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瓦里安總裁魏思韜:質子克癌的夢想與現實

“癌癥治療技術在近十年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尤其在放療技術領域,部分癌癥早期的治愈率(5年生存率)已達到90%以上。”

全球主要放射治療設備供應商之一瓦里安醫療公司全球總裁Dow Wilson(魏思韜)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傳統粗放的放療方式已被亞毫米級精準放療所替代,放療醫生更像在操作一把隱形手術刀。但在近年來國內熱度高漲且被寄予厚望的質子治療上,魏思韜認為,雖然質子設備在癌癥治療上優勢明顯,但受制於高成本等因素,質子治療還很難普及。

從翻烙餅到隱形手術刀

“一直以來,在放射治療領域的技術突破,都來源於將放射劑量集中在病竈里,使其對周圍健康組織的傷害最小化。”魏思韜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放射治療的原理是使用輻射殺死癌細胞、消融或縮小腫瘤。多數情況都是通過CT定位後,勾畫靶區進行多次照射。但早期放療方式由於設備不精準被戲稱為“翻烙餅”,照完正面照反面,精度不足、敵我不分,使大眾產生對放療的恐懼。

魏思韜告訴記者,過去的十年間,放射治療設備的精準度突飛猛進,使原來因病竈非常接近於心臟、脊髓、腺體等關鍵部位而難以操作的情況大大改觀。技術的提升讓大劑量精準照射腫瘤成為可能,這也讓癌癥的治療效率大幅提升。

美國MD安德森癌癥中心胸部腫瘤放療主任張玉蛟博士表示,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就是立體定向治療技術,根據病人的情況和其腫瘤的特點,將治療用的劑量計算出來,然後由一把光子組成的無形的刀,在計算機的指引下,躲開正常的組織和要害器官,對腫瘤進行大劑量的如同雕刻藝術的精準治療。

醫學界往往以5年生存率來作為衡量癌癥治療效果的標準。記者了解到,放療已成為乳腺癌和前列腺癌主要的治療方式之一,5年生存率從以往的50%提升至90%以上,目前醫學界已經轉而關註10年甚至更長的生存率,這在此前不可想象。

記者了解到,放療技術在死亡率較高的肺癌、肝癌的早期治療上同樣進展迅速,10年前肺癌的5年生存率僅為15.9%,多通過手術切除病竈,患者要面臨手術風險和長時間住院的問題,而且手術的治療效果並不穩定。放療當時在肺癌治療上幫助有限,主要是由於病人的呼吸運動,腫瘤也隨之移動,導致大部分照射治療都會受到影響。

魏思韜表示,呼吸導致肺部腫瘤的運動振幅可達5厘米,要實現精確放療非常困難。但在目前放療技術發展的前沿,在4D視頻引導下,借助自動重新定位和運動管理軟件,已經實現了對腫瘤中心的鎖定,射線跟隨腫瘤運動而運動,並與呼吸的軌跡同步。而對於運動軌跡接近要害器官的腫瘤,則采取呼吸門控技術。還可以用燈塔投射的模式鎖定腫瘤,如同GPS,隨時確定腫瘤的位置,進而指引照射。

中國工程院院士、山東省腫瘤醫院院長於金明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放療經歷了從傳統到精確到精準放療三個階段,雖還不能夠說取代手術,但從根治的角度,早期或者局部晚期沒有轉移的腫瘤,都可以進行根治性治療。以現在的技術,三四個病竈轉移的也可以根治,如果碰到腦轉移甚至骨轉移的病人放療也有獨特的優勢。

質子治療癌癥暫難普及

質子治療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先進,且適用於多種腫瘤的有效放療手段。公開資料顯示,質子通過加速器加速後,成為穿透力非常強的電離放射線,以極高的速度進入人體,在腫瘤部位集中釋放能量殺死癌細胞。

魏思韜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傳統放療技術已非常先進,但依然會有輻射損傷。質子治療則先進得多,一方面質子進入人體時的輻射劑量很小,在腫瘤深處釋放最大的能量產生布拉格峰殺死癌細胞,之後迅速衰減消失不穿透人體,因此副反應非常輕,尤其在部分兒童腫瘤或需要精準治療的比如視神經腫瘤等很有前景。

不過記者查閱瓦里安年報發現,盡管已有5個質子中心在運營,但瓦里安的質子治療業務收入並不高。2016年,瓦里安收入32.2億美元,其中腫瘤部分收入為24.6億美元,成像部分為6億美元,而包含質子治療業務的其他部分只有1.6億美元。近三年中,共接到11個質子治療產品訂單,遠遠落後於傳統放療業務。

對此,魏思韜解釋稱,質子治療用於臨床治療已有40多年,面臨最大的困難是成本問題,與售價幾百萬美元的傳統放療設備相比,質子設備多在2000萬~8500萬美元。同時由於設備體積大,需要額外修建質子治療中心,且初始設置等工作繁多,成本昂貴;而穩定性上也落後於常規放療設備。

他認為,目前質子治療設備還不足以全面鋪開,企業仍需要努力解決降低成本、提升費效比、設備小型化,以及如何將現有圖像引導這樣的成熟技術導入等諸多問題。

雖然目前質子治療設備還在發展階段,但並不能降低國內對質子治療的熱情,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國內已有多個質子或重離子治療中心在建或已啟用,比如上海的質子重離子醫院,瓦里安也中標了合肥在建的質子治療中心項目。但記者了解到,已投用的中心收治能力還很小,費用也更高。據報道,上海質子重離子醫院開業19個月中完成了545例患者的治療,平均每個療程的費用高達28萬元。

中國癌癥放療使用率不及美國半數

事實上,近年來癌癥越來越受到關註。根據全國腫瘤登記中心陳萬青等在2016年1月發布在《CA:A Cancer j clin》雜誌上的數據,2015年全國預計有429.2萬例新發腫瘤病例和281.4萬死亡病例。

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中國防治慢性病中長期規劃(2017-2025年)》,其中提出,到目前總體癌癥5年生存率為30.9%,而到2020年和2025年,擬將總體癌癥5年生存率整體提高5%和10%。

“在放療的質量上,中美水平接近,但在放療普及率上還有很大空間,美國癌癥病人超過半數會采用放療,而中國僅為21.4%。”魏思韜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2016年6月出版的中華放射腫瘤學雜誌刊登的《2015年中國大陸放療基本情況調查研究》稱,有近六成本該接受放療的患者未能接受放療,這一方面與國人對放療副作用存在恐懼心理有關,而另一方面我國的放療設備數量不足。

該調查報告顯示,我國放療單位增長迅速,從2001年的715家增長到2015年的1413家,但是設備大多集中於一線城市,二三線城市較少,整體保有率也不足。按照WHO的標準是每百萬人2~3臺加速器,我國為1.42臺加速器,相比美國和法國的12.4臺和7.5臺還有較大差距。

事實上設備的缺少讓國內的放療變得“功利性”。據了解,很多可以從事放療的醫院病人過多,北京協和醫院一臺設備最多時一天治療過203個病人。這也導致國內醫院大多將精力集中於可治愈的病人身上,而沒有能力去照顧需要改善生命質量的病人。而在國外放療被普遍用於癌癥的姑息治療,用於減輕痛苦和延長生命,而姑息治療的比例約占放射治療總量的三分之一。

北京解放軍總醫院放療科主任曲寶林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總體來說國內這幾年腫瘤的發病率在逐年提升,因此病人的數量在增多。雖然放療的技術在進步,但是國內放療行業發展並不是很快。一方面病人數量增長,另一方面雖然技術在進步,但是國內放療行業發展並不是很快,放療科以大城市和省會城市的三甲醫院為主導,大量病人到三甲醫院就診導致人滿為患,但地市級的放療科發展緩慢,雖然國家醫改有3級轉診制度,但是在腫瘤治療上並不好實現。

在魏思韜看來,中國放療設備二三線市場依然有很大的增長空間,保守估計在下一個5年里,中國或將增加2000臺放療設備。

但曲寶林表示,目前國內醫院引入放療設備還存在一定的難度。一方面,大型放療設備面臨著高投入,中小醫院缺少資金;而國家對大型醫療設備采取準入制度,有實力的醫院可能會受到配額制的限制;另一方面,引入高端設備還需要高端人才來匹配,放療是團隊合作,因此牽扯到多個學科,部分中小醫院有錢有配額,但是目前國內在這一方面的人才儲備並不充足。

總裁 魏思 思韜 質子 克癌 癌的 夢想 現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62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