汽車企業在投”。

黃修源希望魏建國幫忙把自己介紹給雷軍,因為小米有造車計劃。魏建國是黃修源第三次創業的天使投資人之一。

魏建國事後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說,2013年10月底的一天,他們兩人在北京的一家咖啡廳聊天,一開始聊的是其他項目,聊著聊著黃修源忽然蹦出這個想法,讓自己很驚訝。巧的是,此前三個月,魏建國訂了一輛特斯拉。

魏建國第一次見到黃修源,是在2012年。當時,他的投資搭檔、口袋購物創始人王珂跟他介紹,“我朋友,快90後了,很厲害”。魏建國是70後,他發現,這個25歲的年輕人很穩重,也很會說服人,他會站在對方角度說做這件事情你有什麽好處,這種成熟不像是這個年紀的人能做到的。而且,嘗試過各種類型的互聯網產品,進進退退團隊一直跟著他,這點很不簡單。

魏建國建議黃修源自己做。因為國外已經有特斯拉的先例,而中國不會只有一家汽車廠,至少會有四五個針對不同市場定位的品牌,“不一定要成為第一第二,只要能成為其中一家就足夠了,這個機會還是有的”。

魏建國在咖啡館給王珂打了個電話,王珂也很支持。黃修源馬上反應:你們給我一個月時間,讓我把市場情況摸底,我會給你們確切無誤的項目可行報告。

遊俠電動車團隊拆解後的特斯拉ModelS外殼。 (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我要去挖人了”

過了三個星期,綜合了市場上所能找到的主要廠商、供應商的情況後,他找到魏建國,“放心,我一定把這個事情做好。”

黃修源事後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自己需要先判斷這個事情能不能做,不想半路發現做不了。

其實他接觸汽車時間並不長,2013年年中才考到駕照,他買的第一輛車是本田雅閣,這款車型不在絕大多數年輕人的選車範疇,而他選這款車的理由僅僅是因為“這一價格區間它的按鍵最少”。也是在這個時候,中國媒體的報道,讓他第一次聽說了特斯拉電動汽車。

一開始,黃修源想做的是汽車操作系統。不過,他所希望汽車能夠實現的功能,譬如提前預熱,卻不是車載能夠完成的。而且,手機行業一開始就定位為只做手機操作系統的樂蛙、點心,最後都死得很慘,而OPPO、魅族、小米等手機廠商都活得很好。做汽車,最好是操作系統和車一起做。

從2013年10月到2014年2月,他一直在找汽車行業的人交流。

魏建國和王珂提出,第一步只要做出一輛改裝車模型、有性能、能跑起來,就可以了。

黃修源估算,做出一輛樣車(Demo)大約需要300萬元人民幣。2013年12月,魏建國和王珂作為第一輪天使,投給遊俠電動車項目300萬元人民幣。當時雙方也都沒有任何評估數據,魏建國說,“如果車能做出來就值這麽多錢,如果做不出來或者說做出很挫的東西,那這個錢就打水漂了,就這麽簡單。”

在魏建國看來,汽車行業基礎已經很成熟了,行業人才也很多,這比互聯網創業更有優勢,因為互聯網行業里不僅有BAT(百度、阿里、騰訊),還有很多小互聯網公司都來搶人才,非常缺人,反而在電動車這樣一個新領域,人才比較好找。魏建國相信,一批牛人到位,這個事情就不難了,可如果“別人不願意跟你一起玩,就玩不轉了”。

對黃修源來說,最複雜、也最難的事情,是如何讓人相信他,並願意加入這支創業團隊。

投資到位後,黃修源跟王珂說,我要去挖人了。王珂很驚訝,一個完全不熟悉汽車的人怎麽去挖汽車行業的人。黃修源用了一個笨辦法,在微博上搜索“汽車工程師”、“汽車設計師”,然後給他們發私信。他發現,發出20封私信總會有一兩個人回複,接著他再約他們見面、線下聊,他說自己遇到很多很好的人。

2014年3月,他幹脆打包行李,開車帶著他的女朋友和一個工程師,從北京開到上海,成立了公司。

“要做就做一件瘋狂的事情”

黃修源拉到的第一個人是步果斷。2013年10月,黃修源給他發短信:我想做汽車,你願不願意一起做?

步果斷很快回了信息,一個字:好。

黃修源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如果我要做一件很牛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要是牛的。在黃修源眼里,步果斷就是他所預期的“很牛的”設計師。

步果斷比黃修源小一歲,1988年生,在UI(用戶界面)設計圈內小有名氣,有人叫他“步神”。他最早在蘇州做遊戲UI設計,接著到了百度做移動端產品界面設計,之後加入了設計師工作室ARK Design。黃修源很喜歡他的設計,五年前互加QQ,2013年在北京見過一面。

步果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雖然自己很喜歡車,黃修源說要做電動汽車時,其實自己對這個東西完全沒有概念,就覺得這個事情很酷、很有意思,但完全沒想過後面要怎麽做,會不會遇到什麽瓶頸或者難題。

他認為,設計師要把工作轉換成事業的機會非常非常少,因為生活過於安逸,很容易進入養老狀態。他覺得黃修源“靠譜”,願意跟他一起做事情。可以確定的是,“只要是我能把控的事情,一定把它做到最好,這就足夠了,接下來是大家一起努力。”

步果斷現在主要負責遊俠電動車品牌設計和操作系統UI設計,也是遊俠電動汽車引入的第一位創業合夥人。第二個創業合夥人叫邢輝,原來是樂蛙ROM開發負責人架構師和OPPO ColorOS負責人。黃修源在微博上給他發信息,每天一條,一個星期後他終於有了回應,留了一個微信號。2014年11月8日,邢輝來上海參加同學婚禮,順便來了趟遊俠電動車辦公室。

和步果斷江南小生的形象不同,邢輝是個身材魁梧的河北人,也很年輕,1986年出生。

“我覺得這件事情很有意思,這是談的基礎。”第一次見面,邢輝就覺得黃修源很誠實。“我特別討厭,有人過來跟你說有個三年、五年、十年規劃,這些都是虛的、畫餅”。黃修源跟他說的是,2015年6月前我們一起做一輛車出來,接下來看能拿到多少錢,再決定怎麽走。

第一次聊完之後,邢輝並沒有給出明確答複,只說大家需要相互多了解、認識一下。邢輝很謹慎,他見過很多創業者,也見過很多投資人,父輩在經商中曾遭遇過合夥人之間的不愉快,自己也參與多個項目機會,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選擇一個項目很重要,我們做這個事情,市場要足夠大;合夥人的品質也很重要。

邢輝感覺黃修源有夢想,是不計結果在做汽車。而他前面幾次創業經歷,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給電動車項目背書。

第二個周末,他們又在上海見面聊了一次;第三個周末,他們在深圳見面,基本敲定下來。

邢輝在自己28歲前一天提交了離職報告,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要做就做一件瘋狂的事情。我看了所有機會,發現修源這里是最瘋狂的。”

“我來了之後,操作系統可以搞定了,隨著設計稿推進,結構系統還有小夥伴進來正在推進,制動系統已經找到解決辦法了。”邢輝覺得這個事情其實還是靠譜的。

步果斷最初給遊俠電動車設計的LOGO是一個X,代表的是初創團隊未知的未來。半年後,他又設計了一個新LOGO,一個圓潤的字母Y,取的是遊俠的首字母,取了一個弧面、立體的造型。

2014年12月15日,遊俠電動車團隊正在辦公室樓下一起搬運剛剛運到的油泥模型臺面。右邊站著的是黃修源。 (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25%留給汽車行業人

遊俠電動汽車的成員並非都跟前面這三名創業合夥人一樣年輕,其中最年長的是一位60後。黃修源把他從思科挖過來,“人家從1997年開始寫代碼,在這個行業十幾年了,不付出一些代價是挖不來的。”

黃修源的招聘原則是“不降薪+拿股票”。“我們現在有五六個人是降薪過來的。除非薪酬太高了我們開不起,我們才會要求你降薪,可是我們也不會讓大家覺得加入我們公司很為難。基本上你在上一家公司能拿多少,在我們這里也拿多少。”

遊俠電動車借鑒了小米的做法,黃修源說,雷軍非常大度,一開始自己只拿了30%多,其他有兩個創業合夥人拿到10%以上,另外幾個合夥人都有幾個點。他認為小米的成功,跟這個股權結構有很大關系,“人都很強,公司是大家的”。

在遊俠電動車的天使輪投資中,預留了35%股份給公司團隊,這在創業公司中很少見。黃修源解釋,汽車是一個很大的行業,需要很多牛人,你不多留一點,很難挖到人,現在這個預留股份已經拿出去10%,還有25%,“這肯定不是留給我的,是留給汽車行業的人”。

但遊俠電動車還沒有汽車行業合夥人級別人物加入。汽車畢竟還是要從制造出發,你要做汽車不是做互聯網。黃修源說,汽車行業人對遊俠電動車的質疑在於,做一臺汽車需要太多錢了!他們通常會很關心後續量產的問題,而黃修源無法給出回答。盡管,也有汽車人願意幫忙做一些事情,但是卻無法讓他們加入自己的創業團隊。

在拜訪過通用汽車研究院之後,黃修源終於明白了一些原因。這里的研發環境,沒有哪一家互聯網公司能比得上。

到目前為止,遊俠電動車一共出了兩輛樣車,花費約70萬元。到2014年12月,整個公司一共花了600多萬元。

遊俠電動車的第一輛Demo,是花了5萬塊在二手車市場買回來的最便宜的跑車,一輛紅色的現代酷派。

2014年5月,他們花了兩個月把這輛汽油車改裝為鉛酸電池和5千瓦電機驅動,實現最高時速30公里/小時。一個月後,他們又用一個18650電池包和一臺30千瓦電機,把它改裝為最高時速100公里、續航里程250公里的電動車。

這兩輛樣車能夠出來,多虧了張軍化,他是第一個加入遊俠電動車的汽車人,他曾經供職於吉利汽車,然後到了另一家供應商公司做結構設計,目前遊俠電動車的車間由他統籌。

在張軍化看來,國內制造業已經發展到一定階段,很多東西不需要你自己做,這很適合電動汽車,“我們只要做方案,下面的制造可以找供應商解決”。

他們有一些零部件直接采購自淘寶、阿里巴巴,也沒有什麽捷徑,就是一家家打電話去問、去比較。

遊俠電動車的第二款樣車選擇了電池包,當時他們並沒有拿到特斯拉電池包可參考,而是針對車的續航里程要求和後備箱所能容納的電池體積決定的。當時國內並沒有整個電池包方案的供應商,都是他們自己做的。

現在,他們正在研究第三輛樣車的電池包,這個就比較接近特斯拉。

2014年7月,他們從汽車租賃商那里一次性買斷了一輛白色特斯拉Model S,然後將它完全拆解。黃修源介紹,第三輛樣車將在特斯拉Model S底盤基礎上改進,“從頭到尾正向開發,我們耗不起”。不過車身會重新造型設計,車身大小差不多,外形肯定不一樣,車載系統也是全新的。“整個研發設計都是我們自己解決,我們有能力,不會外包,核心能力如電池組也是我們自己制造。”

“我們在造型上花了太多時間,希望它出來時是一臺漂亮的車。”黃修源說。

遊俠電動車還在招車身、結構工程師,不過他們也在考慮“人進來有沒有活兒幹,能不能做事”。100個汽車工程設計師里面,可能真正有用的只有5個人。人多了,效率可能還沒那麽高。張軍化舉了意大利超級跑車帕加尼的例子,帕加尼一年只生產幾輛,售價在千萬元級別。他們研發團隊只有5個人,1人負責造型設計,4人做結構設計。

“不打這個仗太可惜了”

2014年5月,在極客公園舉辦的一次關於“新汽車的白日夢”主題活動中,黃修源做完他的汽車演講後發現,觀眾們很激動,但是專家很不屑,覺得你們太小了。從此,他決定不再出去講什麽,“我們還是認真做一些東西吧。”

在黃修源們“閉門造車”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正在湧入造車行列。

2014年7月19日,在上海汽車博物館,一家全新的汽車企業——上海地平線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亮相,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開源造車主題峰會。

一個月後,搜狐前副總編、汽車事業部總經理何毅宣布加盟樂視汽車團隊,主導車聯網項目。2014年12月9日,樂視創始人賈躍亭在其微博中宣布正式進軍電動汽車,要“複制樂視生態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義汽車”。

2014年10月,小米科技聯合創始人、副總裁黎萬強宣布去矽谷閉關準備新產品,被認為是做新能汽車項目,一個多月後更是傳出了“售價3.9萬元的小米汽車”諜照。

心動遊戲CEO黃一孟相信,起步較早的企業更有機會做出一輛讓大家滿意的樣車。

黃一孟對電動車的興趣,萌生於他開上特斯拉之後。一開始他是作為時髦新鮮事物關註特斯拉,2014年5月他訂的特斯拉到手之後,他感受到這輛車對傳統汽車的革命太大了。

開特斯拉之前,黃一孟的車庫里停著寶馬、保時捷、賓利、蘭博基尼。開了特斯拉之後,他把蘭博基尼賣了,覺得沒有什麽價值了。他的另一位創業合夥人,買特斯拉之前兩三個月剛買了一輛新的保時捷911,但是沒開幾天就不開了,因為覺得駕駛感覺比特斯拉差蠻多。

“我們做互聯網的,對用戶體驗感受特別大。傳統汽車遵循固定的東西,但是從用戶體驗來說有些東西是不需要的,比如說手剎,特斯拉沒有手剎,車停下來就是停下來,不應該要手剎。傳統汽車的開鎖解鎖,特斯拉沒有這個概念,只要人走開車就鎖上了,你靠近車就打開了。”

特斯拉進入中國以後,黃一孟觀察了一段時間,自己也蠻想去嘗試做這件事情,和合夥人討論很久,他們確定不可能自己去做,因為有自己的遊戲事業。“真的要做是一件比較大的冒險。”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黃一孟想起,曾經在網上看到過有這樣一個團隊在做電動汽車,有一天,他在“知乎”上找到了黃修源。

黃一孟投資遊俠,還因為他之前錯過了投資錘子手機的機會。

2013年4月份,黃一孟曾經跟老羅談過投資,當時也談了兩次,但是最終沒有投,原因跟電動車的情況有點類似。黃一孟確定,安卓手機當時有很大空間,小米等都有不完美的地方,像老羅這樣偏高端的手機定位也一定有市場,但他顧慮的是,老羅個人及其團隊在手機制造方面完全沒有經驗。

在那個時間點,黃一孟們對老羅的判斷是,他們團隊做不起來。但一年以後,羅永諾努力把團隊建起來了。

黃一孟感嘆,“我們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得相信這種行業的機遇,當你找準一個好方向,當你有一個意誌堅定的創始人,非常執著地去做一件事情,當這件事情本身是很多人認同的行業方向,很容易把人聚集起來。”

一開始,黃一孟和黃修源各自給出一個估值,黃修源開出的價格是1000萬,黃一孟說可以;回頭黃修源和團隊再一商量,覺得太便宜了。

五分鐘後,黃一孟電話過來,“1500萬,可以”。

黃一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估值基礎是讓他有足夠的錢把樣車做出來,“我們倒不是特別糾結1000萬,還是1500萬。其實核心不在於估值多少,關鍵在於事情成與不成,如果能成,再高的估值都不算高,如果不成,也就和泡影沒什麽區別”。

在魏建國看來,就跟當年馬雲打敗eBay一樣,中國有一定優勢,能搞好電動車,不打這個仗太可惜了。也許是互聯網公司帶頭先沖過去了,然後大家跟著沖上去。“你琢磨看,是不是這樣?”

一個 互聯網 互聯 青年 造車 白日夢 白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6893

谷歌實現移動VR“白日夢”:地鐵上能看IMAX電影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6213.html

“我也要去買個安卓系統的手機。”北京時間5月19日淩晨舉行的2016年谷歌開發者大會(Google I/O)結束後,已經用了四五年iPhone手機的余翔(化名)興奮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余翔是個遊戲迷,之所以急著買個裝載安卓系統(Android)的手機,因為谷歌在I/O大會上宣布將在今年夏天發布一個名為Daydream(白日夢)的移動VR(Virtual Reality,即虛擬現實)平臺。“走到哪兒都能用上VR,實在太酷了。”余翔說。

“我們的初衷是希望每一個人都能用上VR,雖然我們也說不清楚為何VR如此炫酷和激動人心。”谷歌負責VR業務的副總裁克雷·巴沃爾(Clay Bavor)在開發者大會上表示,新一代安卓系統將內置VR功能,以使得每一款安卓手機都能成為“脫殼”的VR設備。這意味著,無需其他笨重的設備,可能只需一副VR眼鏡就能隨時隨地享受VR。

谷歌CEO皮查伊在開發者大會上演說

“谷歌很聰明,它沒有發布VR硬件,而是一個類標準的平臺,也就是說它把眼光瞄準的是市場和用戶。”熱波科技CEO張慶浩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美國研究機構IDC發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全球安卓手機的出貨量為11.6億部,市場占比超80%。IDC預計,安卓手機2019年的出貨量將達到15.4億。顯然,未來與谷歌一起做“白日夢”的人將數以十億計。

目標是人人都能玩VR

正當數以百億計的資金投入VR設備及內容的制作公司時,谷歌在開發者大會上發布的Daydream平臺又一次搶得了先機。

“之前在網上看到了各種VR設備、遊戲等內容,不知道該去嘗試哪一款,Daydream真的為我們這類人指了條明路。”余翔表示。

谷歌的Daydream確實讓不少想要嘗試VR的普通用戶有了一個期待,這與當年安卓和蘋果競爭時的戰略如出一轍:制定一個行業標準,打造一個開放平臺,讓更多開發者參與進來,用戶則只需要在一個平臺上挑選自己喜歡的應用。

“通過與軟件開發商和手機制造商合作,谷歌能將Daydream的平臺迅速在上億用戶中鋪開,為將來在這個平臺上開發更多視頻、遊戲和生活應用,獲取更多的用戶做好了準備。”張慶浩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另一名業內人士也表示:“谷歌可以把軟件做得很漂亮,然後用到各種型號品牌的手機,無論高端、中端或低端,最後把它們一起推向擁有千萬用戶的生態系統。”

早在兩年前,谷歌就推出了第一款VR設備Cardboard(VR眼鏡),但根本無法與臉書(Facebook)的Oculus Rift和HTC的Vive(兩款VR頭戴設備)相媲美。但Cardboard的價格更低,使用更簡便。在巴沃爾看來,“首先是為了讓更多的人都能用上,其次才是完美。”

Oculus Rift

HTC的Vive

與其他VR設備動輒上千元的價格相比,谷歌CardboardVR眼鏡成本極為低廉

巴沃爾的想法正逐步體現在谷歌VR戰略上,那就是先培養用戶習慣,再逐漸完善技術,“讓人們用過之後就再也離不開了。”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Android VR將無所不在,並有著各種各樣的形式。“很明顯,谷歌希望VR的生態系統能達到智能手機的水平,在這樣的生態系統中,谷歌並不以開發設備為主,而是為數百種設備提供技術。相反,臉書的Oculus就像是虛擬現實行業的蘋果,更為封閉。”

張慶浩也表示:“Oculus是一種相對封閉的系統,類似於蘋果的iOS,主要適配的是三星的Gear VR(VR眼鏡)。但是現在谷歌打造的是開放的平臺,這也符合谷歌當前的生態圈平臺戰略。”

“在安卓的基礎上開發(VR)比獨立開創一個新系統更能夠讓谷歌快速擁有更多的VR用戶。” 咨詢機構Gartner的分析師布萊恩·布勞(Brian Blau)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根據谷歌介紹,Daydream與Android TV或Android Wear的相對獨立不同,它是安卓手機的一部分,用戶只需要把手機放到頭戴設備中,再啟動Daydream Home,就可以從中打開各種內容。可以看NBA(美國職業籃球聯賽)和MLB(美國職棒大聯盟),也可以閱讀各類媒體的新聞,甚至可以體驗IMAX電影。

根據谷歌此前的表態,用戶所喜愛的應用程序及遊戲都會適用於Daydream,更多內容將在今年秋季公布。

谷歌開發者大會現場戴著谷歌眼鏡的禮儀小姐

4K高端手機迎機遇

谷歌目前正聯合其他廠商開發虛擬現實設備,並制定了參考設計,但新產品並非一款可以匹敵Oculus Rift或HTC Vive的高端VR設備,最多只是改良版的Cardboard。“谷歌的這款設備將非常簡便,目的是更快地普及VR,重要的是後期的內容開發。在硬件方面,傳感器上會有額外優化和適配。”Canalys分析師劉健森對第一財經表示。

巴沃爾在開發者大會上表示,谷歌正與合作夥伴共同開發一系列新型的VR設備和控制器,中國的小米、華為和中興都在合作夥伴之列。

另一方面,盡管適配谷歌VR平臺的手機配置的最低標準還沒公布,但是分析師認為去年下半年上市的索尼Xperia Z5 Premium高端機可能是一個參考標準。這款手機是市面上第一款配備4K分辨率顯示屏(像素分辨率達到4096×2160,屬超高清屏)的智能手機。也許Xperia Z5 Premium在當時看來是一款分辨率高得有點過分的手機,但是在移動VR時代,這個配置一點都不過分。

Xperia Z5 Premium真機

IHS的研究總監皮爾斯·哈丁-羅斯(Piers Harding-Rolls)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Daydream有兩方面好處:其一,適配Android VR的高端手機將被更多用戶接受,這對手機制造商是有吸引力的,也會讓它們願意與谷歌合作;其二,Daydream不僅為制造商提供了開放可知的環境,而且提供了高質量的服務,這會讓用戶願意去訂購一些VR的應用內容,從而幫助內容提供商變現。”

目前來看,VR設備仍是大部分人體驗這項技術的主要方式。根據Oculus的數據,上月有100萬人使用了Gear VR。這一數字要遠遠超過使用Rift的用戶。其中的主因是,用戶使用Rift時還需要購買價格昂貴的計算機。從這一點來看,嵌入安卓系統的Daydream必將擁有更大的市場。

“人們剛開始體驗VR時對畫質的要求或許並不苛求,但隨著技術進步,這一點很快就會改變。在新鮮感過去前,谷歌可以自由地嘗試,但時間有限。”哈丁-羅斯表示,谷歌和Daydream在尋找手機公司合作生產開放式頭顯設備時可能會遇到阻礙,因為這與手機制造商的策略和利益會有沖突,最好的方法是和獨立的VR頭顯設備制造商合作,比如Cardboard的生產商。

憑借Cardboard和其相關應用,谷歌能夠打造全球最熱門的虛擬現實平臺。正如巴沃爾所說:“我們現在還只是第一年,甚至連一年都不到。如果給予更多時間去優化,那麽虛擬現實將會無所不在,並逐漸完美。當然,這一速度將會比你想象中的更快。”

谷歌 實現 移動 VR 白日夢 白日 地鐵 上能 能看 IMAX 電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232

漢微科推手黃民奇,賠十二年不離不棄 有「白日夢大股東」 才有千億股后傳奇

2016-06-27  TCW

竹科最會賣公司的老闆黃民奇,業界人士稱他「酣眠」CEO,投資講意義、不看數字,結果雖多半賠錢,卻憑著使命感養出千元股后。

漢微科這樁價值千億的交易,造就了許多億萬富豪。最低調、但卻最豐收的一位,便是漢微科的最大個人股東──漢民集團創辦人黃民奇。

依照黃民奇個人持股與集團旗下投資公司持股估計,這次交易,將至少逾三百億元入帳。他沒有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名氣,卻意外成為竹科最會賣公司的老闆:一個資本額七億元的小公司,被他賣出千億身價,雖然這並非他的初衷。

做代理,賺到第一桶金渴望看見台製機,半小時決定入股

千億股后傳奇,其實是從黃民奇、這位人稱「阿奇董事長」的「酣眠」(台語:指白日夢)開始。

畢業自交大電子物理系的黃民奇,離開學校後只上過十個月的班,一九七七年就自行創業、成立漢民科技,從事半導體設備代理。當年,他是全台灣第二個將艾司摩爾(ASML)設備代理進台灣的人,也是讓台積電大量採購艾司摩爾設備,使後者名揚國際的功臣。

他在接受交大刊物《竹湖風雲錄》訪談時,提到自己的校園人脈:「因為加入籃球隊,我認識了宣明智(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倪集熙(翰門企業董事長)、高次軒(友訊科技已故董事長)及其他多位學長,畢業後,我們還在台北租了一個球場……。」

靠著艾司摩爾,黃民奇成功賺得第一桶金。這次的購併案,在二十六年前,他代理艾斯摩爾之初,就種下緣分。

代理外國半導體設備多年,黃民奇感嘆自己的工作是為外國廠商作嫁,一直有個心願,希望看見台灣自製的半導體設備出頭。

做投資,被嘲笑「酣眠」

投資變雞蛋水餃股,連奶油刀也做

一九九七年耶誕節前夕,黃民奇在矽谷飯店與四位漢微科創始人招允佳、陳仲璋等面談,花不到半小時,就爽快決定投資,只為一圓本土自製半導體設備的夢。

這個投資,就跟他的第一間公司漢民的台語發音:「酣眠」一樣,被嘲笑「很不切實際」。

漢微科投入的是進入門檻高的電子束技術,創立後的頭十二年皆虧損,前六年甚至辦過四次現金增資「續命」,黃民奇卻一路不離不棄。「有使命感的人,才會這樣撐下去,如果是一般創投,早就不玩了,」一位與黃民奇熟識、同樣畢業自交大的電子業大老觀察。

為了支持本土半導體設備,在漢微科之前,黃民奇也在國內外投資過許多設備事業,但卻未曾因失敗,停止他的腳步。

例如製造半導體原料磊晶片的漢磊,虧損連連,近年股價最低時甚至不到七一元,讓資本市場一度對黃民奇的投資失去信心,認為他的事業,不會是好標的。

但就像他的暱稱「阿奇」般,「他是科技界裡的一個『奇葩』……,屢敗屢戰,越挫越勇,」該名電子業大老表示。

近幾年,黃民奇持續在半導體設備業造夢,除了投資專攻低能量、高電流的離子植入機製造廠漢辰,更跨出科技領域,投資工業設計公司「奇想創造」旗下消費性品牌「奇想生活」。「他(黃民奇)是有點雅痞,比較風流侷儻、不拘小節,甚至有點豪爽的人。」一位黃民奇的友人觀察。

黃民奇所投資的產品,從三口幾十億元的半導體設備,變成一把不到六百元的奶油刀(奇想的招牌商品),但心念相同,奇想創造董事長謝榮雅直言,黃民奇會投他,關鍵就是:「我做的是台灣之光。」

奇想生活一位主管透露,二〇一四年九月,黃民奇正式投資前,沒進行太多實地稽核就決定投資,近兩年,只見過奇想經營階層兩次,其中一次,是去年底,黃民奇、林淑玲(黃民奇太大)與許金榮等七人組成的決策小組,召開漢民集團所有投資事業的年度會議。

重意義,帶人用蒸籠哲學

不開罵,就要你熱熱的、坐立難安

「阿奇董事長對營收、獲利等數字幾乎沒問……,他跟身邊的人都很低調,只做不說,他投資很強調意義……。」

黃民奇以代理賺得第一桶金後,投資的多數企業都不上市,他身為金主,在經營上,不強調控制,而是激勵,即便有責備,也使用所謂「蒸籠」哲學。

該主管記得:「去年拜訪漢民中國總部,高層說,中國今年做得不太好,阿奇跟他們說:,做不好,就全部去賣奶油刀。』這是一種他管理員工的方式,內部形容叫『蒸籠』,他不罵你,但對你有所不滿,就說這樣的話,讓你感到熱熱的、坐立難安,像蒸籠一樣。」

這次黃民奇出售公司,半導體業內人直覺反應,不知道他拿到資金後,下一個將會投資什麼?他的「造夢之路」,看來會繼續走下去。

現在的台灣,不缺有錢的企業家,而是缺乏更多會做夢又有資源的「阿奇們」,扶植出下一個漢微科。他們可能總被笑很「酣眠」,但卻是讓台灣更具希望的真推手。

黃民奇

出生:1952年學歷:交大電子物理學系經歷:漢磊科技董事長現職:漢民集團創辦人、漢磊科技榮譽董事長

撰文者吳中傑、顏瓊玉

漢微 微科 推手 黃民 民奇 賠十 十二 二年 年不 不離 離不 不棄 白日夢 白日 股東 才有 有千 千億 億股 股後 傳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975

《東京白日夢女》結局收視升

1 : GS(14)@2017-03-24 17:08:11

由吉高由里子(左)、榮倉奈奈與大島優子合作NTV日劇《東京白日夢女》前晚大結局,吉高飾演的倫子跟鈴木亮平最終分手,並在石川戀的婚禮上再遇坂口健太郎(右)扮演的Key,吉高向坂口表白,兩人講出藏在心裏面多時的心底話,不少劇迷睇完最後一集都大感失落,但同時大讚非常滿意結局。前晚一集升至11.1%雙位數收視落幕。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324/19967815
東京 白日夢 白日 結局 收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68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