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国核电整肃


From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templates/inc/chargecontent2.jsp?id=110224805&time=2009-08-14&cl=106&page=all


《财经》记者 李其谚
 


  只不过一周,中国“核掌门”就完成了换人。

  8月13日,《财经》记者获悉,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孙勤被任命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集团)总经理、党组书记,接替刚刚“落马”的康日新。

  之前的8月5日,新华网披露,中核集团总经理、党组书记康日新因“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康日新的“落马”令业内感到“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把业内都打懵了。”一位与康日新有工作往来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接近中核集团的一位消息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8月4日,康日新从办公室被带走。次日,康日新被查的消息即被披露,速度之快,为同类事件少见,显示出高层查处康日新的决心。《财经》记者获悉,康日新涉嫌核电招投标灰色交易,以及挪用公款。

  同时,中组部在紧锣密鼓地考察接替康日新的干部人选,孙勤最终被选中。

  在中国核电行业处在体制性变革的十字路口,“核掌门”更迭所造成的影响,将不仅体现在中核集团内部。

核电业“地震”

  康日新出生于1953年8月,今年56岁,山西大同人。1978年,康日新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反应堆工程专业,进入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工作,历任助理工程师、工程师、研究室副主任、党支部书记、副院长等职务。

  1996年,康日新调入中核集团,历任总经理助理、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等职务。2003年,康日升任中核集团的“一把手”,任党组书记、总经理。康日新还是中共十七届中央委员。

  康日新“倒下”的速度之快,令人意外。7月6日,康日新在“全球智库峰会”上还作为主持人,与参会的嘉宾相聊甚欢。会上,他精神状态很好,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核电和铀资源,是比较复杂的问题,没有嘉宾所谈的“那么简单”。

  会后,康日新意犹未尽,还对《财经》记者表示,想约一位参会嘉宾就中国铀资源的前景再进行一场对话。不过,这场对话可能再难实现。

  目前,康日新被押于北京,关于案情尚无内容披露。据《财经》记者了解,康日新案发,事涉核工业项目招投标问题。此外,2008年,康日新挪用公款资金委托理财炒股巨亏(以2008财务年度计算),是他被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期间,国务院高层领导视察中核集团四川的一个厂区时发现,虽然国家拨付十几亿元给中核集团用于技术改造,但厂区的设备仍然陈旧,没有什么新设备。康日新当即做出检查。

  康日新此次被带走调查后,日常工作由副总经理孙又奇主持。8月9日,中核集团召开党组扩大会;次日,下属企业的负责人赴京开会。在这些会议上,孙又奇向集团中层以上员工通报了康日新的情况,并传达了中央的指示精神,提出“安全”“稳定”成为近期公司的主要任务。

  曾在中核集团担任过副总经理的孙勤,要完成“稳定”这一任务应该不难。孙勤生于1953年6月,在担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前,曾任国防科工委副主 任、党组成员,中核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此前,他还担任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核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地质总局局长等职务。

招标“窝案”

  康日新被查,令业内人士不禁想起“核电招标案”。此前,中国核电系统因招标而“落马”的高层已不乏先例,其中级别较高者包括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下称中技公司)原总裁蒋新生、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下称中广核集团)副总经理沈如刚。

  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为浙江三门、广东阳江共计四台机组进行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其中最有实力的竞标者,是美国西屋公司(Westinghouse)与法国阿海珐集团(Areva)。

  2004年年底,中技公司牵头,与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共同成立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的筹备组。经过两年多的评标,2006年年 底,中国国家核电技术招标机构选择了美国西屋公司和肖工程公司联合体作为优先中标方,引进AP1000技术。但第二年年中,阿海珐集团也获得了广东台山核 电项目两台机组的订单。

  2007年年底,参与中国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招标的蒋新生被中央纪委“双规”。随后,中广核集团多位员工相继被调查。2008年,中广核集团就 此事进行了内部通报,在核电招标案中,中广核集团涉案20余人,其中多人被移交司法程序,十余人离职或被开除党籍、调离相关职位。中广核集团原副总经理沈 如刚最终被判刑十余年。

路径之争

  一直以来,核电究竟姓“核”还是姓“电”,始终都是业内争论的焦点。不仅如此,两者在主管部门层面就一直存在分裂。

  传统电力行业主要由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电监会管理,核电行业则由1998年组建的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原国防科工委)主管,安全监督由原国家核安全局(即原国家环保总局下的核安全司)负责。

  2008年,政府机构改革,核电管理体制相应调整,国防科工委相关职能纳入国家能源局。这意味着核电在制度层面划入电力范畴。此外,国务院还成立了国家核电公司,负责第三代核电技术的消化、吸收、创新。

  一位曾参与招标工作的专家告诉《财经》记者,就中国未来核电的发展路径而言,中国引入第三代核电技术的招标至关重要。

  中国目前核电业格局中,除中核集团,还有中广核集团、中电投集团具有核电开发资质。其中,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是传统的“双寡头”,中电投则是新进入者。此外,大唐、华能等传统电力集团,也对进入核电领域雄心勃勃。

  不过,中核集团始终是中国核电业的第一大集团。中核集团前身先后经历二机部、核工业部、中国核工业总公司,由100多家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组 成,主要承担核军工、核电、核燃料、核应用技术等领域的科研开发、建设和生产经营,以及对外经济合作和进出口业务。中核集团自主设计建造了秦山一期 CNP300、二期CNP600核电站。

  在几家核电公司竞争之下,中国核电技术路线几年来一直摇摆不定。比如,大亚湾核电站采用法国技术;秦山一期使用中国自主技术,三期是加拿大的技术;连云港核电站则是俄罗斯的技术。

  “中国从来没有系统地走一个技术路线,20年间走过很多弯路。”一位核电专家告诉《财经》记者。

  中国各家核电公司拥有的技术都不尽相同。其中,只有中核集团所掌握的CNP1000技术和阿海珐的EPR技术,是在法玛通M310基础上改进而来。如果第三代核电技术确定为EPR,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将在竞争中拥有天然的优势。

  然而,最终中国选择了西屋公司的AP1000技术,打破了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的技术壁垒,为下一步进行核电体制改革创造了条件。

“第三代”玄机

  7月27日,康日新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他代表中核集团与湖南省郴州市政府就合作开发建设郴州核电签署了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郴州核电项目一次性规划四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由中核集团控股。这是康日新带领中核集团进行跑马圈地的一个“缩影”。

  在择定第三代核电技术之后,中国掀起了一轮“内陆核电”的版图之争。按照国家发改委颁布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中国 核电站选址主要在沿海省份。但是,近年来,中国内陆地区也饱受能源匮乏之苦,包括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河南、重庆、四川、甘肃、吉林在内的多个内陆省 (市),向中央提出了建设核电站的计划。

  2008年,中国一系列内陆核电项目的报批进入冲刺阶段。国家核电董事长王炳华曾公开表示,内陆核电的技术线路将首选AP1000。随着中核集团与中广核集团不断圈地,内陆核电的技术路线开始起了变数。

  “原来以为就这么定了,以后内陆电都是AP1000了。没想到后来中广核和中核与各省签协议,上报了一批‘二代+’项目。”一位核电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在新一轮的圈地中,“代际之争”有着微妙的意味。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允许大规模上马二代或二代改核电机组,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凭借此前的技 术和经验积累,显然会取得更大的话语权。如果在今后核电发展中选择全新的第三代机组,则新进入核电业的电力企业,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今年3月,孙勤以能源局副局长身份接受《科技日报》等联合采访时表示,“三四年后,新开工项目、尤其是内陆核电站,将考虑都使用三代技术。”他还称,对于电力集团进入核电并无限制。

  “我们没有说中电投是惟一的,也没有说‘五大’都可以进入。要当核电业主,而不仅仅是投资核电,必须具备相应的设计、建设、运营能力。关键不在我,而在它们自己。”孙勤说。■
中國 核電 整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65

廖晓霞的奥特迅延伸核电,搞不懂沃尔核材为何抛股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27/4NMDAwMDE5OTE4Ng.html

这看上去不是为民营力量准备的战场,她的荣光与赞礼似乎只献给技术与资本的双向寡头。这就是核能核电市场。    这里水草肥美。《新能源振兴规划草案》显示,到2020年,核电规划装机容量将达到86GW,这个数字连接的是未来10年核电1万亿的市场盛宴。

这里丛林法则优胜劣汰,胜者王败者寇。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是毫无争议的三大巨头,朝着三分天下鼎足而立的目标博弈争斗。

宏大的行业里更有细分行业,夹缝里才见生命的张力。“它为着向往阳光,为着达成它的生之意志,不管上面的石块如何重,石块间隙多狭,它必定要曲折而顽强地透到地面上来,它的根往土壤钻,它的芽往地面挺,这是一种不可抗的力。”奥特迅--廖晓霞

奥特迅在核电市场是一家隐形受益的公司,有默默关注散户在研究完所有公司相关资料后,总结一句:“这是一家很好的公司”。半年报上显示,前十大流通股纷纷被机构挤占。

核 电市场对这家公司的业绩其实贡献不大,2009年订单中,来自核电的只占12%。它主要给各大电站提供自动化电源设备。但是没有人能够忽视奥特迅在核电市 场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它是国内唯一具有核电站电力电源供货资质的企业,在奥特迅过往14次国内核电常规岛项目建设投标中,中标率达到100%。

这家公司背后的控制人叫廖晓霞,今年49岁。她低调并且专注于技术。除了第一次公开发行股票期间内,她再没有在媒体前公开露面过。

提起奥特迅还有一个人不能忽略,那就是董秘廖晓东。他是廖晓霞的弟弟,今年42岁。廖晓霞毕业于北京大学无线电物理专业;廖晓东毕业于中山大学无线电与信息系统工程。他们从一个几乎赤贫的家庭走出来。

廖晓霞跟每一个亲人分享上市的硕果。在奥特迅的股权结构中,通过间接持股,廖晓霞与廖晓东的妈妈肖美珠,廖晓东的妻子,妻子的哥哥,都是奥特迅的股东。廖晓霞自己持有56.59%的股份,廖晓东有30.92%,他妻子间接持有5.4%。

奥特迅的最初发迹来源于行业巨变。上个世纪90时代,廖晓霞创办欧华实业公司已经几年。她在电子产品的代理中赚取一份薄利。她在寻找一个突破的机会,行业可能也正在寻找一个人。

90年代国内传统的相控式电源已不再能满足发电站的需求。1998年廖晓霞第一个在国内引进高频开关电源系统,填补市场空白并一举成为行业龙头。此后十余年中,高频开关直流电源体统的销售收入在奥特迅占有超过80%的比率。

2004年,奥特迅敲开了核电的门槛。在深圳市东部的大亚湾,有一座百万千瓦级大型商用核电站,奥特迅正是与其签订了大亚湾常规岛(CI)LAB、LBM改造项目,为其提供直流电源设备。2007年,奥特迅又完成了大亚湾核电站核岛(NI)LBJ项目改造工程。

奥特迅内部格局改变了,核电成为一个重要市场。继田湾核电站及大亚湾核电站之后,奥特迅又在岭澳二期中标。

听,种子破土而出,生命勃发。

沃尔核材--周和平

在周和平身上你将看到技术通过资本市场上演一出活生生的点石成金。

周和平创办沃尔核材,从事热缩材料的研发与销售。1998年,他像无数个创业者一样从家乡保定来到深圳寻梦。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踏足深圳。

早在1991年,周和平就跟随导师来到深圳的长园新材工作,并因为业绩突出,一度担任母料厂厂长。1995年他离开公司的时候没有想到十年后他还会与这段经历再发生纠葛。

创业初期的公司如野草般肆意生长。2001年,周和平的产品被国家授权使用国际通用条形码进行标识,取得了走向国际市场的“身份证”。两年之后,周和平开始酝酿自己上市路。

他太清楚资金不够的苦楚了。为了降低原材料采购成本,周和平设立了两个采购部,互相竞价。他不能直接做客户,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来铺设销售渠道,而需要通过3000多家经销商来销售产品。

2006年,登陆资本市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周和平收到了发审委对沃尔核材首发暂缓的通告。究其原因,蛛丝马迹指向当年周和平在长园新材的一段工作经历。当时的媒体报道,长园新材认为周和平涉嫌窃取公司的技术秘密。

这是当年周和平突然离职的原因,十年后再一次跳出来。周和平对这个说法不屑一顾,他说当年就已经有了判决结果,而且他离开长园新材都十多年了。

次年四月,周和平终于如愿以偿,沃尔核材成功登陆A股。

股票首发价格为15.72元,上市首日收盘价格飙涨至52.50元,涨幅达到233.97%。当时周和平持有公司股份30,272,808股,首日身家就从4.8亿暴涨至15.9亿。

好戏还在后面。今年4月沃尔核材解禁。减持套现的号角由周和平首先吹响。他在四月减持9.5万股,套现约195万元。

8月,周和平一鸣惊人。一天之内,他个人减持1000万股,套现1.46亿元。账面财富,纸上身家终于成为周和平手里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周和平一举登上中小板董事长减持的冠军宝座。

根据招股说明书,周和平的持股成本为1元每股,十余年后一朝减持,投资收益率超过60倍。

他亦是技术起家型,为了公司发展废过寝忘过食,其辛劳之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不打高尔夫,不去高档场所,偶尔出游也是与公司的大部队一起。据以前报道,尽管上市以后身家过亿,他只有唯一一次出国经历,去英国参加妻子MBA的毕业典礼。


曉霞 奧特 延伸 核電 搞不 不懂 沃爾 核材 為何 拋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40

“核電大躍進”不符合中國國情 思想花園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0.html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日本福島核電站的危機主要是來自核廢料洩露﹐而不是堆芯融化﹐前者的後果嚴重得多﹐否則日本首相也不會說出「東日本可能全毀」這樣的話。雖然危機可能已經過去﹐但這種「險過剃頭」情況的發生,對中國核電大躍進的含義值得深思。

福島核電站發生時﹐全球的核能專家最初都說沒有問題。中國前能源局長張國寶和核能專家一起﹐看了福島電站的全套圖紙﹐也判斷問題不大。在加上他認為中國核電站技術遠超過福島﹐所以認為中國核電不會有問題。

是的﹐這些專家都是從「硬件」的角度來看問題﹐然而﹐再好的技術﹐再安全的設備﹐如果沒有人的因素配合﹐也是無濟於事。

核廢料處理﹐是屬於「軟件」的範圍﹐造成這次危機的原因﹐其中既有東京電力管理失當﹐也有可能日本政府秘密核武發展計劃的考量﹐無論如何﹐外界無從得知﹐監管無法起到作用。

核電站的風險是系統性的﹐一個個小問題的存在﹐天長日久累積﹐當一兩個外界因素的突變﹐導致全面爆發﹐這其中既有偶然﹐也有必然。而當體制上的系統性風險是根深蒂固﹐核電的規模又足以龐大時﹐偶然就很可能成為必然。

對於核電安全來說﹐運作的透明和外界的監督非常重要﹐而核電的監督方都是核能界人士﹐自己人查自己人﹐自我監督根本無從談起。

核 電站和其他發電方式不同﹐一旦投入營運﹐如果關機停廠的話﹐代價高昂﹐也就是說﹐一旦出了問題﹐能得到徹底糾正的機會微乎其微。而中國的核電機構都是宛如 獨立王國﹐地位超然的央企﹐外界的監察更是無法著力。香港有委員對大亞灣核電站的營運安全提出質疑﹐馬上就不獲委任了﹐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更 為甚的是﹐目前的中國電力系統﹐幾乎是「李家天下」﹐李鵬家族的勢力獨霸一方﹐家天下的局面﹐已令中國的電力改革舉步維艱﹔再過幾十年﹐到了現在這些號稱 先進的核電設備老化﹐營運問題叢生的時候﹐也許李家天下不再﹐變成「胡家天下」﹐「習家天下」﹐這種類似江湖勢力的格局﹐再加上央企天然政治特權的壟斷﹐ 和核電安全所需要的透明和互相制衡是格格不入的。

經濟學人最新一期有文章說﹐面對民意的抵制﹐只有像中國﹐俄羅斯這樣缺乏民主基礎的國家 才能大肆發展核電﹐但因為缺乏制衡﹐從而帶來更大風險。事實上﹐這樣類似存在巨大環境風險的項目﹐在中國總是更能得到決策者的偏好。當年總理李鵬頂住民意 的反對﹐一力上馬三峽工程﹐也為他的家族往後在中國電力王國的勢力奠下基礎。而隨著時日的發展﹐三峽工程的後遺症日漸顯現﹐例如對四川盆地的氣候改變﹐沿 江上流的泥石流等﹐這些都是始料不及的。

不過﹐水利工程的風險起碼是直觀的﹐外人一眼可見的﹐甚至出了問題﹐也可以得到及時糾正的﹐黃河的三門峽工程就是一例﹔而核電工程是黑箱作業﹐在缺乏一個完善體制的配合下﹐中國還要進行核電大躍進﹐十年間核電規模要翻八倍﹐這等於是把風險無限放大了。

核電 大躍進 大躍 符合 中國 國情 思想 花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64

如何才可以在中國大搞核電 思想花園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02.html

(1)
其實只要頭腦清醒下來,就會發現中國大搞核電的勢頭很難阻擋。以溫家寶而言,他已經逐漸失去經濟事務的控制權,就算他任內不搞,兩年後李克強也必然大搞。

核電對中國的好處很多,對各級政府的誘惑簡直是難以抵擋。從中央政府來說,沒有核電就很難完成節能減排指標,減少污染。而如果從安全性來看,核電廠事故再多,也不會多過煤炭業每年幾千工人死亡。從整體來看,核電是最安全最環保的能源方式。

從 地方政府來說,有了核電,就有穩定而廉價的電力來源,這對湖南,江西這些既沒有火電資源,也沒有水電資源的內陸省來說,至關重要。只有電網穩定了,經濟建 設才能談起。如08年雪災的全國電網癱瘓就搞得湖南很狼狽。另外,核電廠多數是在窮鄉僻壤,發達地區向這裡買電,等於一種收入再分配。很窮的縣一下可以變 成巨富。

對於經營主體來說,核電站就等於是印鈔機。按照「財經」雜誌的計算,一個2X100萬千萬的核電站每年收入可達50億以上,15年就可以回本,以40年使用年限計,之後25年是淨賺。另外,核電站的利用小時每年可達7000,幾乎是火電站的一倍。

考慮到這些,我也逐漸認同核電派的觀點,中國的核電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發展速度不是太快,而是太慢。甚至,福島核電站事件對中國核電來說,不是一個危機,而是一個機遇,等於別人免費為中國上了寶貴的一課,應該抓住這個機會,再大幹快上。

目前中國核電裝機大概是1000萬千萬,佔全國電源1%左右,按照07年的「核電規劃」,本來的規劃是到2020年有4000萬千瓦,到大概3%,但現在在建設的核電裝機就已經超過3000萬了,很快就達標。

今年1月份,能源局最近更改的核電目標,是到2020年有8600萬千瓦,佔全部電源的5%。

不過,由於地方政府熱衷核電,據報導說國務院的調查顯示,全國正在籌建的核電規模大概在2.6億千瓦。大概是規劃的三倍左右,當然,這些籌備項目也不一定能在10年內建成。

我覺得,中國的核電比例,在長期而言,起碼應該達到20%,在中期而言,也應該達到10%。

以中國的國情而言,那些正在上馬的2.6億千瓦核電不大可能減下來,10%是肯定可以達標,問題是,是否需要翻番而已。

(2)
「經濟學人」說核電發展要有合適的社會環境,權力制衡,法制等,現在看來,也有些偏激。日本是民主國家,也是市場經濟,東京電力是私營企業,可見是否合適發展核電和意識形態的原因無關。

中國發展核電的問題也不在於技術,而在於制度。因為核電的專業性很高,黑箱作業,行業人員很容易傲慢,自大,成為獨立王國,外界無法監督。

還有更大的問題是貪腐。前核電集團總經理也是因為貪汙被抓,說明問題很嚴重。貪腐的問題不在貪汙本身,而是如果官員一旦貪汙,心裡就有鬼,無法再認真負責,出了問題也都是摀蓋子的做法。

反過來說,如果中國核電能解決制度上的問題,讓人徹底放心,那反而應該大力發展,抓好這次機遇。

(3)
但我覺得,制度上的事,以中國人的聰明才智,不難解決。只要抓住福島電站這次的經驗和教訓,痛下狠心,不難解決。

首先當然是理順整個管理體制。按照「財經」的說法,目前中國有幾個核電管理部門,「九龍治水」,有160條核電法規,卻沒有統一標準,一片混亂。如果真的出現福島這樣的事故,到時候誰來負責都不知道。

但我想,乘此機會,這個問題一定能得到解決。

我反而覺得,有一個意念,非常符合中國的國情,可以很完美地解決中國的核電安全問題。

按照「財經」的介紹,吸取三哩島核電站的教訓,目前全球核電站是交叉監督的,也就是每個核電站派人參加國際核電組織,互相檢查,也算是一種連帶責任。

我覺得,這個思路應該全面推廣到中國的核電體系,大力推行。

例如說,A核電站負責B核電站的安全檢查,如果出了事,兩個核電站一起負責。

又例如,實行異地監督,廣東省核電站的安全監督,由湖南省來負責,湖南的由浙江來負責這樣,以此類推,杜絕人情和利益鏈條。背後的原理類似中國處理貪污案時,很多時候都是異地審判。

更好的方法是,全國三大核電集團,中核,中電投,中廣核,互相監督,互相派員檢查打分,記分結果影響到招標定標。有了經濟利益,互相的安全檢查一定特別起勁。

核電站的運作也實行計分制,如果出現違軌,達到一定分數,就要強制停機檢修。以核電站而言,停機一天的損失就是上千萬,自然有誘因不能馬虎。

最後,所有的檢查結果定期(例如每5年)給中央和國際機構複查,如果出現錯漏,檢查方也要負連帶責任。

當然,如果真的出事了,賠償和懲罰也是一起的。

由於核電非常專業,出事的機率又小(但真的出事了,破壞很大),如果是搞垂直監督,由上而下的檢查,很容易流為表面文章,糊弄外人,失去意義。

這種平行監督,由於混雜了經濟利益在內(可以打擊競爭對手),也有記分的獎勵和懲罰,才能最有效地調動內行的積極性,才能帶來最大的保障。

只要制度上的問題能解決,我覺得中國還是要大力發展核電,還要加快。

不過,既然要大搞,象大亞灣這種老化機組,能淘汰還是儘量淘汰得好。中國核電那麼宏偉的發展,不應該為了一兩個這種無足輕重(從裝機量上來說)的落後機組蒙上污點。應該甩下包袱,才能更快邁進。

如何 可以 在中 國大 核電 思想 花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58

奶,與核電的連帶責任 思想花園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7656.html

很久以前,我就有一個觀點,三鹿的奶出現問題,不代表蒙牛就沒有責任,作為行業龍頭,應該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其實這說不上什麼觀點,只是一種事實的陳述。中國消費者的行為也說明了這一點,中國一家奶企業出了問題,就說明國產奶全部有問題,不能再消費了。

這 其實是一種很樸素的民間智慧。美國、日本向中國進口食品,如果有一個地區的某種食品出現問題,就會宣佈該地區為不可信賴地區,停止所有該地區的食品進口。 在一般消費者的心理也是如此認定的,如果一個地方的食物出現問題,他們是不會管是那個農場、那個廠家生產的,自會下意識地拒絕那個地區的所有食物。

這是一種有些橫蠻的連坐法,對那些安全生產、老實經營的廠家不公平。但這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所有的業內人士都不會忽視安全問題,不管是別人,還是自己的,視而不見,不會有什麼潛規則,和諧,大家互相監督,互相舉報。

自律是最強的規範。行業人士無時無刻的自我監督,效果遠遠大於高高在上的監管部門偶爾為之的檢查,這幾乎在所有的專業,都是不二法門。越是專業的行業,這種連帶責任就越強,典型的例子就是當年安達信的倒閉。

為什麼這是最有效的方法?因為涉及龐大的資訊費用,和不對稱資訊,外界永遠無法有效監察,而將安全,無論是核電安全還是食物安全,寄託於上,是很不切實際的想法。

所以,唯一能確保核電安全的方法,不是什麼訂立更好的安全規範,或採用更先進的技術,也不是強化監管機構的力量,而是強化每個核電經營主體之間的連帶責任,讓他們真正的自我監督。

核電 連帶 責任 思想 花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59

趕超中核中廣核 中電投核電資產率先上市

http://www.21cbh.com/HTML/2011-7-28/yNMDcyXzM1MzcyNA.html

作為世界上在建核電規模最大的國家,中國終於有核電運營資產即將登陸股市了。雖然市場時而傳出有關中核集團、中廣核集團兩大核電巨頭核電資產上市的消息,但最先吹響上市號角的卻是中國電力投資集團(下簡稱「中電投」)。

中電投旗下上市公司上海電力(600021.SH)7月28日發佈公告稱,該公司擬定向增發量合計不超過18.3億股,募集資金擬用於收購中電投持有的上海禾曦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禾曦能投」)的全部股權。

剛 剛成立20餘天的禾曦能投是由中電投與上海電力共同出資成立,前者持股99.97%、後者持股0.03%。中電投核電有限公司持有的江蘇核電30%的股 權、秦山三期20%的股權和秦山二期6%的股權已被無償劃轉至禾曦能投公司,這些資產也是中電投迄今所擁有的全部已投產的核電資產。

如若定向增發成功,中電投的優質核電資產將通過上海電力實現上市,這將是中國核電核心資產首次登陸股市。

核電資產首上市

如定向增發成功,中電投將是國內第一家將核電資產注入上市公司的集團

公開資料顯示,中電投持股上海電力42.84%的股份,而中電投旗下中電國際(02380.HK)則持股18.86%。

上海電力公告稱,其擬向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A 股股票,發行對象包括中電投以及其他合法投資者在內的不超過十名特定投資者,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95億元。其中,中電投擬以不少於25 億元的現金認購本次發行的股票。

上海電力本次發行募集資金擬首先用於收購中電投持有的禾曦能投的全部股權,其次用於補充公司流動資金5 億元。

中電投是我國僅有的三家具有核電站控股資質的公司,另外兩家分別為中核集團和中廣核集團。中電投與其它兩大集團相比,無論是現有的核電裝機容量還是手中掌握的在建項目都處於弱勢。

目前,中電投持股的已投產核電項目僅有江蘇田灣核電站、浙江秦山二期核電站和秦山三期核電站。中電投在三座核電站上的持股比例分別為30%、6%和20%。

中電投今年將這部分資產無償劃轉給禾曦能投,上海電力則通過收購禾曦能投全部股權得以獲得中電投具有盈利能力的核電資產。

本 報記者從中電投瞭解到,目前中電投控股建設的核電項目只有山東海陽核電項目,中電投在該項目上持股65%。此外,在遼寧紅沿河核電項目上,中電投與中廣核 集團等比例持股,同佔45%的股份;在浙江三門核電項目上,中電投持股14%。這三個核電項目正處於建設之中,首台機組分別計劃在2014年、2012年 和2013年投產,但中電投未對這部分在建資產何時會注入上市公司表態。

據中電投山東核電公司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目前尚未有將山東核電公司資產注入其它公司的計劃,要等到2014年投產之後方再作決定。

上海電力方面亦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近期中電投其它核電資產不會被注入到上海電力,中電投亦沒有明確表示要將上海電力打造成其核電資產的上市平台。

中核中廣核仍在推進中

受福島核電事故影響,兩大核電集團上市進展有所放緩

與中電投上市工作突然提速相比,中核集團與中廣核集團上市工作近期仍在悄然推進。

中 核集團去年成立中核核電有限公司,將旗下六家核電企業全部股份整合重組,計劃將其打造成上市公司。然而,這一工作進度受日本福島核電事故影響,進度有所放 緩。中核核電有限公司人士對本報記者稱,目前中核核電有限公司仍在為上市做準備,按照程序對企業進行規範,等到所有程序都走完,則要看市場形勢尋找合適的 上市窗口。

對國際市場窺測已久的中廣核集團在去年通過旗下中廣核華美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廣核華美」)全資收購了美亞電力有限公司,聲 稱將建立起與國際接軌的資本運營平台,加快開拓國際市場步伐。資料顯示,中廣核華美原為中廣核國際有限公司(下稱「中廣核國際」)的全資附屬公司,主要從 事投資控股,而中廣核國際則是中廣核集團的全資附屬公司,兩家公司都在香港註冊成立。

除全資控股中廣核華美之外,中廣核國際還握有香港上市公司銀建國際(00171.HK)15.8%的股權。今年5月12日,銀建國際發佈公告稱將斥資超過7.76億港元收購中廣核華美29.41%的股份,並推動中廣核華美首次公開發售上市。

7月20日,銀建國際董事會總經理高建民表示,中廣核華美最快於今年11月分拆其子公司美亞電力上市。由於美亞電力本身並無核電資產,因此高建民稱將與中廣核集團研究核電方面的合作。

而中廣核集團有關人士則對本報記者表示,當前形勢不適合將核電資產上市,不會像中電投這麼快的推進速度。

趕超 中核 中廣 中電 核電 資產 率先 上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42

別被「便宜核電」綁架 讓低電價走向合理化 如果現在就廢核 台灣也不會立即缺電

2011-8-8  TWM




沒有核電的東京,今年夏天依然燈火通明,先進國家需不需要核能,日本已經替我們做出解答。

台灣的電力備用容量率二三%,電價之低數一數二,當戳破電力不足和核電電價低的兩個謊言後,我們應該重新省思,台灣是否需要危險的核電。

撰文‧羅弘旭

每 次碰到停建核四的訴求,台電就會威脅大家核四停建,台灣可能大缺電,沒有了核電,電力到底夠不夠用?這個答案,今夏的日本已經替我們做出解答,福島三一一 核災之後,東京這個擁有三千萬人口的大都市,在失去五分之一電力供應的條件下,在每天超過攝氏三十二度的火熱七月之後,東京不僅燈火通明,還有很多額外發 電能力。

過去在日本總供電量中,核電曾經占到近三成的比率,但這個夏天過後,日本人民發現,自己原來可以不那麼依賴核電,台灣呢?台灣是否需要繼續依賴核電呢?

理由一:

用電高峰仍有近二五%發電裝置閒置在核災風險與電力需求之間,官方、民間長期爭議不休,學者、政府各有論述,其中最大爭點有二:一是台灣電力是否足夠?二是核電成本是否最低?

先看台灣電力是否足夠這問題。台電在官網上清楚揭露,台灣在二○一○年的電力備用容量率高達二三.四%。

備用率二三.四%這數字代表什麼意義?這意味在台灣最熱的盛夏,家家戶戶開冷氣、吹電風扇,百貨公司、大賣場冷氣開到最強,全台灣用電量最高的正午時分,台灣仍有二三.四%,也就是有將近四分之一的發電設備處於閒置狀態,而冬天,備用率更高達三成。

用電量最大的時間,仍有四分之一設備閒置,這種備用容量率,合理嗎?

過去為了核四計畫,台電先是主張合理的備用容量率是二五%至三○%,在反核運動壓力下,下修至二五%至二○%,民進黨執政後進行「核四計畫再評估」,台電又調降至一五%至二○%。

到底要多少備用容量率才是合理?為什麼台電可以一修再修?

台灣的電力備用容量率「超歐、趕美、贏日韓」,美國是二一%,英國是一五%,亞洲的日、韓都在一○%以下,而且台灣的備用容量率近二十年來一路走高,學者專家批評台電的高備用容量率是高估台灣經濟發展所致,未考慮產業外移、經濟成長趨緩等現實因素,明顯「虛胖」。

而 且根據台北大學經濟系教授王塗發多年的追蹤研究,台灣核能發電量僅占總發電量的一八.一%,核能發電的裝置容量也僅有一○.七%,他認為立即把三座核電廠 全部關閉,也還有一○%到一七%的備用容量率,「台灣並無缺電的問題」,即使台電自己內部評估,計入未來幾年除役的火力發電廠,台灣到二○一五年,也只缺 電七%。

七%的電力缺口,很驚人嗎?可以看看今年夏天的東京,經過日本居民自覺地節能省電後,東京高峰用電量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二三%,節電,並未影響日本經濟發展,目前日本股價已回升到地震前水準,而消費者對節能省電產品需求的提升,更為節能產業帶來新商機。

理由二:

低估核電成本 除役與廢料處理是天價既然如此,台灣為什麼不放棄核能,在於我們被核能成本很便宜這個謊言所綁架。

民 進黨立委田秋堇表示,台灣核一、核二、核三廠的興建成本共列一八四○億元,核廢料處理和土地恢復利用等後端營運費用約三三五三億元,電廠除役成本約六七五 億元,但以英國Doumeay電廠為例,光是除役成本就是興建成本的七五○%;核廢料和土地恢復利用費用,更高達七二五○%。

田秋堇認為台電後端營運費用明顯低估,如果比照英國標準,台電如要提撥足額的後端營運經費,每度電費至少必須再加五到七元不等,核電並不會有特別的「價格優勢」,也就是說,核電其實並不便宜。

即 使用台電對核電的計價方式,也發現折舊攤提十五年後就零建造成本,有嚴重低估之嫌,而且並未列入建造成本的高額利息支出,更何況對環境生態、古蹟文物、核 災可能的損害與犧牲、社會對立不安的代價等等,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就認為,「台電有政府大量的政策補貼,明顯低估了社會成本」。

依照目 前的電力備載容量,台灣的確可以立即停止所有的核能,雖然原能會前主委歐陽敏盛強調「電價一定會上來」,但台灣,長期以來就被扭曲的電價所綁架,台灣電價 之低,名列世界前茅,去年,台電每賣一度電,就虧○.一五元,今年上半年,每度電更是虧○.三五元,這種低廉到不符成本原則的電費,讓台灣人民無法正視核 電的風險。

日本的五十四座核子反應爐,迄今只剩下十六座在運轉,但日本經濟並未大幅倒退、生活沒有嚴重不便,從福島核災中,日本人民得出:「沒有核電,日本並不會缺電」這個答案,但日本是以數十兆日圓的代價換來這個答案。

而台灣呢?是要從日本的經驗中學到教訓?還是要等到核災真正發生,才來告訴自己:「原來,台灣也可以不需要核電。 」核電其實是很貴的!

台電根本未計算核電建造成本與除役成本,若經仔細計算,核電一度電的成本高達5元以上。

學者觀點 台電觀點

成本 5元以上 0.66元建廠 台電對核電建廠成本的計算方式至少低估了七成。龐大建廠成本的利息支出,也未計算在內。 核電廠建廠成本依「會計成本」分15年攤提,之後就不計建廠成本,使每度電的單位成本迅速下降。

除 役、拆廠 根據國外案例,除役、拆廠費用都遠高於核電廠建置成本,起碼都是建置成本的10倍以上,以核四為例,預估二兆元新台幣以上。而台電的後端營運經費不足以支 付日後除役、拆廠,致使成本被嚴重低估。 核能發電每度電提撥0.17元當作後端營運基金,目前已經有二千億元,可用作核廢料最終處置、除役拆廠、低放射性廢棄物處置之用。

保險 沒列入保險費用。《核子損害賠償法》修訂後,理賠金額提高到150億元,且計入天災賠償,保費會增加,電價也隨之增加。 42億元賠償金一年保費約一億元,不從核電成本中支出。但核電一年貢獻獲利800億元,計入提高後的保費,電價還是便宜。

台灣電力備用容量率領先各先進國家

國家 備用容量率(%)

台 灣 23.4

美 國 20.9

英 國 15.0

日 本 7~9

韓 國 7.2

加拿大 6.4

德 國 5.0

註:備用容量率指在用電尖峰時刻沒有用到的發電裝置比率

台灣電價之低

全 球「數一數二」 ──2010年各主要國家電價比較國家 民生用電 工業用電丹 麥 0.3655 0.1106 日 本 0.2276 0.1578 英 國 0.2060 0.1350 瑞 典 0.1940 0.0827 芬 蘭 0.1737 0.9740 法 國 0.1592 0.1067 紐西蘭 0.1519 N/A 美 國 0.1155 0.0684 台 灣 0.0880 0.0745 韓 國 0.0769 0.0578 單位:一美元 / 瓩(度電)

資料來源:IEA

」綁架 讓低電價走向合理化如果現在就廢核 台灣也不會立即缺電沒有核電的東京,今年夏天依然燈火通明,先進國家需不需要核能,日本已經替我們做出解答。

台灣的電力備用容量率二三%,電價之低數一數二,當戳破電力不足和核電電價低的兩個謊言後,我們應該重新省思,台灣是否需要危險的核電。

撰文‧羅弘旭

每 次碰到停建核四的訴求,台電就會威脅大家核四停建,台灣可能大缺電,沒有了核電,電力到底夠不夠用?這個答案,今夏的日本已經替我們做出解答,福島三一一 核災之後,東京這個擁有三千萬人口的大都市,在失去五分之一電力供應的條件下,在每天超過攝氏三十二度的火熱七月之後,東京不僅燈火通明,還有很多額外發 電能力。

過去在日本總供電量中,核電曾經占到近三成的比率,但這個夏天過後,日本人民發現,自己原來可以不那麼依賴核電,台灣呢?台灣是否需要繼續依賴核電呢?

理由一:

用電高峰仍有近二五%發電裝置閒置在核災風險與電力需求之間,官方、民間長期爭議不休,學者、政府各有論述,其中最大爭點有二:一是台灣電力是否足夠?二是核電成本是否最低?

先看台灣電力是否足夠這問題。台電在官網上清楚揭露,台灣在二○一○年的電力備用容量率高達二三.四%。

備用率二三.四%這數字代表什麼意義?這意味在台灣最熱的盛夏,家家戶戶開冷氣、吹電風扇,百貨公司、大賣場冷氣開到最強,全台灣用電量最高的正午時分,台灣仍有二三.四%,也就是有將近四分之一的發電設備處於閒置狀態,而冬天,備用率更高達三成。

用電量最大的時間,仍有四分之一設備閒置,這種備用容量率,合理嗎?

過去為了核四計畫,台電先是主張合理的備用容量率是二五%至三○%,在反核運動壓力下,下修至二五%至二○%,民進黨執政後進行「核四計畫再評估」,台電又調降至一五%至二○%。

到底要多少備用容量率才是合理?為什麼台電可以一修再修?

台灣的電力備用容量率「超歐、趕美、贏日韓」,美國是二一%,英國是一五%,亞洲的日、韓都在一○%以下,而且台灣的備用容量率近二十年來一路走高,學者專家批評台電的高備用容量率是高估台灣經濟發展所致,未考慮產業外移、經濟成長趨緩等現實因素,明顯「虛胖」。

而 且根據台北大學經濟系教授王塗發多年的追蹤研究,台灣核能發電量僅占總發電量的一八.一%,核能發電的裝置容量也僅有一○.七%,他認為立即把三座核電廠 全部關閉,也還有一○%到一七%的備用容量率,「台灣並無缺電的問題」,即使台電自己內部評估,計入未來幾年除役的火力發電廠,台灣到二○一五年,也只缺 電七%。

七%的電力缺口,很驚人嗎?可以看看今年夏天的東京,經過日本居民自覺地節能省電後,東京高峰用電量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二三%,節電,並未影響日本經濟發展,目前日本股價已回升到地震前水準,而消費者對節能省電產品需求的提升,更為節能產業帶來新商機。

理由二:

低估核電成本 除役與廢料處理是天價既然如此,台灣為什麼不放棄核能,在於我們被核能成本很便宜這個謊言所綁架。

民 進黨立委田秋堇表示,台灣核一、核二、核三廠的興建成本共列一八四○億元,核廢料處理和土地恢復利用等後端營運費用約三三五三億元,電廠除役成本約六七五 億元,但以英國Doumeay電廠為例,光是除役成本就是興建成本的七五○%;核廢料和土地恢復利用費用,更高達七二五○%。

田秋堇認為台電後端營運費用明顯低估,如果比照英國標準,台電如要提撥足額的後端營運經費,每度電費至少必須再加五到七元不等,核電並不會有特別的「價格優勢」,也就是說,核電其實並不便宜。

即 使用台電對核電的計價方式,也發現折舊攤提十五年後就零建造成本,有嚴重低估之嫌,而且並未列入建造成本的高額利息支出,更何況對環境生態、古蹟文物、核 災可能的損害與犧牲、社會對立不安的代價等等,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就認為,「台電有政府大量的政策補貼,明顯低估了社會成本」。

依照目 前的電力備載容量,台灣的確可以立即停止所有的核能,雖然原能會前主委歐陽敏盛強調「電價一定會上來」,但台灣,長期以來就被扭曲的電價所綁架,台灣電價 之低,名列世界前茅,去年,台電每賣一度電,就虧○.一五元,今年上半年,每度電更是虧○.三五元,這種低廉到不符成本原則的電費,讓台灣人民無法正視核 電的風險。

日本的五十四座核子反應爐,迄今只剩下十六座在運轉,但日本經濟並未大幅倒退、生活沒有嚴重不便,從福島核災中,日本人民得出:「沒有核電,日本並不會缺電」這個答案,但日本是以數十兆日圓的代價換來這個答案。

而台灣呢?是要從日本的經驗中學到教訓?還是要等到核災真正發生,才來告訴自己:「原來,台灣也可以不需要核電。 」核電其實是很貴的!

台電根本未計算核電建造成本與除役成本,若經仔細計算,核電一度電的成本高達5元以上。

學者觀點 台電觀點

成本 5元以上 0.66元建廠 台電對核電建廠成本的計算方式至少低估了七成。龐大建廠成本的利息支出,也未計算在內。 核電廠建廠成本依「會計成本」分15年攤提,之後就不計建廠成本,使每度電的單位成本迅速下降。

除 役、拆廠 根據國外案例,除役、拆廠費用都遠高於核電廠建置成本,起碼都是建置成本的10倍以上,以核四為例,預估二兆元新台幣以上。而台電的後端營運經費不足以支 付日後除役、拆廠,致使成本被嚴重低估。 核能發電每度電提撥0.17元當作後端營運基金,目前已經有二千億元,可用作核廢料最終處置、除役拆廠、低放射性廢棄物處置之用。

保險 沒列入保險費用。《核子損害賠償法》修訂後,理賠金額提高到150億元,且計入天災賠償,保費會增加,電價也隨之增加。 42億元賠償金一年保費約一億元,不從核電成本中支出。但核電一年貢獻獲利800億元,計入提高後的保費,電價還是便宜。

台灣電力備用容量率領先各先進國家

國家 備用容量率(%)

台 灣 23.4

美 國 20.9

英 國 15.0

日 本 7~9

韓 國 7.2

加拿大 6.4

德 國 5.0

註:備用容量率指在用電尖峰時刻沒有用到的發電裝置比率

台灣電價之低

全 球「數一數二」 ──2010年各主要國家電價比較國家 民生用電 工業用電丹 麥 0.3655 0.1106 日 本 0.2276 0.1578 英 國 0.2060 0.1350 瑞 典 0.1940 0.0827 芬 蘭 0.1737 0.9740 法 國 0.1592 0.1067 紐西蘭 0.1519 N/A 美 國 0.1155 0.0684 台 灣 0.0880 0.0745 韓 國 0.0769 0.0578 單位:一美元 / 瓩(度電)


別被 便宜 核電 綁架 讓低 電價 走向 合理化 合理 如果 現在 就廢 廢核 臺灣 灣也 不會 立即 缺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948

兩名日本核電廠員工的最後遺言和贖罪告白 你不知道的恐怖核電真相

2011-8-8  TWM




平井憲夫,一位東京電力公司員工,在核電廠工作二十年得癌。死前他勇敢站出來,把工作所知的核電真相公諸於世。他生前的最後吶喊,在十五年前就預告了核電廠今日的災難。

小倉志郎,曾參與福島核電廠機械部門設計,他多次以筆名發表文章,提醒日本人核安的重要。

在福島核災後,身為核電廠第一線員工的他,也成為日本媒體最倚重的專家之一。

節錄自《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的平井「最後遺言」和小倉「贖罪告白」,揭露世人不知道的核電真相。

東電技士平井憲夫生前最後吶喊:核電廠一旦運轉就是萬年不死怪獸

整理‧辛曉昀

我遭受了一百次以上的體內輻射汙染,最後得了癌症。我曾經畏懼即將到來的死亡,但母親鼓勵我,沒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因此決定在死前站出來,把知道的真相全部公諸於世。

核 電廠裡,鐵絲掉進原子爐、工具掉進配管裡卡住的人為疏失可說層出不窮。為什麼會這樣?日本核電廠設計優良,但都僅止於設計階段的理論,接下來的施工、建廠 才是大問題,就像是一級建築師來設計自己的家,卻碰上技術不良的工人,害家裡蓋好後,這裡漏水,那裡不符尺寸,這就是日本核電廠的現狀。而早期的工地,總 是會叫老師傅來做「班長」,經驗老到且注重聲譽,但現在他們已幾近凋零。

此外,核電廠因有輻射的危險,很難現場培育人才,現場昏暗悶熱,又必須穿戴防護衣罩,作業員無法直接語言溝通。而且技術越好的師傅,代表進入高汙染區的頻率越高,他們很快就超過法定的放射能暴露劑量,無法再進去核電廠作業,所以菜鳥人才越來越多。

電 廠不做虧本生意 金錢比人命重要核能機組每運轉一年,就必須停機做定期保養。因為原子爐會產生高氣壓,配管中則有攝氏三百度的蒸汽及熱水,這些會使配管的管壁或汽門嚴重磨 耗,因此必須定期更換,但這些作業卻使工人飽受輻射汙染。他們在高度心理壓力下工作,絕對無法維持好的作業品質。

有一次核電機組裡有一根螺 絲鬆了,排出的輻射量相當驚人,為了鎖緊這根螺絲,我們準備了三十個人,離螺絲七公尺遠的地方一字排開,聽到「預備,跑!」的號令就輪番衝上去鎖,一到那 裡要數三下,輻射測量機的警鈴就會響起。由於時間太過緊迫,這個才三轉的螺絲,就花費了一六○次的人力,四百萬日圓的費用!

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不把核電廠暫停起來修理?因為核電廠只要停一天,就會帶來上億日圓的損失,電力公司才不會做這種虧本的事,在企業眼中,金錢比人命重要。

在 引進核電以前,根本就沒有討論過廢爐、拆除及廢棄物處理的具體方案。以厚金屬打造的核電廠,一經運轉就會遭放射能汙染並日漸磨損,政府原本打算讓核電廠運 轉十年就關閉,但在一九八一年福島核電廠一號機運轉滿十年之際,電力公司才第一次體會到,原來核電機組的廢爐、拆除有多困難。

拆掉這充滿輻 射能的原子爐,不但要花上比建造時多出數倍的金錢,也無法避免大量的輻射曝曬,原子爐下方的高汙染區,每人一天只能待數十秒,這該怎麼進行作業?如果停機 放著不管,核電機組內充滿大量的水蒸汽及冷卻水,會使機件生鏽,接著使金屬產生破洞,排放出放射能。核電廠只要插入核燃料棒運轉一次,整座核電廠就會變成 一個大型放射性物體,廢爐、拆爐談何容易?

今天製造的核廢料 將禍延世世代代子孫核電廠運轉後,每天都會不斷生產放射性廢棄物,其中有所謂的「低階」核廢料,卻是待在核廢桶旁五小時就有生命危險的劇毒物質。現在日本 把這些低階核廢料,全部拿去青森縣的六所村核燃基地存放,預計在那裡埋三百萬桶,管理三百年。但是誰能預料三百年後,這些核廢桶會變怎樣?這些廢棄物的管 理業者還存在嗎?

另一種「高階」核廢料,也就是用過的核燃料棒,必須與玻璃一起固化,並封閉在堅固的金屬容器裡,人類只要站在容器旁兩分鐘就會死亡。

這些散發高熱的核廢料必須持續冷卻三十至五十年,等溫度降低後再把它埋入幾百公尺深的地底,存放一萬年以上。管理核廢料也需要電力與石油,到時能源的總使用量必定超出核電所產生的能量,而且負責管理的不是我們,而是往後世世代代的子孫。

蘇 聯車諾比事故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想要維持都市生活機能,保障能源穩定,雖然有點危險,但我們需要核電廠。」尤其住在大城市的人,更容易接受這種想法。我 想請求各位,每天一早起來,仔仔細細地端詳自己的孩子或孫子的臉龐,再想想國家積極發展核電的政策到底有沒有問題。特別是位於地震帶的日本,不只核電廠事 故,還必須提防大地震帶來的影響,再這樣下去,遲早會發生無可彌補的悲劇。

平井憲夫

日本設施配管一級技士,曾任職於東京電力公司的福島核一與核二、中部電力公司的濱岡核電、日本原電敦賀核電、東海核電等,負責監督定期檢查時的配管工程,1996年12月因癌症逝世,得年58歲。平井創立的「核電被曝勞動中心」,也在他逝世後,因後繼無人而解散。

福 島核電廠工程師小倉志郎警告核電危險性:把核彈放自己家裡引爆鈕卻在他人手上芬蘭在地下四百公尺挖核廢料儲存庫,盼能將此至少密封十萬年。北歐國家因為地 盤非常穩定,還可以期待不會發生地層變動而暴露出來,雖然誰也無法保證、見證那麼久以後的事,但地震大國的日本,怎麼找也找不到這種地方可以儲存。

現在各核電廠都暫時將高輻射的核廢料,儲放在核島區原子爐上方的核燃料冷卻池裡,原本是三十組一束,插在類似傘架的長方形容器裡,但後來變成六十組一束,現在又變成九十組一束。目前各核電廠的冷卻池都大爆滿,用過的燃料棒沒地方放,無法換新棒,只好增加冷卻池的儲存密度。

過 去有一位神戶大學的地震學教授石橋克彥,曾在二○○五年國會作證指出,如果原子爐發生爆炸,波及用畢燃料冷卻池,會引發鋯的火災,釋放出更大量的輻射線, 非常嚴重,但核電專家至今沒有人挺身說明過。我不清楚這些核電專家到底是知情但故意不說,企圖讓世人的注意力避開最危險的部分;或是有些核電專家本身不在 乎這個問題,只在乎原子爐本身。不過所有電力公司針對市民的宣傳冊子,的確都故意不提到核島廠房裡還有如此危險的冷卻池。

丟個保齡球就能炸 掉冷卻池 輻射外洩核電現場讓我覺得,這不是人類能搞的玩意,太多事無法被控制。核電作業本身會遭輻射汙染、傷害的問題,只要維修機器,就得先記得許多注意事項,且 非常嚴格,一點肌膚都不能露出。穿上防護衣後,戴面罩、有空隙接縫的部分要貼膠布密封起來,手上戴四重手套,先是薄棉,然後加上二重橡膠,最後是厚厚的工 作手套,腳上則穿上雨靴。

這樣的裝扮根本不能做什麼精密的作業,而且因為有被曝問題,每個人只要被曝五分鐘,就會達到一日容許劑量的限度, 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卻需要好多人全副武裝在附近排隊,等著輪番上陣,維修品質大打折扣,這開始讓我起了疑心。接著,蘇聯車諾比事故發生了,才猛然體悟核電 可能給人類帶來莫大的災難,而自己半生所設計、運轉、維修過來的核電廠,原來是這麼危險的結構。

其後,影響我最深的,是兩位醫師的譯作《致死的虛構:國家主導的低劑量輻射線的隱蔽》,該書將美國距離原子爐一六○公里範圍地區,和沒有原子爐地區作比較,發現有原子爐地區罹患乳癌的比率非常高,從核電廠發出低劑量的放射線其實是會致人於死的!

我在二○○七年寫了《在核電廠林立的國土上無法打自衛戰爭》一文,是源於當時有股聲音要修改憲法並增設軍隊,就想到冷卻池是在廠房的最上層,上面竟是毫無強化的屋頂,根本連小顆炸彈都無法防衛,等於是在自己的脖子上掛炸彈。

丟 個保齡球都能炸冷卻池的說法並不誇張,只要有點高度、有足夠貫穿屋頂的力量就行。冷卻池被炸後,核電廠內人員將會嚴重被曝,此外大量的輻射線外洩到大氣, 也可能因為水蒸汽爆炸而引發整個核電廠爆炸等等,非常恐怖。只要有核電設施、有燃料冷卻池的國家,等於告訴敵人快來進攻這裡就好,根本沒有什麼國防可言。

台 灣燃料棒密度高 發生事故機率也高台灣核電三十幾年來,上萬組用過的燃料棒都儲放在四個原子爐上方的冷卻池裡,每個池有二、三千組,這樣的數量非常驚人,在世界上也很少 見。核廢料之間的儲存距離非常重要,單單是燃料棒吊上吊下更換時不小心掉落的風險,或作業人員不小心將重物掉到池裡,都有可能會造成破損而產生核反應,池 裡的燃料棒密度越高,發生事故的可能性就越高。

三一一的福島核災證明「只要有多套備用系統就一定安全」的思考根本不管用,就像這次安全電源 喪失,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發生爐心熔毀氫爆,相繼出現無法挽救的慘狀。事後官方還直稱很健全,不清楚他們是故意淡化,還是本身都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政府的 表現讓人無法信賴,只覺得他們是明知故犯的幫凶。

現在福島全境輻射汙染,根本比以前我們在核電廠全副武裝才能進去的區域還嚴重。所以我豁出 去以真名現身,是有感於自己終身致力的核電,居然成為加害民眾的機器,還造成永遠不能居住的土地。我的著作就是為了破除某些人對於核安的幻想,也希望能廢 核,算是以核電為業的我的一種贖罪。

小倉志郎

東芝核電前設計維修工程師,在東芝的原子爐設計部門工作長達35年,曾經參與福島第一核電廠一號與二號機的機械部門設計,並與美商GE公司協力工作。

《核電員工最後遺言》

由平井憲夫、劉黎兒、菊地洋一、小倉志郎及彭保羅等核能專家與受害者撰文集結而成的書籍,告訴讀者政府不敢說、電力公司隱瞞的核電祕密。


兩名 日本 核電廠 核電 員工 最後 言和 贖罪 告白 你不 知道 恐怖 真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949

核電上書風波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3-02/100362950_all.html

 從安徽省安慶市望江縣縣城出發不太遠,跨越長江,便到了中國首批內陸核電——彭澤核電廠的廠址。

  透過環繞著廠區的鐵絲網,可以看到高聳的塔吊,以及掛著「中電投電力工程有限公司九江分公司」和「國家核電」標識的活動板房。鐵絲網上,每間隔幾十米,掛著「危險」「禁止入內」的警示牌。兩位穿深色制服的保衛人員,正在阻攔一輛未帶出入證的車進入廠區。

  「裡面沒什麼好看的,畫上的反應堆還沒有呢。」2月28日,一位別著胸牌的工人指著廠區一號門西側的彭澤核電廠鳥瞰圖告訴財新記者。

  環保部核安全管理司負責彭澤核電廠的項目官員封有才表示,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後,國家暫停核電項目建設,彭澤核電就停下來了,「福島事故發生後什麼狀態,現在還是什麼狀態」。

  由於望江縣政府發出「紅頭文件」表示反對,這座位於江西省九江市彭澤縣馬當鎮的核電廠,再次引發了關於內陸核電乃至整個核電的爭辯。在中國,政府部門上書反對核電建設的案例可謂絕無僅有,這也為核電發展帶來了新的挑戰。

  福島核事故距今一年,中國核電建設已有回暖跡象。在這種背景下,彭澤核電廠如何直面望江的上書陳情?整個核電行業又如何打消公眾的疑慮?

望江陳情

  2月7日,一份在微博上熱傳的望江縣人民政府「紅頭文件」,將彭澤核電廠項目推到風口浪尖。

  這份題為「關於請求停止江西彭澤核電廠項目建設的報告」的文件稱,臨近該縣的江西彭澤核電廠項目選址階段評估存在「人口數據失真」「地震標準不符」「臨近工業集中區」以及民意調查不夠公開透明等問題。

  彭澤核電廠北臨長江,南靠太泊湖,距彭澤縣城約22公里,距望江縣城則只有10公里,距望江縣最近的村子更是只有3公里多。

  「紅頭文件」的背後,是四位退休幹部的合力。早在2011年7月,11頁的《籲請停建江西彭澤核電廠的陳情書》(下稱陳情書)就已寄至國務院、 環保部、安徽省、安慶市等層面。陳情書署名為:65歲的汪進舟、原中共望江縣委副書記;77歲的方光文、原縣法院院長;77歲的陶國祥、原縣人大副主 任;70歲的王念澤、原城鄉建設局局長。

  陳情書指彭澤核電廠相關審批材料中人口數據「造假」,地震數據「說瞎話」,以及在公眾意見調查環節用洗衣粉等禮品「賄賂」村民。

  四位老人表示,寫陳情書的起因,正是2011年3月的日本福島核電站洩漏事故。陶國祥說,自己原先就反感長江對面要建的核電站,但「比較麻木」,福島事故讓他們覺得該做點什麼。

  由汪進舟統籌,四人從2011年5月開始分頭工作,蒐集彭澤核電的公開資料,並和國家核電建設標準、法規一一核對。退休官員的身份讓他們很容易接觸到相關統計數據,彭澤縣方面甚至客客氣氣地接待他們到核電廠工地參觀。

  陳情書完成後,他們先是給縣政府過目,縣政府最初表示已知情,但沒有表態反對或支持。彭澤核電廠一旦投入運營,將給彭澤帶來經濟上的巨大回報,望江則只能望江興嘆。

  到了2011年8月,江西國防科工辦和中電投江西公司到望江做彭澤核電廠安全調研,要求望江方面提供地理數據。方光文稱,此時望江縣政府第一次表達了對「家門口」建核電站的反對意見,並拒絕提供相關數據。

  望江縣政府隨後組織調研,於2011年11月15日形成前述呈送安徽省發改委能源局的報告。縣政府希望省裡向國家有關部門「反映真實情況」,「以維護望江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

  最早在微博上發佈這份文件的網友告訴財新記者,一位望江本地人給她發送了掃瞄件。她在證實其真實性之後,覺得「又沒寫著機密文件」,「有必要公佈出來」。

  「紅頭文件」擴散前,苦等數月未見省內外官方回應的四位老人,已在2012年1月將他們的陳情書發到網上,但影響侷限於安徽的一些網絡論壇。

安徽佈局

  望江縣政府報告網上「走紅」初期,一位縣政府工作人員曾經告訴財新記者,該文件遞交到省能源局幾個月以來,縣裡沒有接到任何回覆。

  汪進舟說,媒體大規模報導此事後,安徽省能源局才回應稱報告已經報到國家發改委。他推測,其中的拖延應與安徽也在大力發展核電有關,「安徽自己就有四個核電項目在籌備。」

  他所說的,是安徽在長江沿岸佈局的蕪湖繁昌、池州吉陽、安慶樅陽和宣城核電站。

  蕪湖繁昌、池州吉陽項目由安徽省皖能股份有限公司分別與中廣核、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投資建設。在皖能股份公司網站上,關于吉陽核電的最後消息來自2010年底,吉陽核電項目籌建處負責人彭偉表示,將加快項目前期進度。

  值得注意的是,吉陽核電站廠址位於東至縣吉陽村,距離彭澤核電站不到50公里。池州市政府網站分別於2009年6月和9月刊登其環評公眾參與信息公告第1號和第2號,並於當年11月召開了公眾代表座談會。

  根據官方的座談會紀要,公眾參與過程非常「和諧」。41名公眾代表「來自池州市區、東至縣、安慶市區、望江縣」,他們「紛紛表示支持核電、盼望核電,希望吉陽核電項目早日上馬。」

  吉陽核電距東至縣城約26.5公里,而距望江縣一些鄉鎮不到15公里,距安慶23公里。或許是因為吉陽核電位於安徽本省,且未拿到「戶口」,望江縣政府方面並未對其提出公開反對意見。

  隨著福島第一核電站災難性事故的發生,安徽幾個核電項目與中國其他數十個原本緊鑼密鼓推進的內陸核電項目一樣,再無新消息發佈。

  當然,內陸核電角逐並未結束。2011年11月,《安徽省「十二五」能源發展規劃》印發,其中提及「按照國家核電的戰略佈局,在繼續做好蕪湖、池州核電廠址和安慶高溫氣冷堆核電項目廠址保護工作的同時,穩步推進核電項目前期工作。」

  安徽省能源局電力產業發展處處長徐志2012年2月接受《中國經營報》採訪時表示,安徽核電「沒有規劃,沒有時間表」,目前主要是保護好核電廠址資源,為未來核電項目建設創造條件。

溝通缺失

  對於四位老人的陳情書,以及望江縣的「紅頭文件」,各方反應不一。

  一直反對內陸核電站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給他們發來郵件稱,四人所寫陳情書「相當有理」,並表示將設法轉送國家領導人。

  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辦公室則致信表示,該局領導非常重視幾位的意見,並作了專門批示。信中稱,按照相關法規,彭澤核電廠項目需要在水利部長江 水利委員會辦理有關水資源論證、取水許可和入河排污口設置的審批手續。目前,項目尚未通過水資源論證這一關,「我們對此非常慎重,截至當前並沒有受理該項 目水資源論證和入河排污口設置申請事宜。」

  而據中國之聲報導,上海核工程研究設計院院長鄭明光透露,受相關部門委託,該院近期對彭澤核電廠項目選址報告進行了二次審查,結論是選址環評不存在問題。

  封有才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彭澤核電廠選址階段評估報告符合相關規定。

  他認為,在人口、地震等問題上,望江縣對核安全法規的理解或許有誤。例如,望江縣將核電廠涉及人口理解為整個縣域的人口數,「在我們的核安全法規中,對於區域的人口數,有一套很詳細、科學的統計方法」。

  封有才還說,在沒有更多瞭解的前提下,他無法判斷環評報告在公眾參與方面是否造假,但目前提供的材料「經過我們審批,沒有發現問題」。

  各方爭執不下之際,傳來了中國核電建設回暖的消息。位於遼寧大連瓦房店的紅沿河核電廠,於2月23日通過國際原子能機構組織的一期工程運行前安全評估,預計年中開始發電。該核電廠1號機組,是福島核事故之後中國第一個申請安裝核燃料的核電項目。

  核電安全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福島事故之後,全國範圍內開展核電廠址評估和安全大檢查,環保部和國家能源局也在編制核電安全規劃。

  目前,彭澤核電廠開工日期依然遙遠。封有才說,彭澤核電僅通過選址階段的環評,未來還需要經過開工階段、運營階段的多次評價論證,才能上馬。方光文透露,安徽省環保廳輻射處幾位官員約見望江縣環保局負責人時也曾提到,「彭澤核電廠幾年內動不了工」。

  在彭澤核電廠所處的馬當鎮,人們似乎已經將核電當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路邊的燈桿上,掛著「美化核電城」的宣傳標語。一家五金店的廣告牌上,寫著「一切為核電服務」。

  34歲的當地居民付華(化名)說,她還是個小孩子時,就聽說馬當要建核電廠。「上個世紀80年代的時候我剛上小學,好多飛機飛來飛去,據說就是搞勘測的。」2008年,彭澤核電廠搞「三通一平」,「很快平掉了一座山」。

  當地人一直覺得,核電是彭澤的未來,會拉動當地的經濟和就業。福島核事故後,他們也有了一些擔心,「萬一出事,我們是不是最先死的?」

  望江那四位退休老人打算將反對彭澤核電乃至內陸核電的行動繼續下去。在汪進舟看來,彭澤核電廠是否停建的討論,實際上是內陸核電存廢之爭。他們準備以平均年齡已經超過72歲的組合,與內陸核電打上一場八到十年的持久戰。

  「我們的行動分三個階段,官道、媒道、訟道。」汪進舟說,上書陳情有關部門是第一步,通過媒體吸引關注是第二步,「如果還不行,就只能走『訟道』。下一步哪個部門批准彭澤核電廠開工,我們就去提起行政訴訟,要告到底。」

  福島核事故之後,能源短缺的中國暫時放緩核電腳步,但國家層面發展核電的決心沒有太大變化。2012年2月中旬,環保部副部長、國家核安全局局長李干傑考察三門核電時就表示,要對中國發展核電的方向和目標有信心。

  很多核電支持者抱怨,核電反對者在核電問題上誤解重重,彼此需要加強溝通。但是,很多核電建設方和政府部門,仍未與利益相關者及公眾坦誠相對,也不願提供足夠的信息。財新記者關於公開彭澤核電選址階段環評文件更多內容的申請,就被環保部謝絕。

  2月27日,望江縣政府宣傳部門對財新記者表示,縣裡最近已經決定,不再就核電事宜接受採訪。另據安徽媒體人士稱,由於一些壓力,省內新聞媒體幾乎對望江縣的反對意見保持緘默,僅有一家都市報做了篇幅不多的報導。

  四位老人感受到了這種微妙局面。方光文每天上網四個小時,在他自制的筆記本上,和他們聯繫過的媒體記者姓名、單位和電話密密麻麻地記了一頁。

  「上海媒體反應最強烈,來得也最多,因為長江上建內陸電站對他們的影響最大。」方光文說,有內陸核電計劃省份的記者幾乎沒做採訪,湖南一家媒體也做了採訪,但稿子只在紙質版登出,沒上網站,「他們要顧忌自己的核電項目嘛。」

核電 上書 風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03

台電三十三年員工的血淚控訴 揭開 台灣核電廠 不能說的8個祕密

2012-03-26  TWM



這是來自台灣核電廠內部員工的第一手爆料!

李桂林,一位台灣少數參與核一、核二建廠到正式運轉的台電元老級員工,在長達三十三年的工作生涯中,親眼目睹核電管理的種種謬誤,甚至自己都因長期暴露在 輻射之下,而失去了健康。

對於李桂林的種種控訴,台電卻以全盤否認「職業傷害」的態度回應;或許,台電要防衛的不僅僅是個人賠償金的問題,而是背後攸關全民健康,更不可告人的核能 安全祕密。

口述‧李桂林 整理‧張瀞文(編按:台灣核電的運作風險,在官方與民間各持己見的情況下,如今,終於有來自核電廠第一線工作員工的真實見證。溼冷的三月天,我們兩度拜訪 李桂林位於新北市三芝山上的家中,聽他詳述在台電工作三十三年所見、所聞的怪狀。

二十七歲進入台電,直到六十歲退休,李桂林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在核電廠內「跑現場」,他首度透露了很多「台電不願公開的祕密」。或許,在我們每天使用廉價 電力的同時,也該重新省思,我們要為後代的子孫留下怎樣的未來?以下是李桂林的第一手告白。)過去三十三年(一九七四到二○○七年),我一直在台電工作, 尤其在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年,我親自參與了核一、核二兩座電廠、四部機組從建廠、裝機、測試、試運轉到正式運轉的過程,這在台灣核能界恐怕前無古人、後 無來者!

核一因為是台灣第一座正式運作的核電廠,當時幾乎天天出問題,我因此每天接到檢修聯絡書,必須進到輻射劑量很高的地方進行維修。在一九七七到一九八四年, 這二千五百多個日子裡,我幾乎天天「與核共舞」。

祕密一:防護衣只能防汙 無法防輻射核電廠因有輻射,外人很難一窺全貌,我則因為長期待在那裡,看到或是聽到不少外界從來都不知道的荒謬問題;同事之間彼此心照不宣,但卻不會公開 談論,我想我應該讓大家知道,很多核電廠裡頭不為人知的祕密。

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核電廠內部的實際情形,很多人都以為穿上「防護衣」就可以防止輻射,今天我就告訴大家,「防護衣是防汙染,不是防輻射的」。

要防輻射有三原則,第一就是「屏蔽」──擋起來;第二個是距離──盡量遠一點;第三個是時間──盡量縮短時間。這就是防護的三大原則,而我們一般看到的黃 色防護衣其實僅是綿織品,它的功用就是防汙染,真正要防輻射則需要鉛毯。

我在核電廠工作時,我與夥伴們也曾經像日本福島勇士一樣,先在外頭演練,再進到高輻射地區做短短幾分鐘的維修。我曾經穿過兩層防護衣,也有人曾經穿過三 層,但是包括帽子、鞋子、衣服整套的防護設備,僅是防汙染、防粉塵,目的是讓你不要把輻射帶出來,並沒有防輻射的效果。

祕密二:員工維修時 反應爐竟不停機另外,我有多次進入運轉中的反應爐附近維修,其實運轉中的反應爐裡頭是又熱又有輻射,相當難受,甚至還有對人體傷害最大的中子。反應爐運轉 中與不運轉,輻射的劑量差別超過百倍,所以照理說,如果有損壞,一定要停機才能維修。

但是當時我們內部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整個發電機發電的瓦數要降到標準的十分之一(發電機是六十三萬六千瓦要降到六萬千瓦),相當緊急時才會「停機」進 去維修,因為若是停機十小時,台電一座機組損失就至少新台幣二千四百萬元,台電講求的是「運轉效益」,運轉是為了賺錢,大部分時間是不輕易停機維修的!

祕密三:找散工、遊民洗高汙染反應爐福島核災後,有人探討日本核電廠雇用臨時工,為反應爐進行停機檢修、清洗的問題,這種「核電廠吉普賽人」,台灣也存在 過,這真的很可怕。

核電廠要進行一年一度的歲修或是添加原料時,要開蓋刷洗,裡頭很髒要清除,通常一次需要二、三十個人清洗,但是那裡輻射量很高,核電廠員工都沒人敢清洗, 所以都是找外面的人來洗。

我記得,我在核一廠時,那一、兩年核一廠剛好正要進行大歲修,當時的兩位主管就到台北橋下去找散工、遊民,以高一點的價錢,用九人座的車把他們載到核電 廠,讓他們清洗打開的反應爐,聽說很多人都被汙染得很厲害。

這些人沒有登記也沒有資料,你去查,他們(台電)絕對不會給你那些資料,他們甚至會跟你說「沒有這回事」,我們員工大家「心知肚明」,但都不敢公開談論。 但是我是親眼目睹那些車子一輛輛載著外頭那些人來清洗,當天給現金,快下班時再把那些人載走。

一直到一九八○年我到了核二廠工作,都還持續聽說找零工、散工來清理核反應爐的事情,當時做出這樣提議的主管後來還高升,他們可以說是台灣「核電廠吉普賽 人」的原創人!

不過後來訊息逐漸開放,核電廠也不敢再找臨時工來清洗,而改採發包方式處理。現在核電廠清潔都由民間的榮福公司來承包,據我所知,這些外包廠商找來的清洗 工依然大多是無業、急需用錢,或是領有殘障手冊的弱勢族群。他們大都不知道核輻射的危險,而這些重大檢修、添料等開蓋後的清潔維修工作,核電廠的人是不做 的。

祕密四:徒手撿輻射零件 釀血液病變雖然台電一直強調,核電廠輻射很小,但其實核電廠裡頭,包括水位儀器等,因為有輻射的水流過,或是輻射水的水蒸氣冒出來,所以會有很高的輻射 值,這些儀器或是設備如果故障會開請修單,這些請修單分配到負責的單位,通常比較資深的股長自己都先把這樣的工作推出去,讓其他人去做。

有一次就曾經發生,有位反應器儀器股股長,當大家在維修時,有人不小心讓一個放射性很強的小切片彈出來掉在地上!當時大家都嚇得目瞪口呆,避之惟恐不及, 但是這位股長竟然自告奮勇,沒有戴手套,光著手就把這高放射性物品撿了起來,還說「這有什麼好可怕?」當時他不以為意,以為沒事,但是幾年以後,他調到我 的訓練中心當維護組長,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血小板從正常的二十幾萬降到十五萬以下,血液也出了問題!」之後這個人移民到美國,情況怎樣我也不知道了。

祕密五:零件損壞竟到光華商場買來換還有一次也很離譜,就是在核一廠的時候,有一次有個微動開關壞掉,一時之間找不到原廠的零件替換,所以有人就跑到光華 商場買了一個同規格的東西裝上去。

其實這個零件是必須要向美國奇異原廠訂購的,但是核電廠人員為了求方便,並沒有按照標準程序去處理。

你知道到光華商場買與向原廠訂購有什麼不同?這就是品管、標準程序的問題,原廠在品管上都很嚴格。當初這些大廠會用這樣的零件,以及設計一定有道理,而更 替不同的零件,短期或許可以替代,之後就會因為品質差異而產生誤差。

祕密六:核二曾發生大規模輻射水外洩核電廠其實陸續有大大小小公安事件,其中位於新北市石門的核一廠,在一九九一年二號機管路曾發生漏水而停機。核二廠則 在九三年的大修作業嚴重違反工作規定,導致三名工作人員感染超量輻射。位於屏東恆春的核三廠,二○○一年也曾發生台灣核能史上「處熱待機狀態的一號機電力 全失超過二小時」,依照核能事故分級,已經成為「無放射性物質外洩的第三類緊急事故」,堪稱台灣核電史上最嚴重的核安事故。

這些都是外界已經知道的,其實在核二廠開始運轉不久時,就曾經發生輻射水外洩事件。我記得當時是因為有名美國奇異來的工程師,檢查水閥後忘記把水閥關緊, 等到下班大家都回家了,含有大量輻射的水沖開了閥門,水逐漸流出,後來漫了一地,甚至擴大到整個廠區。

由於大家都不知道,隔天一上班,大家踩到水後走來走去,將輻射水帶到各處,最後導致輻射水把廠區都汙染,這件事是發生在一九八○年核二廠啟用不久之後,由 於當時還在戒嚴時期,外界並不知道這次的公安事件。

祕密七:燒低階核廢料 已將輻射擴散另外,核電廠常常要用到石綿、擦拭布及維修工具,這些東西本來是沒有輻射的,但是接觸汽機設備後,就會變成汙染物,加上員工穿的防護衣等,這 些東西是耗材,也是所謂的低階核廢料,經年累月下來越來越多,占的空間越來越大。剛開始這些低階核廢料都是放到蘭嶼,後來蘭嶼放不下了,就將這些東西打 碎、壓縮,放到台電減容中心處理。

北部的台電減容中心就在核二廠廠區靠近北方處,會有車子定時將低階核廢料從核電廠運載到那邊燒掉。我們都知道「物質不滅定律」,原本被輻射汙染的東西經過 燃燒,還是會有輻射,甚至排出的煙一樣會有輻射。雖然台電透過過濾及稀釋兩種方式降低燃燒後煙霧的輻射量,但是經年累月的燃燒,釋出的輻射量也會慢慢累 積,造成的影響也會越來越大。

祕密八:核廢料無解 乾式儲存更可怕核電廠到底有沒有危險?我要說的是,如果按照很嚴謹的步驟及法規去運轉,其實運轉中的核電廠,大致上還算是安全的,但是問題在運轉之後所剩 下的高階核能廢料,因為這些核廢料沒有辦法處理。

過去美國賣電廠給我們時,曾經簽契約,契約上有講,美國要幫我們處理核廢料,但是後來呢?美國賴帳,台電也曾經想把核廢料運到北韓或中國處理,但是現在國 際公約規定核廢料不能境外處理,所以境外處理已經沒希望。我們的核廢料沒辦法運出去,也沒辦法自己處理。

至於現在台電說要做乾式貯存槽,其實美國已有在做,但由於還是有氧化現象,幾乎都是搞得一塌糊塗,所以乾式儲存美國都做不來,台灣怎麼有能力做?那都是騙 人的,台灣如果真的要做,沒多久一定會出事情。

台灣是個沒有核能產業的國家,那些人(台電)還說絕對沒有問題,講那些話簡直是沒良心!

另外,大家可能都以為核電廠只要除役了就不會有輻射問題,其實那是大錯特錯。核電廠就算除役,還是要有人在裡面監督它運轉,繼續把它冷卻,天天監督輻射線 和汙染,不僅外人不能進入,還必須有人二十四小時在裡面值班,監視這些核燃料棒。因此就算核電廠除役,那塊地方也已經不能做其他用途了,等於是廢掉了,幾 乎就是那片土地從台灣地圖上消失一樣!

還有,不僅核廢料我們沒辦法處理,核四也應該馬上停掉。核四雖然是我們向奇異訂購的,但是反應爐卻是奇異向日本訂購的,但從福島核災之後我們可以看出,日 本核能產業還是不夠成熟的,整個核四的系統整合成熟度也還不夠。台灣核能人才本來就相當稀少,甚至過去的清大核工系都改名字了,台灣幾乎沒有可以把核四反 應爐和這些系統整合的技術與人才,核四如果貿然運轉,那才真的可能萬劫不復。

李桂林

出生:1946年

經歷:台電員工,曾參與核一、核二建廠到正式運轉學歷:台中私立光華補校結業

家庭:育有二子

台電:

反應爐穴清洗作業已改機械化作業針對台電前員工李桂林的指控,本刊向台電查證,該公司表示,核電廠防護衣只是最基本防輻配備,只要進入管制區就必須穿著。 另外,核能電廠是在機組大修時,才清洗反應爐穴及爐蓋,且清洗之工人為電廠年度包商人員,並由廠內員工陪同監測監護與檢驗。前述清洗作業目前均已改為機械 化清洗,不足部分才輔以人工清洗。

至於減容中心,台電表示,該中心完全符合原能會與環保署規定,並有完善的廢氣處理系統,營運以來並未發現輻射擴散。

另外,台電表示,李桂林於1977年10月核一廠裝填燃料後才開始接受職業輻射暴露,但在此半年之前即已經台北榮總診斷罹患「慢性原發性血小板減少症」, 並不符職業病認定之暴露與疾病的時序要件。該案目前正由司法程序審理中,台電已依法提呈相關證據供法院審酌,並靜候司法裁決。

臺電 電三 三十 十三 三年 員工 血淚 控訴 揭開 臺灣 核電廠 核電 不能 說的 個祕 祕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55

概率決策之終極應用:核電站 土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b56dde001014g2m.html
 作者:何祚庥 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


  全世界正在運行的核電站約400多座,總功率是4億千瓦。我國正在運行的核電反應堆有11座,電功率為900萬千瓦;國內正在建造的有26座核電反應 堆,總功率約2800萬千瓦。現在熱議的是2020年將達到7000萬千瓦、8000萬千瓦,還是停留在已開工建設的裝機,即約4000萬千瓦。


  現在中國的一些人在鼓吹必須實現「2020年達到7000萬千瓦或8000萬千瓦」的規劃目標,據說已上報到國家發改委待批的核電站,總功率已高達 1.5億千瓦之多。理由是他們所設計的新型核電站,安全係數極高,出現重大核事故的風險「概率」極小,因而「完全」可在內陸地區「安全」地建造核電站。我 卻認為,必須立即停止在中國內陸地區建造任何核電站。


  第一,他們所「計算」的「安全」係數,都是理論上可計算,但未經實踐或實驗考驗過的「理論值」;而重大風險決策必須以實踐或實驗檢驗過的真實風險概率作為決策的依據問題是,我國建造的核電站所面臨的「風險」,有很多是無法「可信地」計算出來的,如恐怖分子襲擊、天外隕石襲擊……


  去年日本福島核洩漏事件給予我們的啟示是:並不是日本或我國核電專家做不出安全型核電站,而是日本人根本沒有想到日本會發生這種「千年一遇」的9級地震, 又激發了「難得一見」的大海嘯。日本人抗震經驗相當成熟,但未對9級地震設防,更未對大海嘯設防。所以,福島事故給我們的教訓是:必須大幅度提高核電站的 設計和運轉的安全標準,也就是需要把那種「千年一遇」的偶然事故也考慮在內,否則就不能「確保」福島事故不再發生。而且這種「確保」,必須「絕對」確保, 而不是「相對」確保。


  福島事故還告訴我們,「幸好」福島核電站放置在海邊。這除了便於取得冷卻水源外,還因為萬一出現核事故,還有可能將放射性廢水向大海排放;而萬一污染了內陸地區的水源以及地下水,那可是影響人類生存發展的大問題。


  第二,內陸地區建造核電站,還有一個特殊風險,如果一旦遭遇大旱之年,冷卻水斷絕,這將立即產生特大核電站事故。核電站是高耗水的行業,其耗水量是同 功率火力發電站的4倍。萬一出現極度乾旱,水源枯竭,這將產生「特大」核安全事故!當前在某些內陸地區擬建的甚而已得到環保部門通過的核電站,其建造規模 甚而達到800萬千瓦之多。而所在地區,例如江西省的彭澤地區恰好在去年遭遇大旱,人畜吃水都發生嚴重困難,怎麼可能在這種地區建造核電站?


  第三,一切風險決策都要計及兩個因素,也就是「風險概率×風險後果」。如果風險後果十分嚴重,其風險概率雖然甚小,保險公司仍然會索取高額度的保險 金。自400多座核電站運行以來,世界先後共發生過3次重大核安全事故,概率約為1%。現在的問題是,一旦在內陸地區出現重大核事故,必定是在幾千年、上 萬年都難以補救的事故,而現在的核電站設計者又無法保證其「不安全係數」接近於零。我在過去雖然也談到核安全問題,但並未鮮明指出,風險決策必須考慮兩個 相乘的因素:「風險概率×風險後果」。本來我以為這是風險決策的常識,現在看來,這一「常識」還沒有成為社會公眾的常識。所以這裡又做一點補充。


  因此,我們堅決反對在一切內陸地區建設這種可能引起嚴重後果,禍及子孫萬代的核電站。


概率 決策 終極 應用 核電站 核電 土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90

中核上市漸近 核電重啟大幕即將拉開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6/1NNDEzXzQ0ODU1NQ.html

來自環保部的一紙公告,使得中國核電資產上市進程再度加速。

6月5日,環保部發佈公告稱,按照工作程序與要求,環保部已經對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國核電)下屬7家生產企業開展了核查工作,經核查,沒有發現該公司下屬生產企業存在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行為。

這意味著,中國核電已通過上市環保初審。

「預計兩三個月內中國核電就將正式向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材料。」6月6日,一位接近中國核電的投行人士對記者表示,對於中國核電的上市問題,國務院已經有特批,年底前獲得審核通過的可能性很大。

而就在此前幾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核安全與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規劃及2020年遠景目標》,並同意公佈《關於全國民用核設施綜合安全檢查情況的報告》。

此外,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期間兩國也共同簽署了中俄核領域合作文件。

種種跡象表明,停滯一年多的我國核電建設重啟的大幕即將拉開。

核企衝刺上市

「今年3月,公司專門召開了上市動員大會,要求各部門全力配合上市工作,而且祖斌總裁明確提出,要力爭今年內成功上市。」中核集團一位人士說,「公司原來計劃6月份提交上市申請材料,現在看來可能會有稍許推遲。」

前身為中核核電有限公司的中國核電,是由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作為控股股東,聯合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中國遠洋運輸(集團)總公司和航天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資設立。

中國核電在環保核查文件中稱,此次IPO募投項目包括福清、秦山、三門、昌江、田灣等新建和擴建項目,總投資額高達1700億元。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田灣項目也出現在普京5日訪華簽署的合作文本中。

事實上,早在去年初,中國核電就計劃向證監會提出申請上市的要求。然而,突然爆發的日本福島核事故使得這一工作被迫暫停。

在上述中國核電人士看來,解決核電發展中巨額資金投入的問題是中核謀求上市最重要的目的。

「現在一個大型核電項目投資額動輒達到幾百億,如果僅依賴銀行貸款或者滾動發展確實是難以跟得上發展需要。」

「儘管核電重啟還沒有實現,但這已是按步驟預期中的事,目前國內僅有中核、中廣核及中電投三家核電運營商,率先上市的公司肯定能獲得資金優勢。 」一位業內人士說。

目前,與中核進行上市賽跑的還有中電投。作為國內第三家具有核電站控股資質的公司,中電投無論是在核電裝機容量還是手中掌握的在建項目都無法與中核及中廣核相提並論,但在資本運作上的經驗,卻遠超兩位核電前輩。

早在去年7月,中電投旗下上市公司上海電力就已經發佈定向增發公告,擬增發收購中電投集團持有的禾曦能投公司的全部股權。

禾曦能投是由中電投與上海電力共同出資成立,前者持股99.97%、後者持股0.03%。而在此之前中電投已將其旗下全部核電資產,包括江蘇核電30%的股權、秦山三期20%的股權和秦山二期6%的股權無償劃轉至禾曦能投公司。

這意味著,增發成功後,中電投核電資產將進入上市公司上海電力。

重啟核電臨近

停擺一年多的中國核電審批尚未重啟,而業主已經摩拳擦掌。

6月4日晚,*ST贛能(000899.SZ)、贛粵高速(600269.SH)均發佈公告稱,中電投江西核電有限公司擬向股東按持股比例增加資本金4億元將按照持股比例增資江西彭澤核電項目。

作為內陸核電代筆的江西彭澤核電項目前期曾因評估真實性問題而備受爭議。

「大股東選擇在這個時候增資,說明對核電重啟及審批通過抱有較強信心。」一位證券分析師說。

*ST贛能的公告顯示,項目選址階段的環境評估報告和安全評估報告已獲得國家環保部和國家核安全局的批覆,項目廠址的「四通一平」工作已全部結束,其中1號機組已具備開工條件,項目進展在國家的統一部署下有序推進。

「項目的前期準備工作已經基本結束了。自從去年日本福島核電事故以來,沒有開工的核電項目就都停工了,而我們一直在做前期工作」。 *ST贛能董秘李聲意稱,「現在就等『拿路條』開工了。」

「核 電重啟現在只差臨門一腳。」在國泰君安證分析師劉驍看來,隨著6月1日《核安全與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規劃及2020年遠景目標》的通過,意味著中國 核電重啟進程已經過半,最後的重啟只待《中國核電安全規劃》和《2020年核電中長期規劃》兩項政策性文件的審批通過。

而上述兩份規劃都已經編制完成,並已進入國家發改委審批程序,有望於近期上報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討論。如果兩個文件獲得通過,將正式重新開啟中國的核電建設。

不過,對於核電重啟後的審批速度,業內人士均持謹慎態度。

「由於安全性的考慮,估計國家並不會因為2011年和2012年核電建設放緩而在未來加快進度。」劉驍稱。

值 得注意的是,此前市場一度預期2020年我國核電規模將達到8000萬千瓦,目前普遍預期在7000萬千瓦左右,而在5月10日,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 在「2012中國核電可持續發展論壇」上透露,核電中長期發展目標也可能最終被定於6000萬到7000萬千瓦之間,低於市場預期。

「儘管離核電重啟已經不遠,但日本核電危機對中國核電產業的發展還是有非常大的影響,從目前國家高層的反應來看,未來我國核發展不太可能再是狂飆突進式。」發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專家說。


中核 上市 漸近 核電 重啟 大幕 即將 拉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94

台灣省思篇》政策敵視 讓「節能減碳」淪為口號拒用核電 爭取電力解嚴!

2012-6-11 TWM




一位德國媽媽為了孩子的未來,改變了整個國家的能源政策;現在台灣也有一群媽媽,她們正努力與政府斡旋、向台電爭取,希望有一天台灣民眾也能夠遠離核電,有權選擇乾淨的再生能源||綠電,但台灣要邁向綠能幸福國度,鬆綁電業法令是必須跨出的第一步。

撰文‧張瀞文

五月下旬,我們在下著濛濛細雨的午後來到小宮有紀子(Yukiko Komiya)位於新北市新店山區的家中。有紀子前一天才剛從東京回到台灣,旅途的奔波並沒有讓她感到疲憊,因為這趟日本行,她看到朋友們共同購買的風力發電機已啟動發電,她的內心相當感動。

有紀子說,三一一之後,日本展開一連串電力改革,而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從今年四月開始漲價一七%,這因而促使民營小型的電力公司(PPS)大受歡迎。

由於採用PPS所發的電,不僅節省電費還可以避免停電風險,目前她朋友位在東京的辦公大樓透過大家捐款方式,在東北秋田縣購買了一座風力發電機,現在這座 風力發電機的發電,可透過電力輸配提供這棟辦公大樓三成的電力,這三成的電力,剛好就是三一一之前日本核能發電所占的比重。

民眾自覺發電 欲爭取用電選擇權無期從小生長在日本的有紀子,原本曾在日本NHK電視台當記者,十一年前嫁到台灣來,成為道道地地的台灣媳婦。與先生一起養育兩個寶貝女 兒的她,在去年三一一之後,因為看到自己的家鄉因福島核災,付出了慘痛代價,因此開始思考,每天用的電從哪裡來?

三一一發生之前的有紀子,從來不會去關注自己在使用的電力是如何產生的;這一深入思考,讓有紀子驚覺到「我們竟然天天都用核電,天天製造核廢料,而且還無從選擇,只能被迫用核電!」有紀子對於自己在這方面的無知感到非常後悔,於是想要尋找解決的方法。

之後有紀子開始號召同一社區裡的媽媽們,一起發想如何購買不是核電的綠能,讓每個人都可以自由選擇,而不再是電力公司提供什麼給我們,我們就得接收什麼。

她說,「我很相信一個人的購買行為,可以改變生活,改變社會。」基於保護家園,堅持「可以選擇電的種類」的信念,讓這群媽媽願意與台電展開一連串的溝通與纏鬥。有紀子發起「瘋綠電行動聯盟」連署,要找回民眾用電的選擇權。

「瘋綠電行動聯盟」主張,民眾應有購買綠電的權利,他們認為政府不僅壟斷電力供應,且對於推動再生能源態度消極,同時暗中擁核,呼籲政府應該將「電力解嚴」。

有紀子說,這就像「媽媽願意多花一點錢購買有機食品,讓小孩吃得健康安心一樣」,若可以用綠電取代核電,或是取代對地球造成汙染的火力發電,相信大多數媽媽都願意多花一點錢,確保生活環境的乾淨與安全。

但是當媽媽們把「我要再生能源」的貼紙,貼到家裡的電表上後才發現,原來生長在台灣的我們,不僅沒有選擇使用哪一種電的權利,連想要多花點錢使用「綠電」,也沒有綠電可選擇!

既然買不到綠電,有紀子就與志同道合的媽媽們,積極在社區裡尋找適合裝設太陽能光電板的地點,試圖透過家裡屋頂或社區閒置空間,裝置太陽能設備發電,然後自己使用。

修法延宕、新法虛設 阻礙再生能源發展因社區裡適合裝置太陽能板的地方,及屋頂或是頂樓所有權是住戶共有,不能任意使用。有紀子說,台灣的規定對於民眾自行發展太陽能發電並不鼓勵,媽媽們原本規畫的綠電藍圖,還沒起步就困難重重!

所謂「綠電選擇權」,就是消費者自願每個月多付一些錢,要求電力公司增加供電中的再生能源比率。藉由使用者付費的原理,提高全國再生能源發電量,進而逐步達成廢核、減碳、環保的理想。這樣的概念在歐美國家已行之多年,但台灣目前「想多花一點錢買綠電也買不到」。

長期關心環境議題的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表示,現在台灣電力市場再生能源比重不到一%,且台電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讓再生能源發展與台電之間存在著很深的衝突。

根據現行的《電業法》規定,不管是誰發的電,一律必須由台電買回,而台電是台灣電力市場的唯一買主,台電掌控了全台灣發電、輸電以及配電的所有資源。

由於台灣電力市場遲遲無法邁向自由化,而台電獨占電力市場的結果,就是台電一方面擔任產電的業者,主導上游的火力及核能發電,又掌控下游的輸電、配電。

但另一方面,在二○○九年通過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中,台電又被指定為再生能源的審核者,例如自家大樓如果要裝設太陽能板,得經過台電同意。

以一個電業的競爭者來審核再生能源的設置,徐光蓉認為,台電如此「球員兼裁判」的結果已可預見,國內再生能源發展將極為緩慢。

立委田秋堇也說,台灣的綠電,從申請、建廠、並聯、發電等程序處處受台電、經濟部的刁難,因此即使《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已通過近三年,卻始終未能有效提高再生能源的發電量。

台電獨占、政府顢頇 浪費自身大好條件為何讓台電獨大?阻礙電力市場自由化的《電業法》,曾於一九九五年第一次提出修正草案,經社會各界對此議題多所探討,後來卻在立法院裡一躺十多年,無人聞問。

一直到最近因台電經營績效不彰、年年大虧,還要漲價彌補虧損,「油電雙漲」搞得群情激憤,大家才又開始注意到,因為台電獨占電力市場數十年所產生的種種問題。於是輿論再次出現討論電力自由化、台電分拆的聲浪。

「由於台電掌控了上游到下游整個發電及輸配電的系統,等於是掌控了所有台灣的電力及能源資源。在這樣的大架構下,台電只會告訴你『核能最乾淨、便宜』,台電不分拆,《電業法》不修正,台灣整個能源及電力市場是不會有什麼重大及突破性改變的。」徐光蓉說。

同樣也是「瘋綠電行動聯盟」發起人、在玄奘大學任教的德籍教授葛祥林就說,在台灣想要發展再生能源的民間業者,因為所發的綠電,沒有優先上電網的權利,且 只能讓台電收購,無法自由買賣,最後也只能被迫接受台電低廉的收購價格。這些都讓整體台灣再生能源產業發展窒礙難行,而綠電產生的盈餘,無法回饋給發電廠 商或補助在地產業發展綠能,也導致台灣唯一的風力發電外商英華威,想退出耕耘多年的台灣市場。

葛祥林認為,台灣擁有相當好的風力發電條件,且是全球太陽能板製造大國,但太陽能板都外銷,不發展內需市場,非常可惜。縱使《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已經通 過,但在台灣卻沒有任何鼓勵民眾安裝太陽能板,以及鼓勵民眾使用綠能的措施,台電只會告訴民眾「綠電比較貴喔!」他感嘆道,科技、資金都不是最大的問題, 問題在執政者是否有決心真的要發展綠能。除了英華威對於政府發展再生能源的態度感到灰心,包括茂迪等多家國內太陽光電業者,也對於經濟部能源局長期忽略再 生能源的發展也表示相當失望!

太陽能電池上游材料廠商晶泰科技董事長林瑞陽就說,《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的立意正面,但卻缺乏具體的目標及有效實施方法。由於條例當中並沒有明訂再生能源的時程,因此失去約束力,也讓提振再生能源的美意僅流於紙上談兵。

另一方面,《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也受到核電的排擠,因為台電總是誤導民眾「核電最乾淨、便宜」,執政者及台電讓大多數民眾誤認核電是「安全」的「綠色能源」。

除了不合宜立法及核電排擠效應外,○九年風力及太陽能占總體發電比重不到一%,馬總統喊出二五年時,各種再生能源發電量占總發電量八%的目標太過保守。林 瑞陽認為,火力發電價格競爭以及早期再生能源技術不夠成熟,加上一般人以為綠能價格比較高,是台灣再生能源發電嚴重偏低的重要因素。

事實上,火力發電的過程中,二氧化碳、一氧化氮、二氧化硫及煤灰皆為排放物,這些都會增加台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不符合全球環保趨勢,理應受到嚴格控管。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監事趙家緯則認為,如果台灣可以有效減緩二氧化碳溫室氣體排放,導入課徵碳稅、能源稅概念,再生能源也可因碳稅開徵,取得價格上的相對優 勢。

至於外界始終對綠色電價有「一定會比較貴」的疑慮,立委田秋堇說,台電燃煤發電每度電成本一.八七元,天然氣三.五四元;台電向民間採購燃煤發電每度電一.八元,天然氣四元,風力每度電二元。台電以低於自己的發電價格購買電力與綠電,可說是讓民營業者補貼台電。

田秋堇再舉德國為例,綠電價格前年起即低於一般電價,綠電成本隨著技術發展只會越來越便宜。若把台電的負債成本,包括核電建造、核廢料處置的成本計算進去,兩者之間黃金交叉早已產生。

關鍵無他 苦等執政者的決心不管是日本媽媽有紀子,或是德國籍教授葛祥林都認為,綠電的發展,在科技、技術、價格、民眾接受度方面早已不是問題,關鍵其實就在執政者 是否有決心真的要發展綠能。環保團體認為,只要政府態度明確、積極獎勵、挹注資源,剛剛冒出來的綠能種苗,假以時日必能成為整片大森林。

《今周刊》主張,台灣要邁向綠能幸福國度,延宕十多年的電業自由化一定要跨出第一步,讓民眾有自由選擇電力的權利。在電業自由化後,我們要求電價必須合理 化,未來期待政府在政策上,寧可漲價讓綠能有更多發展空間,也不要因為補貼傳統石化及核能發電而漲價。另外,已通過的再生能源法令要確實執行,以新增貸款 或簡化申請流程方式,鼓勵民間使用綠能;否則若以現在政府推動的態度,以及法令鬆綁的狀況來看,不僅馬總統「節能減碳」將淪為口號,十年後台灣的綠能產業 恐怕仍是「夢一場」!

台灣綠能發展

嚴重落後國際

——2011年綠能占總能源比

國家 所占比率(%)

德國 12.2

中國 9.6

美國 6.0

印度 4.7

日本 3.1

韓國 1.4

台灣 0.41

資料來源:台電、德國統計台灣再生能源發電不到0.5%——2010年台灣能源供給結構 單位:%

能源種類 所占比率

太陽熱能 0.08

太陽光電及風力發電 0.07

核能發電 8.28

水力發電 0.28

天然氣 10.16

原油及石油產品 49.04

煤及煤產品 32.09

資料來源:能源局

《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無助國內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前後之國內再生能源設置情形年度 累計裝置容量(MW,百萬瓦) 年增率

(%) 年發電量

(千度) 所占比率

(%)

2009 3,146.2 — 8,193,748 —2010 3,300.3 4.9 9,196,767 12.24 2011 3,420.4 3 9,486,978 3.15 註:《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自2009年7月8日起施行。

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能源統計月報

臺灣 省思 政策 敵視 節能 減碳 淪為 口號 拒用 核電 爭取 電力 解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51

中國核電跑步上市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14/wNNDE3XzQ1MzYwNw.html

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核電」 )上市環評已經獲得通過,一直以來傳言中國核工業集團(下稱「中核集團」 )通過中國核電這一平台將核電業務打包上市的傳聞坐實。

中國核電IPO募集資金將投於福建福清核電工程、秦山廠擴項目(方家)浙江三門一期海南、昌江核電工程和田灣站 3、4號機組工程等5大核電項目建設並補充流動資金。五大核電項目投資總額約為1735.24億元。其中,福建福清核電工程所需投資最大達到493.35 億元。

中國核電未透露將募集多少股份。不過中國核電一位朱姓證券部人士告訴記者,雖然中國核電項目建設需要1700多億元,但這1700多億元是投資總額,並不是此次IPO所需要募集的資金。具體發行多少股份、募集多少資金目前未定。目前項目建設以自有資金和銀行貸款為主。

上市週期縮短

今年4月,中國核電以《關於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並上市環境保護有關事宜的請示》(中國核電安發[2012]30號)向環保部申請上市環 保合規證明文件,並提交了《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環境保護檢查技術報告》、《關於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並上市方 案的報告》等材料。

環保部公告稱對該公司下屬7家生產企業開展了核查工作並出具了《關於對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環保情況初審的意見》。該意見認為,各審查單位和審評 單位回覆意見及環境保護部(國家核安全局)所開展的各類審評、監督、監測活動顯示,中國核電下屬生產企業遵守國家有關法律和規定,未發現不適於為其出具上 市環保合規證明文件的行為。

這表明中國核電的上市環評初審,已經獲得環保部通過,一旦公示期結束,環評將正式通過。

東莞證券分析師程剛告訴記者,2012年1月初,中國核電的上市工作獲得國家證監會的批覆。這份批覆內容主要是國務院對中國核能上市的特批,意味著中國核 能上市工作所需要的審批週期將縮短,這就是通常說的上市綠色通道,中核集團正在加緊推進中國核能上市,可能會於近期完成上市計劃。甚至有可能無需遵守輔導 一年的規定。

此次中國核電上市計劃獲准,向外界傳遞出核電重啟的信號。

內部關係尚在調整

中國核電2011 年 12 月 31 日才成立,至今才不過半年。

中國核電是由中核核電整體轉制過來。中核核電有限公司作為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公司受讓原中核集團公司持有的六家核電企業全部股份,並對投資 控股的核電公司行使出資人權利。其經營範圍將涵蓋核電投資融資、核電站運營管理、核電技術研發、技術服務與諮詢、新能源開發等領域。

不過據其環評報告,現在中國核電股東已經由單一的中國核工業集團變為中國核工業集團、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中國遠洋(601919)運輸(集團)總公司和航天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四家,中國核工業集團仍為控股股東。

中國核電是中核集團核電開發與經營的唯一主體,目前,中國核電在境內外主要有13 家全資及控股子公司、1家參股子公司。該公司主要從事核電項目開發、投資、建設、運營與管理,核電運行安全技術研究及相關技術服務與諮詢業務等領域。中國 核工業集團旗下有兩家上市公司,包括中核科技(000777)和中核國際。中國核電作為其核電業務的運營商獨立運作。

中國核電人士告訴記者,近期上馬新項目的可能性不大,新項目公司無法掌握,並且也要等規劃十二五規劃出台。

雖說中國核電獨立運作,但截至記者發稿,中國核電仍沒有獨立官網,記者登錄中國核工業集團官網,發現其子公司名錄中中國核電還以原名字中核核電排列其中, 並且網站打不開。但秦山核電站等屬於中國核電的子公司也以中核集團成員單位的身份存在其網站中。不知道是該集團網站未更新,還是內部股權沒有理順。

作為上市公司的主體,企業應該獨立運營,有完全獨立的財務與募資能力,而控股股東替其募資也說明中國核電目前可能尚未完全獨立。

據業內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分析師說,歷來集團公司上市,都會面臨著從分公司收權、整合。中石油、中石化都是切割了地方公司的生產和銷售權利,中國核電也可能面臨相關的問題。中國核電內部可能也尚有許多權責需要理順。

核電產業提速

中國核電是我國最大的核電公司。目前國內已經運行15個項目共計1260萬千瓦,在建27個項目共計2989萬千瓦,運行和在建合計4249萬千瓦,中國 核電控股在役核電機組9 台,裝機容量649.6 萬千瓦;控股在建核電機組10 台,裝機容量1028 萬千瓦。運行的機組佔國內總量的1/2左右,在建的是國內總量的1/3。

2011年我國核電在電力總量中佔比只有1.85%,遠低於發達國家水平,也遠低於世界平均的16%的水平。因此,不排除我國將加大核電建設力度。

我國核電中長期規劃,要求到2020年實現7000萬千瓦的核電投產,核電建設週期為5年左右,要完成相應的指示,2015 年需要審批3000 萬千瓦(相當於25 台百萬千瓦核電機組)左右。

5月31日,國務院通過《核安全與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規劃及2020年遠景目標》。業內認為,這一文件出台,將促進核電提速。

根據能源局總體規劃,現在已經並網的核電接近2000萬千瓦,還有2000多萬千瓦在建設過程中,再加上還沒有建設的2000萬-3000萬千瓦,這些都需要資本金的投入,中核在這些裡面佔到2/3。

但程剛認為中核集團是把自己的核電資產打包上市,而非上市融資來建更多的核電站。而中國核電上市,所募資金可能不多,上市並不會給資本市場帶來很大影響。中國核電上市可能還是考慮提高管理效率,利用國家先進技術促進核電發展。

斐德強認為中國核電上市對股市短期可能有拉動作用,但長期看如果存在創新不足,不考慮股東回報率等方面,有可能會像中石油、中石化這樣的國有大盤股,股價下跌兇猛,反而挫傷股市。


中國 核電 跑步 上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03

核電重啟難題依舊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6-22/100403272_all.html

 中國停建核電已有15個月之久。

  2012年5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關於全國民用核設施綜合安全檢查情況的報告》(下稱《核安全檢查報告》)和《核安全與放射性污 染防治「十二五」規劃及2020年遠景目標》(下稱《核安全規劃》)。半個月後的6月15日,環保部網站公佈了上述兩個文件的全文。

  國務院常務會議後的次日,即6月1日,新華社播發系列文章,其編者按直言:「核電重啟箭在弦上,開閘在即。」6月5日,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 司(下稱中核股份)的上市環保核查也被環保部放行。中核股份計劃融資1700餘億元,將可能是2012年A股市場上最大的IPO之一。

  重啟核電,顯然是全國乃至全球關注的大事。

  2011年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3·11」核事故後五天,中國國務院於3月16日召開常務會議,並作出四項決定:一是立即組織對全國核設施進行 全面安全檢查;二是切實加強正在運行核設施的安全管理;三是全面審查在建核電站;四是嚴格審批新上核電項目。這四項決定被稱為中國核電「國四條」,據此, 在《核安全規劃》獲准之前,中國暫停審批核電項目,包括已開展前期工作的項目。

  彼時至今,全球核電形勢一再變化,停建或停止運行核電站的西方國家一再增加,日本甚至於2012年5月進入一個無核電之夏,舉國討論是否徹底放棄核電。在此背景下,中國核電建設如果真的如外界所稱,「已重啟在望」,其影響不可估量。

  不過,財新記者採訪發現,最新調整的《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下稱《核中長期規劃》),並沒有同《核安全規劃》一併接受國務院會議審查,而前者才是中國核電重啟真正的閘門。

  多位核電專家和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核安全規劃》是核電行業回暖的必要條件和清晰信號,但業界和民眾更加關心的核電項目建設速度、核電裝機量規劃和內陸核電佈局等問題,還需修改中的《核中長期規劃》來回答。

  但《核中長期規劃》何時發佈,目前局勢仍不明朗。中國核電重啟,顯然尚未真正到開閘之時。

重啟不易

  長江邊的江西彭澤核電項目,已停工一年又三個月。近日似乎峰迴路轉。去年核電「國四條」發佈後,通過選址階段環評,前期工作已經平掉一座山頭的 彭澤核電站,也在暫停之列。隨後,這塊已經安靜下來的大工地卻一直話題不斷。經歷了對岸安徽望江縣的「上書」抵制(詳見本刊2012年第9期「核電上書風 波」),遭到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的強烈反對,還經歷了國內媒體關於內陸核電站存廢的大討論。

  但《核安全規劃》通過後僅四天,2012年6月4日,ST贛能(000899.SZ)、贛粵高速(600269.SH)均發佈公告稱,中電投江西核電有限公司,即彭澤核電項目投資方,擬向股東按持股比例增加資本金4億元。該兩家上市公司各擁有江西核電的20%股權。

  次日,中核股份上市環保核查獲通過。該公司隸屬於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下稱中核集團),中核集團在國務院國資委的央企名錄上排名第一。

  股市的反應還不止於此,早在5月28日就有市場傳聞稱核能建設將重啟,核能板塊由此大漲三天。江蘇神通累計漲幅達15.1%,其他個股如二重重裝、中核科技、沃爾核材等「涉核」概念股也隨之上漲。市場分析人士更在近期開始推薦買入、增持核電相關股票。

  然而,在外界一片熱鬧中,中國核電業內並無欣喜之聲,顯得異常沉默。

  一位中核集團內部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中核集團謀求上市由來已久,2010年的中核股份的成立即是上市準備的關鍵一步,此次通過環保核查,應該只是順水推舟的一個步驟。

  上述中核人士表示,中核集團內部對於此次《核安全規劃》的通過反應平淡,並認為《核中長期規劃》調整後的發布,才是中國核電復甦的關鍵所在。

  《核中長期規劃》最早發佈於2007年10月,當時對於核電發展的設想為,到2020年,核電運行裝機容量爭取達到4000萬千瓦。但隨著中國 核電發展,原來的規劃已經不適應社會變化,尤其是福島核事故之後,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也明確將調整《核中長期規劃》提上日程,圍繞中國核電的建設規模和速度 的討論也由此愈加熱烈。

  據新華社報導,2012年5月10日,國家能源局副局長錢智民在「2012年中國核能可持續發展論壇」期間表示,《核中長期規劃》和《核安全規劃》已經通過國家能源局的審議,並上報到國家發改委。

  然而,在5月31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核中長期規劃》並未出現,僅是《核安全規劃》獲得通過。

  一位接近核電決策層的不願具名的專家稱,中國核電發展的春天沒那麼快來,或許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

  該專家認為,日本核事故之後,中國內陸普通公眾的核恐慌心理加重,2012年初彭澤核電項目引起望江縣政府「上書」反對,就體現出了民意左右政策的力量。

  當前決策者對民眾的核恐慌極為在意,「出於維穩的角度,放行核電恐怕沒有那麼快」。

  此外,在國際上,核電重啟重建已成為政治問題,中國當前也正值政府換屆的敏感時期,這讓決策者對何時重啟會表現得十分慎重。

煎熬與熱望

  在日本核事故之前,中國核電行業的發展正如同一輛加速前進中的列車。

  國務院研究室綜合司副司長范必曾經撰文指出,在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前,中國業內對2020年核電裝機規模的預期普遍超過7800萬千瓦,大多數核電業主和配套企業甚至按照裝機1億千瓦以上制定自身發展規劃。

  但截至2010年底,中國在役核電裝機容量為1080萬千瓦,加上在建的,全部裝機容量僅1696.8萬千瓦。

  日本核事故發生之後,中國核電列車也驟然急踩剎車。至今,「國四條」所帶來的效應已逐漸顯現。

  「有些項目已經等不及了!」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顧忠茂告訴財新記者,例如湖南的桃花江核電項目,目前處境就十分尷尬,該項目據說「前期已經投入了38億元」。

  類似項目還包括位於沿海的江蘇田灣二期工程,遼寧徐大堡項目等,這些項目在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前拿到了「小路條」,即可以開展前期工作,包括設計、「五通一平」、關鍵設備採購的許可。但目前「大路條」,即項目審批遙遙無期,前期的巨額投資被拖著。

  顧忠茂表示,「國四條」影響之下損失更加直接、更慘重的,是核電設備的供貨商。一年多的項目停頓,正將他們拖入窘境。

  國外核電供貨商同樣受到波及。某核電建設集團內部人士告訴財新記者,核電項目的關鍵設備多從國外訂購,預付款通常只有5%到10%,簽合同下訂單後,供應商開始生產並承擔大部分成本。「這些設備的價格,動輒幾億元人民幣,一旦出現客戶反悔的情況,供應商損失巨大。」

  上述人士表示,「國四條」出台後,已出現了國內某待建核電項目以「不可抗力」為由,希望終止設備訂購合同。但已經在生產的國外供應商,並不認可政策突變屬「不可抗力」,雙方正尋求通過國際仲裁解決爭議。

安全不容忽視

  日本核事故發生以後,中國進行了一場漫長的核安全檢查,但檢查結果的發布卻一推再推。

  根據最終於今年5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的《核安全檢查報告》,中國核電設施在總體有保障的前提下,也存在著諸多安全隱患。

  該報告顯示出,中國核設施在應對引發福島核事故類似的極端自然災害事件時,仍存在一些薄弱環節。例如,秦山核電廠尚未制訂嚴重事故管理導則,秦山第二核電廠、嶺澳核電廠、田灣核電廠,僅具有可以應對某些特定嚴重事故的規程。

  位於四川汶川地區附近的高通量工程試驗堆抗震設計標準偏低。據媒體報導,該試驗堆距離汶川地區僅120公里,在2008年的「5·12」汶川大 地震發生時,該試驗堆曾經手動緊急停閉。報告認為,該試驗堆需按照新的抗震要求進行重新評估,必要時加以改進,進一步提高其安全裕度。

  對此次安全檢查作出的「總體上有保障」的結論,多位業內專家和業內人士表示認同。他們同時認為結論「正面」,利於重啟。

  原國際原子能機構副總幹事錢積惠向財新記者分析稱,這次安全檢查使得待建的核電站的冗餘度和造價進一步提高,以降低本來就屬於小概率事件的堆心融化的概率 。

  不過,在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高級顧問楊富強看來,這個安全檢查的結論有些過於輕描淡寫。他認為,安全檢查的時間之長,過程之反覆,檢查出的問題應該不止那麼簡單。

  中國目前是在建核電站最多的國家,而之前專門從事核電工程建造的工程人員並不多,「一下子上這麼多工程,不見得每個工程隊都是合格和有資質的。」楊富強說,曾有核電監管官員向他透露,中國的核電項目在基礎建設方面存在一些問題。

  核電研發、製造、建設和監管力量跟不上,在近年較快的核電發展中,容易造成安全隱患。范必也曾撰文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指出,目前有限的核電研 發設計分散,影響安全技術的標準化和推廣應用,一些工程建設和裝備製造企業安全意識不夠強,質量保證體系不健全,重大質量問題時有發生。

  楊富強強調,核安全的結論僅證明中國核電項目的技術水平沒有太大問題,但核電項目的安全與否,並非完全由技術決定。

監管體制隱患

  楊富強對財新記者表示,中國核電安全潛在問題在於體制和管理方面。他表示,歷史上幾次大型核電站事故,均有安全管理因素在其中。而中國的核監管體制、應急反應以及核安全文化,都讓人擔憂。

  財新記者發現,早在2010年5月4日,長期從事核反應堆風險評估分析和核能政策法規研究的周贇,就在國際期刊《能源政策》(Energy Policy)雜誌上,撰文質疑中國的核電監管體制。

  周贇是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他指出,國家核安全局是環保部的下屬機構,而大型國有核電集團則屬於國務院直 管,這樣的設置限制了核監管機構的獨立性和權威性。再者,國家核安全局,沒有自己的研發部門來制定技術標準,對於現行法律法規不能覆蓋的技術情況無法做出 評估判斷。

  在日本核事故發生之後,西方發達國家紛紛改變核監管體制,一個大方向是加大核監管機構權重,直接置於中央政府之下,如日本即將成立的新機構即是如此。但中國的改變顯然不大。

  2012年「兩會」期間,楊富強所在的NRDC通過兩名人大代表遞交了題為《中國核安全監管體制改革建議》的建議書,但目前暫無反饋信息。

  建議書中提到,日本福島核事故發生後,中國的核電主管機構發生了一些調整,包括國家能源局增設核電司、環保部國家核安全局增加相應的機構和人員等。但中國的核電安全監管在獨立性、權威性等方面,仍難以應對挑戰。

  監管人員的缺乏也是制約監管能力的一大因素。范必曾表示,中國核安全監管能力嚴重滯後,國家核安全局和國防科工局從事安全監管的人員數量不足,監管人員待遇遠低於核電站工作人員,這種現象增加了吸引人才、穩定隊伍的難度。

  NRDC的這份建議書還表示,中國核安全監管體制需要擺脫現狀,建立一個獨立、權威、專業的國家核安全監管機構。如果參照美國等西方國家體制,中國的核安全監管機構,應該由國務院直接管理。

  「理想的狀態下,發改委說的話,這個監管機構應該是可以不當一回事的。」楊富強稱,監管委員會應僅以安全為標竿,而不受任何行業發展規劃的影響。「不管到2020年要發展多少(核項目),監管委員會要堅持成熟一個,才批一個。裝機容量的目標,對它不能有任何壓力。」


核電 重啟 難題 依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11

中國核電「出海」 聯手世界核巨頭 競購英國核電站

http://www.infzm.com/content/80230

組團競購「地平線」

這不是中國核電企業第一次在國際上施展拳腳,卻是中國核電企業聯合國際核巨頭首次進入發達國家的核電市場。

實現這一突破的蹺蹺板是一個名為「地平線」的核電項目。「地平線」核電項目計劃在英國威爾士安格爾西島(Anglesey)和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建造反應堆。

自2012年3月「地平線」項目的股東德國意昂(Eon)和萊茵(RWE)兩家公司宣佈出售這個項目以來,世界各地的財團爭相表達競購意願,來自中國的核電企業也不願放棄這一千載難逢的機會。

「地平線公司不僅擁有建兩座新核反應堆的土地,還有一支熟悉英國系統的團隊和專家。這對任何對英國核能市場和產業有興趣的歐洲或者中國企業來說,都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綠色和平組織首席科學家道格·帕爾(Doug Parr)評價地平線項目時說。

南方週末記者從中國廣東核電集團(以下簡稱「中廣核」)和中國國家核電技術公司(以下簡稱「國核技」)求證得知,二者將分別組團參與競購。其中,中廣核將與法國阿海琺(以下簡稱「阿海琺」)公司聯手參與競購,國核技則與美國西屋電氣(以下簡稱「西屋」)搭檔參與競購。

據悉,競購地平線項目的最終競購書須在2012年9月底前提交,最終的競標者可能在2012年底選出。

在國核技專家委員會專家郁祖盛看來,此次併購「中國其實是以一個投資者的身份去收購地平線公司,而地平線公司相當於中國的一個業主」。

鑑於核電站前期建設耗資巨大,「鮮有歐洲核電企業能夠承擔,因此有政府支持的中國核電企業,被認為財力有保證,競爭優勢明顯。」道格·帕爾毫不避諱地說。

中廣核的一位研究人員則認為,中國在國際化方面捨得花大價錢,而「中方出資,西方出技術,最後掙的錢中方拿51%,西方拿49%,這也是一種可行的合作形式」。

最佳拍檔?

「我們選擇了中廣核,因為我們認為與中廣核聯合競購能夠獲得成功。」阿海琺新聞發言人馬克西姆·米肖(Maxime Michaut)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這種「唾手可得」的信心來自阿海琺對合作對象——中廣核的瞭解。進入中國核電市場26年的阿海琺與中廣核的合作密切。2008年10月,兩家確定成立合資企業,該企業致力於中廣核在中國的項目,將來可能為雙方在國外的項目作出貢獻。

成立5年多的國核技也不甘示弱,它與西屋電氣也是一對老搭檔。作為AP1000技術(第三代核電技術,目前主流技術)的所有者,西屋和「負責引進 AP1000,並消化、吸收、再創造」的國核技的合作相當深入。目前,西屋電氣已中標中國正在建設的4座核電站項目,負責提供AP1000新型核電主泵設 備及維護服務。

「和西屋合作多年,西屋是我們的關鍵合作夥伴,我們的能力、潛力也被西屋認可。」國核技的新聞官左新詞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在中廣核的一位研究員看來,中國核電企業與西方國家的核電企業聯合競購,「是一種強強聯合,各取所需」。

目前我國的核電企業正在設計的第三代反應堆,包括中核ACP1000、國核CAP1400,都處於設計接近完成階段,還未投入使用。這次聯合競購更多是兩家國外企業西屋電氣AP1000與阿海琺EPR的第三代主流技術的角逐。

「英國規定每一種反應堆堆型都需獲得英國政府許可,方可在英國投入使用,而這一過程可能長達五年。」道格·帕爾介紹。

中國核電技術尚難打入英國核電市場,中國資本已先行一步。

中國核企「走出去」

從巴基斯坦,到阿爾及利亞,再到南非、土耳其等國家,以及這次到英國。近年來,中國核企一直在「走出去」的路上。

據中廣核相關人員介紹,2005年國務院國資委主任李榮融在任時,就提出了核電國際化的要求。

以中廣核為例,自2006年開始,中廣核就設了專門的國際核電開發部。目前,中廣核與南非、越南、白俄羅斯、泰國、烏克蘭等國家都簽署了合作備忘錄。2012年初,中廣核獲批收購一家擁有世界第四大鈾礦開採權的澳大利亞礦產公司。

中核工程公司總經理劉巍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中國核電「走出去」在國際上獲得承認,是一種綜合國力的體現,能凸顯中國核大國的地位。

「中國的核電技術不落後,而且擁有較好的建設管理經驗。走出去是自然而然的,不是說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左新詞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從1980年代初開始,中國的核電就一直選用國際標準。目前,全世界計劃建設和正在建設的核電站,中國就佔40%。

中國核電「走出去」也是為了能在國際市場上分一杯羹。據悉,AP1000的設計壽命為60年,60年的發電回報時間較長,而且核電站運營成本較低,從長遠來看,「投資國外核電站是有利可圖的。」劉巍說。

「英國人的態度不是我們能左右的」

不過,外國人的錢並不好賺。

在核電領域,英國向來都是西方國家的練兵場,截至目前,活躍在英國核電產業的都是來自臨近的歐洲國家以及美國。據道格·帕爾介紹,目前法國電力集團 (EDF)、森特裡克能源公司(Centrica)、蘇伊士環能集團(GDF SUEZ)和蘇格蘭電力公司(Scottish Power)也對英國核能市場很有興趣。

英國看似明朗的核能政策已經讓這些「友好」的投資者吃了定心丸。

西屋電氣新聞發言人斯科特·肖(Scott Shaw)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說:「西屋電氣仍將活躍於英國核產業,我們在斯普林菲爾德(Springfields)燃料製造廠僱用了數百人,並支持當地的慈善、教育和社區計劃。」

阿海琺新聞發言人馬克西姆·米肖對英國核能政策充滿信心。他說,你只要關注英國政府的一些聲明,就會發現,他們急切需要一些參與者來發展低碳能源,比如核能、風能、太陽能。

萊茵雖然放棄了地平線項目,但其新聞發言人艾米·賴恩(Amy Rynn)在給南方週末記者的郵件中表示,萊茵仍致力於英國新能源產業的發展。

相反,中國核電企業的進入卻顯得比較艱難。雖然英國沒有明確的法律來限制外資投入,但無形的限制彷彿無處不在。

據《金融時報》報導,英國的官員偏向於讓兩個相互競爭財團的中國合夥人在這個項目中成為少數投資人,最好持股不超過一半。英國能源與氣候變化部的新 聞辦主任尼克·特頓(Nick Turton)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否認這種評論來自英國政府發言人,他表示英國在投標財團的股權分配上沒有偏見,這是一個商業問題,由意昂和萊茵來 決定。

股權比例之外,更強烈的指責來自於中國核電併購可能「竊取技術」。前任唐寧街能源政策主任尼克·巴特勒(Nick Butler)最近在《金融時報》博客中寫道,「中國企業將進入英國系統,深入英國智能電網,得知英國如何控制電力,以及瞭解英國的核電技術。」

「英國人的態度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中國核能行業協會的專家頗顯無奈。

除上述之外,外界的另外一個擔憂則來自於核電站建設前期投入大,若不能按期完成,巨額投資就打了水漂。受日本福島核洩漏事件影響,歐洲的核電站項目一拖再拖、費用倍增。芬蘭的奧爾基洛托和法國的弗拉芒維爾的兩座核反應堆,屢屢延期,成本大增。

不過,中國核電企業在競購中仍被看好。目前英國的核電發電量佔總電力的18%,到2035年,這一數字將減至0——現有的核電站即將到達使用年限。德國意昂和萊茵宣佈退出地平線項目,對英國而言無疑是一個打擊。

中國核電企業公認財力雄厚,而興建新的核電站需要大量的投資,「英國能源與氣候變化部熱切希望中國核企業能參與競購投資。」道格·帕爾說。

「我們這次跟阿海琺走一趟,到英國去,通過英國政府和核電局的審查,提交一些材料,這不就積累經驗了嗎?」中廣核的研究員對此次併購信心十足,「中國這次如果能在英國站得住腳,那再到發展中國家,再到非洲,就更有底氣了。即使最後不一定成功,也是一次國際合作的嘗試。」


中國 核電 出海 聯手 世界 巨頭 競購 英國 核電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907

其實中國核電已被判了死刑 思想花園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hk/2012/10/blog-post_26.html
1024日國務院放閘核電,見到很多報紙說核電股會爆升,這是不瞭解國情所致。國務院同時叫停內陸核電,其實已經等於判了核電的死刑,對整個核電行業帶來災難性影響。中國的官方公告很多時候要反面看,這個所謂核電放行,正是典型例子。

核電選址是非常珍貴的資源,要符合很多很苛刻的條件。事實上,沿海地帶所有符合條件的核電選址,都已經被拿走了。中國核電要發展,只能向內陸著手。既然不許搞內陸核電,那就意味者未來基本核電不會有增長。

更要命的是,湖南、湖北、江西三個內陸核電站,2008年已經批了,已經投資了過百億,中央不惜叫停,正說明了要打壓核電的決心。很多不知道的是,上海電氣和東方電氣早已取得訂單,這次不知要撇帳多少了。

以湖南桃花江為例,這個核電站是巨無霸項目,湖南當局是想將來用來負擔一半的全省電力,規模可想而知。湖南缺煤,能源不能自足,受08年雪災教訓,要搞能源獨立,這種勢頭,是中央不能允許的。

再以江西彭澤項目為例,項目雖然在江西,但靠近安徽人口密集地區,環境評估時完全沒有考慮,而利用長江水降溫必然影響下游江蘇上海的環境。在中國政治體制下,項目利益為江西獨得,代價為他省承受,怎麼可以。

現在中國核電裝機約2千萬千瓦,建約2000萬千瓦,合計約4000萬千瓦,早超過07年訂立的20204000萬千瓦目標。胡錦濤在全球氣候大會曾說2020年新能源要佔5%能耗,扣除風能太陽能,之前一直預計是2020年目標會增加到8000萬千瓦。

不過,湖南、湖北、江西三個項目已經有1500萬千瓦被槍斃,意味只剩下6500萬千瓦。中國去年新報的41個核電項目中,有38個是內陸項目,這樣一來,最後的到2020年的目標可能只有5000萬到6000萬千瓦,以年增長來說,等於近乎零增長。

葉岩氣革命已經令全球整個能源格局改變,中國最高層能在新能源發展上懸崖勒馬,說明頭腦還是清醒的。
其實 中國 核電 已被 被判 判了 死刑 思想 花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146

內陸核電緣何暫停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11-16/100461394.html
「以前那裡的大燈可以照亮半條江,現在暗了許多。」從10月27日起,住在長江畔的洪增智發現,對岸江西省彭澤縣核電項目的工地上,不再燈火通明。

  這位安徽省望江縣華陽鎮的鄉村醫生,很快就從媒體新聞中知道了事情原因:10月24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明確指出,「十二五」時期不安排內陸核電項目。洪增智意識到,彭澤核電在三年之內不可能再開工了。

  事實上,當天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之事,攸關中國核電未來命運。該會議通過了《核電安全規劃(2011—2020年)》和《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11—2020年)》,這意味著中國核電的重啟。與此同時,該會議作出三項部署,穩妥恢復正常建設、提高准入門檻以及科學合理佈局。三年內不安排內陸核電項目,屬於科學合理佈局的安排。

  對於2008年2月經國家發改委批准展開前期工作的江西彭澤項目、湖南桃花江項目和湖北大畈項目來說,上述暫停決定顯然影響重大。

  受困於高耗能的煤電主導格局,中國近幾十年來一直有著極大的核電雄心,而內陸核電一直被看作是中國核電版圖中的重要角色。

  公開資料顯示,到2010年中,中國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報告審查的核電項目共計43個,其中內陸廠址多達31個;此外,內陸還有20餘座核電站規劃處在「廠址普選」的階段。

  這是中國首次明確暫停內陸核電項目。此次表態,掃清了之前一次次內陸核電即將啟動的傳言。

  有專家對財新記者指出,在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後,中國民間反對內陸核電的聲音越來越大,三年之後能否重啟內陸核電,也還是個未知數。

三大項目蕭條

  2008年2月1日,國家發改委在內陸地區核電發展工作會議上,同意江西彭澤項目、湖南桃花江項目和湖北大畈項目開展前期工作。經歷四年零八個月、投下上百億元資金後,三大項目均被暫停。

  前述的彭澤核電,四年之中命運多變,在希望和失望中不斷輪轉。其前期工作原本順利,半座山頭被順利挖掉以平整土地,但2011年3月的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發生讓該項目繼續暫停。

  2012年初,與彭澤核電項目一江之隔的安徽望江縣政府,將一紙反對項目的書面意見公佈於網上,民間反對內陸核電的熱潮由此進入高潮。「先是傳說銀行不再給他們貸款了,後來聽說,工地上做鋪路前期建設的工人越來越少,開飯店的都關門走人了。」洪增智表示。

  但資本市場仍然熱捧彭澤核電,2012年年中相關公司又增資數億元。

  「核電投資政策風險非常高,現在這風險已經變成了實實在在的損失。」原國際原子能機構副總幹事錢積惠對財新記者評論道。

  「現場能運走的設備,都轉到沿海項目去了。工作人員將會重新分派至其他項目。」談及桃花江項目,一位中核集團內部人士如是告訴財新記者。他還稱,雖然中核集團還沒有正式通知,桃花江項目的解散已成定局。

  財新記者瞭解到,福島事故之前,桃花江項目前期投資已有30多億元,核電工作人員的培訓和一些設備的訂購都已經在進行。

  上述中核集團內部人士稱,桃花江項目預定的一系列已確定但尚未付款的訂單,包括與國外核電廠商簽署的重要部件訂單,目前已做了合同變更,轉給位於遼寧葫蘆島市徐大堡核電項目。

  三大內陸核電中啟動最早的湖北大畈核電站現場,也是一片蕭條景象。當地透露,該核電項目累計完成投資已超過30億元。

內陸核電熱

  中國內陸建核電的呼聲已久。

  以長期缺電的湖北為例,絕大多數電煤都依靠外省供應,冬季、夏季用電高峰時缺口逐年不斷擴大。而湖北境內水電資源,已基本開發完畢,且受枯水期制約嚴重。核電無疑是湖北解決電荒的救急良方。

  據《長江日報》報導,早在1989年,湖北省就成立了核電站前期工作委員會,與涉核企業接觸,希望引進核電站改變缺電歷史。

  此間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是2008年初襲擊中國南方的那場冰雪災害,彼時不少地區用電中斷,電信、通訊、供水、取暖均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內陸省份電力系統的脆弱由此顯現出來。

  正是那一年,國家發改委做出了對上述三座內陸核電站同意開展前期工作的批覆,從那時起,內陸核電立項風行。各個省份都在推自己的核電項目,確定選址、預留土地,並開始做可行性研究。

  《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05-2020年)》最早發佈於2007年10月,其中有對於內陸核電項目明確的表述。

  當時的規劃指出,湖北、江西、湖南、吉林、安徽、河南、重慶、四川、甘肅等內陸省(區、市)不同程度地開展了核電廠址前期工作,這些廠址要根據核電廠址的要求、依照核電發展規劃,嚴格覆核審定,按照核電發展的要求陸續開展工作。

  各地追求核電的另一大驅動力是發電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在彭澤縣的大街小巷,「一切為核電服務」的口號一度隨處可見。桃花江核電項目所在地,湖南桃江縣政府也曾在一份公開文件中,向民眾介紹核電站的美好前景:「我們估算了一下,一年核電廠交的稅至少有20億元。」

  2011年3月,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的電視畫面震驚全球。這股熱潮,被緊急降溫。

存廢之爭

  雖然《核電中長期規劃》全文尚未公佈,對於常務會議上傳遞出「十二五」期間不上內陸核電,業界亦有多種解讀方式。

  在內陸核電命運未知的解讀之外,還有業內人士認為,2007年版的《核電中長期規劃2005-2020》中,並未提及在2020年前上馬內陸核電,所以最新決議稱「三年不上」並不與計劃衝突,倘若「十三五」期間即能恢覆審批,反而是步伐加快。

  一位對內陸核電持支持意見的專家告訴財新記者,不上內陸核電站決定,並非技術或是選址問題的制約,而是忌憚福島事故之後洶湧的民意。「理論上說沿海電站和內陸核電站在安全標準上是一樣的。」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顧忠茂表示,全球近一半的核電站建在內陸,在美國和歐洲多地,多座內陸核電站運行良好,安全標準與沿海電站無異。

  錢積惠則表示,福島事件改變了一切。就像持反對意見者所擔心的那樣,在同樣的安全標準和排放量下,中國內陸稠密的人口和已經消耗殆盡的環境容量,是否能夠承擔得起內陸核電可能帶來的風險?「試想一下,福島核電站事故之後,向太平洋排放的放射性廢水量,如果排向內陸大江大河,將會有多麼糟糕的後果。」他說。

  核電站需要有充足的水源用作冷卻並排放微量帶有放射性的廢水,在沿海地區建設核電站可以利用海水作為冷卻源,並有海洋消納污染。在內陸地區,核電站只能選擇建在江河或湖泊附近,一旦發生核事故,其對土地、空氣和水源的污染所造成的後果和影響範圍都要比沿海地區高許多。

  「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發生在烏克蘭內陸,那片土地徹底作廢了,還好那裡地廣人稀。」錢積惠說。

  而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高級顧問楊富強的看法更為激進。他認為,基於中國與其他發展內陸電站的國家的人口、地理條件差距,不上內陸電站的決定應該作為長期政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王亦楠亦撰文指出,在內陸建設核電站,必須「萬無一失」「絕對可靠」。

  「除非有一項成熟的技術出來,任何時候都不會發生堆芯融化,100%保證不會有放射性廢物排出。」錢積惠表示,在目前的核電技術之下,中國內陸核電只得暫別舞台。■


內陸 核電 緣何 暫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008

華電福新(816)現在股價沒有反映核電業務 stockbisque

http://stockbisque.wordpress.com/2013/06/06/fuxin_nuclear_prospects/

上一份文章介紹華電福新(816)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股本回報預測有12%~16%,今天談一談回報更高的核電

核電的盈利能力可以用「可觀」兩字來形容。 首先,看看 江蘇核電有限公司的銷售收入及利潤情況。

JiansuNuclearPlant_Profitability
福清核電的盈利能力
在2013年3月的業績發布會,管理層預預計每台機可帶來約2億元收入(管理層所指的收入其實是利潤),華電福新持福清核電39%股權,以此推測福清核電每台機年度盈利為5.1億元(人民幣)

筆者估計一台機組年度售電量大約有66.7億千瓦時,以上網電價0.385元/千瓦時(連稅),年度售電收入為21.9億元。從以上資料推測,福清核電純毛利率約有23.3%。(福清核電的純毛利率遠低於江蘇核電主要由於上網電價的差別—0.385元/千瓦時 vs 0.445 元/千瓦時 )。

核電業務的估值
基於管理層預計每台機可帶來約2億元收入,筆者用兩個分法為核電業務作估值。

1. PE 估值方法
管理層說第一台機將於2014年投產,其他三台核電機將於2016年全部投產(註:以筆者所知第一台在2014年7月投產,第二台在2015年、而第三及四台在2016年投產)。華電福新A+H 股數共7,622,616,000股,2億元收入折合每股盈利增加$0.0262(或HK$0.0328 @ 1港元=0.8元人民幣)。假設核電業務PE為10倍,2014年股價估值增加HK$0.164, 而2015、2016年估值分別增加HK$0.656及HK$1.312。

雖然我們可以估計核電業務在2014~2016年為華電福新股價增值HK$0.164 ~ HK$1.312,但把這些數字反映在今天的股價就比較困難。下一個估值方法可以解決這方面的問題。

2. 淨現值(NPV)估值方法
這個方法較複雜,筆者在此只簡單的計算,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優化。

首先計算核電業務的現金流入的淨現值。

Nuclear_NPV1Table1
之後,計算現金流出的淨現值。

Nuclear_NPV2Tabe2ATable2B
最後,把(現金流入淨現值-現金流出淨現值),計算出業務估值。

Nuclear_NPV320%內部資金/80%貸款(Case 1)是電企最常用的方法,所以根據筆者的(粗略)計算,核電業務會為華電福新每股增加H$0.8826淨現值。

先前,筆者華電福新的目標價為HK$2.6,現在基於核電業務的估值,目標價要上調到HK$3.4了,不過這個股價何時體現要視乎市場何時消化華電福新的核電業務。

總結
在今年業績會,華電福新管理層介紹持39%權益的福清核電廠,每年可為公司增加2億元收入及該項目平均投資回報率可高達20%。福清1、2號機組預計分別於2014年7月及2015年投產,而餘下3及4號機組將於2016年全部投產。

筆者以(a)PE 及(b)淨現值方法為華電福新的核電業務估值,粗略地推算出核電業務可提升股價介乎HK$0.88~ $1.3。 此外,福清核電5號、6號機組已進入報批、設計階段,日後全部6台機投產後盈利將會很可觀。…… 6 x 2億= 12億!

但以現在股價(HK$2.29)來看,市場還沒有消化華電福新核電業務的盈利潛力。

華電 福新 816 現在 股價 沒有 反映 核電 業務 stockbisqu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013

發改委:全國核電標杆電價為每千瓦時0.43元 stockbisque

http://stockbisque.wordpress.com/2013/07/03/%E7%99%BC%E6%94%B9%E5%A7%94%EF%BC%9A%E5%85%A8%E5%9C%8B%E6%A0%B8%E9%9B%BB%E6%A8%99%E6%9D%86%E9%9B%BB%E5%83%B9%E7%82%BA%E6%AF%8F%E5%8D%83%E7%93%A6%E6%99%820-43%E5%85%83/

2013年7月2日發改委公佈:“全國核電標杆電價為每千瓦時0.43元。” (http://www.sdpc.gov.cn/xwfb/t20130702_548667.htm)

華電福新(816)核電新電價下的額外增利潤
以前估計:“福清核電建成投產測算的含稅上網電價約每千瓦時0.385元”

按每千瓦時0.43元計算,福清核電每兆瓦時收入額外增加 ($430-$385) ÷1.17 = $38.5.

假設利用小時為7,200小時,全年核電每機組額外收入增加:7,200 hr x 1,000MW x $38.5 = $227,200,000.

用先前23.3%純毛利率的假設和39%股權計算,華電福新核電利潤每機組每年額外增加$25,189,164。


相關文章: “華電福新(816)現在股價沒有反映核電業務” http://stockbisque.wordpress.com/2013/06/06/fuxin_nuclear_prospects
發改 改委 全國 核電 標桿 電價 為每 千瓦時 千瓦 0.43 stockbisqu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77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