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成績單無可挑剔的挑剔股王 周永明

2010-12-13  TWM




宏達電有一位曾是奧運桌球國手的員工,周永明特愛找他較量;他遇強愈興奮,正如面對強敵如林的智慧型手機市場時,率領的宏達電總能超越極限,表現更為優異。

重登股王寶座,並不是容易的事,它象徵一家傑出公司能夠忘掉昔日光榮,向自己的極限挑戰;觀諸台股歷史上,也不過出現三次,今年,唯一主角是宏達電。

破釜沉舟 搶回股王寶座宏達電今年營收上看二千七百億元,足足較去年成長八六%。對於這樣的成績,一向被員工認為很難取悅的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在接受本刊專訪時,難得說出「我很滿意」的結論。

然這個結論,卻是周永明已準備好破釜沉舟心態換來的。

時間回到去年九月,在為期三天的宏達電全球業務會議上,一向積極求表現的宏達電主管們,幾乎每個人都低著頭,「報告聲音小到不行,聽得出來有氣無力。」周 永明回憶。因為,去年宏達電竟出現公司成立以來首度的營收衰退;儘管只比前一年衰退五.三%,然面對法人相繼調降公司評等,加上媒體一面倒看衰,「所有人 都沒信心,更沒士氣了。」周永明口中「說話變小聲」的宏達電主管,在第一天的會議上,只定出二○一○年要成長一○%至一五%的目標,如此保守,讓周永明相 當不滿,「我當時預期一○年智慧型手機市場至少會有三成的成長,我們卻只訂出成長一○ %至一五%目標,不就連市場平均水準都達不到嗎?」當下,周永明要求散會,明天重新來過。

隔天,周永明不等其他人發言,先喊了一句「Go big , or go home」,他斬釘截鐵的說,與其經營一個低於市場成長,甚至不成長的品牌,倒不如宏達電現在就打道回府,看要換人接替它、重回代工行列,或者就關門大吉 算了。「我是很認真說Go big , or go home這句話的。」周永明回憶當時。一陣靜默後,開始有人提出更積極的目標,但周永明仍是眉頭緊鎖。

挑剔 要做就做最難的

聽完新一輪報告後,周永明提出他的想法,「如果一○年宏達電要成長一○○%,大家的策略會是什麼?」這是原先的七倍,甚至十倍的目標,「我們的員工就是這 麼可愛,給了超高難度任務,大家反而活了過來。」周永明說,他要部下突破原有的條件框架進行思考,宏達電要有爆發性的策略,於是第三天,各種計畫慢慢的被 提出來討論。

「其實,成長一五%宏達電也是可以存活,事實上還活得很好,去年我們也還是賺了二百多億元;只是這樣不夠有企圖心,對我來說不夠exciting(興奮)。」周永明說道。

這就是周永明,挑剔,幾乎與他畫上等號,就如同他在宏達電內部的名言,「我們今年絕對不再做去年的產品,要做新的,要自己突破自己,不要等別人來突破 你。」一位和周永明共事多年的宏達電中階主管就說,「我最佩服他每一次的決定都是選最難的做,真的很難,我們常想,這做得出來嗎?但想歸想,大家都知道如 果你沒做到好,休想說服他。」無論是哪一款手機,周永明都會要求工業設計部門至少得做出五十種顏色給他挑,「許多顏色,若不擺在一塊,根本分不出差別。」 這位中階主管指出,而且周永明不只將顏色定義得很細膩,他還會閉上眼睛,要求工程師放在手中細細體驗觸感。他甚至要求工程師將手機模型拿到耳朵旁聽十分鐘 模擬,工程師回他,「兩分鐘就夠了吧!」結果遭周永明一頓排頭,「電話常常講十分鐘以上,如果手機貼在臉上十分鐘後感覺不舒服呢?」「你要讓他滿意高興很 難,」一位宏達電員工說,「在宏達電,最難的客戶不是Orange,不是T-Mobile(兩家公司為宏達電的系統商客戶),是Peter(指周永 明)。」因為他挑剔,加上有話直說的個性,且不笑時總皺起眉頭,感覺凶又酷,也讓員工很怕他。曾在一場討論會議上,一位機構工程師拿兩支手機給周永明看, 因為太怕他罵人,雙手直發抖,甚至抖到螢幕畫面看不清楚,讓周永明不得不抬起頭對他說,「你不要這麼害怕好不好。」會如此挑剔,並設下高難度挑戰,因為周 永明再清楚不過,面對智慧型手機市場強敵如林,包括蘋果、RIM、三星等,都是規模比宏達電更大、國際知名度更高的公司;一旦落後了,在這場「大衛與巨人 們」的戰爭中,可能就再也沒有追上的機會了,周永明知道在宏達電衰退之際,他更需要突破。

致力突破 因為強敵環伺遇上強的對手,只會讓周永明更興奮,生活上的他也是如此。周永明愛打桌球,今年宏達電新加入一位曾是加拿大奧運國手的同仁,每逢周二、四晚 上,他一定會找這位同事切磋球技,「老是找比你差的對手,永遠不會進步;找厲害的,就算老是輸,但很快能躋身一流。」周永明拿著韓國世界球王柳承敏剛送他 的親筆簽名桌球拍這麼說。

雖然,如此一來,周永明常被幹部私下抱怨龜毛,而且授權不夠,因此產生水土不服。如原來擔任惠普個人系統事業部門中國總經理的莊正松,轉任宏達電業務副總 之後,卻在今年低調離開;最大原因就在莊正松苦於發揮空間不大,所以即使與周永明是政大企家班同學,兩人過去私交甚篤,最後還是分道揚鑣。

挑剔,周永明十年如一日,即使已高居執行長一位,若要說周永明這幾年最大的改變,可能是服裝上的改變;昔日的西裝造形早已不再,如今周永明的註冊商標就是 他的牛仔褲。訪問當天,他一如慣例以牛仔褲造形出現。特別的是,這天他不穿襪子踩了雙loafer鞋,用現在年輕人的術語來說,周永明很「潮」。

輝煌 還沒有真正到來

周永明說,因為要做品牌,就不允許自己的產品在市場上看起來很醜、很笨,而且,「現在宏達電已經是國際品牌,我很多機會在國際曝光,如果還是很 serious(嚴肅)、很宅,很難說服大家宏達電是很消費性的品牌。」「造形雖變了,」周永明說,但不變的是,他見到同事穿著太拘謹,仍會盯著要他們改 變,不改其挑剔的個性。

被員工形容很難取悅的周永明,難得為今年的宏達電下出「我很滿意」的結論。而包括麥格理、巴克萊、高盛,與野村等四大外資券商,也已全將宏達電目標價調升到千元之上。

對此,周永明回說,「大家還是低估了宏達電。」他的論點是,「和其他國際上對手比較,我們的品牌、人才都毫不遜色,我們的價值應該還要更高才是。」挑剔的他,在二○一○年成績輝煌,宏達電V形反轉,一一年他還要繼續挑戰巔峰!

(黃智銘)

強調「全方位體驗」

——宏達電西雅圖設計中心宏達電決定轉型品牌後,就在西雅圖成立設計中心;它位於先鋒廣場歷史保護區,是一棟相當有歷史感的紅磚建築。宏達電以「體驗設計」模式,在這裡打造屬於宏達電專用的介面、音樂,是周永明強調全方位體驗的有力輔助工具。

當設計師在白板上畫滿使用者流程,規畫好最新的使用介面後,設計師接下來就需要與軟體工程師合作,把構想變成可以在手機運作的軟體程式。

這一排白色的獨立工作室,讓設計師想不受干擾進行思考或是趕進度時,就能進到裡面進行「閉關」。

設計師在苦思終日之後,偶爾也需要一點調劑,設計中心設有休憩區,也有Xbox 360等遊戲機讓設計師轉換心情。

在Benjamin Bethurum操刀下,宏達電調配出獨家鈴聲,只要鈴聲響起,就知道是hTC手機。

使用者體驗設計處長班佛(Drew Bamford),因相信行動科技會改變未來世界而加入宏達電,負責使用介面(UI)的設計工作。宏達電備受好評的Touch Flo、sense等介面,就是班佛率領的團隊在此開發出來的。


成績單 成績 無可 挑剔 股王 永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48

苦熬八年本土珠寶品牌登上國際巔峰 趙心綺 用挑剔精神折服全球收藏家

2013-01-14  TWM  
 

 

珠寶設計師趙心綺(Cindy Chao),為了追求藝術的卓越境界,大膽推掉客戶訂單,把自己關在工作室埋頭創作,完成「四季」系列珠寶作品,成為台灣首位登上國際珠寶界的珠寶藝術家。她衝撞了什麼體制框架,又如何能夠撞開通往國際之路?

撰文‧林讓均

﹁九十.三萬瑞士法郎,成交!」二○一二年十一月中旬,在日內瓦舉辦的佳士得珠寶拍賣會上,拍賣官在滿室的驚歎聲中落槌成交。

現場螢幕上那件攫獲眾人目光的珠寶「重生蝴蝶」,才剛以超出預估價五倍、折合新台幣二七六○萬元的天價拍出。這件作品也是當次珠寶拍賣會中,唯一一件華人設計師的作品。

以自己的英文名「Cindy Chao」為品牌的趙心綺,來自台灣,是「重生蝴蝶」的設計者。近年來,「Cindy Chao」這個品牌在國際珠寶界躥起,獲得許多國際收藏家與名流顯貴的追捧,諸如媒體大亨梅鐸的夫人鄧文迪、好萊塢女星莎拉潔西卡.派克與約旦皇后等人。

趙心綺的作品甚至被收藏在美國史密森國家歷史博物館,成為唯一的華人珠寶藝品。

然而八年前,「Cindy Chao」這名號還只是台灣本土的珠寶品牌,當時趙心綺也只是剛回國創業的年輕女生。

大膽推掉訂單 甘願埋頭創作趙心綺高中畢業後,就到紐約念商學院。然而,她血液中日漸沸騰的藝術基因,驅使她不從商,反而念起了設計學院,專攻珠寶設計。畢業後回台灣,因為幫藝人張清芳設計了一系列婚禮珠寶而闖出名號,逐漸受到台灣時尚圈的注意,擁有不少明星粉絲。○四年,她創立了自己的英文同名品牌。

但此時藝術卻讓她再次反骨,決定放膽一闖。趙心綺索性開始大膽「推單」,不僅客戶不解其意,連員工都覺得她與錢作對,氣得離職。

將近兩年的時間,趙心綺把自己關在工作室中埋頭創作。趙心綺苦笑說,因為覺得人生是黑白的,那時連設計出來的作品都只有黑、白色系。

在創作中真的吃到苦頭了,但趙心綺不願放棄。「我把那當成最後一次創作,想說做完消失了也沒關係,而且我還年輕,大不了轉行!」因為創作用的珠寶材料相當昂貴,她甚至必須賣掉媽媽給她的房子來籌錢。

在這段時間她完成了「四季」系列作品,自己一個人走進紐約佳士得遞件。果然,趙心綺初試啼聲的首拍作品,沒受到拍賣官什麼好臉色。

「拍賣會主席看了一眼我的作品,說了一個預估價,讓我心都碎了!因為根本連成本都無法打平!」決心一試身手,趙心綺咬牙答應,但習慣衝撞傳統框架的她,賭氣式地提出一個條件:「我要在作品上打上『Cindy Chao』的名字,否則就不送件!」○七年,這場在美國紐約舉行的佳士得拍賣會,是趙心綺的人生轉捩點。當天,趙心綺的作品「四季」系列被以預估價的三倍拍出,這毋寧是一個大勝利。但長期沒睡好覺的她因為熬夜苦守電腦等結果,竟然在昏睡中度過她的榮耀時刻!

趙心綺一睜開眼,就已成為首位成功登上佳士得的台灣珠寶設計師。

顛覆傳統流程 找上歐洲團隊「在她的珠寶作品中,好像能看到一座微型的建築物!」收藏趙心綺作品多年的藝人林熙蕾表示,懂得趙心綺作品的收藏家,總是從三百六十度去欣賞她的珠寶。

「就像建築的每一個面都可能是正面,一點不能馬虎!」受到外祖父、廟宇建築師謝自南的影響,趙心綺為了確認立體構面的每一個細節,也顛覆了珠寶製作的流程。

正常來說,是先由設計師畫草圖,然後交給鑲工師傅做成立體蠟雕;而師承雕塑家父親手藝的趙心綺,省卻畫素描、打草圖的這個步驟,直接自己做蠟雕。

為了找出最好的金工鑲嵌團隊,趙心綺甚至尋到當代頂級珠寶的發源地歐洲,找到專門幫精品品牌打造珠寶的最佳團隊。

幾年前,趙心綺單槍匹馬走進歐洲金工鑲嵌團隊總部,把自己的成品與蠟雕給他們看,引來老師傅驚歎:「你的蠟雕居然做得比我好!」現在,這個團隊只為「Cindy Chao」打造珠寶。

就因為「太挑剔」,眼睛常定焦在二十公分的焦距,工作到一天睡不了三小時,使得年紀輕輕的趙心綺,眼力卻衰退如同花甲老人;因為長期接觸堅硬的金工材料,她的手也變粗了。

但她卻認為,這就是夢想的代價。

趙心綺

出生:1974年

現職:珠寶設計師

學歷:紐約設計學院(FIT)珠寶設計系

苦熬 八年 本土 珠寶 品牌 登上 國際 巔峰 趙心 心綺 挑剔 精神 折服 全球 收藏家 收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988

直擊樂高工廠「荒謬的精準」0.002毫米的堅持 挑剔,是為了讓孩子玩得安全

2014-04-14  TWM  
 

 

一分鐘產出三萬片積木,良率高達九九.九八二%,但他們仍覺得不夠。

直擊全世界最大的塑膠射出模型工廠,樂高比你想得更挑剔!

撰文‧楊卓翰

一家玩具公司,如何用鏡頭代工的誤差要求,來生產積木?

這裡,充滿了樂高「龜毛」的精準,讓人不斷直呼:「有必要嗎?」走進樂高在丹麥工廠,像來到電影《駭客任務》的場景,每台機器都是電腦自動化在進行,長達五百公尺的生產線,一個人影都沒有。

在看似無盡的走道間,這條注模工廠線,每天生產四千萬片積木,但只需要不到五位作業員,自動化的程度極高,這也確保了品質,連桌上都規定物品擺放位置。在這個階段,注模出來積木的良率是九九.九八二%,每十萬片只會有十八片瑕疵品。

只為最好 連拜耳都被打槍五次接近一00%完美的良率,對樂高來說還是不夠!他們竟還能夠把這個良率再提升。樂高是怎麼「毫無人性」地把玩具做到極致?

其實樂高積木的原料,是全世界應用最廣的苯乙烯(Acrylonitrile Butadiene Styrene, ABS)工程塑膠,凡舉機車車殼、塑膠玩具,在我們生活周圍隨處可見。但是,樂高的精密工程,讓簡單變不簡單。

一九六三年,樂高更換原料,從原本的醋酸纖維素(Cellulose Acetate)換成更堅硬、光澤更美的ABS。他們和德國拜耳化學公司(Bayer AG)合作,拜耳專門幫樂高研發原料,從顏色、硬度、光澤,到每片積木的結合力(Interlocking),讓樂高挑選。

拜耳是世界頂尖的化學公司,幫積木生產塑膠算什麼難題?但拜耳竟然遭樂高五次「打槍」,退回實驗室所提供的原料。直到第六次送驗,拜耳專門為樂高設計的Novodur塑料才通過檢測。「樂高的要求非常高,當測驗品終於通過樂高要求的標準時,我們的科學家都鬆了一口氣。」拜耳表示。

量身打造的塑料,用綿延數公里長的管線,直接運到整個樂高工廠的核心||「注模機」裡,而樂高最昂貴的祕密就在這裡。答案,就在這台樂高的不銹鋼製模具中,「模具是樂高工廠的心臟,一組最貴可以到二十萬歐元(折合新台幣約八百萬元)。」正在工廠線上換模具的員工Isaias說。

品管嚴苛 還得通過模擬口水測試塑膠粒加熱後,混上色料成為液狀,然後就注射到金屬模組裡,需要加熱到二三二度,然後在三秒內冷卻到五十度。每台注模機都用透明的密封箱包起,箱裡就宛如無塵室般精準控制環境,讓每一次的注模都不會受到溫差一八二度的熱脹冷縮影響。而空氣濕度保持在五0%,熱不起霧、冷不凝水,依舊保持0.00二毫米的誤差值。

樂高的品管,更是出了名的嚴苛。樂高生產出來的積木,在透過自動化手續送進七平方公里大的倉儲前,都會經過一連串的測試。每兩千片樂高,就有一片積木會被送到品管實驗室,在那裡會用電子顯微鏡以0.00二毫米的誤差值測量厚度。

除了尺寸精準,樂高還對積木有著「不人道」的測驗。用近似口水的酸性液體去洗積木,看有無掉色、變形的情況,「每一片積木都通過了這項測試。」在最後的封裝階段,樂高出廠的良率是九九.九八八%,比出模時又提升了0.00六%。如果是一個人站在生產線上,要連續站四十個小時,才有機會抓到一盒瑕疵玩具。

從塑料到產品超過四百道檢測,都起源於最原始的信念:一個讓全世界每個孩子都歡樂的執著。「我們的目標,就是讓每個打開樂高盒子的大人、小孩,都可以玩得開心。」樂高執行長納托斯普說。樂高稱霸全球玩具市場的祕密,複雜無比卻又這麼簡單。

擊樂 工廠 荒謬 精準 0.002 毫米 堅持 挑剔 為了 孩子 玩得 安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525

《怡利電》專搞影音 從倒帶機做到多媒體導航機被看扁的C咖 熬十年打動挑剔的豐田

2014-04-28  TWM  
 

 

做錄影帶倒帶機的怡利電子,連虧兩年仍堅持要打入日本、德國汽車原廠;比竹科半導體廠、電子五哥還堅持、不放棄,撐十年演出蚵田旁的科技奇蹟。

撰文.呂國禎

彰化八卦山下,怡利電子的生產線正忙著裝配觸控式多功能影音導航主機,準備輸往日本愛知縣,再裝上日本豐田(Toyota)的高檔休旅車Land Cruiser,以約新台幣二五五萬元的售價賣往中東。

光供應這款高檔休旅車的需求,怡利電子每月出貨量約一千套,是當年投入影音導航主機第一筆訂單的二十倍;對怡利電來說,更重要的意義是,花了十年總算磨穿了銅牆鐵壁的第一道牆,打進有七十多年歷史的日本豐田母廠標準配備供應鏈。

這個成就更勝如車燈製造大廠帝寶等售後件業者,因為怡利電的產品是跟著汽車一起出廠賣給消費者,而不是東西壞了,到了修車廠聽修車師傅建議更換的零件;特別是封閉的日本體系,根本不願意採用非日系血統的供應商。除此之外,日本本田、德國福斯、奧迪也採用怡利電的影音導航主機。

賺潮流財 從倒帶機改做免持聽筒暴紅回想當年決定投入汽車影音主機(汽車音響),怡利電總經理陳錫勳說:「台系汽車廠、供應商聽到之後大笑,接著問我們,你們是在開玩笑吧!」因為當年台灣能組裝汽車,卻無法生產汽車音響,當時的汽車音響,不是進口,就是具備外商背景的業者所生產,例如松下電器。

這也讓怡利電想做汽車DVD音響,變成小孩子玩大車的故事,並且一直流傳。在車廠眼中,怡利電就是射塑膠、做電子零配件的,是上不了枱面的B咖,甚至是C咖。

C咖翻身A咖這一條路足足走了十年。跟著陳錫勳走進怡利電EMC(電磁相容)、EMI(電磁干擾)實驗室,一堆泡綿拼裝而成的實驗室,有如科幻片的場景。這個實驗室花了一千萬元投資,要確保怡利電的產品不會產生電磁波,影響到車內其他電子系統。

這是打入汽車多功能影音導航主機的必要檢測,別的業者可能委外,但怡利電先自測確保品質;今年還準備投資第二套,因應未來切入日本豐田大眾化休旅車RAV4的訂單。

從被嘲笑小孩玩大車,到真正切入原廠體系,陳錫勳悟出第一個道理:不要被眼前的快錢迷惑,賺慢錢才能養出真正的能耐。在台灣,做零件、做代工富得快,毛利雖然微薄,但低價大量抓住趨勢就能賺大錢;反之,做系統的是笨蛋,因為那是日本或美國大廠的天下,怎麼輪也輪不到怡利電,但怡利電卻決定往系統領域走下去。

在陳錫勳眼中,賺快,遠比不上建立核心能耐與產品重要。從結果看,統一投顧研究員蔡爵丞說,怡利電走上一條對的道路,未來營收將可持續成長。

一九八三年成立於八卦山塑膠射出聚落的怡利電,是從生產倒帶機、攝錄影機變換帶起家。在一般家庭還是使用錄影播放機、卡帶式攝影機時代,影帶看完必須倒帶才能再從頭看起;攝影機卡帶與播放機尺寸則不相同,必須有一個變換帶才能整合在一起。

而當光碟機相繼問世,怡利電的市場也跟著消失了。對一家公司而言,命脈被科技的趨勢主導,自己賴以為生的市場,有可能一天之內完全消失,陳錫勳悟出第二個道理:不跑在趨勢之前,科技的整併早晚會消滅你。

九九年,怡利電推出「萬機通」,那是應用在車上的聲控免持聽筒,由於當年手機蓬勃發展,不同品牌手機只能用原廠的免持聽筒;但怡利電的萬機通能通用於所有的手機品牌、在不同車子上使用。產品推出之後一炮而紅,也讓怡利電衝大營收,累積上市的資格。

大膽轉型 跨入汽車影音苦戰四年但賺大錢時,陳錫勳卻思考,手機免持聽筒是跟著手機潮流而起的產品,但未來一定會因為科技發展,被其他功能所整併,萬機通的市場會消失,那時候怡利電怎麼辦?因此怡利電上市之後,開始思考未來出路。

也因為萬機通的汽車市場經驗,二○○四年,怡利電開始投入汽車影音系統;但一個做免持聽筒的業者,跨入汽車主系統的DVD音響,連台灣本土車廠也不願意使用怡利電的產品,花了兩年敲台灣福特汽車的大門,最後竟只能拿到每月五十台的訂單。

這一條路走到了○八年、○九年,怡利電連續出現兩年虧損,而且營收對比前一年度幾乎是腰斬,陳錫勳說,當時還曾經去研發出類似平價筆電的產品,打算轉型到3C領域,也曾經告訴老婆說:「夢想可能要結束了,要有心理準備過平凡的生活。」終於撐到○九年,福斯汽車開花結果了。陳錫勳說,○五年設立中國吉林省長春分公司,透過當地台商的關係,打進位於長春的一汽大眾,它是德國福斯汽車與中國一汽集團合資的公司。雖說挑戰德系的福斯汽車,但對方其實就是礙於人情關係,給了一些嘗試性的訂單,一個月出貨量也不過是五十到一百台。別說對於營收穫利有貢獻,就連研發費用也無法攤平,因為要攤平研發經費,必須達到一個月一千台才有機會。

但陳錫勳悟出的第三個道理:銅牆鐵壁要用磨的,總有一天能磨穿。訂單雖少但要持續耕耘,從○五年供貨給長春一汽大眾,訂單始終停留在每月三位數而已,卻產生了另一個效果,同屬福斯汽車體系的上海大眾,注意到了怡利電。

攻智慧車 打進高價車款與售後市場在中國,雖然一樣是福斯汽車體系,但因為合資夥伴不同,經營者也不同,長春一汽與上海大眾,實際上仍有互相比較與競爭關係。

英雄還要靠時勢,上海大眾決定下單給怡利電,還有另一個原因是,○八年的金融海嘯之後,國際車廠考慮建立更多的供應鏈體系,以降低庫存與成本壓力。因此怡利電花了四年多耕耘長春一汽大眾,卻在上海大眾開花結果。

到了一二年,對上海大眾每月出貨量達到近五千台,怡利電的營收與獲利開始倒吃甘蔗;怡利電也用福斯的成績,再打開一汽豐田的大門,這是日本豐田與一汽集團合資的子公司,藉此打入豐田體系,接著挑戰日本豐田。雖然結果與原先預期的有些不同,但證明了陳錫勳的路是對的,即使是銅牆鐵壁,不停地撞,總有一天讓你撞開。

這條路有多難?在怡利電跨入汽車影音多媒體系統的同時,台灣電子五哥、竹科半導體集團也陸續跨入汽車電子市場,挾本身3C產業技術、供應鏈、集團資源,想打入汽車供應鏈;但十年過去了,這些公司很多已經放棄汽車影音多媒體系統,轉型到別的領域,例如曾經宣佈要跨入汽車音響的聯電集團子公司公信電子,現在主力產品仍是精簡型電腦、端點銷售系統(POS)。

怡利電則從一二年汽車影音多媒體開花結果後,開始推出抬頭顯示器、半自動停車、道路偏移偵測系統等智慧多功能設備,採雙路並進運用在高價車款,或打入售後市場。這一比較,才看出八卦山聚落的成績,上演的是蚵田旁的奇蹟。

但陳錫勳說,這十年只算打破第一道牆,接下來還希望能夠打破第二道牆,不僅是供應原廠配件,而是能夠參與車廠研發,成為緊密的合作夥伴,繼續挑戰國際汽車產業鏈的銅牆鐵壁。

怡利電

總經理:陳錫勳(左)

資本額:11.88億元

2013年營業額:32.87億元2013年EPS:3.01元汽車智慧型產品:抬頭顯示器、環視系統、半自動停車、道路偏移偵測系統、胎壓偵測系統

怡利 利電 專搞 影音 從倒 帶機 做到 多媒體 導航 機被 被看 看扁 扁的 熬十 十年 打動 挑剔 豐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268

滿足40萬種挑剔需求 它變亞洲最大設計電商

2015-03-23 TCW
 
 

 

面對四十萬個用戶,四十萬種獨一無二的需求,這到底是門好生意,還是想令人退避三舍的棘手活?

第一站,我們來到亞洲最大設計電商Pinkoi,它以超過兩萬名設計師人數、二十八萬件商品數領先同業,販售商品囊括紙膠帶、手作飾品到包包、家具。和其他電商最大的不同,是該網站商品標榜「原創設計」,由經審核的海內外設計師供貨,賣到四十萬名會員手上,平台從中抽成。

Pinkoi的生意模式,正好與台灣製造業習慣的量產思維,完全背道而馳。但它所面臨的處境,卻正是小眾時代來臨時,最犀利的挑戰:每個消費者,都想要獨一無二的產品。

「玉兔鉛筆一枝不到十元,但這群人,就是願為手工木製鉛筆,花上五百元的那種人!」Pinkoi創辦人兼執行長顏君庭口中的會員,多為二十五至四十四歲的女性,她們不願和主流靠攏,也因「不想和別人一樣」,每個人喜好都不同,即使和其他會員買到同樣商品,都會覺得很感冒……。

Pinkoi是如何讓這群史上最難討好的客戶埋單?

來自矽谷、民國六十七年次出生,曾任職美國雅虎總部的顏君庭,與七年級生、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畢業的創意長林怡君、交大畢業的技術長李讓,在二○一一年夏天創立Pinkoi。

只賣原創,設計師錄取率僅一○%

他們是這樣幫客戶找產品的:該公司成立四人組成的評選委員會,專職審核每個月超過百件的申請書,進行原創性、年份鑑定(Pinkoi也販售十年以上的骨董品)、照片表現、賣家銷售經驗等近十關審核。

第一關,只要商品樣貌「似曾相識」、有侵權可能,或上架後被顧客檢舉,就直接淘汰。Pinkoi的賣家「錄取率」僅一○%,被刷掉的九成,幾乎都敗在原創性。

一年前,曾有一名貢獻Pinkoi月營收達一成的重量級賣家,因被檢舉貨源來自淘寶、並非自創,商品遭全數下架、賣家亦被列入永久黑名單,不再合作。「沒錯,直接複製(淘寶)貼上的商品,可能是大部分顧客想要的;但為了那小部分的人,我不想妥協,」顏君庭說。

然後,為了讓品味小眾的顧客,都能在平台上找到喜歡的商品,設計師的數量,成為Pinkoi維持商品多樣性的關鍵。但在台灣設計師未成熟的情況,或多是兼職工作下,Pinkoi竟還要自己培養設計師。

創立初期,顏君庭與團隊每週開車南下拜訪,每季寄卡片、電話問候,花了一年,才開發出前一百個設計師。

引水幫魚,撥六成年營收教育賣家

甚至,為了讓設計師有更多利潤可以生存,Pinkoi把對設計師的抽成降至一成,是實體通路的五到三分之一, 當同業行銷預算不到營收五%,該網站卻撥出近六成年營收、每年約三千萬元的行銷費用,為賣家舉辦工作坊,教導拍照、包裝、運費計算方法;每月還舉辦不抽成的實體市集,讓設計師與粉絲互動。

以川水森林設計師林泓森、賴志祥為例,原為專業翻譯的他們,加入該網站後,因每月增加三萬至四萬元營收,便轉為專職設計師,對Pinkoi支持度自然較高。

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就評論,國內網站多追求短期獲利,台灣第一個去做生態系(Ecosystem)的,就是Pinkoi。

客戶明明要的是一棵樹,他們卻為客戶蓋了一座森林。

Pinkoi做這麼多,只為了最初的承諾:「有一個人想要,我們就賣。」

它的「刁鑽」客戶們,也沒辜負 Pinkoi。Pinkoi目前的顧客回購率高達七成,數字高於PChome與雅虎奇摩。即便,這些「打底」性的投資,導致Pinkoi至今每年仍虧損約數百萬元,但投資過日本最大手機遊戲公司Gree、KKBOX的日本一線創投IVP、心元資本入駐資金還是搶著埋單,近期還傳出美國重量級創投也在洽談。

鄭博仁說:「讓再孤單的顧客、設計師,都能彼此能找到對方,這就是好幾個billion(十億美元)的生意!」

「以後,不能再像大商城,用大量『已完成』的商品,要顧客勉強接受,」資策會MIC產業顧問王義智觀察,Pinkoi堅持原創、不追求規模經濟,讓設計師、平台、顧客形成金三角:經由平台,即使再刁鑽的顧客需求,都能傳達到設計師耳裡,只有一個商品也能為其量身訂做,「這,才是對小眾溝通最有效的做法!」

滿足 40 萬種 挑剔 需求 它變 亞洲 最大 設計 電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478

馳綠許佳鳴跳脫代工 從最挑剔的日本崛起 鞋二代自創品牌 賣進全球六十國

2016-07-18  TWM

唯一一家從最挑剔的日本市場崛起的台灣自創鞋品牌馳綠,不只成功代工轉品牌,去年出貨量達百萬雙、營業額達六•五億元,它如何做到?

撰文•鄧 寧

當日本人氣品牌一窩蜂落戶台灣,卻有一個台灣品牌「反攻」日本,不只成立第三年就賺錢,接著還賣進全球逾六十國,寫下唯一一家成功從最挑剔的日本市場崛起的台灣鞋品牌紀錄。

它是台灣戶外休閒鞋品牌馳綠(Ccilu),不只二○一五年的年營業額達兩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六•五億元),去年全球銷量更首度突破百萬雙、年成長近七成。不論鞋款,在台灣自創品牌中皆是數一數二的成績。

六月下旬,台北W Hotel的高樓層會議室內,聚集了三十位來自全球的運動鞋品牌代理商,他們手握七十餘國市場代理權,包括耐吉(Nike)、愛迪達(Adidas)在內,都得仰賴這群人在當地做生意;而打動他們飛來台北,採購二○一七年春夏新品的鞋品牌,正是馳綠。

放棄銀行工作回家接班

靠著布希鞋技術圓品牌夢

自創品牌五年就能有今天成績,馳綠的關鍵推手是今年剛滿四十歲的台灣「鞋二代」許佳鳴,他的「鞋一代」父親、祥弘集團董事長許智仁更大有來頭,當年暴紅「布希鞋」的幕後功臣,就是許智仁。

二十年前,許智仁將原本廣泛用於球鞋中底的EVA複合材料改良,配合模具開發,發明了「立體射出技術」,防水輕量的EVA材質從此能一體成形,當時是全球唯一握有此技術的供應商,因此吸引美國品牌卡駱馳(Crocs)登門要求代工,連美國前總統布希都穿在腳上,因而得了「布希鞋」的名號。

許智仁感慨地說:「我發明的技術,在工廠營收做十億新台幣,卡駱馳卻能賣到十二億美元,這就是代工跟品牌的價值差距。」卡駱馳的成功,給了原本在花旗銀行總部上班的許佳鳴極大啟示,為了實現品牌夢,他在○九年決定回家接班。他說:「我在花旗繼續做下去,會升官、但沒機會做自有品牌,在祥弘的基礎上,反而有可能實現品牌夢。」回家頭兩年,剛好碰上祥弘擴廠,許佳鳴便自願到中國東莞、越南胡志明從建廠學起,但父親也不斷提醒他:「你不要做跟我一樣的東西(指代工)。」許家父子有共識,要脫離代工的宿命,便得轉型自創品牌,而且要做就做國際性品牌;與其他「立足台灣、放眼中國」的鞋廠不同,許佳鳴選擇直接從日本出發,一方面是因成立時,馳綠便在東京禮品展上獲得銀賞獎肯定;二來,是許佳鳴看到台灣叩關國際的困難,「台灣做3C很強,但像鞋、包、衣服等流行品項,台灣品牌在國際上幾乎沒有被認同的可能;日本很難打,一旦攻下就能得到國際注目。」在銀行養成的國際視野,讓他擁有一開始就敢挑戰最難市場的膽識,但日本人「龜毛」舉世皆知,也讓許佳鳴一開始就踢到鐵板。

馳綠在二○一一年剛成立時,便因產品新穎、休閒舒適且兼具設計感,得到三越百貨青睞,「我們被要求一周內在全日本的三越上架,但因為兩位消費者的客訴,我們一周內又被全面撤櫃。」客訴的原因是鞋面有不平整之處,屋漏偏逢連夜雨,之後連已經出貨到日本的七個貨櫃、合計五萬雙新鞋,也因品質認知差異被退回東莞工廠,損失逾百萬美元,「真的是震撼教育!做國際品牌要顧到通路跟消費者,我們只能要求工廠,按照日本標準來做。」許佳鳴說。

鞋技中心副理彭思穎指出,日本市場要求極嚴,許多台灣鞋業品牌想赴日發展,但都卡在第一關「實際穿著測試」上,「百貨通路最重視實穿,測試最短要花三個月時間,過不了就進不去。」一三年,馳綠又重返日本三越百貨體系,也打入日本其他百貨與鞋類通路,目前光是日本就有六百多家據點,占馳綠營收比重近四成,是最主要的市場。

品牌、代工業績同步進補

目標要賣超過三百萬雙

比其他代工轉品牌鞋廠幸運的是,祥弘握有關鍵獨到技術,因此代工客戶儘管曾略表微詞,認為馳綠不該跟他們競爭運動休閒鞋市場,卻離不開祥弘,並未在第一時間抽單,給了馳綠茁壯的空間;而祥弘更為了馳綠開發出新技術,研發能量有兩成都用在這個新品牌上。舉例來說,一雙以一○二塊「方塊」拼出、可三六○度扭轉的鞋款,一公開便吸引不少品牌客戶詢問,希望能活用此技術。

近三年來,祥弘反而因馳綠加分,吸引更多代工客戶下單,去年祥弘營業額達一•五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四十八億元),已較三年前成長翻倍,顯見代工廠轉型品牌仍有活路。

就像馳綠的品牌精神「Turn On」,許佳鳴這位台灣鞋二代深信只要有夢想,就有機會翻身,他的心很大,百萬雙的成績對他來說,還不算成功:「至少要超過三百萬雙,才算碰到國際品牌的門檻。」今年,馳綠將出現在北歐、俄羅斯、北非、紐澳,出貨量上看一百五十萬雙。國際品牌的夢想,幾乎唾手可及。

馳綠(Ccilu)

成立時間:2011年

總經理:許佳鳴

主要業務:戶外休閒運動鞋旗下品牌:Ccilu、Regetta Canoe、瞬足2015年營業額:2000萬美元(約新台幣6.5億元)

 
馳綠 綠許 許佳 佳鳴 跳脫 代工 從最 挑剔 日本 崛起 二代 自創 品牌 賣進 全球 十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404

【黑面有因】睇相師傅咁講:無能者黑面 挑剔者嚡面

1 : GS(14)@2016-10-10 16:15:16

黑面都分好多鐘,黑口黑面、嚡口嚡面、木口木面、苦口苦面,本身均無攻擊力。



常說相由心生,雖然有人天生皺眉黑面,但相學上說,一個人四十歲後的容顏,取決於你的成長心態。



看相卅多年,中華文化風水學會會長李英才師傅說,看相不只看臉,還要看遍全身言談舉止、甚至由骨絡、肌肉結構,皆可為相。一個人口黑面黑,除了個人躁底外,離不開三個原因。最簡單就是健康問題,健康不佳,影響臉色灰暗,都係負能量,「你沒見過醫院或療養院的人臉如桃花的。」第二是生活不如意,香港人壓力大,做甚麼事都趕時間,影響心情,臉部肌肉自然繃緊。長久下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繃緊了臉,還以為好輕鬆。第三種是他不善與人溝通,「那些財大氣粗甚至自視過高,目中無人的人,就會口黑面黑了。」簡單講,即是能力做不到他心目中的事,緊張得肌肉收縮,就黑面囉!黑面還要分有冇殺傷力的。第一種如木口木面:「這種人不善與人相處,如許冠英。」第二種是嚡口嚡面:「這種人情緒極度不安,挑剔,特首夫人是嚡口嚡面。」而黑口黑面主要是那人對身邊的事情壓力大到透不過氣,「我們的特首應付家事時就黑口黑面。」不過,這些都是人的心理因素,除了面黑黑,基本上不會影響到人。但有殺傷力的,就不同了。他拿出人體筋絡模型,指額前,頸,或太陽穴等位置都有大動脈,「當一個人情緒很不安甚至突然火爆,這個位置的大動脈就會脹起的。如果這人在沒發脾的情況下,這兩條筋都像小腿靜脈曲張般浮現,這個人就好難控制情緒。」這人的面黑黑,真正表現了他的「黑面」,來自躁底情緒,如黃毓民。另外,人們額前又有另一條筋,因為如果你集中精神緊張工作,額前的筋就會拉緊,所以若見額前的筋浮現,這人的黑面樣就源自生活壓力了。


臉上表達不滿自然宣洩負面情緒

其實,黑口黑面,除了顯示你精神緊張,需要適時放鬆身心釋放外,某程度都是「好嘢」來的。李英才說,正如悲到哭不出來才是最苦。人有喜怒哀樂,感情都是要宣洩的。有些人明明心情不好,受生活壓迫,但在外仍是笑容滿臉的,太壓抑,反而會傷害他自己,「能在臉上表達不滿,其實也是一種宣洩。很久以前鍾保羅、翁美玲那些,銀幕前仍是開心的,回頭卻無聲無聲尋死去,就太壓抑了。為何有人不開心會選擇一個人去旅行,因為去旅行去沒人認識的地方,就可以完全地放鬆,不必再扮笑。」其實美國60年代起有好多黑面研究,女的叫Resting Bitch Face;男的叫Resting Asshole Face。加利福尼亞大學心理學家Albert Mehrabian更說,因黑面人常被誤解,他們會特別注意自己的遣辭用語,聆聽別人說話時,又傾向關注字面意思,避開被對方的語氣表情影響資訊接收,所以一般都能有更好的溝通技考。所以天生黑臉跟黑得出面,都不如我們想像般差啊!記者:陳慧敏攝影:陳健邦


李英才師傅說看相不能只看五官,要連他們的語氣反應甚至筋骨去解讀。

常說相由心生,雖然有人天生皺眉黑面,但相學上說,一個人四十歲後的容顏,取決於你的成長心態。

每次上課,他都白手由人骨到肌肉到穿衣後的形態畫一次,解釋不同肌肉部份的影響力。


木口木面源自不善與人相處,表達自己,如許冠英。

加利福尼亞大學心理學家Albert Mehrabian說,天生黑面人,因為習慣睇眉頭眼額,小心遣辭用語,會是更好的溝通者。

嚡口嚡面源自這人情緒不穩,覺得不喜歡,自己不接受的事,會立即表現出來。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010/19796019
黑面 有因 睇相 師傅 咁講 無能者 無能 挑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425

從挑剔到放過自己 林欣彤 2017-12-08

1 : GS(14)@2017-12-11 07:21:07

https://www.am730.com.hk/news/%E ... %a3%e5%bd%a4-107099
記得2012年,首次訪問出道兩年的林欣彤(Mag),小妮子言談對答,絕不像廿歲出頭的新人,常掛口邊是「林欣彤為何要在這裡?」的省思,言談間,似感迷失,同年,她因失聲和情緒病暫別樂壇。5年後,重提舊事,她回想初入樂壇的日子,乘著《超級巨聲2》冠軍之勢,被捧為接班的「小巨肺」,所推專輯皆屬銷量保證;然而,縱有萬千讚賞,都敵不過無情的自我挑剔,「以前對自己要求很高,將自己推到一個無法應付的地步,跌一跤,連本身擁有的都掉丟!」結果,繃緊的橡筋幾乎拉斷。去年,Mag離開好遮蔭的大公司,轉投王祖藍的獨立工作室,推出風格大變的新歌,既演舞台劇又拍入屋劇集,「不要給自己框框,不妨多感受人生嘛!」Mag臉上掛著燦爛笑容。出道7年,從一粒音都不能走,到放過自己,是怎樣的歷程?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
髮型:Terry@Hair Corner
news-images

挑剔與欣賞的交戰
跟Mag提到當年為電影《DIVA華麗之後》受訪時,談起一場與杜汶澤爭吵的戲,突有感而發,透露曾因工作的「質與量」問題,與經理人鬧得面紅耳熱,她聞言後哈哈大笑,記不起自己何以竟膽敢自爆,只記得排山倒海的工作,令她身心俱疲。職業歌手的身份與外界的期望,促使她追求零瑕疵的演唱,「那時很執著,每次重看演出都只會挑錯處,找出哪粒音唱得不穩,即使有一千人讚我,一場show只要自覺表現不及格,足可責怪自己一個星期,經常感到很挫敗!」自視為音準機器,藉自我質疑來鞭策進步,沒半點成功感,豈不辛苦嗎?Mag點頭,「不斷操練,以為愈操便愈有信心,整個人也很倦。」牛角尖的想法,把她推進死角,「就像長期操兵,雙腳當然會抽筋吧!」終於,情緒崩潰,導致聲帶肌肉無法運作,宣告失聲,「這是一次提醒,讓我學懂放過自己,即使給我一千分,自己卻毫不享受,又有何用?」《金剛圈》的歌詞「錯,也許捉得太緊,害到自己都站不穩」,曾是Mag的緊箍咒,跌了一跤,重新站起來,向來要求嚴謹的她,才領悟首要是學習體諒和欣賞,而對象正是林欣彤本人,「現在仍會『交叉』自己,想著有甚麼要改進,但同時給自己『剔剔』,多點讚賞,兩者兼備,慢慢重建最基本的自信。」


唱出生命養分
Mag花了一年多時間,才走出陰霾,家人和朋友不離不棄的關愛,是她最強大的支援,教她學懂數算日常生活的感恩事,「媽媽的一碗湯、家人吃頓飯、與朋友開心笑一餐,都是生活中無價的禮物!」自幼接受的教導,努力付出才有收穫,卻忘記凡事有例外,「係愛啊,不是靠我做得好,值得一百個人愛,而是家人、朋友或同事們選擇愛我,他們願意付出,全因我是女兒和朋友。」感到被愛包圍,便能懂得自愛,Mag將醒覺與感悟,化為《一千零一次人生》、《我們是這樣長大的》等歌曲重新出發;失而復得的聲線與重投樂壇的機會,讓她深切反思,「觀眾能感受表演者所發放的能量,提供滋潤心靈的養分,比交出高音質的成績更重要,自己先要享受和被感動,散發自信,演出才帶有生命力。」具感染力的演出,必須盛載真摯感情,由心而發的「享受」,對Mag而言,不局限於台上,更是一種生命態度。


知所定位 破框而出
人生路,沒保證平坦暢順,在競爭劇烈的演藝圈,如何面對高低起跌?27歲的Mag淡然道,「每人都有自己的企位,所謂高或低,都只是對比,倒不如想想比較有何意義,你跟高的比較,是為了賺取名利?跟低的比較,會自滿或是感恩?其實,在本位站穩腳步,望清眼下所見的獨有風景,更為重要。」遠望前方,既可跟隨前人走過的大路,也可另闢蹊徑,各按才能,選自己合適的路,「一支棍,打出緊湊拍子;又有一人埋頭種樹」這就是《本身的用處》,她語重心長地說,「某程度上,每個人擁有的東西是注定,我們可靠努力得到,但不要貪心得到全世界。」話說回來,看自己合乎中道,不代表死守自設的框架內,而是在try and error的過程中,盡量發揮潛能,「以前很執著,覺得專心唱歌,不應分心拍戲,在0至100之間,只有兩極,現在才發現兩者相輔相成,不要給自己框框,不妨多感受人生嘛!」於是,她踏上台板又拍電視劇,好趁青春多嘗試。
news-images

演戲新體悟
新嘗試,啟動嶄新的探索旅程,帶來自我發現。兩年前,Mag有機會客串演出音樂劇《勁金歌曲3——請您記住我》,深深被現場演出的氣氛所吸引,「演員發放的氣場,觀眾即時感受,而觀眾的笑聲和反應,演員亦即時接收,很有魔力!」那份回味無窮的觸動,令Mag決定接演一連20場的《我和青天有個秘密》,她興奮地續說,「難度很高,即使NG都要扮唔係,沒有Take 2,表演、燈光、音樂,環環緊扣,當中的團隊合作,是一件很感動的事。」參演舞台劇讓她感受團隊精神,更可拋低歌手包袱,「我只需投入故事角色,不用細想林欣彤要怎樣唱,可抽離藝人或表演者的身份,有機會活出他者的人生,非常有趣!」至於拍電視劇《老表,畢業喇!》,則是老闆王祖藍親自邀請,Mag爽快答應接受挑戰,實質是戰戰兢兢,「我是全新演員,拍劇要一心幾用,同時兼顧攝影機、對手位置、拍攝角度等,當然有壓力。」她最深刻是一場跟郭晉安單對單的對手戲,要牢記一大段對白,「我很努力地背,擔心記漏對白頻頻NG,連累全體工作人員遲收工。」結果,本末倒置,劇裡角色失蹤了,換上死背對白的林欣彤,「幸好有安仔提點,不是背對白,而是要有層次地演繹出來。」初次拍劇,難免忙亂失措,Mag慶幸有前輩拍檔教路,獲益良多。


音樂人生
《老表》是齣以教育為主題的劇集,Mag飾演的程舒,以作育英材為理想,品學兼優卻缺乏自信,Mag自言,「我跟程舒很相似,外表看很有把握,骨子裡,經常沒自信。」能夠踏上音樂路,有賴良師益友從旁鼓勵,「自小我便歌不離口,直至小六的唱歌考試,得到全班最高分,音樂老師跟我說:『林欣彤,你唱歌好有天分,俾心機!』這才讓我認真練歌。」升中開始,她便參加合唱團,直至中五,受同學不斷慫恿,才首次參加歌唱比賽,「勝出比賽後,有位注重課外活動的阿sir,找我跟一班愛音樂的人組Band,參加學校的prodution team,給我們很多表演的機會。」後事如何?Mag憑《超級巨星2》奪冠實現歌星夢。出道7年,Mag坦言,每當站上大型舞台或演唱高難度的歌曲,仍是緊張萬分,「適度壓力和緊張是好事,這反映我未麻木,關鍵是學懂如何與壓力共存,例如深呼吸、飲水等,若時常想著如何消滅緊張,反會將壓力放大!」若細聽Mag出道至今的作品,不難發現她的演繹和聲線運用,少了昔日的過度用力,愈見從容自在,年中推出的單曲《奇怪》,歌路與曲風亦作了大膽嘗試,「希望明年能製作多點新歌和開個人演唱會,期待能跟全新的創作班底合作,發掘更多可能性!」轉投新公司,為要跳出安舒區,吸收新體驗,喜見蛻變中的林欣彤。
挑剔 放過 自己 林欣 欣彤 2017 12 0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20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