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以理服人: 不盲捐的名校商業模式 倪以理

1 : GS(14)@2013-05-10 01:38:2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509/18253841

                英美的頂尖大學甚至中學大多數都是私立的,政府不需要付分文資助,但私校收取的學費往往只是成本的三分之一,而且有很多學生都有申請學費資助(Financial aid)。究竟這些學校的業務模式是甚麼?他們的財務來源為甚麼那麼充裕?麥肯錫香港區總經理倪以理認為,關鍵在於這些學府成功創造了一個良性循環,讓畢業生和其他曾經受益者願意捐錢,支持學校的持續運作。

問:金融中心  答:倪以理(Joe)

                  問:Joe,聽說你剛剛去了你美國的高中20周年畢業聚會。為甚麼山長水遠去美國東岸參加這次活動?
答:的確好遠啊!我當年高中在距離Boston一個小時的Phillips Exeter Academy讀書,這次是我們畢業20周年聚會,全世界和美國各個地方的畢業生都有回去,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舊生出席。大家能過了20年仍然保持這樣的友誼,對學校的感情深厚,非常難得。
以我個人而言,我在Exeter所得的教育,甚至比我後來在哈佛的收穫還要好!學校採用的是蘇格拉底的教學方式(Socratic method)。12個學生一班,學生和老師都圍在一個橢圓形的桌子,就是學校聞名的Harkness table,以討論式上課。全校的教師對學生比例只有一比五,而教師大部份更擁有碩士以上的資格。
要經營這樣的教學模式,當然價錢不菲:學費每年要4萬多美元,但其實這只能支付教學成本的三分之一,而學生絕對不是非富則貴,有40%的學生是由學校提供學費資助的,家庭收入不到7.5萬美元就有資格申請。
如何資助這麼龐大的經費?除了學費以外,絕大部份是從捐款和endowment(學校基金)的收入支持的。Exeter的學校基金有10億美元,是美國中學排第三大的基金,比很多大學還要大。如果以他們不到1,000名學生的規模,平均每一位學生背後有100萬美金的基金。

私立學校學習環境佳

                  問:這樣多資源,背後秘訣是甚麼?
答:我覺得這是很多外國(尤其是美國)私立學校,創造了非常成功的文化。他們提供一個非常優良的學習環境,幫助不少學生(無論是貴族、中產或者低下階層)踏上成功之路。學生知恩圖報,出來社會工作,賺到錢,就會捐給學校,幫助下一代。這是一個良性循環。秘訣在於學校一定要提供一流的教學,讓學生覺得這是他們人生的轉捩點,是他們最受益的階段。
我們中學一畢業,就馬上有一個籌款運動,即使那個時候我們都沒有錢,但是學校已經開始建立回饋學校的習慣,注重參與,不在乎多少。到現在,學校每年從舊生的經常性籌款,是以數千萬元開始計算的。當你創造了一個這樣的風氣的時候,就是成功辦學的秘訣。
問:但這樣有錢的學校怎麼說服人家捐錢,社會上不是有更多有意義、更需要幫助的事情嗎?
答:我的確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後來我的觀察是這樣。畢業生其實在社會其他地方有大量的貢獻,參與很多公益的活動。所以他們可以支援的機構和善事,實在是多得很。但我覺得公益捐錢這門生意不是一個zero sum game,不要把它當作一個你有我無的遊戲。
越積極對社會回饋的人,越是願意付出;對這些事情沒有感覺的人,一分錢都不會出。因此我的結論是,這些學校的文化,其實對於整體社會的回饋文化是有很大幫助的。
問:聽說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是你們這家中學的校友?
答:哈哈!Mark Zuckerberg跟我中學大學都一樣(當然比我年輕和富有一點),他現在是有幫忙學校在科技方面出主意。據說Mark跟我們現在的校長說,我們千萬不能以機器,替代12個人圍繞桌子討論的教學方式,他說facebook其實是希望增加人與人的聯繫,就是我們上課這種互相交流的機會。
但是我們的畢業生不只是從商的。這次我回去,有一個最深的印象,是我們一位黑人同學John Forte的音樂分享會。他當年拿獎學金入學,在學校年代已經是很出色的rapper,後來他在美國贏了格林美音樂大獎。正當他事業如日方中的時候,他誤入歧途,販毒時被聯邦警員抓了,被判入獄13年。
在這次分享,他描述在牢中對生命的反思,記起他中學時對學問的追求,因此在牢中發起了一個學習班,把他在中學時那種上課模式和critical thinking傳授給一批重罪犯。後來我們一些同學和朋友一直為他求情,當年的總統布殊,過了七年後給他特赦。他現在致力於音樂和鼓勵年輕人的工作。從Mark Zuckerberg到rapper,教學的工作就是要鼓勵年輕人對學問的追求,對生命的熱愛。

港學校三地方可借鏡

                  問:你覺得香港的學校有甚麼可以參考的地方?
答:當然我描述的是美國頂尖的私立中學,美國的公立學校問題也相當嚴重,比香港差得多。
但我總是好奇美國私校的教學模式、學校資源、學校文化和傳統如何能在香港實踐?
幾方面:第一,要落實這樣的教學模式我認為必須要私人辦的,不可以是政府支持的。
因為如果是涉及公帑,就會有很多人挑戰為甚麼要搞一家貴族學校,資源太豐富了,不是應該給那些更需要幫助的嗎?但是你不這樣做,你怎麼搞一家哈佛或者Phillips Exeter出來呢?這是價值觀的問題。
第二,學生對學校的感情和捐錢的文化。我看到現在某些學校積極籌款,籌款活動甚至過多,但是整體來講還是非常初步。
也許我們比較現實,如果沒有兒女準備入學,就很難想像給錢支援學校,或者我們認為以前我們上學的時候,也沒覺得受惠於其他舊生的私人捐款。
第三,是籌款的營銷能力。美國大學的籌款部,是一個很大的機器,非常專業。香港學校的籌款部卻是沒多少資源的部門,沒有足夠能力研發最新的marketing手法去吸引舊生。
最後,不要忘記頂尖教育(今天講的是top end的,普遍教育的問題是另一回事)是需要遠景的。人家是會用腳去投票的。你需要最好的老師,吸引好的學生,考上好的大學,取得好的成績,培育社會的精英,讓他們對學校有感激的心,願意投入回饋下一代。你缺乏任何一個環節,就會事倍功半。香港甚麼時候會出爐這樣的學府?

倪以理                                                        
以理 服人 不盲 盲捐 捐的 名校 商業 模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7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