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特雷莎·梅正研究留學生簽證削減新計劃 赴英留學更難了?

每年暑假一過,準備赴英留學的學生就開始忙碌起來,抓住最後的機會多考一次雅思、打磨一下個人簡歷,盡可能讓自己的留學申請漂亮一些。

但是,就在6月,英國“脫歐公投”將一位此前在留學圈子中被戲稱為“留學生殺手”的新首相特雷莎·梅推到了臺前,有些人開始犯嘀咕,從此以後赴英留學會不會難度更大了?

“留學生殺手”名從何來?

特雷莎·梅在擔任卡梅倫政府內政大臣期間,逐步收緊、並最終在2012年取消了對留學生來說赴英留學最具吸引力的PSW簽證。

PSW簽證的全名為Post Study Work,旨在讓獲得本科、碩士以及博士學位的國際留學生在畢業後,有足夠多空余時間留在英國找工作或開展商業活動,而PSW 簽證有效期為2年。

自英國政府2008年6月正式施行PSW簽證政策開始,畢業後繼續申請兩年的簽證幾乎成了每一個留學生的“標配”,也正是PSW簽證給予許多留學生找到人生第一份工作的機會。PSW簽證甚至可以說是那段時期赴英留學最具吸引力的一個因素。

除了被“一刀砍”的PSW簽證,特雷莎·梅在擔任內政大臣期間還對留學生在英國讀書的總年限做出了限制,例如本科以下高中最多只能在英國讀兩年,而三年的本科最多只能讀五年。

特雷莎·梅

下面我們就來看看在“梅姨”的主導下,留學生和移民群體經歷過的血淚史:

2010年11月:擬取消留學生申請永居權

英國內政大臣特蕾莎梅在上任後首次就移民政策發表演講時表示,英國將取消留學生和短期工作者有可能獲得永久居留權的政策,並將大幅度削減赴英就讀低於學位課程的國際學生數量。

2012年4月:取消PSW(畢業後兩年工作)簽證

據英國駐華大使館文化教育處統計,2012年在英有超過9萬名中國留學生,其中超過7萬人修讀的是高等教育課程,這意味著,有超過7萬名中國學生畢業後面臨被迫離英的尷尬境遇。

2014年2月:托業考試在英被禁

梅姨說:“英國移民部門不再認可ETS(包括托業和托福)提供的所有英語考試的成績。”因此本就已經需要搶名額的雅思考試變得“一號難求”,而雅思從考試到出成績的周期較長,有學生可能最終因未能及時參加考試而無法提供語言成績,需要修讀相應的語言課程,甚至影響入學。

2014年以來:持續提升企業家簽證難度,投資移民門檻翻倍

英國在2014年11月開始實行最新的移民修改法案,新法案將投資移民的申請門檻從此前的100萬英鎊調高至200萬英鎊,申請門檻足足翻了一番,而且原來規定中投資額的25%可用作定期存款或購買房產一項也被取消,200萬英鎊必須全額投資於國債、公司債、股票或英國公司。

2014年12月:留學簽證畢業即失效

根據英國當時的法規,非歐盟國際學生在學業結束後,被允許逗留英國4個月。在這段時間里,如果能找到工作,他們就可以把留學簽證轉成工作簽證,繼續留在英國。然而這項規定很快被“梅姨”推翻,宣布推行一項新法案:留英的非歐盟國際學生的簽證,將在他們完成學業後立即失效。此舉引得英國《衛報》發表評論稱,這項新政策與眾多不利於國際學生的政策一樣,是英國政府歧視國際學生的又一條證據。

2016年初:擬增加十年永居簽證難度

自2016年10月份後,申請英籍或者永居配偶簽證的申請人,必須達到英語成績A2的要求。

2016年2月:取消投資移民簽證

今年年初,英國議會官網公布了移民法案修正議案,提議從2017年1月1日起,取消Tier1投資移民簽證。

2016年3月:學生簽證政策收緊

英國政府擬通過設置更嚴格的英語(精品課)語言測試來達到每年減少2.5萬名留學生的目標。近年來,英國政府已經推行一系列關於赴英留學的新“規矩”,如提高高等教育學費、將留學生的免費醫療變更為收費項目、禁止留學期間打工等。就大多數英語能力並不強的中國學生而言,對於以上這些還能勉強忍受,但是語言始終是樹在他們面前最高的一道坎。這項新政策被質疑“英國不再歡迎中國學生。”

赴英留學更難了?

鑒於特雷莎·梅以往的行事風格,這種前景可能性很大。

據新華社記者了解,特雷莎·梅政府已經開始著手研究新的留學生簽證削減計劃,她的班底認為進一步收緊國際學生簽證或將大大有助於減少凈移民數量。

鄧茜說,有政府內部消息人士表示,內政部和教育部有可能被要求評估收緊在學生簽證管理方面的空間。這些在考慮中的選項預計包括禁止學校以能為學生提供留英工作機會進行營銷、采取進一步措施確保外國留學生完成學業後即離開英國等。

從推動政策的阻力看,特雷莎·梅出任首相無疑比之前擔任卡梅倫政府內政大臣期間小得多。特雷莎·梅在卡梅倫政府中因在移民問題上態度強硬而受到關註,也因此與內閣中其他一些大臣意見相左。

前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以及商業、創新和技術部一些官員曾試圖阻止她推出相關的強硬政策,因為他們認為國際學生有利於英國經濟及英國大學收入。財政部和商業、創新和技術部也曾試圖通過將留學生人數從政府移民統計中剔除,以幫助放寬學生簽證。奧斯本曾表示正計劃降低公司稅,並準備向全世界推銷英國,尤其著眼於中國。不論最終誰當選英國新任首相,放寬對中國的投資移民和留學政策或許利大於弊,畢竟比起保守內政和強硬的外交,如何跟歐盟談判,尋求其他出路,持續發展經濟才是目前對英國來說的頭等大事。

英國前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

前英國首相布萊爾在7月3日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不論英國是否舉行第二次公投,我希望繼續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

但是,特雷莎·梅上臺後沒有留用奧斯本,並將商業、創新和技術部撤銷,其所轄大學管理職能並入教育部,而新任教育大臣賈絲廷·格里寧是特雷莎·梅的堅定支持者。而對她最有影響力的政策顧問尼克·蒂莫西此前也呼籲采取進一步措施收緊英國學生簽證管理。

留學英國還有吸引力嗎?

簽證政策不斷縮緊,那麽赴英留學的吸引力不如從前了嗎?通過對多位留學生的采訪,得到的普遍感受是,這些年在英國畢業找工作的難度的確有所增加,不過這似乎並沒有降低中國留學生對英國留學生活的憧憬。

一方面,英國學校的學時普遍較短,本科三年,研究生最快一年可以拿到學位。威斯敏斯特大學國際媒體專業碩士白葉認為,對學生來說,早畢業是一件好事,短時間內完成同樣的學位,意味提早進入社會,提早踏入人生下一步。同等條件下,在英國三年可以獲得兩個研究生學位,而在美國三年或許只能拿到一個。

此外,相較美加、澳洲的學校而言,不少中國學生和家長心中對英國高校存在偏好。不論是因為哈利·波特的走紅,還是受到牛津、劍橋這類學校名聲的影響,不少學生和家長認為,留學英國可以接受最傳統、最高等的教育。

另一方面,英國內政部近日推出Tier 4學生簽證試點類型:牛津、劍橋、帝國理工、巴斯等幾所大學的碩士畢業生可以延長6個月時間留在英國。鄧茜說,這或許從一方面可以看出梅對於留學生準入的管理理念,即一方面從總體上收緊,另一方面給最優秀的學生進入英國的機會。

白葉也認為,留學簽證的收緊只是減少了畢業後“混在英國”的人的幾率,能力出眾的人大可以放心選擇申請赴英留學。

(綜合自新華社、人民日報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