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標題陳壬發整合台大學區精華地推豪宅 低調歐吉桑推動北市最貴都更案


2012-9-10  TWM




基地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與辛亥路口的「台大OPUS ONE」,在近日平淡房地產市況中異軍突起,每坪開價一百七十萬元,兩個月幾近銷罄。讓這件磨了二十年的都更案重見天日的幕後推手,竟是走在路上看不出來是有錢人的歐吉桑︱︱保強建設老闆陳壬發。

撰文‧梁任瑋

這是一個磨了二十年的都更案,漫長的等待歲月,不少老地主陸續賣屋走人,連最初整合的建商也已辭世,直到近日壯麗的接待中心矗立街頭,才讓這段塵封往事重新被發掘。

北市兩大地主都相信他

故事的地點發生在台北市中心羅斯福路三段與辛亥路口的「台大OPUS ONE」,占地約八八三坪,這裡曾是國內最大的文成補習班大本營,如今已成北市極為稀有的大面積都更案,未來更將以豪宅面貌問世。

但就像其他土地難以取得的都更案一樣,這塊土地的背後,也有一段曲折的整合過程。

時間拉回二十年前,眾多建設公司爭相整合這塊土地,不過,尚未與地主談成,中途就遇上亞洲金融風暴,房地產業一片哀鴻遍野,讓全案一度停擺。然而,這塊坐落羅斯福路、辛亥路口兩面臨路的燙金土地,十餘年來,有不少建商私下打探,但都不得其門而入,吃了閉門羹。

直到七年前,兩大地主台頤建設董事長黃月英、信德開發老闆陳重琪攜手合作,並找保強建設擔任都更實施者,才讓這件瀕臨破局的案子重露曙光。

黃月英與陳重琪在一般大眾眼中知名度不高,但在房地產業界,兩人可是大有來頭。

黃月英被同業封為「房地產媽祖婆」,在信義路二段至三段上擁有不少精華地,不少建商見到她都得禮遇三分,開發土地還得向她買地;至於信德開發老闆陳重琪,出身迪化街大稻埕,是前台北一○一大樓董事長陳敏薰的叔叔,同樣是北市大地主。

出身迪化街 捷運宅始祖能讓這兩人信服的陳壬發更非泛泛之輩,他是位於迪化街一段霞海城隍廟隔壁的保強建設老闆,也是強盛染整董事長。

就像大多數的老字號傳產業老闆一樣,行事低調的陳壬發,幾乎未曾在媒體前公開露面,但鮮少人知道,他就是大台北地區「捷運共構宅」的鼻祖。

陳壬發的父親陳澤創辦強盛染整,育有三子一女。一九九一年,交棒給長子陳壬發後,強盛開始跨足建築、寵物疫苗等多角化投資,並推動強盛股票上市。但染整業景氣江河日下,反而轉投資的房地產成績勝過本業。

雖然陳壬發從事紡織,但對於房地產卻一點也不陌生,早在一九八九年台灣房地產全盛時期,他就以個人名義投資台北市建案,甚至還到泰國蓋房子。加上紡織染整業當時也處於高峰期,讓陳壬發的迪化街金主地位穩若泰山。

一九九七年,陳壬發結束東南亞房地產投資,將資金轉回台灣營建業,並以上市的強盛轉投資保強建設,找來好友林武健擔任董事長,搭上台北捷運聯合開發案的起步階段,保強建設變成強盛的小金雞母。

保強建設成立十七年,只推出七件建案,平均三年推一案,每件總銷金額都不超過十億元,但地點不是捷運共構的聯合開發住宅案,就是緊鄰捷運站出口。「因為地點太好,幾乎不用打廣告,就靜悄悄地賣光。」一位房地產代銷業者如此形容。

冠德建設副總經理洪錦欽說,十年前,捷運共構宅沒人做過,也沒人敢做,但保強早於二○○一年就在捷運頂溪站推出共構案,是這類產品的鼻祖。

保強當時公司規模小,也較無品牌優勢,陳壬發主動找上冠德合作,推出了捷運新店區公所站的「都會通」,沒想到市場反應熱烈,快速銷售一空,也讓冠德自此開始投標捷運共構案。

當眾家建商積極搶進捷運聯合開發案市場之際,七年前,一向穩健經營的保強建設另闢藍海,將重心轉向剛萌芽的都市更新案。

陳壬發曾向朋友透露,強盛不是資產股,房地產推案是賺「加工財」,一個建案銷售完才繼續開發下一塊土地,所以不會將資金押在土地上,連迪化街辦公室都是向一銀租的。

陳壬發買土地推案抱持著替紡織本業找出路,在沒有持續推案壓力的情況下,保強建設從未盲目追價買地,反而將心力投注在需長時間琢磨的都市更新案,除了台大OPUS ONE,目前還在整合中山北路台新銀行總部後方的三七三坪都更案,另外也參與一些北市整合中的都更案。

熟識陳壬發的紡織業者說,「他是那種走在路上看不出來是有錢人的歐吉桑,遇到陌生人顯得木訥,一旦熟稔起來,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住。」一如他古意的個性,他賣房子同樣不浮誇。

「當時,黃月英與陳重琪找上陳壬發,共同開發羅斯福路三段都更案,甚至將都市更新實施者的頭銜主動讓給保強,兩人退居幕後,看上的就是保強三十年在傳產業建立的殷實形象與穩健的財務基礎。」一位土地開發人士透露。

然而,陳壬發介入後發現,產權之中還有兩百多坪的土地屬於國有地,整合過程仍有變數,於是又投入五億餘元買下國有地,慢慢將基地擴大至八百餘坪,可見口袋之深。

鴨子划水 不曝光宣傳

十餘年前就參與台大OPUS ONE規畫的創意家廣告董事長王明正,原以為這個案子因業主轉換與他無緣,但最後卻峰迴路轉又找他銷售。

王明正透露,「這個案子圓滿完成,三大建商都願意各退一步是關鍵。」例如,地主都想要分配到價值上億元的一樓店面,但是如果都做店面就少了氣派的門廳,其 中一位建商看到陳壬發都掏錢買地,心想應該互相退讓,於是把名下的一戶店面讓出當大門入口,解決紛爭,荒廢多年的都更案才起死回生。

除了業主齊心協力促成,台大OPUS ONE土地整合成功的另一個關鍵,更在於保強建設鴨子划水、不強出頭的處事哲學。

這幾年北市不乏精華地段的都更案,在整合過程發生地主與建商無法達成共識的新聞,但台大OPUS ONE從未有任何新聞與消息曝光,低調到讓不少同業忽略。直到台北市政府核准都更事業計畫與建照之後,外界才驚覺,這宗長達二十年之久的都更案已整合完成。

服務過不少建商的王明正說,每件案子的銷售過程,業主都會趁勢宣傳建設公司品牌,但保強建設卻將對外發言權交給他,三大建商不願曝光宣傳。

不過,畢竟坐落公館與師大商圈中心點,今年四月,王明正只在台大OPUS ONE接待中心外牆貼上一組電話號碼,一個月內就接到兩、三百通詢問電話,加上創意家廣告長期耕耘高總價住宅市場,累積不少客戶名單,六月中旬正式銷售,不少客戶慕名來看屋。

只花兩個月時間,可售的八十戶住宅幾近售罄,而且每坪開價一百七十萬元,坐上北市單價最貴都更案寶座。

隨著銷售進入尾聲,台大OPUS ONE預計年底動工,二○一五年至一六年完工,屆時才入帳。在地產界鴨子划水的陳壬發,終於等到大爆發時刻。

陳壬發

出生:1945年

現職:強盛染整董事長、保強建設董事

經歷:佳和實業副總經理

學歷:政大法律系

台大OPUS ONE

投資興建:保強建設、台頤建設、信德開發基地位置:北市羅斯福路三段、辛亥路一段口基地面積:882.75坪

規畫戶數:148戶

保強建設

成立時間:1995年

負責人:林武健

資本額:2.09億元

推案重質不重量 成立17年僅推7案

推出時間(年) 案名

位置

2001 捷運保強大樓 捷運台北車站出口2004 都會通大廈 捷運新店市公所站出口2005 卡第兒大廈 捷運台電大樓站出口2006 卡第雅大廈 捷運頂溪站出口2009 紀汎希大廈 中山北路一段2012 台大OPUS ONE 捷運台電大樓站出口2013* 中山都更案 中山北路二段44巷28號註*:中山都更案為2013年預定計畫。

資料來源:保強建設

標題 陳壬 壬發 整合 大學 精華 地推 豪宅 低調 歐吉 推動 北市 最貴 貴都 都更 更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375

70歲歐吉桑 買冷門股大賺術

2013-06-10  TCW
 
 

 

淡江大學五月份突然收到一筆創校以來,最大筆的鉅額捐款,捐款金額達一億二千萬元,捐款校友叫作徐航健。

他不是上市、櫃公司董事長,也不是有錢的富二代,只是一個七十歲,天天進出元大寶來證券VIP個人看盤室的歐吉桑。以現在台股的成交量,能在元大寶來證享有個人VIP包廂,行情是每個月進出股市交易量至少超過一億元。

讓徐航健賺最多的,是蘋果供應鏈之一的台表科。若以檯面上來看,徐航健個人名義持有的台表科股票張數高達四千六百六十七張,讓他成為僅次於台表科董事長伍開雲的最大個人股東之一,這檔股票的價值就超過二億三千萬元。若再加上他長抱的興櫃IC通路股聚興,以及今年來飆漲的紡織股儒鴻等三檔股票推估,徐航健身價超過六億元。

一棟房的慘賠教訓》他上遍技術分析課,找不到獲利保證

徐航健會決定捐給淡大一億二千萬元,除了紀念父親,也因為三十四歲那年,他從淡大管理科學研究所畢業。這一年是他踏進股市,買人生第一檔股票的開始,股市一開始讓他賠了兩棟房子,卻也是現在讓他賺得至少六億財富的人生開端。

外省軍人家庭出身的徐航健,從小看著軍人父親微薄的薪水,為了要養活家裡六個小孩到處兼差的辛苦。他人生的第一雙皮鞋,是到高中軍訓課,媽媽才在地攤買給他。

他進入股市的故事,就像一般普通的上班族,他買的第一檔股票,消息來源是朋友,那是他不懂的產業,做聚酯絲的聯隆公司(編按:已被華隆合併,而華隆現也已經下市),更不知道股價為什麼漲?為什麼跌?

那時聯隆股價正從二百五十元跌到一百二十元,徐航健進場買了之後,連續的漲停板,讓他心中想「股票的錢也太好賺了」。

於是,他決定更大膽的投資,加碼買更多,資金不夠的他,商請太太借錢標會讓他去買股票,結果聯隆反彈到一百五十元就開始反轉向下,徐航健就一直抱、一直抱,抱到股價腰斬,「那一次,不僅我太太跟我翻臉,我也賠掉了一棟房子,」徐航健說。

年輕的他想從股市「翻本」,於是跑到台北重慶南路書店街把所有的股市書搬回家研讀、晚上也到補習班上課,幾乎把台北股市投資、技術分析的課都上遍。他心想只要可以讓他找到一個準則或方法,以後只要套用這個方法就可以「保證獲利」,那花再多錢上課都是值得的。

一本三十年K線筆記本》他從買賣紀錄,揪出錯誤再修正

但之後一九八八年的證所稅風暴,台股無量下跌十九天,他又再度賠掉一棟房子。股市沉浮十二年,賠掉近兩棟房子的學費,這時候他才恍然大悟,股票投資根本沒有準則可言。於是他開始每天記錄自己買賣股票進出狀況,檢討自己「到底錯在哪裡,」慢慢的,他逐漸從錯誤中摸索出「對」的方法。

徐航健除了從筆記上檢討「為什麼這檔股票的走勢,跟他當初想的不一樣。」也會從筆記上反省自己,「人總是會給自己找藉口。」他曾經從筆記當中發現到,同樣的錯誤自己竟然犯了四次,可見得「一個人要克服自己的頑固,征服自己,真的很困難!」

徐航健說,一個人如果可以看到自己的缺點,經常檢討就會進步,買股票也一樣,如果經常檢討自己「錯在哪裡」,慢慢的修正,犯錯的機率少了,對的機率增加,當然贏的機率就越來越多了,「對的機率高,贏面就會大。」

拿出過去抄寫了三十多年的K線筆記本,透過一張張上頭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徐航健慢慢的摸索出,屬於自己的股市成功方程式。

不怕選冷門!》他投資聚興,七年賺三倍

一般散戶喜歡聽信市場或朋友報明牌,買熱門股或是看著投信、外資等三大法人在買什麼,自己也就跟著買什麼,總期待著買了股票,股價就會開始飆漲,但徐航健不會去追逐熱門股。

為什麼不選擇熱門股?徐航健說,投信、外資、主力等市場高手,人多勢眾,資本又雄厚,「跟這些老手玩,就跟你選擇與林書豪一起比賽打籃球一樣,怎麼會有勝算呢?當然找自己的強項來一較高下,贏面比較大。」

因此,他反其道而行,到人煙稀少的興櫃市場尋找獲利好,且還沒什麼人注意到的冷門黃金股來投資,而聚興就是最好的例子。

七年前,徐航健從財報當中發現在興櫃掛牌的IC通路股的聚興獲利不錯,每年都至少配一.五元的股息,以股價二十多元左右計算,現金殖利率約六%,不僅比銀行利息多三倍,抵扣率也高達三○%,是相當穩健的投資標的。

但是因聚興股本不大,成交量很小,每天僅有二十多張左右的成交量,並不是很容易買賣,於是徐航健每天盯著聚興的走勢,只要股價跌到盤下時就買一些,慢慢的累積下來,這幾年持有聚興一千二百九十二張,占聚興資本額五.一二%。徐航健不僅因此成為僅次於聚興董事長林子淵以外的個人最大股東,聚興穩定的獲利以及配息,更讓徐航健投資七年大賺三倍。

不一次買足!》他抱台表科,創六倍獲利

散戶習慣看到好的投資標的,就一次重壓加碼到滿,如果手上有一百元,就會一次把一百元的額度用來全部買滿股票。徐航健認為,這樣的投資方法是相當危險的事情。

因為股票市場何時是高點?何時是低點?永遠沒有人可以預測,如果一次加碼到滿,到時股價一跌,手上都是股票,口袋沒有現金,一定會心慌,後繼無力是投資失敗的開始。

徐航健舉這些年來他長抱的台表科為例。當年他從財報上看到台表科每年大約都有兩元左右的獲利實力,於是在未上市盤以每股五十元買了台表科股票,結果買了之後股價竟然一路跌到十六元,當時徐航健很生氣,他就像一般被套牢的小散戶一樣,打電話到公司罵老闆。

當時台表科董事長伍開雲告訴徐航健,「如果公司業績不好,我願意負責,但是股價真的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徐航健一聽覺得有道理,他回頭一算,當時台表科股價十六元,每年配股配息都有兩元以上,現金殖利率至少比銀行利息好三到四倍。從那天開始,他不僅沒賣掉台表科,還把手中剩餘的資金拿來加碼買進台表科,十三年來,徐航健持有台表科的成本已經很低,光這一檔就為他創造了六倍的獲利。

徐航健說,他投資台表科時,有一位朋友也跟著他一起買股,結果台表科當年從十六元,在一年的時間裡股價飆漲到九十五元時,這位朋友在股價漲到六十元時就很高興的把全部持股都賣掉,這位朋友當時投資台表科一共賺了三倍。

不亂動持股!》他只用一%,拿來試水溫

但是就在朋友賣掉台表科後,台表科股價竟然還持續上漲,朋友想追又不甘心,於是去買了其他的股票,但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他之後買進的股票,買了之後沒多久就開始跌,最後導致朋友從台表科賺來的錢又都吐了回去,「當年我如果同樣的隨便換股操作,下場可能跟這個朋友一樣,」徐航健說。

徐航健這幾年已將大部分的資金都投資在台表科上面,長期持有,每年賺很穩定的配股配息利潤,他認為,世界上有錢的人有兩種,一種是開公司靠人賺錢,一種就是「用錢賺錢」,他帳面上有四千多張台表科,相當於「四十多人」在幫他賺錢,利滾利、錢滾錢的威力實在真的很驚人。

所以每年穩穩賺股息的他,九九%的股票就是長抱的賺股息,並不會隨便去更動持股, 只有一%他會常常變動,來試試水溫。徐航健說,經常變動的這一%,主要是為了做績效給券商,畢竟他在券商的看盤室,享受了很多VIP看盤室的福利「不下點單,不好意思」。

不賣金雞母!》他認賠千萬,砍掉弱勢股

當然徐航健不是神,他的投資也是會有虧本的時候,但是他在面對虧損時,處理股票的方法又跟一般大多數人不大一樣。

如果你現在亟需用錢,但是手上現金不夠,持有的股票當中,有部分帳上算起來是獲利的,有部分帳上是出現虧損的,這時候的你,會選擇賣獲利的個股?還是出脫賠錢的個股,來解決資金需求?

相信大多數的人會選擇賣掉賺錢的股票。因為散戶總是會認為,就算是帳面上賠錢,股票只要沒有真正賣掉,就不算是真的賠,總會有一天,可以等到股票再重新漲上來。但結果可能是越套越久、越套越深、股價越來越低,直到最後通常變成滿手剩下的都是賠錢股。

對於要賣掉賠錢的股票,很多人可能會「砍不下手」,但是徐航健就是可以忍痛砍掉虧損四成的股票,拿回僅剩的資金,重新再來過。

徐航健說,過去幾年他曾經投資了奇鋐,買了之後大跌了四成,「判斷失準沒關係,就是認錯,」當他發現奇鋐業績沒有達到當初買進時所預期,就算是大賠四成,虧了好幾千萬,他也是一樣照砍,把錢拿回來重新布局買進儒鴻,之後奇鋐表現仍不佳,儒鴻大漲四倍,證明「賣掉手中弱勢股」、「汰弱留強」的操作方法是制勝的方法。

【延伸閱讀】徐航健4大投資法則

法則1:精挑冷門黃金股YES:從未上市、興櫃找獲利好的標的NO:追逐市場上的法人、主力吹捧的熱門股─容易成為被出貨的對象

法則2:分批買進標的YES:留住實力,不一次買足NO:有錢就買滿,容易因股價大跌,而後繼乏力

法則3:99%持股不變動YES:1%持股靈活運用NO:緊抱虧損股票,或賺個蠅頭小利就快閃─容易賺小錢、賠大錢

法則4:只賣賠錢股YES:有資金需求,先賣弱勢股票,保留獲利股NO:亟需用錢時,賣掉賺錢股票換現金,最後剩下滿手賠錢股票


70 歐吉 冷門 股大 大賺 賺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703

獨家專訪》製鞋大王西裝褲配球鞋 像個鄰家歐吉桑 蔡其瑞:「其」字輩的老頭都要退了

2014-06-09  TWM  
 

 

多年未受媒體採訪的全球製鞋業大王——寶成集團創辦人蔡其瑞,在《今週刊》長時間守候下,終於接受獨家專訪,暢談寶成未來佈局與策略。談到女兒蔡佩君接班後推動的改革時,他說:「等改革完成,寶成的獲利還可以翻倍,我這個『總裁』的位置,就可以換佩君了!」口述‧蔡其瑞 整理‧劉俞青用四十五年時間,一點一滴打造出全世界最大的製鞋廠,全球擁有四十二萬名員工,建立這個鞋業王國的主人,按理是飛揚跋扈、軍令如山的鐵血悍將,但令人意外的,眼前竟是一位笑起來瞇瞇眼的慈善老人。

談起最近被外界評為「寶成集團成立以來最大重創」的東莞社保事件與越南暴動,雲淡風輕,直說「一切順其自然,老天自有安排」。

五月下旬的台中市夜晚,空氣中夾雜著大雨刷洗過後的泥土芬芳,美術館旁的綠園道上,不少人在這裡快走健身。遠方走來一位樸實的長者,微僂的身軀,身上穿著一件襯衫、西裝褲,腳上卻穿著一雙NIKE的球鞋,不合襯的搭配,看起來卻意外地順眼,因為這種裝扮,他已經一穿好幾十年。

他是蔡其瑞,正是全球最大鞋業王國的三軍統帥,但在公園昏黃的燈光下,他就像一位在路上擦肩而過的尋常人一般,全身上下沒有穿戴任何名牌,連手機都不用。但提起寶成集團的長遠規畫與視野,他侃侃而談、思路清晰,眼神頓時綻放光芒。

一談起寶貝女兒的接班,他一方面以總裁身份,督促、鞭策蔡佩君;另一方面,對於讓女兒扛起這麼大的責任,他則充滿著憐惜與不捨。不過,對於女兒接班以來的表現,他的口裡、心裡儘是驕傲。

雖然蔡其瑞婉拒媒體採訪多年,但《今週刊》採訪團隊在長期守候下,終於得到蔡其瑞首肯,這位全球製鞋業大王難得開金口,暢談製造業面臨的困境,與寶成集團的下一步。以下是以蔡其瑞為第一人稱的獨家專訪內容:

漸進放手

「寶成獲利翻倍,就換佩君當總裁」佩君唸完書回國之後,就一直跟在我身邊學習,真正開始投入去做,是從二○○八年金融風暴時,她開始進入整頓財務部門,前後大概有兩年的時間。

過去三年,她則是整頓越南和印尼,本來打算明年開始才要整頓中國,但沒想到這次罷工,反而是一個契機,因為原本我們評估中國工廠的問題最麻煩,結果罷工反而讓所有的改革一次到位。

至於這次越南的暴動問題,其實我們早在幾年前就已經看到了,所以之前佩君就決定降低越南陸幹︵中國幹部︶的比重,然後挑選從越南來台灣唸書的大學生,畢業後回去越南當幹部。幾年下來,我們已經從台灣訓練出好多越南當地的人才。

其實,無論佩君也好,寶成也好,我們默默在改變,在做很多事。

這幾年,佩君做得很好,比我還好,因為她管得更精、更細。我們那個年代,跑馬圈地,現在這一套不合用了,要用新的方法,所以我們「其」字輩的老頭子都要退了。

Patty︵蔡佩君英文名︶現在有一群年輕的顧問在幫她,這些人許多都是當時我們投資科技業轉過來的人才,左右手都齊備了。

至於我們這些老頭子要如何退下來,我們後來想出一個方法,以後大家都不要支領上市公司(編按:指寶成工業和裕元工業、寶勝國際)的錢,最近我們賣掉上海華一銀行,這筆錢剛好可以派上用場(編按:華一銀行為蔡家家族投資),利用這些非上市公司的剩餘財產來支領薪水。

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安排好的,當初華一銀行明明做得很好,是中國最好的外商銀行之一,但他們(指中國政策)說我不是銀行家,一定要賣給台灣的其他銀行,想想是很唔甘啊(不捨),但沒想到這筆錢反而促成了寶成的世代交替。

所以我說啊,世間代誌,很多都是老天爺決定的,我們就順勢去接受。

佩君這幾年做了很多事,很多外界看得到,但更多看不到的。例如她對IT部門的改革,這幾年業績、產能也都有成長,很不容易。當然,在人事上她也大舉改革,除了「其」字輩的要退休,很多資深的經理人都六十幾歲了,也都讓他們退休。

人事改革的過程中,雜音難免,我也都知道誰在說話,但這是一定要走的路,寶成財報上提列員工退休金有六十幾億元,對退休員工的照顧一定是有的。

過去寶成都是各立「軍頭」,當然,這也是佩君很辛苦的地方,我都看在眼裡,但是她從沒跟我喊累,從沒有抱怨。

等到有一天,改革的階段完成,而寶成的獲利還可以翻倍,我這個「總裁」的位置,就可以換佩君了,呵呵。

正確經營

「人、錢財、策略兼備,這公司不好才怪!」我常跟佩君說,一家公司要經營好,要有人才、有錢財,有策略,這三樣都有了,就不用怕。

例如有策略,我們很清楚,對寶成而言,金融、土地就是投資,這些投資要幫寶成賺進穩定的獲利,例如說南山人壽︵編按:寶成持股南山人壽一八%),就是很好的投資,每年幫我們穩定賺進二十幾億元,這種投資要去哪裡找?

但寶成還是要專注本業,那就是製鞋和通路,製鞋我們一直做得很好,外界說我們掉單,其實是沒有的。寶成手上有五十幾個品牌,其中最主要的,當然還是NIKE,但按照寶成現在的技術與製程,其實是NIKE靠我們,不是我們靠NIKE。

為什麼今天寶成的產能可以做到這麼大?第二名只有我們的一半不到,是有道理的。

至於通路,過去確實經營得不是很好,但佩君在過去慢慢從IT上著手調整,把不賺錢的精簡,目前在中國的通路數從○八年時的一萬多家,如今只剩下六千多家,你有注意到嗎?最近開始賺錢了(編按:寶勝國際一四年第一季正式轉虧為盈),這就是策略到位。

所以,透過有計畫地訓練當地人才,加上寶成從來就不缺錢,以及策略正確,這公司不好才怪。

等到該退的人都退下來之後,Petty就會開始向外界說明寶成的情況,包括業務政策、生產策略,都會一一讓大家瞭解,讓公司更透明。所以,再給她一點時間。

投資智慧

「投資科技業虧的,都從土地上賺回來了」至於土地,雖然也只是寶成投資的一部分,但我一直都很喜愛。

我對土地的看法是這樣,這是屬於未來的資產,放在那裡也不會壞。所以只要有人要賣,只要價格合理,我就會俗俗地(便宜)一直買一直買,將來五年、十年之後,這就是給集團沒有後顧之憂的後盾。

過去我們投資許多科技業,外界都說寶成虧了不少錢,事實上,例如我們投資精英電腦,當初內湖那棟精英電腦大樓就是我們幫它蓋的,持分也有,後來都賺回來(編按:精英電腦大樓去年底以六十六.八億元高價賣給三商美邦人壽)。

又例如以前我們的龍騰光電,雖然現在換人經營,但我們在崑山的土地仍有很多,如果要以市價計算,都不得了。

所以投資到底賺錢賠錢,很難計算得清楚;但土地是永遠而且有限的,這是我經營寶成四十多年得到的智慧。

當然,土地對我而言,還有另一層更深的意義,我最近就在台中重劃區「單元一」,捐出一塊二千四百多坪的土地給佛光山,過去以來,無論是中台禪寺、或是在中國,我都捐出許多土地。對我來說,宗教和土地一樣,是永遠的,我希望透過宗教,給現代人許多心靈的依歸,這是我們回饋社會的許多方法之一。

知足人生

「人生在世,不過『地瓜與水果』」今年初,我的名片就改了,現在我的新名片上只有三個頭銜,分別是「寶成國際集團創辦人、北京清華大學永久榮譽校董,和台中教育大學榮譽博士」。我連「總裁」都不要當了,就是心裡整個改變,都是教育相關,我想要對這個社會再多做一點。

現在每天早上,太太幫我弄地瓜、麥片,還有幾樣水果,中午在員工餐廳和大家吃飯,晚上回來再吃點清淡的,吃飽就出來散散步;人生在世,不就是這樣?

無論賺再多的錢,我回頭想,最知足感動的,就是佩君她們三姊妹感情很好,我這個當老爸爸的,看到她們姊妹相處的樣子,會很感動,二十幾年前煩惱沒有兒子怎麼辦?結果你看,佩君做得很好。

這就是人生。你永遠不知道老天爺幫你安排什麼,但你要順勢,努力去做。就像我住帝寶,當時的帝寶根本沒有人要,我只想在台北上班時有個地方住,也是俗俗地買。

我全身上下最貴重的東西,就是這塊玉︵從口袋中小心翼翼掏出),貴重的不是它的價格,而是因為是太太送的。現在對我來說,如果可以每天見到Emma(編按:二女兒蔡明潔的女兒),就是最快樂的事;公司的事,我慢慢都交給佩君了。

我知道大家都關心佩君的感情,我這個當爸爸的,當然希望將來她的另一半,可以幫她分擔許多工作,我就很欣慰了。

蔡其瑞

出生:1940年

現職:寶成集團創辦人

經歷:寶成集團總裁

學歷:台中師專

家庭:已婚,育有三女

獨家 專訪 製鞋 大王 西裝 褲配 球鞋 像個 鄰家 歐吉 蔡其 其瑞 字輩 輩的 老頭 都要 要退 退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657

他倒著想創意 高中生到歐吉桑都埋單


2015-08-17  TCW

八月五日,AKB48台灣區域最終選拔前一天,其日本總製作人秋元康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 因為他咳嗽,我也咳嗽;當我努力追問著AKB48十年不墜的秘訣時,一邊思忖問題的秋元康卻「一心二用」,「我在想是不是可以把我們兩個人的咳嗽串成一首 歌,」他用一分鐘時間,即時創作了下列歌詞。

「以前我們是一對戀人(後來分手了),現在這個階段我們各自咳嗽,可是你是從現在的戀人咳嗽所感染,我是由我現在的戀人所感染的,想起來,就有一種莫名的哀愁……,」無時無刻都在動腦筋、想創意,這樣的訪問開頭,充滿了秋元康式的風格。

AKB48總製作人是秋元康最廣為熟知的頭銜;他也是日本版稅最高的作詞人,地位好比天王陳奕迅、天后王菲御用作詞家林夕。秋元康十七歲入行、二十三歲開 始作詞,創作超過四千首,入列日本唱片排行榜前百大就有五百零六首,逾百曲登上冠軍寶座,光銷售量即有七千萬張,為日本史上第一人。

當我以為他會以一身花襯衫或潮服出現時,出人意表的是,秋元康梳著中分頭、戴著黑框眼鏡、一身西裝接受專訪。話語間,這位年近耳順之人總是把「我是一個創 意人」、「對我來說,一直在作夢、追夢,堅持去做自己認為有趣的事,產生的化學變化是不可測的」等,諸如此類的回答掛在嘴邊,且一再強調。

要透視AKB48紅的秘密,「解剖」秋元康的腦袋是最直接的方式。

當許多人循著常軌,以「直球」方式踩踏自己人生或職涯時,他卻逆向而行,靠著「變化球」路數,在藝能界將自己想像力發揮到最大,實踐其創意夢。

把生活靈感存進「記憶庫」

醫生X光片在他眼中,變演唱會海報

儲存腦袋裡創意的記憶庫容量,是他將想像力膨脹的第一步。例如,他去看醫生時,醫生把底下標有名字的X光片貼在燈箱上讓他看。一般人可能擔憂著自己的病 情,但他腦袋卻想到:如果一張圖像,沒有標示名字的話,就不知道誰是誰了吧?這樣,旗下藝人的實力就可以真正展現,而不是靠偶像的臉孔在撐人氣吧!

他將此印象暫存在自己的「記憶庫」裡,在製作日本知名歌手小泉今日子演唱會時,就將X光片概念應用在海報設計上。他的理由很簡單,小泉今日子廣為人知,反 其道而行,用透光的剪影影像,背後蘊含的意義,是讓人注意她的歌聲,而非長相。結果,在當時不但掀起轟動,受歡迎程度甚至每場演唱會海報都失竊。

有天他獨自工作到半夜,突然間,放在桌上的手機鳴鳴作響,連文件都跟著震動起來,突如其來的鳴聲安靜卻嚇人。他也將這個感受記下來,之後當電影《鬼來電》企畫上門時,就剛好用上了。

「企畫題材近在眼前,不放過不經意聽到的每一句話、每一件事。」他認為,即使一個開計程車的司機,也是有企畫力的。舉例來說,有人就會思考,什麼時段跑哪些地方可以載到客人?如果是無線電計程車,在什麼地方等待,被配車的機率會最高?

簡單說,當創意的資料庫都裝滿,準備企畫時,起步是思考而非從蒐集資料開始。「會動腦筋思考的人,業績一定比只是開車、漫無目的亂逛的人要好吧?我認為,這種觀念也適用於所有從事業務職種的人,」他接受NHK採訪時表示。

他曾經企畫、製作過一檔富士電視台節目《新偏食王決定戰》,就是在「閒聊」中誕生的高收視率節目。有次他跟節目主持人「隧道二人組」及一些電視台朋友吃 飯,突然有人說:「我不敢吃炒麵上的醃生薑,」大家開始七嘴八舌,最終結論是:「人總有一些『不吃的東西』。」一個節目企畫就產生了,最高收視率曾達到二 四.八%,等於平均約四個日本人中就有一個人收看。

把冷門東西變賣點

用劇場賣臨場感,三年紅出國

秋元康創意工作學的第二步,是創造第一次經驗以擴展不同視角。他舉例,一般人光顧咖哩飯名店時,多數人還是會再點一次咖哩飯,可是他會以自己方式推論: 「既然咖哩飯好吃,那牛肉丁洋蔥蓋飯應該也會很可口吧?」雖然吃完蓋飯後,很多時候還是覺得咖哩飯比較好吃,如此願意嘗試的心情,他也能運用到工作上。

「我覺得對事情只有漠然的感覺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當視野提高時,就能增加「最小公倍數」精準度,也就是他口中「刻意尋找非熱門的東西」,才能製作出熱門商品的契機。

例如,他在四十七歲時打造AKB48,當時流行的偶像多是清純美少女,透過電視有距離的跟粉絲或觀眾保持距離,可是他從3C產品逐漸占領眼球的趨勢中,觀察到人們對「臨場感」的渴望,「這應該是一件有趣的事,」他總是從「玩」的心態開啟創意。

在演唱會尚未成為風潮的二○○五年,他在秋葉原租了一個二百五十個位置的劇場,每天由AKB48成員上台表演,第一天演出時,僅有七人,他還一度遭到嘲笑和諷刺。

「太在乎別人的眼光,不會做出原創性的東西來,」因為他的堅持或者說是傻勁,到了第三年,AKB48劇場演出一位難求外,子團體遍布日本福岡等城市,之後也在上海和雅加達造成熱烈回響。

對眼前的「紅」沒有興趣:

「我有興趣的是下個作品會發生什麼事」

「在搜索時代裡,往往是看見『最大公約數』,但卻未能精準鎖定既有存在的『最小公倍數』,而這些是真正會消費的顧客群。」他分析,說穿了,現存於眼前的事物終究是過去式。

以電影為例,都是一年、兩年、三年前拍的,熱門歌曲也是半年或一年前做的,直到現在才掀起熱潮,中間有所謂的「時間上的延滯」。因此,分析現今熱門商品的 成功之道或搜尋研究是沒有意義的,無法開創出新路來。他以棒球術語比喻,想從以前擊出安打的球路中,找出下一個安打的機會,雖然會有擊到球的機率,卻是無 法擊出全壘打的。

只是,不免令人好奇,會不會太抽象或太小眾?在他與有著「日本女性大前研一」之譽的經濟評論員勝間和代對談中,勝間和代對他提出疑問:「尋找非熱門的事情,會不會太抽象,或風險性太大?」

秋元康舉例,如果要做一個與女高中生有關的企畫案,該怎麼進行。一般人認為,理所當然要調查女高中生的生態和所使用語言,自然會特地去找一些女高中生進行團體採訪。

但以他的觀點來看,與其做這種事,不如去聆聽超過五十歲的人會接觸到的女高中生用語,要來得真實或貼近得多。「這是從顧客角度出發去思考結果,前者則是從製作者自己角度去想,」他分析。

多年來,秋元康已經訓練自己和別人倒過來想,不去做別人重複做過的事,來充實自己創意源源不絕。

當大家嘖嘖稱奇他捧出十年不墜的女子偶像團體時,他卻說:「過去我有許多非常紅的作品,但對現在的我而言,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有興趣的是明天或下一個作品會發生什麼事,我能做什麼。」

變化球的難在於勤練,甚至會練到手指變形。秋元康的創意工作學,看似沒有範本,卻已經有形的讓日本偶像文化,風靡亞洲。


他倒 著想 創意 高中生 高中 歐吉 桑都 埋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94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