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矽谷風投爐邊對話:是犀牛還是獨角獸,你怎麽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101/159542.shtml

矽谷風投爐邊對話:是犀牛還是獨角獸,你怎麽看?
500Startups 500Startups

矽谷風投爐邊對話:是犀牛還是獨角獸,你怎麽看?

投資歷程就是一場財富的循環往複之旅:你的財富會消失,然後會有更多財富回來,然後又會消失,又會回來....

本文為矽谷頂級加速器500Startups第18屆加速器路演日上Dave McClure與Tim Draper的爐邊談話翻譯整理。內容系500Startups(微信ID:fivehundredStartups)授權i黑馬網發布。

5副本

Tim Draper德豐傑(DFJ)投資基金的創辦合夥人,是Hotmail、百度、Skype、特斯拉等著名企業的領投人。

6

Dave McClure500 Startups投資基金創始合夥人,曾投資Twilio, Credit Karma, Lyft等著名企業。

1、投資歷程就是一場財富的循環往複之旅

你的財富會消失,然後會有更多財富回來,然後又會消失,又會回來,循環往複,這是你必須經歷的一趟旅程。

Dave: 作為矽谷最有名的投資人之一,先給大家講講你的投資歷程吧?

Tim: 那真是一個漫長的歷程。1985年我接手了我父親創立的SBIC(Small Business Investment Company,是由其父親Bill Draper在1979年建立的投資公司——編者weiming-angels註),那時SBIC做得一般,但尚有一些資產,於是我向政府貸款了600萬美元希望重整河山。然而三年以後,我幾乎虧掉了全部的600萬,並且接到通知說我已在政府的監控名單上。我問他們:“監控名單是什麽意思?”他們說:“沒什麽,只是需要觀察你。”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又告訴我:“你在我們的汙點名單上。”我又問他們:“汙點名單是什麽意思?”他們說:“我們要收回貸款。”我驚慌失措地飛回華盛頓,懇求他們說:“不,請你們再寬限一小段日子,我覺得有一些好事情可能即將發生。”但其實我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麽,那時候可不像現在,在矽谷找些人就可以融到錢。但不管怎樣,他們同意了。

然後,1991年,IPO窗口突然開放了,我一夜之間有了6家上市公司,還有一家成了獨角獸。於是我再回到SBIC中看看,發現我已經從“汙點名單”變成了“年度最佳投資人”,我的照片和那些功成名就的投資人照片放在一起。你的財富會消失,然後會有更多財富回來,然後又會消失,又會回來,循環往複,這是你必須經歷的一趟旅程。

1

2、國際投資就是不斷開疆拓土

“那時候說要在美國以外搞投資,無異於現在說“我要在火星上建公司”。我們在中國最早投資的幾個公司都號稱自己和政府關系深厚,然而這些投資最後全都虧了。那之後我想:“也許我們的方式錯了,或許我們應該和在矽谷一樣做。”

Dave: 我們知道,你大概是全美國最早開始在國際投資的投資人?你為什麽會對國際市場感興趣呢?又是怎樣建立了自己的全球投資網絡的? 

Tim: 那時候在SBIC,我們做得不太好,而且看起來還欠著600萬美元的債。那時每個風投都會看到一則廣告“快來阿拉斯加,展示風投實力”。那時候阿拉斯加在大力發展創業,於是我們就在阿拉斯加設了一個基金。我說:“不如我們一半的錢放在阿拉斯加,一半的錢放在矽谷吧。”阿拉斯加那邊同意了。最後阿拉斯加的公司只有一家給我們賺了錢,但矽谷的公司卻有兩家賣給了AOL,你知道那時候AOL有多麽風光,這一舉就讓我們賺了不少。我對他們說:“你們看,其實我們完全可以遠程做這些事。”於是我們就在全美都設了辦公室。 

那之後,我就想擴張到全球。那時候說要在美國以外搞投資,無異於現在說“我要在火星上建公司”。我在烏克蘭的投資虧得一分錢不剩,大概以後我再不會想在那里投資了。但中國的投資卻非常成功。我們最早投資的幾個公司都號稱自己和政府關系深厚,然而這些投資最後全都虧了。那之後我想:“也許我們的方式錯了,或許我們應該和在矽谷一樣做。”於是我們投資了一些很有雄心壯誌,想要改變現狀的企業家,於是我們有了百度,他們後來都成為了中國的巨頭。然後我們也在歐洲發現了skype。跨國投資的確成果豐厚,特別是在那種其他風投都偃旗息鼓、手足無措的時候。    

Dave: 那麽你是怎麽發掘中國的市場的呢?

Tim: 我的父親曾經是聯合國發展署的官員,80年代末我曾經和他第一次去中國。那時候我們坐著唯一一輛車開在唯一一條鋪好的大路上,從第一家國際機場到第一家國際賓館,叫做“友誼賓館”。那時候人人都騎自行車,處處塵土飛揚,人們做生意的方式不像是“買賣”,而更像是“交換”。那時我就想,天啊,也許這里會有一些事情將要發生。因為我的確很喜歡我遇見的中國人,而且我感到那里有很多機會,所以我想在海外投資。1999年,美國互聯網的泡沫破了,我很慶幸自己能在那之前就向美國以外擴張。

3、看人是看一種態度

“我在投資百度、skype,hotmail和特斯拉中發現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在pitch中用了同一個詞:愉悅(delight)。這種對顧客的態度往往就決定了你是獨角獸還是犀牛。

Dave: 你投資了這麽多家巨頭公司,在投資中你如何看出有潛力的創始人呢? 

Tim: 這是投資中最有意思的問題。我有一個非常巧的發現,就是在投資百度、skype,hotmail和特斯拉時,他們都在pitch中用了同一個詞:愉悅(delight)。他們都說:“我們想讓我們的顧客感到愉悅”。當企業家有這樣的態度的時候,我發現一切就會不一樣。當然現在我告訴你們了,所以你們不能再用這個詞pitch我了。不過我覺得,這種對顧客的態度往往就決定了你是獨角獸還是犀牛。當然犀牛也有一支角,不過就比較難看了。

2

Tim Draper和Dave McClure兩人各自扮上後,一本正經地在500 Startups 18屆加速器的路演日(萬聖節主題的Demo-Ween)上展開爐邊談話。

4、媒體營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和媒體合作的過程往往是,他們給你寫的第一篇文章總是洋溢著溢美之詞,而之後就是各種變著法兒黑你。如果你習慣了,這倒也不失為一種好的營銷手段。

Dave: 你在投資界的名氣如雷貫耳,堪稱“網紅”投資人。那麽你對投資人的自我營銷有什麽看法呢?你會有意識地宣傳自己嗎?

Tim: 說起來也挺奇怪的,我大概是全世界第一個給自己做廣告、第二個和媒體合作的投資人。那時候我的廣告登在Upside雜誌上,因為我投資了這家雜誌。和媒體合作的過程往往是,他們給你寫的第一篇文章總是洋溢著溢美之詞,而之後就是各種變著法兒黑你。我的合夥人Fisher看到這種文章總會跟我說:“天哪,你為什麽要和這些人打交道?”我說:“沒事兒。”因為之後你大概就會明白這種平衡,你會被擡舉一點兒,然後又會被黑。如果你習慣了,這倒也不失為一種好的營銷手段。不過不管讓媒體寫得好還是壞,本質上都應該還原事實。即使一開始說錯了,也不要害怕承認。這也許是伊麗莎白-霍爾姆斯做錯,但伊隆-馬斯克做得對的地方。 

Dave: 伊麗莎白和伊隆現在都是話題不斷,作為他們的投資人,你怎麽看?(註:伊麗莎白-霍爾姆斯(Elizebeth Holmes)是血檢公司 Theranos創始人,曾估值百億,後被爆出信息造假,被迫關閉公司。伊隆-馬斯克,電動汽車特斯拉創始人。Draper是這兩家公司的投資人。——編者weiming-angels註) 

Tim:關於企業家和媒體的關系,伊麗莎白和伊隆是兩個很好的例子。他們做的事情都關乎人的生命安全,本意上都是希望替代現有技術,實現更美好的願景,但實際上都被許多媒體大加攻擊,因為他們破壞了很多傳統行業的利益。但最後的結果卻是相反的,因為他們對媒體采取的策略完全不一樣。

特斯拉剛出來的時候,紐約時報就聲稱電池會造成爆炸,伊隆覺得這篇報道失實,於是他第二天就找到記者,請他開特斯拉試驗,反駁他的觀點。無論媒體有多少關於特斯拉的負面報道,他都會第一時間站出來反駁,並且告訴他們特斯拉是如何改進的。但伊麗莎白在這件事上卻並沒有采取明智的策略,因為對她的攻擊過於廣泛,她就選擇了沈默,最終導致了最後的無力還擊。所以,對於企業家來說,我覺得對於負面新聞,一定要及時還擊。在這樣來回的鬥爭中,其實對於公司本身也是一種營銷。比如特斯拉就已經形成了一套營銷系統,每一次對負面新聞的說明其實都讓消費者更加了解這個產品。

5、創投界全民狂熱的時代已經過去

“那時候人們只顧著狂歡而並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了。但現在不一樣了,那種全民狂熱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Dave: 現在人們有一個很大的擔憂,就是現在的創投界是否有新一輪的泡沫?你覺得現在的環境和90年代相像嗎? 

Tim: 在我開始投資的時候大多數人還不知道風險投資是什麽,泡沫開始的時候就是所有東西都叫某某軟件,然後泡沫破了。現在的情況有些相似,是因為我們又開始有了很高的流量,因此大家更加謹慎。但現在和以前不同的是,現在沒有那種上市的狂熱了。那時候只要有5000萬的市場,就可以上市了,但現在,上市的公司大多是些沒勁的公司。那時候上市催生狂熱,人們很興奮,一支股票可以今天50塊,明天500塊,人們只顧著狂歡而並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了。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我們沒有那樣的股票交易市場了,各種政策法規也對股市采取了更多管制,不可能再有那種瘋狂的買賣了。現在的公司上市必須已經很成熟了,那種全民狂熱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投資 風險投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谷風 爐邊 對話 犀牛 還是 獨角獸 獨角 怎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672

比“黑天鵝”更可怕的“灰犀牛”到底是什麽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7-20/1130024.html

最近,因為一篇評論,“灰犀牛”一詞大熱。

7月17日,金融工作會議召開後的首個工作日,人民日報在頭版刊發評論員文章《有效防範金融風險》,文中提到: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需要增強憂患意識。……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對各類風險苗頭既不能掉以輕心,也不能置若罔聞。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人民日報首次提到“灰犀牛”概念。

1、比黑天鵝更可怕,“灰犀牛”是什麽?

8年前,一本超級暢銷書《黑天鵝》讓大家熟知了“黑天鵝”這個詞匯。所有不可預測的重大稀有事件,都擁有了一個絕佳的代言詞。那麽,人民日報提到的“灰犀牛”指的又是什麽呢?

據資料,“灰犀牛”這一概念是由美國學者、古根海姆學者獎得主米歇爾·渥克(MicheleWucker)於2013年1月在達沃斯全球論壇上提出的。根據他所著《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而“灰犀牛”則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灰犀牛生長於非洲草原,體型笨重、反應遲緩,你能看見它在遠處,卻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來,憨直的路線、爆發性的攻擊力定會讓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撲倒在地!所以危險並不都來源於突如其來的災難、或者太過微小的問題,更多只是因為我們長久地視而不見。

換句說,同為會造成金融系統崩潰的重大問題,“黑天鵝”突如其來,而“灰犀牛”則厚積薄發。當你正面臨一頭兩噸重的猛獸,憤怒地噴著氣,直直地盯著你,隨時準備向你撲來,將你撞翻在地的時候,為什麽要去害怕一只奇怪的鳥兒呢?

2、誰曾經被“灰犀牛”撞翻?

“灰犀牛”是一種大概率危機,在社會各個領域不斷上演。很多危機事件,與其說是“黑天鵝”,其實更像是“灰犀牛”,在爆發前已有跡象顯現,但卻被忽視。

比如,2007年至2008年那一場金融風暴,對某些人來說是“黑天鵝”性質的事件,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風暴是眾多“灰犀牛”匯聚的結果,早期的警示信號就擺在那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國際清算銀行在危機發生前,不斷發出警告;

2004年,一份聯邦調查局(FBI)的報告提醒人們提防抵押欺詐的大範圍爆發;

2008年1月,世界經濟論壇的風險報告指出,預期的房地產市場衰退、流動性資金緊縮和居高不下的油價都實實在在地發生著,推高了經濟崩潰的風險性。

再比如柯達的衰落。膠卷時代,柯達曾占據全球2/3的市場份額,幾乎成為攝影的同義詞,地位相當於今天的蘋果或谷歌。但作為傳統膠卷領域的霸主,柯達守著既得的利益,“固步自封”,經歷過種種,最終沒落。

而現在,不平等問題可能也是一只“灰犀牛”。這一問題由來已久,卻一直沒有引起足夠重視。直到金融危機爆發之後,世界經濟特別是發達經濟體複蘇持續疲軟,中產和貧民階層生活持續惡化,貧富差距擴大,最終成為觸發一系列“黑天鵝”事件的誘因之一。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何帆指出,未來經濟學當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關於收入不平等,這是懸在全球經濟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3、房地產泡沫是中國最大的“灰犀牛”

當下的中國經濟,誰是“灰犀牛”?中國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劉勝軍認為,房地產泡沫是毫無疑問的最大“灰犀牛”:一方面,對於中國房價的泡沫化已經沒有爭議,但另一方面房價調控卻陷入“空調”的境地,不斷逼空,導致很多人產生“房價永遠不會跌”的錯覺。

環視全球的房地產泡沫,都符合兩個特征:一是周期長,一輪大牛市超過10年並不稀奇;二是泡沫破裂時地動山搖,猶如雪崩和泥石流,逃生非常困難。

第二只“灰犀牛”是“貨幣貶值、資金外流”引發類似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那樣的金融動蕩。最近兩年,受國內資產價格高企、經濟增速放緩、經濟轉型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形成了人民幣貶值預期,導致外匯儲備從4萬億美元下降至3萬億美元。盡管最近外匯儲備趨穩,但主要是外匯管制加強的結果,人民幣貶值預期仍未消除。

第三只灰犀牛是銀行不良資產的增加。目前,官方公布的銀行不良資產率在2%左右,這是非常好的數字。但從銀行股的股價表現看,不良率可能低估了。很多銀行股的PE(股票市值與凈利潤之比)在5倍左右(A股市盈率中位數70倍);PB在1倍以下(即股價低於每股凈資產)。

國泰君安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覃漢則認為,中國“灰犀牛”風險點主要體現在:

1)銀行仍面臨縮表壓力,下半年非標資產清理、資管委外贖回壓力仍然艱巨,第一輪自查結束後,第二輪還會有監管細則出臺對具體業務的沖擊。尤其不少銀行更依賴同業理財、同業存單融資,剛性資產續接的流動性壓力更大,委外集中贖回引發的拋盤加重和流動性壓力仍未完全消退。

2)目前正處在海外流動性最寬松階段,美債利率已下行16年11月加息之前位置2.15%左右,但事實上,到目前位置美聯儲加息節奏還沒有轉向變慢的預期,仍然是維持2019年基準利率到3%的預測,甚至縮表進程上更加提前,美聯儲仍堅持鷹派緊縮的基調,歐日央行也有寬松退出的預期。當前全球極度寬松的流動性預期和風險偏好存在逆轉風險,意味著海外流動性將開始收緊,美元中期強勢可能再獲支撐。

4、灰犀牛還有多遠?

對於被普遍認為是最大的“灰犀牛”——房地產泡沫,天風證券宏觀分析團隊以美國次貸危機為鑒,分析了中國房價安全墊的厚度。

美國家庭平均房貸支出與收入比從2000年之後快速上升,2000年時該指標為65%,但2006年時已經是99%,無限接近房價的壓力極限。當家庭的全部收入只能用於房貸支出時,崩盤是早晚的事情。2007年美國家庭平均房貸收入比達到了101%,突破極限後旋即爆發危機。

2006-2016年間中國家庭房貸支出與收入比從33%上升到了67%。2013-2016年,中國居民房貸收入比和房價增速大幅上升,類似於美國2001-2004年居民主動加杠桿的過程。

從家庭部門的債務來看,2016年的中國類似2004年的美國:貨幣政策開始發生轉向,資產價格迎來拐點,家庭部門的債務和杠桿仍將上升,隨著2016年下半年中國收緊了貨幣政策和出臺房地產限購政策,中國家庭部門也將經歷從主動加杠桿轉向被動加杠桿,但房貸收入比可能還會繼續上升。

天風證券認為,這不是一個善意的信號,中國的灰犀牛可能開始動起來了。幸好,中國現在的房貸收入比相比美國爆發危機時的水平,還處於相對安全的區間,我們離灰犀牛還有一段安全距離,這給了我們平穩跨越債務周期的空間。

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也表示,居民部門杠桿率和房地產市場泡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從居民部門的杠桿極限看,Cecchettietal在2011年利用18個OECD國家1980年到2010年的數據進行估計,給出了居民部門杠桿率警戒值是85%,我國目前44.85%還遠未達到這個閾值,低於韓國91.6%和日本62.2%。

5、如何應對灰犀牛風險?

在每一次、每一組黑天鵝事件的背後,都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灰犀牛危機。米歇爾·渥克在書中給出了灰犀牛風險(危機)的應對策略:

首先,要承認危機的存在。

其次,要定義灰犀牛風險的性質。

第三,不要靜止不動,也就是不要在沖擊面前僵在原地。

第四,不要浪費已經發生的危機,要真正做到從災難中吸取教訓。

第五,要站在順風處,眼睛緊緊盯住遠方,準確預測遠處看似遙遠的風險,摒除猶疑心態,優化決策和行動過程。

第六,成為發現灰犀牛風險的人,就能成為控制灰犀牛風險的人。

具體到中國市場,劉勝軍建議,在“灰犀牛”日益臨近的情況下投資者應當保持謹慎,盡量保持手中的流動性,不要急於做房地產市場的"接盤俠",且要遠離負債累累的大型公司和銀行股。

具體來說:第一,樹立堅定的風險意識,保持充足的流動性,資產組合保持合理的分散化。第二,踏空房地產大牛市的朋友們,這麽多年的心理煎熬都挺過來了,再繼續堅持幾年吧,千萬別在泡沫破滅前沖進去當“接盤俠”。第三,遠離那些“債多不壓身”的大戶,警惕龐氏融資陷阱,遠離銀行股。(來源:華爾街見聞 作者:位宇祥)

延伸閱讀

“灰犀牛”這個詞從哪里來?

這兩天,“灰犀牛”這個詞火了。比如,《人民日報》日前在頭版刊發題為“有效防範金融風險”的評論員文章中寫道:“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對各類風險苗頭既不能掉以輕心,也不能置若罔聞。”

今年3月,新華社就關註到了“灰犀牛”的存在。在一篇題為“透視逆全球化表象”的文章中,新華社記者提出,“灰犀牛”比“黑天鵝”更可怕,更值得關註。

那麽“灰犀牛”一詞從何而來?多年前,一本暢銷書《黑天鵝》讓大家熟知了“黑天鵝”這個詞,如今也是一本書讓大家認識了“灰犀牛”。

古根海姆學者獎獲得者米歇爾·渥克撰寫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讓“灰犀牛”為世界所知。類似“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灰犀牛”則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灰犀牛體型笨重、反應遲緩,你能看見它在遠處,卻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來,定會讓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撲倒在地。它並不神秘,卻更危險。可以說,“灰犀牛”是一種大概率危機,在社會各個領域不斷上演。很多危機事件,與其說是“黑天鵝”,其實更像是“灰犀牛”,在爆發前已有跡象顯現,但卻被忽視。

新華社記者在文章中列舉了“灰犀牛”的例子,比如觸發本輪全球化逆潮和民粹主義崛起的深層次問題——不平等問題。這一問題由來已久,卻一直沒引起足夠重視。直到金融危機爆發後,世界經濟特別是發達經濟體複蘇持續疲軟,中產和貧民階層生活持續惡化,貧富差距擴大,最終成為觸發一系列“黑天鵝”事件的誘因之一。

當下,中國經濟金融領域也存在“灰犀牛”。中國領導層正是認識到了“灰犀牛”的存在及其危險性,將防風險提升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日前舉行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就提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學防範,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而這無疑是應對金融領域“灰犀牛”的正確姿態。

應對經濟金融領域的“灰犀牛”,中國有思路,更有行動。一方面,中國經濟苦練內功,做好自己的事情。從各項經濟指標看,經濟結構、企業效益不斷改善,人民獲得感和市場信心進一步增強;另一方面,中國堅持對外開放,推動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的“中國方案”。

渥克在書中提出,應對“灰犀牛”風險,不要浪費已經發生的危機,要真正做到從災難中吸取教訓。從美國次貸危機到歐洲債務危機,可以說,每一次危機背後都隱藏著巨大的“灰犀牛”風險。

次貸危機中,美國房地產泡沫、信貸過度膨脹等跡象早已顯現;歐債危機中,歐洲多國債臺高築、財赤超標問題也遠非一日之寒。在這些危機中,“灰犀牛”風險被忽視,得不到妥善應對,最終釀成危機。

從全球視角看,當前全球化、氣候變化、難民等全球性問題正面臨巨大的“灰犀牛”風險。應對這些風險,各國唯有同舟共濟,攜手前行。(來源:7月20日《新華每日電訊》 新華社記者杜靜)

原標題:比“黑天鵝”更可怕的“灰犀牛”到底是什麽?人民日報和新華社最近都在說

天鵝 可怕 犀牛 到底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009

灰犀牛事件其實已有跡象,但往往被忽視 一只花蛤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9b8db20102wud1.html

灰犀牛事件其實已有跡象,但往往被忽視

原創     2017-08-19    姚斌

個人微信公眾號:一只花蛤的價值投資

2017年8月17日

最近“灰犀牛”這個詞很火。這個詞是美國經濟學家米歇爾·渥克在2013年1月達沃斯全球論壇上首次提出,而在她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中呈現出來的。灰犀牛生長於非洲草原,其體型笨重、反應遲緩。當你能看見它在遠處時,可能毫不在意,而它一旦向你狂奔而來時,會讓你猝不及防,直接把你撲倒在地。它並不神秘,卻更危險。

渥克將灰犀牛比喻為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相對於黑天鵝事件的難以預見性和偶發性,灰犀牛事件不是隨機突發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號和跡象之後出現的大概率事件。比如,2008年美國房地產泡沫集中爆發以及在此之前的諸多泡沫破裂。如果黑天鵝是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 那麽灰犀牛則是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它在爆發前已有跡象顯現,但卻被人忽視。

柯達就是被灰犀牛撞倒的典型案例。柯達曾占據全球2/3的市場份額,幾乎是攝影的代名詞,地位相當於今天的蘋果或谷歌。1990年代中期,柯達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個數碼技術,但卻始終不相信數碼技術會替代傳統膠卷。2000年底,膠卷需求出現停滯,柯達傳統業務的收入也出現萎縮,與此同時數碼相機卻日漸得到普及。到它終於開始正視危機時,卻已經來不及了,最終只好申請破產保護。

當我們把“灰犀牛”概念引入投資領域時,發現在投資領域里,灰犀牛同樣頻繁地出現,給投資者造成了巨大損失。

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6863.HK)突然跳水,半小時內暴跌了90%,抹去了300多億市值。輝山乳業暴跌前沒有一點跡象嗎?若如此,那就是黑天鵝事件,但它顯然不是。這是一起典型的灰犀牛事件。輝山乳業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被稱為中國乳業第一股。按照輝山乳業的說法,它擁有國內最大的苜蓿草生產基地,2014財年收割了14萬噸的苜蓿草,每噸的成本只有92美元,比進口價格的1/4還少。對此渾水強烈質疑,先後發表兩份報告。

在第一份報告中,渾水質疑輝山長期從第三方購買大量苜蓿,卻謊稱苜蓿飼料基本上是自給自足。經過長達數月的明察暗訪之後,渾水發現輝山其實一直從一家名為Anderson Hay & Grain的公司大量進口苜蓿草。這里就有個問題,既然苜蓿草是進口的,那麽如何遠超同行業利潤?渾水的答案是,輝山存在財務欺詐行為,利潤造假。按照渾水的說法,輝山乳業通過虛增牧場的資本支出,從而將高額的運營支出移出利潤表,涉及金額高達9至16億人民幣。

在第二份報告中,渾水直指三個問題:①輝山的乳牛單產故事是虛假的;②輝山的銷售額因產品售價提升而有所增加純屬造假;③輝山聲稱其原奶平均售價高於市場整體平均售價是造假等。輝山對此皆予以回擊。此後數月,輝山表面上一路平穩,而深層里卻不斷發酵,最終大爆發。有意思的是,連渾水公司的Carson Block也表示意外,“我絕對沒有預計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首次發布報告後,這支股票數月來走勢平穩,(今天)沒有任何苗頭就暴跌,我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說黑天鵝事件是我們無法預知的事件,那麽灰犀牛事件就是我們本來應該看到但卻沒看到的危險,或者是我們有意忽視了的危險。渾水兩次的報告顯然為其投資者所知,其巨大危險的整體輪廓就擺在投資者面前,讓投資者無法忽視,但許多投資者就是忽視了。其表面原因可能是覺得公司已經出來澄清解釋了,大概已經安然無恙了,於是就心安理得地繼續持有或者買進。但是,廚房里的蟑螂絕對不可能只有一只。

而深層的原因則是屬於行為金融學的問題。金融體制的設置助長了一種行為的滋生:一片大好時樂觀,極端局面時恐懼。總是高估積極事件的可能性,而低估無視消極事件的可能性。行為金融學已經一再證明,很多錯誤的偏差會阻礙我們保護自己最大的利益。無法應對灰犀牛事件來自錯誤的思想和偏差:

■樂觀偏見,認為樂觀主義能夠戰勝一切,特別是,高估自己在專業領域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而低估各種消極事件的可能性。

■共識偏見,大多數人傾向於思考同一些事情,形成所謂的一致性,但是在投資領域能夠賺到錢的一般都是非共識的想法。

■集體思維,狹隘的群體有一種強烈的傾向,對其期待視域之外的任何危機信號都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種思維相當隱蔽。

■實證傾向性,共同相信同一件事,與公眾保持步調一致,無論其想法是對還是錯,於是就不太可能去接受其他的可能性。

■源頭效應,傾向於重視專家的意見,並且不加追問質疑和思考就直接采納專家建議的行為,扭曲了對信息的接受態度和應對方式。

■逆反效應,在聽到與自己想法相左的觀點時,會堅定自己的立場,並且會更加牢固地堅持自己的固有想法。

■易得傾向,在處理最先躍入頭腦中的事例時,那些能讓我們覺得自己無限強大的事例會左右我們決定的傾向。

此外,還有拒絕(低估可能的損失)、理想化(認為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自我膨脹(認為自己有足夠能力阻止危機發生)、推卸責任(把責任推到他人或公司身上)、自以為是(降低可能性)、盲目(想象損失會很有限)等等,這些都是走向愚昧的自我保護機制。

當所有這些認知上的傾向性和自我保護機制合而為一時,就把會我們同預言的關系和應對潛力危機的能力,變得更加複雜了。他們有機會逃離危險,但他們就是不相信事情真的會變化,變得無可往回。他們都擁有太多,不想輕易放棄,否則損失太慘重。他們都經歷過風雨,而且堅信這一次他們仍然能夠挺過來,能夠化險為夷。這種任性的執念是非常危險的。

灰犀牛是高概率的事件,但是高概率的風險同樣也會給投資者造成很大的損失。因此未雨綢繆就非常重要,這其中也包括防範認知偏差和克服錯誤思想。渥克的灰犀牛思維教給我們的,就是應對忽略最明顯的事實。對於這樣的事實,越早著手,就越容易解決問題,而且成本越小。

犀牛 事件 其實 已有 跡象 往往 忽視 一只 只花 花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002

鋸走獨角血長流印度再有獨角犀牛慘死

1 : GS(14)@2015-01-06 09:04:59





印度再有偷獵者殘殺瀕臨絕種的獨角犀牛,只為割去犀角圖利。這是印度一個月內第二宗殺犀牛取角事件。卡齊蘭加國家公園(Kaziranga National Park)一隻雄性獨角犀牛周日被發現慘遭殘殺割角,任由牠倒在血泊中失血至死,死狀恐怖。園區人員指聽到槍聲已即時趕去,惜已遲了一步。上月中亦有一頭雌性獨角犀牛在公園附近被人以同樣手法殘殺取角。上周再有五至六名偷獵者潛入國家公園,被園區保安發現後雙方交火,兩名偷獵者被擊斃,其餘逃之夭夭。目前全球只餘下不足3,000隻野生印度獨角犀牛,屬瀕危物種。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106/18993233
鋸走 獨角 長流 印度 再有 犀牛 慘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000

譚新強﹕恒指要到40000點 必先避開債務「灰犀牛」

1 : GS(14)@2017-08-18 07:31:40

【明報專訊】繼黑天鵝後,近年有一個新名詞興起,就是「 灰犀牛」,定義是一些其實非常明顯,概率很高的潛在危機,但所有人自欺欺人,選擇閉上眼睛,若無其事,讓問題繼續發酵,直到某一天,碰到某一個催化劑,或某一個臨界點,危機大爆發,所有人死傷慘重。

大部分國際投資者仍認為中國債務問題是最大的一隻「灰犀牛」。有些人擔心催化劑會否就是下個月開始的美國聯儲局縮表行動?或會否是美中貿易關係再次惡化?不然是下月美國國會的「債務天花」辯論?

中國領導人亦已多番表示去槓桿和嚴控金融風險是今年重中之重的經濟政策目標。前兩天IMF出了報告,預測中國未來3年的平均GDP 為6.4%(要實現2020年GDP比2010翻倍的承諾)。從2008年起總債務亦近翻倍,升至去年GDP的240%,預測到2022年更將升至300%。按其他多國經驗,經如此急速的債務增長後,通常都墮入嚴重經濟危機。

倘內房泡沫爆破將成系統危機

加上內地一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早已呈現泡沫,如爆破肯定是系統危機。過去一年炒風轉到合肥、中山等三四線城市,但懷疑能維持多久。據了解,北京、上海已到了有價無市的地步(香港二手市場也一樣)。暫時多數人仍賴在限價、限購等措施上;北京已率先放鬆,如成交仍無反彈,那將是明確的危險信號。

怎看中國這杯水,半空還是半滿,永遠是一個觀點與角度問題。今年亦有不少控制債務增長的好勢頭,上月M2增長僅9.2%,連續6個月放緩;新增貸款8255億元人民幣,比6月的1.54萬億元人民幣低很多,證明去槓桿政策持續有效。上半年整體社會融資增長12.8%,只略高名義GDP的11%,遠勝去年信貸增長比名義GDP快一倍。

中國儲蓄率高達46%,有富國的好處但亦有鼓勵過度投資的壞處。解決這「高級問題」的辦法是一邊鼓勵消費,一邊繼續經濟改革,製造良好投資機會,和發展有助提升生產效率的資本市場。民企已提供八成就業,但仍有很多行業是民企不能参與的。聯通引入騰訊(0700)、百度、阿里、京東等作為戰略股東是好事,但仍嫌不夠,若能讓出控股權更佳(對騰訊等好不好是另一回事)。

內銀即將公布第二季業績。我不關心收入和盈利增長,只留意呆壞帳(NPL)和淨息差(NIM)的趨勢,如NPL見頂,相反NIM見底,那麼建行(0939)、工行(1398)、招行(3968)等銀行的市帳率(P/B)估值必能繼續上升。

中美局勢未至於觸發經濟崩潰

早前我在另一文章預測,如中國經濟轉型成功,兩年後恒指可升至40,000點。達標與否,就是要看佔恒指比重近半的金融股,而銀行、保險等金融股的表現正取決於宏觀經濟的管理成效。

中國經濟不停增長,中國股票在MSCI等各大指數權重定必上升,自然更多資金將流入港股。尤其當北水奪得更大話語權,他們給自己中國公司的估值肯定比外資高,流動性的提升亦必帶來較高的liquidity premium。

債務問題確實嚴重,但應還未到泡沫爆破的臨界點。美國聯儲局縮表、美中貿易衝突、美國債務天花等事情都需要關注,但應未至於是中國經濟崩潰的催化劑(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更值得考慮)。

時間已不多,希望總債能控制在GDP的270%左右,增速再減慢一點,最理想低於名義GDP。最重要還是盡快縮少影子銀行,不可光說,必須採取實際行動打破「剛兌」,再拖的風險反更大。

樂視規模有限,就讓它破產吧,中國能人輩出,能取而代之的公司多的是,Oppo、Vivo、美的等都比樂視強太多了。就算萬達、安邦、海航等,都不見得真的是大到不能倒。商場多如牛毛,保險業競爭激烈,航空公司有什麼大不了?見到國泰(0293)業績都搖頭,國航(0753)真的很想買?

內債問題料能避過「灰犀牛」

中國主要是內債問題,應能避過「灰犀牛」正面「撞死」經濟,最可能的發展是去槓桿過程將拖慢經濟。對投資者來說,這絕非壞事,恒指40,000點仍在望。

(中環資產持有騰訊、建行、工行、招行、美的及阿里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234&issue=20170818
譚新 指要 要到 40000 必先 避開 債務 犀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104

黃國英﹕「灰犀牛」也可殺死人

1 : GS(14)@2017-11-04 15:13:08

【明報專訊】港股窄幅波動,缺乏方向,在28000點之上呈膠著狀態。大市交投轉弱和受新聞主導,投資者周初都在等十九大的消息,結果就是「你等我又等」,就等出一個悶局來。經過急插轉定之後,再也沒有什麼方向,成交繼續萎縮,只能說是一個待變之局。同一時間各大公司陸續公佈業績,這就令市況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因素在影響大局,投資者就變得有點無所適從了。現在市況離支持位十分接近,但長遠來看仍是處於牛市,因為只有牛市才能令市況出現兩極分化、鴻泥之別。有些股票可以給投資者棄之如敝屣;另一些卻可以一飛沖天!陽清為天、陰濁為地,涇渭分明。

這種情況的出現,導致指數飄忽不定,加上香港大市一大部分是以牛熊證為主導,就更導致出現了一個隨時猝然波動的殺戮戰場!因為市況是可以為波動而波動、為殺戮而殺戮的圖利市場!有了誘因,就會出現行動!市場中的大鱷可絕對不是吃素的,全部都是嗜血的一群!一有機會,屠刀又怎會引而不發呢?現在的問題主要是看港股28000點能否守穩而已。但現在看來,那些莊家大戶仍然是未有方向,都仍然是在你眼望我眼、都是在你等我又等,觀察哪個方向有突破才作定論!

升市因素可變跌市元兇 走勢看市場氛圍

現在的投資者有時過分有信心,以為根據以往的經驗,就相信有了因就必定有果,但其實世界已經變了,並不能用以往的一套來照辦煮碗就可以成功。投資者不能以為中央大會開完了,市況就一定會向上或者一定會向下;又或是iPhone X開賣了,蘋果股價就一定會升或者一定會跌,其實是絕對未必如此的。投資者永遠都是面對一個不確定的環境和因素來對前景作出自己的判斷,如果所有的東西和變化都是一成不變的,那投資操作就再不需要用人來做了,如此,投資者的操作絕對沒有可能會比人工智能更佳!換句話說,就是可以被市場淘汰出局了。

其實,市場中所有的事件都是銀幣的兩面,升市的因素也可能被解讀為跌市的元兇,走勢根本要看市場的氛圍而定。蜜糖也可以被理解為毒藥,以往賺錢不代表將來不會虧本,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毋庸爭議。現在市場中流行「灰犀牛」學說,就是說投資者明知有問題但卻刻意迴避,到某天突然爆發就會走避不及了。這是人性的弱點,就算通知你、提醒你、警告你,你也可能會置若罔聞,結果就會被這頭灰犀牛一舉殲滅!這是市場中總結出來的教訓,不應等閒視之,輕視的代價就是滅亡,那投資者還應該輕視嗎?

投資操作絕不能盲目勇進,一仗功成總是萬骨枯,其實是自然的事。如果那麼容易可以發達,那就所有人都會發達了,但如果所有人都可以發達,那就表示沒有差別,即是沒有人可以發達!投資者會喜歡這種情況嗎?投資操作其實是對前景的機會率的賭博而已!沒有一定的程序和結果,只能說是值博抑或不值博。投資者不能想著不成功便成仁,要保證輸了還可以再戰,這才是正確的取態!否則一戰下來,非生即死,那投資的生命就太沒保證了。

眾安珠玉在前 閱文賺大錢料難得多

正如賭馬一樣,有人買贏面最大的熱門,但也有其他人會買值博率最高的冷門,正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到最後才可以見到真章。最重要是不要即場被三振出局,沒有了下一場就被淘汰了,那又何苦來由呢?

閱文(0772)上市無疑地一定會上升,但抽新股如果只有一手是賺不到大錢的。眾安(6060)能夠賺大錢都是要在掛牌上市後在市場中大量吸納才能有大幅的利潤,僅靠抽來的一點點股份,看似很好,其實很少,如何取捨要看投資者自己的取態了。如果僅為一手貨來賺一千幾百的話那樣又好像太沒有志氣了,如果想吃大茶飯的話,就要在上市後伺機而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牟取巨利就一定有風險,這是不能迴避的宿命。這次想在閱文賺大錢相信會比眾安困難得多,眾安珠玉在前,這次一定有一批投資者會堅守灘頭陣地而惜貨如金,想將眾安的獲利模式簡單地複製到閱文,相信結果會如南轅北轍,投資者想想也應該知道了。

(本欄內容乃獲授權輯錄自香港電台普通話台財經節目《e線金融網》)

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黃國英 財經新視野]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437&issue=20171030
國英 犀牛 也可 殺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603

小資料:黑天鵝難預料 灰犀牛明擺的危險

1 : GS(14)@2017-12-10 21:33:50

【明報專訊】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劉怡翔同時呼籲港人留意「黑天鵝」及「灰犀牛」,究竟兩者有何分別?兩者同樣指影響巨大的事情,但「黑天鵝」是指發生機會率小,難以預見的特殊因素。

「灰犀牛」的發生概率本身已經很大,且有一系列警示信號及迹象,只是市場一直視而不見。這概念最初由美國學者Michele Wucker在2013年提出,犀牛身驅雖然龐大,但一般人卻不以為然,直至牠突然撲過來。如果說,去年英國脫歐是難以預見的黑天鵝,那麼現時樓價持續飈升,一旦爆煲,就是灰犀牛。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598&issue=20171210
資料 天鵝 預料 犀牛 明擺 擺的 危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09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