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圓通老板喻渭蛟的兩三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3197

 

圓通速遞董事長喻渭蛟(資料圖)。(東方ic/圖)

最近一周,中國快遞業有兩個大新聞。一是順豐登陸A股,老板王衛帶著被路人“掌摑”的快遞員去“敲鐘”。二是中國第一家上市的快遞公司圓通,因為整頓北京的一個加盟網點,陷入了輿論漩渦。

順豐和圓通,代表者中國快遞業兩大陣營:順豐的自營模式和圓通的加盟模式。其中,自營模式資金投入大,需要時間積累。加盟模式則能迅速建立一張快遞網絡,缺點是對加盟商的控制力往往很弱。

很多快遞公司都死在加盟制上。究其原因是,加盟制不僅導致服務質量難以保障,而且一旦加盟商做大,往往會取代總公司的地位,所以很多加盟制的快遞公司,隔幾年就要發動一次“削藩”和“打割據戰”,想方設法把加盟點的經營權上收。

很多快遞公司拿捏不住其中的力道,往往魚死網破。圓通能跑出來,跟創始人喻渭蛟的處事方式有很大關系。在圈內,有人直接用“圓通”二字來形容喻渭蛟的性格特點。

喻渭蛟今年51歲,愛好乒乓球。他先在浙江做木匠,後去江西搞裝潢,但生意都失敗了。2000年,34歲的喻渭蛟前往上海創辦了圓通。選擇進入快遞行業,跟喻渭蛟的妻子張小娟有很大關系。張小娟此前在申通快遞的財務部門工作過。申通和圓通一樣也是起家於浙江桐廬,目前是國內主流快遞公司之一。

2016年10月20日,圓通成為中國首個上市快遞公司時,喻渭蛟對媒體感慨說:“當年創業只為還掉150萬元債務,最大的理想就是把桑塔納換成豐田佳美,誰料現在都買得起飛機了。”

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喻渭蛟在快遞行業的江湖地位並不高,圓通也只是蝸居上海的一個地方品牌。

2005年的時候,南方周末記者參加過一次快遞業的研討會,喻渭蛟是參會者之一。會後大家聚餐交流,很多快遞老板都提前離席甚至沒有出席晚宴,但喻渭蛟全程參與。在宴席上,他雙手拿著名片,跟每個人交換聯系方式,很客氣地介紹自己和圓通。

尤其是在媒體記者集中的幾桌,喻渭蛟挨個敬酒。每到一桌,他都先解釋說,自己這幾天胃不太舒服,不能喝太多,希望大家理解,然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也就在2005年,淘寶開始崛起。這一年,圓通成為淘寶的推薦物流服務商,開始大量承攬電商快件,迅速壯大成全國快遞品牌。

當時接下淘寶的訂單是需要勇氣的。媒體報道稱,淘寶堅持圓通入局的條件是每單12元,當時EMS是每單24元。喻渭蛟接下來了,每單虧四五元。後來訂單多了,才開始賺錢。有了這個合作基礎,圓通在2015年5月拿到了阿里巴巴和雲鋒基金的戰略投資。

喻渭蛟的家鄉是浙江桐廬縣鳳聯村,村里八成村民都從事快遞業。2013年,喻渭蛟還當選為鳳聯村名譽村委主任。他熱衷於捐贈家鄉的新農村建設項目、設立老年基金和資助貧困學生。

有一次,政府號召企業家造福老家,在家鄉留下一塊豐碑。喻渭蛟選擇投資7億元建立一個溫泉度假酒店,這家酒店同時也規劃為“九三學社”全國科技學術基地。

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快運分會副秘書長劉建新跟喻渭蛟認識十多年,在劉建新看來,圓通能發展起來,主要是起步晚,避開了很多失敗的坑,也得以借鑒前人的經驗。

快遞業江湖氣很重,大家相互之間看不起,不願意向同行學習,但喻渭蛟一直把姿態放得很低。“他很擅長借鑒別人經驗,這讓圓通少走了很多彎路。”劉建新說。

劉建新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說,幾年前,郵政法改革之前,民營快遞沒有合法身份,經常遭到郵政管理部門的處罰,大部分快遞企業忍氣吞聲。喻渭蛟每次都積極跟監管部門接觸,繳納罰款,但同時又熱衷於動員快遞企業一起到北京各個部委去“告狀”,甚至還帶人去過國家信訪局“喊冤”。

後來郵政法啟動改革,征求民營快遞的意見。劉建新參加了幾次征求意見座談會,很多官員跟他打聽喻渭蛟,說這個人敢於說話,也善於說話。

“喻渭蛟為人比較熱情、活躍,人也年輕,喜歡廣交朋友,在政界和商界多栽花,少帶刺,這對他的事業發展幫助很大。”劉建新說。

圓通 老板 板喻 喻渭 渭蛟 蛟的 兩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2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