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樂在彈指之間 郎朗

1 : GS(14)@2016-01-20 23:42:04

2016-01-13 EW

音樂予人生命,彈指之間變化萬千,而世界著名鋼琴家郎朗,則在台上台下都予人一種活潑、跳脫的感覺。他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稚氣未脫的圓臉孔,滔滔不絕地說話時,手舞足蹈,語氣有着他原籍東北人的豪爽粗獷。

現年三十三歲的他,早在十三歲已作公開表演,現時是世界音樂圈的頂級紅人。一年平均演出一百三十多場,場地跨越五大洲,計飛行里數,他要比許多商務旅客還厲害。「雖然我現在定居紐約,不過我一個月會飛五、六次,所以我在飛機上的時間,總比在家的時間多很多。」

長年累月「四海為家」,再年輕也覺疲累,郎朗笑說:「彈琴絕對不會累,因為彈琴能讓我身體各部份也甦醒,所以直至現在我都很enjoy。」

難怪訪問當日,他在港為演奏會宣傳後,又要趕夜機赴台灣繼續工作,也不見他呈現疲態,活在悠揚樂韻中,郎朗充滿活力。

三歲學琴

這位生於一九八二年的鋼琴家﹐三歲已開始學鋼琴,父母很早就栽培他,其父郎國任為二胡演奏家,對兒子的事業,他付出了很大心力。他在郎朗的音樂訓練上,嚴苛鞭策,乃是眾所周知的事,但這對於天生性格樂觀的郎朗來說,倒沒有造成太大的壓力。言談之間,他處處都顯得為父親「平反」,「我爸爸只是中國其中一個對子女有期望的父母而已。」

九歲時,郎朗便考進中國中央音樂學院附小上課,未到十五歲已贏過很多獎項,包括《第二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年樂手大賽》冠軍,之後再獲頒《第一屆伯恩斯坦傑出音樂才華獎》。早來的榮譽,成了他「增值」的動力,九七年得到費城寇蒂斯音樂學院獎學金後,便跟隨名師Gary Graffman習藝。

說到蜚聲國際,機會於九九年八月降臨在郎朗身上,他臨時代替病倒了的鋼琴家Andre Watts,在芝加哥Ravinia音樂節中亮相,與芝加哥交響樂團彈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樂章,令觀眾驚為天人,從此事業突飛猛進。「我三歲就喜歡音樂,只要聽到音樂我就會很開心,雖然在鍛鍊的過程中有不少犧牲,但幸好最後都算苦盡甘來。而且整個過程我都是享受多些,因為我小時候已經想做一個鋼琴家。」

外間常把他和李雲迪作比較,他只笑說:「其實沒有太大感受,因為大家各有不同的風格,絕對沒有任何競爭,就算真的有亦是良性競爭。在不久的將來,大家都會見到很多中國鋼琴家邁向國際,讓更多人了解不同的音樂,我們就把這股力量推到世界各地。」

鋼琴之外

除了靜態的鋼琴,郎朗亦是超級球迷,曾親身到巴西睇世界盃,亦跟球王比利一同出席活動,他認為音樂家跟足球員的精神是互通的。「足球員的拼搏精神是值得學習的,鋼琴家也是如此。為了展現出最好的演奏狀態,平時需要刻苦的鍛練,一個人獃在琴房,心無雜念的練琴。要成就一個音樂家或足球員,需包括強烈的興趣、勤奮的態度、正確的指導、過人的天賦,這些因素缺一不可。這樣才可以在球場上或舞台上,以從容與專注,對得起支持你的觀眾。」

在琴房的苦練,並未令他「自困」於古典音樂的世界。「我最喜歡去看不同的演唱會,例如Lady Gaga、Pharrell Williams、Jay Z和麥當娜等。我亦會去維也納聽音樂會,我的嗜好都是與音樂有關。」

郎朗的足跡遍全球,在他口中,似乎沒有不喜歡的地方,「我到過很多地方,很多都想再去,如德國、美國,中國是家鄉,更加不用說。」移居美國生活多年的他,早有考慮自己最理想的生活地點,「我覺得應該弄個summer house,在海邊或森林旁邊,但是那種地方,不能天天住。我還是喜歡住在城市:紐約、巴黎或倫敦;在亞洲,我會選擇香港,香港是最有生活感的城市。」

郎朗的確對香港鍾愛有加,他喜歡香港、喜歡吃廣東菜,談到與李克勤合作,他也有讚無彈:「我非常非常高興,克勤是非常sweet的人,我尊敬他的音樂才華,合作時說說笑笑,非常好玩。」問他希望跟誰合作,郎朗笑說:「很多人我都很想合作,如劉德華和容祖兒等等,如果有新世代,我都希望可一起玩玩。」

再踏紅館

在紅館舉行古典樂演奏,郎朗雖非第一人,但在慣常做流行音樂的場館演出,亦屬新鮮。他預告今個月的演出,因應場地加入熱鬧環節。「紅館是香港音樂界的殿堂,我對此亦很期待。屆時除演奏柴可夫斯基等古典音樂大師的曲目,我也邀請李克勤來和我合作,其實我在○三年已經和他在《勁歌金曲頒獎禮》上合作過,十多年後再合作,我的心情同樣非常興奮。此外,到時亦會有不同的神秘嘉賓出現,相信大家會看得開心。」

除了音樂,郎朗近年更獲不同的品牌邀請擔任代言人,最近他更嘗試踏足商界,推出自家品牌的香水。香水樽的設計,同樣與他至愛的鋼琴有關。「我覺得香水和音樂很相似,香水就以不同的味道,慢慢調較出自己喜歡的味道,音樂同樣是以不同的音符調較出來,而且我自己很喜歡香水,因為我每次上台表演前都會噴一下,給我一種清新的感覺。」

問他身邊可有人跟他分享生活的品味,郎朗則笑說:「我兩、三日就飛一次,那有時間拍拖?所以我現在是單身的。不過,我相信這些生活不是永遠的,我都希望兩三年後,這個狀況(單身)會有所改變。」

談到擇偶條件,他認真想了一想才說:「我喜歡女孩子有好心腸、對生活充滿熱誠,當然要對古典音樂有點知識和興趣!要做一個音樂家的女朋友,不喜歡音樂又如何溝通呢?」話畢,他再展示其陽光式笑容,充滿正能量。

鄭紹康(Francis) 著名公關公司「天機」CEO,每年主理超過二百個中港項目,有「天下第一關」之稱。在公身兼專欄作家、經理人;在私為不少名人、名二代閨密。藉本刊專欄「紹看風雲」,揭開名二代、名三代不為人知的一面。

文字整理 洪雯慧 攝影 蔡豪 設計 黃潤群
樂在 彈指 之間 郎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67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