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不讓亞馬遜獨美 谷歌拉攏中國電子出口企業

 

亞馬遜智能音箱Echo的熱銷,成為2017年春季廣交會上家電出口企業熱議的話題。這背後是,大家關心,智能化如何從門面到應用,真正推動出口產品升級。谷歌也借機來拉攏中國電子出口企業,推廣其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開發平臺。

在2017中國電子家電品牌與創新高峰論壇上,科沃斯董事長助理高翔坦言,人工智能的概念很熱,不少是虛火,作為終端生產企業,他更關註具體的應用。像亞馬遜Echo音箱銷量大,它只是把智能語音接入亞馬遜的購物功能,非常窄的應用場景,加快人工智能的應用,這是正確的方向。

美菱技術總監李昱兵亦有同感:智能語音空調銷量在增大,他們做了降噪處理,在特定環境下提高語音分辨率,讓用戶體驗更好。

ARM加速器——安創空間科技的聯合創始人和CEO陳鵬也舉了兩個例子,用人工擦高樓大廈的玻璃外墻很危險,北京一家公司推出擦玻璃機器人;糖尿病容易引起白內障,有創業團隊利用谷歌TensorFlow的人工智能學習系統和ARM芯片,做了快速篩選的產品。

谷歌開發技術推廣部大中華區主管欒躍說了身邊的故事,去年12月聖誕節,他的一位朋友買了亞馬遜的Echo音箱,像一個月餅大小,在家里可通過智能語音,遙控廚房燈的開關、色彩變化。其實,燈泡是飛利浦做,亞馬遜只是開放了其語音指令軟件Alex的接口。

目前,谷歌已推出智能音箱谷歌Home,在歐美市場與亞馬遜Echo音箱展開競爭。欒躍透露,今年5月谷歌Home將發布新功能。谷歌也將開放接口,方便合作夥伴開發產品。

智能化,已成為中國電子出口產品的方向。在本屆廣交會上,海爾U+平臺及智能家電、美的M-Smart平臺及智能空調、格力的智能家居、誌高的雲空調、格蘭仕的G+智能白電、長虹的智能家庭、康佳OLED電視、海信4K激光電視、TCL的量子點電視等都頗為搶眼。

不過,李昱兵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智能產品兼容大平臺的接口,只增加少量成本,所以無論廣交會,還是AWE、IFA、CES上,智能家電都大行其道。但是,目前智能產品對出口的幫助還不太大。

原因有三個方面,李昱兵直言,一是智能產品賣到國外,需要與雲端連接,這意味著中國家電企業如果出口智能電子產品,必須在海外建立雲端或與當地的服務商合作;二是涉及知識產權,美國、歐洲在知識產權方面很嚴格;三是準入問題,比如,冰箱與雲端連接,國外市場對此有特定的要求,所以美菱只是嘗試性地做一些智能冰箱的出口。

與國外技術商合作,是解決之道。格蘭仕與艾拉物聯達成戰略合作夥伴關系,搭載G+智慧家居的微蒸烤一體機、電蒸爐、電烤箱等家電,將在年內進入美國等發達國家市場。

谷歌也積極拋出繡球。欒躍說,谷歌基於安卓系統,已推出專為物聯網產品和智能硬件研發的輕量級操作系統android things,並與英特爾、ARM合作推出相關的芯片和控制板。谷歌第二代人工智能學習系統Tensor Flow,也可供硬件廠家開發智能產品使用。

為方便廠家使用,在開放系統接口的同時,谷歌還培育創業團隊,目前在國內25個城市已有幾萬谷歌技術的開發者,且在上海、合肥設立了創業孵化器,而北京引力互聯科技有限公司是這些孵化器的合作夥伴。創業團隊可向引力公司遞交方案並獲得支持,而廠家也可發布需求,如果創業團隊滿足了其需求,廠家可與該創業團隊合作,或引入該創業團隊。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家電分會副秘書長周南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預計,“十三五”期間中國家電出口會迎來一個波動期,年出口額將在600-650億美元之間波動,這意味著傳統家電出口已達到頂峰。“十三五”後期,中國家電產業將突破瓶頸,不僅賣產品也賣服務。趁智能化的浪潮,通過“產品+服務”,到2020年中國家電出口預計將達到新的高峰,可能會達到千億美元。

不讓 亞馬遜 亞馬 獨美 谷歌 拉攏 中國 電子 出口 企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865

不讓Priscilla Chan獨美!華裔闊太創教育基金會

1 : GS(14)@2017-03-04 00:34:42

跨國大企高層的太太,經常有如商界的「第一夫人」般受注目。如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與妻子Priscilla Chan的生活和行善等動向,經常引來關注。的確能力與財力越大,責任越大,不過矽谷有一位華裔太太雖低調得多,但十年來她創辦的基金會助無數莘莘學子尋夢,再宣佈捐100多萬美元,裝備大學生成明日領袖。駐三藩市記者:唐芷瑩
Kathy Kwan的丈夫是Google的前高級副總裁歐斯塔塞(Alan Eustace),身家據稱破1.5億元美元(約11.7億港元)。夫婦二人創立的基金會「Eustace-Kwan Family Foundation」主力推動教育平等、為學生提供就業技巧等。基金會周三宣佈資助三藩市州立大學(SFSU)130萬美元(約1,014萬港元),成立領袖培育項目(President’s Leadership Fellows Program),資助500名學生參與工作坊和職業實習。
Kathy對《蘋果》表示,自己資助學生尋夢,除了樂見他們學有所成,投身理想工作,更想他們有一種pay it forward的心態。這種心態,即她自己在教育界行善十多年的堅持,原來是基於父母年少時經歷:「我繼續下去的動力是想回饋社會,因我父母當年在三藩市唐人街出身,有幸得到金美倫堂(Cameron House,社區組織)的幫助啄磨成才,才令他們能走去闖,在工程界和教育界成功。沒有這個機構,我不可能在矽谷長大。」大學畢業後,她投身營銷工作,最終成為凱薩醫療集團(Kaiser Permanente)的財務營運總裁。近年主力自家基金會的主席工作。作為第三代移民,Kathy笑說自己早已洋化得「如白人一樣」,甚至連自己中文名也不太記得清楚。但生於中國人家庭,自細在父母對自己抱有「望子成龍」傳統觀念耳濡目染下,時下第一代大學生(first-generation college student)對前途的困惑,她也能身同感受。她感慨:「我想你我作為亞裔也明白(抉擇前路)有多難,父母想我們一定要讀電腦科學、讀醫……成為『高度成功』,但揀一個自己不愛的主科,其實會有反效果。」所以她不認同一些子女成專業人士的故事,就是移民家庭的唯一「成功例子」:「我希望人人都找到自己感到熱情的路向!」當初沒聽從父母從醫,加上有個愛好極限運動的老公,Kathy夫妻倆不但成功,還能回饋社會。也許這種人生態度,就是二人的成功法則。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3/19946256
不讓 Priscilla Chan 獨美 華裔 闊太 太創 教育 基金會 基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59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