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實體經濟有搞頭 制造業助深圳公共財政突破7900億

近日,深圳市財政和稅務等部門發布數據:2016年期間,深圳公共財政收入達到7901億元,同比增長9.1%。在全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和全面落實各項稅收減免政策背景下,這個數字頗為亮眼。

分析人士稱,深圳七大戰略新興產業在很大程度上支撐了當地GDP的高速增長態勢和稅收的增加,而深圳的新產業新業態之所以能夠快速成長,得益於當地強大的實體經濟基礎。

深圳財稅效益在全國大中城市中居首位

2016年12月31日,深圳市財政委發布數據稱,2016年來源於深圳的公共財政收入達7901億元,比上年增長9.1%。中央級收入實現4765億元,增長5.6%;深圳市地方級收入實現3136億元,增長15%。

深圳市財政收入增速已連續3年位居全國前列,2016年全市收入突破3000億元,財稅效益全國領先,在全國大中城市中居於首位。

在全面減稅的大背景下,這頗為令人矚目。自2016年5月1日起,中國迎來財稅體制又一次迎來了深刻變革,營改增全面實施,營業稅退出歷史舞臺,增值稅制度更加規範。對於深圳來說,全面營改增結構性減稅效應明顯。

據當地媒體報道,2016年,深圳 “四大行業”稅負全部實現“只減不增”的預期目標,直接減稅率約為20%,減稅效應持續加大,預計全年減稅達63億元。加上原營改增試點“3+7”行業減稅和抵扣減稅185億元,合計減稅248億元,約占全國減稅總規模5,000億元的5%。

綜合開發研究院(中國.深圳)副院長曲建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減稅的話,如果在經濟不增長的情況下,那麽稅收自然會減少,但是如果經濟快速增長,那麽從增量部分獲得的稅可能會抵扣掉減少的部分。“從理論上說,營改增是能起到減稅效果的,減稅的措施不意味著一定會導致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下降。如果深圳經濟保持快速增長的勢頭,那麽,稅收還會繼續增加。”

實體經濟依然是穩定器

那麽,深圳稅收為什麽能保持增長勢頭?數據顯示,深圳的龍頭企業在引領發展,2016年1-11月納稅50強企業貢獻稅收1362億元,快速增長22.6%,高於同期整體稅收增速4.5個百分點,稅收增長貢獻達35.3%。其中,華為技術(169億元,增長32.3%)首次登頂,招商銀行(163億元,增長7.3%)位居第二,華為控股(101億元,增長171%)首次入圍前三。

此外,總部經濟稅收集聚效應持續增強,2016年1-11月華為、平安和騰訊等七大企業集團稅收實現870.6億元,增長19.3%。

制造業也依然是深圳市經濟的穩定器。數據顯示,制造業繼續保持第一大稅收行業地位, 2016年1-11月稅收占比23.2%,稅收增速穩中有進,在近年來9%左右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至10.1%。

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譚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制造業面臨的問題比較突出,但是深圳的實體經濟保持住了穩健的發展態勢。”此前,他參加政府會議時發現部分大企業銷售業績增長數字比預估的低了一些,但是從這次的稅收數據來看,制造業整體的貢獻值還是比原來有所增加。

譚剛認為,新產業新業態不俗的表現可能是重要推手。“制造業新動能的增長可能抵消了傳統制造業下滑的部分,這也說明新的制造業實現了更高速度的增長,實體經濟結構實現了優化調整。同時,深圳的新經濟業態之所以能夠快速成長,也得益於當地強大的實體經濟基礎。”

新興產業是稅收增量的擔當

從此次深圳官方發布的數據來看,深圳的新產業新業態表現格外亮眼:在新一代信息技術、互聯網、新材料、生物、新能源、節能環保、文化創意產業等深圳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中,互聯網產業和文化創意產業分別增長33.1%和41%,成為稅收快速增長的重要動力。

曲建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深圳經濟發展的主要推動力與國內其他城市有著明顯的不同,主要是靠創新,包括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這是它經濟增長動力的源泉。

曲建補充道,產業形態也有著很大的不同,深圳大部分是戰略新興產業,增速很快。“深圳原來有四大支柱產業,包括高新技術產業、現代物流、金融和文化創意產業。這四大產業相互交織,又支撐起了七大戰略新興產業,這個部分這幾年增長很快,支撐了現有GDP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稅收的增量很大一部分來自於這里。”

實體 經濟 搞頭 制造 造業 業助 深圳 公共 財政 突破 79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0393

沒有蒼井空,沒有麻生希,日本的直播有啥搞頭?

來源: http://www.iheima.com/top/2017/0810/164545.shtml

沒有蒼井空,沒有麻生希,日本的直播有啥搞頭?
創業家 創業家

沒有蒼井空,沒有麻生希,日本的直播有啥搞頭?

在日本做直播是種什麽體驗?

來源|創業家(ID:chuangyejia)  

口述| 朱軒(Stager Live聯合創始人)

文| 朱丹

在全球市場上,中國創業者的身影越來越多。近兩年國內直播行業廝殺慘烈,不少人將目光投向海外。他們帶著已經驗證成功的模式和資本揚帆出海,尋找掘金機會。

“黑馬大賽·出海行業賽”參賽企業Stager Live就是其中一員,他們在一年內連獲兩輪融資,獲得了SIG、清流資本、險峰長青數千萬的投資。經過一年發展,Stager Live收獲了近300萬用戶,在日本App Store直播總榜里排名第二。

在日本做直播是種什麽樣體驗?日本創業環境如何?對標的模式和經驗如何落地?帶著這些問題,創業家&i黑馬與Stager Live聯合創始人朱軒聊了聊。

以下為朱軒口述,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 

“時間點搶的太妙了”

好險!Stager Live能在去年8月5日第一個上線。因為我後來發現同一時期好多中國公司也在做類似項目,而我們是唯一一家創業公司。創業時機真的太重要了。

為什麽要出海去日本做直播?總的來說由團隊背景決定。CEO王海此前是百度產品的總經理,曾負責百度在印尼直播產品Cliponyu。2016年初,他有了創業念頭就開始拉團隊做。

插圖:Stager Live產品圖

(*Stager Live產品圖

我們團隊有過做直播產品的經驗,低端市場如東南亞,除了市場競爭激烈外,用戶付費率不高很難掙錢,所以想挑戰一個高端市場。我們考慮了美國和日本。不選擇美國的原因是,美國缺乏打賞文化,我個人覺得原因是他們就只喜歡聊聊天,陪聊。但日本除了移動支付條件和用戶付費習慣非常好之外,同時具有深厚的應援文化。譬如,大型女子偶像組合AKB48的粉絲為了應援會購買100張CD和寫真。

日本的移動直播相比中國晚一年半到兩年,直播用戶大多集中在PC端。我們上線的時間點剛好趕上了日本直播用戶從PC端轉向移動端的潮流。

作為第一家做日本直播產品的中國公司,我們具備一定的先發優勢,尤其在與ToB合作方面。在日本一旦雙方達成合作關系,競品想撬走合作對象,多少錢也不管用。在日本人眼里背叛合約是恥辱,他們非常重視公司信譽。

去年我們進入日本市場時,競品不到10家。今年相比去年競爭要激烈一些,但肯定比中國幾百上千家的情況要好很多。在我看來,目前日本移動直播仍處於上升期,類似於映客和花椒的早期階段。 

“互聯網創新乏力的日本”

日本的移動互聯網服務都比中國晚,很多互聯網服務都是從中國傳到日本,如摩拜單車、今日頭條等。為什麽?第一,日本的創業成本很高,譬如員工、辦公室。公司不是想玩就玩起的,必須要All in;

第二,日本是一個風險厭惡型社會,缺乏天使投資,幾乎沒有VC。

第三,對於日本年輕人來說最理性的發展途徑是到一家大公司謀求一份工作,而不是折騰創業。日本妹子要是同時碰到一個大公司男生和一個小公司的男生,她只會和大公司的男生聊天。

第四,日本人很少跳槽。日本企業采取傳統年功序列工資制,員工的基本工資隨員工年齡和工齡的增長而逐年增加。日本人如果跳槽去新公司,就要從底層開始幹。在日本,剛畢業的年輕人收入都是18萬日元(創業家&i黑馬註:約合人民幣1.2萬元)。公司不會因為誰的工作很出色,工資就會漲的很快,這點跟中國很不一樣。

第五,日本比較缺程序員。我們不可否認日本計算機技術很強,但工程師偏少且薪資過高。

種種因素作用下,日本互聯網創新乏力。

日本老牌直播產品只是工具,缺乏運營。用戶可以免費直播30分鐘,延時直播需要付費。此外,平臺和主播之間沒有利益分成,主播拿不到用戶打賞的一分錢。因此,用戶活躍度很低。

這些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音樂+遊戲”

我們CEO王海非常熱愛音樂,年輕的時候參加過很多比賽。因此在公司成立時,我們就提出了“讓有才藝夢想的年輕人脫穎而出”的口號,用戶定位在18-25歲。

插圖:Stager Live創始團隊

(*Stager Live創始團隊

直播軟件對用戶來說並不是剛需,因此需要靠內容來吸引用戶。內容不可能靠幾個妹子跳跳舞,買點用戶就能做起來。Stager Live主打內容是是音樂和遊戲。

通過一年摸索,我們圍繞音樂做了三件事:Stager Fans、Stager music、Stager 韓流。

Stager Fans即巡回演唱會,類似我國的歡樂中國行。我們將直播平臺選拔出來的主播聚合到線下,搭檔明星進行線下演出。線下音樂活動是我們的通路,吸引用戶的同時還能還來收益;Stager music是我們通過短視頻海選音樂人,入選的選手我們會請名人點評,幫助獲獎者出CD、包裝對接線下演出活動等;此外,日本有大量的韓流粉絲,我們選擇在日本比較火的韓國藝人,做對日的韓流。

Stager Live的第一撥兒用戶來自簽約主播沈澱的社交關系。在獲取主播上,我們的星探會去視頻網站如YouTube、推特等平臺挖掘。此外,一些線下音樂工會也會向我們推薦主播。

我們作為創業公司沒有錢。別的公司挖主播靠的是拍錢,談底薪和分成。初期我們為了挖掘主播資源,拉著她們談夢想、包餃子、去KTV喝酒。目前我們已經簽了2000多名主播。比如說,我們有位藝人,她走紅靠的就是翻唱中國歌,最有名的就是用日文翻唱《我的歌聲里》。現在她要進中國,包裝都是我們負責。

前幾天波多野結衣來我們平臺直播,讓我們挺震驚的。但我們從來不簽AV女優當主播,即使穿著衣服直播也不會簽。

在和主播的利益分成上,我們不提供底薪,按主播等級按時分成。對於一些只是來玩的主播,我們只要給她們推薦位,她們就很開心了。

日本遊戲是最掙錢的產業之一,人均付費值很高。在遊戲方面,我們聯合日本遊戲廠商做遊戲直播活動、直播比賽和電競比賽。

“日本特色”

海外創業也要講究入鄉隨俗。想要分日本市場一杯羹,就需要紮實了解日本文化。在產品設計上,日本特色是橫屏直播。因為日本從PC轉移動的速度比中國要慢,用戶更願意使用橫屏。除了秀場內容外,橫屏直播也更適合遊戲直播、樂隊現場等內容。

直播是一個強文化的產品,需要做很多運營活動。我們引入了很多中國的運營方法提升用戶活躍度,如搶寶箱。根據日本特色文化,我們將其改造為搶福袋。

在用戶打賞方式上,我們設計了很多具有日本特色的禮物,如流星雨、櫻花雨、沖擊波等。日本的用戶付費率與中國大致持平,付費用戶年齡較大,基本在30歲左右。

直播

目前Stager Live最高的打賞記錄是一天內土豪打賞了15萬人民幣。有趣的是,我們平臺充值最高限額是1萬日元(創業家&i黑馬註:約合人民幣500元),算下來為了打賞主播他充了300次,這很難得,因為你根本沒法想象日本人有多摳。日本男孩女孩出去吃飯,通常都是AA制。除非是情侶或家人,否則不可能出現誰請客買單這樣的事。

直播能在中國盛行部分原因是因為色情不合法,有些用戶喜歡一些打擦邊球的娛樂方式。日本的色情讀物、色情店都是合法經營,如果不是專門做色情服務的企業就絕對不能做。目前對我們最大的監管是來自App  store和Google play。Stager Live在Google play的年齡分級系統是13+,App Store是12+。因此我們的內容絕對不能有12歲以下不能看的內容,否則我們會被下架。一旦發現不合法的內容,我們會馬上封禁主播。

最初我們四個創始人去日本,一起住在一個榻榻米屋。四個人日語都不太好,說我們要創業做直播都沒人信。為了建立關系,我們天天找合作方喝酒,小規模的合作開始不斷越做越大。現在我們和一些大公司也建立了合作,如Sanrio。

初到日本時,由於我們穿衣風格比較休閑隨意,很多穿西裝的日本人都瞧不上我們。現在我們在東京澀谷,一個類似中國中關村和三里屯混搭的地方,租了兩層辦公室。bigger起來後,日本主播們進我們公司都要倒吸一口涼氣。

直播 日本 Stager Live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沒有 蒼井 井空 麻生 日本 直播 有啥 搞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35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