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陳歐換賽道:我還挺期待證明自己的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13/163573.shtml

陳歐換賽道:我還挺期待證明自己的
商業與生活 商業與生活

陳歐換賽道:我還挺期待證明自己的

“那麽多錢砸進去,我就不信砸不出一個水花。”

來源 | 商業與生活(ID:xiaopeizhu8)

 作者 | 朱曉培 

1

我正式離開《財經天下》周刊了,作為(商業與生活)這個公號正式開始運營的第一篇稿子,決定寫寫陳歐。

原因很簡單。

陳歐是我采訪的第一位互聯網創業者,也是我離開雜誌前見的最後一位CEO。他在換賽道,想在共享充電寶領域里打出一個大戰役。

1

陳歐靠墻站著,雙臂抱在胸前,看起來,就像是一位準備拍照的明星。他在講過去一個多月來,自己對共享充電寶的認知。“我覺得未來光是充電寶業務自己發展,半年內很可能價值超過任何垂直電商,這是我believe in的。“

說到興奮處,陳歐轉頭問我,“怎麽樣,加入我們吧。”

“那我回去考慮一下。”我說。

“還用考慮嗎?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考慮。”陳歐說,你采訪再多的創業者,都不如親自參與一次偉大的創業。你想一想把它做成了,難道不激動嗎?

他說的“偉大的一次創業”,是指街電。

5月初,聚美確認3億元控股街電60%的股份,陳歐親自擔任董事長。隨後,街電邀請原淘票票總裁原源加盟,出任CEO。

現在,陳歐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深圳,把工廠、供應鏈跑了一個遍。他覺得,街電已經取得了櫃式共享充電寶的所有發明專利,共享充電寶行業的格局差不多就定了。未來肯定就是街電和小電競爭,他打算再向街電投資1億美元。

先前的3億元,再加上1億美元,這意味著,聚美在街電上至少會投出10億元。這並不是一筆小錢。

“這(共享充電寶)不是小事兒,放點兒小錢就行了。”陳歐說,他準備好了,會找人,找錢,定戰略,通過各種方法,嘗試打出一場新的戰役。

“我還是很期待證明自己的。”他說。

2

第一次見陳歐,是2013年3月。

當時,我剛進入雜誌不久,關註的是新能源和跨國公司,對互聯網接觸不多。而聚美是一家剛成立了3年的創業公司,名氣還不大,但是陳歐這時候主演了自己公司的宣傳片,而且在微博上非常火。

4年前並不遠,但與今天相比,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阿里、京東還沒有上市。凡客陳年、當當李國慶的熱度也絲毫不亞於京東劉強東。人們還會討論團購是不是騙局,陌陌能不能活下去。易到用車成立3年多了,但鮮有人知道周航是誰,專車又是什麽。

“一個創業者為什麽自己拍廣告,還火了?”我就是帶著這樣簡單的問題去見了陳歐。

聚美剛做完“301”大促,爆倉了。

陳歐和同事們還在倉庫里忙著打包發貨。當時的聚美高級副總裁劉惠璞(河馬)在朋友圈里說,因為長時間站著打包,腳上還磨出了個水泡。

3天的促銷,10億元的訂單。原本是高興的事情,但陳歐卻覺得自己是SB。“本是個奇跡,硬生生因為物流成了個悲劇。” 

在這之前,聚美促銷的時候訂單量最多增長2、3倍,但那次增長近20倍,和那個宣傳片有很大關系。宣傳片中,陳歐出拳將玻璃擊得粉碎,踩著玻璃渣說:“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活得漂亮。我是陳歐,我為自己代言。”

陳歐跟著宣傳片一起火了。

年輕人

他的辦公桌上堆滿了各地女粉絲們寄來的小禮物。他打開一個粉色的盒子,從里面拿出一顆糖果給我,說:粉絲寄來的。

他開始覺得,成為明星CEO不是一件壞事。

但他一開始不是這麽想的。他說自己其實挺好面兒的,怕別人說他得瑟。而且,他心里清楚:如果公司成功了,成功是大家的;但如果失敗了,那麽失敗的就是他陳歐,他就成了一個“不務正業的陳歐,就是用公司的資源自我包裝的案例。” 

但形勢逼人。

2011年初,聚美青黃不接。紅杉資本的新一輪融資還沒有到位,而第一批天使投資已經花得差不多了。電商平臺的重要成本是流量購買,公司董事們希望在艱難時刻能盡量降低流量成本,省去代言費,讓陳歐自己代言。董事會的理由很簡單,陳歐年輕、帥氣,又有斯坦福MBA以及創業的履歷,符合當代青年偶像的定義。

而且,競爭對手樂蜂網創始人李靜,是節目主持人,經常在電視上植入樂蜂的廣告,聚美必須要補齊這一劣勢。於是,陳歐開始參加《非你莫屬》、《天天向上》等電視節目。節目的效果一般,但是陳歐卻把當時代表世紀佳緣參加《非你莫屬》的劉惠璞挖到了聚美。

今天,陳歐已經習慣了自己的“明星”角色。

有時候,他還有些得意。“你看朱嘯虎和王剛為小電喊了那麽久也沒什麽影響,但我和王思聰兩個人一吵,一夜之間,教育了行業。我覺得這種事兒很NB。”

他的微博粉絲已經有4579萬,5月那一條與王思聰爭論充電寶的微博,被點贊了24萬次。

“你在雜誌一篇稿子能有多少人看到?”陳歐問我。

我不好意思,說.有時候也挺多的。

“那你想象過,你寫的東西被幾千萬人看到,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嗎?”他打開他手機上的微博給我看,有一條的閱讀數顯示3000多萬。

他自己發一條微博,就能帶動聚美平臺上千萬的銷售,以至於有一段時間,他甚至“嫌棄”公司里的PR。“我會覺得,你們這群幹PR的,還沒有我自己發的微博效果好。”

但是,有時候,他又感覺哪里不對。

“如果,公司對你個人影響力依賴這麽大,這說明這個公司是不健康的啊。”他想明白了。這樣下去,聚美和個網紅公司有什麽差別呢?沒有。

“網紅公司最後你做多大呢?幾個億的利潤是很高,但是,卻註定你很難成為巨大的、偉大的、改變社會的公司。” 陳歐說,自己很想做一件改變世界的事兒。

韓庚

3

“你知道嗎?我們的校訓是改變世界,Change The Word。”陳歐說的是斯坦福的校訓。

2008年,戴雨森從清華去斯坦福讀書,認識了陳歐。斯坦福里討論創業的中國學生特別多,他們還成立了一個組織叫CEO(Chinese entrepreneur organization),里面都是想當CEO的人。

2009年,陳歐畢業要回國創業,此時戴雨森還差三個月才畢業,但決定退學跟著回國。CEO組織里的朋友問戴雨森,為什麽不再等3個月,戴雨森說自己想做聯合創始人,而不是第一位員工。很久後,他發現CEO組織里的很多人仍然在facebook、Google等公司上班,還沒有創業過。

回國後,他們先做了一個copy to china的遊戲廣告業務,徐小平投的。但過了六個月之後,錢只剩下30萬元,而每個月的固定成本就是6萬,還有5個月這個公司就要破產了。而且,他們還發現這個市場在中國不存在,每個月收入只有4000塊錢,都不夠請媒體吃飯的。

於是,他們決定轉型做化妝品團購救公司。

“我們當時做電商,就是單純的想要讓公司活下去。”陳歐坦言,做聚美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但是沒想到開局卻出奇的順利。

可能很少有人註意過,2010年3月,是中國互聯網歷史上重要的一個月份。

這一月,有兩位連續創業者帶領團隊轉型。他們就是王興和陳歐,新公司一個叫美團,一個叫團美。

美團做的是吃喝玩樂的團購生意,團美做的是化妝品的團購生意。半年後,團美正式改名為聚美優品,成為美妝電商平臺。

聚美曾比美團跑得快,而且快很多。

2014年,美團剛從百團大戰中廝殺出來的時候,聚美已經連續8個季度盈利了。

5月16日,聚美在紐交所掛牌,股票代碼為“JMEI”,發行價22美元,開盤價為27.25美元。當時僅31歲的陳歐,也成為了紐交所222年歷史上最年輕的CEO。

那是他們意氣風發的一段日子。

“真不是我得意啊,而是公司一群人都得意了,都覺得自己挺NB的。”陳歐說。在燒錢如流水的電商行業,他們僅用了4年、融資1300萬美元就把公司做到了上市。而起步更早的樂蜂網卻以賣給唯品會收尾。

回頭看創業的這幾年,聚美趕上了一個互聯網爆發的紅利期,PC端做的比別人好,流量獲取能力比對手強,品牌效果也好。但是,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落後了。

“我的好朋友王興做美團,現在很成功,大家都看到了。”陳歐說,從利潤上講,美團一直沒有大規模盈利,但是從社會的角度看,美團改變了社會,就是一家偉大的公司。

眺望未來

“所以,我反思,不能只是看利潤、利潤,要看未來。”陳歐說,很多創業者不願意承認自己的事業有天花板,“但我得承認聚美有天花板。”聚美很尷尬,一年好幾個億的利潤,但是股價那麽低,搬回國內,至少值個幾百億,這是聚美要私有化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聚美之前的定位太窄了,缺少成為超級公司的基因。“在移動時代,定位窄,比賽道窄更尷尬。”

陳歐研究了互聯網上大大小小的公司,覺得公司的新業務和老業務必須要分開,而且需要不停的孵化新業務。作為CEO,必須要想戰略,找人才,為未來投資,“一定要向馬雲學習,他是非常有戰略眼光,有視野的人。”

陳歐 互聯網創業者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陳歐 歐換 賽道 我還 還挺 期待 證明 自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22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