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南方周末記者臥底地下炒金公司CBD里的黃金秘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97044

神秘的順為公司,藏在位於廣州CBD珠江新城的高德置地廣場樓上。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在缺乏投資渠道和資產貶值壓力極大的背景下,地下炒金公司正在中國各個城市的高檔寫字樓中悄悄蔓延。

南方周末記者在位於廣州CBD的一家地下炒金公司臥底三周,發現這家不斷更換辦公地點、法定代表人甚至公司名稱的公司,正在大規模招聘那些陷入求職困境的應屆大學畢業生並在隨後將他們變成客戶,而投資者的資金所進入的平臺並未受到任何監管與保護。

“人民幣一個億有沒有概念?就是從1數到1億,要用一年半的時間!”

在位於廣州CBD的辦公室里,廣東順為投資有限公司的入職培訓正在進行。臺下是二十多位新員工,帶著筆記本和一些自己借來的金融入門知識書。他們大多是專、本科應屆畢業生,均無金融學背景。南方周末記者從投出簡歷到成為準員工,只用了兩天。

這間標註產品為外匯、貴金屬、國際原油和指數期貨的公司,實際就是通常所說的地下炒外匯、炒黃金公司。它們常以“投資咨詢”的公司名稱示人,藏身於高檔CBD片區。

新員工流水線的秘密

當新員工們嘗到了找陌生客戶的困難後,總監會說服他們自己投錢或者找親友投錢試試。這時,新員工們——大多是陷在求職困境里的應屆大學生——就從銷售員變成了客戶。

每一天,順為都有大量的招聘信息放出來。隨機測試,11月15日截至早上十點,就有85個職位在智聯招聘“刷屏”,職位名稱鮮有重複。

走進公司大門,會客廳、培訓室和工作間每天都是滿的,從面試、培訓到上崗的流水線始終不斷。據前臺介紹,為期兩天的培訓,每周有兩次。每次大約二十余人,月均百人以上。

“全球沒有一家基金公司是賺錢的”、“保險其實根本就沒用”、“買房投資就是死路一條”……6小時的培訓基本以否定其他投資方式為主要內容。簡單的筆試之後,受培訓者幾乎零淘汰率地上崗了。

辦公間兩端是三間教室大小的操作間,一排排桌椅,無格擋,每桌配一電腦,約280臺,員工們形容這里是“網吧”。新人上手,從練習操作模擬賬戶到開始拉客戶,平均只要3天。

新員工源源不斷地走進“網吧”,南方周末記者所在的小組QQ群兩周之內從5人擴增到了29人。

模擬練手之後,找客戶才是他們真正的任務。

“要用大量法則。”一位姓黃的總監說,三年前他入行的時候,用QQ找陌生人聊天,第一筆單子拉了三個月。走進“網吧”,一排排屏幕上除了K線圖,就是彈動的QQ聊天窗口。

看到新人的手足無措,“黃總”奪過鼠標,“QQ你都不會玩哦?”嫻熟地點開“找人”,限定為廣州、23-30歲、在線客戶,逐一添加。或者依據興趣找群,加入後先混個臉熟,再找里面的號碼“私聊”。

“也要試著用微博、微信、陌陌之類的新工具。有個銷售在陌陌上認識了一個師奶,後來這客戶不僅投了10萬塊錢,還給他介紹了個女人。”他說。

比較傳統的方式是電話。“黃總”拿來了一沓荔灣區的名單,有姓名、地址、郵編和電話號碼,9頁,四百余人。這樣的名單不難買到。

打電話並不只是銷售黃金產品,更多的是通知應聘者面試。新員工們被要求自稱是人力資源部門的,如果被問到任何問題就讓對方來問面試官。如果真的來面試了,當問及薪資待遇時,面試官會說:“你知道一手平倉單是什麽意思嗎?我們根據這個拿工資。不知道就沒法聊,所以先培訓吧。”每周數十位參加培訓的人,都是這樣被“卷”進來的。

培訓後,新員工們終於可以和公司簽合同,但只是一份“居間人申請表”和公司免責證書。申請表中標粗說明,“居間人與本公司之間並非勞動雇傭關系”,只是合作關系。而後,交10塊錢工本費,做一張員工掛牌。如果想要樓下的門禁卡,再交100塊押金自行辦理。

擠在電梯里,一個新來的男生問,“如果找不到客戶是不是就沒工資啦?”

事實上,他的擔心並不多余。在招聘簡章上寫的“底薪+提成+獎金”、月均4000-15000元不等的誘人數字,只有在找到5萬元以上的客戶時才生效,否則都是零。

在新員工們依據“大量法則”尋找陌生客戶碰壁後,總監開始說服新人及其親友投錢試試看。“不僅能拿到底薪,自己操作又可以賺錢。我們工資都是領現金的,發到手感覺很爽的。”“黃總”說。

這個時候,新員工們才發現,順為大量招人的目的,不僅是招聘銷售、人力資源,更是尋找客戶本身。他們針對應屆生的求職困境,大方地提供多種崗位,而後把他們和他們的親友變為客戶。

兩周後,看著模擬賬戶的盈利,管理學大專畢業的李歡就動了心,“要不讓家里拿幾萬塊來試一下?賠一點也沒什麽,而且又不見得會虧。”目前,她已經投入6500元,試水操作“迷你盤”了。

黃金美夢

這樣的操作被稱為“對賭”,交易軟件和平臺實質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並未真正與國際市場對接。在業內,對賭的普遍規則是“你虧我賺,你賺我跑”。客戶的虧損,就是公司的贏利,而當客戶贏利或者希望提走的本金達到一定程度時,公司關門跑路。

呈現在新員工以及客戶們面前的,是一個誘人的黃金美夢。

打開順為資金平臺的網頁,三個標著“1∶100”的彩色氣球漂浮在界面上。這個杠桿比例是公司宣傳的重點,即投入1萬美元就能玩轉100萬美元,典型的“以小博大”。

順為主推的國際現貨黃金交易,也叫倫敦金,除了“以小博大”,還有操作簡便,可雙向操作(做多、賣空均可獲利),交易時間靈活等諸多優點。與客戶合作的方式則是兩種:

一種是“保本保利”型產品,分為半年期和一年期,投資金額從30萬-200萬不等,最低回報率5%,預期收益率50%。獲利五五分成,虧損或獲利不足5%由公司補償,但約定時限內不得抽取本利。

另一種是操作者與客戶的私下合作。總監交代,這種合作投資金額靈活,“收益率可以保證每季度15%。”這種方式一般可以隨時計提,但客戶通常會被說服參與一項開戶贈金活動,贈金的要求被紅字標出:三月內不得提取本金。

這個黃金美夢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

在央行網站上,將黃金交易分為實物黃金、紙黃金和黃金現貨三種。除了實物黃金外,都是賬面交易。其中黃金現貨交易分為國內期貨黃金和國外現貨黃金。

順為這類投資公司瞄準的就是國際現貨黃金,也稱倫敦金。倫敦金在中國內地並沒有經過官方認證的合法交易商。

以目前國際黃金市場的交易結構看,實物黃金交易量僅占交易總量的不足2%。絕大部分人所從事的,都是風險更高的投機交易。從實物黃金到黃金衍生品,隨著標的的虛化,黃金交易的投機程度逐層提高。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劉山恩說這是一個“二元市場結構”,既可以買賣保值的黃金,也可以買賣投機的風險。

多年來,種類繁多的黃金交易極為混亂。為此,2011年,央行、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銀監會和證監會等五部委聯合發布通知,規定國內除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外,其他任何黃金交易平臺不得開辦新的黃金交易代理業務。

這些正規平臺給出的交易杠桿一般為1∶8或1∶10,也就是以1元撬動8元或10元。然而像倫敦金這樣的交易方式,往往是“以1博100”,杠桿更高,風險也更高,自然有人願意冒險。

“這些人向客戶只說高收益,隱瞞了高風險。高杠桿也等於你做了1塊錢的買賣,惹了100塊錢的禍。”劉山恩說。

國際平臺,是炒金公司讓客戶放心的擔保。對於順為來說,它所依托的湖景資本平臺(Lakeview Capital Market)就是“國際範兒”的重要表現。

投資和交易,均在這個所謂湖景資本平臺上完成,客戶的資金將直接打入這個平臺,順為收取傭金和手續費。根據順為的介紹,湖景資本平臺2007年成立於英國,2013年在澳大利亞註冊,順為是它在中國市場的總代理商。

投資者簽署合同的甲方也是湖景資本,協議為中英雙語,一式兩份,寄回澳大利亞蓋章後兩周內返還。其間不經過任何境內外銀行平臺。

在這份合同中並沒有出現順為的名字,也無須順為蓋章。也就是說,當出現法律糾紛時,客戶需要找到國外這家公司打官司,與順為無關。

湖景資本是否權威可信?

打開湖景的澳洲官網,全英文界面,然而在點擊賬戶註冊和登陸的鏈接後,彈出的卻是中文。查詢網站資料,IP地址在美國,服務器在中國廣東,註冊人也同樣來自中國。

這個平臺所使用的MT4交易軟件由一家俄羅斯公司開發,是目前通行的國際軟件,但軟件本身對使用者不進行審查,繳納租金即可使用。針對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其官網郵箱回複:“我們是一家軟件開發公司,在經紀商提供相關文件後,與我們合作。其余問題,我無法回答。”

在順為使用的這款交易軟件上,黃金兌美元的價格與國際黃金價始終有細微差距。而且,即使是新員工們在模擬操盤時,交易平臺也曾出現壞死,價格停滯、無法交易的情況。

事實上,這正是國內許多地下炒金騙局的秘密所在——根據公安部2012年偵破的炒金平臺“維財金”案警方調查顯示,投資者們都是在維財公司的交易平臺軟件系統上進行交易,但交易資金其實並沒有進入真正的黃金交易市場,而是流入了公司自設的電子盤。維財公司不僅每一筆交易都要收手續費,而且實際上自己作為“交易的另一方”與投資者們進行交易,導致數萬名投資者虧損。

這樣的操作被稱為“對賭”,交易軟件和平臺實質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客戶的資金並未流入國際市場,而是流入了公司管理者的腰包。

在業內,對賭的普遍規則是“你虧我賺,你賺我跑”。客戶的虧損,就是公司的贏利;客戶盈利時,操控賬號和平臺使其爆倉,賬戶歸零;客戶需要計提本息累計到一定程度時(往往是“保本保利”合同到期日),公司跑路。

換殼,換殼,再換殼

順為和與之有關的多家公司,都呈現出不斷變換辦公地址、公司名稱、法定代表人的情況,時間節點通常為半年或一年。而每一次變更時,公司的註冊資本都會蹊蹺地大幅增加。

如果公司跑路,怎麽找到它?在順為神秘的辦公室里,找不到線索。

順為目前的辦公室,在廣州市中心地價最貴的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1300平米的面積,月租金16萬。鄰座辦公樓內是寶潔、普華永道這樣的知名跨國公司。從窗口望去,可以看到林立的高樓和城市地標廣州塔。

在公司里,普通員工和管理人員像是工作在兩個世界。

普通員工的辦公間完全敞開,管理人員所在的,是一片不能邁入的“禁區”——公司規定:“除副總以上及行政人員外,其他員工禁止進入行政區域”,有文件報批須經前臺。

連接兩個世界之間的橋梁是經理和總監。他們普遍不足三十歲,西裝襯衫,皮鞋鋥亮,常在一起抱怨樓下每天65元的停車費。他們分別帶一組新人,每一兩小時踱到“網吧”來指導工作。

雖然接觸頻繁,新人們卻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只知道姓——這也不一定是真的,南方周末記者就發現,“黃總”門禁卡上的名字姓古。

在順為的培訓資料、招聘簡章和總監的介紹中,影影綽綽潛伏著其他公司的影子:龍庭商務、賽勵、森文、昊匯……它們構成順為的歷史和參照物。

工商資料顯示,廣東順為投資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6月,法定代表人與股東均為張金山、張言彬二人,三十歲不到,籍貫山東。公司註冊資金200萬,辦公地點在廣州維多利廣場A座(經南方周末記者了解,110平米月租金1.3萬元)。不久,追加投資至1000萬。半年後,工商資料變更,更換法定代表人,辦公地點遷至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廣場——與半年前相比,公司面積與租金均翻了10倍。

順為此前在維多利廣場48樓的辦公地址現已搬空,從玻璃門看去,屋內布置與目前的順為完全一樣,有電視墻、小單間和兩個大廳。門縫里塞著三份無人撿拾的報紙,日期是2013年10月29日。大廈保安說這里早已不再有人出入。

據一位培訓者介紹,順為的山東老板把生意從山東、上海遷至廣東,此前的公司叫做賽勵。

廣州賽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註冊於2012年6月,法定代表人張建平,山東人。註冊資本10萬,後追加至300萬,位於廣州石牌橋豐興大廈B座1105室,現已更名為“勵禾”。

此前一年,張建平註資10萬元,成立廣州龍庭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這間公司的地址,位於賽勵隔壁。龍庭商務目前已經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縱覽順為的歷史,短短幾年中,數次換址和更名,與之伴隨的是註冊資本從10萬漲至1000萬,辦公地點租金翻了10倍。

不僅是順為如此,在其培訓資料中出現過的另外兩家公司也與它路徑相似。

廣州昊匯投資有限公司,是順為一個總監的前“東家”。這間註冊於2008年的公司,幾年間屢次被爆詐騙,於2013年9月註銷。

廣州德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介紹曾出現在順為的招聘簡章中。該公司成立於2011年7月,原名為創萬,註冊資本50萬;一年後更換法定代表人,註冊資本上升至1000萬;半年後再次更換法定代表人,並變更公司名稱為德萬。在註冊與變更的三個節點,辦公地址也不斷更換,由46平米每月4000元租金變為600平米每月租金8萬元,租金翻了20倍。

每半年或一年更換一次法定代表人、公司名稱、辦公地點,同時資本金不斷增加、辦公地點愈加奢華,成了順為及其有關公司的共同特征。

應聘進入順為公司的應屆畢業生們,就是在這個像網吧一樣的辦公室里用QQ 等工具尋找客戶。 (南方周末記者 張玥/圖)

沒有監管,沒有保護

像順為這樣的地下炒金公司,並不在正常監管範圍之內,投資者的資金自然也不受保護。

像順為這樣的公司,究竟受到誰的監管?

順為在說服投資者時,往往會聲明其采用的湖景資本平臺受到英國、澳大利亞官方的雙重監管。

但情況並非如此。

英國的FCA(th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是全球權威的兩家金融監管機構之一。在FCA的資料中可以查詢到,湖景資本公司“員工為1-10人”,且明確標明“不得持有客戶資金”。在回複南方周末記者采訪的郵件中,FCA指出,“根據本國相關法規,外匯不被視為投資方式,因此不受FCA授權及監管。”也就是說,以投機為目的的炒匯、炒金交易不受英國官方的監督機構認可。

在澳洲,金融服務商只有持有監管者ASIC(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頒發的金融交易牌照AFSL(Australian financial services licence),才有做金融衍生品的資格,而湖景資本提供的只是公司註冊號ACN(Australian Company Number)編號——這個編號只能證明它是一家在澳大利亞註冊的公司。南方周末記者試圖聯絡ASIC進行采訪,但截至發稿時,未能收到回複。

順為公司所依托的國際交易平臺,在國外並不是像其自稱的那樣受到監管。

在國內,這樣的公司同樣處於監管的空白地帶。在2011年發布通知指定了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為唯一交易平臺後,投資者在其他公司中的交易行為不被央行及銀監會認可。

至於工商部門的監管,則以該公司的營業範圍為準。德萬、賽勵等公司標註的經營範圍為投資管理、投資咨詢、以自有資金投資等。順為的經營範圍則更加廣泛,包括“投資管理、文化交流、環保設備、物業管理、園林綠化、貨物進出口”等十三種。而工商部門只能針對超越經營範圍的行為進行懲處。

“這些公司不跑路還好,等年審的時候也許能見到它們。”廣州市工商局上訪辦的負責人說,“一旦跑路我們就沒辦法了,只能是找公安報案。”

南方周末記者也曾找到公安部門咨詢,對方的說法是如果公司是正規工商註冊的,且雙方簽了合同,就屬於自願行為,有問題可以去法院起訴。

然而在此類交易中,與客戶簽署合同的是國際平臺公司,像順為這樣的投資公司本身並不出現,因此形成了一個“死循環”。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2010年曾有投資者在昊匯公司虧光18萬元後,分別到廣州市天河區公安部門、工商部門、央行分支機構及外匯管理部門投訴,都未獲得結論。

“這種公司其實在沒有監管的狀態,出了事兒以後,公司一關門,手機號扔掉,換個名字,到哪找去?”上金所一家會員單位的負責人說,“在廣州這樣的事情很多,交易員早上醒來發現不用去上班了,因為老板跑了。”

不過,有公司關門,也有公司開張。

鄰近賽勵的豐興大廈A座27樓,一家新公司正在裝修。嶄新的辦公桌椅已經排好,暖黃燈光打著“森文”兩字。

廣東森文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是另一個出現在順為招聘簡介中的公司名字,總監說是另一個“分公司”。工商資料顯示,目前這家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已通過名稱審核,順利的話將在2014年5月完成註冊。

2013年12月13日晚六點。一男一女走出“森文”新辦公室,討論著當天黃金的大盤點位。“我們這樣的公司多嗎?”“很多啊!高德置地就有,我有朋友在那里……”說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石牌橋地鐵站洶湧的人潮中。

(應采訪者要求,李歡為化名)

南方 周末 記者 臥底 地下 炒金 公司 CBD 黃金 秘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