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今年上市櫃公司發放七九○○億元現金股息 配息五十二億 沙烏地央行成最大贏家

2012-8-6 TWM




今年除權息從單一公司配得億元以上股息的股東,就有五百多人次,其中中東產油國機構法人為最大贏家。而長期持有公司股票的大股東,也有不少人靠股息賺得缽滿盆滿,最受人矚目的就是王永在、王雪紅夫婦和林百里。

撰文‧周岐原

每年六、七、八月是上市櫃公司分配股利的季節,儘管台股今年行情清淡,投資人唯一的安慰就是打開躺在信箱裡的股利通知函,所幸對部分大股東和法人機構而言,今年還是股息豐收的一年。

正如股神巴菲特和明星基金經理人彼得林區一致強調股息對投資獲利的關鍵地位,在重金布局台股的機構法人和大股東眼裡,配息更是重要的收益來源。因為法人的 大筆資金流動不易,在波動的市場中,勢必要尋找經營和股利政策均穩健的中大型股,以長期累積的股息降低成本,並爭取賺價差的機會。

根據法人統計,今年上市櫃公司約配七九○○億元股息,規模比去年的九八○○億元縮水,凸顯企業經營獲利更加不易;但其中從單一公司配得一億元以上的大股東,總計仍將領取二四七三億元股息,占總額超過三成。

攤開這些配得億元以上股息的董監事或大股東名單,可窺探外資對台股最熱愛的標的,和大型法人的投資動向。

中東資金布局台股甚廣

像是在外資股東中,沙烏地阿拉伯央行(Saudi Arabian Monetary Agency)託管的資金專戶一口氣配得五十二億元股息,從台積電、大聯大、瑞儀到統一超,光是配息逾億元的持股就有十四檔;如果換算成市值,沙烏地央行 持有台股總市值超過一三○○億元,其中台積電就有六百億元,這個全球最大產油國對台股的熱情可見一斑。

看上台股的中東國家不只沙烏地,曾被披露悄悄投資台灣的阿布達比投資局(Abu Dhabi Investment Authority)託管專戶,因持有台積電、鴻海股票,今年至少分配到八.九億元現金股息。

這個資產規模估計超過一兆美元的全球最大主權基金,內部規定有一至二成資金須布局在全球的新興市場股票,在MSCI(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指數)新興市場比重超過一成的台股自然是目標之一。

阿布達比投資局對台股的布局相當廣泛,絕不僅限於這兩檔大型電子股,像是聯電、友達、欣興等個股,均有布局的足跡。

投資向來積極的新加坡政府,則偏好兆豐金和鴻海,今年這兩檔股票為其帶來四億元股息。新加坡政府專戶在台的標的多選擇金融股和電子股,除了兆豐金,另外也投資國泰金;電子股方面則投資宏碁、中美晶、TPK宸鴻等公司。

在政府方面,今年至少領取二七○億元股息,其中分最多的是交通部,由於有中華電信配息近一五○億元,收入遠超過其他部會總和;勞保局持有的台達電等八檔權值股各配息逾億元,今年則創造十二億元股息收入。

至於農委會和台北市政府分別只有台肥、富邦金一檔億元級持股,但兩家公司今年各配二.三元和一元現金,因此仍有五億、十二億元股息可拿。

在單一公司配得億元以上股息的自然人,今年有七十三位,其中股息收入排行第一的是台塑集團大股東王永在,他以名下台化、台塑和南亞持股累計三十六.五億元股息稱霸。

廣達股息創歷年新高

單一公司股息收入最高者則是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儘管日前因將六.五萬張持股交付發行海外存託憑證(GDR)導致股價重挫,今年廣達配發歷年新高的四元股息,仍使林百里得到可觀的股息收益;至於其配偶何莎於兆豐銀託管的十六萬張廣達,也可因此得到六.四億元股息。

至於經營前景備受矚目的宏達電,今年每股配息高達四十元,執行長周永明分配一.六億元股息,是今年台灣分得股息最高的經理人,更為該公司董事長王雪紅夫婦 帶來不少股息收入。王雪紅個人名下的三.二萬張宏達電,與夫婿陳文琦的二.二萬張持股,合計可配得約二十二億元現金。

如果加上王雪紅曾擔任董事長的弘茂投資分得九.二億元,及弘茂所屬的威連科技分得十五.一億元,流向王雪紅方面的股息可能高達四十六億元,極為可觀,未來如果王雪紅要繼續護盤宏達電,自然也不缺銀彈。

中東投資機構買台灣權值股,大收逾60億元股息!

法人名稱 持股 累計股利

收入(億元)

花旗託管

新加坡政府投資專戶 鴻海、兆豐金 4.0 行政院農委會 台肥 5.4

摩根大通託管

阿布達比投資局

投資專戶 台積電、鴻海 8.9 行政院勞委會勞保局 中鋼、聯發科、台達電、聯強、光寶科、富邦金、亞泥、仁寶 12.1 台北市政府 富邦金 12.8 行政院經濟部 中鋼、台船 32.9

摩根大通託管

沙烏地阿拉伯中央銀行投資專戶 台積電、中華電、台灣大、台塑、鴻海、華碩、大聯大、台泥、緯創、仁寶、統一、瑞儀、巨大、統一超 52.6 行政院開發基金 台積電、兆豐金、世界 57.2 財團法人長庚醫院 台化、台塑、南亞、台塑化 90.2 行政院交通部 中華電、台航 151.2 註:僅計算單一公司股息收入逾一億元以上之持股 資料來源:台灣經濟新報王永在收36億元股息,稱霸台灣富豪!

股票

代號 公司

名稱 姓名 身分別 股利收入

(億元)

2382 廣 達 林百里 董事長 20.4 2317 鴻 海 郭台銘 董事長兼

總經理 20.1

1326 台 化 王永在 大股東 16.8 2498 宏達電 王雪紅 董事長 12.9 1301 台 塑 王永在 大股東 10.8 2498 宏達電 陳文琦 董事 8.9 1303 南 亞 王永在 大股東 8.9 2308 台達電 鄭崇華 董事 4.9 2105 正 新 羅才仁 副董事長 4.8 5530 龍 巖 李世聰 法人代表(董事長) 4.7 3045 台灣大 蔡明興 法人代表(董事長) 4.7 2382 廣 達 梁次震 副董事長兼總經理 4.6 3045 台灣大 蔡明忠 法人代表(副董事長) 4.5 1227 佳 格 曹德風 董事長兼總經理 4.5 2357 華 碩 施崇棠 董事長 4.4

資料來源:台灣經濟新報

今年 上市 公司 發放 七九 億元 現金 股息 配息 息五 五十 十二 二億 沙烏 烏地 央行 最大 贏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766

沙烏地阿拉伯靠嘴刺激油價



2015-12-14  TCW

大讀世界是一整套深度特別報導,由全球《金融時報》記者聯合運作,以長篇深入原則,探討國際、科學或商業領域等關鍵議題。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十二月四日決定不減產,油價應聲跌破每桶四十美元價位,全球低油價時代還將持續多久?

早在一年前,沙烏地阿拉伯石油部長納米(Ali al-Naimi)曾表示,沙國將不再撐起油市,因為它已經厭倦了藉由減產,替高成本產油國維持原油價格在每桶一百美元以上。

他當時還說,就算油價跌到每桶二十美元,沙烏地也不會改變政策。

但一年後,當油價徘徊於每桶四十五美元左右之際,沙國改變了口風。最近幾個星期,他們不斷強調石油業已大幅減少對新項目的投資,油市未來將有供給不足之虞。

石油副部長為何口頭警告?油價崩跌幅度,遠超該國預期

沙國石油副部長薩爾曼王子(Abdulaziz bin Salman al-Saud)上個月在杜哈演講時也警告,確保未來石油供給充裕所需要的投資,在「任何油價水準」都可能無法達到。他說:「油價長期低迷造成的傷害,是無法輕易消除的。」

沙國官員說他們並非要改變政策(指增加產油量,把長期出口市占置於短期財務利益之上),而是希望油價能在每桶六十至八十美元間穩定下來。他們認為,這樣的 油價可以刺激石油需求,也不會讓來自另類油源的供給大幅增加。許多市場人士看來,這意味著這個石油輸出國組織支柱國,希望持續了一年的油價慘跌能夠結束。

「他們的想法,全世界都聽到了,」美國顧問公司Foreign Reports的克恩(Nat Kern)說:「油價跌幅遠遠超過他們樂見的程度,投資縮減的幅度也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期。」

隨著非石油輸出國組織國家的產油量減少,世界對石油輸出國組織原油的需求,預料明年將會增加;這是沙國策略的一大關鍵。

沙國估計未來十年,全球石油需求每年將至少增加每日一百萬桶。納米日前表示,為滿足不斷增加的石油需求,全球未來十年將須投資七千億美元。

但由於油價長期低迷,逾兩千億美元的能源投資遭取消,因此此刻,沙國官員正亟欲緩和石油業對油價崩跌的反應。

爭取時間是放話目的!油價過低怕撐不到需求成長

眼下在許多方面,沙國正被迫提出說法,駁斥油價將「偏低很長一段時間」的石油業新共識。沙國也出現了不再堅守原本立場的跡象。石油輸出國組織最新數據顯 示,沙烏地阿拉伯今年六月的日均產油量,已增加至一千零六十萬桶的史上新高,比二〇一四年的日均產量高出近一百萬桶,但到十月時,已減產至每天一千零三十 萬桶。

減產的部分原因在於本地需求減少,但有些人質疑:如果維持市占是沙國的主要目的,為什麼沙國不進一步增產。

目前,沙國正與俄羅斯競爭,希望成為中國最大的石油供應者;如果伊朗的出口制裁明年解除,沙國也必須為伊朗石油出口量增加做好準備。此外,伊拉克石油出口 量創新高,已使沙國在印度和歐洲市場遇到更多競爭。而近三年來,沙國出口美國原油已減少二九%,但隨著頁岩油產出減少,美國市場規模可能恢復成長。

市況如此,沙國卻未全力增產,前白宮顧問、現任職於顧問公司Rapidan Group的麥納利(Bob McNally)表示:「我不太懂背後原因。」

有人認為原因之一是沙國官員擔心全球石油業的備用產能水準:這些備用產能主要是由沙國維持,如今已縮減至相當全球石油需求量的二%左右。他們也不大相信美國頁岩油產業可以像沙國那樣,在世界油市發揮「產量調節者」的功能。

此外,眼下油價幾乎只有二〇一〇至二〇一三這四年平均水準的一半,這使得沙國財政受到頗大壓力,為了維持社會福利支出,以及支應因為葉門戰事持續而增加的國防支出,沙國已經動用其外匯準備資產,並且有意在國際債市籌資,或許這也是沙國希望藉由評論推高油價的原因之一。

盛寶銀行(Saxo Bank)的漢森(OleHansen)觀察,沙國是希望重施故技,「口頭干預」市場。他說:「關鍵是要爭取時間。需求成長最終將開始消化過剩的供給,但總不能還沒等到市況好轉便破產了。」

非石油輸出國組織國家產油量減少,世界對OPEC原油需求明年會增加,這是沙國策略的一大關鍵。

拉瓦爾、謝帕德

 


沙烏 烏地 阿拉伯 阿拉 靠嘴 刺激 油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9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