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海通黃紹開棄子幫阿媽 李華華

2011-5-3  AD




 

開叔黃紹開(圖左)上星期五正式榮休,海通證券(665)喺四季幫佢搞咗個歡送酒會。開叔87年入三高證券(後改名大福證券),一做就23年,當年入去時正值87年股災,股市一片混亂,開叔可以話有份「災後重建」。

當 晚歡送酒會,海通仲正式送上一紙聘書,繼續聘請開叔做海外業務顧問,主要工作係幫海通走出中國,走向國際。華華聽聞,開叔唔使返朝九晚五,不過喺邊度返工 仲係個謎。因為佢家陣個office會暫時保留,但由於係由母公司聘請,所以究竟返總行李寶椿大廈,抑或繼續返新世界大廈呢,就連裏面啲人都唔係好清楚。


中環 在線 海通 黃紹 紹開 開棄 棄子 子幫 阿媽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31

一代天骄,沦为弃子:曾估值80亿,如今公司就剩800万!

http://www.xcf.cn/syms/tt/201703/t20170306_779748.htm

它是中国工业制造的神话。

  用30多年的锤炼,从一个单一的兵工厂,蜕变为国家级大型企业,促成中国成为摩托车第一大消费国。

  它累计向市场投放1800多万辆摩托车,产品出口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辉煌时品牌价值高达80亿元。

  如同过山车一般,从峰顶迅速跌落。如今它已连续8年净利润为负值,2015年末,净资产余额仅为794.7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0.42%。

  它就是嘉陵摩托,因创新而成功,因守旧而衰败。

  榔头敲出中国第一辆摩托车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所有的兵工企业都面临“军转民”的重大课题。

  党委书记兼嘉陵厂厂长孙寿彭大胆提出生产摩托车的想法,摩托车当时是一个技术复杂的高档产品,全国产量不到5万台,且几乎全是军品。

  现实没有浇灭孙寿彭的决心,不久之后,嘉陵厂成立了一个7人摩托车筹备小组,先后赴南斯拉夫、日本等国考察。

  南斯拉夫工厂的合作条件苛刻,对方提出摩托车的心脏——发动机必须用他们的,中国摩托车不能进入有他们销售点的市场,除了巨额技术转让费外,还要另付1.5%的技术提成费。因为两国断交20多年,对方甚至无知的问“中国有没有自来水”、“中国人不是只会骑自行车吗”。

  考察团之后启程去了日本,参观了本田和雅马哈的工厂,日本摩托不但质量好,而且品种繁多,经过对比最终订购了3辆本田PA50车型。

  1979年4月,嘉陵开始组建摩托车研究所,誓要用5个月时间造出第一台样车,为1979年国庆献礼。无图纸资料、无专用设备、80%的材料不对口,只有靠最原始的“依葫芦画瓢”式的测绘仿造。“有些精密零件,比如说发动机活塞,只能靠工匠用手工一点一点磨出来;塑料、橡胶跟不上,职工就把自己的旧凉鞋拿来做原料。”

  4个月后,中国首辆民用摩托诞生。这款被命名为CJ50型的嘉陵摩托车,车重100斤,时速六七十公里,“孙寿彭非要亲自试骑摩托车,结果因为过于兴奋,操作失误,摔掉了门牙。”当年国庆,5辆嘉陵CJ50型摩托车在天安门广场绕场骑行,引起极大轰动。

  嘉陵CJ50型,中国第一辆民用摩托车

  摩托之王:80年代的宝马奔驰

  如果说嘉陵CJ50型是入门级车型,那么CJ70则真正让嘉陵名扬四海。

  1980年,嘉陵开始着手摩托车批量化生产,为了尽快缩短与国际的差距,嘉陵确定了“先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再自主开发创新”的发展战略。

  于是,嘉陵选择了世界上最大的摩托车生产企业——日本本田公司进行合作,首先对嘉陵自己开发的CJ50车进行技术改造,本田的技术人员通过检测,理出了CJ50车型的140多个毛病。

  在核心部件化油器和磁电机的技术上,嘉陵通过反复研究和测绘,终于掌握了制造过程中的关键技术,通过改造,CJ50的升级版CJ70横空出世。在80年代,谁家有辆嘉陵CJ70摩托车,就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跟现在宝马奔驰一样。1989年CJ70全部实现国产化,油耗数据低于进口件,成为名符其实的“节油王”。

  经典的黑色嘉陵CJ70型

  嘉陵和本田的合作剪彩仪式

  重庆“摩帮”:神奇的“经济联合体”

  跨行业组织专业化大协作,是嘉陵当时另一个重大决策。

  为了打开销量,嘉陵不得不把成本3000多元一辆的摩托车定价为600元,所以在最初几年,摩托车销售一直是军品补贴。

  拿CJ50摩托车举例,全车有1560个零件,仅仅加工一个弹簧,成本要10多元,全车19个弹簧成本就要100多元,如果把全车弹簧交给专业厂生产,价格会控制在40元以下。

  于是,嘉陵展开了跨系统、跨行业的零部件配套工作。从最初5家发展到后来的100多家,在嘉陵的带动下,众多摩托车企业在重庆诞生,成就了重庆“摩帮”的美誉。大家都围绕着“嘉陵”这个香馍馍赚钱,形成“经济联合体”,一些嘉陵的配套企业,资金雄厚起来后开始向整车发展,最典型的就是宗申和隆鑫。

  嘉陵也迅速扭亏为盈。从1981年第一批2500辆嘉陵摩托车开始,此后长达14年时间,嘉陵产销量一直位居行业第一。1995年嘉陵在上海成功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摩托车集团。

  神话破灭:净利润-2.58亿元

  1995年,对于嘉陵具有深刻的意义,这一年嘉陵也到达了发展的最高峰。

  摩托车销售收入达46.53亿元,产销量达110.85万辆,成为中国摩托车行业产销量首家突破100万辆大关的企业。

  企业大了,想法就多了,之后嘉陵集团开始了对外投资和向外发展的道路,先后在海南、广东、上海、哈尔滨和山东组建摩托车厂,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有嘉陵集团投资或合资组建的摩托车生产企业。

  另外,嘉陵集团还投资了部分零部件企业,如成都的压铸件、化油器等。在香港、越南、印尼和美国迈阿密也有嘉陵的销售公司。甚至“不务正业”的在重庆、海南等地涉足房地产和酒店行业,搞起了多元化经营。

  但很快问题就出现了。在那时,辉煌的国企也意味着承担更大责任,卷入更多的纷争。当企业做大时,国企机制就成为了一种制约,员工不思进取,企业体质繁琐,市场反映迟钝,产品创新不足。处于当时的历史环境,国企想超凡脱俗,像民营企业一样经营也是不实际的。

  之后,人人都开始趴在嘉陵身上吸血,嘉陵摩托开始迅速下滑,直到2006年,嘉陵集团净利润已经达到-2.58亿元。

  嘉陵大败局

  落后的管理机制和龙头企业的负担,是嘉陵摩托走向衰落的主要原因,但除了这些所谓的“国企病”之外,嘉陵在市场上的失败还有几个原因。

  1、没有创新,吊死在一颗树上

  嘉陵摩托因为创新而成功,因为守旧而没落。

  市场上许多摩托新星,最开始的确竞争不过嘉陵,但是它们走侧翼市场路线。比如珠峰摩托等走中国高端摩托车路线,潇洒木兰等抢入女性榻板市场,小太阳等将自行车与摩托车结合,推出了电动自行车。

  嘉陵在后期顶层设计有严重问题,固守主业,根本没有想过向运动摩托、健身摩托和轻便摩托等多种经营方向发展,依靠一个单缸车,嘉陵卖了几十年,一些核心技术还不是嘉陵自己的,吊死在了一棵树上。

  2、定位失策,摩托不只是交通工具

  在很长时间里,嘉陵摩托把摩托定位成运输工具,它们更关心摩托的运输功能,比如生产方便农民运输生猪、蔬菜的加重型摩托。

  嘉陵摩托作为领导者,眼光不能太局限。不仅要去占领销量市场和形象市场,还要占领既不能上量、也不能出利的结构市场。虽然这些市场可能在很长的时间内,并不能增加销量和利润,但却可以增加其品牌的时尚感、运动感、身份感和尊贵感,强化其领导者地位。

  只有拥有完整的市场结构,才能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摩托车已经不只是交通工具而已,思维不能停在“只为解决温饱”的消费观念,在第三次消费升级来临,摩托车还有更多体验性功能待开发。

  3、后院起火,农村市场被偷袭

  除了把摩托车定位为交通工具,嘉陵还一直走的是低端路线,主力于农村市场。

  农村市场是摩托车的主要消费市场,嘉陵摩托虽然在这一块进入得早,但却没有采取对农村市场的防御意识和措施,以至于重庆出现了一大批摩托企业,抄了嘉陵的后院。

  这些企业过去都是给嘉陵提供零配件,比如被誉为重庆“摩界五虎”的力帆、宗申、隆鑫、望江和建设五大摩托集团,他们走的都是嘉陵的农村市场之路,它们在嘉陵身边长大,在嘉陵打盹的时候,偷袭农村市场,并迅速崛起进而成功超越了嘉陵。

  枕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这说明嘉陵在市场管理和战略上存在严重问题。

  4、政策导向,死于“禁摩令”

  中国虽然摩托车产销量第一,却是世界上唯一个禁摩的国家。

  这的确很可笑,很多人愤愤不平,“城市里的年轻人只知道哈雷摩托,是禁摩扼杀了中国摩托文化、毁了摩托产业。”

  禁摩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也导致行业创新不足,出口产品也以低端为主,亚非拉等有低端摩托车需求的国家成为主要市场,当前,由于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加上欧盟和日本高端摩托车的市场竞争,出口形势并不乐观,2015年摩托车出口同比下降10.3%。国内摩托厂商的国际竞争力,利润空间被严重压缩。

  宗申集团创始人左宗申曾提案称:“由于中国长期的限摩导致行业丧失对实体工业信心,由于没有市场支撑,行业技术发展严重滞后,且中国整个摩托车行业的利润尚不如哈雷摩托一家。”

  在禁摩政策和汽车消费的双重影响下,摩托车市场整体低迷,嘉陵摩托首当其冲,跟头栽得最为严重。

  一代天骄,沦为弃子

  市场低迷,行业竞争激烈,中国嘉陵在最近十多年时间里,业绩始终徘徊在巨亏与微利之间。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嘉陵总资产19.6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为3616万元,多次处于在ST边缘。

  由于业绩不佳,2016年3月,持嘉陵股份22.34%的中国南方工业集团(即中国兵装),拟通过公开征集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中国嘉陵全部股权。其实早从2006年开始,市场就有传言中国嘉陵要卖壳,并称中国嘉陵的业绩非常差,背后也没有非常优质的资产。

  一代天骄,沦为弃子:曾估值80亿,如今公司就剩800万!

  “既然是控股权转让,肯定是把控股权转让给集团外的投资者,摩托车业务以后肯定就不再是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了。”很多国企在转型重组时,都放弃了原有的品牌。一些过去响彻全国的民族品牌,在被收购、合资后都销声匿迹,这样的消息,让我们不得不为嘉陵感到惋惜。

  一个品牌形成,非常不易,要经过数十年的持续经营。如何拯救嘉陵摩托,保护品牌文化,中国嘉陵在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称:“公司将战略性发展特种车、零部件等成长业务,推进摩托车业务调整转型。”对于摩托车这个昔日的业绩“功臣”,公司已经有了降低其业务占比的打算。虽然嘉陵近几年在重组及转型升级上做了很大努力,但仍然没有摆脱业绩亏损的局面。

  有人说,嘉陵这些年的发展,愧对老一辈的“嘉陵摩托的缔造者”,愧对几千万用户和数以万计的经销商朋友,更有愧“摩托车之王”的后续建设!

  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光靠输血是活不下去的,嘉陵摩托想要恢复,还得涅槃重生。

一代 天驕 淪為 棄子 估值 80 如今 公司 就剩 8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192

上市系P2P已有10多家成"棄子" 近4成虧損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5-13/1105207.html

目前上市公司參股或控股的網貸平臺120家,A股上市公司控股平臺僅34家。

上市公司布局P2P一直是市場關註的熱點,而上市系也是投資者在選擇平臺進行投資時極為關註的“標簽”。二者的結合可謂雙贏——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能受到資金的追捧,平臺本身也能獲得強大的背書。但是,網貸平臺是否能盈利才是檢驗上市系平臺是否成功的標準之一。

A股上市公司年報披露完畢,從部分上市公司年報披露的“一鱗半爪”中可以管窺上市系P2P平臺的業績。據《證券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在所屬已披露年報的A股上市公司的18家平臺中,盈利平臺為11家,占61.1%;虧損平臺為7家,占38.9%。18家平臺營收合計23.98億元,凈利潤合計2.32億元。其中,微貸網的營收、凈利潤在18家平臺中均占榜首,營收達177630萬元、凈利潤達32549.5萬元。

從去年業績來看是有人歡喜有人愁。更值得關註的是,隨著監管政策的不斷落實,上市公司對布局P2P平臺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從積極追捧變為棄之如履。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4月份,退出網貸行業的上市公司超過10家,包括益民集團、東方金鈺、*ST匹凸、高鴻股份、盛達礦業、天源迪科、奧拓電子、佳士科技、新綸科技和冠城大通等。

對於上市公司態度的轉變,有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對上市公司而言,持有P2P資產,一方面要投入大量資源確保業務合規;另一方面,監管新規下的P2P平臺向著小微化和中介化轉型,業務模式相對單一,難以承載上市公司通過P2P平臺布局互聯網金融業務的願望。

18家平臺實現凈利2.32億元

微貸網獨占鰲頭

對P2P平臺而言,盈利並非易事,尤其是在獲客成本高企,銀行存管等合規成本也增加的同時,貸款余額在50億元以上的大中型平臺都難盈利,數千家中小平臺的利潤表就更難樂觀。

《證券日報》統計了18家已披露年報的上市系網貸平臺業績。從營收來看,18家平臺營收合計23.98億元。除了久金所、廣電財富、天壕普惠、豐收貸外,其余14家平臺營收均超過1000萬元,前述4家平臺營收分別為257.4萬元、317.1萬元、340.66萬元、167.23萬元。營收超過5000萬元的平臺有6家。其中,微貸網位居營收榜榜首,去年營收達177630萬元,聯金所緊隨其後,營收18981.59萬元。其余4家平臺營收均在1億元以下,分別為:立馬理財6204.41萬元、理財農場5884.3萬元、小淩魚金服5734.02萬元、銀湖網5091.27萬元。

在凈利潤方面,18家平臺凈利潤合計2.32億元,7家平臺凈利潤報虧,11家平臺盈利。其中,微貸網以32549.5萬元凈利潤遙遙領先於其他17家平臺,並超過18家平臺凈利潤總和,表現格外亮眼。聯金所、皮城金融、德眾金融凈利潤分別為1960.67萬元、1305.54萬元、1209.16萬元列第二、三、四位。而理財農場、小淩魚金服、銅掌櫃凈利潤均虧損超過3000萬元,分別為-4509.6萬元、-3508.9萬元、-3010.47萬元。

據微貸網所屬上市公司漢鼎宇佑的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底微貸網累計成交額為705.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92%;2016年的營收17.76億元,凈利潤3.25億元,壞賬率為0.27%。據微貸網的運營報告顯示,其2016年門店數從年初的111家擴張到年底的344家,貸款余額從年初的38億元發展到年底101億元,都是以三倍的速度在增長。

不過,融360分析分為,2016年漢鼎宇佑的營業收入只有4.29億元,凈利潤3823.68萬元,收入和利潤的規模都遠不及微貸網,2016年經營現金流還凈流出3.03億元,未來兩者的關系走向值得關註。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部分上市系網貸平臺盈利的同時,有2家平臺卻資不抵債,分別是康達爾旗下的豐收貸,以及中來股份旗下的銅掌櫃。

據康達爾年報顯示,2015年公司營收為591.9萬元,虧損862.28萬元;2016年其應收167.23萬元,虧損為1940.98萬元。由於註冊資本只有1000萬元且連續虧損,康達爾金融的股東權益由正轉負,從2015年末的44.44萬元減少至2016年年末的1850.27萬元,出現資不抵債的情況。銅掌櫃由上市公司中來股份戰略入股,持股比例為27.55%。據中來股份2016年年報顯示,其對於杭州銅米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銅掌櫃運營方)的長期股權投資損失為843.5萬元。2015年、2016年銅米互聯網金融營收分別為133萬元和3142萬元,虧損3873萬元和3011萬元。由於連續兩年虧損超過3000萬元,銅米互聯網金融的股東權益由正轉負至-205.98萬元。

由香餑餑變“棄子”

10余家上市公司退出網貸業

近年來,上市公司積極布局網貸行業有目共睹。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4月份,上市公司參股或控股的P2P網貸平臺高達120家,其中上市公司控股平臺47家,A股上市公司控股平臺僅34家。截至2017年3月底,86家上市系P2P網貸平臺總貸款余額約3000億元,其中超過六成的P2P網貸平臺貸款余額在10億元以下,貸款余額僅占總量的5.2%;貸款余額50億元及以上的平臺僅有8家,但貸款余額高達逾2400億元,占總貸款余額的80%。

對於上市公司對網貸行業的熱情,有業內人士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分析道,就上市公司而言,布局或者收購互聯網金融業務,有利於改善資產結構,獲得更高的資本溢價,做大市值。上市公司可以借助互聯網金融優化自身產業布局,整合資源,加強業務協同性,提升產業鏈上下遊的供應鏈融資服務。對於互聯網金融企業來說,一方面能夠背靠上市公司主體信用優勢,拓展品牌附加值與公信力,有效拓寬獲客渠道,降低營銷成本,一方面能夠獲得相對優質的基礎資產,不斷叠代自身資產端的業務與風險控制水平。

從上市公司入股P2P網貸平臺時間看,主要集中於2014年、2015年。2014年上市公司開始陸續布局P2P網貸行業,2015年上半年迎來爆發式增長,2016年隨著監管政策的嚴格執行,上市公司放緩布局P2P網貸行業,入股平臺數量下滑。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4月份,退出網貸行業的上市公司超過10家,包括益民集團、東方金鈺、*ST匹凸、高鴻股份、盛達礦業、天源迪科、奧拓電子、佳士科技、新綸科技和冠城大通等。

高鴻股份(平臺一直未上線,為盤活資產,轉讓全部股份)在去年9月24日發布公告稱,下屬全資子公司大唐高鴻中網科技有限公司擬公開掛牌轉讓所持有的互聯網金融借貸平臺。據悉,互聯網金融借貸平臺是為開展相關業務外購的技術平臺,受行業監管政策影響,高鴻中網未來不準備再發展此業務。

盛達礦業也在去年10月10日發布公告稱,擬以3060萬元全部轉讓持有的和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與和信金融信息服務(北京)有限公司各5%的股權,並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盛達礦業表示,目前國家針對P2P行業陸續出臺監管政策,該行業發展空間受限,決定退出該項目。

有分析指出,上市公司退出P2P行業,一方面是隨著監管趨嚴,不看好平臺未來發展前景;另一方面是為優化資產結構及資源配置,聚焦發展公司主業。“在行業監管政策細則出臺後的合規性調整階段,由於監管風險較大,上市公司對於布局網貸行業領域趨於謹慎”,網貸之家高級研究員張葉霞對本報記者表示,後續上市公司布局網貸的情況會與監管政策過渡期結束後平臺發展合規化程度,公司戰略發展需求以及資本市場情況緊密關聯。

上市 P2P 已有 10 多家 棄子 虧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984

“不可撤銷生前信托”成謎團 樂視汽車或成賈躍亭棄子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9-17/1148508.html

Timg-2.thumb_head

盡管在爆發了一系列討債風波、資金危機、股權變動和易主劇情,並被憤怒的網友以調侃方式掛上熱搜榜許久後,樂視控股集團創始人、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賈躍亭,仍然沒有出現在位於北京東四環他此前日夜廝守的樂視大廈。但這並不妨礙其仍舊時刻處於樂視風暴旋渦中心。9月14日早間,一份突然被曝光的賈躍亭“不可撤銷的生前信托”其中一份草稿文書,或將令遠走海外的賈躍亭失掉他最後存留的一點點信用。

該份草稿文件顯示,賈躍亭為自己一個女兒留有7500萬美金(約合五億人民幣),而他其他幾個子女也分別得到了不同的信托基金,金額大抵相同。這也為兩日前深交所提交的關註函所提及的內容給出了一個隱晦的答案:賈躍亭在股市高位套現的資金已經流向美國,成為其名下房產以及不可追回的信托財產。

但僅僅數個小時後,劇情又離奇反轉。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發表聲明稱,上述消息系惡意杜撰,公司將對此提起法律訴訟。

真相究竟如何?至此已非常人所能判斷。不過此前,人們一度認為,樂視汽車是賈躍亭遠走美國的理由以及想要東山再起的幻想之地。而某種程度上,他的山西老鄉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則為其做了背書——不知是聯合提前布局還是巧合,賈躍亭前往美國專心造車由孫宏斌口中說出。早在融創入主樂視的蜜月期,孫宏斌在3月底融創的業績交流會上信誓旦旦:“樂視汽車賈躍亭要怎麽玩就怎麽玩,賈躍亭的主要精力也將在汽車上,上市公司還有我。”

現實則如你所見,賈躍亭用聲勢浩大的發布會和密集投炸新聞所構造的樂視汽車生態板塊,正一步步被逼進難以自救的局面。9月12日,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就樂視系創始人賈躍亭提前收回給樂視網的借款一事向樂視網發去了關註函,稱高度關註賈躍亭減持資金承諾履行情況,要求樂視網及賈躍亭對相關問題進行說明。

而此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公布的信息,樂視控股和樂視移動已經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俗稱“老賴”)。而一旦被列入這一“黑名單”,樂視以及其旗下相關公司在政府采購、招標投標、融資信貸、市場準入、資質認定等方面必定會遇到重重關卡。對於意欲申請國內新能源汽車資質的樂視汽車而言,這無疑將是致命一擊。

按照樂視汽車的說法,樂視汽車目前融資順利,樂視汽車的商業邏輯和運營模式獲得投資人認可。但經濟觀察報記者問詢多個投資機構,均未獲得樂視汽車成功融資的肯定答複。“最近肯定是不行,我們現在說啥都沒用,除非危機得以解決。”在經濟觀察報記者提出希望與賈躍亭就此進行采訪要求時,樂視汽車公關負責人仍舊表示,現在“不是時機”。

面對國內發生的一切,賈躍亭早前絲毫不以為意,他仍舊保持著幾乎每一兩天就更新一下微博的節奏——某種程度上,這又不免令人懷疑其在有意刷存在感。關於樂視汽車,他最新的表態是:“汽車板塊要快速完成A輪融資,盡最快速度實現量產。把這幾年樂視汽車努力形成的技術優勢、產品優勢、戰略優勢,轉化成市場優勢和用戶優勢。”

但在距他萬里之外遙控指揮的中國總部,樂視汽車的員工又進行了新一輪的裁員。“樂視汽車在國內的團隊主要以傳播和PR(公關)為主,在資金危機爆發後的這幾個月,有很多人主動離職了,也有人是因為樂視控股對於樂視汽車傳播團隊進行了精簡而走的。”與本報記者熟識的一位樂視汽車傳播員工告訴記者。

事實上,已經易主的樂視控股正在有意無意劃分與樂視汽車的關系。在幾個月前樂視資金危機出現後,樂視對非上市體系(樂視控股、樂視移動等)和樂視汽車的傳播團隊進行了精簡。雖然也有部分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的母員工被劃至樂視汽車體系內,但樂視汽車國內員工大幅縮減已是不爭的事實。

不過目前,風雨飄搖的樂視汽車仍在運營。在最新一次的樂視汽車閉門會議中,新任樂視汽車中國COO高景深透露,樂視汽車在下一階段將聚焦五大核心業務,分別是國內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申請;LeSEE莫幹山工廠建設;與美國同步規劃建設研發體系,提升整車研發能力;在研發、制造供應鏈等領域進一步打通中美協作體制;協助FF制定實施FF91國內銷售策略並進行銷售準備工作。

但樂視汽車申請國內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一事仍然前途未蔔。即使忽略因樂視控股和樂視移動已經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負面影響,發改委擬暫停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審批發放消息的不斷傳出,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申請的門檻將進一步提高。樂視汽車在國內樣車制造需要大筆的資金,而當下樂視汽車融資事宜一時難有大的進展,這樣的惡循環無疑是身處美國的賈躍亭最不想見到的局面。

很顯然,當下樂視汽車得到救贖的唯一途徑在美國,這也是目前樂視造車體系最後的一個落腳點。“外來和尚好念經”,如果能度過資金危機的FF91可以避免走向破產的危機,那麽通過賈躍亭美國造車的履歷則可以進入中國市場,且相對較高的起點可以對樂視汽車實現輸血。

但愈發艱難的一點是,FF在美國的融資進展也並不順利。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部分有意向的投資人仍然在緊盯樂視汽車在中國市場的融資情況,以及樂視汽車申請新能源資質的進展。

隨著樂視易主、賈躍亭出走已成定局,媒體關註的焦點也在逐漸淡化。有國外媒體報道稱,賈躍亭正在忙著申請美國綠卡和不可撤銷信托以保全其財產,繼續無視樂視汽車國內資金鏈危機的發酵。

如果上述情況屬實,樂視汽車或已成為棄子。盡管樂視控股再次迅速發出了澄清聲明,但目前看來並未能夠挽回絲毫顏面。在更多人眼里,樂視信用已被透支殆盡。

一面是此前承包樂視工程的農民工駐守在東四環的樂視大廈索要血汗錢,一面是賈躍亭悄然成立不可撤回的信托基金;一面是深交所等官方機構後知後覺的問責,一面是賈躍亭在微博上留下的“我會負責到底”。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樂視汽車也許都稱不上是賈躍亭最後的掙紮,而是他最後的冷漠。不管樂視汽車的故事如何繼續描繪,那個穿著T恤衫、牛仔褲、如癡如狂般演唱《野子》的賈躍亭再也回不來了,再也不會有了。

不可 撤銷 生前 信托 謎團 樂視 汽車 或成 成賈 賈躍 躍亭 亭棄 棄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461

番茄產業資本路:從寵兒到棄子

來源: http://www.nbd.com.cn/app_features/262

番茄 產業 資本 寵兒 到棄 棄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411

锐珂医疗:柯达“弃子”的蜕变

1 : GS(14)@2010-12-31 23:49:21

http://www.cb.com.cn/1634429/list/58226/1.html
    在业界看来,锐珂医疗正在和GE、西门子等业界巨头一起“争食”新医改盛宴中的8500亿元大蛋糕,它已经成为中国新医改的IT推手之一。
               
         
   今年41岁的黄俊文,家住宁夏固原市原州区清河镇,由于家庭负担过重,在被诊断为肺结核后曾一度在当地一家乡镇医院接受保守治疗。直到他遇到一种叫“远程会诊”的系统,这个系统将他的病历上传至远在数百公里外银川市的一家三甲医院,通过多位专家的会诊,黄俊文的病情才得以改善。
  “在那之前,我连远门也没有出过,更不要说去银川找专家看病。”像黄俊文一样,很多年以来,当地村民们已经习惯于在小医院看病。
  让黄俊文有机会接受专家诊治的系统出自世界上最大的医疗成像和信息技术公司锐珂医疗(Carestream Health)。
  锐珂医疗大中华区总裁刘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坦言,“中国有8亿人在农村,而农村医疗水平与城镇相比,在资金投入、设备、人才、医生水平等方面,差距很大。究其原因,主要是政府投入较少。近年来中国政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投入很大资金和人力,希望8亿农村人口能享受新医疗技术。”
  在业界看来,锐珂医疗正在和GE、西门子等业界巨头一起“争食”新医改盛宴中的8500亿元大蛋糕,它已经成为中国新医改的IT推手之一,但事实上,这家公司成立还不到5年时间。
  锐珂是谁?
  成立还不到5年,但锐珂医疗却对外宣称自己拥有百年历史。
  这种“矛盾”的说法原因埋在2006年末。当时,柯达集团“断臂自救”的新闻在影像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而锐珂医疗就是那支“断臂”。
  当人们越来越多地倾向于用数码技术取代传统胶片技术的时候,柯达赖以生存的胶卷冲印设备、技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当时,(柯达)必须转型。”刘杰回忆说,但代价是巨大的,因为柯达需要花费30多亿美元的资金来处理很多问题。
  当柯达转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资金出现了问题,只有卖掉一个公司,才能支撑其走完后面的路。经过深思熟虑,柯达管理层认为,在所有业务单元中,柯达医疗是最佳的出让选择。因为,只占公司业务15%左右的医疗事业成长性良好,能够卖到不错的价钱。
  柯达医疗被出售后,意味着其将失去柯达品牌的光环。接手柯达医疗的是一家私人股权投资企业Onex。Onex股票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市场交易,是一家多元化公司,在服务业、制造业和科技行业进行全球化运营。
  “并购给后来的锐珂医疗带来的贡献是,原来我们的产品只是医院里一个部门的产品,现在可以延伸到院前、医院、院后,整个医疗产业的价值链。”刘杰说。事实上,被并购后,公司除了标志、名称外,没有任何改变,包括公司的架构、人力资源等都无一例外得到沿袭。
  分手后,柯达留给锐珂医疗的“财产”是,其医疗器械经营较早获得中国许可;此外,柯达还给锐珂医疗留下了为期5年的品牌有偿使用权。尽管如此,在离开柯达之后如何单飞,新品牌如何创立,技术、市场能力如何跟上等一系列问题,当时都摆到了刘杰面前。
  “现在看来,锐珂的发展还是非常稳健的。”刘杰称。
  时至今日,柯达仍然在转型的道路上苦苦挣扎,但这颗被弃的棋子却似乎得到了蜕变。
  占领基层
  2009年4月,中国新医改方案公布之后,众多医药公司开始加大对基层医疗市场的开拓力度。但实际上,近年来中国在改善农村和社区医疗卫生方面早就有不少表态和举措,敏锐者也早从中嗅到商机。
  “医疗器械设备的采购掌握在有关部门手里。”刘杰坦言,要想拿到订单,一些资质是必不可少的。除去企业的规模、产品的技术含量,这些资质中更加重要的是在西部市场的经验。对此,跨国巨头们深谙此道,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布局。
  分析人士认为,锐珂医疗在开拓基层医疗市场方面不算第一个吃螃蟹者,但却是众多医疗公司中第一个明确开始业务转型的。
 2005年9月和11月,原柯达医疗(锐珂医疗前身)分别捐赠给中国卫生部100万元人民币和15万美元,用于奖励乡村医生。第二年10月,为响应卫生部关于改善乡镇和县级医院现代化医疗诊断设备与诊疗技术水平,原柯达医疗又带着新研发的POCCR(计算机放射成像)系统,通过全国巡展的方式为乡镇及县级医院介绍和提供简便易行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自2007年独立运营后,锐珂医疗进一步明确了转型战略:在产品的设计和研发上,从高端延伸至中低端产品;在业务领域上,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直至更广大农村医疗市场拓展。当年10月,锐珂医疗联合卫生部及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厅开展为期两年的“农村医疗信息化试点”项目,在县医院、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之间试运行。
  “通过这些试点项目,我们逐步深入了解到基层医疗市场的需求。”刘杰说,“目前在锐珂的业务量中,基础医疗产品已经占到了60%。”
  外资巨头的方向
  现在看来,扎根多年的外资巨头们对中国基层医疗市场早已了如指掌。由于高端医疗器械市场竞争白热,所以很多外资巨头早已开始在中国实行“低端化”的市场策略。这当中就包括GE、西门子等国际巨头。
  “向社区和农村的基层医疗市场倾斜,除了紧跟国家政策调整外,也是规避竞争、寻找蓝海的策略。”刘杰表示。
  2007年,西门子医疗第一台符合“SMART”[简单易用(Simple)、维护方便(Maintenance friendly)、价格适当(Affordable)、可靠耐用(Reliable)、及时上市(Timely to market)]理念的CT机问世,它的售价还不到高端CT产品四维螺旋CT的一个零头,只有两三百万元人民币,正符合县级医院的心理价位,其操作难度也不会像大型医疗设备那样让县级医师望而却步。
  同年,GE也开始实施“立足中国、服务中国”战略,大幅度加大针对中国市场需要的新技术和新产品开发。
  2008年12月,西门子公布的中期发展战略中,明确提出加大投入研发适合中国农村市场的技术和解决方案,该公司希望未来SMART产品能在医疗总体销售额中占四成左右。
  “高端医疗器械市场的年增长率约为10%,而中低端医疗器械的增长率达30%,中低端市场对每一个企业的吸引力都是巨大的。”飞利浦大中华区CEO孔祥辉表示。
  北京一家医疗设备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外资已由原来只看中一线大城市,开始向二三线城市转移,尤其是广大的农村市场。几年前,美国人关心的是中国“500床以上的医院有多少家,现在可能关注的是300床以上的医院有多少家”。
  目前,一些外资企业已开始训练他们的营销人员,推出专门针对社区和农村县级医院的营销方式,这些外资企业的医药代表已开始由原来只在一线城市快速向下渗透。
銳珂 醫療 柯達 棄子 蛻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362

四段婚姻三段為革命 兩度棄子

1 : GS(14)@2017-02-08 22:31:21

黃慕蘭一生有四段婚姻,與後三位丈夫均是「革命婚姻」,為革命需要,更兩度拋棄襁褓中的孩子。然而黃「奉命脫黨成婚」的說法被一些中共黨內人士反駁,稱是她與陳志皋戀愛違反紀律,被組織放棄並下了脫黨結論,成一生心結。


曾於香港產子

黃慕蘭16歲由父母包辦嫁給了個吃喝嫖賭的二世祖,結婚一年就逃走獻身革命。1927年與共產黨人宛希儼結婚,兒子出生三天,宛就被調贛西,率農民武裝革命時犧牲。黃被調上海,將未斷奶的兒子送婆家撫養。在上海期間黃與中央委員賀昌在周恩來批准下結婚。1929年6月她在罷工運動中被捕時已有孕,被囚一百天出獄後,黃隨賀昌調香港履南方局書記職務,1930年3月在港生下二兒子賀平。賀昌再接命令調天津,黃隨行,兒子被交給接任南方局書記的盧彪認養。後賀被貶,去江西與毛澤東一起打游擊。而黃1931年受黨組織命令脫黨,以書香世家小姐身份接近上海律師陳志皋,營救被捕共產黨人,陳父陳其壽是法租界唯一華人法官,有權勢地位。1935年黃陳大婚,黃稱是黨組織授意下才接受求婚。不久,賀昌命喪長征途中。1950年陳志皋離滬赴港,黃堅持帶着二人子女留在大陸。直到1988年陳在台北病逝,兩人未再見過面。澎湃新聞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8/19921368
四段 婚姻 三段 革命 兩度 棄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96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