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地下炒金猫腻


http://www.yicai.com/news/2010/08/387509.html

近日发布的《关于促进黄金市场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规范黄金市场参与者行为,严禁参与地下炒金活动。对参与地下炒金活动的市场主体,相关部门应予以严惩,并将相关信息录入征信系统”。
“伴随着这股黄金投资热潮,地下炒金又趁机浑水摸鱼,打着正规的旗号招徕对于贵金属市场不熟悉的投资者。目前不少地下炒金公司的硬件设施完全没有 ‘地下’的字面含义,办公设施、公司网站、交易工具和营销人员一应俱全,不免令许多初入黄金市场的投资者有真假难辨之叹。”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分析师蒋 舒说。

地下炒金一度“风靡”

地下炒金看起来离我们很远,其实离我们很近。在我们身边,接触过地下炒金的人非常多,甚至很多人砸进了真金白银。

在沪一位投资者张先生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财商》记者说起地下炒金的一段经历,当时他经朋友介绍去上海的某家代理美盘黄金交易投资公司开户,并很快投入实战。“当时买入两手美盘金,50倍的杠杆。”他回忆。

不幸的是,当时国际金价正处在从1000美元/盎司的巅峰向下回落的阶段,由于缺乏专业指导,张先生的这笔单子很快就亏了钱。美盘黄金每手的合约规 模高达100盎司,相当于3.1千克的黄金,按照当时的美元牌价和950美元/盎司左右的金价,共占用其保证金为26000元人民币左右。

张先生称:“那天突然接到开户公司电话,说夜里行情突变,我的黄金买单亏得厉害。”原来,先前表现还算温柔的美盘金价突然隔夜出现了30多美元的跳水,由于交易软件带有穿仓保护的功能,该笔买单被强行平仓,平仓后的账上资金已经所剩无几。

另一位曾试水地下外盘黄金交易的投资者甚至表示,50倍杠杆在“地下金”的交易中尚属低杠杆,许多地下的投资公司为客户提供的杠杆往往高达100~300倍,目前较为流行的一种“中庸”的杠杆也高达66倍。

据他介绍,投资者参与这种高杠杆交易的方式也很简单,去相应的黄金公司开户后,只要以出国上学、购物或是考察等名义去银行换取一定额度的美元(一般内地居民每年的汇兑额度是5万美元),再将美元打进指定的中国香港或者美国的账户,就可以做相关交易了。

“我当时做的是外盘现货金的交易,66倍杠杆,钱打过去之后,似乎也没有什么银行第三方托管和转账的说法,就自动转到黄金的交易账户上了。”该投资者表示。

他也证实了“地下金”交易带有穿仓保护的设定,并且在正式交易之前,开户公司还给他一套仿真交易的软件和账号,让他先“练习练习”。现实是残酷的,暴利是难赚的,虽然大家都经过多重“练习”,但他发现做美盘金的人仍是“十赌九输”。

他总结说,这种地下金性质的交易手续费都非常高,一般一手操作的费用高达100美元,其中70%还是返给客户的“居间人”,高昂的交易成本让客户盈利难上加难。高手续费让客户在盈利时快速平仓以保全收益,而在亏损时又有所不甘,还寄希望于行情反转将“本”捞回。

“这就造成客户经常在出现二三百美元收益的时候就尽快止盈了,而在止损的时候却有可能已经亏了七八百美元了。”他表示。

亏损容易盈利难

高赛尔金银贵金属分析师王宗欣表示:“地下金公司往往不能为投资者提供较完备的投资指导和建议,而美盘金的波动又非常之大,客户很容易陷入频繁交易,盈利难度很高。”

他指出,除了交易风险之外,参与地下金投资,客户的资金安全也没有保障,一些不正规的地下金公司甚至可能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不时就有某黄金公司 全体携款潜逃的消息爆出。市面上还曾有过“代客理财”的地下金公司,即投资者将资金委托给开户公司全权操作,此类炒金的风险更高于客户自行操作。

王宗欣表示:“有些时候,可能几个人随便租个房子,做个外盘黄金交易的代理,都可以成立一个投资公司,一旦他们‘代客’交易出现亏损,没有任何明确的法规来帮助投资者挽回损失。”

有业内人士指出,不少投资者轻信一些地下黄金公司的建议、参与美盘金的“灰色交易”,其实也和目前外盘黄金“投资无门”有关。历史上地下金交易亏损 的悬案还历历在目,但时至今日,国内关于外盘黄金投资的具体规定仍没有出台,参与外盘金交易还缺少政策上的引导,有些地下炒金行为甚至在有关法规条文中也 找不到鉴定的依据。

此外,国内的黄金投资也仅仅限于期货金、银行纸黄金和金交所会员代理的现货交易等方面,且目前正规的黄金交易尚不能达到全天不间断交易,有些投资者 出于“尝鲜”的目的转投各类号称24小时不间断交易的美盘地下金。此外,竟还有投资者向记者反映,美盘金的波动非常大,用较少的资金“赌一把运气”,做对 方向就有高额利润,比传统投资方式“刺激”。

王宗欣提醒投资者,虽然有很多地下金公司打着24小时交易的旗号,但有些公司提供交易通道不能支持凌晨2:30之后的黄金交易,号称“24小时”有 水分。且即便可以在2:30之后继续交易,但根据市场经验,美盘黄金在2:30之后的夜盘中一般没有太大的波动,深夜交易的意义不大。且在此类地下金公司 提供的账户下交易,不论在资金安全,还是在交易指导上都没有保障。

他同时指出,目前上海黄金交易所的AU(T+D)黄金产品对投资者已有相当高的吸引力,且这种正规渠道的投资方式也完全可以保证客户的资金安全。该产品每日涨跌停板幅度为7%,按照目前260元/克左右的金价计算,每日的波动最高可达到18元左右。

而美盘金上下波动10美元,约相当于国内的2.5元的波动,这离7%的波动幅度尚远,现有的合规黄金产品似乎已经可以满足投资者对盈利空间的追求。

同时,有专业人士透露,近期国内的黄金交易型凭证业务(ETC)也有望推出,这将为未来黄金ETF的推出提供保证,达到丰富黄金投资产品的目的。因为国内基金公司不能进行实物金交易,黄金ETF在这种情况下缺少了参与主体,而未来黄金ETC的推出将解决这一矛盾。

该人士指出,随着今后我国黄金投资渠道的不断增加,地下炒金屡禁不止的情况也将有所好转。




地下 炒金 貓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53

槓桿最高300倍 地下炒金「十賭九輸」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3/708446.html

內現有的黃金現貨遞延交易、黃金期貨、紙黃金等投資渠道已逐漸成熟,但仍有不少投資者甘願冒著政策風險參與不 合規的地下外盤交易。儘管他們十賭九輸,但交易商提供的高槓桿操作和所謂低費率還是吸引了大量懵懂的炒金者。這些地下炒金公司,有一些還立起了正規「牌 坊」,力求在硬件設施、網站、交易軟件、營銷、服務方面向「品牌」和「大公司」靠攏,難怪一些新近入市的投資者被忽悠得暈頭轉向。

山寨公司「傍品牌」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曾經在浦東某家地下金公司的附近看到,這裡彙集了多家商業銀行的營業網點。可能因為雙休日的緣故,這些網點看起來比較冷清,但 隔壁的這家「黃金投資公司」竟然門庭若市,幾個西裝筆挺的年輕人在門外散發著傳單。據其中一位稱,該公司邀請了香港知名黃金投資大師來現場授課。

樓內一個大型開放式辦公室內,牆壁和辦公桌上擺滿了電腦,顯示著近來紐約金和上海期、現黃金的走勢。走廊的一端還有電子眼,公司裡的玻璃門都要門禁卡才能進入,公司員工全部統一著裝,還帶著公司的LOGO。你彷彿不在一個地下金公司,卻像是在一家大型券商的公司裡。

該公司還請來香港「大師」和本地「大師」依次和大家見面。他們說,美盤金交易的保證金非常低。以國內期、現兩市黃金市場的保證金水平看,一般都是在 15%左右,而該公司提供的美盤期金的交易槓桿高達50倍,即2%的保證金水平。「你只要交很少一部分錢,就能做全額的交易,資金使用效率大大提高。」 「大師」反覆強調。

槓桿高 錢難賺

2%的錢能炒100%的黃金,這樣就能賺錢了嗎?很多上鉤的投資者換回的是嚴重的虧損。

投資者張先生稱,當時經朋友介紹去上海的某家代理美盤黃金交易的投資公司開戶,並很快投入實戰,最初買入了兩手美盤金,50倍的槓桿。

很不幸,當時國際金價正處在從1000美元/盎司的巔峰向下回落的階段,由於缺乏專業指導,張先生的這筆單子很快就虧了錢。美盤黃金每手合約規模高 達100盎司,相當於3.1千克的黃金,按照當時的美元牌價和950美元/盎司左右的金價,兩手黃金共佔用其保證金26000元人民幣。某日,開戶公司突 然通知他說,夜間金價行情突變,他的買單虧了,先前表現還算溫柔的美盤金價突然隔夜出現了30多美元的跳水,由於交易軟件帶有穿倉保護的功能,該筆買單被 強行平倉,平倉後的賬上資金已經所剩無幾。

另一位曾嘗試地下外盤黃金交易的投資者甚至表示,50倍槓桿在地下金的交易中尚屬低槓桿,許多地下的投資公司為客戶提供的槓桿往往高達100~300倍,目前較為流行的一種槓桿也高達66倍。

他還說,和傳聞不同,這種地下金的手續費都非常高,有些交易一手操作的費用高達100美元,其中70%還返給「居間人」,高昂的交易成本讓客戶盈利 難上加難,微弱的波動根本無法賺到錢。高手續費讓客戶在盈利時不得不快速平倉以保全收益,而在虧損時又有所不甘,還冀望於行情的反彈。一位境外黃金交易代 理公司的負責人也坦承,「很多客戶經常在出現兩三百美元收益的時候盡快止盈,而止損的時候卻有可能已經虧了七八百美元。」

資金安全難保障

除了槓桿過高帶來的高風險外,地下金交易最大的問題還在於客戶得不到有效的專業輔導,所謂的交易建議往往是以騙取手續費為目的。即使客戶避免使用高 頻交易,其資金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一些不正規的地下金公司甚至可能一夜之間「人間蒸發」。此外,「代客理財」的花招也層出不窮,很多地下金公司還打出了 「為沒時間親自操作的人士服務」的招牌來攬客。

「有些時候,可能幾個人隨便租個房子,做個外盤黃金交易的代理,都可以成立一個投資公司,一旦他們『代客』交易出現虧損,就沒有任何明確的法規來幫助投資者挽回損失。」高賽爾金銀貴金屬分析師王宗欣表示。

專家表示,很多人對合規的黃金交易缺乏認識,總想在這個灰色領域試試運氣。有些投資者還說,地下美盤黃金交易時間是一週五天,一天24小時,自由度非常大。

但實際上,上海黃金交易所已經決定,從今年4月下旬開始,將該所的現貨黃金夜盤交易延長到凌晨3:30,屆時將比美盤場內黃金的收盤更晚。且目前國內現貨黃金的交易已經可以達到凌晨2:30,可以保證投資者在外盤最活躍的時期和國際市場同步。

槓桿 最高 300 地下 炒金 十賭 賭九 九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89

地下炒金騙局揭秘:必輸的外盤黃金對賭交易

http://www.21cbh.com/HTML/2013-4-19/yNMzczXzY2NjEyNQ.html

2012年注定是黃金歷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全年上漲110.13美元或7.04%。這也意味著,黃金連漲12年,成為商品期貨的最長升勢。

在不少投資者看來,黃金還要再漲十年,須把握住機會,利用黃金的高槓桿將手中的錢輕鬆翻幾倍。許多不法之徒正是利用這種投資心態,通過開設非法黃金交易黑平台等方式,將投資者的血汗錢一吸而光,隨即逃之夭夭。

蒸發掉的血汗錢

康女士今年1月就遭遇了此種騙局。「幾天的時間,10萬塊錢就沒了,電話也打不通,人也找不到,我是不是被騙了?」

40歲的康女士2012年底初到北京,人生地不熟,加上家裡親人去世遭遇變故,她急於通過投資來改善自己的生活。這時,她連續接到一家來自上海、自稱是佑榮貴金屬內地分公司的電話,希望她能到其公司開戶炒黃金外盤(倫敦金)。多次電話誘導之下,2012年12月26日,在該公司一位自稱是黃金專家朱信的勸說下,從無投資經驗的康女士在網上開了戶,往賬戶裡存了3萬元。

朱信向康女士介紹,佑榮貴金屬公司是香港的公司,是香港金銀業貿易場的會員單位。「黃金是最穩妥的投資,設置止損即便虧損不過是幾百元而已。而且他親自操作,可以穩賺不賠。」

「開戶的當天晚上,朱信就幫我掙了5000元。第二天,又變成了一萬元。」如此,嘗到甜頭的康女士更加信賴朱信。這時,朱信打電話給她說,公司年底整頓,他帶的客戶賬戶至少得有10萬元資金。康女士得趕緊湊齊十萬元,否則就不能幫她操作賬戶了。

「他要我放心,正好趕上星期五(1月4日)非行情時間,等到我星期一(1月7日),最遲不過星期二(1月8日)就可以把錢取出,而且還不會影響我後期賬戶操作。我想既然開戶,他又那麼有把握,所以就湊了10萬元放進去(賬戶)了,由他們來操作。包括我的本金8.3萬元和他們幫我操作的收益1.7萬元。」康女士說:「我連生活費都放進去了。」

然而,出乎康女士意料的是,從1月4日開始的卻是格外漫長的等待。「1月7日,我打不開賬戶,聯繫業務員及朱信的助理,都說朱老師出差了,我的賬戶和別的投資者的賬戶綁定在一起看不到信息,要等朱老師回來。一週以後,我終於聯繫上了朱信,但發現我的賬戶只剩下397美元了。朱信解釋說,他不在公司期間,他們的學徒操作賬戶導致了我的虧損。為了彌補我的損失,如果我再入金(打錢)進去,可以提供給我20%的補償金,比如我打進去10萬塊錢,賬戶裡就是12萬元。」康女士說:「我拒絕了。更氣人的是,問題還沒有解決,當天晚上僅剩的397美元又被炒沒了。」

康女士所不知道的是,內地正規渠道炒黃金採取的是第三方託管方式,客戶資金實質上存在客戶名下的銀行賬戶中,而地下炒金黑平台表面上幫客戶把錢匯到了其在香港的交易賬戶,給客戶造成一種錢還在其名下的假象,實際上已受經紀公司的控制,是地下炒金公司的個人賬戶,流進了個人的口袋。客戶賬戶上顯示的資金,說白了只是一組「數字」而已。

典型的黃金外盤交易騙局

在此之後,康女士再也沒能聯繫到這個所謂的黃金專家朱信。事後,她才瞭解到,有著類似遭遇的人很多,損失都在10多萬元。他們都想找朱信和佑榮貴金屬討個說法,但以前聯繫的辦公電話和手機都處於停機狀態,辦公地點也已由上海浦東搬至上海金山區的某寫字樓內。

本報記者也多次聯繫朱信,但通過公開信息找到的手機及座機號均已停機。截至本報發稿前亦未能聯繫上佑榮貴金屬。

記者在香港金銀業貿易場的網站上發現,佑榮貴金屬的確屬於其會員單位,但交易資質屬於B類,即其只能交易99金、港元公斤條,並沒有交易倫敦金的資質。

漢路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曾智紅表示,康女士這種遭遇並不鮮見,而且這種行騙手段已經有多年歷史。他們自稱是佑榮貴金屬在內地的分支機構,可能只是借佑榮貴金屬的一個名頭,屬於「三無」公司。

另據記者瞭解,這些地下炒金公司的藏身之地,最典型的是分佈在各寫字樓裡。之所以選擇這些場所,一是因為租用寫字樓的成本相對比較低廉,二是考慮公司「蒸發」時撤離更為方便。

實際上,這些公司基本都是「皮包公司」,一般來說,公司老闆以及從業多年所謂有經驗的工作人員,用的都是假名,很多老闆用的都是假身份證。如果出現問題,對他們來說大不了換個地點更換個公司名稱再做罷了。

地下炒金公司的銷售方式,以網絡營銷和電話營銷為主。公司對招聘的大量剛畢業的大學生並沒有什麼專業培訓,根本不對他們進行職業規劃,不考慮其未來以及應有的權利,只知道盤剝他們的剩餘價值,對他們進行錯誤引導,不擇手段地把他們當做賺錢的工具使用。

至於如何牟利,一位多年從事期貨交易的人士表示,行情軟件和下單軟件是期貨投資者最依賴的兩大「法寶」,因此一些非法的地下炒金公司往往會在這兩個重要的工具上做文章。

一家接觸過地下炒金公司的人士向記者透露,90%的地下炒金公司做的是「黑平台」,以做香港平台和國外平台為主。以香港炒金平台為例,大多打的是香港金銀業貿易場的旗號,低價租個服務器就可以拉客戶「交易」了。

某銀行黃金業務部人士表示,這些地下炒金公司有很多貓膩,甚至與客戶做對手盤,客戶做多他做空,客戶做空他做多,穩賺不賠;還有的一遇到行情不好,就拿著客戶的保證金跑路了。

曾智紅說,境外炒金都是非法的,因此投資者炒黃金外盤存在著極大的風險。一般而言,公安機關會以非法經營罪或者詐騙罪懲處。如果是正規公司在內地的分支機構,會處以非法經營罪;如果根本就是三無公司,則以詐騙罪處罰。康女士表示,已到北京某派出所報案,但由於證據不足,尚未立案。

天一金行高級研究員肖磊建議,投資者在進行黃金投資時應選擇受法律保護、有明確政策規範的合法投資渠道,以避免不必要的投資損失。目前我國比較安全的黃金投資渠道有四:一是商業銀行或黃金公司提供的實物黃金業務;二是商業銀行提供的紙黃金業務;三是上海期貨交易所提供的黃金期貨買賣業務;四是上海黃金交易所的T+D延期交收業務。其中,黃金期貨在國內指的是上海期貨交易所提供的黃金期貨買賣合約,而由其他法人主體提供的所謂黃金期貨交易都不受國家法律保護。

地下 炒金 騙局 揭秘 必輸 輸的 的外 外盤 黃金 對賭 交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710

南方週末記者臥底地下炒金公司 CBD裡的黃金秘境

http://www.infzm.com/content/97044

在缺乏投資渠道和資產貶值壓力極大的背景下,地下炒金公司正在中國各個城市的高檔寫字樓中悄悄蔓延。

南方週末記者在位於廣州CBD的一家地下炒金公司臥底三週,發現這家不斷更換辦公地點、法定代表人甚至公司名稱的公司,正在大規模招聘那些陷入求職困境的應屆大學畢業生並在隨後將他們變成客戶,而投資者的資金所進入的平台並未受到任何監管與保護。

「人民幣一個億有沒有概念?就是從1數到1億,要用一年半的時間!」

在位於廣州CBD的辦公室裡,廣東順為投資有限公司的入職培訓正在進行。台下是二十多位新員工,帶著筆記本和一些自己借來的金融入門知識書。他們大多是專、本科應屆畢業生,均無金融學背景。南方週末記者從投出簡歷到成為準員工,只用了兩天。

這間標註產品為外匯、貴金屬、國際原油和指數期貨的公司,實際就是通常所說的地下炒外匯、炒黃金公司。它們常以「投資諮詢」的公司名稱示人,藏身於高檔CBD片區。

新員工流水線的秘密

當新員工們嘗到了找陌生客戶的困難後,總監會說服他們自己投錢或者找親友投錢試試。這時,新員工們——大多是陷在求職困境裡的應屆大學生——就從銷售員變成了客戶。

每一天,順為都有大量的招聘信息放出來。隨機測試,11月15日截至早上十點,就有85個職位在智聯招聘「刷屏」,職位名稱鮮有重複。

走進公司大門,會客廳、培訓室和工作間每天都是滿的,從面試、培訓到上崗的流水線始終不斷。據前台介紹,為期兩天的培訓,每週有兩次。每次大約二十餘人,月均百人以上。

「全球沒有一家基金公司是賺錢的」、「保險其實根本就沒用」、「買房投資就是死路一條」……6小時的培訓基本以否定其他投資方式為主要內容。簡單的筆試之後,受培訓者幾乎零淘汰率地上崗了。

辦公間兩端是三間教室大小的操作間,一排排桌椅,無格擋,每桌配一電腦,約280台,員工們形容這裡是「網吧」。新人上手,從練習操作模擬賬戶到開始拉客戶,平均只要3天。

新員工源源不斷地走進「網吧」,南方週末記者所在的小組QQ群兩週之內從5人擴增到了29人。

模擬練手之後,找客戶才是他們真正的任務。

「要用大量法則。」一位姓黃的總監說,三年前他入行的時候,用QQ找陌生人聊天,第一筆單子拉了三個月。走進「網吧」,一排排屏幕上除了K線圖,就是彈動的QQ聊天窗口。

看到新人的手足無措,「黃總」奪過鼠標,「QQ你都不會玩哦?」嫻熟地點開「找人」,限定為廣州、23-30歲、在線客戶,逐一添加。或者依據興趣找群,加入後先混個臉熟,再找裡面的號碼「私聊」。

「也要試著用微博、微信、陌陌之類的新工具。有個銷售在陌陌上認識了一個師奶,後來這客戶不僅投了10萬塊錢,還給他介紹了個女人。」他說。

比較傳統的方式是電話。「黃總」拿來了一沓荔灣區的名單,有姓名、地址、郵編和電話號碼,9頁,四百餘人。這樣的名單不難買到。

打電話並不只是銷售黃金產品,更多的是通知應聘者面試。新員工們被要求自稱是人力資源部門的,如果被問到任何問題就讓對方來問面試官。如果真的來面試了,當問及薪資待遇時,面試官會說:「你知道一手平倉單是什麼意思嗎?我們根據這個拿工資。不知道就沒法聊,所以先培訓吧。」每週數十位參加培訓的人,都是這樣被「卷」進來的。

培訓後,新員工們終於可以和公司簽合同,但只是一份「居間人申請表」和公司免責證書。申請表中標粗說明,「居間人與本公司之間並非勞動僱傭關係」,只是合作關係。而後,交10塊錢工本費,做一張員工掛牌。如果想要樓下的門禁卡,再交100塊押金自行辦理。

擠在電梯裡,一個新來的男生問,「如果找不到客戶是不是就沒工資啦?」

事實上,他的擔心並不多餘。在招聘簡章上寫的「底薪+提成+獎金」、月均4000-15000元不等的誘人數字,只有在找到5萬元以上的客戶時才生效,否則都是零。

在新員工們依據「大量法則」尋找陌生客戶碰壁後,總監開始說服新人及其親友投錢試試看。「不僅能拿到底薪,自己操作又可以賺錢。我們工資都是領現金的,發到手感覺很爽的。」「黃總」說。

這個時候,新員工們才發現,順為大量招人的目的,不僅是招聘銷售、人力資源,更是尋找客戶本身。他們針對應屆生的求職困境,大方地提供多種崗位,而後把他們和他們的親友變為客戶。

兩週後,看著模擬賬戶的盈利,管理學大專畢業的李歡就動了心,「要不讓家裡拿幾萬塊來試一下?賠一點也沒什麼,而且又不見得會虧。」目前,她已經投入6500元,試水操作「迷你盤」了。

黃金美夢

這樣的操作被稱為「對賭」,交易軟件和平台實質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並未真正與國際市場對接。在業內,對賭的普遍規則是「你虧我賺,你賺我跑」。客戶的虧損,就是公司的贏利,而當客戶贏利或者希望提走的本金達到一定程度時,公司關門跑路。

呈現在新員工以及客戶們面前的,是一個誘人的黃金美夢。

打開順為資金平台的網頁,三個標著「1︰100」的彩色氣球漂浮在界面上。這個槓桿比例是公司宣傳的重點,即投入1萬美元就能玩轉100萬美元,典型的「以小博大」。

順為主推的國際現貨黃金交易,也叫倫敦金,除了「以小博大」,還有操作簡便,可雙向操作(做多、賣空均可獲利),交易時間靈活等諸多優點。與客戶合作的方式則是兩種:

一種是「保本保利」型產品,分為半年期和一年期,投資金額從30萬-200萬不等,最低回報率5%,預期收益率50%。獲利五五分成,虧損或獲利不足5%由公司補償,但約定時限內不得抽取本利。

另一種是操作者與客戶的私下合作。總監交代,這種合作投資金額靈活,「收益率可以保證每季度15%。」這種方式一般可以隨時計提,但客戶通常會被說服參與一項開戶贈金活動,贈金的要求被紅字標出:三月內不得提取本金。

這個黃金美夢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

在央行網站上,將黃金交易分為實物黃金、紙黃金和黃金現貨三種。除了實物黃金外,都是賬面交易。其中黃金現貨交易分為國內期貨黃金和國外現貨黃金。

順為這類投資公司瞄準的就是國際現貨黃金,也稱倫敦金。倫敦金在中國內地並沒有經過官方認證的合法交易商。

以目前國際黃金市場的交易結構看,實物黃金交易量僅佔交易總量的不足2%。絕大部分人所從事的,都是風險更高的投機交易。從實物黃金到黃金衍生品,隨著標的的虛化,黃金交易的投機程度逐層提高。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劉山恩說這是一個「二元市場結構」,既可以買賣保值的黃金,也可以買賣投機的風險。

多年來,種類繁多的黃金交易極為混亂。為此,2011年,央行、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銀監會和證監會等五部委聯合發佈通知,規定國內除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外,其他任何黃金交易平台不得開辦新的黃金交易代理業務。

這些正規平台給出的交易槓桿一般為1︰8或1︰10,也就是以1元撬動8元或10元。然而像倫敦金這樣的交易方式,往往是「以1博100」,槓桿更高,風險也更高,自然有人願意冒險。

「這些人向客戶只說高收益,隱瞞了高風險。高槓桿也等於你做了1塊錢的買賣,惹了100塊錢的禍。」劉山恩說。

國際平台,是炒金公司讓客戶放心的擔保。對於順為來說,它所依託的湖景資本平台(Lakeview Capital Market)就是「國際范兒」的重要表現。

投資和交易,均在這個所謂湖景資本平台上完成,客戶的資金將直接打入這個平台,順為收取佣金和手續費。根據順為的介紹,湖景資本平台2007年成立於英國,2013年在澳大利亞註冊,順為是它在中國市場的總代理商。

投資者簽署合同的甲方也是湖景資本,協議為中英雙語,一式兩份,寄回澳大利亞蓋章後兩週內返還。其間不經過任何境內外銀行平台。

在這份合同中並沒有出現順為的名字,也無須順為蓋章。也就是說,當出現法律糾紛時,客戶需要找到國外這家公司打官司,與順為無關。

湖景資本是否權威可信?

打開湖景的澳洲官網,全英文界面,然而在點擊賬戶註冊和登陸的鏈接後,彈出的卻是中文。查詢網站資料,IP地址在美國,服務器在中國廣東,註冊人也同樣來自中國。

這個平台所使用的MT4交易軟件由一家俄羅斯公司開發,是目前通行的國際軟件,但軟件本身對使用者不進行審查,繳納租金即可使用。針對南方週末記者的採訪,其官網郵箱回覆:「我們是一家軟件開發公司,在經紀商提供相關文件後,與我們合作。其餘問題,我無法回答。」

在順為使用的這款交易軟件上,黃金兌美元的價格與國際黃金價始終有細微差距。而且,即使是新員工們在模擬操盤時,交易平台也曾出現壞死,價格停滯、無法交易的情況。

事實上,這正是國內許多地下炒金騙局的秘密所在——根據公安部2012年偵破的炒金平台「維財金」案警方調查顯示,投資者們都是在維財公司的交易平台軟件系統上進行交易,但交易資金其實並沒有進入真正的黃金交易市場,而是流入了公司自設的電子盤。維財公司不僅每一筆交易都要收手續費,而且實際上自己作為「交易的另一方」與投資者們進行交易,導致數萬名投資者虧損。

這樣的操作被稱為「對賭」,交易軟件和平台實質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客戶的資金並未流入國際市場,而是流入了公司管理者的腰包。

在業內,對賭的普遍規則是「你虧我賺,你賺我跑」。客戶的虧損,就是公司的贏利;客戶盈利時,操控賬號和平台使其爆倉,賬戶歸零;客戶需要計提本息累計到一定程度時(往往是「保本保利」合同到期日),公司跑路。

換殼,換殼,再換殼

順為和與之有關的多家公司,都呈現出不斷變換辦公地址、公司名稱、法定代表人的情況,時間節點通常為半年或一年。而每一次變更時,公司的註冊資本都會蹊蹺地大幅增加。

如果公司跑路,怎麼找到它?在順為神秘的辦公室裡,找不到線索。

順為目前的辦公室,在廣州市中心地價最貴的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1300平米的面積,月租金16萬。鄰座辦公樓內是寶潔、普華永道這樣的知名跨國公司。從窗口望去,可以看到林立的高樓和城市地標廣州塔。

在公司裡,普通員工和管理人員像是工作在兩個世界。

普通員工的辦公間完全敞開,管理人員所在的,是一片不能邁入的「禁區」——公司規定:「除副總以上及行政人員外,其他員工禁止進入行政區域」,有文件報批須經前台。

連接兩個世界之間的橋樑是經理和總監。他們普遍不足三十歲,西裝襯衫,皮鞋鋥亮,常在一起抱怨樓下每天65元的停車費。他們分別帶一組新人,每一兩小時踱到「網吧」來指導工作。

雖然接觸頻繁,新人們卻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只知道姓——這也不一定是真的,南方週末記者就發現,「黃總」門禁卡上的名字姓古。

在順為的培訓資料、招聘簡章和總監的介紹中,影影綽綽潛伏著其他公司的影子:龍庭商務、賽勵、森文、昊匯……它們構成順為的歷史和參照物。

工商資料顯示,廣東順為投資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6月,法定代表人與股東均為張金山、張言彬二人,三十歲不到,籍貫山東。公司註冊資金200萬,辦公地點在廣州維多利廣場A座(經南方週末記者瞭解,110平米月租金1.3萬元)。不久,追加投資至1000萬。半年後,工商資料變更,更換法定代表人,辦公地點遷至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與半年前相比,公司面積與租金均翻了10倍。

順為此前在維多利廣場48樓的辦公地址現已搬空,從玻璃門看去,屋內佈置與目前的順為完全一樣,有電視牆、小單間和兩個大廳。門縫裡塞著三份無人撿拾的報紙,日期是2013年10月29日。大廈保安說這裡早已不再有人出入。

據一位培訓者介紹,順為的山東老闆把生意從山東、上海遷至廣東,此前的公司叫做賽勵。

廣州賽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註冊於2012年6月,法定代表人張建平,山東人。註冊資本10萬,後追加至300萬,位於廣州石牌橋豐興大廈B座1105室,現已更名為「勵禾」。

此前一年,張建平注資10萬元,成立廣州龍庭商務信息諮詢有限公司。這間公司的地址,位於賽勵隔壁。龍庭商務目前已經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縱覽順為的歷史,短短幾年中,數次換址和更名,與之伴隨的是註冊資本從10萬漲至1000萬,辦公地點租金翻了10倍。

不僅是順為如此,在其培訓資料中出現過的另外兩家公司也與它路徑相似。

廣州昊匯投資有限公司,是順為一個總監的前「東家」。這間註冊於2008年的公司,幾年間屢次被爆詐騙,於2013年9月註銷。

廣州德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介紹曾出現在順為的招聘簡章中。該公司成立於2011年7月,原名為創萬,註冊資本50萬;一年後更換法定代表人,註冊資本上升至1000萬;半年後再次更換法定代表人,並變更公司名稱為德萬。在註冊與變更的三個節點,辦公地址也不斷更換,由46平米每月4000元租金變為600平米每月租金8萬元,租金翻了20倍。

每半年或一年更換一次法定代表人、公司名稱、辦公地點,同時資本金不斷增加、辦公地點愈加奢華,成了順為及其有關公司的共同特徵。

沒有監管,沒有保護

像順為這樣的地下炒金公司,並不在正常監管範圍之內,投資者的資金自然也不受保護。

像順為這樣的公司,究竟受到誰的監管?

順為在說服投資者時,往往會聲明其採用的湖景資本平台受到英國、澳大利亞官方的雙重監管。

但情況並非如此。

英國的FCA(th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是全球權威的兩家金融監管機構之一。在FCA的資料中可以查詢到,湖景資本公司「員工為1-10人」,且明確標明「不得持有客戶資金」。在回覆南方週末記者採訪的郵件中,FCA指出,「根據本國相關法規,外匯不被視為投資方式,因此不受FCA授權及監管。」也就是說,以投機為目的的炒匯、炒金交易不受英國官方的監督機構認可。

在澳洲,金融服務商只有持有監管者ASIC(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頒發的金融交易牌照AFSL(Australian financial services licence),才有做金融衍生品的資格,而湖景資本提供的只是公司註冊號ACN(Australian Company Number)編號——這個編號只能證明它是一家在澳大利亞註冊的公司。南方週末記者試圖聯絡ASIC進行採訪,但截至發稿時,未能收到回覆。

順為公司所依託的國際交易平台,在國外並不是像其自稱的那樣受到監管。

在國內,這樣的公司同樣處於監管的空白地帶。在2011年發佈通知指定了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為唯一交易平台後,投資者在其他公司中的交易行為不被央行及銀監會認可。

至於工商部門的監管,則以該公司的營業範圍為準。德萬、賽勵等公司標註的經營範圍為投資管理、投資諮詢、以自有資金投資等。順為的經營範圍則更加廣泛,包括「投資管理、文化交流、環保設備、物業管理、園林綠化、貨物進出口」等十三種。而工商部門只能針對超越經營範圍的行為進行懲處。

「這些公司不跑路還好,等年審的時候也許能見到它們。」廣州市工商局上訪辦的負責人說,「一旦跑路我們就沒辦法了,只能是找公安報案。」

南方週末記者也曾找到公安部門諮詢,對方的說法是如果公司是正規工商註冊的,且雙方簽了合同,就屬於自願行為,有問題可以去法院起訴。

然而在此類交易中,與客戶簽署合同的是國際平台公司,像順為這樣的投資公司本身並不出現,因此形成了一個「死循環」。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2010年曾有投資者在昊匯公司虧光18萬元後,分別到廣州市天河區公安部門、工商部門、央行分支機構及外匯管理部門投訴,都未獲得結論。

「這種公司其實在沒有監管的狀態,出了事兒以後,公司一關門,手機號扔掉,換個名字,到哪找去?」上金所一家會員單位的負責人說,「在廣州這樣的事情很多,交易員早上醒來發現不用去上班了,因為老闆跑了。」

不過,有公司關門,也有公司開張。

鄰近賽勵的豐興大廈A座27樓,一家新公司正在裝修。嶄新的辦公桌椅已經排好,暖黃燈光打著「森文」兩字。

廣東森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是另一個出現在順為招聘簡介中的公司名字,總監說是另一個「分公司」。工商資料顯示,目前這家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已通過名稱審核,順利的話將在2014年5月完成註冊。

2013年12月13日晚六點。一男一女走出「森文」新辦公室,討論著當天黃金的大盤點位。「我們這樣的公司多嗎?」「很多啊!高德置地就有,我有朋友在那裡……」說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石牌橋地鐵站洶湧的人潮中。

(應採訪者要求,李歡為化名)

南方 週末 記者 臥底 地下 炒金 公司 CBD 裡的 黃金 秘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463

美女記者炒金公司臥底記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155

神秘的順為公司,藏在位於廣州CBD珠江新城的高德置地廣場樓上。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轉換身份,警惕危險,接近高層,獲取情報,為揭地下炒金公司的騙局,剛剛踏出校門的南周女記者只身臥底炒金公司。她說,在那段時間里,每天起床都要反複叫自己的新名字。

“我不知道這家有上百人的公司里,會不會有人恰好在街上買了那本雜誌,又恰好認出了這張臉。套用現在的流行詞匯,我當時‘細思極恐’,甚至想出了被人在洗手間圍毆的畫面。”

“知道”(微信號:nz_zhidao)讓你跟隨美女記者重返刺激驚險的炒金公司臥底過程。

9月底,南方周末經濟部又接到了兩起被地下炒金、炒銀公司詐騙的爆料。其實如出一轍的騙局已經上演多年,卻仍然在地下欣欣向榮。

這些號稱交易現貨黃金、白銀的公司四處攬客,老百姓聽到“黃金”,天然以為保值,但實際上這是一樁高風險的賭局,甚至是騙局。

南方周末介入此類公司的調查,是在2013年11月。一個留著板寸的女孩走進經濟部辦公室,懷疑自己在替一家騙子公司工作。

那家公司與報社僅隔兩條馬路,我決定以求職者的身份去探探究竟。

臥底,從抹去自己開始

改頭換面,我需要制造一套新的身份:

先想一個假名字;再去淘寶買了個不需要身份證登記的手機號,向朋友借了個諾基亞,按照編輯囑托,存了緊急聯系號;然後申請新QQ,這一環疏忽了,後來還是被總監逼問為何Q齡這麽短?只好囁喏說舊號被盜了,對方還是一臉狐疑。但此外,都還是平安的。

硬件備好,接著是軟件:簡歷和故事。我尋思著說謊也得有七分真,就在自己親戚就讀的一所二本學校中,選了個管理類的專業,既跟經濟沾邊、又不懂金融。至於為什麽來廣州求職,跟自己真實的經歷差不多。

這家所謂的投資公司已經把招聘信息貼滿幾大求職網站了,找到他們很容易。打電話過去,當天下午就讓去面試。

在去的路上,我一直很緊張,反複默記這套身份和故事。

這個“地下”炒金公司,在地面上卻是一副高大上的模樣:在市中心最貴的CBD高層辦公,窗外就是廣州地標“小蠻腰”,公司占了足足半層樓。

面試是一對一的,面試官是一個男生,長得精瘦,潮汕話,我當時覺得他很有威嚴,後來熟悉之後發現他比我歲數小。

面試很簡單,自我介紹以後,我各種表示不懂金融,他毫不在意,很耐心地安慰我努力就好。十分鐘後,他就通知我周一來培訓了。

因為他們的目的是大批招人,對身份審查很寬松,不看學歷證,身份證撒謊說丟了,也就混過去了。

應聘進入順為公司的應屆畢業生們先進行為期兩天3節課的培訓。 (南方周末記者 張玥/圖)

初入公司

開始上班的幾天,怕別人叫我沒反應,每天起床都練習叫叫自己的新名字。在同批新人里,我主動結交了兩個女孩,每天一起去買盒飯,一起聊天,也就能變得心態上更像她們,不暴露自己。

最初是兩天培訓,3節課。老師們分別穿著天藍襯衫、粉襯衫和灰襯衫。講課的浮誇程度也和襯衫顏色成正比。

第一位,講國際形勢、中國歷史、做人的道理。第二位,逐一貶損了除炒金以外的所有投資形式。直到第三位,才講了一些業務相關內容,但也僅限於讀懂K線圖。整個培訓,幹貨甚少,段子很多。

在二十多個記筆記的同學之間,我也刷刷地記,主要是為日後的稿子留“段子”。

培訓之後,是簡單的筆試,然後幾乎零淘汰率地,大家都上崗了。

公司兩個區域:管理層的辦公室,永遠是關著門的,我們進不去;新人的位置在三個大廳里,那兒有近300臺電腦,酷似網吧。

管理層里負責帶我們的,是幾個“總監”。他們每隔一兩小時出來巡視一圈。

我們的總監姓黃,就是那個面試官,他教我們操盤。日子久了,也聊聊天。“黃總”25歲,做這行3年,之前所在的公司叫昊匯,他說是出了點問題,就來了這里。事後我一查,昊匯去年被爆詐騙,現已註銷。

黃總幾乎每天都換襯衫,尖頭皮鞋,頭發打理得很服帖。除了說業務時候的嚴肅,聊起生活,總會有點害羞。他給我看了手機里的家,屋子很大,有個漂亮的女友,和一條阿拉斯加犬。他喜歡養狗,在養狗的QQ群里,從來不會“拉業務”。

實際上,我們一直都在叫著彼此的假名。在他的員工卡背面,我無意中看到了“古鍵鵬”這個名字;在他的QQ狀態下,有人叫他“俊”。

在黃總不來巡視的時候,就是我的工作時間:搜集培訓資料里出現過的公司名,逐一查詢工商資料和新聞報道,貼在郵箱里,然後把網頁記錄隨手刪除,確保每天走的時候,眼前的臺式電腦,跟來的時候一樣“幹凈”。

在黃總來的時候,把錄音筆悄悄打開,藏在電腦背後,留下他“講課”的證據。

多崗位遊歷

除了操作模擬盤,他教我最多的,是如何通過QQ拉客戶。

一開始,看著我不知如何下手,黃總急了,“QQ都不會玩喔?”他嫻熟地點開“找人”,限定廣州、23-30歲、在線,逐一添加;或者,依據興趣搜群,加入後混個臉熟,再找里面的號碼私聊。

因為不想讓別人上當,我始終沒有真的找人。過了兩天,就跟他要求去做電話銷售,想摸清多一點的情況。一開始他勸我別去,因為這差事苦。

拗不過,他還是給了我一份名單,400多人,都住在廣州荔灣區,名單上有姓名、地址和電話。他說,這些都是銀行的高端客戶。我想這名單應該是從地下渠道買來的。

跟他說的一樣,打電話是件困難的事。我得下足決心,才能撥過去問“您了解現貨黃金嗎”,而大多數人會立刻掛機,也有少數人罵回來的。每次掛機,像是悶聲吃了一記羞辱,越來越不想打。

看我一籌莫展,有天黃總又把我叫到辦公室,負責打面試電話。從被騙者到施騙者,還不到兩周時間。

電話彼端多是焦慮的應屆生,多數人會來,也有少數人會直接問薪酬,這時我會捂住電話,悄悄告訴對方,還是別來了。

這家號稱月薪4000-15000元的公司,這組誘人的數字只是指拉入5萬以上單子的提成,除此之外,員工沒有任何收入。路費、吃飯都是自付。

第一周,我跟常在一起的女孩,每天在超市排隊買盒飯的時候,都會憧憬什麽時候才能過了試用期,簽合同。

這一天來的時候,擺在新人面前的,卻是“居間人申請表”和公司免責書,上面寫明甲乙雙方不是勞動雇傭關系,只是“合作”。雖如此,身邊的新人們還是高興,覺得拿到了offer。

在這里,連員工卡都要自掏10元。從頭到尾,公司不掏一分錢,責任也撇得一幹二凈。

應聘進入順為公司的應屆畢業生們,就是在這個像網吧一樣的辦公室里用QQ 等工具尋找客戶。 (南方周末記者 張玥/圖)

應聘者才是目標客戶

在查相關公司的同時,我的另一個主要任務是查這家炒金公司的交易平臺是否正當。

一方面,是藏在高兩層的安全通道里,給正規的公司和機構打電話,詢問此類公司的情況;另一方面,是玩明白他們的平臺。

這家號稱總部在澳大利亞的公司,是英文操作界面。我順著鏈接,一層層摸下去,最後找朋友查了網站資料,證明服務器和註冊人都在中國廣東。

如此,已經基本可以證明這家平臺是仿照國際交易,自制了一個系統,當做圈錢的“筐”。他們把客戶的錢騙進來,漲跌都能控制,最終把客戶虧的錢放自己腰包。

但我仍然希望能跟公司里的管理層曲折“對峙”一番,能接觸到的管理層只有黃總,就隔三差五地裝懵懂,請教他,但僅能得到簡單的回答。

三周過去,我仍然無法接近關著門的管理層。

此時發生了一件事:一家雜誌刊登了我的一篇記者手記,需要頭像,我就順手把郵箱里存的照片發過去了。雜誌上市以後,猛然發現那也是我交給公司印員工卡的照片。

我不知道這家有上百人的公司里,會不會有人恰好在街上買了那本雜誌,又恰好認出了這張臉。套用現在的流行詞匯,我當時“細思極恐”,甚至想出了被人在洗手間圍毆的畫面。

“事業瓶頸”,加照片事件,跟編輯商量,我們決定撤了。辭職跟入職一樣容易,跟黃總在QQ上說我想回老家了,他簡單地應允了。我就此關掉手機,消失人海了。

接下來,我根據已了解的資料,再探訪那些外圍公司,抽絲剝繭第畫出了他們一次次金蟬脫殼的路徑,稿子就此完成。

《CBD里的黃金秘境》出稿當天,我就被部門派遣出差了,在飛機上,感到無比安全。在外面晃了將近一個月,才回到廣州。我按耐不住好奇,又摸回那棟大樓,前臺說那家公司的應聘情況依舊火熱。

聽了這句話,我亦喜亦憂。本能反應“喜”的是,這家資產上千萬的公司還在運轉,尚沒有消滅我的必要;“憂”的是,哪怕發了報道,仍然有大批年輕人投向這場騙局,不明就里,懷揣希望。

 

 

 

美女 記者 炒金 公司 臥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94

南方周末記者臥底地下炒金公司CBD里的黃金秘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97044

神秘的順為公司,藏在位於廣州CBD珠江新城的高德置地廣場樓上。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在缺乏投資渠道和資產貶值壓力極大的背景下,地下炒金公司正在中國各個城市的高檔寫字樓中悄悄蔓延。

南方周末記者在位於廣州CBD的一家地下炒金公司臥底三周,發現這家不斷更換辦公地點、法定代表人甚至公司名稱的公司,正在大規模招聘那些陷入求職困境的應屆大學畢業生並在隨後將他們變成客戶,而投資者的資金所進入的平臺並未受到任何監管與保護。

“人民幣一個億有沒有概念?就是從1數到1億,要用一年半的時間!”

在位於廣州CBD的辦公室里,廣東順為投資有限公司的入職培訓正在進行。臺下是二十多位新員工,帶著筆記本和一些自己借來的金融入門知識書。他們大多是專、本科應屆畢業生,均無金融學背景。南方周末記者從投出簡歷到成為準員工,只用了兩天。

這間標註產品為外匯、貴金屬、國際原油和指數期貨的公司,實際就是通常所說的地下炒外匯、炒黃金公司。它們常以“投資咨詢”的公司名稱示人,藏身於高檔CBD片區。

新員工流水線的秘密

當新員工們嘗到了找陌生客戶的困難後,總監會說服他們自己投錢或者找親友投錢試試。這時,新員工們——大多是陷在求職困境里的應屆大學生——就從銷售員變成了客戶。

每一天,順為都有大量的招聘信息放出來。隨機測試,11月15日截至早上十點,就有85個職位在智聯招聘“刷屏”,職位名稱鮮有重複。

走進公司大門,會客廳、培訓室和工作間每天都是滿的,從面試、培訓到上崗的流水線始終不斷。據前臺介紹,為期兩天的培訓,每周有兩次。每次大約二十余人,月均百人以上。

“全球沒有一家基金公司是賺錢的”、“保險其實根本就沒用”、“買房投資就是死路一條”……6小時的培訓基本以否定其他投資方式為主要內容。簡單的筆試之後,受培訓者幾乎零淘汰率地上崗了。

辦公間兩端是三間教室大小的操作間,一排排桌椅,無格擋,每桌配一電腦,約280臺,員工們形容這里是“網吧”。新人上手,從練習操作模擬賬戶到開始拉客戶,平均只要3天。

新員工源源不斷地走進“網吧”,南方周末記者所在的小組QQ群兩周之內從5人擴增到了29人。

模擬練手之後,找客戶才是他們真正的任務。

“要用大量法則。”一位姓黃的總監說,三年前他入行的時候,用QQ找陌生人聊天,第一筆單子拉了三個月。走進“網吧”,一排排屏幕上除了K線圖,就是彈動的QQ聊天窗口。

看到新人的手足無措,“黃總”奪過鼠標,“QQ你都不會玩哦?”嫻熟地點開“找人”,限定為廣州、23-30歲、在線客戶,逐一添加。或者依據興趣找群,加入後先混個臉熟,再找里面的號碼“私聊”。

“也要試著用微博、微信、陌陌之類的新工具。有個銷售在陌陌上認識了一個師奶,後來這客戶不僅投了10萬塊錢,還給他介紹了個女人。”他說。

比較傳統的方式是電話。“黃總”拿來了一沓荔灣區的名單,有姓名、地址、郵編和電話號碼,9頁,四百余人。這樣的名單不難買到。

打電話並不只是銷售黃金產品,更多的是通知應聘者面試。新員工們被要求自稱是人力資源部門的,如果被問到任何問題就讓對方來問面試官。如果真的來面試了,當問及薪資待遇時,面試官會說:“你知道一手平倉單是什麽意思嗎?我們根據這個拿工資。不知道就沒法聊,所以先培訓吧。”每周數十位參加培訓的人,都是這樣被“卷”進來的。

培訓後,新員工們終於可以和公司簽合同,但只是一份“居間人申請表”和公司免責證書。申請表中標粗說明,“居間人與本公司之間並非勞動雇傭關系”,只是合作關系。而後,交10塊錢工本費,做一張員工掛牌。如果想要樓下的門禁卡,再交100塊押金自行辦理。

擠在電梯里,一個新來的男生問,“如果找不到客戶是不是就沒工資啦?”

事實上,他的擔心並不多余。在招聘簡章上寫的“底薪+提成+獎金”、月均4000-15000元不等的誘人數字,只有在找到5萬元以上的客戶時才生效,否則都是零。

在新員工們依據“大量法則”尋找陌生客戶碰壁後,總監開始說服新人及其親友投錢試試看。“不僅能拿到底薪,自己操作又可以賺錢。我們工資都是領現金的,發到手感覺很爽的。”“黃總”說。

這個時候,新員工們才發現,順為大量招人的目的,不僅是招聘銷售、人力資源,更是尋找客戶本身。他們針對應屆生的求職困境,大方地提供多種崗位,而後把他們和他們的親友變為客戶。

兩周後,看著模擬賬戶的盈利,管理學大專畢業的李歡就動了心,“要不讓家里拿幾萬塊來試一下?賠一點也沒什麽,而且又不見得會虧。”目前,她已經投入6500元,試水操作“迷你盤”了。

黃金美夢

這樣的操作被稱為“對賭”,交易軟件和平臺實質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並未真正與國際市場對接。在業內,對賭的普遍規則是“你虧我賺,你賺我跑”。客戶的虧損,就是公司的贏利,而當客戶贏利或者希望提走的本金達到一定程度時,公司關門跑路。

呈現在新員工以及客戶們面前的,是一個誘人的黃金美夢。

打開順為資金平臺的網頁,三個標著“1∶100”的彩色氣球漂浮在界面上。這個杠桿比例是公司宣傳的重點,即投入1萬美元就能玩轉100萬美元,典型的“以小博大”。

順為主推的國際現貨黃金交易,也叫倫敦金,除了“以小博大”,還有操作簡便,可雙向操作(做多、賣空均可獲利),交易時間靈活等諸多優點。與客戶合作的方式則是兩種:

一種是“保本保利”型產品,分為半年期和一年期,投資金額從30萬-200萬不等,最低回報率5%,預期收益率50%。獲利五五分成,虧損或獲利不足5%由公司補償,但約定時限內不得抽取本利。

另一種是操作者與客戶的私下合作。總監交代,這種合作投資金額靈活,“收益率可以保證每季度15%。”這種方式一般可以隨時計提,但客戶通常會被說服參與一項開戶贈金活動,贈金的要求被紅字標出:三月內不得提取本金。

這個黃金美夢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

在央行網站上,將黃金交易分為實物黃金、紙黃金和黃金現貨三種。除了實物黃金外,都是賬面交易。其中黃金現貨交易分為國內期貨黃金和國外現貨黃金。

順為這類投資公司瞄準的就是國際現貨黃金,也稱倫敦金。倫敦金在中國內地並沒有經過官方認證的合法交易商。

以目前國際黃金市場的交易結構看,實物黃金交易量僅占交易總量的不足2%。絕大部分人所從事的,都是風險更高的投機交易。從實物黃金到黃金衍生品,隨著標的的虛化,黃金交易的投機程度逐層提高。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劉山恩說這是一個“二元市場結構”,既可以買賣保值的黃金,也可以買賣投機的風險。

多年來,種類繁多的黃金交易極為混亂。為此,2011年,央行、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銀監會和證監會等五部委聯合發布通知,規定國內除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外,其他任何黃金交易平臺不得開辦新的黃金交易代理業務。

這些正規平臺給出的交易杠桿一般為1∶8或1∶10,也就是以1元撬動8元或10元。然而像倫敦金這樣的交易方式,往往是“以1博100”,杠桿更高,風險也更高,自然有人願意冒險。

“這些人向客戶只說高收益,隱瞞了高風險。高杠桿也等於你做了1塊錢的買賣,惹了100塊錢的禍。”劉山恩說。

國際平臺,是炒金公司讓客戶放心的擔保。對於順為來說,它所依托的湖景資本平臺(Lakeview Capital Market)就是“國際範兒”的重要表現。

投資和交易,均在這個所謂湖景資本平臺上完成,客戶的資金將直接打入這個平臺,順為收取傭金和手續費。根據順為的介紹,湖景資本平臺2007年成立於英國,2013年在澳大利亞註冊,順為是它在中國市場的總代理商。

投資者簽署合同的甲方也是湖景資本,協議為中英雙語,一式兩份,寄回澳大利亞蓋章後兩周內返還。其間不經過任何境內外銀行平臺。

在這份合同中並沒有出現順為的名字,也無須順為蓋章。也就是說,當出現法律糾紛時,客戶需要找到國外這家公司打官司,與順為無關。

湖景資本是否權威可信?

打開湖景的澳洲官網,全英文界面,然而在點擊賬戶註冊和登陸的鏈接後,彈出的卻是中文。查詢網站資料,IP地址在美國,服務器在中國廣東,註冊人也同樣來自中國。

這個平臺所使用的MT4交易軟件由一家俄羅斯公司開發,是目前通行的國際軟件,但軟件本身對使用者不進行審查,繳納租金即可使用。針對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其官網郵箱回複:“我們是一家軟件開發公司,在經紀商提供相關文件後,與我們合作。其余問題,我無法回答。”

在順為使用的這款交易軟件上,黃金兌美元的價格與國際黃金價始終有細微差距。而且,即使是新員工們在模擬操盤時,交易平臺也曾出現壞死,價格停滯、無法交易的情況。

事實上,這正是國內許多地下炒金騙局的秘密所在——根據公安部2012年偵破的炒金平臺“維財金”案警方調查顯示,投資者們都是在維財公司的交易平臺軟件系統上進行交易,但交易資金其實並沒有進入真正的黃金交易市場,而是流入了公司自設的電子盤。維財公司不僅每一筆交易都要收手續費,而且實際上自己作為“交易的另一方”與投資者們進行交易,導致數萬名投資者虧損。

這樣的操作被稱為“對賭”,交易軟件和平臺實質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客戶的資金並未流入國際市場,而是流入了公司管理者的腰包。

在業內,對賭的普遍規則是“你虧我賺,你賺我跑”。客戶的虧損,就是公司的贏利;客戶盈利時,操控賬號和平臺使其爆倉,賬戶歸零;客戶需要計提本息累計到一定程度時(往往是“保本保利”合同到期日),公司跑路。

換殼,換殼,再換殼

順為和與之有關的多家公司,都呈現出不斷變換辦公地址、公司名稱、法定代表人的情況,時間節點通常為半年或一年。而每一次變更時,公司的註冊資本都會蹊蹺地大幅增加。

如果公司跑路,怎麽找到它?在順為神秘的辦公室里,找不到線索。

順為目前的辦公室,在廣州市中心地價最貴的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1300平米的面積,月租金16萬。鄰座辦公樓內是寶潔、普華永道這樣的知名跨國公司。從窗口望去,可以看到林立的高樓和城市地標廣州塔。

在公司里,普通員工和管理人員像是工作在兩個世界。

普通員工的辦公間完全敞開,管理人員所在的,是一片不能邁入的“禁區”——公司規定:“除副總以上及行政人員外,其他員工禁止進入行政區域”,有文件報批須經前臺。

連接兩個世界之間的橋梁是經理和總監。他們普遍不足三十歲,西裝襯衫,皮鞋鋥亮,常在一起抱怨樓下每天65元的停車費。他們分別帶一組新人,每一兩小時踱到“網吧”來指導工作。

雖然接觸頻繁,新人們卻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只知道姓——這也不一定是真的,南方周末記者就發現,“黃總”門禁卡上的名字姓古。

在順為的培訓資料、招聘簡章和總監的介紹中,影影綽綽潛伏著其他公司的影子:龍庭商務、賽勵、森文、昊匯……它們構成順為的歷史和參照物。

工商資料顯示,廣東順為投資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6月,法定代表人與股東均為張金山、張言彬二人,三十歲不到,籍貫山東。公司註冊資金200萬,辦公地點在廣州維多利廣場A座(經南方周末記者了解,110平米月租金1.3萬元)。不久,追加投資至1000萬。半年後,工商資料變更,更換法定代表人,辦公地點遷至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與半年前相比,公司面積與租金均翻了10倍。

順為此前在維多利廣場48樓的辦公地址現已搬空,從玻璃門看去,屋內布置與目前的順為完全一樣,有電視墻、小單間和兩個大廳。門縫里塞著三份無人撿拾的報紙,日期是2013年10月29日。大廈保安說這里早已不再有人出入。

據一位培訓者介紹,順為的山東老板把生意從山東、上海遷至廣東,此前的公司叫做賽勵。

廣州賽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註冊於2012年6月,法定代表人張建平,山東人。註冊資本10萬,後追加至300萬,位於廣州石牌橋豐興大廈B座1105室,現已更名為“勵禾”。

此前一年,張建平註資10萬元,成立廣州龍庭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這間公司的地址,位於賽勵隔壁。龍庭商務目前已經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縱覽順為的歷史,短短幾年中,數次換址和更名,與之伴隨的是註冊資本從10萬漲至1000萬,辦公地點租金翻了10倍。

不僅是順為如此,在其培訓資料中出現過的另外兩家公司也與它路徑相似。

廣州昊匯投資有限公司,是順為一個總監的前“東家”。這間註冊於2008年的公司,幾年間屢次被爆詐騙,於2013年9月註銷。

廣州德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介紹曾出現在順為的招聘簡章中。該公司成立於2011年7月,原名為創萬,註冊資本50萬;一年後更換法定代表人,註冊資本上升至1000萬;半年後再次更換法定代表人,並變更公司名稱為德萬。在註冊與變更的三個節點,辦公地址也不斷更換,由46平米每月4000元租金變為600平米每月租金8萬元,租金翻了20倍。

每半年或一年更換一次法定代表人、公司名稱、辦公地點,同時資本金不斷增加、辦公地點愈加奢華,成了順為及其有關公司的共同特征。

應聘進入順為公司的應屆畢業生們,就是在這個像網吧一樣的辦公室里用QQ 等工具尋找客戶。 (南方周末記者 張玥/圖)

沒有監管,沒有保護

像順為這樣的地下炒金公司,並不在正常監管範圍之內,投資者的資金自然也不受保護。

像順為這樣的公司,究竟受到誰的監管?

順為在說服投資者時,往往會聲明其采用的湖景資本平臺受到英國、澳大利亞官方的雙重監管。

但情況並非如此。

英國的FCA(th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是全球權威的兩家金融監管機構之一。在FCA的資料中可以查詢到,湖景資本公司“員工為1-10人”,且明確標明“不得持有客戶資金”。在回複南方周末記者采訪的郵件中,FCA指出,“根據本國相關法規,外匯不被視為投資方式,因此不受FCA授權及監管。”也就是說,以投機為目的的炒匯、炒金交易不受英國官方的監督機構認可。

在澳洲,金融服務商只有持有監管者ASIC(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頒發的金融交易牌照AFSL(Australian financial services licence),才有做金融衍生品的資格,而湖景資本提供的只是公司註冊號ACN(Australian Company Number)編號——這個編號只能證明它是一家在澳大利亞註冊的公司。南方周末記者試圖聯絡ASIC進行采訪,但截至發稿時,未能收到回複。

順為公司所依托的國際交易平臺,在國外並不是像其自稱的那樣受到監管。

在國內,這樣的公司同樣處於監管的空白地帶。在2011年發布通知指定了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為唯一交易平臺後,投資者在其他公司中的交易行為不被央行及銀監會認可。

至於工商部門的監管,則以該公司的營業範圍為準。德萬、賽勵等公司標註的經營範圍為投資管理、投資咨詢、以自有資金投資等。順為的經營範圍則更加廣泛,包括“投資管理、文化交流、環保設備、物業管理、園林綠化、貨物進出口”等十三種。而工商部門只能針對超越經營範圍的行為進行懲處。

“這些公司不跑路還好,等年審的時候也許能見到它們。”廣州市工商局上訪辦的負責人說,“一旦跑路我們就沒辦法了,只能是找公安報案。”

南方周末記者也曾找到公安部門咨詢,對方的說法是如果公司是正規工商註冊的,且雙方簽了合同,就屬於自願行為,有問題可以去法院起訴。

然而在此類交易中,與客戶簽署合同的是國際平臺公司,像順為這樣的投資公司本身並不出現,因此形成了一個“死循環”。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2010年曾有投資者在昊匯公司虧光18萬元後,分別到廣州市天河區公安部門、工商部門、央行分支機構及外匯管理部門投訴,都未獲得結論。

“這種公司其實在沒有監管的狀態,出了事兒以後,公司一關門,手機號扔掉,換個名字,到哪找去?”上金所一家會員單位的負責人說,“在廣州這樣的事情很多,交易員早上醒來發現不用去上班了,因為老板跑了。”

不過,有公司關門,也有公司開張。

鄰近賽勵的豐興大廈A座27樓,一家新公司正在裝修。嶄新的辦公桌椅已經排好,暖黃燈光打著“森文”兩字。

廣東森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是另一個出現在順為招聘簡介中的公司名字,總監說是另一個“分公司”。工商資料顯示,目前這家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已通過名稱審核,順利的話將在2014年5月完成註冊。

2013年12月13日晚六點。一男一女走出“森文”新辦公室,討論著當天黃金的大盤點位。“我們這樣的公司多嗎?”“很多啊!高德置地就有,我有朋友在那里……”說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石牌橋地鐵站洶湧的人潮中。

(應采訪者要求,李歡為化名)

南方 周末 記者 臥底 地下 炒金 公司 CBD 黃金 秘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95

一聲「契媽」炒金蝕廿萬

2014-12-25   NM

 

警訊都有話:「騙徒嘅犯案手法,係層出不窮嘅!」但你我身邊,都仍然有不少人落疊。今次的個案,被欺騙的不單是金錢,還有感情。

任貨倉出納員的阿蓮,於四個月前,收到實德環球(487)旗下實德環球金業的經紀Cold Call。對方隨後每天致電,在聽筒的另一邊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未見過面已主動叫她「契媽」。兩人第一次見,經紀即露出真面目,要求「契媽」開戶投資「黃金價格」。當正對方契仔、迷得瘟瘟沌沌的阿蓮,聽話拿出二十多萬血汗積蓄買金。兩個月間,蝕晒!

這類「倫敦金」騙局,由八十年代叫人填問卷、送禮;到如今進化以WhatsApp、WeChat賣personal touch。舊酒新瓶,結局一如以往:血本無歸。

外表如普通牛頭角師奶的阿蓮,今年五十多歲,在葵涌一間貨倉做出納員,一做竟然二十年。歌仔都有得唱:生活靜靜似是湖水;兒子早已長大成人,有自己的生活,雖同住但甚少交談,與丈夫的生活亦乏善足陳,簡直無話可說。她平日的工作,就是聽吓電話點吓貨。她說自己悶到要晚上走到茶餐廳做幾小時兼職。她說:「唉,返到屋企,咪又係對住部電視機!」

四個月前有一日,一個不知名的電話,打來她公司枱頭,為她平凡的生活,泛起了陣陣漣漪。對方是一名叫黃棟的實德環球金業經紀,「喂,你係咪陳小姐呀?」剛巧阿蓮姓陳,話匣子就這樣打開。阿蓮隱約記起兩年前,已接過這名經紀的電話,當時因工作而無暇詳談,今次再聽到這聲音,覺得雙方有點緣分,便聊起來,「佢每日打嚟,落雨問我有無帶傘,有無飲水,問我鍾意食乜,話買嚟俾我食。佢話自己二十五歲,同我個仔差唔多,我聽聽吓覺得佢把聲都似我個仔!」打蛇隨棍上,知道阿蓮愛錫兒子,但關係疏離,黃棟開始稱呼阿蓮為「契媽」。阿蓮說:「我話咁核突,但佢唔理又繼續叫。」記者翻睇兩人的微信對話,大部分都契媽前、契仔後,如「快的覆契仔啦」、「我瞓喇契媽」等。

夢中俾錢「契媽」旅行

一聲「契媽」之後,黃棟在這時候,開始露出接近阿蓮的目的,「佢同我講,之前買金賺咗好多錢,如果契媽俾錢佢投資,中秋節契媽就有錢去旅行啦!」阿蓮聽過不少有關倫敦金的騙案,但黃棟跟他強調,她投資的是「黃金價格」而不是倫敦金,而且能「輸粒糖、贏間廠」,「佢話金價跌兩蚊就同我止蝕,賺就唔會同我止賺。佢仲會每日清倉,可以隨時拎錢走。」加上黃棟指實德是上市公司,信譽有保證,阿蓮不虞有詐,便應黃棟邀請,去公司附近茶餐廳見面,這次是這對契媽契仔首次見面。「阿仔知道咗,仲叫未來親家打俾我,叫我唔好去,我打俾黃棟話唔去喇。」怎料黃棟向阿蓮撒嬌說:「我已經換晒靚衫喇契媽,你唔係叫我換番衫呀。我阿媽今日生日,我都寧願約你呀。」阿蓮唯有應約,過程中把與黃棟的對話錄音及拍照,當做買個安心,而黃棟並不反對。這次第一次見面,阿蓮就決定開設戶口,並投資七萬元,過了兩日黃棟一早就打電話給她,「契媽,我同你賺咗幾千蚊喇。」幾天後,一如所有的騙案,由於投資可升可跌,劇情逆轉。這天蝕掉萬多元,那天又蝕四萬多,契仔致電契媽安慰說:「我哋唔係蝕緊錢,我哋依家係捱緊價!」但由於戶口按金不足,故要求「契媽」補倉,「最初我唔肯,但佢好惡鬧我話:『你都唔明!都話唔係蝕錢,我自己都用咗六十萬去買,點會呃你,用多少少錢就可以贏番晒。』」「仔迷心竅」的阿蓮,覺得像被兒子點化,故再拿多三萬元出來,但最終一樣「輸晒」。

夢醒一日利息千元

這時阿蓮才細心翻閱手上的日結單,發現不少問題,「佢話同我即日清,但好多日都無清。」由於合約以美元結算,付港紙的阿蓮變相是向實德借美金交易,故每日都要付利息,一日幾百至一千蚊。阿蓮激動說:「如果我知要收息,你用棍打我一個月,我都唔會買!」而黃棟雖然講到明會每日清倉,但現實是部分合約過夜並未平倉,故又要補倉。經契仔又氹又鬧,她再拿出十萬,「佢話有咗呢筆錢,就可以走到好遠。」結果是,一、兩星期後,又輸掉。記者話阿蓮貪心,阿蓮無奈回應,「最初係,但無幾耐我知道蝕咁多,我寧願輸晒個十萬就算,但黃棟話你睇在契仔份上啦,我太信佢。有次我搵佢成朝都搵佢唔到,仲擔心佢出意外。」最終由於無錢再補倉,阿蓮堅決斬纜,取回萬多元,其餘十九萬元石沉大海,她說:「我當時無嬲佢,仲同佢講:『算喇,將來阿仔結婚,你都嚟飲啦。』」阿蓮一向有投資股票,但多數買銀行股、貪股價穩陣,她對投資黃金只一知半解,輸掉近廿萬,她拿着一疊疊日結單研究點解,她才終於發覺:「有幾次佢朝早打嚟,同我講今日睇升,但轉頭升咗少少就同我放,走去沽貨;明明有六張合約喺手,佢就同我講只買咗四張。佢仲話過跌兩蚊止蝕,都無做到,我叫佢每次買賣之前打電話俾我先決定,但佢打得幾次!」記者睇過日結單,每日交易頻繁,例如今年十月十日,即日買出買入的合約,總共已有十多份。阿蓮開始覺得不是投資失利,而是遭人騙財,她想找契仔投訴,但對方已無聽她電話,故她希望轉向實德追討。

實德無賴回應

記者上週五跟隨阿蓮,到實德位於上環永安中心的辦公室,想找黃棟對質。但黃的上司江先生指他已離職,阿蓮質問對方,她買的是倫敦金還是黃金價格,江先生說:「係買緊倫敦金,佢點同你講,唔關我事o架。你覺得有問題,你最初又唔cut咗個戶口?總之黃棟有同你交代乜嘢價買乜嘢貨,你自己都有日結單o架。你哋點溝通我唔知道,你同我講都無用。」江先生拿出一份阿蓮簽署、授權黃棟操作戶口的授權書,說:「你自己簽o架。」合約條款中,說明代理人可全權操作戶口,而實德無須為授理人任何行為或疏忽負責。至於明明睇升轉頭沽,另一位同事鄭先生回應說:「佢不時都要睇實,個市會轉o架。」他還帶點諷刺說:「係喎,佢知道市幾時升幾時跌,唔怪得辭職唔做啦!」他們提議阿蓮,「如果你覺得有問題,你最好去報警。」阿蓮已試過報警,但警方不受理,她為「報復」,影印了一疊寫着騙徒黃棟的照片,既貼在實德寫字樓的正門,又落樓下周街貼。阿蓮的家人已知悉事件,並怪責她易上當,令阿蓮很傷心。牽涉的實德環球金業,是上市公司實德環球旗下,由楊受成弟弟楊海成創辦。記者往上址觀察,出入的都是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士,記者說想聯絡投訴部門,江先生說:「佢哋都係搵番我o架咋。」

由於此類經紀無須牌照亦不受證監監管,過去有關投資倫敦金的投訴,已屢見不鮮。但橋唔怕舊,最緊要受。由最初用問卷、送禮物,引人開戶口,到現在用WhatsApp、玩line漁翁撒網,大賣溫情,騙徒也懂得「與時並進」。有行內人說:「有經紀專登要你短時間內蝕多啲,令你想甩身都難。間中先替個客短炒賺少少,等你信佢。一有機會,又將贏咗嘅輸番落去。」事實上,經紀賺佣金以每張單計,單邊佣金兩點子,一買一賣賺逾三百元,愈開得多單、佣金便愈多。百利好金業(香港)研究部董事黃耀明說:「佢哋睇嘅係好短線嘅波幅,呢類黃金係無任可規管,經紀亦唔需要有牌照,買賣守則都係公司自己定。」既然政府無監管,唯有師奶自己提防,契媽千祈唔好咁易上當呀!

一聲 契媽 炒金 金蝕 蝕廿 廿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218

央行發文監管,網上炒金戴緊箍咒

5月8日,上海黃金交易所網站公布了央行金融市場司下發的文件。這是央行針對越來越多互聯網機構開發公眾投資黃金產品和衍生品,邁出規範市場的第一步。

“這是互聯網黃金行業的大事件了,整個行業里有很多平臺,涉及很多企業,如果按照征求意見稿的管理辦法,光說註冊資金門檻3000萬元,現在就沒有一家可以滿足的。”一位黃金行業互聯網平臺從業人士告訴記者。

近兩年來,黃金價格止跌回升,我國互聯網黃金業務出現了快速增長,一些潛在風險點也開始顯現。新規首次將對黃金業務的互聯網代理商納入監管,交易、資金托管、清算交割全部由銀行接手。

互聯網炒金進入強監管

周二,央行金融市場司向上海黃金交易所(下稱“上金所”)的所有市場參與者下發《互聯網黃金業務暫行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上金所、銀行、互聯網企業等各市場主體需要在5月11日前提交反饋。

近兩年來,黃金價格止跌回升,我國互聯網黃金業務出現了快速增長。僅上金所的易金通APP,去年全年成交6536億元,同比增長415%,新增用戶7.5萬戶,同比增長152%。

不過,市場快速增長中也出現了一些風險點。記者了解到很多投資者本想趁著黃金行情好,打發無聊的同時賺點小錢,卻不料在短短一個月或數個月內就遭到巨額虧損。

他們的交易對象是上金所的金銀現貨。上金所是我國黃金交易的法定平臺,同時也提供Au(T+D)、Ag(T+D)等黃金、白銀現貨延期交收等衍生品種。由於采取10倍以上的高杠桿交易,這種交易具有較高的風險,並不適合普通投資者參與。

然而,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批原各地非法期貨交易平臺的代理公司在強監管下紛紛開始轉型,采用誇大收益的虛假宣傳,利用喊單等違規做法,繼續誘使不具有專業資格的投資者頻繁交易,攫取高昂的手續費。

這些互聯網公司雖然不具有上金所會員的資質,但他們寄身在上金所的銀行或地方金融結算中心會員之下,通過層層居間,多級代理,避開了上金所的自律監管。

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金融律師潘衛平對第一財經表示:“互聯網機構缺乏監管,惡意喊單、操縱等做法,秉承了受到清理整頓的地方貴金屬現貨交易場所。因此有必要出臺新規,對互聯網黃金業務進一步加強監管。”

根據《征求意見稿》,互聯網機構將不能直接提供任何形式的黃金賬戶服務,只能在金融機構下做代理,但“不得提供黃金清算、結算、交割等服務,不得提供黃金產品的轉讓服務,不得將代理的產品轉給其他機構進行二級或多級代理”。

此外,互聯網機構代銷黃金產品的宣傳口徑必須和金融機構保持一致,不管是在電腦上還是手機上。向投資者推介黃金產品時,要充分提示風險,不得向風險承受能力不足的投資者銷售黃金產品,不得泄露投資者信息。

金融機構還要做好代銷產品信息、互聯網代銷機構資質、投資者保護等評估,向央行總行備案。

“黃金是貨幣,應由人民銀行監管,但是黃金衍生品又具有證券期貨屬性,而證券市場應當公平、公正、公開,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必須有專門專業的監管機構,因此黃金市場監管還要從法律上界定監管職責。”潘衛平告訴記者。

4月19日,央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紀誌宏在2018全球黃金市場高峰論壇上表示,今年將繼續加強制度建設,與時俱進修訂完善業務規則,加強對“地下炒金”等非法黃金業務的監管。

互聯網機構資金進入銀行托管

《征求意見稿》對另一項互聯網機構大量參與的黃金實物租賃業務也有所影響。

“這是互聯網黃金行業的大事件了,整個行業里有很多平臺,涉及很多企業,如果按照征求意見稿的管理辦法,光說註冊資金門檻3000萬元,現在就沒有一家可以滿足的。”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這類業務中,互聯網機構拉來個人投資者,在上金所平臺上全款購買實物黃金,隨後將黃金租賃給用金企業,企業的租金一部分作為投資者收益,剩下的是互聯網機構的服務費。

“這對行業是好事,起碼讓沈澱的資產流動起來,參與實體經濟,發揮了作用。”一位銀行貴金屬業務人士告訴第一財經,“銀行願意和有客戶資源的互聯網公司合作。”

近年來,互聯網黃金租賃行業增長迅速。以2014年底上線的黃金錢包為例,官網顯示公司截至4月底客戶總數達到242萬人,累計交易金額224.8億元。

不過,互聯網黃金租賃業務也存在風險點,前述銀行人士指出,互聯網平臺給投資者的收益在5%~6%,遠遠高於銀行的2%,業務在法律上尚處在灰色地帶,一些小型平臺如果租賃經營不當,發生虧損,無法支付客戶利息的話,可能存在卷款跑路的風險。

“現在央行徹底明確監管態度了,應該是邁出了第一步。”他表示。

《征求意見稿》要求,互聯網機構註冊資本應不低於3000萬元,且須為實繳資本,同時應具備熟悉黃金業務的工作人員。金融機構應該在各項風險可控的範圍內選擇互聯網機構,並對互聯網機構的資質負責。

另外,互聯網黃金業務產品的報價、黃金和資金的運用、產品推介說明的制作等等,全部都由金融機構負責。

黃金錢包相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征求意見稿》本質有兩層含義,一是與P2P要求一致,互聯網平臺不得觸碰資金,規避資金挪用風險。二是平臺不得扮演做市商角色,操控金價。”

他表示,公司的黃金的交易、清算、交割本來就在銀行完成,新規主要的改變是,用戶放在公司的賬戶將轉移至銀行托管。這對防止行業資金挪用問題有積極作用。

“此次央行發布征求意見稿,將互聯網黃金行業正式納入監管體系,實際上是對行業的認可,為行業的正規透明發展提供了指引。”他表示,“已經有多家銀行找到我們尋求代銷合作,不日將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另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很多平臺都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但只要有合規具有合法資質的金融機構願意合作,那麽基本都能滿足合規要求。對於自身沒有客戶資源、依賴層級轉包的互聯網機構將被淘汰。

央行 發文 監管 網上 炒金 金戴 緊箍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753

大媽唔炒股去炒金豪買5公斤等升到甘

1 : GS(14)@2015-07-22 02:28:09

內地股市經歷暴漲暴跌後,不少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弱的大叔大媽,意興闌珊,不想再玩,有人轉身投資黃金。浙江金華市各大黃金賣場,過去的周未擠滿買金的市民,最近一周黃金銷量大增,比同期增逾五成,有的甚至上升一倍。據金華市一名李姓大媽表示,這段時間A股一直長綠(暴跌),讓人堵心。所以前幾天她賣掉一些股票,趁現在金價處於低位,考慮重新買金,穩定保值。另一名股民朱大媽亦說,自己在前期盈利時就從股市退回大部份資金,現在手頭上有點閒錢,想到還是買黃金比較穩健。中國黃金浙江匯金珠寶一名姓楊的女負責人,就指近日買黃金的顧客多了很多,一百克、二百克的金條特別搶手,店舖都來不及補貨。她說:「前幾天一位顧客買了五公斤、一百多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單子。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了。」楊女士分析,主要是最近黃金便宜,周末黃金價格是每克二百三十四元,相比二零一二年每克四百六十元的高位,是近兩年難得的低位。加上最近股市行情不穩,自然吸引許多市民投資黃金,像往年六月至八月,是黃金飾品銷售淡季,今年都出現較大增長。對於後期黃金價走勢,有業內人士認為,對黃金價格走勢影響較大的美國經濟復蘇情況和希臘債務問題,近期均沒明確市場訊號放出,預計後期不太可能出現明顯波動。不少黃金投資客則認為,當前的金價處於一個較低位置,下跌空間有限,此時買入還是不錯的選擇。中國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714/19219213
大媽 炒股 去炒 炒金 金豪 豪買 公斤 等升 升到 到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53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