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山寨協會批量產 香港註冊,內地活動,曲線牟利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4431

 

(農健/圖)

頂級的“中字頭”,官方調調的“文件”,“中華醫院管理協會”“中華醫院管理學會”……這些欺世盜名的山寨協會大行其道背後,是一套犬儒的利益鏈。

拉幾家名醫院掛名收錢,基層醫院交錢買榮譽傍大牌,所有人都清楚內情,但誰都不願說破——而最後受騙埋單的,無疑是分不清真假的患者。

已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或將終結離岸社團監管無法可依的狀態。

“鑒於貴院在醫療技術水平、學術交流、行業研究等領域的影響力,特邀請××醫院為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理事會副理事長單位,××同誌擔任理事會副理事長。”

2015年末,不少醫院院長的辦公桌上,多了封邀請函。它發自一家名為“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的機構,抄送: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字樣、落款的公章,看上去和正規國字頭行業協會的紅頭文件幾乎毫無二致。

字里行間的調調,更是像極了官方文件——協會是“通過政府註冊登記的社會組織”,“立足於我國醫療管理建設發展事業機構,共同搭建我國醫院之間交流互動平臺。多年來,協會圍繞衛生行政主管部門的工作任務,做了大量工作。”

協會網站的醒目位置,放著“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專題,“國家衛計委黨組召開2015年度專題民主生活會”,是最新的頭條新聞。協會下屬,“辦公室”“秘書處”“培訓部”等機構一應俱全,還列有九大專業委員會。而展示的合作理事醫院,幾乎無一不是國內頂級。

“該不會是中國醫院協會的下屬機構吧?”一些院長犯起了嘀咕。“中國醫院協會”是衛計委直屬的全國性醫院行業協會。他們找到莊一強,這位原中國醫院協會副秘書長,求證邀請函的真實性。

“假的,別信。”面對這樣的詢問,莊一強總是用相同的答案回複。在微博上,他直指邀請函“有違常理”——正規協會的副理事長,不可能是發函邀請參會的。

“第一步邀請入會,第二步就會問你要錢了。呵呵。”他用調侃的語氣將此事貼上微博,引來不少網友圍觀。

頂著“中華”光環的“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究竟是全國性正規行業協會,還是欺世盜名的山寨機構?在其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醫院管理建設的“交流平臺”

直到今天,合作者們依然選擇相信,中華醫院管理協會是家“正規”的機構。理由很簡單,在其舉辦的會議上,能見到不少正兒八經的三甲醫院領導。

慎格醫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曾與協會合作過兩次。2015年11月,總經理韓金魁還受協會邀請,參加了“2015中國醫院創新管理論壇暨公立醫院改革與發展峰會”。會議由“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主辦。

“來了不少公立醫院的,還有幾個三甲醫院領導上臺發了言。”韓金魁回憶,會議的主題是“新形勢下醫院創新管理和公立醫院改革與發展”,包括大慶油田總醫院院長孫啟玉、福建省龍巖市第二醫院院長盧穗萬、洛陽市婦女兒童醫療保健中心黨委副書記郭俊惠在內,多位醫院領導參加了會議。

“如果真是山寨協會,三甲醫院領導會來嗎?他們難道沒有警覺性嗎?”韓金魁反問。

瀏覽協會網頁,不難發現,類似的交流會議,至少從2009年11月起,協會每年都會不定期舉辦;組織醫院領導到港臺地區參觀考察,也幾乎成了每年的“規定動作”。

根據工信部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的統計,預計到2020年,中國醫療健康產業總規模將超過8萬億元。與此相對應的,卻是略顯落後的醫院管理水平。醫改政策如何執行、醫院發展何去何從,醫療機構,尤其是基層和民營醫院,迫切渴望得到醫院管理方面的交流與培訓機會。

旺盛的需求,讓醫院管理咨詢成為快速成長的新興行業,也讓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獲得了生存土壤。

在協會網站上,中華醫院管理協會部分活動常被描述為和某官方機構或協會“聯合舉辦”。

2012-2013年,協會分別舉辦了第三、第六和第七屆“海峽兩岸醫療機構對口交流與合作發展論壇”。通知寫著論壇由“臺灣兩岸醫療事務交流協會邀請,中華醫院管理協會與其共同主辦”。

“臺灣兩岸醫療事務交流協會從沒有合作舉辦過這樣的會。”該協會會長吳一昌明確表示,協會期待兩岸間密切的交流活動,但前提是合法、公開。

吳一昌隨即向中華醫院管理協會交涉,對方解釋,活動是由臺灣方面主動聯系的,對此並不知情。不過一天後,當吳一昌再次瀏覽網頁時卻發現,“臺灣兩岸醫療事務交流協會主辦”的字樣已難覓蹤影。

“協會”其實是企業

中華醫院管理協會自稱,是“由依法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的各級各類醫療機構自願組成的行業性、非營利性的群眾性團體”。但實際上,這是家在香港特區註冊登記的企業機構。

協會的登記證號碼最先“露了馬腳”——這是個商業登記證號碼。南方周末記者查詢商業登記冊內的資料,發現協會實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中華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的分行。

分行即分公司之意,它依附於總公司,沒有獨立的法人地位,所有的賬目編入總公司,由總公司對外承擔法律責任。

輸入002和003的分行號,還能檢索到另兩家分行——“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和“中國標準化科學研究院”。

“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和“中華醫院管理協會”高度相似,同樣自稱行業性、非營利性研究機構,服務內容包括為政府有關部門制定政策、法規、標準、規範提供必要的科學依據,也為兩岸三地的醫院管理實踐服務,提供崗位培訓、管理咨詢、學術交流、組織考察等工作。

“中國標準化科學研究院”亦以非營利性社團組織標榜,自稱由國內外企事業單位、科研院所、社團法人單位及個人工作者等自願組成,專門為各類企業提供專業化、實用性強的高品質標準化培訓。

不過。網絡上,兩家機構的信息寥寥無幾,占據了大半屏幕的,是另兩家名稱極為相似的正規行業協會——“國家衛生計生委醫院管理研究所”和“中國標準化研究院”。前者是衛計委直屬的科研機構,後者則是國家質檢總局的直屬事業單位。

“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及其分行,不在警察牌課照社團註冊或豁免註冊的名單內,不享受作為慈善組織的免稅資格。”香港警務處社團事務處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換言之,這幾家機構並非其聲稱的“非營利組織”,而是批量生產的“山寨協會”。

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登記在香港九龍旺角花園街2-16號好景商業中心2309室。南方周末記者通過谷歌搜索發現,在相同的地址,還註冊有包括中國風水研究院、中國先鋒作家出版社、中美國際抗衰老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在內的數家公司。

而公司的法定秘書——香港港盛會計秘書有限公司亦註冊於此。值得註意的是,這是當地一家代理註冊公司。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事實上,2008年5月13日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註冊時,並非此名,而叫“德昀國際商務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註冊資金為香港公司註冊最低限額的一萬港幣。當年10月10日,原公司董事楊平辭職,由中國安徽籍的王曉道接替董事,持股100%,該狀況延續至今。同月17日,公司正式更名為“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

在內地,王曉道也有頭銜——華醫盛康(北京)醫學研究中心(以下簡稱華醫盛康)的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的主營業務,同樣包括醫院管理服務和會議服務。

華醫盛康和“協會”“研究院”的關系,更像是左手倒右手的遊戲。作為醫療管理咨詢公司,華醫盛康曾多次承辦“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和“中華醫院管理服務協會”主辦的會議。

但有意思的是,最初與南方周末記者接觸時,王曉道自稱並不了解中華醫院管理協會,“協會具體有多少人、如何操作,我不太清楚。”

面對追問,王曉道才終於承認,“確實參與了這些機構的活動。”因考慮到直接以公司名義舉辦此類會議不太合適,他采取了協會、研究院主辦,公司承辦的方式。

至於為何要在香港註冊以“中華”“中國”打頭的公司,他的解釋是“內地註冊太費勁”——根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全國性社會團體的名稱冠以“中國”“中華”“全國”等字樣的,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經過批準。

“我們既沒打著任何正規行業機構的招牌推廣,也從未強迫醫療機構加入其中。”王曉道說。

山寨協會“生財路”

“香港註冊的總公司需帶有‘有限公司’字樣,而分行取名自由,”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NGO研究所所長鄧國勝介紹。一些內地人士通過香港企業的分行設立協會、研究中心,主要目的就是方便在內地宣傳,“給人一種非營利性機構的感覺,以此贏得消費者信任”。

王曉道名下的一眾山寨協會即為如此。門戶網站“健康界”曾披露,要想參加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的考察活動,前提是先入會,“5年任期內繳納會費2萬元”。

“交一萬或幾千塊錢,就能獲頒理事單位的牌。受邀參會的醫院大多是理事單位。”韓金魁也曾聽人說起過。

南方周末記者多次聯系參加過協會活動的洛陽市婦女兒童醫療保健中心,求證醫院與協會的關系。院辦工作人員表示,醫院確實收到過參會邀請函,但以“書記正在開會”為由,截至發稿亦未安排采訪。

對於“花錢買稱號”的說法,王曉道明確否認:“我們會根據醫院規模、床位數、是否有負面信息等指標,綜合評價醫院能否成為理事會員。”

協會官網顯示,包括北京協和醫院、上海長征醫院在內的數家三甲醫院和二級醫院,都是副會長單位成員。

“我們從未加入過這個協會,他們冒用了我們的名字。”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宣傳科答複。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協會的副理事長。至少在我的任上,醫院沒有加入過協會。”無錫市第八人民醫院院長嚴於蘭說。

王曉道對此解釋,部分資料是網絡部員工從醫院官網上扒的,“不合規之處會整改”。

“這種聽起來響亮、實則毫無含金量的獎項,主要客戶可能還是基層醫院、私立醫院或個體醫療機構。”西南地區某三甲醫院一位不願具名的宣傳科工作人員說,公立醫院對經費支出管理較為嚴格,大額會議費、培訓費都需明確用途,而私立醫院對資金的檢查則寬松得多,他們也需要靠這些噱頭吸引患者。

山寨協會拉幾家名醫院掛名收錢,基層醫院交錢買榮譽傍大牌,所有人都清楚內情,但誰都不願說破——這正是此種協會大行其道原因所在。

山寨機構的另一牟利方式,是舉辦會議。公開資料顯示,協會舉辦的會議,已遍布廣州、深圳、南京、杭州、鄭州、青島、太原、長春等城市。

與中華醫院管理協會合作過的慎格公司、濟南誠創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均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會議籌備基本是由己方完成”,對方主要起協助作用。

“我們主要借他們的影響力吸引參會者。”韓金魁稱,協會主要起到“掛名”的作用,方便用此招牌進行宣傳。

會議所得收入,雙方“互利共贏”。在韓金魁看來,合作純屬“願打願挨”,“現在這個社會,本就是大家各取所需嘛”。

離岸社團,還能逍遙多久?

這並非是第一家遭到曝光的山寨醫療協會。2014年,央視《焦點訪談》曝光過另一家山寨醫療機構——“中華醫院管理學會”,學會以評獎為名,向參會醫療機構販賣獎牌,僅2014年年會就斂財近千萬元。頒獎當天,甚至還有多位曾在相關主管部門任職的領導前來助陣。

“凡是拉大旗做虎皮、打著政府名義開展活動的,十之八九都有問題。”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局長詹成付向南方周末介紹,中央八項規定以來,政府部門一般不再與社會組織合作開展活動,也不會出席社會組織開展的頒獎、盛典、評獎等活動,“民政部一而再、再而三地下發通知,絕不允許社會組織打著政府機關的旗號。”

“李鬼社團”在其他領域同樣存在。

2012年,央視“3·15”晚會曝光了“中華學生愛眼工程”。這家在香港註冊成立的有限公司,自稱是致力於保護青少年視力健康的公益組織,實際卻通過免費眼鏡片吸引眼鏡店加盟,再針對學生進行鏡架及其他相關產品的高價銷售,謀取巨額利潤。

2014年,公安機關成功偵破“食品專家”董金獅涉嫌敲詐勒索案。十多年來,董金獅掛著“國際食品包裝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的名頭,而這同樣是家在香港註冊的“野雞協會”。

詹成付這樣概括“李鬼社團”的共同特征——未經民政部門依法登記,擅自在境內吸納會員、開展活動,名稱與依法登記的協會、學會相似,容易造成視覺混淆的離岸社會組織。

海南醫學院附屬醫院常務副院長郝新寶曾向衛計委和中華醫學會舉報過一家醫療領域的山寨協會。不過,舉報信息發出後,卻沒了下文。“一是沒精力,二是不好管,很難找到他們。”他揣測。疑惑是,協會的行為算違法嗎?如果違法,如何處罰?

“李鬼社團非法活動亂象頻發,說明在社會變革時期,對社會組織從登記到事中、事後監管的法律法規和相關制度還有不完善之處,讓一些企圖非法牟利之人有空子可鉆。”詹成付說,需要多策並舉,讓“李鬼社團”寸步難行。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GO研究所所長鄧國勝亦表示,我國現行的社團管理相關規定,還未能將境外註冊的離岸社團納入監管。

離岸社團在內地通常有三種生存方式——社會團體、民辦非企業組織和基金會。目前,共有三部針對社會組織管理的行政法規,其中《基金會管理條例》已允許基金會在內地設立分支機構代表處;而對於社會團體和民辦非企業組織能否在內地開展活動,《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和《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條例》並無明確規定。

不過,“無法可依”的狀態或將終結。2015年4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二次審議稿)》。

草案第五十七條規定,“未經登記或者未取得臨時活動許可,以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名義開展活動的,將由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機關予以取締;沒收非法財物和違法所得;對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下拘留,並處五萬元以下罰款。”

(梁淑怡/圖)

山寨 協會 批量 香港 註冊 內地 活動 曲線 牟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111

盜版視頻網站“窩窩電影”遭查 負責人非法牟利被刑拘

免費在線觀看、免費下載電影,非正規免費網站背後其實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利益鏈,以及對個人用戶的潛在威脅……

近日,徐匯公安分局偵破“窩窩電影”侵犯著作權案,網站負責人段某因非法複制視頻網站影視作品、在網站上提供免費播放下載、以發布廣告形式非法牟利被刑事拘留。

盜用視頻獲利百萬

今年3月,上海某知識產權股份有限公司報案稱:2015年,某傳媒網絡有限公司機房內的電影電視劇作品被“窩窩電影”網站非法複制並在互聯網上播 放,同時被 複制發行的還有其他9家影視播放公司。“窩窩電影”網站通過非法手段從相關公司電影網站上直接下載500余部影視作品後,在“窩窩電影”網站上進行播放並 提供下載,該網站通過發布大量遊戲廣告形式非法牟利。

經偵查,原“窩窩電影”的“www.wowody.net”域名已被更改為“www.wowo123.com”,生活在海南的段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5月4日下午,分局網安支隊會同南站治安派出所民警在海南將段某抓獲,繳獲電腦、手機、銀行卡、U盾、移動硬盤等涉案物品。5月18日,另一名嫌疑人陳某在山東落網。

經審訊,段某交代2013年底,他在網上註冊了域名為“www.wowody.net”的“窩窩電影”網站,並從多家影視播放公司網站上以加框鏈接 方式,將 這些網站上的影視作品發布到“窩窩電影”上供播放及免費下載以吸引人氣。段某的“大舅子”陳某則負責根據段某的指示,在後臺更新發布影視作品鏈接。通過加 入多個“廣告聯盟”,段某在“窩窩電影”上以發布各類廣告方式賺取廣告費100余萬元。

據段某交代,在2016年3、4月份,因“窩窩電影”網站未備案,且相關服務器租賃商禁止網站以加框鏈接方式發布各類影視作品,故其花錢購買了“www.wowo123.com”域名並重新租賃域名服務器使用至今。

加框鏈接盜視頻

所謂“加框鏈接”,是一種最隱蔽的鏈接方式,通過技術手段,遮蔽掉被鏈接網頁頁面的文字、圖片等標識性信息,使用戶打開鏈接進入新的網站頁面時,只出現頁面的其他內容,重要的標識性信息都會被自動遮蔽掉,用戶無法判斷進入的是誰的頁面,一般會認為仍然是原來的網站頁面。

“使用加框鏈接技術將其他網站上的影視作品嵌入自己的網頁,網友在點擊‘窩窩電影’網站上的鏈接後,影片真實來源網站的信息是不會被網友看到的。” 辦案民警告訴記者,從社會危害性來看,設鏈網站與那些將侵權內容存儲在自己服務器上的網站並無本質區別,外鏈的第三方網站充當了外置服務器的角色,設鏈網 站通過侵權內容獲取利益,具有主觀惡性。

通過免費播放和下載沒有版權的免費電影吸引網友點擊後,段某和陳某便加入了多個“廣告聯盟”牟利。

據悉,在實際操作中,各類“廣告聯盟”往往層層轉包,下屬有數層級的分包商,往往存在管理較為混亂、內容審核不嚴的情況,還發現過包含色情、暴力、賭博內容的廣告。更有甚者為騙取點擊量對用戶瀏覽器實現劫持,從而使得用戶每次瀏覽網頁時都會自動跳轉到相關廣告頁面。

目前,犯罪嫌疑人段某已被刑事拘留,陳某也已被警方采取強制措施,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中。

盜版 視頻 網站 窩窩 電影 遭查 負責人 負責 非法 牟利 刑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126

東方金鈺“暗倉”揭秘徐翔昔日牟利套路 A股徐氏“馬甲”知多少

一紙回複公告,讓徐翔在A股利益鏈的冰山一角浮出水面。

按照東方金鈺日前的公告所披露,這家公司的二當家瑞麗金澤的股東朱向英實際為徐翔不為人知的“馬甲”,其所持有的瑞麗金澤股份全部為徐翔出資,徐翔借這一“暗倉”秘密參與了東方金鈺的非公開定增,成功變身為這家公司的隱形股東。

左手修暗道參與非公開定增,右手又大張旗鼓明面加倉掩護,待股票搖身一變“徐翔概念股”後精準逃頂。在“私募一哥”的光環被剝離之後,更多暴露出的就是徐氏資本股海沈浮,如何不斷以諸多“馬甲”曲線牟利的“套路”。

左手定增右手重倉

在東方金鈺8月5日公告出來之前,對於東方金鈺與徐翔之間的關系外界所知的是,東方金鈺曾是徐翔旗下私募澤熙投資的重倉股之一,和其他重倉股一樣,徐翔精準潛伏,成功追漲殺跌,獲利不菲,讓人望塵莫及。

但實際上,這背後卻有著錯綜複雜的布局。熱衷短線操作的徐翔,從2014年二季度開始就連續加倉東方金鈺,持股長達5個季度,一反常態的背後則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2014年二季度,徐翔旗下產品神秘現身東方金鈺前十大流通股榜單,華潤深國投信托有限公司-澤熙4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買入東方金鈺188.05萬股,占總股本0.53%。幾乎同時,瑞麗金澤於雲南省德宏州瑞麗市註冊成立,註冊資本230000萬元,公司僅有兩位股東,東方金鈺實際控制人趙興龍和徐翔“馬甲”朱向英。

更為巧合的是,在成立僅十天後,東方金鈺拿出了15億元的定增預案。以15.27/股的價格向瑞麗金澤定向增發9771.83萬股,鎖定期36個月。也就是說,徐翔以7.35億元間接坐上了東方金鈺的二股東之位。

而後第三季度,澤熙又進一步大舉加碼,華潤深國投信托有限公司-澤熙1期單一資金信托殺入,兩只產品合計持有1071.05萬股,占比達3.04%。盡管後來澤熙4期退出,但持股大頭澤熙1期繼續留守,保持著883萬股的份額。

伴隨澤熙的不斷增持,東方金鈺傍身“徐翔概念股”這一“花名”,雖然業績下滑股價卻不斷攀升,截至2015年三季度澤熙清倉逃頂,五個季度的持倉,200%的股價漲幅讓徐翔賺的盆滿缽滿。

但可惜的是,雖然陽光下的流通股成功獲利,但暗倉持有的定增股份伴由於徐翔被逮捕,並未等到套現之日。目前,青島公安局已經凍結了徐向英這一“馬甲”所持有的2.93億股(增資擴股後),市價約為29億元。

徐翔的“馬甲”們

安排“馬甲”埋伏進上市公司是徐翔在A股管用的牟利“套路”。隨著瑞麗金澤“暗倉”的曝光,朱向英這一徐翔“新馬甲”浮出水面。繼徐柏良(徐翔之父)、鄭素貞(徐翔之母)、周建明(徐翔好友)之後,徐翔的“馬甲網絡”再填要員一枚。

據此前多家媒體報道,A股超級牛散、前“漲停板敢死隊員”核心成員、徐翔好友周建明的妻子也叫朱向英,而就周建明和徐翔多年的“交情”來看,不少市場人士判斷,瑞麗金澤的朱向英大概率是周建明之妻。

作為曾經在資本市場翻雲覆雨的名人,周建明在2008年收到證監會處罰之後便漸漸“隱於江湖”。彼時,證監會通報已依法查處了周建明利用虛假申報手段操縱“大同煤業”等15只股票價格的案件,沒收其違法所得176萬余元,並處以等額罰款。自此以後,周建明逐漸低調,市場最近一次見到其身影是在2013年一季度,彼時其位列湘郵科技第九大流通股東。

記者進一步梳理發現,朱向英與其余徐翔“馬甲”的交集發生在2006年。上市公司維科精華的2006年年報顯示,截至2006年12月31日,鄭素貞、朱向英和周建明分別為公司第一、第二和第六大流通股東。

相較起朱向英的相對低調,徐翔的另一“馬甲”——鄭素貞在公眾視線中出現較多,一度被市場當作徐翔行動的指向標進行跟蹤追逐。

鄭素貞的聲名大噪起源於2014年底。當年11月至12月間,鄭素貞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便豪擲了31.66億元,增持了3家公司,閃電入主大恒科技、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空降”成為赤天化的第二大股東,成為文峰股份的第一大股東。2015年1月15日,鄭素貞又借定增大手筆加倉大恒科技,持股比例增至 58.72%。

而在此前的2014年9月28日,鄭素貞出資1.3億元參與南洋科技的定增。同年2月,鄭素貞和其丈夫徐柏良通過股權拍賣獲得工大首創15.69%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並推舉三名董事成功入選上市公司董事會。2015年5月18日,公司更名為寧波中百,原澤熙投資總經理助理徐峻成為公司董事長。

也正是因為上述徐翔“馬甲”的頻頻出手,相關上市公司被稱為“徐翔概念股”。2016年4月12日,多家“徐翔概念股”上市公司發布類似公告,稱徐翔旗下投資平臺和馬甲持有的股份被輪候凍結,包括華麗家族、大恒科技、寧波中百、文峰股份等。而華麗家族的公告中出現“青島市公安局”的執法機關,業內人士表示,徐翔一案大概率將在青島審理。

值得註意的是,同在4月12日晚間,寧波熱電也公告稱,公司第二大股東瞿柏寅持有的公司50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被司法輪候凍結,凍結期限為兩年。在寧波中百同日的輪候凍結公告中,除西藏澤添持有的股份之外,公司自然人股東竺仁寶持有的股份也被輪候凍結。

兩家公司目前均未披露瞿柏寅和竺仁寶持股遭司法凍結的原因,坊間也不乏二人也是徐翔“馬甲”的猜測,而這一切也有待司法部門的進一步查明。

對於已經被證實為徐翔“馬甲”的朱向英,華東某證券法律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朱向英為徐翔代持股份並在定增中隱瞞代持關系,涉嫌信披違規,若被監管認定為違規代持,則將面臨一定的行政處罰。

東方 金鈺 暗倉 揭秘 徐翔 昔日 牟利 套路 徐氏 馬甲 多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190

快播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二審宣判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2月16日消息,據中新網援引人民法院報的消息,廣東省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和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一審宣判後,原審被告人吳銘不服,提出上訴。今天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二審公開宣判。法庭裁定駁回上訴人吳銘的上訴,維持原判。

法院審理查明:原審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通過網絡系統中的大量緩存服務器介入淫穢視頻傳播而拒不履行安全管理義務,間接獲取巨額非法利益。快播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在明知快播公司擅自從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提供的視聽節目含有色情等內容的情況下,未履行監管職責,放任淫穢視頻在快播公司控制和管理的緩存服務器內存儲並被下載,導致大量淫穢視頻在網上傳播。

法院審理認為,上訴人吳銘以及原審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原審被告人王欣、張克東、牛文舉以牟利為目的,在互聯網上傳播淫穢視頻,其行為均已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情節嚴重,依法應予懲處。

上訴人吳銘系快播事業部總經理,負責快播播放器等核心產品的營銷工作,在快播事業部擁有管理權,應當認定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對快播公司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的犯罪行為應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吳銘關於其行為不構成犯罪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相同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但鑒於吳銘參與時間較短,不是公司股東,作用相對王欣、張克東較輕,故可對其酌予從輕處罰。

原審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通過網絡系統中的大量緩存服務器介入淫穢視頻傳播並且拒不履行安全管理義務,間接獲取巨額非法利益,社會危害性大,但鑒於快播公司能自願認罪,故可對其酌予從輕處罰。

原審被告人王欣作為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東、執行董事、經理,張克東作為快播公司股東、事業部副總經理兼技術平臺部總監,牛文舉作為事業部副總經理兼市場部總監,均系快播公司傳播淫穢物品牟利行為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應根據其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但鑒於三人在一審第二次庭審及二審審理期間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願認罪,故可分別對三人酌予從輕處罰。

快播 傳播 淫穢 物品 牟利 二審 宣判 駁回 上訴 維持 原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844

美非牟利網媒 奪5項新聞獎

1 : GS(14)@2014-09-29 23:56:03



網上新聞協會(ONA)前日(周六)頒發今年多個新聞大獎,創辦僅六年時間的美國非牟利新聞機構ProPublica勇奪五個獎項,成為大贏家。ONA還宣佈明年會增設被IS斬首記者福利(James Foley)的紀念獎。


增設「福利戰地報道獎」

ProPublica除了在中型傳媒機構組別,奪得網上卓越新聞獎外,亦憑報道美國醫改、藥物安全、美國學校仍存在種族隔離問題的專題報道贏得個別獎項。《洛杉磯時報》獲頒大型傳媒機構的網上卓越新聞獎,而《西雅圖時報》則憑氣候變化及山泥傾斜報道得獎。法國、加拿大及挪威也有媒體獲獎。此外,為紀念上月遭IS斬首的福利,網上新聞協會明年將會增設「福利戰地報道獎」,以表揚在艱辛環境下工作的自由身記者。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929/18883122
美非 牟利 網媒 新聞獎 新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768

售11.5萬斤牟利414萬 台商雙氧水浸蓮子

1 : GS(14)@2016-04-12 18:16:02

台灣又揭發黑心商人非法使用工業用雙氧水炮製食物,危害消費者健康。其中台中市林姓商販為增加蓮子賣相,長期使用俗稱雙氧水浸泡蓮子,累計賣出約11.5萬斤黑心蓮子,全被民眾吃下肚。台中地檢署起訴書指,從事蓮子加工製造、販賣的65歲林姓男子,長期使用「工業用過氧化氫(俗稱雙氧水)」浸泡蓮子。林男坦承過去8年累計已賣出逾11.5萬斤蓮子,估計非法牟利1,728萬元新台幣(約414萬港元)。台中地檢署昨依違反《食品安全衞生管理法》將林男起訴。此外,台中兩間麵廠也分別添加硼砂和雙氧水製麵,兩名黑心商人在過去9年共賣出22.6萬斤的油麵和烏龍麵,兩人也在昨日被依法起訴。台灣衞生局食品藥物科人員表示,過氧化氫是漂白及殺菌劑,過量食用會有惡心嘔吐、腸胃不適等症狀;硼砂會引起消化不良,造成嘔吐、紅斑、循環系統障礙等。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412/19567664
11.5 萬斤 牟利 414 臺商 雙氧水 蓮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06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