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心波動 樂在其中

2015-04-16  NM
 
 

 

希望讀者不要再發電郵給我,問我對個別股票的意見,因為我真的不在其位去給意見。證監會已經講到明,如果你不清楚,請問問你的股票經紀,或者你可能想成為我的客戶,但你要有800萬元資產和投資經驗。

波動市始終都來到港股,但不用擔心。賣出那些價格過高,買入沒有人理會的好公司。長遠來看,風險回報會改善。市場普遍認為,波動性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敵人。

中國經濟放緩

在如此興奮時候,不能忽視的一個事實是,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是20年來最慢,而且金融風險都在上升。三月份的貿易數據顯示,進出口大幅放緩。這證明二月的數字,只是一個僥倖或曇花一現。強勁的人民幣,對廠商和消費者的衝擊,並非想像中樂觀,但股市除外。港股以市盈率及息率計是廉價,主要因為利潤前景暗淡,股本回報率較低。然而,許多股票仍然值得買入,因為長遠回報將大大超過現金。

寬鬆政策對經濟影響有限

中國現時超負荷的債務,加上巨額港元及美元貸款,即使有更多寬鬆的政策,對經濟的影響非常有限。我恐怕這些政策經過貪污腐敗後,不會幫助經濟。其實錢正以驚人的速度離開中國,而國家的敵人正在尋求海外更幸福、更安全的地方生活。只有具備廉潔的系統、誠實申報的不良貸款,並籌集資金的銀行,經濟才可以改善。人民幣必須貶值,和恢復平衡和信心,資金才可以降低風險。祝君好運!艾 薩ijsofaer@gmail.com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士,編號AAF924筆者及/或其團隊持有以上組合股票之長倉

艾薩Isaac Sofaer

Tony Measor的好友及舊同事,本身是特許會計師,有逾三十年投資實戰經驗。其管理的環球投資組合,在91-00年間增長達十四倍。讀者對港股有任何疑問,歡迎致電郵本刊,中英亦可。

 
小心 波動 樂在 其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227

樂在其中,其樂無窮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wkd1.html

    昨天寫了小文《一份工作的價值有多大?》(2017-01-29),今天補充一個實例。

    青年朋友小Z,年齡45歲,20多歲時就開始做室內電線電器門店生意。大約8年前,他開設了股票投資項目,皈依價值投資,平時不斷地擠出資金投入,業績也非常出色,比如,2015年贏利將近50%,去年贏利超過20%。

    後來,門店生意每況愈下,想要有生意,就沒利潤;想要有利潤,就沒生意;無利可圖。怎麽辦?

    硬撐門店吧?必須創新與開拓,須要不斷地增加投入,而全部資金只能從股市里抽取,最終又成敗難蔔。按照小Z估計,一般的門店生意盈利比不過他股票投資,所以,他堅決不願從股市中拿出1分錢。

    那就幹脆專職做投資,以此謀生吧?小Z認為,長線價值投資不需要天天盯盤和頻繁操作,專職投資難免荒廢時間;再說,沒有工作,不僅投資本金中斷,而且還要每月抽取股市資金養家糊口,壓力過大。他覺得自己還年輕,不該過早地依靠股市吃飯,而應該盡可能晚一點享受股市財富為好,好讓投資雪球滾得更大一點。

    小Z經過再三權衡利弊,決定關掉門店,先去謀求一份工作。他一向勤儉節約,吃苦耐勞,元旦前夕,當了一名快遞員。這樣,他至少解決了日常生活開支問題,而股市資金分毫未動。

    小Z酷愛投資,尋找投資方面的生意自然是他最感興趣和認為最有意義的,於是他設想幫助一些親朋好友打理股票投資,以便獲得一點勞務費,實現雙贏。嘿!上個月他實現了零的突破,有個親戚交給他一個賬戶打理。

    小Z逐漸往他熱愛的事業方向發展,盡管現在還比較艱難,但他樂在其中,其樂無窮!

樂在 其中 其樂 無窮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072

首培植香味品種 蘭花大王 樂在花叢中

1 : GS(14)@2011-02-13 14:04:37

2011-2-2 EW

兔年將至,供應全港逾七成蘭花的「蘭花大王」、千葉園老闆楊小龍,從台灣引入新花苗,培植具香味的蘭花「安德魯公主」,全港首創。四十六歲的他,原是福建新移民,做過搭棚紮鐵工人,但憑着拼搏精神,由工人「升呢」從商,雖然中途失敗?過一身債,但無磨滅他的意志。九八年他半途出家種蘭花,至今成為全港最大蘭花商。為了蘭花,他可以不吃不睡;為找新苗,他每月穿州過市;別人棄置的幼苗,他當寶帶回家研究。「培植到新品種,我會很開心,不是為了賣錢,而是花能帶給人朝氣和歡樂。」花花世界裏,楊小龍樂在其中。

楊小龍在八鄉擁有十個種植蘭花的溫室,每個逾萬呎,每逢農曆新年前夕,花海盛放,工人忙得團團轉,皆因要趕緊將數萬盆蘭花運往維園年宵市場。老闆楊小龍沒有蹺埋雙手,反而親自點貨搬貨,偶然看見蘭花的枝幹歪倒了,便會細心整理,又會探頭嗅嗅花香,對蘭花百般呵護。搞溫室種蘭花並不容易,因為能否依期開花,開得美不美,很視乎天氣。像今年香港天氣持續寒冷,楊小龍便要長開暖氣護花。「蘭花最適宜在攝氏十八至二十五度生長,今年特別冷,故要不停加溫,每日電費因而多花兩萬元,以往總數約二十萬元,估計今年要雙倍了。」他說。加溫除避免蘭花凍傷外,還有「催花」作用。楊小龍表示,年三十晚至年初八是開花的黃金期,能夠應節開花,就有錢賺。「一株靚蘭花,應該有十個花蕾,平排兩個一組,賣的時候最好開了五、六朵,但若果臨近大年初一花蕾已經開盡,又或者開得一、兩朵,那就損失慘重了。時間很難掌握,像我日日開行暖氣,至今仍有兩成花未能趕及新年應市。」他無奈說。可想而知,每一年都是挑戰。

新移民由低做起楊小龍在行內不算老行尊,三十三歲才半途出家種蘭花,至今只有十三年,卻成為全港最大蘭花供應商、擁有最大的溫室種植場,當中靠的是一份拼搏精神。他在福建出生及成長,二十一歲來港,屬超齡新移民。「當年一句廣東話都不懂,在塑膠廠當工人,三天就不幹了,因為只對着啤機工作,對外界一竅不通,甚至連學廣東話的機會也沒有,前途有限。」那是八十年代中期,新移民眼中的香港遍地黃金,楊小龍的想法亦一樣,一心想看看這大千世界,辭掉工作後即問朋友:「甚麼苦力工作賺到最多錢?」朋友叫他搭棚紮鐵跟車送貨,他樣樣做齊,輾轉三年,發達沒他份兒,卻遇上人生第一個轉捩點。「紮鐵老闆住錦綉花園,有天請我回家吃飯,喝紫菜湯。他說紫菜是貴價貨,要二十五元一斤,但我對他說,鄉下福建的海邊有大量,才十一元一斤,平一半有多。」楊小龍靈機一觸,覺得做紫菜批發生意賺取差價大有可為,於是回鄉搭通天地線,自此展開從商之路。

經營海鮮惹一身債不過,這條營商路並非一帆風順。他獨資搞紫菜生意的同時,紮鐵老闆的兒子知道他在福建有人脈網絡,又叫他合作搞對蝦批發生意,怎料後來老闆兒子走佬,而他一直電匯到福建的錢又被同鄉騙光,禍不單行,累他?債數十萬元,一鋪打回原形。「惟有做回紮鐵工人還債,但這件事令我學懂做生意要親力親為,凡事都要看緊些。」回想往事,他有點欷歔,但這個教訓卻成為他日後經營蘭花生意的錦囊。九三年,他得到父親的朋友幫忙,再做海鮮批發,事業漸上軌道,四年後更與蘭花結下不解緣。「當時有個年老親戚住元朗,每月都叫我從魚欄帶些海鮮給她。有次探望她,看見她有一批幾近凋謝的蘭花,細問下,才知道她是等人來買貨,可惜沒宣傳,無人知道。」自此,他替老人家到太子花墟派卡片,又將蘭花運往花展售賣,逐漸對蘭花培養出興趣,九八年成立千葉園,引入台灣花苗,做自家培植。「有些蘭花賣成六、七百元,如果能自己培植,價錢一定平很多。」楊小龍甚有生意頭腦,而他賣的產品,一百幾十也有交易。

每月到台南搵新苗他由低學起,學種苗、施肥、滅蟲,每月到台南一次,逗留一星期搵新品種,又學人工培植及「催花法」等。「一株三吋半高的幼苗,種十八個月才爆出第一個花蕾,餘下花蕾更要四年後才完全長出來,到時才知道整個形態及顏色美不美。」種蘭花需要耐性,更重創意。台灣人鍾情單色蘭花,楊小龍卻愛雜交;台灣人棄置的幼苗,他當寶帶回家培植,黃襯紫,白溝紅,種出絢爛繽紛。「花邊位置不同色,花瓣有些斑點紋,無咁悶!」楊小龍是個點子多的人,蘭花予人老成持重感覺,只有阿媽那一輩才買,但他去年就諗到絕橋,將蘭花包裝得年輕化,一小盆有兩株,在情人節推出,更配上浪漫名稱「白色戀人」,結果一星期內售罄。「鮮花最多擺兩星期,但蘭花可以擺半年,細細盆最?女朋友放在辦公室。」他笑說。兔年將至,楊小龍推出多個新品種,每個都配上好意頭的名稱如「兔氣揚眉」、「旺丁旺財」等,但說到撒手?,一定是全港獨有的香味蘭花「安德魯公主」。「人工培植蘭花因沒有蝴蝶傳播花粉,難有香味,但台灣花農某日在溫室突然嗅到幽香,逐株檢查才發現此品種,經數年才成功培植出一定數量,這是科研成果,亦是混種後基因變化得出的香味。」他坦言,「安德魯公主」的香氣較清幽,「有時嗅到、有時嗅不到,陽光照射後味道更濃,早上十一時最香。」說罷,他把手上的「安德魯公主」遞往鼻子一嗅,一臉滿足。兩年前,楊小龍結束海鮮生意,專心種蘭花,又由荃灣搬入八鄉,方便打理十個溫室,有時在溫室幹累了,索性鋪紙皮在地上睡。「家人都說我是花癡,但其實花能帶給人朝氣和歡樂,年尾賺到錢,會買花寓意錦上添花;賺不到錢的都會買,因為想轉大運,說到底都是求開心。」人生如花,雖然楊小龍曾遇上風雨,但卻開得燦爛。

養蘭花小貼士

蘭花適合在18℃至25℃氣溫下生長,溫差大才容易開花。夏天可7至10天澆水一次,冬天則10至15天;一般可擺放半年,但切勿直接照射陽光或吹風。
培植 香味 品種 蘭花 大王 樂在 花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983

樂在逗人笑 谷德昭 2016年01月15日

1 : GS(14)@2016-01-18 02:14:37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98402
「香港人,笑下啦!」的潛台詞是港人甚難笑得出,尤其當惡人當道,難免怨聲載道,這星期初毛記電視的《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大玩惡搞,以二次創作的流行曲諷刺城中荒謬事,典禮旋即成為城中熱話,網上洗版,港九多處進行戶外直播,即使是笑中有淚,卻不失為一次痛快放聲笑的機會。只是集體捧腹大笑的回憶,可一卻不知幾時可再。兩天後,無限loop的「一帶一路」,又再次令城中人難展歡顏。「小時候,好容易便笑得滿頭大汗,但人愈大,咀角便慢慢向下彎!」拍喜劇出身的谷德昭不禁慨嘆,在當下的社會氛圍與壓力,圍繞身邊的話題,總離不開三高、上樓、報名校等問題,能夠開懷笑的機會愈來愈少,而他在至親猝然離世後,也經歷一段笑不出來的日子,「那時真的好唔開心,發現不斷看喜劇最能幫到自己。」笑一笑,縱然世界未必更美妙,至少能給自己增添正能量,谷德昭深信笑能醫百病,繼續以喜劇逗人笑,新作《惡人谷》便是藉港人所見所聞的惡人惡事發放笑彈。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
Hair:Brad Lau @ Private I
Makeup:PuiPui FC
Venue:IVY


尋找小確幸
拍喜劇,是攞正牌逗人笑,過程中,最快樂的是自己,谷德昭形容:「就像你向人灑香水,自己總會佔染少少香氣,在戲院見人睇得開心,自己就更高興!」在拍攝現場,能夠第一時間看到演員演繹自己的劇本,臨場還可要求劇組提供爆笑新點子,令影片笑料更豐富,是他最享受的過程,加上自己又擅長,何樂而不為?「每年都會跟鄭中基(阿基)合拍一套戲,拍攝過程已像玩遊戲,又像兩個老友去旅行,笑餐飽,還有人工收,簡直是the best job!」不過,在香港生活,無論自己笑或逗人笑都比以前難,谷德昭認為,「主要是社會氛圍,習慣多彈少讚,記得有次去台灣拍戲,感覺台灣人是寬容些,他們常常強調小確幸,就是小小的幸運,不要虛浮的,即係唔一定要山頂有層樓,每日給自己沖杯咖啡,便是確定的小幸福。」面對社會大環境,容易產生無力感,小確幸,至少能抖擻精神,繼續走那未可知的路。谷德昭的小確幸,就是吃頓美食、為家裡的盆栽澆水、與家人吃飯等,「這些是誰也拿不走的,心頭不要太高,對面層樓呎價升到3萬幾元,那又與我何干?好多事也是從比較而來,倒不如少點比較吧!」處身競爭劇烈的社會,自幼爭學額、考完TSA再考DSE、畢業搵工、上樓,連骨灰龕也要爭………不比較,談何容易?


球場的領悟
「的確,講好易………」在娛樂圈打滾多年的谷德昭點頭,「不過,人大了便要學習調節心情,盡量令自己開心,最緊要身體健康,就是牙痛都會令人坐立不安,影響情緒。」聽來是老生常談,出自谷德昭的口,卻是語重深長,母親與姪兒先後因抑鬱和思覺失調而自殺,他曾經也找不著快樂源頭,那時除了看喜劇自娛,便是看書打發時間,「看書得知人愈大,製造快樂荷爾蒙(安多酚)的工廠便逐漸停工,食甚麼抗抑鬱藥也沒有用,做運動卻可以激發這荷爾蒙分泌,令整人開心起來!」兩年多前,為了喚起社會對思覺失調青少年的關注,他更積極推廣慈善跑,自此也開始運動的習慣,最喜愛與朋友一起打羽毛球,「每星期都跟Eason、Eric Kwok等人全力扣殺,我們是認真地出身汗,hea打更會被人罵,會黑面兼互不理睬!」不過,完場後梳洗完畢,大家便會開心吃喝說笑,從不將輸贏帶離球場,「其實日常生活要面對好多輸贏,打波可以將平日競爭對輸贏的追逐也放在球場裡。」谷德昭從中領悟比勝負更寶貴的東西,「學習對自己有要求,運動是你肯付出,便會有可見進步的活動,有進步就會高興!」眼前的谷德昭明顯消瘦了,原來為提升打波表現,他特地去找營養師協助減肥,「體重輕了,可以快些走到殺球的位置,有較充裕的準備時間,殺球便更好。」


向孩子偷師
話說回來,新作《惡人谷》找來吳鎮宇(鎮宇)和鄭中基(阿基)合演兩大惡人,靈感來自美劇,卻像極香港現況,相信觀眾不難有共鳴,隨時可對號入座,「早前看美劇如《Breaking Bad》、《House of Cards》等,都是以壞人作主角,我便試試,找阿基飾演的村長是見習惡人,看見惡人當道,便學習靠惡,為村民謀福利;而另一個則是騙財的壞人,扮痙攣博同情,需懂做戲又有叫座力的演員,鎮宇有演技,《爸爸去哪兒》在內地爆紅,所以找他來演。」對於首次跟吳鎮宇合作,谷德昭坦言:「要摸索下,一向是好朋友,但工作是另一回事,聽說他在片場是頗大情大性………幸好合作起來很暢順。」谷德昭形容,這次是走性格路線,笑位主要來自兩大惡人的性格缺陷,鎮宇和阿基演對手戲產生的化學作用,是焦點所在,「鎮宇好得意,當人人唔講嘢,他便會自發填滿所有空間,喜劇最講節奏,也考演員反應,兩人一交一接,很有默契。」至於合作無間的《龍咁威》阿基,谷德昭認為:「他已過了發神經的階段,懂得在適當的位置收歛,演技愈來愈純淨,加上已為人父,親和力強了,他最會扮女兒演戲,記得有場戲是在海鮮店的魚缸捉魚,看他的反應便想起他囡囡。」小孩子反應最直接和純真,就連鎮宇也不時向兒子偷師。


新笑力 Babyjohn
常聽說香港影圈青黃不接,有資深演員助陣固然是保證,也要給新人接棒機會,《惡》片也有一些新晉演員參演,演藝學院畢業的蔡瀚億(Babyjohn)是其中一位,他被谷德昭選上是因為有觀眾緣,「他態度好又用心演戲,難得仍有一份純真和赤子之心,唔世故但有禮貌,好勤力專注,新人能演喜劇的不多,他是一股好重要的力量。」原來對他讚不絕口的,不止導演,還有在戲裡飾演其師傅的吳鎮宇,「其實現場個個都驚吳鎮宇,他對個個都有點意見,對Babyjohn卻沒有,開鏡拍了幾天,鎮宇用心教他做戲。」戲裡有一場兩師徒互摑的場面,谷德昭特地安排最後一天才拍,「我要求一鏡直落拍攝,其實第一take已不錯,但單看畫面卻不像打得好痛,於是鎮宇親自示範一次,看起來很大力,連眼鏡也飛走,但實質沒有摑正他的面,完全不覺痛,然後第二take便搞定了。」不過,始終是新人,課堂理論仍需靠實踐不斷磨練,谷德昭不忘補充,「他是讀出來的,鋪排得稍為著跡,不夠求其,就像鄭中基看似很求其,其實每樣事情也精心鋪排,這是真心地求其。」


兩難裡 尋空間
從九十年代執導以來,谷德昭以拍港式喜劇起家,隨著年代與市場轉變,電影也分本土、純國產或合拍等不同類型,開戲要考慮很多更複雜的因素,「年輕一代的本土意識很強,稍為多一點點內地意識便不看,壁壘分明。」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谷德昭自然想拍本地製作,他語帶無奈地說:「現實是香港拍戲,演員、工作人員、借景都好貴,若沒有國內市場,可能就無得拍,策略是用廣東話,主攻華南市場,入到北方便當作bonus!」可是,票房往往不在控制之內,他只能盡力拍齣讓觀眾笑得過癮的電影,然後配合宣傳,「上映檔期和對手很重要,例如賀歲檔期,有《賭城風雲III》、《西遊記之三打白骨精》和《美人魚》,我們這些中小型製作,便要自己走位。」結果,《惡》片便提早在1月下旬公映,說到底,就是你有沒有say,谷德昭坦言希望盡快有代表作,能在內地打開一片天,既接拍迎合大市場的戲,也有更大空間開拍本地的特別題材電影。
樂在 逗人 谷德 德昭 2016 01 1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422

樂在彈指之間 郎朗

1 : GS(14)@2016-01-20 23:42:04

2016-01-13 EW

音樂予人生命,彈指之間變化萬千,而世界著名鋼琴家郎朗,則在台上台下都予人一種活潑、跳脫的感覺。他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稚氣未脫的圓臉孔,滔滔不絕地說話時,手舞足蹈,語氣有着他原籍東北人的豪爽粗獷。

現年三十三歲的他,早在十三歲已作公開表演,現時是世界音樂圈的頂級紅人。一年平均演出一百三十多場,場地跨越五大洲,計飛行里數,他要比許多商務旅客還厲害。「雖然我現在定居紐約,不過我一個月會飛五、六次,所以我在飛機上的時間,總比在家的時間多很多。」

長年累月「四海為家」,再年輕也覺疲累,郎朗笑說:「彈琴絕對不會累,因為彈琴能讓我身體各部份也甦醒,所以直至現在我都很enjoy。」

難怪訪問當日,他在港為演奏會宣傳後,又要趕夜機赴台灣繼續工作,也不見他呈現疲態,活在悠揚樂韻中,郎朗充滿活力。

三歲學琴

這位生於一九八二年的鋼琴家﹐三歲已開始學鋼琴,父母很早就栽培他,其父郎國任為二胡演奏家,對兒子的事業,他付出了很大心力。他在郎朗的音樂訓練上,嚴苛鞭策,乃是眾所周知的事,但這對於天生性格樂觀的郎朗來說,倒沒有造成太大的壓力。言談之間,他處處都顯得為父親「平反」,「我爸爸只是中國其中一個對子女有期望的父母而已。」

九歲時,郎朗便考進中國中央音樂學院附小上課,未到十五歲已贏過很多獎項,包括《第二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年樂手大賽》冠軍,之後再獲頒《第一屆伯恩斯坦傑出音樂才華獎》。早來的榮譽,成了他「增值」的動力,九七年得到費城寇蒂斯音樂學院獎學金後,便跟隨名師Gary Graffman習藝。

說到蜚聲國際,機會於九九年八月降臨在郎朗身上,他臨時代替病倒了的鋼琴家Andre Watts,在芝加哥Ravinia音樂節中亮相,與芝加哥交響樂團彈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樂章,令觀眾驚為天人,從此事業突飛猛進。「我三歲就喜歡音樂,只要聽到音樂我就會很開心,雖然在鍛鍊的過程中有不少犧牲,但幸好最後都算苦盡甘來。而且整個過程我都是享受多些,因為我小時候已經想做一個鋼琴家。」

外間常把他和李雲迪作比較,他只笑說:「其實沒有太大感受,因為大家各有不同的風格,絕對沒有任何競爭,就算真的有亦是良性競爭。在不久的將來,大家都會見到很多中國鋼琴家邁向國際,讓更多人了解不同的音樂,我們就把這股力量推到世界各地。」

鋼琴之外

除了靜態的鋼琴,郎朗亦是超級球迷,曾親身到巴西睇世界盃,亦跟球王比利一同出席活動,他認為音樂家跟足球員的精神是互通的。「足球員的拼搏精神是值得學習的,鋼琴家也是如此。為了展現出最好的演奏狀態,平時需要刻苦的鍛練,一個人獃在琴房,心無雜念的練琴。要成就一個音樂家或足球員,需包括強烈的興趣、勤奮的態度、正確的指導、過人的天賦,這些因素缺一不可。這樣才可以在球場上或舞台上,以從容與專注,對得起支持你的觀眾。」

在琴房的苦練,並未令他「自困」於古典音樂的世界。「我最喜歡去看不同的演唱會,例如Lady Gaga、Pharrell Williams、Jay Z和麥當娜等。我亦會去維也納聽音樂會,我的嗜好都是與音樂有關。」

郎朗的足跡遍全球,在他口中,似乎沒有不喜歡的地方,「我到過很多地方,很多都想再去,如德國、美國,中國是家鄉,更加不用說。」移居美國生活多年的他,早有考慮自己最理想的生活地點,「我覺得應該弄個summer house,在海邊或森林旁邊,但是那種地方,不能天天住。我還是喜歡住在城市:紐約、巴黎或倫敦;在亞洲,我會選擇香港,香港是最有生活感的城市。」

郎朗的確對香港鍾愛有加,他喜歡香港、喜歡吃廣東菜,談到與李克勤合作,他也有讚無彈:「我非常非常高興,克勤是非常sweet的人,我尊敬他的音樂才華,合作時說說笑笑,非常好玩。」問他希望跟誰合作,郎朗笑說:「很多人我都很想合作,如劉德華和容祖兒等等,如果有新世代,我都希望可一起玩玩。」

再踏紅館

在紅館舉行古典樂演奏,郎朗雖非第一人,但在慣常做流行音樂的場館演出,亦屬新鮮。他預告今個月的演出,因應場地加入熱鬧環節。「紅館是香港音樂界的殿堂,我對此亦很期待。屆時除演奏柴可夫斯基等古典音樂大師的曲目,我也邀請李克勤來和我合作,其實我在○三年已經和他在《勁歌金曲頒獎禮》上合作過,十多年後再合作,我的心情同樣非常興奮。此外,到時亦會有不同的神秘嘉賓出現,相信大家會看得開心。」

除了音樂,郎朗近年更獲不同的品牌邀請擔任代言人,最近他更嘗試踏足商界,推出自家品牌的香水。香水樽的設計,同樣與他至愛的鋼琴有關。「我覺得香水和音樂很相似,香水就以不同的味道,慢慢調較出自己喜歡的味道,音樂同樣是以不同的音符調較出來,而且我自己很喜歡香水,因為我每次上台表演前都會噴一下,給我一種清新的感覺。」

問他身邊可有人跟他分享生活的品味,郎朗則笑說:「我兩、三日就飛一次,那有時間拍拖?所以我現在是單身的。不過,我相信這些生活不是永遠的,我都希望兩三年後,這個狀況(單身)會有所改變。」

談到擇偶條件,他認真想了一想才說:「我喜歡女孩子有好心腸、對生活充滿熱誠,當然要對古典音樂有點知識和興趣!要做一個音樂家的女朋友,不喜歡音樂又如何溝通呢?」話畢,他再展示其陽光式笑容,充滿正能量。

鄭紹康(Francis) 著名公關公司「天機」CEO,每年主理超過二百個中港項目,有「天下第一關」之稱。在公身兼專欄作家、經理人;在私為不少名人、名二代閨密。藉本刊專欄「紹看風雲」,揭開名二代、名三代不為人知的一面。

文字整理 洪雯慧 攝影 蔡豪 設計 黃潤群
樂在 彈指 之間 郎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673

【小企鵝】蟲蟲細語樂在其中

1 : GS(14)@2017-05-21 00:59:55

童書繪本可以多有趣?很多時候,優秀作品的水平真的可以超乎想像。  今次推介的《Du Iz Tak?》是2017年凱迪克獎的得獎作品,中文版叫《嘟伊答?》,作家是卡森.艾莉絲(Carson Ellis),作品以昆蟲做主角,大概你會說這不是甚麼新鮮事嘛!用昆蟲來當主人翁的童書真的多得很呢!《Du Iz Tak?》特別之處在於故事裏頭創造了一套昆蟲語,當中主角、配角就是以他們的語言對答,昆蟲語?完全不懂嘛!究竟搞甚麼鬼,看得明嗎?看着看着,心裏不期然產生一連串問號。我以為作家卡森.艾莉絲不是語言學家,至少也應該是個昆蟲學家吧,誰知道她只是個愛好園藝的設計師!書中那些昆蟲語是她個人憑空杜撰出來的。


作者以另類創作方式,讓孩子自行從昆蟲語演繹故事。

故事一開始,是兩隻小豆娘看着地上冒出的綠芽,相互開始討論起來:「嘟伊——答?」「麻——拿努。」跟着同樣的背景,今回出現了三隻小甲蟲,你一句我一口:「嘟伊——答?」「麻——椅巴——嘟伊——噗朗。」「答——馬——噗朗?」「麻——拿努。」整個故事就是由不同昆蟲對着小綠芽,發出一連串「咕嚕咕嚕」聲音。真的是一個字也看不懂,完全摸不着頭腦啊!我想既然花了錢買書,沒理由就此放棄,於是繞過那些令人頭痛的昆蟲語,自行推敲究竟他們是甚麼葫蘆究竟在賣甚麼藥。我可以根據蟲蟲的肢體動作、表情,還有他們的說話語氣,利用每句結尾的標點符號,猜到當中部份的意思。不信?你也不妨試試看,這最適合大人小孩代入不同昆蟲,模仿他們的語氣,化身蟲蟲劇場內的不同角色,再配上自創對白。作者說她之所以放棄人類的語言,是想讓讀者沉浸在圖畫書世界,藉着這創作方式讓孩子進入另一個世界,「雖然我們不會說昆蟲世界的語言,但是我們可以嘗試學習,起碼可以弄懂它的意思。」在這過程中,由讀者自行演繹故事。昆蟲語自然變成一套說法,小朋友只要前後對照多念幾次,做出簡單的分類及歸納,就會不難明白當中的意思。如果最終還是參透不了昆蟲語,只要拿出書本摺頁內的對照卡,這就是答案啦。大人當然不要太早「開估」,要小孩多觀察畫面的細節變化,想像出昆蟲的表情、語氣用詞,用推理、解讀,這才是《Du Iz Tak?》的樂趣喔。走筆至此,你大概還是抱持懷疑態度吧!來,來,來,自己試一下,擔保你會樂在其中。



電郵:mailto:enquiry@books4you.com.hk



撰文:鄺穎萱編輯:梁浩維美術:黃創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20/20026680
小企鵝 蟲蟲 細語 樂在 其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8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