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有口話人 蔡東豪 Tony Tsoi


2014-02-27  NM  
 

 

股神畢菲特旗艦上市公司巴郡(Berkshire Hathaway),持股金額最高股票,包括IBM、可口可樂、美國運通等,每年派息,巴郡現金流強勁,某一年找不到大型投資目標,隨時出現水浸。畢菲特非常鼓勵巴郡持有的公司派息,但巴郡卻不派息,他甚至許下有生之年不派息的豪言。畢菲特對派息的矛盾,是一個探討派息真正意義的課題。

畢菲特認為上市公司作出派息決定前,應考慮三個現金用途,依重要次序是:一、現有業務上再投資。例如投資生產設備、打進新市場等,目的是提升競爭力;二、收購。如果現有業務上投資不夠吸引,管理層可考慮收購,量度指標是收購應提升每股盈利;三、公司回購。想無可想,管理層可考慮回購股份,但須定下清晰指引,例如巴郡定下市賬率120%為回購水平。換句話說,畢菲特認為派息不是公司現金的最佳用途,管理層決定派息與否,是一個相對於其他現金用途的判斷。畢菲特提出另一個方法代替派息,是股東沽出部分巴郡股票,這方法好處是豐儉由人,金額多少因需要而異,不影響其他不需要現金的股東。畢菲特不派息另一個技術原因,是股息收入金額全算繳稅,而沽股票只計算盈利部分。

同一句話,由不同人說出,份量不一樣。以上不派息的理由,由三四線公司管理層說出,投資者覺得是藉口,公司現金流可能有問題。畢菲特對派息的看法,變相是告訴投資者,現金留在他手上,回報高於留在投資者手上,而他的五十年往績,是最實在證據。投資者買巴郡股票,接受巴郡不派息的現實,其實是向畢菲特的判斷投下一票。投資者願意為畢菲特做的事,不代表願意為其他人做。投資者大都期望公司派息,這態度反映幾種不同情緒。首先,公司連年錄得盈利,但拒絕派息,投資者必定懷疑公司現金流的真確性。相反,派息是無花無假,投資者心態是,有息派,不一定是好,但無息派,一定是不好,派息牽涉投資者條氣順不順。其次,部分投資者需要股息的現金收入,尤其是大股東。誠哥年薪五千,每年股息收入以億計。單靠薪金,不少上市公司大股東不夠錢使。畢菲特堅持巴郡不派息,一個他不會張揚的原因,是他本人不等錢使。畢菲特目前處理財產最大挑戰,是有秩序地把財富分配至不同慈善用途,突如其來的股息,只會增加煩惱。可是,對大部分人而言,派息影響投資者的開心指數。

最後,投資者歡迎公司派息,關係到信任。說得白一點,投資者不完全相信現金在公司手上,回報比在自己身上高。畢菲特三個派息前提,牽涉管理層主觀判斷,投資者對管理層判斷的信任,決定投資者對公司派息的熱切程度。投資者對管理層信任程度愈不足,派息期望愈高。管理層決定打進新市場或增加產能,這些決定牽涉風險,如果是錯的話,為所有投資者帶來損失。當派息是管理層必須考慮的現金使用方法,代表著一種制衡。假如打進新市場和增加產能的決定,影響派息金額,管理層須三思,因為永遠存在不冒風險的選擇。投資者寫給畢菲特一張空頭支票,但世界只有一個畢菲特。近年,我覺得畢菲特對派息態度靜靜地在改變。畢菲特提出三個派息前提,排第三是公司回購股份,兩年前巴郡五十年來首次回購,雖然金額不大,也令人意外。即是說,畢菲特也遇到找不到合適發展或收購機會的情況。畢菲特八十三歲,交棒時刻已近,投資者對他的信任,會否無條件投射到他的繼承人身上,是一個疑問。畢菲特在交棒前,放寬派息限制,可看作為繼任人製造多一點抖氣空間。投資者接受畢菲特偶有失手,但對繼任人的接受程度是未知數,派息可當作為一個投資者關係的緩衝區。五十年不做的事也有可能變,我相信畢菲特敵不過收息族的聲音,交棒前宣佈巴郡開始派息。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

有口 口話 話人 蔡東 東豪 Tony Tso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964

至命玄理:有口難言

1 : GS(14)@2012-04-19 22:04:33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sup/20120419/80271
「你要小心遇上水險啊!」我當時的心裏一直忍着這句話不敢說出口—今年是壬辰年,也即水難特多的「大水」之年,不禁令我想起多年前的這段遭遇。
那時我剛習相學,身份不過是位沒人認識的無名氏。一天我在飯店晚膳,突然看見鄰桌的食客,其下巴包圍着死氣沉沉的氣色,以相學而論,那是一種即將遇上水難的面相,而且相關的禍劫更足以危害他的生命。
不過當時的我,卻沒有勇氣將這番話向他如實相告:試想想,如果街上突然有素昧平生之徒告訴你死之將至,你大多會認為他是圖謀不軌,而非出自好心的真誠相告,所以我最後也選擇了默不作聲,當然也不會知道這位擦身而過的男士到底有何下場,只能於內心默默祝福他吉人天相。
時至今日,我不論去到哪裏也會遇到叫我「贈兩句」的人,例如曾於投注站附近被賭客纏上,叫我評評他今天的賭運如何,也試過遇上拒收車資的的士司機,求我替他論相以代替真金白銀,更誇張的,則是當我在茶餐廳午膳,有路過的人敲窗要求我「贈兩句」—每當我憶起那位懷着「浸死相」的男人,這些遭遇對我來說,也變成一次又一次的諷刺!
這就是薄有名氣與寂寂無聞的分別:今天有無數人主動要求我論相算命,但當日卻怕被誤會為呃神騙鬼而沉默不語,到底那時的我是否想得太多?

電郵:mcwriter@sharpdaily.com.hk

楊天命
至命 命玄 玄理 有口 難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845

天工老闆減持 理由有口難言 周顯

1 : GS(14)@2014-05-09 16:47:33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n30_en30.htm
【明報專訊】天工國際(0826)的復牌通告中,帳目部分我不說了,但有趣的是有關主席減持的解釋:「就朱小坤先生減持本公司持股權益而言,按照本公司2012年4月18日公布,進行先舊後新配售股份後,在發售125,000,000新股後,朱先生及其聯繫人士的持股量從約52.49%減少到約48.85%。朱先生及其聯繫人士的持股比例由於本公司2011年1月發行的32,000,000非上市認股權證之認購權於行使期內悉數行使進一步降低到約45.17%。本公司已向朱小坤先生就其出售本公司權益做出查詢。朱先生稱,股份出售是出於若干機構接觸他。文章所稱導致朱先生減持本公司權益的理由均不正確。」


簡而言之,說主席減持股份,這事件是正確的,只不過「導致朱先生減持本公司權益的理由均不正確」,注意,這是理由問題,不是事實問題。然而,他的理由究竟是什麼,又有為什麼不能說呢?

愈描愈黑 不如不解釋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當日他批了一手股票的對象,就是給炒家,好使市場暢旺,讓炒家有一手貨底,用來炒起這股票。這個原因,又怎能說出口呢?

於是,這公司就出了這篇奇怪的通告:老闆被「屈」後,心有不甘,但有苦難言,不能宣之於口,只能含糊其辭。老實講,如果換了是我,這叫做「板夾中腳趾」,還是啞忍算了,反正這種解釋,愈描愈黑,不如不解釋算了。
天工 老闆 減持 理由 有口 難言 周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525

暉灑自如:有口難言與保持沉默權

1 : GS(14)@2016-04-01 15:43:06

復活節假期見到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上電視「講清講楚」。高興的是今天專業團體領導見傳媒都講廣東話,令700萬市民用母語聽清楚,不像前朝要繙譯或看字幕!譚主席提到李波事件,說李可能有口難言。這點可能對,亦可能不對。李波在傳媒窮追猛打下可能說多錯多,或在電子傳媒播新聞時只用幾秒鐘報道下被斷章取義。然而,在崇尚普通法的香港,重要法治價值觀的前提下,我亦會強調包括李波在內的港人甚至在被拘捕起訴時亦有權remain silent!這不是執法者告誡時必說前提話嗎?



傳媒及公眾有知情權

我反而覺得李波這位語氣溫和的文化人應對時太客氣了。傳媒及公眾有知情權,但他亦有保持沉默的人權,況且他與太太多番說已銷案及給他們一些空間。作為專業團體領導人是無償捱義氣的義工,是不爭的事實,特別是爭議性及撕裂性課題眾多的當前主席會長的取態立場是不易的,甚至會中箭墮馬。不久之前律師會不是中途換會長嗎?所以我亦高興聽到譚主席說高鐵的一地兩檢是有解決餘地的。請大家還是拿着解決問題作前提去找條出路罷!況且,深圳灣口岸的一地兩檢不是一個活生生一國兩制行之有效的例子嗎?提到對一國另一制的恐懼,復活節假期單是通過羅湖口岸就有超過50萬人次,沒見到有報道說有過關者擔心過不到關或過境後不能回來,亦沒有聽到要排幾小時才過到關的投訴。看來近期過關者的心情還是喜悅的。其實,復活假內我亦往深圳辦了幾件事,分別是與裝修師傅到龐大的建材市場為在裝修的廁所揀瓷磚及潔具,拿了兩條在復修古董車的錶板木去試色及拋光,及在羅湖商業城用20元換了一條拉鏈,問價後再加20元把褲頭放鬆了一吋。



執着維權難助弱勢社群

其實,生活就可以這麼簡單,而有生命動植物包括人類的生老病死只是一個已被編排的流程而已,為何拿着維權、各類不公義的成見去浪費可作其他寶貴用途的時間呢?本人以上的言論可能很多讀者唔啱聽,但作為財經界的過來人我認為拿着過份執着的偏見去為AAA主權評級的香港去維權是幫不到弱勢社群向上游的,容許我在有限的篇幅舉兩個例:1.同學們執着的校委會委任制是幫不到他們尋找更合心水的暑期培訓及畢業後的仕途。反之,過火的學運會令作為持份者的培訓僱主及捐款人起戒心,最後誰損失呢?2.缺乏可作發展大量公屋及資助房屋的土地是不爭的大問題。可是,過量的司法覆核及反對修改土地用途,包括沒有明顯政策要保留的綠化帶,只令增加公屋及資助房屋供應的政策不能到位。受害者不是一眾議員、公務員及公職人士而是基層!清明即至,大家不妨祭祖時回顧一下先人的拼搏精神及智慧!周光暉
mailto:ec@echow.org.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401/19553196
暉灑 自如 有口 難言 保持 沈默 默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947

中風婦有口難言靠「握手」立遺囑分家產

1 : GS(14)@2016-10-19 05:28:41

華人社會傾向重男輕女,如果一個家庭有三女一子,那獨子通常可以分得大部分家產?那又未必,新加坡一名婆婆中風臥床,也要盡最後氣力阻止獨子分身家,最後向律師握手示意下訂立遺囑,將財產分給三名女兒。80多歲婆婆與兒子不和,在丈夫去世後,她一心只想把財產留給3名女兒,不想讓兒子獲得分毫,為了避免子女爭產鬧上法庭,於是請律師立遺囑。豈料立遺囑前婆婆突然中風入院,躺在深切治療病房內,連說話也沒有力氣,恐怕時日無多。於是她在醫生鑒定神智清醒的情況下,通過「握手」向律師示意,當律師解釋完條文後,她同意就會擠一下律師的手,不同意就放開。她最終在醫生的見證下完成遺囑,她就在蓋上指印後不久,便與世長辭。這位律師接受新加坡《星期天時報》訪問時分享這例子,並呼籲民眾別以為立遺囑是有錢人的專利,普通人都可以訂立一書「平安紙」,確保遺產根據立遺囑者的意願分配,避免兒孫爭產。馬來西亞《中國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9/19805771
中風 婦有 有口 難言 握手 遺囑 家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68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