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財報解密》營收掉十七˙九% EPS卻創新高 全球製鞋龍頭 靠三大改變拚轉型

2014-06-09  TWM  
 

 

雖然近年寶成的製鞋本業營運好轉,但中國社保爭議將使人力成本增加,以及產線調整的影響,今年獲利已預期將大幅下滑。為此,蔡佩君已悄悄進行三大改革,希望帶領製鞋王國成功轉型。

撰文‧梁任瑋

一家年營收突破二二○○億元的製鞋集團,面對連年劇升的勞力成本以及接近飽和的客戶訂單,什麼才是下一個階段成長的動力?這個問題,相信不僅是寶成廣大的股民們最大的質疑,也是寶成接班人蔡佩君上任兩年以來始終無法迴避的難題。

去年寶成合併營收二二六六億元,較前年衰退一七.九一%,但是靠著轉投資南山人壽及處分寶元數控的業外收益挹注,每股稅後純益仍維持三.六二元水準,創下歷史新高。但在亮麗獲利數字的背後,同時隱藏著寶成製鞋王國轉型的危機。

罷工之後

「錙銖必較」獲利模式受到挑戰「對寶成來說,現在追求的不只是營收的成長,而是獲利的提升。」中部一家鞋業材料供應商董事長直言,寶成營收要再大幅成長談何容易?全球前幾大運動鞋品牌都是它的客戶,除非全球鞋業需求出現暴增,但以產業特性而言,恐怕不必抱太大期望。

寶成的客戶涵蓋了NIKE、adidas、Asics、Reebok、PUMA等全球知名鞋廠,去年共生產三.一三億雙鞋子,若以銷售金額計算,寶成佔全球運動鞋及休閒鞋市場的市佔率高達二○%。相較寶成主要競爭對手豐泰去年生產規模約七千五百萬雙,不到寶成的四分之一。

攤開寶成財報,近年毛利率雖然穩定維持二二%上下的水準,不過,營益率卻僅有四%,顯見龐大的營業費用,仍佔了相當大的比重。因此,如何透過有效成本控管方式,將營運費用降到最低,就是提升獲利的不變思惟。

只是,在中國罷工事件爆發後,裕元必須發放給勞工的總生活津貼費用大幅增加,對原本已是「錙銖必較」的獲利模式,無疑新增挑戰。

多事之秋

公主當家 多角化經營是首要挑戰「相較於二十年前,以蔡其瑞為首的寶成第一代經營者,透過中國廉價勞工、積極搶訂單的好日子,蔡佩君第二代所面臨的挑戰,將是如何避免讓寶成陷入傳統台商『代工』模式窠臼,因此,多角化經營是必須的。」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理事長黃齊元說。

因此,自蔡佩君開始接棒經營後,包括她自己在內,找來一群年齡介於三十五至四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才,甚至不惜高薪從外商投資銀行挖角,展開一連串的「改革措施」,就是要在既有基礎下,帶領寶成突破困境。

改變一:生產基地轉移至越南、印尼目前寶成集團製鞋產線為五二三條,主要製造基地分別在中國、印尼與越南,因應中國工資不斷上漲,去年進行產線調整後,目前三地產線平均分佈,中國一七二條、越南一七四條、印尼一七一條。以越南為例,由於加入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已成既定趨勢,大客戶為享受零關稅優惠,未來將擴大在越南下單,對代工廠寶成而言,也必須因應客戶需求而轉進越南。

事實上,蔡佩君從接任執行長後,就不斷進行聚焦,要求「簡化」。

「執行長決定事情很果斷、明確。」去年八月升任發言人的寶成執行協理何明坤,提起公司這兩年轉變,感受得到寶成從上到下都加快腳步,以因應時局的快速變化。

改變二:提高自動化生產效率最明顯的,就是砍掉表現不佳的科技部門,包括將旗下生產控制器的子公司寶元數控賣給研華電腦,不動產部分也重新盤點閒置、開發效益較低的土地,包括獲利了結彰化田中鎮、台中西屯區土地。

為了更進一步發揮綜效,蔡佩君上任後,明確要求寶成在製程上必須再提高效率,以因應面對每年以倍數成長的人力成本,她選擇透過更新自動化設備,降低對人力的依賴。此外,針對製鞋供應鏈進一步整合,目前寶成一年生產逾三.一三億雙鞋子,其中三分之一鞋材,都由集團轉投資公司提供。在整合供應鏈方面,寶成過去依不同品牌客戶分別成立第一、第二、第三事業群,轄下還有各自的部門,為了讓組織扁平化,成立全球供應鏈管理總部、成衣事業總部、鞋合資事業總部,積極進行資源整合與控管,目前已有二○%物料都朝此方向執行,產品交期也由六十至九十天,逐步縮短為三十天。

改變三:製鞋、通路整合 寶勝轉虧為盈因應終端消費者需求轉變,以及品牌客戶的要求轉變,寶成也不斷提高服務客戶的能力,第一是彈性生產,第二是快速交貨。所謂彈性生產,過去寶成採取單一系列產品大量生產,但隨著消費者消費習慣轉向少量多樣,寶成也提高本身的彈性,結合本身經營的通路寶勝,掌握消費者購買習性,進而向品牌商提供建議,作為生產製程上的依據,進而縮短生產時間,加快交貨速度。

裕元執行董事劉鴻志表示,寶成持有中國運動用品通路寶勝(YY Sports)三○.九%的股份,為了重新整頓業績,去年聘請曾在電訊服務業任職的新任總經理關赫德接掌,希望扭轉寶成長久以來以製造業思惟經營通路的不足。

他上任後,就先收掉營業額不佳的門市,寶勝去年第三季就收掉一七九家據點,將據點由五九三五家門市調降為五七五六家,雖然據點減少,但業績反而成長,使得寶勝一四年第一季已轉虧為盈。

然而,相較之下寶成在金融業的轉投資倒是眼光不錯,入股南山人壽就是一例。

「投資製造業要請七、八萬人才能賺到二十幾億元,但投資金融業不用七、八人就可以賺到二十幾億元,投資報酬率高下立見。」寶成一位高階主管透露,寶成如今的人事成本和五年前相較,成長約一倍之多,平均等於每年用近兩成的速度飛快成長,但有許多訂單是一年前接的,額外增加的成本寶成都要自己吸收,所以,寶成目前的策略是績效不好的生產線就縮減,但金融轉投資獲利是目前寶成調整獲利比重最有利的靠山。

目前寶成對南山人壽的持股為一八.一三%,根據南山人壽一三與一四年獲利估值一六六億元、一百億元推算,南山去年與今年對寶成貢獻每股盈餘一.○二元、○.六一元,佔獲利比重相當於二九%、一九%。

另外,南山人壽若能如外界預期於明年順利IPO(首度公開發行),寶成應可享有不錯的業外轉投資收益。

二十年前,寶成靠購併、整合製鞋本業,造就了世界龍頭霸主地位,面對外在大環境的驟變、產業遭遇的勞動成本提高,一向以保守穩健著稱的寶成,這兩年內部也正歷經創辦以來最大幅度的轉型與整併。從組織再造到人事搬風,蔡佩君這位年僅三十五歲的女執行長,正試圖用新的管理模式,寫下屬於她的經營風格。

公主當家 寶成調整新架構

寶成國際集團

總裁:蔡其瑞 執行長:蔡佩君寶成工業(9904.TT)

製鞋部門

49.98%

裕元工業(0551.HK)

董事長:盧金柱

總經理:蔡佩君

持有61.27%寶勝國際

通路部門

透過裕元間接持有30.6%寶勝國際(3813.HK)

董事長:蔡乃峰

總經理:關赫德

其他部門

100%

房產開發:

倍利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100%

酒店經營:

裕元花園酒店

董事長、總經理:

鄭欽煊

轉投資

4.17%

兆豐金

(2886.TT)

20.0%

潤成控股

90.66%

南山人壽(5874.TT)透過潤成間接持有南山人壽18.13%資料來源:裕元、寶成、寶勝國際網站回歸本業—— 寶成在製造業與金融業獲利比重

製造業 金融業

2013年 71% 29%2014年 81% 19%

財報 解密 營收 收掉 掉十 十七 EPS 卻創 新高 全球 製鞋 龍頭 三大 改變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665

陸股跌掉十個希臘的血淚啟示

2015-07-13 TCW


當全球屏息關注攸關歐元區命運的希臘公投結果之際,可能沒留意到自六月十二日過後三週以來,「跌跌不休」的中國股市,市值已蒸發二兆八千億美元,超過希臘去年GDP(二千四百六十四億美元)十倍。

近期陸股震盪劇烈,上證指數從六月十二日的高點,一路走跌至今,重挫近一千五百點,這一波大洗盤,不僅洗出眾多口袋不夠深的散戶,也讓許多隨之衍生的中國社會問題浮出檯面,無所遁形。

六月十三日,湖南一名三十二歲侯姓男子,投入人民幣一百七十萬元(約合新台幣八百五十萬元)本金加四倍槓桿融資,買進中國中車(當地鐵路運輸設備業巨擘),孰料陸股暴跌,中車連續兩天跌停,導致本金悉數賠光,後來跳樓自殺。

侯姓男子的悲劇,只是中國股民縮影。根據中國媒體報導,投資人因為陸股暴跌而尋短的悲劇,時有所聞;醫院內精神科患者人數也激增。

中國這一波「全民炒股運動」,一度推升滬、深兩市市值總計突破十兆美元。

陸股結構與其他市場殊異,散戶占整體成交比重高達九成以上,這與今年四月中國鬆綁「一人一戶」限制的政策,有不小的關係。

根據中國證監會最新統計,目前中國有效證券戶數已突破一億七千五百萬戶,比去年同期成長逾二三%,四月期間,更一度創下一週內新增戶數超過四百萬戶紀錄。根據大陸券商統計,這次的新股民中,「八五後」(一九八五年之後出生者)的年輕人占比甚高。

亂象一:散戶撐不住學生嫩咖全進場,一跌全垮

二十四歲、現就讀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研究所的台籍學生沈子平,小學期間即舉家遷往中國,已在當地生活十餘年。

「據我所知,這波行情吸引不少高中生、大學生都進來了。」沈子平坦言,由於此波陸股大漲,班上有八到九成以前從未接觸過股票的同學,爭相開立證券戶;一口氣投入人民幣五萬元左右(約新台幣二十五萬元)買股票的,也大有人在。

人民幣五萬元,接近當地新鮮人一年左右的薪水(編按:根據中國官方最新調查,上海市今年大專院校應屆畢業生平均起薪為每月人民幣四千八百元),身為沒有固定經濟來源的學生,卻如此大手筆進場,令人咋舌。

換言之,今年陸股起漲以來,吸引不少首度參與股市的年輕人進場,但卻在第一次就遭逢滑鐵盧,導致信心全面崩盤。

讓無數中國股民損失慘重的另一把利刃,還有成長驚人的融資規模。

亂象二:融資滿天飛槓桿拉到十倍,下跌全賠

過去一年內,中國股市融資交易成長四倍之多。自六月下旬開始,隨著陸股崩跌,滬、深兩市的融資餘額也一路下滑,但七月初仍維持在人民幣一兆九千三百億元(約合新台幣十兆元)以上的高水位,逼近目前台股融資餘額(約新台幣一千七百零七十二億元)的一百倍左右。

除了兩造股市本身規模差異外,雙方融資規定也造就如此懸殊的差距。以台灣來說,最高融資比率為六成。反觀中國,一般正規券商的融資倍數,通常為二到四倍。 但今年隨著陸股越來越牛氣沖天,不少散戶被貪婪吞噬,大膽進行場外配資(編按,即向非正式管道的配資公司,以槓桿倍數融資炒股,並按日計息),最大槓桿可 拉到十倍之高。

野村證券估算,若將地下融資管道也納入計算,中國整體融資餘額可能是官方數據的兩倍多。這也是為什麼,一旦行情反轉,只要一、兩根跌停,就讓大批中國股民血本無歸。

多位親友皆在中國定居的政大金融系兼任教授殷乃平感嘆,在中國,一般股民根本不清楚何謂融資、槓桿,以及其風險,卻在政府、業者聯袂推波助瀾下,放膽融資進場,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但事實上,這等失控局面,恐怕也是政府始料未及的。自去年「滬港通」開放後,中國政府做多陸股不遺餘力,不但從去年十一月以來,四度降息,今年還陸續釋出新股資金解凍、上兆元養老金入市等消息,吸引散戶進場。

一般中國股民的觀念是「政府若要股市漲,股市就會漲」,也因為如此,以往只要中國官方持續推出利多政策,都會對股市發揮一定的激勵效果,如今面對這群史上 最生嫩、信心已經潰堤的股民逐一退場,再加上融資者的平倉壓力上升、股市下挫的惡性循環加劇,可以預見,「多殺多」氛圍短期內大概不會結束。

如今,這一波在高槓桿作用力下快速起飛的陸股泡沫,看似破滅,但中國官方七月四日又動員二十一家券商,聯手推出人民幣一千二百億元(約 合新台幣六千億元)護盤,並暫停新股公開上市。但是陸股目前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市值第二大股市,「政府喊漲,股市就會漲」的時代,恐怕已經畫下句點 了。


陸股 股跌 跌掉 掉十 十個 希臘 血淚 啟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18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