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海潚第二波殺到聖手教路抗災


2009-01-29  NM  
 

 

金融海嘯第二波,隨着牛年殺到,首當其衝的,是過往深受香港股民追捧的滙豐,股價在今年初七十元水平下滑兩成至五十七元。這間百年老店,陪伴着不少植根香港的商家由零到億萬富豪,他們對這間銀行都有深深的情意結,可說是滙豐的「死硬粉絲」,持有滙豐的股票達數十年之久;當中包括澳門第一代賭王傅老榕嫡孫傅厚澤、工廈大王楊耀松長子楊國佳以及嘉華主席呂志和等等,這班從口袋中掏出真金白銀,投資滙豐股票的富豪,原來對滙豐以及當前的投資環境有另一睇法及心得,可作為小投資者的參考。傅厚澤大市差不多見底

二、三十年代在澳門以賭業起家,累積豐厚財富的澳門賭王傅老榕家族,資產遍布世界各地,估計逾百億元,其嫡孫傅厚澤自八十年代尾,便從父親傅蔭釗手中接棒管理家族事業,每每能在市場低買高賣的他,被視為家族的「基金經理」,其中於九七回歸前以六十九億天價,將富麗華酒店賣予麗新集團林建岳一役,最為人津津樂道。

近期滙控被大行唱淡,股價狂瀉,總結整個鼠年更大跌五成,而港股亦慘被拖累,踏入牛年亦未能沖走熊市氛圍,恒指只能徘徊在萬二點水平,一眾坐艇股民愁眉不展,但善於睇市的傅厚澤則另有睇法。

上週四早上,港股踏正十點開市,六十二歲的傅厚澤步履輕快、精神抖擻地步入家族大本營金鐘東昌大廈上班。記者表示欲訪問他的投資心得,他面帶笑容地說:「我今日已經遲咗返工啦,其實我都唔會成日睇住部股票機嘅,我只睇大勢,又唔係炒。」

力撐滙控抵買

對於滙控連跌八日,一度失守五十五元創逾十年低位,不少投資者開始質疑應否跟大藍籌做人世,傅厚澤反而認為是入市時機。「我覺得港股跌到一萬點嘅機會唔大,現時已差不多見底。

「滙控唔使英國政府幫,好多人就話咁樣令佢嘅資本壓力加大,加上無人睇到壞賬嘅黑洞有幾大,令股價喺一段時間之內都會受壓,起碼要年中公布咗業績之後先至明朗。不過我私人認為而家幾抵買,滙控我哋一向揸長線,由一九四七年阿爺嗰時已經持有至今,幾十年來佢嘅派息高,回報可以話係全港最好。你睇其他銀行有邊隻可以比滙控更穩陣?佢哋嘅管理層亦一向做得比其他銀行好。」

訪問當日傳出這隻大笨象擬以每股三十三元、四股供一股,集資超過一千億元,傅厚澤說如果滙控要供股,他一定會支持。「供股價平梗係供啦。其實而家都差唔多可以再入貨,分階段一、兩次咁入安全啲,永遠唔會摸到底o架。」

首選大藍籌

一如大多數以謹慎理財為原則的老牌家族,傅厚澤揀股首選大藍籌:「當大市一起動,一定係大藍籌起先,市值細嘅次要。行業方面,以香港區來說我哋主要買銀行、地產及公用股。新地、長江、九倉隻隻都有,都揸咗幾十年;公用股都係港燈、煤氣呢啲,雖然升市時起得慢,但防守性亦比較強。」

由於家族資產遍布多個國家,因此進行投資時,傅厚澤都喜歡將不同地域的貨,放在同一把天秤上稱一稱。「買股票我睇佢嘅P/E(市盈率)幾多,如果升到太高,就要以世界水平去比較吓。英國嘅金融股危險性最高,因為英國市場好窄,佢哋又唔夠美國嘅公司又或者滙控咁全面同國際化,所以我好少掂。」就算他去年曾買入過RBS(蘇格蘭皇家銀行)及BNP Paribas(法國巴黎銀行),亦已統統放掉。「當時係趁歐洲同英國股市升過一輪買嘅,不過計算好有利潤就要放。」

樓市寒暑表

在物業投資上戰績彪炳的他,每次出貨都被市場認為是樓市見頂指標。○七年初,傅厚澤又開始出貨,包括賣出壽臣山道東一號其中一間洋房,兩個多月間大賺過千萬;到十月底恒指升至三萬一千九百點歷史高峰水平,傅家持貨十一年的銅鑼灣世貿中心十七樓,即以一億四千萬賣出,賺了三千三百萬。而最和味的,要數○七年底豪宅急升之際,傅氏連同其他散業主,出售山頂加列山道Kellett Grove兩幢豪宅物業,最後由南豐以十六億五千萬買入,估計傅氏淨賺逾五億元。

以「有一定利潤便要放售」為投資原則的傅厚澤,似乎預早聞到樓市燶味,更加快放貨速度,其家族位於筲箕灣的四層海安商業中心,便在去年初賣出,雖然蝕了一千五百萬,但樓市在去年第一季即見頂回落,可見傅家的放售行動早有玄機。

英國地產伺機放售

傅厚澤現仍持有的十二幢壽臣山洋房,於○六年十月至十二月間購入,平均呎價一萬一千元,他坦言本港豪宅下半年市況會更差。「金融海嘯對樓市嘅影響起碼持續多兩年,豪宅影響最大,而家好多租約開始到期,空置率會攀升,原本三萬幾蚊呎嘅,隨時跌到兩萬幾都唔出奇。」他表示,現時壽臣山的洋房租約一般為兩年,但部分租約將於今年到期,「我哋有三成租客係銀行同金融公司,一幢洋房月租十幾萬,而家一係退租一係減租,再傾租約時起碼要減租兩、三成。」問到何不索性全部賣掉套現,他說:「物業唔可以賣晒淨揸現金,點都要有啲收租,才有現金流入。」

本刊追蹤其交易,發現除香港外,過去十多年在英國商廈買賣中,起碼賺了七億七千萬港元,當中位於倫敦的Centurion House於去年初售出,持貨兩年多勁賺一千二百多萬英鎊,以當時匯價計算,即相當於兩億三千萬港元。

傅厚澤說,位於英國倫敦的物業已於過去幾年間陸續售出,只保留蘇格蘭愛丁堡Caledonian Exchange及位於格拉斯哥的The Equinox兩幢商廈,現時分別由標準人壽及按揭銀行Halifax租用。「當地金融機構都要裁員,佢哋只要大業主同意,就可以將租用嘅地方自行分租出去,咁對我哋無咩影響,只係佢哋再分租出去,租金一定更平,租客嘅質素亦次一級,對幢物業嘅整體評級唔係太好。」

而他在日本市值約十億港元的服務式住宅,亦已沽出八成;美國的酒店及公寓,更在三年前已全部賣清,避過一場美國次按風暴。「當時覺得美國嘅潛質已盡,再做落去都無upside(上升空間),反而開始睇吓中國市場。但當時中國好多熱錢,個勢升得太快,無咩平貨,而家就平啦,有機會可以再睇吓。」

揸現金為上策

現時由傅厚澤打骰的家族基金廣興置業(未計傅家各家族成員的私人資產),總資產達八億美元。在金融海嘯之下,「cash is king」,傅厚澤透露,目前公司的資產組合以現金為主,其次是地產業務及債券,各佔約三成,風險較高的股票投資則最少。「原本地產比重佔一半以上,不過好多物業已經放售,而家無買貨,所以持現金多啲。現時通脹回落,所以持債券比例亦大,無得選擇嘛。」

一場金融海嘯,累不少富豪身家大縮水,傅厚澤坦言家族基金的市值比一年前縮水兩成。但比起恒指一年跌了近五成,算是跑贏大市。但他似乎並不滿意:「輸少當贏嘅人係阿Q精神啫。我哋有自己嘅風險管理,我有相當嘅權力去做決定,因為有時機會來到反應要快;但當投資銀碼超過一個限額,就要同股東匯報,一起做決定。」

○九見雙底楊國佳小注怡情

與傅厚澤相若,今年五十二歲的楊國佳背負着管理家族資產的大任。其父楊耀松早年與新地創辦人郭得勝的鴻昌行,聯合獨家代理YKK拉鏈。後來,在七、八十年代搞地產,專門發展工廈,如在觀塘及九龍灣一帶多幢楊耀松工業大廈,仍屬其家族所有,連同其他的商業大廈,楊氏家族一共最少有十多幢物業收租,資產保守估計也有過百億。

族長楊耀松於○三年過身,長子楊國佳負責打理家族的收租物業及股票投資。早於去年中秋前夕,他聽取私人銀行家建議,在滙豐股價一百二十元的水平,盡沽手頭的滙豐,上週四,當滙豐跌至五十七元時,他得戚地向記者說:「唔少世叔伯揸滙豐,腳仔都軟埋,打電話來同我傾偈,知道我百二蚊沽咗條氣幾唔順。其實我都未沽晒,中長線及短線的滙豐就賣晒,仲保留住一啲係棺材本。」喜歡搞笑的他不肯透露仍持有多少滙豐股票,還說:「棺材本可以係四塊板或者一張蓆嘅!」

滙豐被各大行狂質,楊國佳的看法是:「啲基金佬掟定先,預計會供股,到時供股個價一定有折讓,所以套番啲錢先,唔係邊有錢供?咁樣叫以戰養戰!」

但他並沒有打算現階段瞓身買滙豐,要等到業績公布後才決定。「依家個大市好容易做落去,搏滙豐反彈,倒不如去空期指,我所知道,唔少大戶咁樣做賺到嘔。」

他承認還有「點」棺材本,那些服侍開他的大行銀行家,對他的戶口一目了然,於是趁着新一年開始邀他出席○九年投資展望,有些更在四季酒店舉行,備有美酒佳餚,他說:「呢個時候啲銀行佬想我哋開單,買accumulator、derivatives(衍生工具),依家開單,咪即係搵老襯!羊毛出自羊身上,去四季食一餐聽講座,咪以為有着數,其實即係食自己。恒指由三萬點到家吓萬二點,每個階段啲banker都話抵買o架啦!」

信人不如信自己,楊國佳認為二月及三月份是業績期,市況將會很差,但公司也只是反映去年九月至年底金融海嘯的影響,七、八月份另一次業績期,加上暑假到失業率會勁升,到時才全面反映金融海嘯的威力,所以○九年將出現雙底。他又引用微軟發盈警來睇市說:「現在的市況是『無得估』,你睇,連微軟咁大間公司發盈警,都無話projection(展望)利潤會跌幾多,這個時候買乜都係,細細注就算了!」

趙世曾滙豐升穿二百元

活躍「Ball場」,出入都有美女相伴的卓能集團主席趙世曾,父親趙從衍是上海四大船王之一,與滙豐關係源遠流長,他指六、七十年代已經開始買入滙豐股票,當時股價約是每股二、三元,而他現時手頭八十多隻股票當中,大部分是一兩年前抽新股得來,不少是中資銀行股,但大部分都「坐艇」。而多隻股票中,以滙豐最重磅,「我喺百三蚊又入過、一百蚊又入過、七十幾蚊又入過,拉上補下都有賺啦。就算而家跌成咁,我都唔會放o架,一日未放即係未結算,即係未輸啦。而且呢隻股票,以前咩災我都唔放,我睇長線會升到二百蚊,就算我睇唔到,都可以留俾孫呀。」

趙世曾指出他買股票有三大宗旨,第一、不會借錢買股票;第二、不賺不放;第三,不聽別人意見,他說:「點知人哋講啲嘢啱唔啱,可能累你蝕,要靠自己。股票幾時先放呢?就我覺得賺咗好多嘅時候,就會沽出手頭上百分之二十嘅股票。」如月初,中交建旗下子公司,被指涉嫌在競投貨櫃碼頭項目時,向孟加拉前總理的兒子行賄,趙世曾就是以五元價位獲配股的,於二十元時已經沽出所有中交建股票。但其餘「坐艇」的股票,就仍然持有不賣。

雖然睇好滙豐升穿二百元(注:他指是十年),但趙世曾對後市仍然相當審慎:「而家唔沽,亦都唔會買住,再等吓先,其實現階段最好咩投資都唔好做,賺一蚊使三、四毫子好喇。最緊要咩都慳,好似我咁,喺出面食剩啲嘢最好打包,我知好多人譏笑我,但唔怕喎,咁先可以儲到錢。唔好好似啲美國佬咁,先使未來錢,就係佢哋咁嘅習慣,先搞到個經濟咁。」

「撈底王」吼低位入貨

年屆八十五歲的協成行集團董事總經理方潤華,是名副其實的老香港,父親方樹泉在筲箕灣曬芝麻起家,後來進軍地產界,協成行至今單在香港有超過二十幢物業收租,市值逾七、八十億元,而自言屬保守派的方潤華,與呂志和一樣,是滙豐的「死硬粉絲」,去年初,本刊曾訪問過他,當時滙豐跌至一百二十三元水平,但他對滙豐仍充滿信心,並說:「做生意要講長遠,公司基本因素好,中東油元前排就買咗,今年佢可能繼續差落去,但它和交行有合作,內地經濟起飛,次按蝕掉的好快會在內地賺回。」如今滙豐跌至五十元水平,已經長揸廿五年滙豐的他說:「無邊隻股票好似佢咁穩陣。佢個價升跌唔會話差好遠,遲早會升番上嚟,而且我主要係收息,所以唔怕。」

曾自稱膽小的方潤華對股票的投資策略是:「我堅持只會把資產的百分之五放在股票上,其餘都是投資物業比較穩陣。」而縱觀協成行旗下的物業,與他投資滙豐一樣,一直是長線持有,如中環威靈頓街六十八號及安慶台安慶大廈,就持有超過四十五年;在地產場上多次成功「撈底」的方潤華,於○一年科網爆破,他以一點八億元購入佐敦道協成行,至今巿值已翻了一番;於○三年沙士,他又以三億元入標中環的金城銀行大廈。這次「撈底王」說:「等滙豐再跌定啲,我就會入貨。」

總結多位投資老手,在金融海嘯第二波殺到之際,他們的策略暫時都是持盈保泰,忍手為上。

呂志和揸滙豐坐艇

嘉華國際及銀河娛樂主席呂志和,早於五十年代在香港發跡,投得石礦經營權後,繼而涉足地產及酒店業,生意遍布海外,而滙豐亦是他的主要往來銀行之一,對滙豐股票情有獨鍾,但這次亦逃不過「坐艇」厄運。

上週五早上八時多,在深水灣俱樂部打完高爾夫球的呂志和,向記者透露他在高位時已買入滙豐,並正在「坐艇」:「唉,我自己都喺高位入咗貨呀。(幾多錢入?)唔好提,總之係好高嗰時,而家仲揸住。」不過,他就仍然看好滙豐前景,他說:「呢隻股票唔怕買,揸長線嘅,遲早升番,而家個價位夠低,有錢嘅不妨買入。有大鱷想整死佢,不過佢好強嘅,整唔死。」對於大市,呂志和就叫香港人要小心,「要持盈保泰,喺現階段最好唔好亂使錢。」

 
海潚 潚第 第二 二波 波殺 殺到 聖手 教路 抗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05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