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賭性加精算 李烈搏出高投報率

2011-7-4  TCW




四十九歲,當你人間風景已看過大半,即將邁入天命之年,你會選擇安穩度過餘生,還是賭上一切盡力翻轉天命?

李烈選擇後者,她上的賭桌叫作電影。

短短三年,兩項紀錄。在《海角七號》還沒有寫下票房奇蹟之前,她所製片的《囧男孩》,在一片低迷的國片市場中,創下了近十年最佳投資報酬率,激勵了其他電影工作者;第二部片子《艋舺》,上映第一週就創下國片史上最快破億元票房的紀錄。

是運氣?還是實力?李烈自己的解讀,是判斷,加賭性。她看到國片出現了一些新導演,票房也逐漸回溫,時機接近了;接下來,就看自己敢不敢放手一搏了。

第 一個起步,○八年,她梭哈僅有的財產,包括亮麗明星光環、演藝生涯、接案收入,與一棟價值千萬元的房子,手中的牌卻只有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男孩、一個剛冒 出頭的紀錄片導演楊雅喆,以及一部讓她感動到流淚的劇本《囧男孩》。「我是邊看邊哭的。如果這個劇本可讓我邊看邊哭,它一 定可以讓觀眾邊看邊哭,」因為這份真實的感情,李烈決定要拍這部片子。

這是一場對玩家極度不利的賭局。以當時的氣氛來看,贏了,了不起保住財產,小賺幾十萬元;輸了,卻是賠上一切,下半輩子都得打工還債。

沒人想得到,牌掀開,李烈賭贏了,而且是大贏。人生第一部掛名製作的電影《囧男孩》,在沒卡司、沒爆點,竟然以一千四百萬元的成本(含行銷),在全台灣開出三千六百萬票房。

這一賭,翻轉了李烈的人生,也翻轉了台灣的電影產業。

先想停損,自信還賺得回來就賭

兩 年後,她第二部製作的電影《艋舺》,砸下八千萬元製作成本,原本被當成笑話看,沒想到在兩個月內竟累積了二億三千萬元的驚人票房;不只成功延續《海角七 號》所帶起的聲勢,更刺激了許多原本猶豫不決的台灣電影工作愛好者大膽投入。李烈自己也從一個亮麗的女明星,變身成台灣公認行銷操作最精準的製片。

「哪部電影不是賭?我的賭不是衝動,是賭性加判斷,理性跟感性都有,」一頭俐落短髮,依舊亮麗的外表下,多了一層在商場打滾後的精明幹練,李烈率性的說:「我算過,最壞不過賠一千萬……,我還有兩隻手、兩隻腳,再去賺就是了,就算到外面幫人家打工,有生之年也賺得回來。」

十八歲在演藝圈出道,三十二歲赴大陸經商投資,賠光所有財產,之後又在香港、紐約輾轉流浪了五年,大起大落的人生經歷,讓李烈不只洗淨鉛華,更磨練出一般電影人少有的市場嗅覺。

「她對商業的sense(感覺)很敏銳,知道觀眾要的是什麼,」發行《囧男孩》、投資《艋舺》與《翻滾吧!阿信》,美商華納兄弟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石偉明指出,製片這一行除了要懂電影之外,還需要充沛的人脈、高EQ與準確的執行率。

先想票房,喬好檔期後才談拍攝

執行度,反映在對預算的掌控與拍攝天數上。做《艋舺》的時候,她開創國片先河,先跟發行商談定檔期,再反過來跟導演「喬」拍攝事宜,原本一年半才能全部完成的電影,她硬是在一年內衝完,當中只延宕了十天。

這等於是說,她不讓自己有退路。時間到了,就要交片,否則發行商下次不會再給你機會;但其中的難,就在於時間要掐準,拍出來的電影卻還是要維持品質,不能有藉口。

「一般人只能顧到(電影製作)前半段或後半段,但李烈可以全面兼顧,而且執行度可以做到八、九十分!」石偉明肯定的說:「她就是讓人很有信心。」

李烈說,電影是個燒錢的行業,「一睜開眼睛就是一百個人要吃飯,還不含演員跟臨演,一人一天兩百塊便當錢,什麼事都不做就是幾十萬,怎麼能不抓準?」

環 環扣緊,但也不是絲毫沒有妥協,這裡面的妥協,包含了李烈的判斷,就是要把品質做好。舉例來說,《艋舺》裡的美術製作,「後來七百多萬做的,幾乎超(出) 了一倍。問題是如果沒有那個錢的話,艋舺的場面就沒有了。」為什麼會超出這麼多?為了搭出已經成為廢墟的寶斗裡,從一條街、每一面牆,都得搭出來。「因為 坦白講,一個五千萬製作費的戲,你如果沒有一個影像出來、夠大的格局的話,它不會是一個好電影。」

拍《囧男孩》的時候也是如此,「本來預算 一千二百萬,我後來拍完是一千四百萬。我已經窮成那個樣子了,後來那兩百萬,是怎麼來的?」李烈說,當初估底片時,有估一個數量,可是後來拍到一半,就已 經知道,底片要超支了,「那時判斷我要下,因為我是出錢的人。我可以跟導演說,不准超(支),從現在開始,這個鏡頭,就算不OK,還是要過。」但是李烈選 擇讓導演繼續拍,錢她來解決;因為她知道,少了那超支兩百萬元,前面花的一千萬元,會讓質感出不來。

在剛毅的決斷下,卻又包含一顆柔軟的心,李烈就遊走在這兩端,找出屬於自己的平衡感。

「烈姊做事表面上看不出來波瀾,但實際上她都很早佈局,把事情想得很清楚後才會動手,」楊雅喆說,豐沛人脈加上謹慎思考,讓李烈比起一般的製片,更能大氣的去做決定、給承諾。

先想資金,開拍前已靠贊助回收

第 一部電影可能有八成是靠賭,被動等待結果,但第三部電影就是靠判斷與計算主動出擊。今年八月即將上映的《翻滾吧!阿信》,成本三千多萬元,還沒開拍就已經 靠置入行銷與贊助回收了一千多萬元。「我現在學會站在廠商的角度想,幫他去設想商品在電影中的形象,」李烈笑著說:「這樣比較輕鬆!」

從幕 前走到幕後,現在的李烈,身份比以前更多元。在與投資者談判時,她是精明的生意人,可以談成本、談數字、談回收;在與導演工作時,她是冷酷的執行者,嚴密 監控每一分每一秒的拍片進度;在拍片現場與三教九流協調時,她是身段柔軟的溝通者,可以跟地方上的角頭、業者蹲在路邊喝酒抽菸「喬」事情。

不 變的是,她的堅毅性格與對台灣電影的熱愛。《命運化妝師》導演連奕琦回憶,去年他與《九降風》導演林書宇等一群人到南韓富川參展時,喝醉酒的李烈被眾人從 計程車上抬下來,蹲在路邊狂吐,抬起頭來看到這兩個年輕的小夥子,突然間瞪大眼睛吼了一句:「台灣電影一定要加油!」說完又趴下來繼續吐。「我當場震撼到 說不出話來,」連奕琦說。

談到自己的電影夢,李烈說:「我希望電影是一個大家做起來很快樂的工作,不求什麼大富大貴,但起碼要讓這些人不要 這麼慘兮兮的過日子,」「現在的我,玩得很爽、很開心,反正再玩也沒幾年了……,如果可以(順便)幫台灣電影,多build up(培養)一些演員、明星、做事情的方式,何樂不為呢?」


賭性 性加 精算 李烈 搏出 出高 高投 投報 報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57

窮困田庄仔搏出一片天神腦總裁林保雍

2011-12-19  TWM




用「共生」經營術成就通路王從田庄仔到上市公司總裁,從手機通路霸主到無毒農業推廣者,林保雍用他長繭的雙手,創造自己的命運,也想辦法改變社會,他從農 耕中領悟到「共生」與「相剋」經營哲學,和中華電信合作,造就雙贏局面。

撰文‧翁書婷

十一月下旬,神腦國際台北南陽店裡員工耳語:「總裁等一下會來!」大家神色緊張,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息,「貼在海報上的透明膠帶有沒有指紋?立在店 外的廣告旗幟是不是九十度垂直地面?」店長盯著所有小細節,不斷地再三檢查。

沒多久,林保雍出現,他的眼睛炯炯有神,臉色透露著威嚴,短短十幾秒內,迅速一轉頭,將店內所有場景掃了一遍,員工戰戰兢兢,只怕被行事嚴格的林保雍看出 缺點。

林保雍在商場拚搏多年,眼神不經意露出殺氣與霸氣,他從白手起家到「小蝦米擊敗大鯨魚」,在二○○六年打敗比神腦規模大四倍的聯強,獨吞中華電信手機經銷 權,現在神腦的市占率躍升到五成,成為年營收近兩百億元的「手機通路霸主」。

但,鮮少人知道,林保雍除了忙於事業,他念茲在茲的,就是全力推廣台灣的無毒農業。

出身農家 全力推廣無毒農業林保雍出身台中石岡農家,他認為,「用化學肥料和農藥容易讓土壤酸化,除了讓田裡的田螺、泥鰍等生物都死光外,吃到人體裡若有殘留農藥, 就會生病!」他激動地說:「農夫比醫生重要,因為我們從飲食中攝取太多毒素,容易生病,若大家重視無毒農業,就可以減少看醫生,健保就不會虧空。」「你想 想看,IC晶片能當飯吃?新台幣、美金蘸醬油能吃?我們的科技大學太多,(政府)應該要多設幾所農業大學。」因為林保雍雙腳踩著軟泥長大,除了對農耕瞭若 指掌,對鄉土也有至深的情感。二○○九年莫拉克風災襲台,台灣的山林在暴雨的天災和水土破壞的人禍雙重肆虐下,生靈塗炭,再次觸動林保雍內心的鄉土情懷。 他積極規畫神腦基金會開設免費無毒農業課程,指導農人新種植法,一方面保護水土,一方面也可種出低汙染的蔬果。

林保雍從自己的家鄉|| 台中石岡附近的東勢農田做起,他出錢出力,還親自到場提供意見。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林保雍出現在台中東勢的一處果園,身影穿梭在結實纍纍的林木間,和一 群農人比手畫腳討論種植方法。目前神腦基金會輔導的無毒蔬果供不應求,經常得先預定才有。

林保雍低調推行無毒農業,而且身體力行,「平時就吃自己鄉下養的『放山雞』,而且雞吃的是草裡的蟲,絕對不是餵食基因改造的玉米;至於蔬果,則是家鄉親戚 寄上來的無毒蔬果。」從辦公室的西裝筆挺、不苟言笑,到穿T恤、在果園與農夫話家常,林保雍的轉變,其實與他童年的生活有很大的關係。

林保雍攤開雙手說,「我小時候的手長滿了繭,比現在還粗!」這雙手除了是他出生窮苦農家,從小忙於農事的辛酸印記外,更不斷提醒他,農民靠天吃飯,對作物 價格不能自主任由市場宰割,棄農轉商才有「脫貧」機會。

立志「脫貧」 學施振榮創業賺第一桶金一九五二年,林保雍誕生在台中石岡一處破舊三合院裡,父母的收入並不寬裕,他從懂事起就要耕田種菜,「別的小孩在河邊玩,我卻得挑 著糞做堆肥,用陳年尿桶裡的尿澆菜。」上了初中,每天凌晨三點天未亮,林保雍騎著一輛破舊的腳踏車,滿載空心菜、馬鈴薯、大黃瓜,從石岡騎十公里的山路到 東勢鬧區兜售。冬天寒風刺骨,但林保雍騎到狂冒汗,「這些菜全部有八十公斤重」,和他的瘦小身軀成強烈對比。

「攤販看我還是學生,要全部賣完才能去上學,都很捧我的場。你看,我那時就知道怎麼『去化庫存』。但十二歲到十四歲念初中時,我都打瞌睡過日子!」林保雍 笑著說。

為脫離貧窮,二十出頭的林保雍,轉行到當時的工商雜誌《實業世界》擔任廣告業務,這段時間,他開始接觸到電腦。民國六○年代,微電腦正起飛,二十七歲的林 保雍用當廣告業務掙來的錢,效法他的客戶|| 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創業賣起長距離無線通訊器材。當時的他,騎著一輛野狼一二五就出來打拚,「公司會取名神腦,就是當時覺得電腦太神奇!」曾任神腦副總經 理,現為華冠副總經理的洪一峰說,林保雍重感情、講義氣,「我的業務經驗就是向他學的。在商場上,他都是從交朋友開始,就是真誠的朋友,不是因為有利益關 係,所以他的朋友都交得久,感情很好!」林保雍則把朋友當成貴人看待,他惜福地說:「我是白手起家,沒有後盾,不敢舉債,創業初期跑三點半,靠朋友借錢度 難關,這些人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真誠、講義氣、豐富的人脈,林保雍業務越做越大,廣布中東、俄羅斯,「那時在台灣獨占九○%的維修市場,︵靠長距離無線 通訊器材︶賺的錢比現在還多!」 林保雍說。

堅持轉型 奠定神腦霸業基石不過,他並未因此迷失在巨大的財富裡。某天會議上,林保雍語氣肯定地向公司主管們表示:「公司必須大轉型,切入GSM︵全球行動通訊系統 ︶手機的代理。」主管們面面相覷,沒有人贊同,「這兩個是完全不同的技術,長距離無線通訊器材為利基市場毛利高,GSM是主流市場,毛利只能保四保五,大 家都不想做!」洪一峰回憶當時的場景。

但林保雍獨排眾議,靠著自己豐富的人脈,轉型做GSM的手機代理經銷。某位業界人士觀察,「中華電信入股,讓神腦成為通路王,但轉型GSM,才是奠定神腦 現在霸業的第一基石。」但真正讓神腦從B咖翻身到A咖地位,還是神腦與中華電信的緊密關係。林保雍透露,這是他從農耕中領悟到企業經營的哲學,就是「共 生」與「相剋」,「本來自然界的土壤、動植物都是相互依存!種果樹不要把樹底的草鏟光,草沒了,蚯蚓消失了,土壤沒有鬆動,這樣反而妨礙土壤蓄水。」因 此,林保雍的經營哲學,不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你死我活的殺戮戰,而是讓萬物相依相生的『共生』。神腦和中華電信的十三年來的合作策略,就是林保雍口中的 共生關係。

共生互利 成為最大手機經銷通路商「我們只和他們做生意,他們只和我們做生意,兩相獨家,很公平!」九八年,神腦取得中華電信的獨家經銷權,神腦與中華電信必須一起 面對台灣大、遠傳等競爭敵手。神腦雖然月營業額只有七億元,林保雍卻大膽地與摩托羅拉簽訂一筆破十億元的單款手機訂單,中華電信因此鞏固龍頭寶座,神腦也 藉著中華電信的訂單,在市場站穩腳步。

不過○二年,雙方關係丕變,神腦和中華電信的獨家經銷合約到期,競爭對手聯強虎視眈眈跟進搶食,○四年又增加震旦,結果變成三個和尚搶水喝,「共生關係被 破壞,手機廠利用震旦、聯強、神腦的競爭,拉抬價格,反而變成三家『相剋』,讓手機代理成為紅海,最後中華電信也沒得利,成為毀滅性競爭法則。」林保雍 說。

直到○六年,林保雍再度將「共生策略」發揮到極致。他將自己的三成神腦持股,以折價五成的價格賣給中華電信,中華電信一躍成為神腦的最大股東,林保雍自己 則退居總裁,由中華精測董事長俞進一出任神腦董事長。這一招,讓神腦第二次搶下中華電信「獨家」手機經銷權,一躍成為國內最大手機經銷通路商。中華電信入 股後,神腦每年EPS逾四元,連○八年金融海嘯也不例外,對中華電信是一筆賺錢的投資,雙方不僅共生而且互利。

有了與中華電信的合作模式,林保雍再度打出共生牌進軍大陸。他和中國第二大電信公司、擁有一億七千萬行動用戶的中國聯通合作,在上海、海西特區開分店,目 前有二十二家。由於中國聯通是中華電信用戶的十七倍,一位資深法人預估,「若神腦能將與中華電信合作的成功方程式複製到中國,獲利可能成長十倍以上。」面 對不景氣,林保雍說,「我會準備過冬,但我會大力投資。」他認為,明年景氣不好,可以藉此提高人力素質。不過這並不代表在中國布局上,林保雍就敢肆無忌憚 的往前衝。相反地,「要先營造『局部優勢』才行,莽撞不得。」在中國,每個省分都有不同的法令規定,「我做任何事情都要確定百分之百合法,在神腦的投資, 就不難發現我是很保守的人,不敢操作大槓桿,因為創業時我背後什麼都沒有,賠光光怎麼辦?」原來,那雙長滿繭的手,不但是林保雍向上發展的力量,也默默指 引著他經營投資大方向。

林保雍

出生:1952年

現職:神腦創辦人兼總裁

經歷:《實業世界》廣告業務

學歷:東勢初中

婚姻:已婚,育有兩子


窮困 田莊 仔搏 搏出 出一 一片 天神 總裁 林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28

找最強對手 搏出真本事

2013-01-28  TCW
 
 

 

這條街,短短七百五十公尺,卻是台灣誕生富翁最快速的地方。

過去十年,這裡製造出超過十個億萬富翁;85度C、鼎王、無老鍋、輕井澤鍋物、赤鬼牛排等等,都在這裡崛起。

台灣的餐飲華爾街十年前晚上像鬼城,如今租金媲美台北一○一

最近,這裡更成為台灣最熱的餐飲華爾街,上市公司、創投捧著大把現金穿梭此地尋找標的,明星藍心湄、舒淇,與小S(徐熙娣)夫家也走出台北,在這裡投資開店。

然而,十年前,這裡人煙稀少,處處空地,晚上像鬼城;如今,這裡的店面火紅價飆,每坪每月租金超過三千元,媲美台北一○一大樓,甚至一間上百坪的鐵皮屋每月租金可達四十萬元。每天,排隊等著進場投資的人,絡繹不絕。

這條街,貫穿台中市西區、南屯區,也就是台中公益路和公益路二段,是台灣最傳奇的致富一條街。

它,不只是餐飲業的最大競技場,定義了全台灣的美食規格,更是成功者的街頭學校。也因為它,讓夜市擺攤小販、切魚小弟、髮廊老闆等市井小人物,都翻身賺了大錢。

賺大錢心法一:看趨勢不看潮流首批拓荒者,七期還雜草時就進場

十年前,這條路上能叫出名號的店,只有麥當勞(McDonald's)、養老乃瀧,它們的鄰居則是一塊塊的重劃區空地,而七期豪宅區當時還長滿著雜草。

但一群小人物進場了,他們是在夜市擺火鍋的陳世明(鼎王集團董事長)、賣章魚小丸子的張世仁(赤鬼牛排董事長)、當切魚小弟的江俊民(大漁迴轉壽司董事長)、在彰化開髮廊的王振模(輕井澤鍋物董事長)、85度C董事長吳政學。「當時,很多人不相信這裡會有客人、會有今天的樣子,」私房泰總經理陳慶釗回憶。

投資藝人藍心湄KiKi餐廳公益店的股東之一、天天見麵董事長陳勝雄說,公益路正好在中港路與文心路之間,貫穿台中市兩大交通幹線的中心,具備發展密集型商業區的最佳條件。

在二○○三年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過後,台灣房市開始反彈,也開啟了台中市中心的轉移,逐漸從五期重劃區往七期重劃區發展,房地產的開發帶動了商圈與人流。公益路剛好從五期起點連接到七期,傳統台中富人住五期、新貴則搬進七期,他們都被公益路串聯在一起。

此外,隨著中部地區一條條快速道路接連通車,加上高鐵通車也加速了台中往西、中台灣五縣市往台中市靠攏的因素之一。因此,在這條交通動脈上的公益路,人潮、錢潮都來了。

這裡的環境,兼具天時、地利。但走在別人前面叫趨勢,跟著大家走叫潮流,公益路上的第一波成功者,就是看到趨勢的拓荒者。

賺大錢心法二:什麼舞台唱什麼戲看準消費族群,投資上百座位超大店

第一波成功者,如何再賺第二波?

簡單說,看對舞台後,還得唱對戲。這群人是全台灣最大膽的投資者,他們採取大店策略,店面要大、座位數要多。

一月六日,我們就在公益路看到這樣的場面,三百、五百人一起在同一家餐廳吃牛排、吃火鍋,外頭還排滿了人,等著進場。這裡動輒是上百個、甚至三百或五百個座位的超級大店。

較之台北市的公館或忠孝東路東區商圈,能有三、五十個座位就算有規模,一百個座位以上都算超級大店;公益路的店,卻是一家比一家還大。這裡,曾經創造了一千五百個人同時吃牛排的紀錄。

珍的好餐廳總經理林俊廷分析,台中,是南北二路人流的中心交通點;苗栗、原台中縣、彰化、南投、雲林沿著發達的交通幹線進入台中市區,這南北各路人馬,剛好都經過公益路商圈,有地利之便。

此外,公益路不同於台灣其他商業區,它是從一塊塊的稻田變成一塊塊的重劃區,每塊地四四方方,緊鄰馬路這一面是十米寬,往內延伸是三十米深,恰巧成為超大店面的極佳條件。

問題是,即便有這樣的條件,你敢開大店面嗎?這是過去台灣傳產商業區沒有辦法擁有的條件,這樣的舞台,就得唱這樣的戲,於是,勇敢開「億元店」(年營收達一億元的店面)的人,成功了,赤鬼、鼎王就是這樣的成功者。

鼎王集團打破了吃麻辣鍋的消費形態,他們拉長營業時間,即便是清晨六點半,還在收客煮火鍋,幾乎做到了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營業,把麻辣火鍋店當作便利商店開。然而,當時大多數人都嘲笑鼎王:「半夜之後,誰去吃麻辣鍋啊?」

一樣是鼎王,台北店其實只開店到凌晨四點。餐飲玩家、皮諾可可餐廳店經理賴宣勳說,在台中,人們就是會半夜想去吃麻辣鍋,因為大家習慣了,半夜到了那裡它還是開著。也因為鼎王獨特的商業模式,創造半夜吃麻辣鍋的文化,讓大店能夠發揮最高的經濟效益;反之,錯的地方開大店,下場恐怕就是投資過度、無法支撐開銷。

敢大膽推出這樣的營業模式,有其背後支撐點,從台北的定位來看,白天的公益路像是公館、忠孝東路東區商圈,夜晚的公益路又變成了林森北路、復興南路的清粥小菜街。一條路,能同時有兩種不同商機的很少,所以億元店可遇不可求,對的地方,就要做對的事情。

賺大錢心法三:平價奢華做到極致火鍋一九八,排場氛圍值一千九百八

面對一個又一個的競爭者時,你還敢進場嗎?許多人習慣避開競爭,拒絕進大競技場,在小地安居,但成功者絕不這樣做,他們酷愛競爭。

二○○八年之後,公益路進入戰國時期。光是麻辣鍋店就超過十家、賣牛排的不再只有赤鬼,這裡,成了台灣最創新的舞台,也是抄襲的天堂;這裡,有最願意接受新嘗試的客人,也是最善變的客人,風往哪裡吹,人就往哪裡去。

陳勝雄說,這條街上,過去五年來,經常是一個又一個人拿著三、五千萬元進場,每個人進場時都說:「我一定比上一個好!」就像是布袋戲的人物,登場時「金光閃閃、瑞氣千條」,但半年後,他們多半悄悄收了餐廳,拿著皮包走人了。

舉例來說,麻辣鍋、養生鍋、芒果冰、披薩、日式拉麵等,公益路都曾經出現過,一旦有人成為領導者,抄襲風立刻鋪天蓋地的吹起,少則一、二十家,多則四、五十家,半年內就在台中各地出現。

但不管別人怎麼抄,成功者的第三波成功,就得靠創新。

四十四歲的輕井澤集團董事長王振模,就一路創造新的話題與商業模式,他不怕跟隨者。二○一一年,當火鍋店在公益路幾乎滿出來時,他還在緊鄰85度C的店面,開了輕井澤公益店,號稱投資超過八千萬元,中心挑高、圍繞一個約十米長的大水池。

「他們賣的是一百九十八元起跳價的火鍋,卻用了一千九百八十元的裝潢水準,」全球餐飲發展公司執行長岳家青這樣說。陳勝雄用四句話來形容這樣的業態:場面要大、東西要好吃、價格便宜、服務要好到每個服務生九十度鞠躬。

王振模的店是這樣開法:天冷排隊送溫茶、天熱送冰砂,還要給你安藤忠雄風格的清水模建築,讓吃飯變成是一種美學享受;細到連個廁所也要裝潢,烘手機也是國外進口的品牌,可以十秒之內就把水分颳乾。這裡,變成台灣最豪華的餐飲戰場,給你奢華服務、裝潢,卻賣你平價商品;就連王品集團內部都讚嘆,奢華平價風潮就是從這裡開始。

王振模不僅創造了輕井澤公益店,還把輕井澤舊址(大墩路靠近公益路口)重新改建為太初麵食,拿到二○一二年台灣室內設計大獎(TID Award)商業空間類大獎。但這家拿到設計大獎的太初麵食,卻是賣六十元的蒸餃、煎餃,單價最高的麵是一百六十八元。

他們不但不怕跟別人比較,還因此養出了全台灣最挑剔的客人,客人消費力未必比得上台北,卻期待新鮮、習慣華麗與尊寵。

這個全台灣競爭最激烈的競技場,雖然有超高的投資報酬率,但也同時造就了超高的失敗率;當輸家們一一退場,也造就了二手廚具的商機。比起裝潢、水電工,當地的二手廚具更容易做生意,因為上家餐廳剛剛收掉,等不及拍賣廚具,就有人進場要租店面、弄裝潢,不僅免費讓二手廚具店盡快拆走,甚至還要付錢請人來拆。

賺大錢心法四:時時刻刻愛競爭不惜衍生次品牌打自己,激發新能耐

站在公益路精華地帶的中心點(輕井澤鍋物),這裡過去十年曾經開過的餐廳有傲客、永康冰館、花雕雞、北角咖啡,還有兩家已經沒人記得名字的西餐廳與服飾店。日本的電視冠軍拉麵、連鎖老品牌麻布茶房等,都曾經進駐過這條路,然而,今天卻看不到這些店了。

真金,不怕火煉。這裡的抄襲風,逼著成功者不斷顛覆舊成功、不斷的往前創新。能耐,也因此不斷的往上提升。

走在公益路上,印月餐飲集團副總經理陳天文說,他最愛去看這些店面最近又新開了哪些餐廳,誰又衍生了次品牌……。

例如,「鼎王」開了「無老鍋」,「輕井澤」開了「八錢鍋物」,同一集團的兩家店,賣的東西一樣,還緊緊相鄰,走路不用一分鐘。很多人好奇,外界對手已經這麼多,還要來個內部自我競爭嗎?

的確,這裡的人有一個特色,為了賺大錢,不但熱愛競爭,還自創內部競爭,為的就是不斷摧毀過去的自己,再造一波波的新成功。「他們四十歲上下,愛穿亞曼尼(Armani)西裝,出門開法拉利(Ferrari)、保時捷(Porsche)名車,時時刻刻挑戰自己。」林俊廷觀察這群人的好競爭性格。

也是這樣的競爭,才能產生真本事。因此,即便他們一樣賣火鍋或日式料理,但服務、產品定價完全不同。面對難纏的競爭對手、難伺候的客人,悲觀的人認為是「戰場」,樂觀的人卻當成「實驗場」,因為這樣的環境不僅可以向對手、也可以向客人學到真功夫。

所以,鼎王二○一二年又在公益路上開燒肉店,擺明的就是在台灣競爭最激烈的地方,比出真本事。

賺大錢心法五:抄襲別人更成功街頭企業、上市公司邊比武邊偷學

誰說,成功一定要自己來?很多人鄙視抄襲,但這裡的英雄只問能不能成功,從不問出身何處。在最大、最難的競技場,必藏有大寶藏,光是天天看高手過招,從中習得一招半式,再配合本身體質、外部環境,修正、修正、再修正,就能把別人的東西變成自己的,讓自己更快、更成功。

岳家青舉例,王品的成功,給了這裡的人一個學習的對象,讓他們知道成為年營收百億元集團是可能的。所以,大家一窩蜂抄王品的「讓利學」,給分店店長、旗下員工高分紅,鼓勵內部創業衍生次品牌,從鼎王、赤鬼、輕井澤、私房泰、客家本色到北澤集團,都跟著學。

反之,上市公司也回頭跟「公益幫」學習。85度C跨入火鍋業,其創立的「這一鍋」,就有來自公益路的無老鍋團隊,就連設計師也是無老鍋的設計師。

餐飲界認為,王品的「石二鍋」雖然不在公益路開店,但從店面設計裝潢到定價,幾乎就是公益路火鍋店、麵店的翻版。也就是說,在這裡,無論是上市公司或街頭企業,都互相學習真本事,而真本事無法教,只能在比武場上偷學。

再如,鼎王、天天見麵,他們也學鼎泰豐、85度C蓋中央廚房。在大肚山上,有一間間的中央廚房是公益路業者興建,甚至在台中市區有占地七層樓的國際訓練中心。他們學王品、85度C、鼎泰豐,打破餐飲受限於廚師獨門秘方的常規,建立了SOP(標準作業流程)、蓋起中央廚房,變成一個可複製、可放大的行業。

餐飲創業的十八銅人巷撐過這條街的挑戰,就能打遍天下

最終,建立的是集團連鎖化經營的議價能力,一樣賣火鍋、買白菜,他們透過大量採購壓低了五%到一○%的成本,而採用契作則避開了淡旺季的食材價格波動。王振模就是一個採購與成本管控高手,這是輕井澤集團能夠給好的裝潢、服務,卻賣便宜價格的秘密。

所以當你在公益路上,驚訝氣氛好、東西好,但價格為何這麼便宜,其實都是學來的。課本沒辦法教、商學院也沒辦法給的,在這裡,都能學到。從中勝出者,往外一走,就讓各界驚豔;有如武林高手下山,悄悄在中南部各地攻城略地,並進軍台北、新竹,甚至踏入上海。

十年來,公益路的英雄豪傑來來去去。陳勝雄說:「從公益路望下去有如十八銅人巷,一關比一關難挑戰,要在這裡生存,就要跟他們比、跟他們學。有如雙手抱著燒到發紅的銅鼎,很痛卻不敢放,因為撐過公益路的人,走出這裡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

英雄輩出的這條街,它的故事告訴人們:只有比真功夫的地方,才能學到最厲害的真本事!

【延伸閱讀】站穩這條街,他們建立餐飲王國——台中市公益路精華段知名餐廳

大漁迴轉壽司中高價日本料理億元店成立:二○○一年相關品牌:石庭兼六園

85度C美食達人在台中第一店、在全台第一家輕食館成立:二○○四年相關品牌:這一鍋

星野銅鑼燒億元店與義大利麵集團成立:二○○五年相關品牌:皮諾可可義式餐廳

私房泰中台灣最大的泰國料理店成立:二○○八年相關品牌:Tea Work

赤鬼牛排台灣最會賣牛排的店,假日每分鐘賣一.八六客,單店年營收約一億元 成立:二○○五年

北澤壽喜燒蓋飯定食起家的億元集團成立:二○○七年相關品牌:樹太老日式定食、光麵拉麵店

輕井澤鍋物台灣單店營業第一的小火鍋集團,拓展出七家分店,一年內回收八千萬元投資成立:二○一一年相關品牌:八錢鍋物、太初麵食

客家本色台灣最大連鎖客家菜集團成立:二○○三年相關品牌:庵鍋燒物

八豆食府成立:二○○八年相關品牌:一頭牛、麻葉茶館、Momo Pasta

東方龍餐廳精品汽車旅館起家的休閒餐飲集團,年營收七至十億元成立:二○○七年相關品牌:水舞饌茶飲

天天見麵全台營業額最大的單一麵店成立:二○○九年

鼎王麻辣鍋台灣最大火鍋集團,每十鍋就有一鍋是它的,年營業額破六億元成立:二○○三年相關品牌:無老鍋、塩選燒肉

資料來源:電話詢問、官網整理:呂國禎、陳韻雯

【延伸閱讀】藝人搶進公益路,當餐飲大亨

小S夫家投資店名:パン達人成立:2012年說明:該麵包店進駐中台灣的第一家分店

藍心湄、舒淇、陶晶瑩投資店名:KiKi餐廳成立:2006年說明:連鎖川菜餐廳

羅時豐投資店名:客家本色、庵鍋成立:2003年說明:台灣最大客家菜連鎖

資料來源:網路、公益路業者整理:呂國禎

最強 對手 搏出 真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61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