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搜索的藍海在哪裡?時效、實名與垂直 hnims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aa38260101b2fz.html

  當最近對於某官方搜索公司的評論充斥互聯網時,阿里的搜索悄然引起關注;此時不乏深諳行業底細的專業意見和一些隔岸觀火的戲謔。站在科技和商業觀察者的雙重視角,我一直想撰文漫談搜索市場的商業機會,即我們思想和眼光可及的藍海究竟在哪裡?百度、360、搜狗、即刻、盤古、阿里搜索還有一兩個我們不方便點名但是非常優秀的創業者,它們誰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模糊」中爆發出的明確需求

  讓故事從需求和用戶開始:今天大眾用戶的搜索需求最大特徵究竟是什麼?毫無疑問,答案是「模糊」。舉例:某用戶搜「布拉德皮特的妻子」,僅通過這些關鍵詞你無法判斷他要找的是安吉麗娜·朱莉,還是前妻安妮斯頓。

  早先有些自作聰明的搜索引擎總想玩弄用戶提供的關鍵詞,以證明自己智能——比如和ChinaDaily合作,甚至被克林頓推薦過的Accoona曾試圖通過關鍵詞猜出用戶背後的需求,最後該公司去向不明。僅看皮特的案例就可以否定這種模式。用戶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定義Query,你又怎麼可能知道?

  再來一個更自我顛覆的問題,搜索用戶自身最大的特點是什麼?答案:一群「注意力渙散」的人。未來要致力於搜索行業的學生上第一堂課就會學到這個假設。不多解釋,用一個案例說明:作為飛人的粉絲,你輸入了關鍵詞「喬丹」,結果百度出了性感的、曲線婀娜的「三版喬丹」,你會戳向哪裡?這不是注意力渙散是什麼?

  結論:「一群容易分神的、並且歸納不清自己需求的用戶和信息需求」最後被現代統計學和計算科學的創業者捕獲,誕生了當今最有含金量、高度排他的IT生意——搜索。

  紅海的邊界

  要找尋「藍海」首先要知道「紅海」的邊界在哪裡。仍然幻想自己可以和Google、百度正面交鋒的創業者要警惕這個邊界。這早就不是算法的問題。就算你一夜之間擁有了它們兩者的算法,你連走到海灘的機會都很小。這是一個金錢和硬件構築成的壁壘:為了支撐每天你這幾下點擊,這兩家公司發電量都夠得上十幾座巨型城市的需要。

  在哥倫比亞河下游的河岸上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的建築物利用河流落差先發電後散熱,同時解決了數據中心兩種最大的能耗,每日處理數十億次的搜索請求——這是Google今天的數據中心。在北歐有一些龐大的、布線精密、但是尚未起用的地下設施,這是Google未來的數據中心。

  此外,兩家公司都有巨大的人力團隊來保證搜索質量,抵禦各種攻擊遊戲規則的人。而你需要多大的投入和速度才能迅速爬得一樣高,去和他們面對面對話呢?

  互聯網檢索目的就是全網、全文,一個文檔一個單詞都不漏過。單從字面上就知道是一個高度排他性的生意。繼續在這個方向上從0到1地去發展難度可想而知。遺憾的是包括360、即刻等國內公司仍然想在這個領域正面衝擊。

  那麼真正被巨頭留下的機會在哪裡呢?

  時效背後的藍海

  相關性檢索最大的軟肋就是對於時效的判斷。這也是為什麼兩個巨頭都將新聞需求獨立出來。同樣以「布拉德皮特的妻子」為例,到今天Google相關性檢索結果第一頁中仍然是一大半關於「安吉麗娜·朱莉」,而另一半有關前妻「安妮斯頓」。

  為了滿足那些尋找朱莉最新消息的人,我們需要一種更注重時效的服務。這就是為什麼Google曾經和Twitter合作,提供精確的時效內容。在地中海南岸騷亂的時候,美國的兩個「國家寵兒」Google和Twitter聯手傳出了大量一線記者和當地社交媒體用戶的聲音,後者有點類似於我們今天說的自媒體。作為媒體編輯,我一度試圖使用這個服務來第一時間確定卡扎菲的生死、穆巴拉克的結局。但是,不要忘記,如果沒有Twitter,Google的這個服務就消失了。

  還需要更多的證據支持嗎?打開百度新聞並搜索,注意看頁面下方——那是新浪微博的搜索結果。是的,他們已開始合作!百度和新浪微博的聯手原理上和Google與Twitter的關係完全相同。這也正是即刻和盤古等團隊應該嘗試的差異化領域。誰能夠提供一個好用的即時檢索,那將是趟入藍海的先行者。

  至此,應該明白為什麼Jike.com叫「即刻」而不是「極客」了吧。不過遺憾的是,公司包括鄧亞萍在內的兩任CEO沒有把脫胎於日報資源的產品推向「即刻」,而是去克隆了「相關性檢索」的產品,衝向了那片紅海。

  還有一個站位更好的國內團隊,他們擁有新聞社的背景、最龐大的中文媒體團隊、以秒更新的獨家內容,他們甚至可以讓自己的即時內容優先進入自己的即時檢索——他們就是新華社的盤古。而且從盤古的首頁可以看出,他們比即刻更懂自己的基因優勢。但是,目前他們的有效內容遠遠不夠,也許身份決定他們會永遠缺乏足夠的內容源,因為他們遠離UGC和自媒體。

  這篇藍海屬於誰?那就要等待那些擁有充足可信的新聞資源,對時效理解準確,最懂自媒體,又能夠規避內容風險的產品團隊。

  人肉搜索的藍海

  在一個十幾人的研討會上,我曾目睹一位劍橋同仁展示了一個軟件作品,通過公共信息人肉出了與一位在場教授相關的人。當姓名不斷被羅列出來的時候,教授驚訝的表情至今難忘。當然最後他不得不打斷程序的運行,也許因為部分結果開始涉及他的隱私。

  谷歌在歷史上致勝的關鍵:用網頁相互引用的網狀關係實現了對網頁價值的判斷,極大提升了用戶體驗,即我們所知的PageRanking。留下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否可以用人際關係實現對於人的價值判斷呢?這也許可以叫「PeopleRanking」。

  如果你輸入「王濤」,不僅可以找到和你個人最近的那個王濤,還可以找到最具有大眾媒體價值的那個「王濤」,其中光是球類運動員就有3個。而在當前的搜索中,你可能一個都見不到,中國光是叫王濤估計就有15萬個,抵得上5個摩納哥的人口。這,當然就是潛在的商業機會,它也只留給那些可以把實名做得最大、最徹底的創業公司。在這一點上自暴自棄的開心網賣身騰訊日後會被證明是個極大的價值低估。

  作為一個高度規範化實名社區的臉譜一直攔阻Google進入,讓對方頭疼不已;而Google如此思念臉譜的內容,以至於最後自己決意投身SNS的情結也在於此。

  這背後還可以衍生出更多小生境,比如搜索和你最相關的實名UGC。舉例:婚慶是個不錯的市場,但是過來人都知道強大的點評網在婚紗攝影等小類別的非實名UGC已經被水軍沖得七零八落;一個用戶只要搜索出自己兩三個實名朋友關於婚紗攝影的真實點評就能產生自己一萬元左右的消費判斷,但是在點評網無法得到滿足。類似的還有旅遊,電影等,前者幾乎是空白,後者要看豆瓣。

  掘金垂直需求

  此外,還有很多專業需求可以成為藍海:司法、醫學領域的垂直檢索。這些價值隨文化環境不同而不同。前者在依賴判例的美國很有用,前不久自殺的天才亞倫就在此有過成功的產品;後者發展迅速,更多面向專業人士。

  類似想法在不同領域都存在機會:在中國,類似票務、商旅、房產等都有做得非常好、但是不足以獨踞市場的成功者,比如去哪兒和安居客等。上述這些如果加入PeopleRanking的維度,價值又將完全不同。這,也許會是後來者的超車機會。

  數字化的「齒輪」

  到最後,我再想像一下「搜索引擎」未來究竟會變成什麼樣?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要忘掉Google、百度、360和搜狗等等。未來的搜索就如齒輪,是一個無處不在的工具。我們能說出身邊的齒輪在哪裡嗎?和大工業時代相比,人類機械已經不以裸露齒輪為性能強大的象徵。同理,未來優秀的搜索產品不一定具有搜索的具象;而上文羅列的思路連冰山一角都算不上。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簡單的、無差異的互相剋隆一定會失敗。最後誰能利用背後技術去實現一個顛覆傳統用戶體驗、有用且差異化的服務,就將是下一個藍海的發現者。

搜索 的藍 藍海 海在 哪裡 時效 實名 垂直 hnim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71

創業者解析:投資人,K12藍海在這里呢!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305/59231.html

i黑馬發現,幼兒啟蒙軟件和成人自學工具在國內風生水起,小學教育輔助的工具卻乏善可陳,專註這一領域的產品更是難得一見。鄧嘯明專註家庭輔導工具領域已有時日,期間與投資人多有溝通;發現投資人對這一領域的認識仍嫌生疏,稍有誤解。本文來自《芥末堆》,對投資人的誤解進行了解析:認識一:家長不願意參與孩子學習。換個時髦的說法是:小學生家長沒有這個“需求”!這是我在交流中聽到次數最多的說法,也是“殺傷力”最強的否定理由。但是這個認知有問題!原因不解釋,直接看數據:2011-2012年期間本人在學而思師資培訓部任職,參觀小學數學高年級課程50個課次(每次3小時)以上,基本上陪聽家長與學員人數之比都能保證1:2以上。低年級數學旁聽人數更多,學而思遠大路教學點每學期排課30節以上,幾乎所有班級里面的家長人數都不少於學生人數。大量家長旁聽在一線教師當中是熟知的常識。所以實際情況是:大部分家長都非常願意參與孩子的學習。在學而思,旁聽家長里面更有約有四分之一會帶上筆記本全程聆聽,辛勤筆記。旁聽的家長里面包括了大學教授、PE投資人、外交官員、培訓機構老板、全職太太、全職爸爸等等!家長們深知家庭輔導的重要性,熱切地參與孩子的學習過程,卻苦於有限的參與途徑!試想通過手機軟件提供便捷的參與方式,讓家長高效地完成這份心意,那將是多大的一片藍海!認識二:有了培訓機構,家庭教育就不重要了大量國內的家長會覺得:學校老師講一遍,課外老師查漏補缺一遍,自己就不需要(不忍心、沒能力)再操心孩子的學習。這也是有問題的!事實是:家庭教育始終是最重要的環節。從教育學的角度來講,小學生的學習過程可以劃分為三部分: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家庭教育;三者相互配合,才能促進學生的知識吸收和品德培養。單就知識吸收而言,學校與培訓機構講授的知識越多,家庭教育需要呼應的內容也就越多。家長經常被要求關心孩子的學習、及時給予反饋,但是很少有家長的反饋能讓老師滿意。因為不聽課的家長其實做不到有針對性的呼應、配合。這時候家長需要一份簡單的操作指南,羅列需要呼應的要點或者註意事項。此外,品德培養部分同樣需要智能的工具支持。2008年中國教育學會在浙江調查了4536名家長,結果顯示89.7%的家長非常渴望參與“親職教育”(教家長教育孩子),但是他們一學期最多能抽出2-4個小時來學習。有限的知識儲備和複雜現實之間的矛盾正是對智能化工具的需求。寬泛地說:學校教育逐漸現代化,課外培訓已經走在了時代前沿,但是家庭教育的傳承方式卻依然跟孔子時代相當,即“父傳子、子傳孫”。所以在整個教育體系當中,不論是德育還是智育,家庭教育都是最容易、也最需要用新技術強化的短板。認識三:家庭輔導涉及廣、主觀性強,無法整合成移動產品。投資人可能有經驗:家長都有自己的教育觀,每個孩子都有個性化需求,一款移動產品很難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這種觀點在邏輯上是對的:高度的差異性始終是教育數字化的難點;缺少有力的教育理論支持,移動設備也很完成嚴謹的判斷。但是另一方面的事實是:工具性的產品可以實現部分的方案集成。我們專註研究家長輔導孩子的過程,將整個過程拆分為更小的行為或者領域,然後就可以在特定的環節提供恰當的產品,從而抓住服務家長、抓住用戶。以小而美的產品切入家長群體,將來它可以成為家長端的流量入口,為高級的服務提供大數據的支撐。綜上所述:小學生的家庭教育渴求智能便捷的輔導工具,在這一藍海中我們可以嘗試為家長的德育或者智育提供小而美的輔助工具,繼而打開一片用戶的缺口。下圖紅色框中即為小學階段輔助教育成果的主要APP(其他區域則表示相關、做參考的APP)。紅色框中APP的來源與功能劃分涇渭分明:左邊的產品針對學習者本身,適用3-8歲兒童,具備簡單的教育功能;右邊針對學生家長,全部為培訓機構開發的CRM系統,具備部分家庭教育輔助的功能。相比時間軸最左端的幼兒啟蒙軟件和靠右端的成人自學工具,小學教育輔助的工具乏善可陳,專註這一領域的產品更是難得一見。申明:本文討論僅限於小學生(6-12歲)家長的家庭輔導工具(移動互聯網產品),不涉及網校課程、兒童遊戲、興趣或者拓展類應用。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鄧嘯明 | 編輯:weiyan | 責編:韋
創業者 創業 解析 投資人 投資 K12 藍海 海在 在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215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