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瘋炒和闐玉 漲到黃金九十倍

2012-2-6  TCW




一公克黃金新台幣一千六百六十元 (統計至一月三十一日),十年來漲五倍;一公克石頭新台幣十四萬元,近黃金九十倍,十年來漲了一千倍,中國正在掀起一波炒石頭挖石頭的熱潮。

這塊石頭就是和闐玉,中國最出名的玉石與產地。

第一幕:挖河床動用三峽大壩兩倍挖土機

這個地方正展開中國規模最大、最瘋狂的挖掘行動,動員的挖土機數量是全世界最大的水力發電廠三峽大壩的兩倍、一天有二十萬人同一時間在河床裡瘋狂挖掘,還 爬到了崑崙山超過四千公尺的高山,踩著薄冰爬在懸崖敲石頭。

中國人瘋狂挖玉,也有台灣人投入這個瘋狂的市場中,他見證了這塊新疆玉石市場的狂熱,也看到了新疆暴動的可怕,一起投入這場瘋狂又危險的炒石頭熱潮中。

自漢代以來,新疆和闐地區產玉已經上千年,最主要的產地在兩條河流上,一條叫玉龍喀什河,因為產白玉,所以又稱白玉河;另一條叫喀拉喀什河,因為產黑色外 皮的白玉,又稱墨玉河,兩條河最終合流就叫和闐河,所以狹義的和闐玉,就是指這兩條河產的玉。

過去,大量發現和闐玉的地區就在這兩條河流一塊固定約一百公里的流域內,再往上、下游卻一顆玉石也沒有。

挖掘規模有多大,新疆寶玉石協會會長刁文奎說:「三峽大壩工程夠大吧,也不過用了三千輛的挖土機,白玉河高峰的時候,同一時間超過六千輛挖土機、二十萬人 一起在河床上挖掘和闐玉石。」

這麼多挖土機與人力投入,因為這裡不斷上演一夜致富傳奇,新疆和闐玉十年來從一公斤人民幣兩千元,到現在一公斤喊價人民幣上百萬元。刁文奎說,具備蒐藏價 值每公斤有上千萬元行情,一公克最高人民幣三萬元,十年漲了千倍。

於是河床一次次被挖起,第一次挖三公尺深、第二次挖六公尺、第三次十六公尺,越挖越深。台東縣寶石協會常務理事、寶明堂老闆鄭明章走進白玉河,整條河像是 一個超級大工地,塵土飛揚有如大沙漠。

第二幕:攀礦山海拔五千公尺踩薄冰鑿石

瘋狂挖玉接著往深山挖,直接找上玉石礦脈崑崙山,海拔達五千公尺的阿拉瑪斯礦山。距離和闐市約三百六十公里,其中有七十公里是山路,鄭明章跟著維吾爾族工 人騎毛驢上山,一趟上山採玉要一個月,帶著當地稱為饢的粗糧上山、喝融化的雪水,睡在山洞裡。

採玉礦場,比台灣最高峰玉山都還要高,空氣稀薄、還需拉著繩子攀附在山壁、踩著薄冰鑿石頭,才能挖出玉礦石。

第三幕:做假玉進口貨花百元就能買證明

但險峻高山能採下的石頭有限,刁文奎說:「新疆市場中現在有來自俄羅斯、韓國、青海的玉石,到了烏魯木齊全成了和闐玉。」於是到了新疆買玉,買到的恐怕全 是進口貨。

甚至連二○○八年北京奧運的獎牌,號稱使用黃金鑲和闐玉,但使用的和闐玉卻產自青海,根本不是來自新疆和闐。混亂的市場,連官方的鑑定書也充滿問題,在新 疆只要花人民幣二十元(約合新台幣百元),不管是來自青海還是俄羅斯的玉石,每張證書都說這塊玉是和闐玉,等於用人民幣二十元,把產自外地的玉石變成一公 克三萬元的和闐玉。

第四幕:漢人買玉交易談不攏險被維族殺了

這樣瘋狂又混亂的市場,吸引了台灣人加入,一個來自台灣寶石故鄉之一的台東人。二○○二年,鄭明章深入新疆和闐,而且一待就是十年,更成了新疆玉石界大老 刁文奎最好的台灣朋友。

對他來說,深入新疆可以少四次的交易價差,原來一塊和闐玉從出土到北京、上海要經過五次交易,第一次和闐商人從挖玉者收購,第二次被賣到了烏魯木齊交易市 場,第三次是被新疆的大盤商收購,第四次被賣到北京、上海等地,第五次才賣到一般人手中。

鄭明章說,每一次交易,可能都要賺一倍,而且買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和闐玉。但真正深入新疆和闐,才知道新疆是充滿危險的地方。

二○○二年,第一次到了和闐市,鄭明章一下榻飯店後消息馬上傳開,有外地來的漢人要來收玉了,人還沒出房間就有電話打進來說要賣玉。

維吾爾族的玉石商人提著電影○○七最愛的手提箱,裡頭全是玉石,講好一公斤人民幣兩千元。鄭明章開始東揀西揀,把皮箱裡的優質玉石挑了出來,維族商人臉色 越來越難看,才買一公斤卻把好貨全拿走了,要求加價不然不賣,鄭明章想,說好了一公斤兩千元怎麼又要加價,當然不答應,於是破局了。

隔了一會對方又後悔打電話進來,答應兩千元就兩千元,請鄭明章到他家取貨,到了維族商人家裡,又看到了更多的玉石,鄭明章又挑了一公斤的好玉石,結果對方 生氣了,明明剛剛不是挑這些的,怎麼漢人又耍花招了,鄭明章說不賣就拉倒。

這一下不得了,維族商人突然生氣講了一堆維族語,陪同的人趕快拉著鄭明章說,快逃!對方去拿刀要殺你了。

一頭霧水跳上車衝回飯店。後來,鄭明章才知道,漢維文化不同,生意邏輯也不同,維族人常常吃漢人虧後,認定漢人就是愛耍詐,所以跟維族人做生意就是說買就 要買,而且不能前後不一致。

這只是開始,每回新疆暴動,維族人是見到落單的漢人就殺,暴動後,則是解放軍見到維族就打就抓,仇恨越結越深。偏偏產玉的和闐位於新疆的南半部,是維族的 居住地區,漢人非常的少。

二○○七年,鄭明章到和闐知名的玉石交易市場洛浦縣收玉,而且深入到鄉間,手機通訊不佳,沒收到新疆可能暴動的警告,等到晚上回到洛浦才知道大事不妙,不 盡快逃出恐怕會有危險。

最近一個城市是新疆第二大城喀什,才有飛機飛離新疆,鄭明章一路包車,連夜飆九百公里路開十二個小時,到了喀什機場時,新疆第二大城也陷入暴動之中了,解 放軍把機場封鎖得水洩不通,外頭亂成一遍,在軍警保護下搭機離開。

第五幕:送禮買人心用蔣介石幣換來維族友誼

只是,新疆如此危險,鄭明章怎麼可以深入維族地區,跟著維族上阿拉瑪斯礦山。原來他有一套用蔣介石換袁世凱的獨門絕招。

出入新疆收玉石期間,鄭明章每次到新疆,身上戴滿台灣的紀念幣,例如蔣介石的紀念銀幣,一次一帶就是五百枚。

一個蒐藏家,鄭明章衡量一個東西價值,並不是看帳面的價值,而是要看稀少性,因為對買家來說,越稀少的東西就越高價,十年前兩岸交流沒有今天這麼熱絡,台 灣的東西在中國相當稀少,被大陸稱為老蔣的蔣介石相關物品,不僅是稀少,甚至還是禁忌。

因此台灣發行的老蔣銀幣在中國人眼中是非常難得的,「見面就送一枚,成本才新台幣幾百元,但對方是感動到不行,甚至還回送一枚龍銀(民國初年銀幣)!」鄭 明章說,等於拿蔣介石換回袁世凱(龍銀頭像),價值差了好幾倍。

和闐玉十年來漲了千倍,證明了鄭明章的投資眼光,也印證了一句話:「亂世買黃金,盛世藏骨董,」中國暴發式的經濟奇蹟,連漂亮的石頭都有人搶著要,和闐玉 也從一顆亂世沒有價值,變成無法用價值衡量的瘋狂石頭。

【延伸閱讀】台灣曾是寶石、玉石出口大國

很多人不知道,台灣也曾是全球重要的玉石與寶石產地與出口國,曾經有上千家的業者從事寶石加工的行業。

台灣玉主要產地在花蓮縣壽豐鄉豐田村一帶,又被稱為豐田玉,在民國五○年代,曾經大量挖掘出口為台灣賺進外匯,但大量採礦、廉價出口,卻也讓玉石礦脈逐漸 枯竭,出現了找不到新礦脈與開採成本過高的情況。

於是,台灣玉石業改從加拿大進口玉石再加工出口,但在國際市場上也逐漸不敵色彩較鮮豔的緬甸玉。

花蓮有玉,台東則有寶石,在台東都蘭山區產有俗稱台灣藍寶的藍玉髓,台大地質系教授劉聰桂說,台灣藍寶因礦脈中含有銅礦,所以呈現漂亮的藍色。但台灣藍寶 並不是真正藍寶石,性質較接近水晶,在礦物學中被統稱玉髓、半寶石,也曾加工出口。劉聰桂說,台灣跟緬甸、新疆和闐一樣都是地殼頻繁活動區,強烈擠壓產生 變質岩,因此有玉髓與玉石礦。

不過,經過大量開採,已不易發現好的玉石與藍寶,只有每次颱風過後,大風浪捲起海底的石頭與沉積物,台灣的東海岸才有機會撿到台灣玉與藍寶。


中國 瘋炒 炒和 和闐 闐玉 漲到 黃金 九十 十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6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