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發叔絕橋豬籠入水鄉地變百億骨灰場

2010-8-12  Nm




「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在西貢大浪西灣建豪宅,因環保人士反對,計劃流產。許多鄉紳以為見財化水,但有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卻另有好橋,在鄉地建極渴市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又能擺平政府和原居民,成功機會很大。

不僅發叔嫡系最近大搞骨灰場,連他打骰的鄉議局亦成立基金會當顧問,向政府申請在大嶼山望東灣建十萬灰位的超級骨灰龕,估計單賣位也賺一百億。如果成事,不少鄉紳都會找發叔幫手,發叔隨時成為新界骨灰王。

「發展商日日搵人同我講,叫我走,我已經七十幾歲,住喺度五十幾年,你叫我去邊度住?我依家日日都好驚,唔敢行出屋……」居於元朗新圍村大半生的謝婆婆,近日因逼遷一事提心吊膽。

鄰近錦綉花園的新圍村,是雜姓村,內有村屋二百戶,由於不少村屋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加上保養得好,其中一間被古蹟辦評為二級歷史建築,十間為三級,包括 謝婆婆的兩層高平房。去年,一間三級平房因裝修工程被圍上帆布,怎料今年五月帆布一揭開,居民赫然見到屋內四圍劃了一格格框架,村民細問,才知這裡準備改 建成骨灰龕!

謝婆婆兒子謝民富說,新圍村骨灰龕場涉及的屋地及農地約八萬平方呎,過去一兩年由十間小公司逐步購入,鄉郊地價低廉,總數約一千萬元。後來上市公司問博控 股收購了該十間公司的九成股權,根據問博公司資料顯示,骨灰位工程今年十二月底前完成,預料可提供六萬九千個骨灰位,目前未有具體開售計劃,但據消息人士 說,每個骨灰位最平五萬元,最貴廿萬,賣位估計共賺八十六億元,十分和味。

巧計發展鄉郊地

近年環保意識抬頭,每次新界鄉地要發展,像早期的塱原濕地,到近期的大浪西灣事件,都受千夫所指,最後計劃流產。不過,一班鄉紳卻看中,在鄉郊地建極渴市 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受灰位短缺困擾的政府亦大力贊成,成功發展機會極大,唯一阻力來自原居民。而最能說服原居民交出鄉地改建骨灰場,正是新 界王劉皇發。

「沒有鄉事力量幫手,好多新界地都唔會變為骨灰龕場!」謝民富說。問博主席為林衞邦,只是一名商人,不是鄉紳,但其中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是文富華,他胞兄正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是劉皇發得力助手。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稱,骨灰龕利潤好大,因此造就財團,結合部分村民將土地改建成骨灰龕,「現在政府新公布的骨灰龕政策,建議兩年半內不取締涉及違規或非法骨灰龕場,咁兩年半之後,骨灰龕位已經賣晒,成行成市,政府到時點取締?」

鄉議局新大樓上週四舉行「上樑」儀式,本身為行政會議成員的發叔(左五),邀得唐英年(左六)及曾德成(左四)切燒豬。

骨灰場好賺錢

元朗新圍村墓園

骨灰位:6萬9千個

涉及金額:86億2千萬(以平均每個灰位12.5萬計算,扣除5千5百萬地價及建造費,盈利仍超85億)

公司獨立非執董為文富華,其兄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發叔得力助手。

龍福山紀念花園

骨灰位:500個

涉及金額:1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20萬計算)

發展商為龍鼓灘村原居民,與村代表劉皇發為同宗兄弟。

望東灣超級墓園

骨灰位:10萬個

涉及金額:100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10萬計算)

首個由鄉議局基金有限公司統籌的公私合營項目,劉皇發是該公司的董事。

龍鼓灘同宗兄弟

除了元朗新圍,劉皇發根據地屯門龍鼓灘村,亦有劉姓原居民建成「龍福山紀念花園」,上月正式開業,記者致電灰位代理職員鄧小姐查問買位詳情,對方即說: 「呢度係私人土地,業主姓劉,係原居民,劉皇發都係呢度村代表,你可以放心,全部交易都會交俾律師做,墓穴全部都可以分契出售,轉售都無問題。」

墓園依山而建,一排排拾級而上,有別於政府骨灰龕的多層式建築,若以墓穴平均二十萬元計,五百個全數售出,可勁賺一億。「我哋覺得政府一早知道發叔啲耳目喺龍鼓灘起骨灰龕,總之政府唔理。」一名消息人士透露。

新界王地位顯赫,位於屯門青山灣的新建私營骨灰場「佛緣精舍」,向規劃署申請規劃許可時,也要發叔代寫「推薦信」,「發叔係屯門區議會主席,又係鄉議局主席同行會成員,好多發展商搞唔掂,都搵佢幫手。」一名從事殯儀業的知情人士說。目前申請仍在審議中。

望東灣超級骨灰場

發叔不僅瞓身力撐骨灰場,還動用鄉議局出面力推。

鄉議局年初已成立專責小組研究,本身是律師的小組召集人林國昌表示,上月底已發信給廿七個地區鄉委會共七百條村的村代表,建議有興趣將農地改建為骨灰龕的新界原居民,可交由專責小組統一處理,研究包括有關用地的合法性、選址、營運管理及對當區居民的民生影響等。

林國昌透露,在大嶼山、西貢及屯門等,都已覓到適合用地發展,其中位於芝麻灣望東灣發展項目,更已進入直路,有望成為首個公私合營的計劃。望東灣交通不便,杳無人煙,原址的互愛戒毒村及度假村已空置。

這超級墓園計劃,共建十三幢、每幢五至六層的骨灰場,可容納約十萬灰位。「其中四成灰位俾政府,但就希望政府給予優惠的換地條款。」林說,其餘灰位則由地主及鄉議局轄下的基金會瓜分,比例約為四比一。

以望東灣為例,基金會坐享一萬個骨灰位,若以每個平均十萬元計算,閒閒地有十億進賬。各區鄉地地主想盡辦法賣地賺錢,若望東灣成功建成骨灰場,不少鄉紳必爭相仿效,屆時全由鄉議局當顧問,有幾好賺,可想而知。

如斯落力搵銀,鄉議局除了要為沙田石門興建新大樓籌款,亦為鄉議局轉型鋪路。「鄉議局係一個諮詢機構,之前話要起鄉議局大樓,因此成立一個基金會聲稱為大 樓籌款而來。而家大樓就嚟起好,但基金會繼續運作,一邊做鄉事諮詢,一邊又從中搵銀,好明顯有角色衝突。」有看不過眼的鄉事透露。

除了賺錢,還有另一個原因,「發叔喺退位之前,搞好基金會,第日佢就做永遠主席,有錢先係大老闆。鄉議局只係諮詢機構,點夠揸錢嘅基金會巴閉!」


發叔 叔絕 絕橋 橋豬 豬籠 籠入 入水 鄉地 變百 百億 骨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04

發叔棄將林偉強醜聞、財困纏身

2011-6-2  NM




一直掌管新界大小事務的鄉議局週三換屆,愛蒲愛唱K的副主席林偉強在過去一年因官非、醜聞纏身,已遭主席劉皇發半放棄。本刊揭發,縱橫新界卅四年的「新界黎明」林偉強,近年還多番欠債,除了有財務公司追數,還要用爛地還債。

掌管新界大小事務的鄉議局週三換屆,做了副主席廿年的前立法會議員林偉強近來一改已往散漫作風,積極打電話、約飯局拉票,甚至在鄉事圈中德高望重的八十多歲林媽媽,也要出來為子拉票,又找發叔幫忙。

發叔不助選了

不過人稱新界王、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已不像以前般撐林。過往選前,劉皇發總打電話給各鄉紳,為林偉強親自拉票,但有鄉委會主席透露,至今未有聽聞新界皇為林 拉票。本刊於週一問劉,他答得左閃右避:「等班議員自己決定啦,我唔方便加把口喇,到時咪知囉!」「佢當年喺政府支持下做離島區議會主席,加埋鄉議局副主 席,不知幾風光。」有鄉議局執委對本刊說:「佢懶就係人都知!林偉強幾十年做過乜?有人曾經當住班高層面前問佢,佢一件都答唔到。」新界皇早知這個幾十年 跟班一事無成,但勝在聽話,但這兩年林在自己地頭坪洲有兩件麻煩事,不得不叫發叔棄卒保帥。林偉強去年三月被坪洲鄉里揭發,在○三至○七年間,涉嫌用偽冒 簽名收據,向區議會申領近十萬元津貼,租用鄉事委員會辦事處,作為他的區議員辦事處。廉署已接手調查案件。 另外,○八年大班鄭經翰旗下的「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前身雄濤廣播)要在坪洲建發射站,跟村民發生爭拗,但林在事件中竟不撐自己友村民,村民一怒之 下,去發叔面前告御狀,結果林在之後一屆坪洲鄉委會選舉中大敗,失掉主席寶座,因而無得做區議員。坪洲鄉委副主席黃開榆曾狠批林:「佢做咗廿年坪洲鄉委會 主席,乜都交俾我哋啲老嘅做,成日話好忙,極少返嚟坪洲處理會務。我哋一班老人家一直都忍,因為俾面佢死鬼老豆嘛!」

靠父蔭扶搖直上

曾自詡比劉皇發更年輕就當上鄉委會主席的林偉強,一生全靠父蔭。林父林樹春生前是地產商,曾協助開發愉景灣,他既是坪洲鄉委會主席,也曾是鄉議局副主席, 七七年癌病逝世。當年僅廿八歲的林偉強是家中獨子,由美國回港承繼父業,一眾鄉親父老包括劉皇發,視他如子姪,承諾林老太會提攜他。林在一眾鄉事大佬扶持 下,先接任坪洲鄉委會主席,後順理成章入鄉議局,多年來傍住喺發叔身邊,很快就紅遍鄉事圈。他於八八年獲港英政府頒太平紳士,之後進身立法局,兼當上離島 區議會主席,前後八屆。之後當上鄉議局副主席,回歸後在發叔力挺下,再循鄉議局議席當上立法會議員,才四十多歲,便一身公職。政壇得意,林亦承繼了父大筆 遺產。「林偉強幾十年前從美國回港都有做啲建築生意,即係幫人起村屋。」坪洲一鄉委向本刊說:「佢繼承咗樹春叔嘅遺產,連佢及佢阿媽在內,有四、五十幅 地,現金都有二百幾萬。七十年代有成二百幾萬,好多錢o架!」有鄉委說:「林偉強過去廿年最風光,每日要搵十幾人陪住佢一齊食飯,八十年代去尖東東海,一 晚開十支Lafite,埋單要成廿幾萬。九十年代就開始幫襯富臨,佢講明一定係去鮑魚名廚楊貫一嗰間富臨,先至夠富貴。」連發叔也形容他we we wet wet的林偉強,誰知他外表風光,多年來卻欠債纍纍。林現時當股東有兩間私人公司(見表),但他甚少向人提及公司業務,旁人亦搞不清楚他做什麼生意。由承 繼遺產後至今,他先後與母賣出近四十幅土地,現時剩下十七幅,有些是按了給銀行,另有一些爛地一塊,無人問津;○三年他更把坪洲祖屋按給銀行套現,至今仍 未贖回。

懸崖地還債

有坪洲鄉委向本刊爆料,林還曾向村民借錢,然後以名下土地還債:「當時佢係雙料議員,個個都信佢,譬如一名鄉委黃漢權,就念在一場鄉里,廿萬唔係好多,咪 借俾佢囉。點知一借無回頭,黃漢權後來去到鄉委會追數,林偉強就攞塊地嚟還。嗰塊地其實喺懸崖邊,但林實牙實齒同佢講,有辦法換番塊地落嚟平地,咁到時咪 可以起三層村屋囉!」「黃漢權當時都信佢,仲因為塊地價值五十萬,黃仲俾多三十四萬佢,以為等佢好消息。結果一等四年,乜地都換唔到,黃漢權咪㷫囉,又再 嚟追佢數,要俾番五十四萬現金算數。初時林偉強都拖,直至黃漢權話要報警,佢就去問第二個鄉里借錢嚟還番俾佢。」記者向黃漢權查詢借錢還地一事,他承認確 有此事:「嗰塊地係賣咗俾我阿媽梁細妹,你哋去田土廳查都查到啦,啲錢已經攞返,我都唔想重提舊事!」除了鄉里,財務公司亦曾向林追數。有鄉民帶記者到坪 洲鄉委會,在會內資料櫃中,發現大堆江庫財務公司向利恩置業有限公司的追數信件,利恩大股東就是林偉強,並發現林用利恩三塊土地作抵押。本刊翻查法庭資 料,發現兩年前江庫財務公司曾入稟,向林偉強追討三百二十七萬元欠債。江庫最後沒再追究,鄉事圈都知道,是劉皇發出面替他擺平的。記者再找到近日四出到不 同鄉委會拉票的林偉強,重提江庫財務追數一事,他承認,「我之前做生意,○三年間公司被人呃,有間有限公司走咗數,不過發哥(劉皇發)幫我settle咗 啦。」(係咪還清?)「總之全部債務已經settle晒啦!」林說。至於向鄉里借錢還地的糾紛,林亦承認:「都已經係陳年舊事啦,都唔明仲提嚟做乜?」儘 管林不欲面對追數事件,但自從三年前他失掉立法會議席、年初又輸了鄉委會主席,連區議員也冇得做,今次若鄉議局副主席也輸掉,就什麼也沒有了,所以他全家 總動員,希望力挽狂瀾。


發叔 叔棄 棄將 林偉 醜聞 、財 財困 纏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91

反堆填搏搬村 發叔為六億變硬

2013-07-18  NM
 
 

 

擴建堆填區一役,政府輸得慘烈。立法會通過中止待續議案,撥款申請無法通過,只能留待下個立法會期再闖關。劉皇發忽然化身「反對派」,甚至不惜與泛民聯手高調反政府,成功拖延擴建屯門堆填區,暫獲小勝。發叔形容這是「最好的結果」,但他想要的結果,絕不止於此,而是鄰近屯門堆填區的龍鼓灘、元朗上及下白泥村,合共逾六億元的搬村賠償金。

不論回歸前後,哪管是董、曾或梁班子治港年代,適當時間向政府「撒嬌」,一向是劉皇發爭取利益的必殺技。有政界中人相信,劉皇發對擴建堆填區不會一直企硬,只要滿足他的要求,最終仍會歸隊支持政府,「問題係梁振英同林鄭月娥,俾唔俾到佢心目中想要嘅價?」

為求通過堆填區方案,林鄭月娥上週四親身出席屯門區議會特別會議,更帶來兩頁A4紙的「回應屯門社區的改善項目」清單,包括研究提升或擴闊連接屯門和元朗的稔灣路、取消46區火葬場等,但劉皇發會後仍堅持反對擴建堆填區,更直指政府誠意「一般」,暗示仍未滿足於政府的補償方案。

從近日鄉事派放風開列的條件,最大塊「肥豬肉」就是遷村。鄰近堆填區的龍鼓灘、元朗上及下白泥村,一旦落實搬遷,預計涉及至少六億元賠償。早於六月底,劉皇發已在公開場合提出「換地、搬村」,「或者(政府)認為嗰條村係環境惡劣,冇辦法再繼續生存落去,咪搬村囉,換地囉。」

與劉皇發分屬同輩,同樣是屯門龍鼓灘村長的劉威平,亦指出政府將多個厭惡性設施集中在屯門,又擬在龍鼓灘填海,才令村民萌生搬村意願,「我哋喺度住咗幾十年,其實村民都好鍾意喺呢度住,但係無奈,點解會提出搬村呢?堆填區擴建、骨灰龕、燒淤泥,跟住又話填海,咁我哋(好似)喺個山谷度咁o架啦喎,以上咁多樣嘢,你搬走我好過啦,仲喺度住,咁鬼惡劣環境之下,點住?」他又稱,村民只希望政府按機制作出賠償,「就算要搬村,以現有機制去做,我哋都滿足o架啦。」根據劉皇發二○一一至一二年度在行政會議的申報記錄,他以個人及公司名義擁有逾六百幅土地,主要座落屯門及元朗,倘若三村搬遷,肯定「豬籠入水」。

知情人士稱,一旦下白泥村搬遷,或有利劉皇發重新啟動發展豪宅的大計,「鄉事派流傳發叔好想政府幫手,令下白泥發展過關。如果成功搬村,肯定減低反對聲音。」發叔家族持有公司先後在二○○七年底及一○年七月,向城規會申請發展下白泥,但反對意見佔絕大多數,被迫兩度撤回申請,據悉他一直對此事耿耿於懷。

除了「搵着數」,發叔願與梁國雄「拉布」,更牽涉一場鄉事情仇,特別是向民建聯還以顏色。回歸初期的立法會選舉,民建聯與鄉事派合作良好,惟兩幫人馬因利益衝突,齟齬日增,直至前年區議會選舉,民建聯坐大,更未有遵循昔日與鄉事派「分餅仔」、分別擔任區議會正、副主席的慣例,對鄉事派趕盡殺絕。去年立法會選舉,鄉事派「擘面」派人參加新界西直選,最終慘敗,民建聯卻全取三席,令劉皇發對民建聯的不滿與日俱增。知情人士分析,民建聯力撐政府擴建屯門堆填區,被其他建制派圍插,很大程度是該黨過去兩年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後「極速膨脹」,被其餘黨派組成「復仇者聯盟」反擊的後遺症,「大家梗係趁勢狙擊民建聯,牙齒印最深嘅鄉事派,自然唔會放過咁好嘅報復機會啦!」

發叔經民聯瀕決裂

經民聯對擴建屯門堆填區立場反覆,一時說「發叔話Yes就Yes,話No就No」,最終卻於中止待續議案投反對票,公然與發叔打對台。有接近鄉事人士透露,發叔與經民聯早在立法會選舉已貌合神離,「嗰陣經濟動力派邱榮光出嚟選,成隊人差唔多都係鄉事,但選舉期間啲主要活動都見唔到林健鋒同梁君彥,最終林村得嗰二百幾票,有啲村更只得幾十票,發叔點諗?答案好明顯啦!睇得出你淨係想利用鄉事派嘛,梗係唔會幫你啦!」

據了解,選舉期間林健鋒多次向鄉事派「拍晒膊頭」,暗示推薦「自己人」進身政府諮詢架構或獲授勳,但承諾至今未兌現。有鄉事派人士抱怨,日後或不再支持經民聯。


反堆 堆填 填搏 搏搬 搬村 發叔 叔為 為六 六億 億變 變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7402

Robert Ng派股票 「等埋發叔」

2015-07-09  NM

系內持有《資本壹週》、《Jessica》等多份雜誌的南華系老闆吳鴻生(Robert Ng),對員工嘅待遇,真係傳媒行內「數一數二」。上年尾佢忽然慷慨,喺集團嘅annual dinner內,宣布每位員工送一手8155。8155就係南華置地,喺內地有多個地產項目。

員工當然個個都好高興,不過附帶條件,係annual dinner當日要坐到尾。有員工同小宗話:「早走無份!臨尾仲要簽名加影相,證明喺度。」跟住,員工等吓一個月,等吓又一個月,直至最近才有南華證券 (吳生另一瓣業務)員工上來,幫每位員工開戶。但說好的股票,卻仍未轉賬到手。眼見本週一8155跌咗百分之十六,每手剩番千三蚊左右,睇到員工囉囉攣。 南華啲員工話,派股票都「等埋發叔」,話俾又未俾,睇住股價碌番落嚟,似整蠱多過恩賜,好大折磨呀!

金融逍遙客「包島」好享受

游走於中港台併購、私募投資的金融多棲動物,現為多間上市公司主要股東及董事過去兩週看着慘不忍睹的股市大冧,逍遙客曾同一個A股新進大戶食飯,佢全晚臉 色發青,無厘神氣;撩佢講嘢,他答一日蝕咗兩艘遊艇了。市況不定,不如抽離一下講旅行。上回逍遙客有真正識歎識食老友,組團去咗巴哈馬。呢個被譽為美國後 花園的加勒比海小國,主島有間知名亞特蘭斯賭場酒店外,更有過百個分散的形形色色小島,好多美國大亨都各霸一島建造各自理想家園。我們一行人便入住由魔術 師大衞高柏飛持有的「夢幻天堂」。夢幻天堂以私秘聞名,全島10間大villa共可招待22名賓客,但只接受「包島」,即無論1人或22人費用都一樣,並 任食任住任玩。10間各具特色嘅villa佔據島上每個靚位,屋內盡是高柏飛歷年喺東南亞收購、甚具味道嘅傢具擺設,唔只有六星級硬件設施,成隊crew 更提供一流貼身服務,由廚師到專業按摩師,還有一位美女醫生駐島。晚上還可以捧住爆谷、蓋住毛氈,躺在沙灘睇部露天恐怖片。原來高柏飛小時家窮,祖父母為 慳戲飛,常將他裹在毛氈偷運入戲院,此經歷是他一生最甜蜜的記憶,沙灘戲院便由此而來。見識過先知道呢班old money如何識歎,島附近,除咗豬島、蜥蜴島外,潮退時,漫步在每日只出現一小時的海中沙灘(sand bar),拿起杯粉紅香檳,對着餘暉下的加勒比海黃昏,才感受到什麼是世外桃源。正準備執嘢離開之際,見工作人員已急忙將島重新布置,問經理為何咁緊張? 答曰:明天Bill Gates 一家駕到。

中環寸嘴食完法國餐再飲涼茶

工廈大王楊耀松長子,是各大有名食肆之VIP,喜歡研究城中有錢佬對食之要求,透過美酒佳餚,細味人生百態,讓讀者「嗒」落有味。睇《南早》介紹個法國廚 師,用唔同嘅酒嚟煮食,玩到出神入化;我就去睇吓呢間喺「差館上街」嘅Upper Modern Bistro有幾巴閉;唉,以為間嘢喺荷李活舊警察宿舍附近,搞到要行餐飽,差啲要爆粗問候人,真係「你奶奶」吖。一句講晒,個位置就唔得啦,氣勢唔夠, 勝在租平啦。擸眼個餐牌,都屬中上,點咗隻French Pigeon,分量足,我食到半隻咋,但食唔到有咩酒味;反而杯cocktail幾好,嗰塊薄荷葉好新鮮,我估係自己種新鮮摘;食法國菜,戲肉都係甜品, 我叫Poached Cherry,齋睇賣相就知掂,我老友死蠢叫set lunch,個dessert梗係普通料嘅Cream Brulee;呢間嘢環境麻麻哋,不過幾嚿水食個法國lunch,扮吓優皮一族都抵嘅。其實喺香港我唔鍾意食西餐,唔抵吖嘛,同樣道理,喺外國我又唔食唐 餐嘅;近排天口㷫,人都躁啲,食完法國菜特登行去大道西間街坊涼茶鋪同濼堂飲碗廿四味,呢度啲涼茶夠watt數,簡直苦盡甘來呀。踎喺度飲,九皮搞掂!

壹週圖片

此Robert Ng不同彼Robert Ng,信置(83)主席黃志祥,對捐助新加坡一向慷慨。最近當地以佢伯爺黃廷方命名嘅綜合醫院開幕。睇間醫院外形,成間豪宅咁,有晒露台,住院都住得好享 受!不過咁,就算精神病院包食包住,你都唔想行入去啦,尤其新加坡。原因,你懂的!

金牙大狀講嘢全民齊撐握手曾

一如李碧華所言,炎炎夏日,鬍鬚曾「進階」為握手曾,有消暑之效也。二○一七距今尚有兩年,大把變數,但握手曾倘能入主港督府(過去只有港督入住,故此非 前港督府也),喺香港固然係個突破,亦一新大陸景象。共和國開國之初,只得兩個領導人留鬚,其一係做過國家主席之董必武;另一個係做過副總理之賀龍元帥。 捨此之外,個個領導人都將啲鬍鬚剃得乾乾淨淨;今天更有不成文規定,所有領導人嘅頭髮都要染到烏卒卒、梳到好似習總咁立立令。反觀握手曾,非但留鬚,電過 嘅頭髮斑白兼且中間分界,儀容舉止超出位。阿爺咁都接受得到,俾佢老哥做特首,此又何止一新景象,意識形態、精神面貌直情係同世界接軌啦!鬍鬚曾,我撐! (弊在小圈子冇我份呢。)

中環人語迷你版

“冷靜可以騎上牛。”估中邊個中環人講呢句說話,送你plantronics. Voyager Legend Signature Black藍牙耳機一個有意參加者,請於七月八日(星期三)下午一時後,將答案、姓名及聯絡電話電郵至centralman@nextmedia.com 小宗只接受電郵,郵寄免問。本刊員工及直系親屬不得參加。為求公平及杜絕偷步搶答起見,請於每個星期三下午一時後來電郵競猜答案;在此之前發出之電郵作 廢。超過一位讀者估中,先到先得,恕不接受上訴。答案及中獎者姓名將於下期本欄揭曉。


Robert Ng 股票 等埋 埋發 發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421

發叔絕橋豬籠入水鄉地變百億骨灰場

1 : GS(14)@2010-08-12 22:56:39

2010-8-12 NM

「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在西貢大浪西灣建豪宅,因環保人士反對,計劃流產。許多鄉紳以為見財化水,但有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卻另有好橋,在鄉地建極渴市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又能擺平政府和原居民,成功機會很大。

不僅發叔嫡系最近大搞骨灰場,連他打骰的鄉議局亦成立基金會當顧問,向政府申請在大嶼山望東灣建十萬灰位的超級骨灰龕,估計單賣位也賺一百億。如果成事,不少鄉紳都會找發叔幫手,發叔隨時成為新界骨灰王。

「發展商日日搵人同我講,叫我走,我已經七十幾歲,住喺度五十幾年,你叫我去邊度住?我依家日日都好驚,唔敢行出屋……」居於元朗新圍村大半生的謝婆婆,近日因逼遷一事提心吊膽。

鄰近錦綉花園的新圍村,是雜姓村,內有村屋二百戶,由於不少村屋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加上保養得好,其中一間被古蹟辦評為二級歷史建築,十間為三級,包括謝婆婆的兩層高平房。去年,一間三級平房因裝修工程被圍上帆布,怎料今年五月帆布一揭開,居民赫然見到屋內四圍劃了一格格框架,村民細問,才知這裡準備改建成骨灰龕!

謝婆婆兒子謝民富說,新圍村骨灰龕場涉及的屋地及農地約八萬平方呎,過去一兩年由十間小公司逐步購入,鄉郊地價低廉,總數約一千萬元。後來上市公司問博控股收購了該十間公司的九成股權,根據問博公司資料顯示,骨灰位工程今年十二月底前完成,預料可提供六萬九千個骨灰位,目前未有具體開售計劃,但據消息人士說,每個骨灰位最平五萬元,最貴廿萬,賣位估計共賺八十六億元,十分和味。

巧計發展鄉郊地

近年環保意識抬頭,每次新界鄉地要發展,像早期的塱原濕地,到近期的大浪西灣事件,都受千夫所指,最後計劃流產。不過,一班鄉紳卻看中,在鄉郊地建極渴市的骨灰場,非但環保人士不敢聲討,受灰位短缺困擾的政府亦大力贊成,成功發展機會極大,唯一阻力來自原居民。而最能說服原居民交出鄉地改建骨灰場,正是新界王劉皇發。

「沒有鄉事力量幫手,好多新界地都唔會變為骨灰龕場!」謝民富說。問博主席為林衞邦,只是一名商人,不是鄉紳,但其中一名獨立非執行董事是文富華,他胞兄正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是劉皇發得力助手。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稱,骨灰龕利潤好大,因此造就財團,結合部分村民將土地改建成骨灰龕,「現在政府新公布的骨灰龕政策,建議兩年半內不取締涉及違規或非法骨灰龕場,咁兩年半之後,骨灰龕位已經賣晒,成行成市,政府到時點取締?」

鄉議局新大樓上週四舉行「上樑」儀式,本身為行政會議成員的發叔(左五),邀得唐英年(左六)及曾德成(左四)切燒豬。

骨灰場好賺錢

元朗新圍村墓園

骨灰位:6萬9千個

涉及金額:86億2千萬(以平均每個灰位12.5萬計算,扣除5千5百萬地價及建造費,盈利仍超85億)

公司獨立非執董為文富華,其兄是鄉議局執委文富穩、發叔得力助手。

龍福山紀念花園

骨灰位:500個

涉及金額:1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20萬計算)

發展商為龍鼓灘村原居民,與村代表劉皇發為同宗兄弟。

望東灣超級墓園

骨灰位:10萬個

涉及金額:100億元(以平均每個骨灰位10萬計算)

首個由鄉議局基金有限公司統籌的公私合營項目,劉皇發是該公司的董事。

龍鼓灘同宗兄弟

除了元朗新圍,劉皇發根據地屯門龍鼓灘村,亦有劉姓原居民建成「龍福山紀念花園」,上月正式開業,記者致電灰位代理職員鄧小姐查問買位詳情,對方即說:「呢度係私人土地,業主姓劉,係原居民,劉皇發都係呢度村代表,你可以放心,全部交易都會交俾律師做,墓穴全部都可以分契出售,轉售都無問題。」

墓園依山而建,一排排拾級而上,有別於政府骨灰龕的多層式建築,若以墓穴平均二十萬元計,五百個全數售出,可勁賺一億。「我哋覺得政府一早知道發叔啲耳目喺龍鼓灘起骨灰龕,總之政府唔理。」一名消息人士透露。

新界王地位顯赫,位於屯門青山灣的新建私營骨灰場「佛緣精舍」,向規劃署申請規劃許可時,也要發叔代寫「推薦信」,「發叔係屯門區議會主席,又係鄉議局主席同行會成員,好多發展商搞唔掂,都搵佢幫手。」一名從事殯儀業的知情人士說。目前申請仍在審議中。

望東灣超級骨灰場

發叔不僅瞓身力撐骨灰場,還動用鄉議局出面力推。

鄉議局年初已成立專責小組研究,本身是律師的小組召集人林國昌表示,上月底已發信給廿七個地區鄉委會共七百條村的村代表,建議有興趣將農地改建為骨灰龕的新界原居民,可交由專責小組統一處理,研究包括有關用地的合法性、選址、營運管理及對當區居民的民生影響等。

林國昌透露,在大嶼山、西貢及屯門等,都已覓到適合用地發展,其中位於芝麻灣望東灣發展項目,更已進入直路,有望成為首個公私合營的計劃。望東灣交通不便,杳無人煙,原址的互愛戒毒村及度假村已空置。

這超級墓園計劃,共建十三幢、每幢五至六層的骨灰場,可容納約十萬灰位。「其中四成灰位俾政府,但就希望政府給予優惠的換地條款。」林說,其餘灰位則由地主及鄉議局轄下的基金會瓜分,比例約為四比一。

以望東灣為例,基金會坐享一萬個骨灰位,若以每個平均十萬元計算,閒閒地有十億進賬。各區鄉地地主想盡辦法賣地賺錢,若望東灣成功建成骨灰場,不少鄉紳必爭相仿效,屆時全由鄉議局當顧問,有幾好賺,可想而知。

如斯落力搵銀,鄉議局除了要為沙田石門興建新大樓籌款,亦為鄉議局轉型鋪路。「鄉議局係一個諮詢機構,之前話要起鄉議局大樓,因此成立一個基金會聲稱為大樓籌款而來。而家大樓就嚟起好,但基金會繼續運作,一邊做鄉事諮詢,一邊又從中搵銀,好明顯有角色衝突。」有看不過眼的鄉事透露。

除了賺錢,還有另一個原因,「發叔喺退位之前,搞好基金會,第日佢就做永遠主席,有錢先係大老闆。鄉議局只係諮詢機構,點夠揸錢嘅基金會巴閉!」
2 : 自動波人(1313)@2010-08-13 00:53:55

新界佬不嬲都un un腳
3 : 學習者(1436)@2010-08-13 06:54:39

2樓提及
新界佬不嬲都un un腳

什是,鄉下佬唔使做又有地分.感覺良好.
4 : GS(14)@2010-08-14 11:30:34

3樓提及
2樓提及
新界佬不嬲都un un腳

什是,鄉下佬唔使做又有地分.感覺良好.


我都覺得好正
發叔 叔絕 絕橋 橋豬 豬籠 籠入 入水 鄉地 變百 百億 骨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269

發叔最後發功助子穩江山 鄉事派四分五裂

1 : GS(14)@2016-04-25 00:12:27

2016-04-13 EW
距離立法會選舉尚有五個月,鄉事派上周已率先上演一場「組黨風雲」。十五個鄉委會突然高調開記者會,表態反對侯志強、梁福元等鄉紳牽頭,籌組超級大黨「新進步聯盟」,但身經百戰的準新黨主席侯志強,反過來率領數十人踩場。

外界一直以為侯志強發動「宮變」,是為拉倒「新界王」劉皇發及其兒子劉業強,但本刊獲悉,揭杆組黨的幕後操盤人,正是臥病在牀的發叔。

據知,發叔一直覺得鄉事派在議會不夠牙力,多番催促身邊的鄉紳組黨增籌碼,然而每次都獲交換條件而剎停。直至去年,將近八十歲的發叔交捧予長子劉業強後,在病榻上雖行動不便兼說話困難,仍最後發功搵頭馬侯志強做醜人,幫兒子打穩江山,爭取各方「加持」,穩住劉家在新界的能量。

新界人表面團結,實情各為自己利益盤算,侯志強本身亦有利益考慮,將來為劉家打天下,還是倒過來威脅鄉議局,仍屬未知數。無論最後會否成功組黨,鄉事派勢將進一步分裂。

沙田鄉委會主席莫錦貴上周三聯同另外十四個鄉委會代表召開記者會,表明反對組黨的立場。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和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就率領幾十名鄉民乘坐兩架旅遊車突然「踩場」。部分人手持「新界人撐新黨」標語,大叫「打倒莫錦貴」,「挑機」味道甚濃。雙方為組黨舌劍唇槍,最後不歡而散。

據本刊了解,其實一切都在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的計劃中。

過去一年,發叔病情急轉直下,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已是去年七月,撐着拐杖出席兒子劉業強首次以鄉議局主席身份主持的會議。據接近發叔的知情人士透露,一直在浸會醫院留院的發叔,兩個多星期前曾出院,「返過屋企幾日,但情況麻麻,又要返番醫院。」

據知,發叔腦部曾動手術,現時因行動不便,站立時身體會微微傾斜,需借助拐杖走路,說起話來顯得吃力,表達能力大不如前,但他思路仍然十分清晰。

集思會傾組黨

即使在病榻上,發叔仍未放下組黨的「最後心願」,「組黨一直在發叔的議程中,他覺得鄉事派在議會一定要有票,否則議價能力低,鄉議局十年後就玩完,半滅亡。」消息人士說。

「新進聯」準副主席梁福元亦向本刊爆料指,發叔組黨心切,早於去年已鄭重地催促他盡快搞。「佢話係時候了,新界東、新界西一定要出人,仲叫我代表新界西出選拎番個議席,不過我話自己做慣乞丐懶做官,幫人『抬橋』算啦,發叔見我唔肯,前後叫了我三次咁多,話只要我肯出,一定支持我。」他說。

梁福元憶述當日與發叔一席話,語帶激動地說:「我發誓無講大話,發叔仲健在,你們可以問番佢有無同梁福元講過呢啲嘢。外界唔知仲以為我們搞搞震,其實你們瞓醒未呀?」

跟從發叔逾廿年的梁福元強調,發叔組黨之心「愈來愈堅定」,「過去五年,我們搞過幾次集思營,如果發叔唔緊張,點會次次都同我們傾組黨?我好記得發叔話,叫我們要有心理準備,企出來維護自己的力量。」

事實上,鄉議局在前年曾通過成立「選舉工作小組」,並在一次執委會通過臨時動議,要求研究中心撰寫組黨報告。當時發叔曾明言,組黨一事會於去年區議會選舉前「有眉目」。

去年,發叔將鄉議局主席一職,交棒給長子劉業強。一名熟悉發叔的人士說:「他將組黨這張王牌交畀個仔,佢每次打出手上這張牌,都會得心應手,要乜有乜。但他深知組黨必有一番江湖混戰,劉業強個性不適宜走在槍林彈雨的最前線,寧願叫他守在後方,先由親信來開山劈石,清除矛盾和阻力。」因此奔走籌備組黨,全交由「頭馬」侯志強領軍。

欽點侯志強領軍

侯志強日前接受電台訪問時亦稱,組黨前徵求過病榻上的發叔意見,獲他握手以示「無聲祝福」。他向本刊透露,受發叔器重是因為「唔夠叻」,「我做事有衝勁、認真,你知發叔身邊有好多叻人,不過有時叻得滯,你都知有乜後果啦,我就係唔叻,平平庸庸,好使好用,又鍾意頂佢嘴,可能個個都聽發叔話,佢覺得唔夠興趣,反而對我印象深刻囉。」

自嘲是「鄉下仔」的侯志強,憶述與發叔相識經過,是八十年代在上水河上鄉擔任鄉委,「當時我連村長都未做,發哥已經是(鄉議局)『大佬』,有次佢入來鄉同我們食飯,就係咁開始認識。」九一年侯志強轉行做地產,逐漸買地,慢慢成為「上水大地主」,未幾更當上河上鄉村長,因為新界發展問題,與發叔愈走愈近。

其後他轉戰政治,與發叔先後加入自由黨,在政壇拍住上,但發叔於○八年退出自由黨,一二年「跳槽」加入經民聯,成為榮譽主席;侯志強日前亦遞信退出自由黨。

近年發叔多次暗地「密召」侯志強,欽點他擔起大旗。侯志強在幾個月前的鄉議局會議上,聯同九名執委宣佈組黨,挾四十萬村民之名,稱「有足夠本錢」問鼎新界東、西兩區合共四席,加上鄉議局在立法會內的功能組別中有一個當然議席,「鄉事派閒閒地拎五席。」他更誇下海口說:「我要當上立法會主席!」將其財大氣粗的新界人本色,演釋得淋漓盡致。「侯強今次立下大功啦,不過組成後,就唔會搵佢選,佢形象差啲。」消息人士說。

盼新黨專業年輕化

外界一度盛傳劉業強將擔任「新進聯」的榮譽主席,但近日他卻似為組黨一事劃清界線,上周三記者會後更發聲明指,基於條例規限,鄉議局不可能組黨,故不存在討論空間;但個別人士有意組黨則是個人意願,令人難以摸清他的取態。「他覺得長遠來說要組黨,否則無票政府不會同他們傾,但問題是否有更好的人選。」消息人士說。

據了解,劉業強傾向新黨的牽頭人更專業化和年輕化,曾考慮洽談剛出戰新界東補選落敗的方國珊,以及元朗區議會主席沈豪傑。惟前者與侯志強同屬新界東,難在名單上爭排第一,因此放棄此念頭;至於後者則未有準備今年參選而婉拒。

事實上,在○四年至○八年立法會的一屆任期,鄉事派曾佔四席,但之後兩屆逐步減少,林偉強、李國英及張學明都先後出局,現時只剩發叔一人獨撐,鄉事派失勢明顯不過。近年接二連三爆出衝着新界人而來的套丁案、僭建風波等,發叔看在眼內,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希望增加話事籌碼。

不過,建制派一直反對鄉事派組黨,擔心會影響其得票,得不償失。因此莫錦貴等人,才突然高調開記者會反對,「說穿了其實都係利益問題,例如土地、權力,見侯強那一邊坐大,他們點會袖手旁觀?」去年在套丁案中,十一名原居民被判罪成入獄,唯獨莫錦貴甩難,有傳他被人捉住痛腳,所以一直低調。

分薄建制派選票

上周三的記者會中,明顯看出鄉事派分裂,就連本身支持組黨的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都加入反組黨聯盟。據了解,林偉強及離島的鄉委會主席等多名鄉紳,在兩個月前的集思會中,曾簽署表明支持,但上周竟突然轉軚。「林偉強是黑馬,分分鐘參選功能組別。」消息人士稱,發叔下屆將不會參選,由劉業強頂上,如此一來林劉隨時自己人打自己人。

至於侯志強,有新界鄉紳分析,他是發叔心腹,但他是否一樣對劉業強忠心耿耿,仍是未知數,「佢喺新界人中叫做有政治能量,但組黨後會唔會成為對抗鄉議局的另一勢力?到時劉家勢力就會被分薄。」

「新進聯」能否組黨成功,亦將成建制派在新一屆立法會得票的關鍵。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分析,鄉事派參選立法會的往績並不樂觀,「九八年林偉強親自帶隊得二萬五千票,上屆陳強參選新西得一萬七票,但最後一席都要三萬三千票,侯志強話要拿咁多席,簡直是天方夜譚。」

蔡子強續指,建制派難免擔心會被分薄票數,最終兩敗俱傷,「如果鄉事派係組黨,就一早組了,證明內部一直有反對聲音,組黨都係談判籌碼。」新黨能否如期本月二十五日組成,即將揭曉,今次發叔再發功編寫其「組黨劇本」,但若新黨勢力助大不受控,鄉事派或將掀起更大分裂,陷入一發不可收拾的亂局。

27鄉委會

對組黨最新取態

政治往往峰迴路轉,上周三鄉事派內訌的鬧劇上演後,本刊再致電各鄉委會主席查詢對組黨的最新取態,其中六名出信表明反對的主席,極速轉軚稱不反對或沒意見。如今二十七個鄉委會主席中,八人舉手支持,五人表明反對,其他仍舉棋不定,存在變數。

24歲做村代表 發叔擁二百多幅地

外號為「新界王」的劉皇發,多年來在新界稱王稱霸,其祖先早於明代定居屯門龍鼓灘。在屯門長大,他初中畢業後務農維生,其後曾在前九鐵公司打工,又經營過雜貨舖。消息人士說:「一九四九年,發叔是第一個新界鄉民企喺屋頂揮動五星旗,他食這老本食足咁多年。」當年他只不過十三歲。

直至一九六○年,他以僅二十四歲之齡,擔任屯門龍鼓灘村村代表,成為當時最年輕的村代表。七十年代,劉皇發順利成章做埋屯門鄉委會主席,開始幫新界人向政府爭取土地權益。在新界做出點成績,他於八○年終於坐正做鄉議局主席,一做便三十五年,至去年才交捧給兒子劉業強。

除了鄉議局的身份,劉皇發同時擔任立法會議員,亦曾任行會成員。根據當時行會成員的利益申報,他擁有九十八間公司股份,最高峰時更手持約一百三十間公司股份之多,主要是飲食和投資業務。不但公司多過人,他亦擁有逾二百六十幅新界土地,「新界王」的地位難以代替。
發叔 叔最 後發 功助 助子 子穩 江山 鄉事 事派 派四 四分 分五 五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619

避談政改「等埋發叔」鬧劇

1 : GS(14)@2017-07-01 10:09:40

【本報訊】梁振英在《施政匯報》中,避重就輕觸及政制發展,但他既沒提到政改方案因建制派「等埋發叔」遭立法會大比數否決,也沒提到政府引入確認書取消支持港獨候選人參選立會資格,就政改一役只說「向立法會提出行政長官普選方案」。有立法會議員指,梁令政制發展停滯不前,根本毫無政績可匯報。


政府立會關係極惡劣


梁主政5年間,政府與立法會關係極惡劣。在《匯報》中,梁連2012至2017年間舉行5場立法會、區議會、選委會及特首選舉也列作政績。愛把曾蔭權的政績當自己政績的梁振英,亦將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的諮詢和立法工作當作自己功績。至於政改,《匯報》只說2013至2015年就特首進行兩輪公眾諮詢,啟動五部曲的憲制程序,2015年向立會提出特首普選方案,不但隻字不提立會表決時因建制派「等埋發叔」未有投票,令方案只得8票支持,有28票反對,甚至連方案遭否決也沒提。公民黨立會議員陳淑莊指,梁在政制上根本無政績,因此其《匯報》只能把日常工作當政績。她指政改在「等埋發叔」鬧劇下遭大比數否決才是梁任內「成績」,難以理解他為何不提。■記者姚國雄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628/20071384
避談 政改 等埋 埋發 發叔 鬧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27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