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国奢侈品市场:乐土还是赌局?

http://www.yicai.com/news/2010/11/601121.html

所有男男女女都穿着制服一般的蓝色服装,没有百货商店和超市,只有贩卖蔬菜的小木棚。这是1977年第一次来到 中国时,曾任法国精品协会主席的克利斯蒂昂·布朗卡尔特(Christian Blanckaert)见到的场景,“当时以为,在我有生之年,这种落后的状况都不可能改变。”

令克利斯蒂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30年后,这个曾经落后的国家已一跃成为世界奢侈品的第二大消费市场。

但是,这个看似诱人的市场,并不是那么唾手可得。

漫长的培养期

“奢侈品牌的打造,是一个烧钱的狂热运动。”经营奢侈品网站的呼哈网CEO连庭凯说。据他了解,在中国的95%的国际奢侈品牌都是不赚钱的。“如果这个品牌只在一线城市开店,几乎很难挣到钱,因为一线城市的店几乎都是形象店。”

贝恩公司最新发布的中国奢侈品市场调研报告显示,中国众多二、三线城市消费者的品牌认知度和消费意愿,已经相当接近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消费者,二、三线城市正在成为各大奢侈品品牌搏杀的新兴“战场”。

“1.5亿元是个大致的平衡点。”连庭凯说,如果奢侈品企业在中国的营业额没能达到1.5亿元,就很难实现盈利。“在黄金地段的门店租金可能每月就需要200万~300万元,例如LV在上海开一家店,费用就高达2500万美元。”

“倘若不是有大集团在后面撑着,一般的奢侈品牌很难长久生存。”连庭凯说,“必须做好长期付出的准备。”这使得只有Coach等少数奢侈品牌坚持到现在,皮尔·卡丹等曾经高端的奢侈品牌,现在正沦为在中国二三线城市挂着“清仓处理”牌子的街边大卖场里。

“当年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时候,是蒙着眼睛进来的。”法国奢侈品牌夏利豪(Charriol)中国区相关负责人承认。这个品牌在台湾做得很好,但是 在大陆,为了打开局面,在各个省市都采取了不同的渠道策略,有的省市是成立合资公司,有的省市是聘用代理商,这样的后果就造成了市场价格的混乱,整个产品 的档次都滑落了一个台阶。

“现在也不知道是赢是输。”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不得不处理这个烂摊子,收回所有的代理权。不仅是夏利豪,即便是较早进入中国、在中国知名度较高的一些奢侈品牌,也有这样的困惑。

2010年7月17日,英国最大的奢侈品零售商巴宝莉集团宣布,收购其特许经营伙伴Kwok Hang Holdings位于中国大陆地区的巴宝莉特许经营店。2008年3月,进入中国市场30年的法国梦特娇公司开始收回产品的代理权,对大陆业务进行直接管 理。2008年9月,美国的Coach也用8000万元从代理商俊思集团手中收回了中国区零售业务。

市场风险巨大

现在中国奢侈品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第二,那些还未进入中国的奢侈品品牌正在蠢蠢欲动,在非常渴望分一杯羹的同时又显得十分谨慎。

“奢侈品牌进入中国有两个思考,”克利斯蒂昂说,“一个是中国真的是奢侈品的乐土吗?进入中国会有哪些风险?另一个就是,中国会不会把自己的奢侈品牌带入市场?”

事实上,不仅在中国,即使是在本土市场,奢侈品牌的成功也并非易事。奢侈品行业的地摊上,也充满着曾一度声名显赫的品牌,而奢侈品行业的“伤病员” 也足以组成军团。它们虽然都曾力图掌握自己的生意,但后来却不得不选择寄身于路易威登集团或巴黎春天集团等这样的大财团,来为它们避风挡雨。

这些被整合重组的品牌,或是为了对抗当时糟糕的时局、在消亡之前全身而退,或是为了避免明天靠借贷来应对难以抗衡的竞争对手,或是为了防范停滞不前,或是出于应对越来越复杂的市场而产生倦怠。

“奢侈品牌背后是有很有因素支撑的。”克利斯蒂昂说,很多品牌设计师非常棒,但是企业经营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快速步伐,或是在战略定位上出现摇摆, 看到大众品牌商做得不错就把持不住,推出自己的二线品牌,最后整个品牌都无法生存。中国奢侈品牌在将来的发展中也应该借鉴这样的教训。克利斯蒂昂说:“中 国奢侈品市场有自己的特点,中国是个复杂多样的国家,对奢侈品的需求也是多样性的。”

另一方面,“虽然市场前景非常看好,但是现在一个法国顶级的奢侈品牌要进入中国,依然会觉得风险很大。”一是消费者根本不认识这个品牌,需要重新打 造知名度,比如一个法国的高档奢侈品牌与LV相比,中国消费者肯定会选择LV,因为它在中国消费者中更知名。但实际上,在法国这个品牌是比LV更高档、更 受欢迎的奢侈品牌。

另一个担心就是中国品牌的竞争。克利斯蒂昂认为:“中国奢侈品市场的发展匪夷所思,但同时中国也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对手。”虽然中国现在还没有一家世 界知名的奢侈品牌,但“中国必将成为奢侈品市场的一名主角,因为,中国人懂得制造业,懂得创新和变革。若干年后,中国不仅会收购欧洲、美国的品牌,而且会 创立自主的新品牌”。克利斯蒂昂表示:“中国模式自始至终令我们紧张,但同时也在激励我们。”


中國 奢侈品 奢侈 市場 樂土 還是 賭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71

新華社指責微信:“朋友圈”不能成為非法營銷“樂土”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4621.html

新華社發表署名評論文章指出,對“朋友圈”頻繁出現涉嫌虛假宣傳、欺詐、內容涉黃的廣告,以及防不勝防的第三方平臺和外部鏈接,微信管理團隊應主動扛起凈化“朋友圈”的責任。

文章認為,近年來,隨著微信用戶越來越多,不少人看中微信帶來的流量紅利,打起了利用社交工具行騙的主意。面對暗潮湧動的轉發、點擊等營銷產業鏈,微信平臺和相關監管機構應警惕其中違法行為,及時介入,不可任其成為市場監管死角。

微信“朋友圈”大多是熟人,具備較高可信度,這給一些圖謀不軌者提供了“殺熟”機會,甚至為不法分子提供了欺詐誘騙的可乘之機。例如,有不法分子慫恿用戶轉發帶“三無產品”廣告的“雞湯文”謀取暴利,其向廣告主索要的費用是用戶分成費的十倍;有的第三方公眾號允諾用戶群發廣告後就能“免費領商品”,卻在收取遠高於市場價的“郵費”後,寄給用戶成本極其低廉的劣質商品等。

此外,測試小遊戲、點贊獲禮品、行善尋親、掃碼送話費、回複換禮品等花樣百出的“朋友圈”營銷內容,可能導致個人信息泄露,並給個人隱私和財產安全帶來威脅。

近年來,新媒體營銷迅猛發展,相關部門對於新興廣告模式和社交網絡營銷模式的監管較為滯後,管理缺位、打擊不力使“朋友圈”中的監管盲點逐漸增多。尤其是註冊微信號不需要實名認證,讓不法分子少了“後顧之憂”。

對“朋友圈”頻繁出現涉嫌虛假宣傳、欺詐、內容涉黃的廣告,以及防不勝防的第三方平臺和外部鏈接,微信雖有苦衷,但作為用戶數已經突破6.5億的社交平臺,微信管理團隊應主動扛起凈化“朋友圈”的責任。

今年4月,微信方面曾發布過《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範》,但目前管理外部鏈接主要還是依據用戶舉報,這遠遠不夠。移動互聯時代對技術監控手段和自查自糾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微信平臺的監管能力應與其產品研發、推廣等齊頭並進,保證“朋友圈”的生態環境,真正對用戶負責。相關職能部門也應繼續完善監測體系,加強監管,做到全覆蓋、無縫隙、無死角。對虛假欺騙內容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決不縱容姑息,還“朋友圈”一方“凈土”。

新華社 新華 指責 微信 朋友 不能 成為 非法 營銷 樂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106

山谷流水人家 一念樂土

1 : GS(14)@2013-12-09 23:45:5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31209/18542229

                              著名舞台設計師曾文通家朝東北,處於林村谷中,村屋頂層連天台,冬日陽光「不毒」,在天台曬著太陽做訪問甚是愜意。新界丁屋豪宅化,我等悲觀主義者總在抱怨香港快要沒有淨土,文通因緣際會來到大埔梧桐寨村:「好像玩遊戲,不斷地尋找缺口,原來香港還有這種地方。」
記者:邵超
攝影:陳國良

                山谷梯田,晨霧繚繞,是香港鄉村的概括印象,梧桐寨村是少數保留古村原貌的一個,曾文通說,多年前遷到這兒,是緣份。數算著他的居住史,木屋區的記憶因年紀太幼而模糊,成長期的黃金十年、廿年,都在紅磡、土瓜灣度過。日間車水馬龍,深宵油車駛進油站,灌油的聲音,點滴到天明,夜裡無意識地吸進汽油味,是文通對他蕪湖街舊居的記憶:「以前像『瞓街』,很吵。最初搬進來時,真的有耳鳴,驚訝如此寧靜。」家在村中央,車路不通,只有羊腸小徑,很快便能進入靜心的狀態,車聲換來牛蛙、蜻蜓、蜜蜂、蝴蝶,細心傾聽,風裡傳來溪流的聲音。文通近年鑽研及教授振頻療癒及西藏頌缽演奏,客廳沒有梳化、電視,只有靜心及療癒用的器具,包括頌缽、療癒音叉、鑼等,文通指著眼前有三百年歷史的西藏頌缽,是佛教僧侶坐禪或冥想時用的器具,由尼泊爾來到香港。他於兩年多前接觸頌缽,每個頌缽有一個音調,或高昂,或低沉,像寺院的暮鼓晨鐘,聲音穿透身體,聽著便不自覺地輕鬆起來。學術一點的說法,是頌缽的聲音有助平衡及調和人體的七個脈輪。
文通常常獨自或帶著修讀頌缽的學生到溪邊修行,形容空氣中充滿濕潤的水份:「山上有梧桐寨瀑布,流到家附近的溪邊,撞擊出很多負離子,有山有水,心胸自然張開,對於聲音治療的修行很有幫助。」大自然本無美醜,人心而論,文通覺得人本性喜自然,人在自然中,喜悅由心而起。

                                                                                                                        
            大自然,得赤著足親近;在屋外青苔,便看到了山水;品嚐的,是山泉的味道。            ■因為有機耕種,蔬菜生長自然,曾文通一般吃到一年兩造蔬菜。            ■曾文通形容每天觀察窗外的鄉村景色變化,便是最佳的電視機。


與自然對話

                鄉村生活,本來就是一種修行,文通形容人在山中建村,是人類入侵大自然,自己是村外人,也是一種入侵,與自然對話,與村民交往,應常存謙卑的心:「你上到山,仍然睇手機上網,斷掉了與大自然的聯繫,那麼你住在山中也沒意義。」曾文通幼時暑假常到外公位於南丫島的家玩,喜歡海的能量,現在搬到山林中,卻沒有排斥,山中有他喜歡的竹、木,興之所至就以竹籤繪畫,撿拾枯枝當柴薪烹茶,屋裡散見竹、野花,文通說是把自然引入家裡:「大自然有著豐富的資源,尋找,便能獲得。」文通習慣每早六時半就在這裡耍太極、做瑜伽,有時上來打坐、睡覺。「住在村裡,你不可能晚起,除了鳥聲,農夫五時多便到田裡忙活。」文通是全素食者,家附近就是有農田,可以即買到即摘的新鮮蔬菜,屋前荒地的野菜也很味美,問他是有機菜嗎?他說現代沒人說得準認證孰真孰假,但心態決定一切:「抱著正念吃東西,不用吃太多便覺得滿足,也健康。」正念是慢慢咀嚼,感謝食物之心。

                                                                                               
            ■家中客廳陳設已極為簡約,但曾文通說可以更「空」。            ■屋裡有整個房間作靜心用,裡面放著「金字塔」,有提升和靜心之效。


清空家居

                                    處身於政府向地產商傾斜的社會,文通在九七年時經歷過加租的壓力,火炭工作室租金由三千到過萬,外公糊裡糊塗賤賣南丫島的祖屋土地,文通看得開。「在瘋狂建丁屋的時候,這條村的發展密度不算高。」一旦寧靜不再,文通可以搬到更遠。問文通,理想家園在哪?「有陽光的地方。」中國人喜歡朝東南的房子,討厭西斜,文通像外國人百無禁忌,巴不得房子吸滿陽光。屋裡每個房間都有窗,米白瓷磚反映一切,靜看陽光在屋裡移動的軌跡。「陽光照到客廳,攤在這兒就睡。」文通最討厭鑽石形:「暗角積聚著負能量不能散卻。」
以為標準七百呎村屋四平八穩,又是美麗的誤會,文通說:「很多村屋一進門就是長玄關,不開揚。」文通的房東有見識,屋中每個空間都由大小不同的方形組成,大小適中。跟文通說,他家屋前懷抱整個山谷、農田,屋後是種植年花的花園,再後才是十數間村屋,空間是如此的奢侈。他認同,但也不曾因環境差而標籤那兒不舒服。「最初搬來這裡,覺得交通很費時間,住慣便不覺得,覺得可以更深入山林居住。當然,現在搬回市區住可能不習慣,但人總是能屈能伸,不同環境都可以看到自己的狀態。沒有空間也可以憑藉想像,在屋裡畫出一個特定的靜心空間,譬如一張凳也可以。」文通又拿露台養著的青苔做比喻,青苔養在盆裡,澆水後有水殘餘,只要進入那個環境,那麼這個盆便有了山(青苔)和水,聽著很禪,但看著看著便明瞭。文通崇尚簡約的空間,續說:「一個空間越窄,產生的衝突越來越多,一個環境越空,流動性才大;人需要一個大的空間,人裡面要空,環境亦要空,心才會寬廣。但人心難清,清空環境較易執行。」人心確實難清,修禪可能是其中一種方法,跟移民孰易孰難,得看各人造化。然而,能起居於有「桃花園」美名的林村鄉,在現時仍有人務農的梧桐寨村中,日日呼吸著山林間的氣息,又有幾人能有如此造化,樸實的「淨土」又能延續多久……
2 : GS(14)@2013-12-09 23:46:2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31209/18542231


梧桐寨建於清順治年間,古稱王寨,梧桐寨村主要是丘、古、沈三姓人聚居,它既是大帽山環山八古村之一,亦是林村鄉26條村之一,至今300多年歷史。林村於南宋時期的1287年開始有人定居,村名一般與地形有關,原居民村代表丘觀連說:「小時候村口仍有圍牆,可能就是寨的來歷。」瀏覽林村網站,各村代表的感言中,常寫到「昔日交通不便,二千年後,政府收地築路,交通改善,村貌發生劇變。」
政府遂了村民改善道路的要求之時,地產商就來了。這彷彿是雞先蛋先的哲學辯論。一條方便的村路,從來就不簡單。相對其他鄉村,梧桐寨村的丁屋不算密集,公認保留古村原貌,丘觀連說是有意為之:「本村的丁屋在村口同慶堂三百呎範圍內最為密集,我們不願破壞村裡的寧靜,也為了原居民和非原居民的和諧,上一代變賣丁權,到了我們這一代便要把關,不容許非丁的人建屋,包括發展商。其實有不少人已賣地,但下一代怎想,我們老後也管不了。」現時仍有人種植年花和務農,丘觀連說昔日村民務農,主要自給自足為主,「五六十年代,村民紛紛出國謀生,包括英國、荷蘭,流失大量人口,七十年代農產品被中國市場打垮,故轉為廣植桃花、菊花、百合。」林村鄉的「桃花園」美名,原來源於農村經濟轉型。如今開會聯誼用的同慶堂也是一般村屋,最老的便是圍牆一角。傳統習俗已式微,每年正月十五過後進行祈福,冬至後還神,同吃客家燜豬肉,並有林村十年一屆的打醮。
山谷 流水 人家 一念 樂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249

【烈火線上】樂土變焦土 南生圍創傷後真貌

1 : GS(14)@2018-03-19 04:45:51

消防員帶同山火拍拍熄火。

元朗南生圍3月12日出現的長命火持續達17小時,消防處指昨午3時許該處發生山火,共有三條火線,其中一條火線面積約20米乘5米,另兩條火線面積則各10米乘5米,山火面積共約200平方米。火警於3月13日早上8時15分救熄,但撲熄約7小時後,在下午2時許再發生山火,消防接報到場撲救。


採訪、攝影:Terry Wong、Issac Liu



濃煙沖上天空,從遠處都可以看到。

山火於下午6時前終被救熄。

飛行服務隊多次到場,於上空投擲水彈。


第二天下午死灰復燃之情況。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80315/20331958
烈火 線上 樂土 焦土 南生 生圍 創傷 後真 真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9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