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捍衞正體】「趙」變「赵」姓氏慘被「×」 中文字冇得簡

1 : GS(14)@2016-04-18 12:15:05

別號青山不墨的賴碧琪每天都在facebook專頁分享正體字的書法作品。



早前大量簡化字書入侵公共圖書館、北區出現簡化字指示牌、教育局要求學生「認讀簡化字」、無綫普通話新聞用簡化字字幕,發言人仲話普通話新聞用簡化字冇問題,結果接到逾萬宗投訴。難道無規無矩的簡化字,真的會取替能保留中華文化的正體字?此乃劣幣驅逐良幣也。


有年輕人就用自己方式捍衞正體字。別號「青山不墨」的80後女生賴碧琪,開班教授書法,愛寫行書。喜歡正體字比較對稱的美態。「簡化字刪減了很多筆畫,留白較多,字形看上去沒正體字美。」她會閱讀關於漢字本義的書,細看字的演化。很多中文字都從象形文字而來,蘊含深意。其中「習」字就很有意思。她說:「習字上面是個羽字,本意是指小鳥要展翅學習飛行,可是簡化字(习)只剩羽字的一邊,好像只剩一隻翼,就跟它本來的意思相差很遠。」國家主席習近平都被折翼了,你話單翼點飛得起?「習」慘被折翼,姓蕭姓趙一樣躺着中槍。「人家祖宗傳下來的姓氏不該改。」撐正體字及粵語的組織「港語學」經常擺街站帶出簡化字禍害,又監察教育局「異樣」。召集人陳樂行續說:「共產黨改了很多姓氏,而且改得沒邏輯。例如蕭改成肖,明明兩個就是不一樣的字,讀音方面,我們用廣東話讀,也不同音。」姓趙的情況更慘。「簡化字方案一出,可能覺得肖字太多筆畫,就給它打個『交叉』,變成「赵」。人家的姓氏以後都有個『交叉』,我覺得是侮辱。」他認為簡化字還會令閱讀困難。「簡化字寫起來方便,但要分辨就難。例如廣東的『廣』及工廠的『廠』,正體字很易分,但簡化字卻只差一點(广、厂),為甚麼『廣』有點,『廠』沒點,卻沒有解釋。」以為寫得快,讀反而慢咗,除笨冇精。他認為漢字是中華文化寶藏,很珍貴,香港人仍能每天閱讀、書寫這麼優美的字體,難能可貴。「我們得天獨厚,幸運地保留了正體字,不應放棄這種文化。」未讀完的舊課本日期:即日至5月7日地點:西營盤西邊街36A後座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記者:葉青霞攝影:陳永威



「習」字的造字本義是小鳥學習拍翼飛翔,字形正正反映這個意義。

簡化後的「習」只餘下羽字的一邊,脫離了學習飛行的意思。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說人民大會堂及故宮內的對聯也用正體字,證明大陸人認同正體字之美。



姓趙的一生都要與交叉同在,好像做錯了甚麼似的。

本地圖書館充斥簡化字書籍,包括兒童童話書。2006年至今,共採購60萬本。

「捍衛正體字」香港人有責。(青山不墨書法作品)。



採訪在「未讀完的舊課本」展覽拍攝,只望將來正體字課本不會被簡化字版本取代,而成為「舊課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418/19575572
正體 姓氏 慘被 文字 冇得 得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48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