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流言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29.html

「CK,你可唔可以老實答我…」兩位Sales同事走咗入我間房:「公司係咪財政出咗問題,要賣盤?」

房間裡面我正跟Kathy開會,撞正同事敲門,問我地如此一個問題,當堂打左個突。Kathy同我交換左個眼神,然之後開口問:「呢個消息響邊度聽返嚟?」

「今朝Mandy同我都收到有headhunter打電話俾我地」Sales同事Stella說:「headhunter話出面傳我地可能會賣盤,公司會同買家merge。賣左之後我地既職位可能會被新買家cut咗,所以勸我地不如快d跳船…」

「Stella, Mandy…」我嘆左一口大氣:「放心,的確有人問過我有冇興趣賣盤。不過我冇打算賣喎。如果你方便的話,你將搵你果個headhunter既contact抄俾我丫,等我同佢傾下計。」

Stella同Mandy互相望了一眼。我循例講左d安撫佢地既廢話,佢地聽完之後半信半疑,然後返左出去繼續工作。

「又嚟啦…」我苦笑:「商場如戰場,果真冇講錯。」

自 從果位麻煩既行家A出現之後,時不時我公司既同事就會收到一d不明來歷既headhunter既電話,問佢地有冇興趣過檔。同事們本來都不為所動,不過呢 班受僱既headhunter所講既說話,越黎越「踩界」,成日跟佢地既「目標」暗示,話我地公司可能唔掂,又或者聽到甚麼甚麼傳聞,話我地要被收購之 類。Stella同Mandy已經唔係第一個收到類似電話既人。呢班名不經傳既headhunter,我唔知響邊度請返嚟,我甚至好懷疑,佢地係咪真係獵 頭公司,抑或係受僱於某個競爭對手希望搞亂你,從而可以壓價買起你既股份。

「我會處理架啦。」Kathy點了點頭:「或者我地應該開心,當同事遇到呢d事情,第一件事係搵我地問清楚,而唔係諗都唔諗就信左出面既人所講。」

事 實上,第一個收電話既,係Kathy。果個不知名既headhunter話,佢手上有幾個Fortune500既公司opportunities俾 Kathy,希望Kathy出黎飲杯咖啡見過面。Kathy未黎做之前,本來就響果d公司裡面打滾,而且一貫串咀:「唔好耍我啦。你所講既 Fortune500公司,如果要headhunt我的話,唔會係經你手既。」

早陣子我響內地開分公司。公司還未準備好,連招聘既工作都 未開始,同一個headhunter就send左幾個candidates既resume俾我,話希望我去見下佢地。我覺得事情有古怪,所以冇見到呢幾個 人。然而我有另一個行家就冇咁好彩,Interview左亦請左其中一個。呢位人兄上班之後兩個月就請辭,然之後就去左行家A處上班。上班之後,當中既一 班客人就不斷被行家A撬走。最近呢位「不幸中招」既行家同我食過飯,佢話明知俾人「涉透」左入黎,偷走左客戶同報價資料,卻苦無證據告人。所以「特登」提 醒我一聲,remind我要小心小心。

響我呢個微小既行業裡面,居然有「商業間諜」,我覺得簡直係匪夷所思。當然我亦唔排除,受害行家可能因為生意被人賤價搶走而「諗多左」,不過無論如何,還是小心為上。

中小企既生意人,做生意其實好務實,只係想搵兩餐養妻活兒,幸運的話可以搞大d,賺多d去改善生活水平。做買賣本來係好簡單既一件事,當事情變得複雜既時候,樂趣同時亦因而大減。做生意遮,何必搞到咁複雜?

流言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60

克莉絲汀上億市值蒸發 上市公司如何應對流言

http://www.21cbh.com/HTML/2012-11-9/yNNDE4XzU1OTIyNA.html

日前,在上海當地引起廣泛關注的克莉絲汀訴大學生網絡商譽侵權案,已經進入訴訟程序。原告上海克莉絲汀食品有限公司向不實信息源頭髮帖者——一名上海女大學生索賠百萬元,並要求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此案引發的社會爭論:公民在網絡發帖,其言論自由的邊界在哪?網絡上未經核實即隨意發佈的帖文越來越多,影響日益增大,上市公司作為知名企業,遇到同類事件應該如何應對?這些都成為爭論的話題。

一個帖文

引發上億市值蒸發

今年4月25日,上海一大學生在人人網上發佈帖文稱,「剛跟老媽打電話獲悉,金山一家奶油廠被衛生局查封,裡面的奶油都是用地溝油和外國的工業油製成的!克里斯汀(原文)、莉蓮蛋撻等滬上知名蛋糕品牌都從這家廠進貨!!大家千萬別吃了啊,昨天查出的,預計馬上就要曝光了!!千萬別買啊。」

其後,有關言論在多個社交網上被熱傳,而在微博上,更是被名為「新聞小兵曹文藝」的賬號重新改寫內容,以一種確定的口吻稱「此事昨天查出,預計很快將曝光」,由於其微博賬號自稱是媒體人士,讓不少網友信以為真。作為一家糕點上市公司,被爆有食品安全問題,而當時的大環境,正是多家知名企業被揭發使用地溝油生產,民眾對地溝油惶惶不可終日,這再次觸痛公眾敏感的神經,結果引起網友的高度關注。最初的爆料微博經數個粉絲較多的微博賬號轉發後幾小時內便被轉發13106次,評論近千條。

中國上市公司輿情中心在事發當初就曾致電克莉絲汀的有關部門,對方堅稱網上的傳言不實,並表示稍後會出正式的新聞稿回應。傍晚,公司在官網上發佈正式聲明,稱其並沒有向任何傳言中提及的「金山奶油廠」購買原材料,也沒有任何合作關係,並指「公司長期投入人力物力,嚴守食品安全,聲譽來得不易,對於不經查證即隨意毀損公司辛苦建立名聲的謠言製造者,公司將依法律究責」。

隨後,克莉絲汀選擇向警方報案。而翻查股價記錄,克莉絲汀在4月26日的股價下跌了2.92%,其後持續下跌。除此之外,當地各政府部門包括質檢、工商、食藥監等隨即到克莉絲汀的工廠進行大檢查,而不少消費者也信以為真,向有關公司諮詢。根據其8月末披露的中報顯示,公司營業額度雖然同比增長6%至5.95億元,但受到經營狀況及上市費用的影響,虧損1878萬元,而去年同期純利則是1694萬元。

在庭審上,克莉絲汀的代表律師表示,克莉絲汀的經濟損失由包括數方面構成:經營利潤下降了900多萬元,以及股價下跌等。由此索賠百萬元,並要求對方在人人網及新浪網微博首頁顯著位置,發佈不少於60天的聲明。而在法庭主持的雙方調解時,原告表示,可以減免賠償金,但被告須在其組織的新聞發佈會上宣讀由該公司擬定的道歉函,被告沒有接受。

草根帖文真的無需謹慎審核?

在庭審上,被告的代理律師稱,被告作為普通人,其發言和公眾人物發言是不一樣的,「越是沒有知名度的人,審慎審核的義務也就越低,發帖時是不需要注意審慎審核的義務」。然而,其觀點引起了網友的反彈。有微博用戶評論稱「不負責任的話說完了難道還要狡辯嗎?」無獨有偶,當日號稱是媒體人的新聞小兵曹文藝在微博中稱克莉絲汀涉事地溝油時,也有不少網友在評論指責其只要打個電話就能瞭解真偽卻「不盡核實義務,濫用社會信用」,認為其並不是一名稱職的媒體工作人員。

有律師認為,合理框架下,侵權造成的傷害必須與賠償相等同,形成對等。在克莉絲汀一案中,被告在沒經核實的情況下,把道聽途說的內容發佈到網絡平台上,其行為確實不妥,也對公司造成了實際的傷害。目前我國法律尚未對網絡上發佈的內容,要求核實後才能發佈,但並不意味著在網絡上可以隨意發佈超過言論自由邊界的言論。網絡作為公共空間,並非個人日記,認為發佈在網絡上的帖文只是屬於親密朋友間的「私房話」,只是一廂情願的看法。

聯繫到過去多個案例,如美爾雅(行情 股吧 資金流)誹謗案,去年一篇網絡文章《楊聞孫,搞垮美爾雅的罪人》,稱其涉嫌掏空美爾雅的資產,利用重組聯合多方關係欲將美爾雅據己所有等,同樣造成了公司股價暴跌,其最後審判結果,帖文的始作俑者同樣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公司的大度贏得的將不只是口碑

社交網絡等新興媒體的迅速發展,使得普通用戶,甚至是昔日默默無聞的「草根」,也能因為一件事而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可以預見,日後類似的事件將會越來越多。而上市公司作為在資本市場上需要對投資者負責的群體,遇到同類事件的受影響程度會更大。對於網絡上氾濫的不實信息,除了打擊自身的信譽之外,更可能造成公司經營業務的困難,造成財產損失。

以過去的案例為例,美爾雅和克莉絲汀等上市公司都走上了維權的道路,也有更多的公司在澄清公告中聲稱要對不實信息保留追究的權利。對於大部分公司而言,其面對網絡上的不實信息,大多採取澄清公告的辦法,把真相擺在眾人眼前,對於普通網友,極少會「法庭見」。不可否認,公司選擇把事件訴諸法律,其必然已經衡量過會否勝訴。但應避免出現「贏了法律,輸了形象」的狀況。以香港某知名公司為例,其公司自身一直在網絡上被網友稱為是為販毒洗錢而起家,該公司一直採取強勢的態度,對網絡上有關言論窮追猛打,對普通網友討論甚至是發佈有關信息的網站提起訴訟,雖然訴訟屢屢勝訴,但其公眾形象卻隨著訴訟的增多而越加低落。

有網友及律師就認為,假若對方並非刻意針對企業,在對方消除影響後,事件就應該大事化小,不需要把行動升級。據中國上市公司輿情中心的統計,克莉絲汀事件後,在數百篇對庭審的有關報導中,不少媒體都認為,對一名學生無需窮追猛打。上海外國語大學公共關係學系主任紀華強就認為,作為消費行業,一反在店裡的溫和形象,而採取強勢姿態,雖然能起到警示作用,也能為企業取回法律上的公道,但其自身的形象更有可能會被其強勢動作而損害。他認為企業應該採用更溫和的對話方式,把危機轉換成企業宣傳的機會。


克莉 絲汀 上億 市值 蒸發 上市 公司 如何 應對 流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724

痛失龍頭寶座:中信證券再遇減薪流言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7/2849893.html
近幾天,中信證券有些員工心中難以「淡定」。

7月9日,上市券商6月份財務數據全部公佈,中信證券上半年丟掉了保持多年的冠軍寶座,在營業收入和淨利潤兩項主要指標上被海通證券趕超。

這一問題受到中信證券管理層的高度重視。在增收需要市場配合的情況下,降薪或是券商提高業績所能夠採取的最快捷方式,中信證券會不會採用?這一問題引發市場熱議,而這恰恰是公司普通員工非常關注的問題。

業界包括中信證券內部近來關於「採取減薪措施」的說法不斷。有傳言稱中信證券或將集體減薪20%,而更多的中信員工則更相信按照不同部門、不同級別進行薪酬結構性調整的說法。

一位接近中信證券管理層的人士則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否認了這一說法。該人士稱,中信證券業績下滑是由多方面原因導致的,管理層不會採用一種簡單的方式去應對,公司的一些戰略調整正在醞釀和討論之中,但目前尚未決定。

中信失寶座

6月份,中信證券母公司獲得了2.68億元的淨利潤,位居所有上市券商的首位,但這無法改變其在整個上半年的頹勢。

Wind資訊數據顯示,今年1~6月海通證券實現合併利潤24.24億元,而中信證券合併利潤僅為18.03億元。海通證券以較大的優勢趕超了中信證券。

這是中信證券自2010年超越國泰君安之後,首次丟失行業龍頭的位置。

中信被趕超的原因較為複雜,但在這些複雜的背後,由於兩者所處的轉型階段不同,在今年上半年的市場中收到了不同的效果。

從「大型IPO時代」開始,中信證券在承銷保薦業務方面一直領跑,而在創業板開閘後的「小項目時代」,中信通過轉型,繼續與國信、平安等南方券商一起競爭投行業務的龍頭地位,並且發展了與之相關的直投、併購財務顧問等業務。證券業協會數據顯示,2011年和2012年,中信證券的投行業務收入都是海通證券的2倍以上。2012年年報數據中,投行業務在中信證券總收入中的佔比也是海通證券的2倍以上。

但今年上半年,IPO一直處於暫停狀態,PE、直投等業務也陷入低回報期。投行及相關業務佔比較高的中信證券所受到的影響明顯大於海通,除了收入減少之外,中信投行業務的費用支出卻遠高於海通。

在中信證券飽受IPO暫停之困的同時,海通證券卻在自營業務中獲益頗豐。數據顯示,海通證券前6個月的財務數據與股市表現相關度極高,表明海通證券或重兵押注自營業務。

中信證券曾是重倉自營業務的大贏家,2010年中信證券自營業務獲得42.35億元的利潤,當年對其利潤的貢獻度高達41%。不過,2011年中信證券很快就為其激進的自營政策付出了代價,當年年底,中信全面收縮自營業務,這一謹慎態度一直延續至今。

此外,中信證券對外擴張的步伐,也導致其一些成本提前支出,但收益尚未兌現,這其中就包括上半年16億元重新買回華夏基金,以及此前對里昂證券的投資。

減薪應對?

中信證券營收和利潤下滑的事實讓管理層感到緊張。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7年以來,如果除去轉讓中信建投和華夏基金的一次性收益,中信證券近幾年來的營收和淨利潤一直呈現下降的趨勢,這其中固然有中信建投和華夏基金不再並表,以及A股市場持續低迷的影響,但中信證券母公司的各項業務收入難有起色卻是事實。

近幾年恰是中信證券不斷轉型的階段,從投行適應項目類型的轉變,到融資融券等資本中介業務的不斷崛起,中信證券的多項戰略和轉型舉措一直走在行業前列。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中信證券的轉型是較為成功的。

在不停調整各部門資源配置的同時,中信證券也毫不留情地割去一些負累。2012年,中信證券自上而下減薪裁員,當年整個公司裁員接近3000人,裁員比例高達26%。今年年初,中信證券再次進行了結構性的減薪。但一個較為成功的轉型,為何帶來收入不斷下降?

從收益率來看,中信證券不僅低於海通,甚至低於很多同行。證券業協會數據顯示,2012年,中信證券淨資本收益率僅為6.81%,在全行業僅排名第25位,同期海通的淨資本收益率為7.60%。

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中信證券的費用控制或是拖累其淨資本收益率的一個原因。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中信證券的管理費率為51%,同期海通證券為32%。

而在中信證券的費用結構中,人員薪酬已並非最重要的一環,譬如,去年以來,中信證券已經通過發行短期債券的方式數次啟動融資計劃,融資規模已達數百億。今年上半年,中信證券承擔了一定的財務費用。而海通證券的融資規模明顯小於中信。

經歷了兩次減薪之後,中信證券再啟動減薪所帶來的邊際效應已經較低。「我們測算過,就算減薪千萬級別,對應的每股收益也僅增加不到1分錢,很難改變大局。」一位中信證券人士表示。

「單純的減薪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中信需要更多的策略來應對。」北京一家券商人士評價。

不過,中信在下半年有較大的機會重回龍頭。隨著IPO業務開閘時間漸近,積累了更多項目的中信較海通更有優勢,而上半年投資的華夏基金下半年有望並表,里昂證券的收購在年內完成後,也有望在年報時並表計算。而下半年的行情,也未必能支撐海通證券的自營業務走得更遠。

痛失 龍頭 寶座 中信 證券 再遇 減薪 流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76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