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好聲音》之父田明自述:「好聲音」背後的20億產業鏈佈局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720/144271.html
未來只做有產業鏈價值的節目

今年夏天,大家都在討論《爸爸去哪兒》,那麼,燦星怎麼看這種節目對好聲音的衝擊你們會做戶外明星的真人秀嗎?

田明:我們有一個思路就是實際上燦星只做有產業鏈的節目,我們對那些只有收視或者話題缺少產業的產業鏈支撐的節目是第二選擇,因為我們是個社會化的製作公司,所以選秀類的節目是我們的重點,因為整個文化創意產業和娛樂行業一定要新陳代謝的,一定需要新的人才新的作品。

但你新的人才從哪來呢?其實選秀是最快的最有效的最有影響力的一個路徑,在全世界範圍內這個路徑都已經被認為是成功的,尤其你比如說音樂產業,其實整個音樂產業華語音樂還很低迷,很多人唱片工業的那些老的從業人員他其實看到媒體還有一種反感和恐懼,實際上電視媒體能夠幫助你推陳出新的,用得好就是能夠提升你,但是可能網絡媒體就快速的消費了音樂,但是我們覺得我們是有這樣的能力來推動整個音樂產業的發展。

所以我們做了《好聲音》、《好歌曲》,強化音樂產業的產業鏈,我們正在跟格萊美談,要做格萊美中國,我們還做全球華語音樂榜中榜,我們首先想定義華語電視音樂節目的標準,進而進一步我們想定義華語音樂的標準,這樣你能夠融入產業,推動產業的發展。

其實當大家一哄而上去做這個歌曲類的或者是這種明星戶外真人秀的時候,我們短期內不會涉足,因為它沒有產業鏈,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我們下面的夢想強音,等就是好聲音的業務關聯兄弟公司,已經獲得了21億的市場估值,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裡面,所以就說明產業鏈的價值是巨大的。

您說到這個產業鏈能不能給我描繪一下,未來燦星會構建一個什麼樣的音樂產業?

田明:燦星做了《好聲音》之後,燦星把衍生的業務授權給夢想強音這家公司,夢想強音這家公司有四個目標:第一個目標做華語音樂人才的入口,這一點我們已經做到了,我們有《好聲音》、《好歌曲》,每年有音樂人、唱作人都進入,我們是中國每年有幾十個音樂人簽約到夢想強音,它是中國新鮮的華語音樂人才的入口。

第二個目標我們要成為華語音樂內容的門戶,這個我們做了一半,我們已經每年出十張唱片,今年要出三十張唱片,當大家走向低谷的時候,《好聲音》的唱片層出不窮。然後第三個目標我們要成為中國最大的音樂平台,這是企圖心,平台就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現場的音樂,我們會做幾百場的演唱會和群演,我們會做音樂節,會做live house,這都是現場音樂的實現模式。

作為平台的話,平台它是華語流行音樂的平台它需要你一個是現場音樂,一個是數字音樂,現場音樂我們要做巡演、演唱會、音樂節還有live house,就是現場表演的這種live house,數字音樂,我們就是想跟大的數字音樂的平台來合作,推動音樂的發展和收費,成為音樂的一個最大的內容和渠道的整合。今年我們跟蝦米簽了一個最大的數字音樂版權的合約。

我是想說最近可能看到綜藝節目比較多,然後競爭比較激烈化,我們看到像您剛剛說的戶外真人秀還有這種演藝類的節目,包括這種歌曲類的,所以你覺得《好聲音》在第三季會不會遭遇一種非常激烈的這種綜藝節目對抗。

田明:沒有對抗,就是現在我們沒有對手,只有自己超越自己,因為從模式上形式上已經沒有音樂選秀了,去年19家,今年只有我們獨家進行,其他的音樂歌唱節目像《我是歌手》什麼的也不算選秀,就是我獨家經營,我就應該成為內容的門戶,人才的入口。

那那個牌照拿到的話對你們的意義是不是比較大?

田明:是,牌照對誰都有意義嘛,但關鍵靠內容。因為得看你的節目有什麼樣的追求和價值觀,你的團隊是什麼樣的信仰,我覺得從我開始,到總導演金磊,到我們整個導演團隊,我們其實真正由衷地想推動華語流行音樂的發展,也想通過音樂娛樂節目來表達中國人的文化自信、自強,這不是個口號,我們在把它融入到節目的每一個細節裡,因為你有這樣的追求你的整個節目你的整體品質就會高,要取法其上。

其實我看就是《好聲音》學員走出來以後,可能我們能看到他後續的動作並不是特別多,你們對學員未來的這種規劃是什麼樣的?

田明:我們的商業模式實際上已經有了,一個是巡演,我現在每年有一百多場的巡迴演唱會,這是中國肯定是最大的;然後有《好聲音》的音樂節;我們還做了《好聲音》的電視劇、電影,這些都是嘗試,接下來我們要搞live house,可以駐場演出的。

這個live house和我們現在看到的已經有的那種形式,有什麼不一樣?

田明:你看到劇場是一種表演形態,酒吧是一種表演形態,但一種形態就是太業餘,一種形態又過分拘謹,劇場的形態是沒有收入的,那酒吧的形態又特別的鬧騰。我們想尋求一種結合點,又有專業的音樂和內容,又能夠有很好的收益,我會在全國迅速推開。

大概你覺得這個live house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規模?

田明:我推肯定一百多家,現在跟大連萬達有合作,它一百多家大歌星ktv已經跟我結合了,我如果要做一百家live house,就是每個萬達廣場做一家,跟我合作的都是最大品牌,那麼全國迅速鋪開就是一百多家。

然後我有足夠多的人力資源,專業人才,演唱人才,我也有品牌,也有客戶,市場資源,那我只要跟這個線下一對接,就迅速推開了。這也是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接下來我們如果做互聯網好聲音,做一個音樂分享網站,它也是能夠帶來巨大收益的。

佔據互聯網娛樂內容的入口

我看《好聲音》今年是跟騰訊視頻來做這種獨家的合作,在新媒體合作上未來還會有一些新的嘗試嗎?

田明:新媒體的合作是方向。我一直說燦星不能簡單的理解成為是一個電視內容公司,燦星一定是一個視頻娛樂內容的製作公司,我不只簡單的面向電視,我是面向全媒體的,我們從來就沒有把自己定位一個電視人,我們覺得互聯網應該是方向,但是互聯網的這個方向結合點在什麼時機上面,我們還在摸索。

我們現在是跟各大視頻網站都有很好的合作,而且我預期未來的這種合作我們的版權價值會日益提高,但是我們會在面向未來會找到一個可能最大的最適合的內容平台,未來我們可能要進入平台。我一直就在說只要有一天我們沒成為平台的擁有者,我們都不能高枕無憂。就是我的內容要尋找最好的渠道來對接,他們這個時機在什麼時機,找什麼樣的模式我們都在探討。

像你們這種比較稀缺的內容應該是他們在爭奪的一個對象。

田明:我覺得內容的這個基因也是不可複製的。我們在說互聯網的基因一定不可複製,我們尊重互聯網基因的同時,我們也自信內容基因也不是你任何你靠投資能解決的事。

對,而且內容基因不是像互聯網基因這麼容易看到效果的,互聯網基因可能大家說得比較多。那你覺得燦星有沒有互聯網思維呢?

田明:互聯網思維我們一直有,我最近在內部開會的時候,剛才講金磊,他們從節目角度講,是用使命做節目。我講的就是我們一定要站在互聯網娛樂內容的入口上,包括音頻和視頻,我是不是中國最大的,最有影響的,這很關鍵。在互聯網娛樂內容的入口上你要有這些人才,你要有這些內容,你有這些影響力,你做不做得到相對的最大影響和相對的壟斷,內容是最不能壟斷的,但我只要在這個市場裡邊我佔到足夠大的份額,我的份額是第一的,那就足夠。

實際上這其實也是一個思維方式。比方我們一直以來覺得互聯網思維它就是一種顛覆的思維方式,其實做節目一直以來也都是一種,我做好的節目一定是要差異化的,顛覆的,與眾不同的,這是一直以來做節目的一個出發點,這是從節目創意和製作角度來說互聯網思維,更多的是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戰略,我們一定是想擁抱互聯網的,是在互聯網裡邊尋找到和我們內容直接相關的這種合作的點和契機,這個可能對我們來說更重要。

您在第三季有目標嗎?

田明:第三季我們希望能夠超越前兩季,因為超越前兩季我覺得是必然的,因為競爭環境也客觀環境造成就我們獨家經營了,然後我們在這一季希望更多的在產業鏈上面,在音樂的商業模式上有新的突破,比如我們今年視頻獨家跟騰訊,音頻我們也找到一家獨家的戰略合作夥伴,音頻我們這樣賣出去之後其實也意味著我接下來的唱片,接下來的戰略合作我也會日益清晰。

這個倒挺有意思的,原來音頻都是感覺免費,不要錢似的,價值很低,但現在國內的這種音頻版權價值也起來了嗎?

田明:去年前年我們的音頻都是幾百萬,然後很少的收費,然後今年我們可能有幾千萬的收入,收入只是一方面,關鍵是看清了戰略,我會有跟怎麼樣合作夥伴深耕我的內容,然後我接下來的唱片接下來推的新作品我就有商業路徑了。

其實你們還有一個合作路徑就是跟影視這塊的這種拓展。

田明:對,我們未來一定要做電影電視劇。

去年《爸爸去哪兒》和大電影的這種合作,這種模式挺成功的。其實我特別想問,可能這個問題不太禮貌,你看《好聲音》的這個電影就不是特別成功?

田明:沒啥禮貌不禮貌,我剛才其實本來自己想講的,就是我們覺得我必須要做音樂電影的嘗試,音樂電影本身就小眾,然後在製作上面我們也比較沒有大製作,本身沒投入,但是這個從商業上我是成功了,我嘗試了音樂電影,推出了我的新人,讓我的人登上大螢幕,然後我還盈利,就是我們有植入廣告覆蓋我的成本,這是我的成功,但是在製作上在故事上確實有很多值得總結的,但我認為總體在我的戰略上面它是對的,接下來我們做的音樂電視劇有很高的品質,你也關注一下。
聲音 之父 父田 田明 自述 背後 20 產業鏈 產業 佈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951

唐德影視怒斥燦星田明:“轉售模式說”純屬捏造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剛剛公布對“中國好聲音”名稱版權糾紛的複議結果,前“中國好聲音”制作方燦星制作總裁田明“怒斥”唐德影視的觀點就爆出。根據燦星發給第一財經記者的田明的觀點,主要集中在四方面,中國好聲音名稱歸屬浙江衛視;唐德影視索賠5.1億的根據;唐德無誠意制作中國好聲音;唐德曾想把模式加價賣給燦星被拒。

7月6日,針對田明四大指責,唐德影視(300426.SZ)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一一作出了反駁。特別是田明所說的“轉授模式說”,唐德方面更是怒斥純屬捏造。

7月4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做出最新裁定,維持此前對於“中國好聲音”漢字節目名稱的行為保全裁定,禁止燦星制作以《中國好聲音》為中文名稱的節目。燦星表示尊重法院決定,並將於近期公布全新的節目名稱。但中國好聲音的歸屬權依舊有待法院判定。於此同時,田明拋出了對唐德影視的四大指責,隨後,唐德影視一一予以回擊。

一、中國好聲音名稱屬於浙江衛視?

田明表示:“《中國好聲音》這五個字完全是中國人的,是由浙江衛視發明並擁有的節目名稱,是具有巨額價值的國有無形資產:“我們尊重Talpa關於‘the voice of...’的只是產權。但不能忽略的是,《中國好聲音》節目名稱和商譽,是由浙江衛視創造的。”田明認為,觀眾們收看的主要內容來自於中國創作,節目講述中國故事、中國文化、傳遞了中國夢,節目核心是它的價值觀,根本不是一個轉椅可以替代。“外國人怎麽能擁有一個咱們中國電視節目的中文名稱?國家明文規定,外資不得進入廣播電視的內容制作領域,所以沒有一檔中國節目是外資擁有的,就更不可能有一檔中國節目的中文節目名稱被外資擁有,這是一個常識。而且Voice of China它的直譯就是《中國之聲》,根本就沒有《中國好聲音》的意思,這完全是浙江衛視原創的。”田明稱:“Voice of China是你的,LOGO是你的,轉椅是你的,但是《中國好聲音》是浙江衛視的。”

對於唐德要求獲得中國好聲音名稱權的做法,田明表示莫名其妙:“首先我們覺得唐德對節目名稱根本就沒有這個權利,他根本就沒有這個權利基礎。我上次也在法庭上打了個比方,燦星和Talpa的協議目前還沒有完全終止,我們有優先的續約權,正在跟他們續約談判中,他們只是單方面宣布終止,我們延伸產品的權利要延續到2018年。就等於我在事實的婚姻中,我們還沒有離婚,你唐德就宣布跟Talpa結婚了,並且還跟我們訴訟爭奪家產,我們覺得莫名其妙。”

對此,唐德影視表示,近日香港仲裁對其中七個重要的知識產權做了最終裁決。包含:節目的當地名稱(英文名稱及中文名稱的漢語拼音),當地節目標識,原節目標識,中國好聲音的微信、微博、APP、網站全部毫無疑問地歸荷蘭Talpa。也就是說Talpa擁有中國好聲音版權。

唐德方面稱,香港仲裁庭在仲裁的原文中並未對“中國好聲音”五個中文字表示駁回,因為荷蘭方面和星空華文簽署的法律協議為英文,因此,就“中國好聲音”五個中國字仲裁庭本著嚴謹的態度,對自己的決定采取了克制和謹慎的立場,表明將在後期再做裁決。較為準確的說法是“仲裁庭認為,該節目中文名稱‘中國好聲音’五個漢字的權屬可能需要通過找專家聽證來進行判斷,因此決定在後續的審理中再對中文節目名稱‘中國好聲音’的權屬問題做出判斷和裁決。”

唐德方面表示,因為其他所有的知識產權全部歸Tapla所有,特別是相應的用漢語拼音標識的當地節目名稱已經全部歸屬荷蘭方面所有,因此Tapla相信“中國好聲音”五個中文字的歸屬只是時間問題。

二、唐德影視索賠5.1億獅子大開口?

據悉,唐德影視已經正式起訴燦星,狀告燦星文化等公司實施了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並要求索賠5.1億元。

田明表示:“因為他們草率倉促的禁止令,已經給我們和浙江衛視帶來巨大損失了,我們現在也要準備啟動向它索賠了。”對於索賠的金額,田明表示:“我們根據實際損失,絕對不會像它們那樣毫無理由、毫無理智地獅子大開口。5.1億的依據是什麽?為什麽不是51億?我們《中國好聲音》的品牌價值是巨大的,根本不是你的,你如果漫天要價的話完全可以開51億,甚至102億,幹嘛開5.1億?我們覺得非常滑稽可笑。”

對此,唐德影視方面向記者表示:”5.1億的賠償款是根據歷次《中國好聲音》的收益、我們的投入等綜合判斷的,其中1000萬是指各種訴訟費用。雖然唐德版的好聲音明年才能與觀眾見面,但必須指出的是,早在我方提出訴前保全申請之前,我們就已經因為燦星方面的侵權行為蒙受了巨大的損失,且是無可逆轉的實質性損害。”

唐德方面進一步解釋稱:“一方面,我方以高價購下Talpa公司該節目的獨家授權,如不能及時作出禁令,浙江衛視即將於7月播出上海燦星公司制作的《中國好聲音》節目。由於廣電總局不可能批準兩個電視臺播出同名綜藝節目,因此,這意味著唐德將不可能再與任何電視臺合作,制作並播出《中國好聲音》節目。另一方面,如果不能停止侵權,而燦星方面又完成了侵權節目的播出,這樣就會通過非法借用“中國好聲音”的競爭優勢為侵權節目爭取到數量龐大的觀眾和市場。如此一來,將給我方的合法經營造成巨大影響。”

三、唐德毫無誠意制作好聲音,只為講述資本遊戲?

田明認為唐德影視並無制作好聲音的誠意。根據燦星發給記者的公告,目前在司法層面上來說,燦星制作暫時無法使用“中國好聲音”制作節目,但從廣電行政管理層面上來講,唐德也無法制作《中國好聲音》。在總局備案的“好聲音”品牌屬於浙江衛視,從行政管理層面上來說,不可能有兩檔名為“好聲音”的節目同時存在,一檔屬於浙江衛視,另一檔屬於其他電視臺。“雖然這次訴前保全法院支持了唐德,但實際上浙江衛視並未受到禁制,浙江衛視依然可以制作一檔名為‘中國好聲音’的節目。從國家廣電管理的層面上來講,不可能同時在兩家衛視出現兩檔《中國好聲音》,而浙江衛視早已備案在前,這也就意味著唐德就算禁止燦星制作使用‘中國好聲音’,他們制作的《the voice of china》節目也必須另外取名,才能播出。這其實是一個唐德自己做不成,也不讓燦星做的,帶著賭氣情緒的訴前保全。”燦星方面稱,真人秀節目的籌備周期基本都在半年以上,今年唐德已不可能制作出《the voice of china》,至於明年,受引進模式節目規定的限制,《the voice of china》也不可能進入黃金檔。所以,該節目播出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種種跡象顯示,唐德購買該版權的目的應該不是為了制作節目,而只是講述一個資本故事。

唐德方面則表示正在制作新一季中國好聲音,唐德方面向記者表示,唐德即將聯合推出《中國好聲音》第五季的海選,並計劃於明年推出新一季的《中國好聲音》。目前,我們正在做的工作包括:積極與衛視平臺以及相關合作者溝通;通過內部選聘和外部引進相結合的方式搭建優秀的制作團隊等。

唐德方面稱,雖是“入門選手”,但並不意味著“零起點”。需要強調的是,唐德影視在影視劇行業積累了多年的經驗,也有深厚的行業人脈和人才積累。我們將充分利用這些經驗、集中社會各界的力量和全球的智慧傾力打造好新一季的《中國好聲音》,為廣大的電視觀眾帶來源源不斷的驚喜。

唐德影視品牌宣傳總監毛哲表示:“唐德已經註意到,有關部門出臺了限模令。我們支持廣電總局為推動中國廣播電視節目自主創新所做的決策,我們也願意在廣電總局指導下開展我們未來的工作。外界傳出唐德無力制作的質疑,這在我們當初決定購置版權制作節目時,就已預料到所有情況。空談無用,我們將用作品說話。”

四、唐德曾想轉手好聲音模式版權?

田明表示,在唐德發起訴訟之前,唐德曾想把好聲音的模式加價賣給燦星,但燦星拒絕了,因為我們認為唐德在購買這個模式的過程中,並沒有制作這個模式的誠意。

對此,毛哲表示:“作為一家堅守商道與信用的公司,我們面對是與非、善與惡的選擇時,我們堅信走正道、守信用,尊重市場規則和尊重國家法律法規。然而,對於所謂‘唐德曾嘗試將好聲音模式版權提價轉售給燦星’,我方堅決表示:純屬捏造!”

毛哲進一步表示:“所謂‘提價轉售模式’的說辭,更需要澄清:我們希望建立自己的綜藝業務,帶出自己的隊伍,不會簡單地賣版權,為了能向觀眾呈現一檔充滿驚喜和創意地新一季《中國好聲音》,我們渴望啟用一支具有優秀制作能力和無限潛力地團隊,並已經與多家制作團隊接觸與洽談。”

對此,燦星方面再次向第一財經記者確認了唐德曾計劃轉手“好聲音”的模式。到底誰說謊了,恐怕只有兩家自己清楚。

唐德 影視 怒斥 燦星 星田 田明 轉售 模式 純屬 捏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3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