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以唯一沒被拍賣的財產古董 開拓再起之路

2011-1-3  TWM




蔡辰洋能重振蔡萬春一脈光榮?

蔡辰洋挾喜來登的成功經驗,漂亮擊敗晶華酒店,使其退出頂級觀光飯店超級戰區信義計畫區。

寒舍餐旅集團未來三年內,在台北市將有四家頂級觀光飯店,新飯店霸主的地位儼然成形。

從飯店反攻,蔡辰洋能否讓父親蔡萬春一脈的英姿重現江湖?

撰文‧燕珍宜

十二月三日晚上,位於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的寒舍艾美酒店的開幕酒會上,蔡萬春一脈的蔡家三兄弟——包括蔡辰男、蔡辰洋與蔡辰威同台出現了。

這恐怕是近幾年來,國泰信託這一脈的兄弟們,唯一聯袂出現的場合。當蔡辰洋當眾宣布,寒舍餐旅集團計畫三年後正式上市時,立刻引起台下賓客一陣騷動;有人直言,蔡萬春一脈終於要重出江湖了!

事實上,就在寒舍艾美開幕的前三天,弟弟蔡辰洋特別先請大哥蔡辰男來飯店「試菜」。蔡辰男當場表示,對菜色與飯店的準備都滿意極了。

積壓二十五年的深切期盼

酒一喝,兄弟兩人都情緒激動,蔡辰男脫口而出對弟弟的深切期許,「你比我年輕,你就好好做,幫我們這一房爭一口氣。」一句話,道盡心中壓抑二十多年來深切的盼望。

事實上,為了這一步上市之路,蔡辰洋用十年磨一劍的工夫,已經熬上多時。

這一次,蔡辰洋來勢洶洶。艾美加上原先寒舍餐旅旗下的喜來登飯店(Sheraton),以及接下來位於富邦信義A10及中信南港總部的兩家新的自有品牌飯店;因外界紛紛看好其飯店新霸主的氣勢,讓既有的飯店之王晶華酒店集團備受威脅。

事實上,其中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搶奪大戰。其中超級戰區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的兩塊頂級物業──新光信義A13、富邦信義A10,即是兵家必搶之地。

當初,晶華挾著觀光股股王的優勢,早就與業主談妥合作大計。但沒想到半路殺出程咬金,寒舍由向來在市場上人脈豐沛的蔡辰威出馬,硬是從晶華嘴裡搶下這兩塊肥肉,寒舍餐旅集團以小搏大,通吃兩席。

這場攸關頂級觀光飯店未來霸主位置的關鍵戰役,因為蔡辰洋、蔡辰威兄弟連手,讓晶華被迫在頂級地段信義計畫區缺席。而寒舍餐旅,則成為唯一在信義計畫區內,擁有兩家飯店的品牌集團。

漂亮的打贏這一仗,蔡辰洋並未沉醉在勝利的香檳中,繼續乘勝追擊,搶下中信南港總部。在這場飯店卡位大戰中,寒舍餐旅一次搞定四大物業主──國泰、新光、富邦與中信四大金控家族。

讓台灣飯店王如芒刺在背

在台灣飯店圈中算不上老將的蔡辰洋,在短短八年間,不但一手將來來大飯店改造成五星級的國際觀光旅館──台北喜來登大飯店;並且結合古董精品,使台灣喜來登成為亞洲各喜來登飯店的模範生。

談起如何以小搏大、擊敗第一名的晶華酒店,蔡辰洋解釋,「他們先天條件太好,可能比較不習慣嚴苛的環境。」他說,和君悅、遠企相較,喜來登飯店的地點居於劣勢;而比起晶華一年不到一千五百萬元的史上最便宜租金,喜來登的租金成本高達六億元,是晶華的四十倍。

儘管先天條件如此不利,蔡辰洋卻有辦法創下近二十四億元的營收(二○一○年);如果以晶華的租金成本,來計算喜來登的資產報酬率,將高達六六.六七%。

寒舍餐旅如此亮眼的成績,源自於蔡辰洋家族背後不服輸的基因。蔡辰男在寒舍艾美開幕前,對弟弟蔡辰洋的深切期許,其實醞釀自於二十五年前的家族巨變。

四分之一世紀前的「十信事件」,讓首富的孩子們入獄的入獄、離鄉的離鄉。

蔡辰洋回憶起這場風暴爆發的那一晚,「查封人員像流氓一樣,粗魯地衝進家門,一大家子人,老的小的,驚慌尖叫,亂成一團,房子、車子、象牙、貂皮大衣、沙 發、冰箱??,一一都被貼上封條。」「抄家」的歷史傷痕,在蔡辰洋心中,雖然已經漸漸結痂,但那印記恐將永遠留存,難以磨滅。

「從此以後,我的名下就再也沒有任何財產。」兄長闖禍,蔡辰洋也必須概括承受,承擔池魚之殃。一夕之間,幾位尊貴的首富之子,紛紛從天上掉落人間。

問起當時的心情感受,蔡辰洋用了一個比喻,「有一天,媒體報導某建設公司老闆準備三點半跳樓,因為三點半他的公司將要跳票。我是沒想過要跳樓,也沒辦法 跳,因為家中很多事情要處理,二哥蔡辰洲在裡面(牢裡),大哥聽說也岌岌可危??,照顧家族的責任,等著我去扛起。」關於那段日子,蔡辰洋幾乎不想再記 起,蔡家上下,氣氛低迷,自己也幾乎快得憂鬱症,睡都睡不著。每天下午三點半,要忙著軋頭寸??。

「公司、財產全部被凍結、查封,就像經濟封鎖一樣。因為這個事件的影響,我從此變成一個沒有信用、也沒有財產的人,當初做寒舍,還得假裝不是我的,躲躲藏藏。」蔡辰洋無奈地回憶。

一毛錢都借不到的辛苦再起之路後來藉由寒舍古董東山再起的蔡辰洋,談起從頭來過的艱辛,「比較痛苦的是,沒有周轉的錢,也沒有人願意借我錢。做了幾十年下 來,我的寒舍古董沒有向銀行借過一毛錢。也可能是心理的問題,自卑感作祟,不好意思向朋友開口。」因受大哥蔡辰男的啟發而一腳踏入古董領域的蔡辰洋,把對 古董的興趣,成功地轉變為事業。「藝術欣賞是他啟蒙我,他三十歲時,我二十出頭,開始跟著他欣賞藝術品,他會送我一些小東西玩玩,如雞血石、犀角杯等。一 開始我也看不懂,齊白石看半天,覺得怎麼像鬼畫的一樣,慢慢地才看出一些味道。」三十多年前,蔡辰男將弟弟蔡辰洋帶入藝術收藏領域,這一因緣,沒想到居然 成為日後家族再起的基石。

兄弟兩人收藏的藝術珍品,數量與品質都非常驚人。因為是僅剩未被查封的財產,蔡辰洋於是將其對藝術的收藏與品味,結合商業頭腦,創設了全台灣第一家採百貨公司形態經營的古董店「寒舍古董」,從百貨大亨轉型成為最成功的古董商。

二○一○年六月下旬,一件清乾隆的〈青玉螭龍玉璽〉的拍賣,引起各界關注。拍賣會上,各路買家來勢洶洶,競標聲此起彼落,在價格衝上億元之後,都還有好幾組買家互相廝殺。

最後,這場轟動的玉璽拍賣會,拍賣品是以破紀錄的高價四.三億元,由一位神祕的台灣藏家標得,而這位神祕的買家,就是蔡辰洋。

其實,這塊乾隆玉璽的前主人,就是蔡辰洋的兄長蔡辰男,中間被抵押給銀行長達二十五年,玉璽總算重回蔡家。不只乾隆玉璽,「對於大哥被拍賣的珍藏寶物,」蔡辰洋說,他想要「一件一件把它買回來。」不只買玉璽,蔡辰洋還買回了大哥蔡辰男先前的公司來來大飯店。

來來大飯店過去曾是台灣第一代的國際觀光飯店,也是當時政商名流聚會的重要場所。○二年,鴻禧集團因為財務發生問題,蔡辰洋立刻把握機會,出面從鴻禧董事長張秀政手中,買回了原本屬於蔡氏家族的物業。

當時,不少人以「王子復仇記」,來形容蔡辰洋這次的資產買回動作。對此,蔡辰洋則是雲淡風清地回答,「它畢竟是來來,買回來當然意義很不一樣;其實很自然,也沒有刻意。」從此,蔡辰洋開始跨足飯店業,並在十年不到的時光,成為頂級飯店的新霸主。

時間淘盡過往首富之子再出發蔡辰男、蔡辰洋雖然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是,同為父親蔡萬春這一脈的向心力,包容了許多的誤會與歧見,也讓身為大哥的蔡辰男護 弟心切、特別叮嚀記者,「好的也不用特別稱讚我,不要寫我壞的就好了,你盡量多寫一些我弟弟的優點。」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再回過頭去看這件事情,當年大 房、二房之間的微妙情結早已放下,取而代之的,是兄弟間彌堅的情誼。共同走過一場驚天動地的風暴之後,如今兄弟同心。蔡辰洋話談到此,啜一口手上的香檳, 目光望向遠方,什麼是他此刻心中的自我期許,也許未來幾年,我們就會從市場上看到。

一代富豪的家族傳奇,轉眼間,已歷經四分之一世紀,時間也許是最好的心靈處方,能沉澱所有的恩怨情仇。

也曾是首富之子的蔡辰洋,歷經風暴侵襲,淬煉出成熟與圓融,欲靠著自己的力量,重新開創出一片屬於自己的王國。

蔡辰洋

出生:1949年

現職:寒舍集團創辦人

學歷:德明商專

經歷:來來百貨董事長

挑戰台灣飯店之王

——蔡辰洋重整喜來登 績效直追晶華營運數字* 喜來登飯店 晶華酒店營收(億元) 24.00 30.34 稅後純益(億元) 2.00 6.97 資產報酬率(%) 16.66 19.32 *喜來登飯店營運數字為2010年推估值,晶華酒店為2009年資料來源:喜來登飯店與公開資訊觀測站


唯一 沒被 拍賣 財產 古董 開拓 再起 之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22

還沒被買的人說......

2015-12-21  TCW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趙偉國)倡導兩岸半導體業合作,與聯發科的立場不謀而合。」

這樣看似虧錢的生意,他卻願意做,關鍵,就是清華大學的官方色彩。「全世界都是這樣,人脈,誰也不能迴避。另外,我和清華合作還有原因,為了我自身安全,因為這樣,我不必通過非正常的手段去和政府拉關係。」

畢業二十多年,他持續捐款給清華大學,取得互信,光是今年,便捐贈超過新台幣七億元,名列中國網路媒體統計「中國大學最慷慨校友排行」第十名。

現在的台灣廠商,就是在跟這樣一個知道抓重點,找到一個最佳施力位置,便大膽槓桿的對手打交道。

交手,他談股價而非技術三年看成效,若經營不善恐變棄子

趙偉國跟台灣企業交手時,常談股價而不談技術,因為看透國際化購併時代來臨,棋局重點逐漸轉往資金,「你知道其實資本永遠是隻看不見的手,幾乎是最有力量的手。」

當台灣人還認為炒股價追逐資本,是旁門左道,他直指:「企業家成功以後忘掉了資本對他所起的作用,認為都是自己幹出來的。」

台灣賣家對他的完美想像,也是他槓桿大家的恐懼與期待後的結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的追蹤採訪過程中,幾乎沒有廠商說出任何可能的合作風險。

但是,天底下沒有完美的交易與合作對象。

經手紫光入股力成與矽品案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日燦說:「人家的鈔票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要給你白花?只能說各取所需,大家各展神通,看到底最後是誰吃虧,誰佔便宜?」

我們不反對開放,也理解產業目前面臨的生存壓力,但任何抉擇,都有必須付出的成本與風險。台灣的企業家們必須有心理準備,自己是在跟誰合作。

面對自詡資本家跟企業家混合體的趙偉國,一位熟悉購併的金融業副總經理提醒,被財務投資人入股,最常見的風險有兩種:一是三年的私募股權閉鎖期屆滿後,「你怎麼知道他不會把你的股份賣給江蘇長電、南通富士通或其他中國封測廠?」

第二類風險,則是若台灣廠商的營運績效不如預期,大股東隨時可能聯合其他股東,要求公司分拆、改選董事會,或甚至撤換經營團隊。例如全球手機晶片龍頭高通因獲利下滑,遭激進投資人要求將公司一分為二。

就像是趙偉國談的好魚與臭魚論,他現在給得大方,但若競爭力不如預期,他也會棄如敝屣。

台灣最大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控制晶片廠群聯董事長潘健成說:「反正三年後就知道了,所有策略入股,成敗三年就看得出來。」

但未來,當中國挾國家資金走向海外,會有越來越多打著完美形象的「趙偉國們」出現。唯有看見完美背後的真實,台灣在這個與中國半導體共舞的競合賽局上,才能走得長久。

群聯董事長潘健成:「台灣本益比太低,如果有人願意買,把本益比拉高,我們有更多資金可以做更多事,對台灣沒有不好啊!」

還沒 沒被 被買 買的 的人 人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333

心塞...在風口上這麽多年 楞是沒被認出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815/164624.shtml

心塞...在風口上這麽多年 楞是沒被認出來
花兒街參考 花兒街參考

心塞...在風口上這麽多年 楞是沒被認出來

什麽都可以共享了嗎?

來源|花兒街參考(ID:zaraghost)  

作者|林默

大家好,作為一只不太正經的財經自媒體,最近我收到了四封“哭訴信”。

講真,信中那些悲傷的情緒太過濃烈,都穿過了我厚厚的脂肪,到達了我的內心。於是,我決定應這四位寄信人的要求,把這四封信公示出來。

1

林老師:

你好!

你不知道我是誰。其實,要不是想找人念叨念叨我的委屈,我也懶得知道你是誰。

我是帝都公交站里,一列普普通通的座椅。我身處帝都的交通樞紐,連接著三里屯和國貿的長虹橋站。

本來以為,我的椅生就是每天迎來送往那些疲於奔命的人類。直到,前兩天,他們出現在了我的生命中。

林老師你不要誤會,這不是個混亂的愛情故事。

前兩天,北京的暴雨來臨前, 一群人忽然把他們擺到了我身邊。

0

就是你在圖片里看到的這些。擺放的人說這些馬紮叫共享馬紮,是眼下風口上的共享經濟的有機組成部分。

他們說什麽?共享經濟?這不就是我這麽多年來幹的活兒嗎?

有人說,不不不,共享馬紮跟你不一樣。你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被坐的,共享馬紮是要掏出手機掃描馬紮上的二維碼,才可以坐上去的。

我很想問問這個人,如果不拿手機掃一掃,就隨隨便便坐上去,那馬紮上的二維碼是不是會紮人啊。

還有人說,共享馬紮跟你不一樣,因為共享馬紮的商業前景特別廣闊。每一個馬紮都是一個放置在核心區的商業展示位。

這很新鮮嗎?這麽多年貼在公交站牌和我身上的那些“祖傳老中醫”的小廣告,哪個不是放置在核心商業區的展示位啊?

還有人說,共享馬紮嚴重解決了公交站休息區不足的問題,具有公益性質。

哎呀我去,一群沒有經過任何審批,就自行在公交站圈地的馬紮,都能跟公益扯上邊了?

看著這些理由,我真的很氣。做的都是一樣的工作,憑什麽這貨就在風口上了?

我跟互聯網風口的差別,不就是他們花錢往身上紋了個二維碼嗎?

2

林老師好,

也許你不記得我是誰了,但我一直都記得你。

我是北京地鐵站里的一臺自動售貨機。

我一直記得你,記得有一次你走過我身邊,聲音溫柔地說“我有點餓了呢”,然後你吃掉了我身體里一半的存貨。那時看你的吞吐量那麽大,我覺得我的研發者應該好好研究下你的內部構造。

也正因為我們有著相似的內部結構,所以有一件震撼我靈魂的事,我想跟你聊聊。

不知道你註意到沒有,最近一些寫字樓里,多了一個我的競品。

這貨是個冰箱。你掃碼開箱,從里面挑選自己想要的零食,再關上門,全憑自覺地再次掃碼付費。

共享冰箱

全程,就靠冰箱上有個小攝像頭在盯著你,但我覺得這對很多人起不到什麽約束作用,比如林老師你這種為了吃,什麽都能做出來的人。

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我去找這賣貨的冰箱聊了聊,我說“你丫一個冰箱,不在自己家好好呆著,竟然跑來跟我搶生意。你以為能制冷就能當更好的自動售貨機嗎?你知道自動售貨機的真諦是什麽嗎?是自!動!你連這個基礎要件都做不到。”

冰箱特別冷酷地看了看我,“我想你應該是搞錯情況了吧,我才不是什麽自動售貨機,我是共享冰箱,共享你懂嗎,風口你懂嗎,新零售你懂嗎”。

我呆呆地站在他旁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真地不懂他在說什麽。

這個共享冰箱發了個朋友圈,“有個自動售貨機來找茬兒,說我搶他生意,天哪,不理解互聯網精神的人真是太搞笑了”。全城的共享冰箱都給他點贊了。

另一臺共享冰箱在他的朋友圈下面評論說“我們不做自動販賣不是因為成本高,我們就是要放任一些用戶多貪多占,這是互聯網的補貼策略,傻X售貨機懂個毛”。

3

林老師:

我一直想讀一首詩給你聽的: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在你旁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就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你千百次地從我身邊走過,只要一看到我,你就撒丫子匆匆離去。

林老師,我們之間的關系,就是這麽尬。

我是你家樓下的那片社區健身器材,我觀察過你很多次了,每次看到其他人在運動,你就像遇到了車禍現場一樣,匆匆離開。

盡管你對我這麽不友好,但我還是想跟你聊聊這件事。因為這次,我們有了共同的敵人。

相信你也看到了,小區里多了個電話亭一樣的存在。我本來想,這都什麽年代了,誰還去電話亭打電話。

可過了幾天我仔細看了下,那亭子里放的是個跑步機,還配了空調和電視,還能拉上簾子,押金99塊錢,掃碼進入,跑一分鐘兩毛錢。

這貨的名字你懂的,叫共享健身房。

3

有一次我看到真地有人在里面跑,於是我在後面也悄悄進去感受了一下,矮馬,里面的那個味啊。

推門出來,我發現隔壁的酒店也在這亭子門口張望,我說“你來幹啥”,酒店撓了撓頭“這亭子能拉簾,我怕這它搶我鐘點房的生意”。

林老師,你這樣一個討厭運動到極致的人,我相信你也是很抵制這移動健身房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寫一篇文章曝光他們。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已經幫你想好了——

首先,他們這麽個亭子,往人行道上一放,他們經過誰審批了?

第二,這麽小個地兒,設計上有沒有安全隱患啊,防火隱患啊,相關部門這會兒都去哪兒了啊?

第三,相信大家也看到了那個共享單車倒閉,公司帶著用戶押金跑路的新聞了,你們就不怕這共享健身房哪天玩完了,你們的押金拿不回來?

第四,如果世界上真有個共享健身房,這光榮的風口上的概念也應該歸屬於我!歸屬於行業先驅我啊!我願意花錢往自己身上紋幾個二維碼,我願意學習做PPT,麻煩林老師幫我問問,有沒有人願意投資我?

4

林老師:

我知道你是誰,你更知道我是誰。不要裝了,我是你家旁邊的酒店。

你是不是以為,我寫信給你,是想來傾訴那個“共享睡眠”概念對我造成的困擾?

講真,這貨是困擾過我的。整個間10平方米的小屋,有時候還可能是租的住宅,里面放上八個說好聽了像太空艙、說難聽了像啥你們自己想的休息艙。兩毛錢睡一分鐘,58塊錢全天無限制暢快睡。

雖然休息艙里配了插座、閱讀燈,整的挺像日式的膠囊公寓。但沒人告訴睡覺群眾,這休息艙的材質是可燃的。

在這里,身份證也不用登記,掃碼就能睡。

講真,這貨是困擾過我的。我們這酒店行業是要接受多少監管啊,現在叫個共享睡眠的名字,就來彎道超車了。

但我不是個悲觀的人,我真的不是。與其抱怨當下,不如風雨兼程。

共享行業的套路我也摸清了——通過順應個體的懶惰,制造生活的便利性,然後說,這都是為了公益。說為了公益,就可以裝傻繞過一些監管。雖然我們知道,個體的便利性,常常是與整個群體的便利性相矛盾。

於是,我也想了個新的創業項目,這是我的初步想法,麻煩林老師幫我看看。

4

現在全國已經有7.51億網民,這是一個千億級別的大市場,如果再能踏上共享經濟的風口,感覺這不是一頭豬要飛上天,這是整個圈的豬都要一起上天。

共享馬紮 共享冰箱 共享健身倉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心塞 風口 這麼 多年 楞是 是沒 沒被 認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557

高瑜澄清沒被利誘做線人

1 : GS(14)@2016-10-22 22:28:41

「內容完全是造謠。我可以說無論是司法局長還是司法部長,無人敢跟我做如此骯髒的交易,否則我就不是高瑜了……」本報10月20日A17版刊登「傳京重金利誘高瑜做線人」一文,北京著名記者高瑜(圖)昨日除在twitter表不滿,保留追究權利,亦委託第三者(Suyutong)發表聲明稱:網傳版本的當事人絕不是高瑜本人,有關不實報道有可能使高瑜陷入危險處境。本報就有關報道對高瑜女士造成困擾,致萬分歉意。


《蘋果》致萬分歉意


本報記者獲得的消息來源實為一條微信,傳北京司法局局長兼黨委書記于泓源親自利誘民運人士,手段聳人聽聞。遭北京當局利誘的,微信已經寫明疑是姓高的著名維權律師,但是本報記者未經與高瑜女士核實,就張冠李戴,這種違背新聞職業操守和規範的錯誤發生在本報,十分遺憾,再度向高瑜女士致歉。現年72歲的高瑜,是獲最多國際獎項的中國記者。1989年6月3日身為北京《經濟學周報》副總編的她因同情學運被捕,關押一年多,獲釋後以獨立記者身份繼續揭露中共黑幕;1993年高因替港媒撰稿再被捕並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判6年;2014年4月第三次被捕,高被指洩露中共箝制意識形態的「七不准」文件,去年11月判刑5年,因高瑜年邁患病,獲准監外執行。《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22/19808680
高瑜 澄清 沒被 利誘 線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1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