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清潔能源比重提高 西部地區棄光疊加棄風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61570.html

清潔能源比重提高 西部地區棄光疊加棄風

一財網 張旭東 2015-07-28 21:34:00

風光資源優良的甘肅和新疆,也是上半年同時出現在棄風率、棄光率前列的地區。“棄光”的存在,主要是受開發布局不合理、配套電網建設不同步等因素影響,導致區光伏電站消納矛盾突出。

7月27日,國家能源局召開上半年全國能源形勢發布會,顯示清潔能源發展非常順暢。

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劉琦在會上指出,上半年全國非化石能源發電量同比增長16.0%, 清潔能源比重進一步提高,非化石能源發電量約占全國發電量的22.9%,比去年同期提高3.0個百分點。

不過按照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運行數據,新能源中風電或光伏的處境又有不同。“棄風”依然困擾著風能資源豐富的三北地區。光伏裝機則大幅躍升,上半年新增光伏發電裝機容量773萬千瓦,但高比例棄光也開始在一些地區出現。值得註意的是,西部一些省份面臨棄光疊加棄風的不利局面。

棄風依然難解

國家能源局發布的2015年上半年全國風電並網運行情況顯示,上半年全國風電新增並網容量916萬千瓦。截至6月底,全國風電累計並網容量10553萬千瓦,累計並網容量同比增長27.6%。

上半年,全國風電上網電量97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0.7%。上網電量增長的同時,風電棄風電量也大幅增長,上半年棄風電量175億千瓦時,同比增加101億千瓦時,平均棄風率15.2%,同比上升6.8個百分點。

上半年全國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993小時,同比增加15小時。棄風和風資源情況呈現正相關,棄風限電主要集中在蒙西、甘肅、新疆、吉林。其中吉林棄風電量22.9億千瓦時、棄風率43%,為棄風率最高的地區。蒙西棄風率20%、甘肅31%、新疆28.82%。

甘肅同時還是上半年新增並網容量最多的省份,達到135萬千瓦。風電投資企業金風科技的一位人士對本報記者稱,三北地區的棄風一直沒有得到解決,雖然通道建設在加速,但是新增規模也很大,造成棄風率居高不下。

這位人士認為,在棄風的情況下,風電企業也要爭奪風資源,儲備項目,建設又不可能停下來,所以一邊是不斷增加的規模,一邊是不見改善居高不下的棄風率,全國平均利用小時數增加15個小時意義也不大。

棄光時代或將來臨

國家能源局發布的數據顯示,光伏發電有積極的一面:截至2015年6月底,全國光伏發電裝機容量達到3578萬千瓦,其中,光伏電站3007萬千瓦,分布式光伏571萬千瓦。

今年1~6月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容量773萬千瓦,其中新增光伏電站裝機容量669萬千瓦,新增分布式光伏裝機容量104萬千瓦。

1~6月全國累計光伏發電量190億千瓦時,棄光電量約18億千瓦時,棄光率近10%。棄光主要發生在甘肅和新疆地區,甘肅省棄光電量11.4億千瓦時,棄光率28%,新疆棄光電量5.41億千瓦時,棄光率19%。

風光資源優良的甘肅和新疆,也是上半年同時出現在棄風率、棄光率前列的地區。“棄光”的存在,主要是受開發布局不合理、配套電網建設不同步等因素影響,導致區光伏電站消納矛盾突出。

此外,地方政府大幹快上也是造成電源和電網建設不協調的原因。同處西部,寧夏的新能源消納做得就比較好,寧夏能源局官員不止一次對本報記者說過,寧夏的風光電源建設比較謹慎,有並網許可的才能建設,所以寧夏不存在棄風、棄光的問題。

2013年起,很多投資機構蜂擁進入寧夏建光伏電站,“但我們始終按照程序批項目,並網問題解決得比較好。”上述官員對記者稱。

不過在西部的光伏投資還在加大,中民投不久前就宣布在寧夏建設2GW光伏發電項目,而在青海、甘肅和新疆等地,也有大量發電站項目在計劃中,如果協調發展、就地消納跟不上,未來棄光或將在中西部重演。能源局數據統計顯示,光伏發電裝機容量超過100萬千瓦的省區,比如甘肅、新疆、青海、內蒙古、寧夏都在西部,甘肅、新疆、內蒙古是傳統的棄風嚴重地區。

編輯:任紹敏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清潔 能源 比重 提高 西部 地區 棄光 疊加 棄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142

西北棄光嚴重 光伏發電東南飛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6571.html

西北地區棄光開始蔓延,並呈現嚴重化的傾向。

國家能源局日前公布今年一季度光伏發電運行情況。數據顯示,全國棄光限電約19億千瓦時,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區,西北地區的甘肅、新疆和寧夏都進入棄光嚴重的行列。

西北三省區高比例棄光

新疆和甘肅是最早出現棄光的地區,2015年上半年,國家能源局首次公布光伏發電運行情況時就顯示,甘肅省棄光電量11.4億千瓦時,棄光率28%,新疆棄光電量5.41億千瓦時,棄光率19%,棄光開始露出端倪。

此後棄光現象開始嚴重,西北地區同時又是風電裝機規模大、增長迅速的地區,造成新增的光伏發電步風電老路,棄光現象開始逐漸嚴重。新疆棄光率增長最快的地區。

今年一季度,新疆超越甘肅成為棄光率最高的地區,棄光限電7.6億千瓦時,棄光率52%,甘肅棄光限電8.4億千瓦時,棄光率39%,寧夏棄光限電2.1億千瓦時,棄光率20%。但同時,光伏發電的格局發生變化,中部發展步伐加快。

早在去年,就有業內人士預測說,寧夏將會很快進入棄光嚴重地區。不過截至2015年底,棄光嚴重地區依然還是新疆和甘肅,而且到去年年底,新疆和甘肅棄光形勢比2015年上半年有所加重,甘肅棄光率31%,新疆棄光率26%。

雖然國家今年以來出臺了促進新能源就近消納的措施,但從一季度數據看,效果並不理想。據記者了解,西北地區棄光率提高,與當地正在推動的電力交易新規定有關,甘肅、新疆、寧夏在沒有對新能源制定保障性發電時間的情況下,推動新能源進入直購電交易,影響了新能源企業的積極性。

光伏發電向中東部轉移

根據能源局公布的數據,光伏行業也有利好的消息。2016年第一季度,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容量714萬千瓦,其中光伏電站617萬千瓦,分布式光伏97萬千瓦。

光伏累計裝機規模和發電量都實現了大的增長。到今年3月底,累計光伏發電裝機容量達到5031萬千瓦,同比增加52%。一季度光伏發電量118億千瓦時,同比增加48%。西部的棄光,正推動中、東部和南方地區光伏裝機快速增長。

延續去年的趨勢,光伏發電的格局發生變化,中東部地區光伏發電開始進入增長快車道。華北、華東、華中和南方地區新增光伏發電裝機均超過100萬千瓦,分別為150萬千瓦、131萬千瓦、130萬千瓦和104萬千瓦。

華北、華東、華中和南方累計光伏發電裝機達2560萬千瓦,已超過西北地區的2364萬千瓦。中東部地區的江蘇、河北、山東、浙江、安徽、山西累計裝機都超過100萬千瓦,江蘇累計裝機達到440萬千瓦。

此外,光伏裝機高速增長也有可能與電價政策有關。此前,晉能清潔能源總經理楊立友表示,根據去年底發布的光伏發電上網標桿電價調整政策,2015年已備案的電站,只要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並網,仍可執行原上網電價,造成已經完成備案的電站在6月底前突擊安裝,也是裝機增長的原因。

西北 棄光 嚴重 光伏 發電 東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392

棄風、棄光、棄水:新能源“三棄”正持續惡化

一方面是國家大量鼓勵新能源替代,調整能源結構,另一方面則是新能源領域大量棄風、棄光、棄水。

“新能源‘三棄’正持續惡化。”3月30日,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副院長徐小東說。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風電領域“棄風”問題由來已久,近一兩年來,棄光、棄水問題則日漸突出。

“天賜惠風夜夜棄!”第一財經記者此前在內蒙古采訪時曾了解到,距北京數百公里的內蒙古多個風電場,常常棄風停機——大量的風力發電機停止運轉,任憑北風呼嘯而去。

內蒙風電場。攝影/章軻

甘肅光伏發電場。攝影/章軻

“情況最糟糕的時候,上百臺風機都停了,只留下一兩臺運轉,以保證風場自身用電。”一位風電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問題出在電網送出通道不暢。”

“2016年,風電棄風電量持續大幅增加。”徐小東說。

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的統計數據顯示,全國棄風電量從2015年的339億千瓦時,增加到2016年的497億千瓦時,棄風率上升至約17%。

徐小東介紹,2016年,棄風現象發生在新疆、甘肅、內蒙古等11個地區,陜西首次出現棄風現象。其中,2016年棄風大幅增加的地區為甘肅、新疆和內蒙古,主要緣於當地消納能力不足,外送能力有限,而裝機規模增幅較大。

西北地區陽光充足,是近年來我國光伏發電的重要區域。但調查發現,2016年,棄光也主要發生在西北地區,棄光電量由2015年的49億千瓦時增加到2016年的70億千瓦時,棄光率提高了6個百分點。

其中,新疆、青海全年棄光電量增量較大,主要也在於當地消納能力不足,外送能力有限,而裝機規模增幅較大。

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的調查發現,2016年,棄水主要發生在四川、雲南兩省。而這兩個省是我國水電較為發達的區域,資料顯示,金沙江流域規劃的水庫總庫容將達到徑流量的83%,長江上遊地區水庫總庫容將達到河川徑流量的61%,均超過國際公認40%的水資源開發利用程度警戒線。

調查發現,四川省2016年全年由於新增水電裝機容量超過系統增加的消納能力,且沒有新增外送能力,棄水電量進一步增加,約為14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約39%,創近5年新高。

雲南全年新增水電裝機容量與新增外送能力基本匹配,但由於雲南用電量負增長,新能源裝機及發電量增長較快,擠占水電發電空間,預計全年棄水電量與2015年相比會略有增加。

另外值得關註的問題是,按照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到“十三五”末,我國在運核電裝機容量將達到5800萬千瓦,在建機組達到3000萬千瓦以上,機組總數達到世界第二。國家核安全局23日公布的資料顯示,我國現有35臺運行核電機組、21臺在建核電機組,在建核電機組數量世界第一。

但在核電發展勢頭強勁的同時,我國“核電利用小時數低”的問題也同樣存在。

田灣核電站1號機組外景。攝影/章軻

“利用小時數偏低的核電機組主要分布在遼寧、海南地區。”徐小東說。

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的調查發現,遼寧全年核電利用小時數4982小時,同比下降833小時,核電消納問題突出。原因是近年多臺核電機組陸續投產,電網調峰困難導致核電難以消納。“目前,遼寧紅沿河核電站二期兩臺機組正在建設中,倘若核電消納問題不解決,新機組投產,‘棄核’問題將更加嚴峻。”

2016年,海南全年核電利用小時數5775小時,同比下降1819小時。

徐小東等專家對記者表示,新能源是我國發展速度最快的電源,風電與太陽能發電裝機規模雖均已達到世界第一,但裝機占比仍低於一些發達國家,發展空間仍較為廣闊。

但專家們同時表示,由於布局相對集中導致棄風、棄光現象愈加嚴重,已經對新能源的可持續發展產生嚴重影響。考慮到近期主要棄風、棄光地區自身消納能力增長緩慢,跨省消納難度較大,調整開發布局是效果較好的應對措施。“國家能源主管部門已經著手限制棄風、棄光嚴重地區新能源開發建設。”徐小東建議,2017年,對於棄風電量超過10%的地區、棄光電量超過5%的地區,不核準下年度新能源建設規模,這些地區要優先提高存量新能源裝機的利用率。

此外,加大中東部及南方地區新能源開發力度,原則上對這些地區不設置建設規模上限。統籌送受端需求、電網調峰能力等因素,配合“三北”地區跨省跨區外送通道建設,進一步加大棄風、棄光嚴重地區新能源外送規模。

電力規劃設計總院還建議,2017年宜加快建設川渝第三通道,如在汛前投產可減少四川棄水電量,同時加快四川、雲南水電外送,明確水電外送通道落點地區。抽水蓄能電站投資布局宜向非化石能源消納困難的“三北”地區傾斜,推進儲能技術的商業化應用。

棄風 風、 、棄 棄光 光、 棄水 新能源 三棄 持續 惡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84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