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獨家 | 溫州前副市長等“牛人”加盟雅戈爾 新一代管理骨幹浮出水面

創立近40年的雅戈爾(600177.SH)已經悄無聲息的組建了一支豪華的中青年管理骨幹團隊。

10月19日,雅戈爾與國際五大頂級面料供應商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最後一個環節安排了雅戈爾服裝業務的“四大金剛”與媒體見面,這四個人分別是:雅戈爾集團控股公司總經理胡綱高,雅戈爾品牌總監徐鵬,雅戈爾品牌設計總監龔乃傑,雅戈尓集團技術研發中心主任王慶渺。

從左至右依次為:胡綱高,徐鵬,龔乃傑,王慶渺

一眾年輕面孔高坐臺上,雅戈爾元老、前副董事長李如剛在臺下“護駕保航”。

領銜“四大金剛”的胡綱高,在雅戈爾重大公開活動場合,是第一次露面。雅戈爾方面並未介紹其背景、職業經歷。

其實,胡綱高大有來頭。

胡綱高,男,1973年11月生,畢業於浙江大學機械工程學系流體傳動與控制專業。研究生學歷。1995年8月參加工作,歷任鄞州區高橋鎮黨委書記、中國貿促會浙江省分會副會長、溫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等職。現任雅戈爾服裝控股有限公司總經理。

今年4月,胡綱高才從溫州市副市長的位置上卸任。

官員投身商場的案例並不罕見,不過像胡綱高這樣,已經官至副廳的官場潛力股,棄官從商,還是不多見的。

而雅戈爾品牌總監徐鵬也大有來歷。1987年出生的徐鵬,現任雅戈爾服裝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品牌總監。此前徐鵬在浙江團省委系統有很不錯的表現,雅戈爾董事長李如成慧眼識才,果斷挖到雅戈爾,讓其從生產線工人做起,幾經輪崗,成為雅戈爾歷史上最年輕的副總級管理幹部。

雅戈爾品牌設計總監龔乃傑是中國臺灣人,1979年出生,曾在喬治阿瑪尼工作,在意大利學習工作多年,2015年加盟雅戈爾,全職為雅戈爾工作。

王慶渺是雅戈爾的老員工,李如成介紹,王慶渺博士在面料、新材料研發領域有不小的知名度。

有人說,雅戈爾是服裝公司里最懂金融和地產的企業,在金融和地產公司里雅戈爾最懂服裝,這種說法對雅戈爾有些開玩笑的意味。不少人覺得雅戈爾只是順帶著做做服裝,地產和股權投資才是其真正關註的重點。

上述的“四大金剛”,陣容已經十分豪華,如果加上李如成的女兒李寒窮,這位“新掌門”1977年出生,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工商管理學士,中歐商學院EMBA,雅戈爾的新一代管理團隊華麗麗得晃花人眼,再說雅戈爾只是順帶著做做服裝,恐怕錯得離譜。

業界認為,雅戈爾很有魄力。李如成此前說10年要把雅戈爾打造為世界級男裝品牌,已經在人手上開始布局。

想和小編及記者互動,獲取最專業的財經新聞,或是觀看視頻直播?您可以前往App Store、安卓商店搜索“第一財經”或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第一財經客戶端瀏覽更多精彩!還可以在留言區和提問區和我們互動哦!

獨家 溫州 前副 市長 牛人 加盟 雅戈爾 新一代 管理 骨幹 浮出 水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779

躲過大跌、踏準行情的私募牛人談投資(上):3~5年內大藍籌將被機構買了又買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8-07/1136025.html

每經記者 黃小聰 每經編輯 江月

談大盤藍籌

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關註到您6月份寫給投資人的一封信中提及,在一年之前就已經買入四大行、保險、制造業大盤龍頭,想請問當時買入這些個股的邏輯是什麽?

周良:我們研究了2016年以來股票供應與資金需求之間的關系,發現雖然供求關系很嚴峻,但結構性的差異極其明顯。股票增量都在中小盤,而增量資金需求卻在大藍籌。這種大多數人忽視的結構性差異,就是投資機會所在。中小創不再稀缺,而大藍籌變得稀缺了。

2016年新股發行、定向增發、大小非減持形成的股票供應增量有近3萬億元,但幾乎全部集中在中小盤的股票上。我們做過統計,2016年IPO公司的平均市值是127億元,增發公司的平均市值是181億元,重要股東減持公司的平均市值是249億元,都是一兩百億元市值的中小盤股票。而增量資金以低風險偏好的機構資金居多,集中在保險、社保、外資等低風險偏好的資金上。我們同樣統計了2016年獲得重要股東增持的公司,發現平均市值達到1060億元。股票增量都是一兩百億元的中小盤,而增量資金在買的是上千億市值的大藍籌。

這種新增股票供應與新增資金需求之間明顯的結構差異,就是投資機會所在,就是市場出現“一九”分化的根本原因。

在市場整體風險偏好降低,成長股估值高企,而大藍籌估值便宜的背景下,未來幾年局部的盈利機會要到大藍籌中去尋找。由於2010年以來市場整體對成長股和中小盤股票的偏好,大藍籌被邊緣化了6、7年。但市場風格是會發生變化的,去年以來市場風格向大藍籌切換的跡象已經越來越明顯了。方向選擇會決定未來幾年盈利的大頭,而大藍籌會變得越來越稀缺。

NBD:您提到大藍籌的這輪強勢周期可能會持續三年到五年,目前只是剛剛開始,為什麽會有這樣的判斷?

周良:除了上面提到的股票供求的結構性差異外,還包括投資者行為模式、估值、市場情緒和大藍籌的稀缺性等關鍵因素。

大藍籌還處於被嚴重低配的行情初期階段。很多大藍籌不僅沒有被集中抱團,反而是被大多數基金嚴重低配。我們統計了我們所看好低估值、高分紅、高確定性的8只大藍籌,涵蓋了大銀行、保險、制造業的大型龍頭,其占滬深300指數權重的11%。而管理規模1.8萬億元的2000多只主動管理偏股型公募基金,今年一季報中配置這8只大藍籌的市值比例僅為1.5%。二季報中配置比例是2.5%。由於季報只公布前十大持股,根據我們的研究模型測算,6月底基金全部持有這8只大藍籌的比例是3.7%。基金半年報馬上就要公布了,大家可以看看我們的模型測算得是否準確。3.7%對比11%,這不是集中抱團,這是嚴重的低配。

NBD:關註到您提及,其實大藍籌更為稀缺,為什麽大市值的大藍籌在今天反而是稀缺的呢?

周良:首先,因為大藍籌幾乎沒有供應的增量。無論是新股發行、定向增發還是大小非的減持,大藍籌幾乎都沒有供應的增量。去年沒有,今年沒有,未來也沒有。今年上半年新上市了244只新股,一只大藍籌也沒有,大藍籌中發生定向增發和大小非減持的也幾乎沒有。

其次,大藍籌不僅沒有供應的增量,連存量也很有限。很多人覺得大藍籌盤子大,存量很大,這是一種誤解。以工商銀行為例,1.5萬億元的流通市值,看似不稀缺,但去掉大股東里的“國家隊”、H股和保險公司拿著永遠不動的股票,真正在A股市場自由流通的市值不到3%,即不到500億元,只不過是兩三個中小盤股票的市值而已。這種情況在工農中建四大行中普遍存在。我們統計,四大行真正的A股自由流通市值加在一起也不到1800億元。

我們所看好的所有低估值高分紅的大藍籌,加總的自由A股流通市值也不超過一萬億元。對比目前中小板、創業板6萬億元的流通市值,大藍籌是極其稀缺的。

NBD:您提到2000多只偏股型公募基金對於您所持有的8只大藍籌6月底的配置市值比例僅為3.7%,而這8只大藍籌占了滬深300指數權重的11%,屬於嚴重低配,但其實這種對大藍籌的低配長期存在於這個市場中,您覺得這個比例在這輪行情中最終有可能縮小到什麽水平?

周良:好的賺錢機會往往出現在被大多數人忽視的地方。每輪行情都是始於嚴重低配,終於嚴重超配的。在大藍籌行情的高潮期,我覺得基金配置這8只大藍籌的比例會高於11%。

2010年大多數人忽視了中小創,其隨後走出了6年的大行情。2010年~2015年,偏股型基金對中小創的配置比例不斷提高,從初期的低配到後期的嚴重超配,2015年6月股市大跌前,公募基金持有中小創的市值甚至超過了持有的主板市值,這時中小創的這輪行情才結束。

價值股與成長股的強弱周期往往5至10年變化一次。歐美市場如此,中國市場也如此。始於低配,終於超配。大藍籌在被市場邊緣化6、7年後,目前還處於被嚴重低配的行情初期階段。

大藍籌的賺錢效應會不斷吸引各路資金流入,推高估值。資金都是逐利的,當中小創走弱不容易賺錢、而大藍籌走強能賺錢時,資金自然會流入,配置比例自然會提高。這會推動大藍籌繼續走高,又刺激更多資金買入大藍籌,這就是證券市場的“賺錢效應”。

2010年至2015年中小創的強勢周期中,“賺錢效應”推動創業板市盈率達到100倍的世界紀錄,“賺錢效應”也會推動大藍籌走到估值泡沫化的一天。但這至少還需要3~5年的時間,因為市場上大多數人的思路還沒有轉變過來,大多數人還被套牢在中小創里,難以自拔。這種轉變是需要長達數年的時間的,3~5年甚至更長時間後,等到大多數人都堅信買大藍籌就能賺錢時,等到基金嚴重超配大藍籌時,才會迎來這輪大藍籌強勢周期的最高潮,也是尾聲。

當然,每一波長周期的行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震蕩反複是股市的基本特征。這輪大藍籌行情也是如此,在某些季度還會被中小創反超,甚至在某些年份還會出現虧損,但短期的波動不會改變長期的趨勢。

NBD:您如果是持續看好大藍籌,是不是意味著大盤指數仍會繼續向上突破?或者說如果指數要想往上突破,您覺得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周良:我們看好少數的大藍籌,但並不看好大盤指數。現在還是熊市的中後期,熊市的結束還沒有到來,沒有兩三年時間,走不完。市場最嚴峻的時候還沒到來。

大藍籌在漲,但絕大多數股票要跌,一九分化會演變為一和九十九分化。在這種情況下,大盤很難向上突破。大部分指數都是弱勢震蕩的走勢,但指數也在分化,創業板指數最弱,上證50最強。

談創業板和選股

NBD:在2015年時,您曾精準地判斷創業板頭部確立,現如今,您對創業板又是持什麽樣的觀點,距離底部確立又還有多遠?

周良:創業板的調整是需要很長時間的,原因同樣是供求關系、投資者行為、市場情緒、估值等。未來幾年小股票的供應量很大,而大部分投資者還套在中小創中難以自拔。基金還嚴重超配了創業板,估值也並不便宜,創業板的賺錢效應不複存在。在這種情況下,創業板還遠遠沒有見底,至少還需要兩年時間。

NBD:現階段,您認為的好股票應該具備哪些特征?

周良:現階段我們的好股票標準是低估值、高分紅、高確定性、可持續性,同時沒有減持、沒有增發、沒有同類新股發行。低估值、高分紅不用說了,我們還很強調高確定性和可持續性,即未來收入和利潤的確定性高,盈利能力可以數十年長期持續。

我們2016年以來喜歡的選股方向,包括銀行業里面的前五大銀行、保險公司、制造業里的大型龍頭品種和大地產公司,這種選擇與很多投資者選擇的消費白馬龍頭是不一樣的。

一鳥在手勝過二鳥在林,投資要追求確定性。這些大藍籌業績穩定,估值便宜,不僅每年盈利的確定性很高,而且估值的提升空間很大。對比潛在收益和潛在風險,是性價比極高的投資機會。

一定要珍惜打折的大藍籌。除了銀行、保險以外,大地產、制造業的大型龍頭相對於全球主要市場,估值也在打折。全世界對大藍籌估值最低的兩個市場都在中國,一個A股,一個是H股。我們認為,這些大藍籌是中國A股市場最具價值的資產,也是最稀缺的資產。大家現在習以為常的估值打折,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再也看不到。

躲過 大跌 、踏 踏準 行情 私募 牛人 人談 投資 年內 藍籌 將被 機構 買了 了又 又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935

躲過大跌、踏準行情的私募牛人談港股投資(下):用更便宜的價格買熟悉的大藍籌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8-07/1136028.html

每經記者 黃小聰 每經編輯 江月

除了上證50指數的驚喜表現,相信今年以來港股市場的表現更加讓投資者感到驚艷。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如今,恒生指數已經站上27000點,並開始向前期高點發起沖擊。同樣困惑投資者的是,在這樣一個點位,港股市場是否依舊值得參與?又有哪些個股值得參與?對此,少數派投資總經理周良分享了自己的投資和選股邏輯。

NBD:關註到您近期也提及港股市場,大藍籌的估值比A股更便宜。您對於港股市場的投資邏輯是什麽,和A股市場有無不同?

周良:港股市場大藍籌的估值比A股還要便宜,平均要低20%,甚至打對折的也不少見。這一方面是由於港股市場大藍籌供應量充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港股市場中境外投資者對內地經濟的發展了解不深,對港股大藍籌的估值給了折價。隨著滬深港通等南下資金的進入,隨著港股市場中內地資金比例的不斷提高,這種局面正在發生歷史性變化。港股的定價權正在從外資向內資轉移。銀行、保險、地產、汽車,港股大藍籌正在與A股一起聯袂走高。

港股市場正成為內地資金聚集的投資新方向。內地資金投資方向有限,只能擁堵在內地樓市、股市。滬深港通開辟了內地資金新的投資方向,港股市場正在成為新的吸納內地資金的蓄水池。滬深港通開通兩年來,南下資金正在不斷流入香港市場。QDII和內地外流資金也積極配置港股市場,內地資金正在改變港股的生態,內資在港股定價上的話語權越來越大。這是歷史性的變化,是不可逆的長期趨勢。

港股市場為我們提供了更多的投資選擇,讓我們可以用更便宜的價格買到我們熟悉的大藍籌。好公司很多,但只有便宜價格買入的好公司,才是好的投資。同樣的公司,能夠以更便宜的價格買到,收益風險的性價比就更高。對於港股,我們依然選擇我們熟悉的低估值、高確定性的大藍籌。

NBD:如果一只個股,在A股和港股都上市,您會根據什麽樣的邏輯進行選擇?

周良:這要看具體的行業和個股。同樣買銀行,在A股我們選擇四大國有銀行,在港股我們選擇中型股份制銀行。在A股市場大銀行估值便宜,所以我們買性價比更高的工農中建四大行。在港股市場小銀行的估值更便宜。光大銀行、中信銀行、民生銀行港股的市凈率只有0.6倍左右。1塊錢的凈資產,二級市場的股價只有6角錢。

在A股市場我們不買券商股,在港股市場我們要買券商股。不買券商的A股,不是因為券商股質地不好,而是價格不夠便宜。港股市場我們願意買券商股,因為價格便宜。不少內地券商股在港股市場交易的價格比凈資產還低,在A股大家見過低於凈資產交易的銀行股,一定沒見過券商股也會低於凈資產。凈資產遠遠沒有包含券商最有價值的客戶資源、專業團隊和網點布局,這是少有的機會。

此外,A股中的保險股我們看好中國平安,是A股市場性價比最高的,在港股我們看好新華保險、中國太平。比如說新華保險,估值是A股的七折,價格便宜了,性價比就高了。我們認為保險行業不僅是價值股,還是成長股。保費收入、內含價值近年都在快速增加。

在制造業,港股有更多樣化的選擇。在A股市場制造業我們看好上汽集團,是汽車業最具優勢的龍頭,估值又是A股汽車股最便宜的。在港股市場我們可以有更多選擇,廣汽集團的H股只有A股的6折都不到,廣汽集團A股的性價比不高,而H股性價比就很高。此外地產、高鐵、建材等行業也是如此,我們有了比A股大藍籌更多樣化的選擇。

NBD:對於投資港股,是否會擔心個股不夠活躍形成的流動性問題,以及潛在的做空風險?

周良:流動性和做空是要考慮的一個問題,但我們對此並不過多擔心。我們所選擇的都是低估值的大型企業,而且一般持有的時間會比較長,流動性和做空對我們的影響很小。

躲過 大跌 、踏 踏準 行情 私募 牛人 人談 港股 投資 用更 便宜 價格 熟悉 的大 藍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93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