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威脅麗嬰房的中國通路黑馬股

2011-10-24  TCW




一隻「黃色小鴨」毛利率竟然接近 六成,不只是兩岸許多爸媽買給嬰幼兒的品牌新寵,還是一檔威脅麗嬰房的中國通路概念股,近期連美國最大網路電子商務公司亞馬遜(Amazon)都和它洽談 合作。這隻黃色小鴨的幕後推手,正是來自台灣的東凌公司。

中國銷售通路破千家連新疆、內蒙都有據點

東凌近五年在兩岸賣出上百萬個練習杯(編按:嬰兒斷奶後學習喝水用的杯子);現階段在中國擁有超過兩百家自有直營店,包括上海港匯廣場等徐家匯商圈、北京 王府井百貨都在內。若加總經銷通路則破千家,連西北的新疆、內蒙古也有據點。

台灣經銷商世岱嬰兒用品總經理李春甫指出,相較奇哥、麗嬰房及興櫃的儀大都以代理童裝品牌為主,東凌則是台灣唯一自有品牌嬰幼兒用品商。

股本二億五千萬元,約僅麗嬰房八分之一的東凌,去年營收九億五千萬元、毛利率五七%、每股盈餘(EPS)破五元,除營收規模外,獲利能力比去年毛利率四 四%、EPS一.八元的麗嬰房更好。

東凌其實是從禮品文具小廠起家,西進布局不到十年,躋身兩岸前三大童裝與嬰幼兒品牌通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時間回到一九八八年,東凌總經理許復進離開雜貨貿易公司,夫妻拿出五十萬元創業。看到迪士尼、凱蒂貓等肖像可延伸無數商品,萌生品牌概念,沒資源的他只能 先在台南蓋間小廠,生產絨毛玩具。沒想到,資金幾乎全數投入事業,夫妻倆馬上面臨生計問題,「最苦的時候,第二個小孩還沒滿月,太太要坐月子,身上只剩一 千元,」回憶當時低潮,許復進仍歷歷在目。

一九九○年,機會終於降臨。他接獲美國客戶幼兒水中玩具訂單,客戶市調結果中,小鴨、熊、大象、狗、青蛙最受兒童歡迎,每次訂單又以小鴨造型占四成最多, 他嗅出商機,隔年申請黃色小鴨商標,把品牌概念引進禮品生意。

遇到景氣大好,公司年營收破千萬元,讓他賺到第一桶金;偏偏一九九二年,美元兌新台幣匯率從一比四十大幅升值到一比二十五,禮品生意只能苦尋轉型。

一年開發五十項新品由年輕媽媽組研發團隊

一九九四年,許復進看到公司不少新婚媽媽,便把黃色小鴨商品年齡向下延伸,替品牌找出路。當時嬰幼兒用品市場較無品牌概念,只求便宜、堪用,他卻看到切入 機會。「走代理有區域、生產類別限制,品牌則可自己研發、布局全球,」為求產品區隔,當同業用模具廠既有公模生產,他卻甘願每一模具至少花六個月,從自行 繪製設計圖、開手工模、修改等過程扎下基本功。

此外,東凌研發團隊由數十位年輕媽媽負責,很懂使用者需求,又可試用,不斷微調到最好。以練習杯為例,為改善過去市面練習杯易倒問題,便加寬底部;握把會 滑,添加止滑功能;結合衛生與安全趨勢,把固定吸管改分段方便清洗,且材質運用奶嘴原料的食品級活性矽膠,而非工業級。

雙方合作逾二十年,立台彩色印刷董事長羅文章觀察,早期嬰幼兒用品不重安全、外觀等品質,許復進從創業開始便多花至少一成成本,選用較好原料,成品售價約 比同業貴兩成,初期因此吃足苦頭。

在品牌未深植人心階段,每開發一個模具,數十萬元的投資,對中小企業是極大壓力,何況還是一年至少開發三十個模具。

「開發出來一片茫茫,客戶通路在哪?最多庫存時有五千多萬(元),」許復進不諱言,別人不買他照樣要新開發模具、商品,連親戚朋友列他為借錢拒絕往來戶也 不放棄,「要堅持(品牌)會很辛苦,可是放棄就什麼都沒了。」

隨著產品逐漸開發,他過去經營禮品生意時的香港客人開始下單,獲香港年輕媽媽青睞打開外銷市場,再把獲利投入模具設計,墊高競爭門檻。

「嬰兒用品有個好處,開發後近二十年來很少淘汰,」許復進解釋,不像一般消費品有流行性顧慮,這類商品只有嬰兒誕生時消費,對消費者來說都是全新商品,可 不斷隨產品開發累積品項與研發實力。

經營自有品牌的他,省下同業約占成本兩成的品牌代理授權金,拿來做商品開發,每年投資五十個模具、耗資近千萬元,如今東凌嬰幼兒用品品項已達一千二百種, 其中童裝、嬰幼兒用品各半,相較一般代理同業不到百項的嬰幼兒用品,可說業者之最,也成了它自有品牌外一大競爭優勢。

上千品項居業界之冠營運模式同業難以複製

他透露,曾有同業想學他的營運模式,後來評估自行開模時間、成本,只能放棄。 這樣的布局,在○二年西進中國打品牌時發揮了功效。原來,東凌上千種嬰幼兒用品讓百貨公司埋單、邀請進駐。

二○○五年,受惠黑心商品事件,中國消費意識抬頭,黃色小鴨用品一夕看漲,自有與經銷直營店破百家,進入快速成長期。今年再摘下「上海知名品牌」,品牌形 象又獲提升。

漸站穩兩岸市場後,東凌一○年又布局美國市場,已有六家直營店,印度則是下一拓展重點。儘管海外布局可彌補台灣少子化問題,但能否持續研發受全球市場歡迎 的商品,仍是東凌的挑戰。


威脅 麗嬰 嬰房 房的 中國 通路 黑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26

那些年,我炒房的日子(房產投資啟示錄之一) 被解放的mogwai

http://xueqiu.com/1674117751/26982297
投資證券的人一般都看不起房產投資人,包括我自己。

雖然近幾年本人主要方向還是投資房產,但從花掉的精力和投資回報來看,房產投資大大超越股票投資回報。

其中緣由我已經在之前的一篇《2013年的思考》裡反思過。這一篇我主要結合自己和別人的經歷,說說房產投資的專業性。

房產投資的專業度並不比股票投資差。對於一個新手來說,不同的選擇獲得的投資回報率大大不同,類似於選對了牛股,一飛衝天;選錯了熊股,萎靡不振。

新房:未來市中心是屬於土豪的

在國內一二線城市,新房是大部分初次買房的年輕人會選擇的。但實際上,隨著房價節節攀升,除去富二代和土豪,適合初次買房人的新房絕大部分集中在非常偏遠的地段。上班、生活都非常不方便。

筆者2006年在南京市中心夫子廟附近購買過一處挑高物業,當時的價格在11850/平米,而現在南京舊城市區新房的起步價格都在3萬以上。而1萬多的價格,南京現在只能在江北等偏遠地段買房了。每天過個長江大橋上班都費勁。

所以,對於初次買房人的建議就是:不要買新房,在市區買二手房。這樣可以在黃金地段買到有小區的物業。雖然房子年代舊了點,但上班方便、生活無憂。萬一以後拆遷了,還能賺一筆。

未來市中心新房只會往高大上方向發展。你會發現,2000萬以上的房子,跟買白菜一樣很快光盤。因為在市中心置業的人,都不會只有一處房產。他們能夠辨別什麼是好物業,什麼是爛物業,手上資金也很充裕。



二手房:別跟壞人做交易

提到二手房,筆者一把辛酸淚啊。

二手房遇到的問題比新房要多。不過筆者覺得最關鍵的,還是交易的對象。

在那些炒房的日子,筆者接觸過小建築公司總經理、大學教授、國企職工、博士生、高利貸商人等行行色色的人。

感覺最奇葩的就是「大學教授」。我並非詆毀大學教授,只是教育工作者,包括中學老師,做事情普遍比較細,善於算小賬,沒有大格局。而我又不幸遇到了南京某著名大學的奇葩教授。

感覺最噁心的經歷是被爛中介騙。這也是賣房人要注意的:很多不良中介會唱雙簧,一個冒充賣房人,另一個和你談獨家代理。

感覺最不好對付的就是放高利貸的商人。

炒房經歷的故事太多,以後可以慢慢講述,不在此一一敘述了。 對於新手買家來說,就是兩句話:看準人,定好條款。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拍賣行:淘便宜貨的好去處

拍賣行也是買房子的好去處。

2006年前後,農行為了能在A、H股上市,把公司歷史遺留的物業統統放到拍賣行出售。很多拍品價格都低於市價,加上那時候房子雖然已經開始火爆,但價格還算在低位,競拍者往往能夠淘到便宜的物業。

2009年,筆者也曾在拍賣行競拍過一套物業。這是一套位於南京黃金地段的房產。樓盤開發商老闆突然去世,導致該樓盤資金鏈斷裂。該樓盤建築商向法院申請了凍結土地,導致該樓盤大證被凍結,業主無法分割辦理土地證,有些內部認購業主甚至無法辦理房產證。

筆者競拍的物業就是由於業主斷供,銀行向法院申請執行的拍賣。也就是說,這是有瑕疵的物業。類似於股票中的垃圾股。當年,相同地段的物業已經達到15000,而這套房產的第三次競拍價(註:法院拍賣一般只拍三次,最後一次價格最低)大概在7000左右。

最終筆者以每平米7800左右的價格,拍下了這套房產。

後來,這個樓盤在拖延了4年後,才最終多方協調解決了土地證的問題。兩證齊全後,該房產售價自然水漲船高,目前的市場價格大概在16000~17000左右。

【注意】 拍賣行雖然能夠拍到房產,但問題也很多,主要問題集中在:
1、房子產權不全,沒有土地證或房產證,有的兩證都沒有
2、房產有共有產權人,拍賣權益只佔其中一部分
3、房子已經通過司法程序拍賣,但房屋內有人居住
4、產權人已落戶在房子裡,且不配合過戶
5、拍賣需全額付房款,且要給拍賣行交付一筆5%手續費

所以,筆者並不建議新手買房自住選擇拍賣形式,但如果有閒錢投資物業,倒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那些 我炒 炒房 房的 日子 房產 投資 啟示錄 啟示 之一 解放 mogwa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727

投行炒房的厚利 陳俊豪 - 中環馬戲團

http://centralmonkey.blogspot.hk/2014/02/blog-post.html
大型投資銀行 (英文為Bulge bracket) 裡面有多個前線部門,包括投資銀行部門 (investment banking division)、私人銀行、資本市場、銷售及交易部門、研究部門、資產管理等。投資銀行部門簡稱投行部門 (IBD),又稱企業融資部門,Corporate Finance Department,主要負責上市、集資及併購。因為投行部門的工作性質都較為高調,在很多公眾眼中,投行部門就代表了投資銀行。所以很多人都以為投行部門就是投資銀行的主要業務。

但事實上,大型投行部門不但不是投資銀行最賺錢的業務,投行部門的盈利貢獻甚至只佔大型金融集團極細的比例。過去十年,投資銀行最賺錢的部門是銷售及交易部門內,俗稱「炒房」的自營交易部。在金融海嘯時,「炒房」虧損嚴重。從此,投行聲稱已慢慢結束「炒房」。儘管如此,改組後的銷售及交易部門繼續為投行賺取厚利。以去年為例,高盛的交易部門佔了全年總收入的47%。

雙反,香港本地證券商生意一直慘淡:經營成本不斷上升,但交易收費不斷下跌。結業、被收購的本地券商為數不少。奇怪的是,本地券商位處香港,北望神州,理論上受美國次貸、歐債危機影響最少 。投行面對大風大浪的國際金融市場,更嚴峻的經營環境,但成績比在身處在「會生金蛋的」香港交易所的本地券商表現好好多。究竟投行的交易部門是怎樣賺錢?

一般散戶買賣股票,透過經紀或網上平台也好,只要到價,港交所的對盤系統就會把買賣雙方的盤配對,只要交易數量對,即成交。因為交易量不大,數個散戶的買賣並不會影響市價。所以,散戶不需像大戶般,入貨擔心會扯高價位,出貨擔心引起拋售。有時,知名的投資者出貨更可能引起恐慌,令大戶的貨沒人接之餘,更可能會發生「人踩人」的慘劇。大戶不斷被市場盯著,要輕輕的來,輕輕的去,一點也不容易。這樣就為投資銀行提供了賺錢的機會。

如大戶要出貨,又容易找到買家的話,可以透過投行的「黑池」、高頻交易、亦可委託投資銀行找買家,進行「大宗交易」 (Block Trade)。這些「大宗交易」的買賣價及條款都是買賣雙方私下訂立,因此不會影響港交所的市價。問題是,如果大戶要錢唔要貨,在短時間內又找不到買家,那怎樣好呢?交易部門賺大錢的機會就來了!投行可以低於市價,用低成本把貨接下來,這樣帳面就已賺了一筆。只要個市未有大跌,之後小心賣,務求不要影響市價,就掂。這樣的交易每天在市場大量發生,為市場提供流動性,對交投量不大的市場非常重要。對投資銀行的代價是資本都會壓在收回來的貨上,銀行亦要承擔股價波動的風險。

問題是,如果個市大升,作為交易部門的主管的你,會否要求同事盡快清倉?抑或是,你希望同事慢慢賣,拖一時得一時,幫公司賺多點錢,自己賺多點bonus?又如果,賣唔切,市急跌,又怎樣?這就是金融改革的關鍵。

當美國前聯邦儲備局主席伏爾克雪茄伏 (Paul Volcker) 構想伏爾克規則 (Volcker Rule) 時,他的想法非常簡單:銀行不應該用股東及公眾的存款來賭來炒賣,因此要禁止銀行進行自營交易。大家都大概知道炒賣是甚麼,並不難理解。伏爾克規則最初的草稿亦很簡單,只有數頁紙。然而,要定義「炒賣」卻很難。如同光頭一樣,大家都知道光頭的人大概是怎樣,但要精確定義光頭卻很難:要有多少根頭髮、頭髮有多稀疏、髮線有多後才算禿頭?投行究竟是真的幫客戶接貨轉賣,還是炒賣?前者,有實際需要,要取替的話對金融市場影響極巨且深遠。後者難以定義。這是導致伏爾克規則終定稿有963頁,2826個附註,而且複雜到沒有人真的能看懂。亦因為文件太複雜,官員準備時間不足,伏爾克規則有不少有爭議的條文及漏洞。到了現在,伏爾克規則已沒有大殺傷力,不會對投行的業務、盈利有重大影響。華爾街的大行充分利用他們在華盛頓的影響力,又贏了一仗。
投行 行炒 炒房 房的 厚利 俊豪 中環 馬戲團 馬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965

專註造房的萬科也要做ARVR產業了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1720.html

萬科轉型為城市配套服務商後,其推動產業發展的腳步正在加速。5月31日,上海萬科產業宣布與ARVR行業企業Realmax合作,成立ARVR產業聯盟。

“虛擬現實、智能制造、文化創意、新金融將是我們的主要招商方向,主要還是看重這些產業的前瞻性。在虛擬現實的應用上,AR和VR是兩個梯隊,VR在技術瓶頸上還沒有完全突破,所以在應用上還不是特別廣,但是國際上在AR領域上的應用已經走到了現實階段,所以在產業打造上,我們先把中國的AR企業或者AR的實際應用變成一個產業化的平臺,然後借助萬科在房地產等各個領域進行應用。”上海萬科產業相關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資源整合平臺

萬科的產業平臺叫星商匯,定位做一家全國化的產業資產管理公司,主要是為產業辦公的項目提供產業服務。其實現價值主要有兩個方面,首先是物業的增值,通過萬科產業的資產管理和提供服務來增加產業園區的租金。其次,萬科產業為這些園區的企業提供服務,比如上述AR聯盟就是其行業客廳的一個行業分類,萬科產業希望這些園區企業將這類外包服務都交給萬科完成。

“你可以把我們理解成為一個加速器,我們主要的客戶就是20人以上的中型企業,他們的產值大概在1000萬-2億的區間。這些企業通常有一定的服務需求,但是自己建立後臺支持的服務體系成本太高,因此萬科產業的平臺就是可以給他們提供這樣的服務。”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

從去年開始,萬科就開始逐漸進行產業平臺的資源整合。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去年12月,星商匯分別與以色列國際孵化器、美國創新技術投資、意大利米蘭時尚科技創新及保加利亞對外投資合作等展開了戰略合作,搭建跨國際創新合作平臺,為雙邊孵化、項目合作、技術轉移、人才交流等方面提供支撐。到了今年3月,萬科位於美國洛杉磯帕薩迪納的孵化器也已落地。

產業地產究竟有多大的市場呢?

2015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其強調多部門聯動,有望真正完善科技體制,並推動科技園區的發展。

東方證券地產行業首席分析師竺勁認為,市場導向的本質在於政府給予科研企業更多的財政扶持,並減少行政幹預,而在經濟下行背景下,政府必定會優先扶持對國民經濟貢獻突出的單位,科技產業集聚度高的代表性園區將尤其受到政府重視。

輕資產服務創造價值

同時,產業園區依舊面臨供給過剩的背景。目前上海部分園區空置率超過20%,同質化問題導致園區以壓低租金和售價的方式吸引招商。

“星商匯正是希望解決產業園區的矛盾,通過服務雙方提高產業園區的活力並收取管理費用,對於入駐企業而言可以獲得更多的增值服務,對於產業園區的業主可以提高租金收入。”上述負責人說。

正是基於此,上海萬科逐漸形成了一套產業發展模式:成立全國化的產業資產管理公司,輕重結合,重資產部分包括園區的銷售和出租;輕資產主打“星商匯”產業服務品牌,面向萬科內部以及外部的產業地產開發商,快速複制,輸出品牌和管理盈利。這也就是說,未來星商匯不僅僅管理萬科的物業,還將管理其他開發商的物業。

傳統的產業地產商大多停留於基礎的園區服務,行業對增值服務的需求尚沒有得到滿足,這就是萬科想要嘗試的:重服務,偏運營。

如何運營和服務好業主,成為星商匯思考的問題。對此,星商匯針對自己的會員提供100多項服務,但是有幾個大類是星商匯覺得很有意思的。

首先是人才的招聘和服務,這個主要還是利用了萬科原有的一些體系支撐。再者是資金合作,主要指的是投融資服務,如企業孵化及投融資指導、企業上市策劃與輔導、企業快速貸款擔保、資金運轉綠色通道。同時,星商匯還在打造商旅服務,主要是幫助中國企業認識國外的資源,做了一個國際孵化器,比如上述說的到合作國際孵化器就是為了對接這個資源。

此外,星商匯的行業客廳也是一個亮點,其希望主要是把相關的產業集群搞在一起,提供一個行業的服務,比如AR的一些分享活動。這個邏輯很簡單,只有把行業的人聚集在一起,才有生意做,那麽才有服務可以做。星商匯就希望成為這個生態系統的建造者。

如果這個生態模式建立起來,那麽星商匯就有了自己的商業模式。首先,通過星商匯的平臺給園區工作的白領提供服務,而星商匯則向後端的供應商收費。再者,星商匯提供會員服務,比如上述的100多項服務就是需要會員繳納會員費用。最後,星商匯海提供B2B的接口服務,如果星商匯都可以了解企業之間的需求,就可以機遇這個數據進行分析提供咨詢,更好的撮合企業進行交易。

“目前我們已經有800多個會員企業,很多服務還是在免費提供階段,如果我們可以有足夠多的會員和數據,那麽我們的商業模式就可以完全實現,而目前我們做的就是利用萬科平臺更好整合資源,服務更多的企業。”上述負責人透露。

專註 註造 造房 房的 萬科 也要 要做 ARVR 產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311

投资客王晓:不炒房的人生怎么过?

1 : GS(14)@2010-11-07 15:50:31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8/2NMDAwMDIwNDg2Nw.html

       因为住房,王晓的人生已完全改变。
7年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学老师;7年后,他已是沉浮楼市多年的资深投资客,身家上千万。
中学和大学同学的QQ群里,他是大家咨询最多的房地产“专业人士”。
上投摩根副总侯明甫说过:两个水平、背景条件相当的人,率先接触房地产投资和证券投资的那个人,财富水平要远超过另一个人。
王晓显然是“那个人”。不过,在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财富增长游戏之后,他很迷惑:调控之后,楼市是否依然如昨?几年间身家暴涨,他似乎已经不太清楚自己是谁。曾经的梦想和职业规划,发生了断裂。未来的人生,如果没有房子可投,应该怎么度过?
懵懂“入行”
王晓是从2003年开始购买第一套房子的,当时就是为了自住。但入住半年后发现,房价暴涨。他把房子卖掉大赚了一笔。不留神走上了投资房产的道路。
2004年,王晓朋友所在的公司在深圳关外宝安区开发了一个楼盘,还剩下十几套没有卖出去,领导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剩余的房子降价促销卖出去。
眼看到了规定的时间,10多套房子还没有卖出去,王晓的朋友找到了他。跟家人商量后,王晓买下了其中6套单身公寓,每套房在45-52平方米之间,均价2000元左右,每套7-9万元。两套全款,四套按揭。“当时没想太多,价格便宜,自己能承受得起,顺便做投资考虑。”
此前,深圳的房价一直平稳地上涨,保持在一个比较低的价格水平。关外的房子由于环境、配套设施不完善,交通不便等因素,价格更是低廉。
就在这一年,国内金融学者易宪容呼吁“谨防房地产业要挟中国经济”,房地产投资过热苗头出现;行业经历8·31大限,开始实行土地招拍挂制度,价高者得。
2005年,中国政府开始进行房地产调控,陆续启动了营业税改革、90/70新政等,但收效甚微。而房价、地王、开发商、楼市等等,却开始酝酿发酵。
转眼到了2006年,王晓要结婚了,想在关内南山区买房,看中了一套,大概七八十万。钱不够,就想把投资的房出货。
“过去一问,原来宝安的这片房子已经涨了快一倍,一激动,就把这6套全部卖掉了,赚了50万。不多。”
此时已是2006年底,深圳南山的房子均价在9000元/平方米左右,较之前已经涨了不少。
王晓更加清晰地意识到,房产投资的利润是如此之高。“我在中介那边放了一笔款,大概是20万左右,告诉他们我的选房标准,合适就要。”
买房上瘾
在中介的撮合下,王晓认识了一大批炒房的朋友,这其中有很多炒房大户,动辄出手就是十几套,让他大开眼界。
王晓开始和这些人合作,“我们要是知道哪个楼盘要开盘了,就千方百计地找关系,要房源。一旦把价格谈妥,我们都是整层,或是半栋半栋地拿,以楼梯为界,然后我们再内部分房。”
身为数学教师的王晓,对数字异常敏感。“买房子不但贷款给你,还要给你优惠。我投个5万、10万块钱,就可以把一个70万、80万的房产买下来。”王晓回忆,买下来过不了多久,房价可能就翻倍了,收益率骤然放大了10倍。那时的首付也低。
王晓几乎上瘾了,因为买房卖房这个收益和简便程度太神奇了。做一个公司,无论做得多好,整天操心操肺的,最后下来都是吃力不讨好,挣不了大钱;但投资房产不同,只要对整个房市本身、局部的东西理解透了,操作上没有大的问题,放着胆子收钱,不上瘾也难。理论上讲,如果政府不加干预没啥风险。
数据显示,到2007年5月,深圳市商品房成交均价最高的区为南山区,达到21988元/平方米,这个价格曲线,似乎就是按照王晓预期的那样在走。
王晓深刻地记得这一年的“五一”,同学聚会,本来默默无闻的他,忽然成为了焦点,因为他已经拥有了5套房子,成为毕业几年后身家数百万的富翁;也就在这一年,他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专业炒房。
王晓的妻子,也因此得以达成人生的梦想:开一间咖啡屋。在深圳购物公园的COCO PARK三层,他们租了一个店面,装修别具一格。“基本上就是玩票性质。”王晓说,开店是满足妻子的要求,没想怎么赚钱。
2008年的梦魇
好日子总是太短暂。2007年7月,深圳楼市达到顶点后,开始急剧地下滑。
当年9月出台的二套房首付提高政策,对王晓来说是当头一棒。到了11月,他所持有的海印长城的价格已经跌至13000元/平方米以下,国际友邻公寓也在11000元/平方米以下,阳光花园的价格也低于购买时的价格。这三套房子王晓用的都是按揭。另外,在宝安区,王晓还有两套房子,一套全款,一套按揭。
       算下来,当时的王晓每月还要垫进去2万多。“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传说深圳会崩盘,还有中介卷款潜逃了。”恒大、绿城、龙湖等等这些地产商,也纷纷陷入了危机。
市场的冷酷开始显现。而人情,也没有好多少。昔日的中介朋友不见了,打电话不接,店铺也纷纷撤了;投资客那群人,更是风声鹤唳,自身难保。
岳母是一个保守的老公务员,早就看不惯王晓倒腾房子,虽然妻子没说什么,但他受不了岳母的数落。“那段时间每天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王晓说,银行也变脸了,之前放贷的经理换了人,而每个月的账单,也不会通融一点,他的信用卡一度刷爆,每个月要产生上千元的利息。
那段日子,让王晓觉得后怕。因为对一个几万元“起家”的人来说,他输不起。然而就像所有的瘾一样,染上了就很难戒掉。
2008年底,金融危机救了开发商,也救了王晓。2009年初,中国政府出手4万亿救市,并且启动了拉动内需政策,放宽了几乎所有的购房优惠政策。
“2009年开始,买第一套房子享受最优惠的房贷,首付款两成,还有利率7折优惠。”王晓说,他的房子很快升值,转手。
甚至转手给了朋友。在王晓的亲身示范下,他的一些朋友也加入了炒房行列。在深圳,很多投资客虽然是买多套房,但依然可以做到首付两成,办法有很多,就是异地贷款,或者亲友联名,2009年银行都放开了,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买房的人生如何度过?
王晓最近两周经常失眠,他上周末刚刚卖掉南山的一套房,现在,他还有2套房在楼下的中介店里挂着,卖不掉,他又不愿意降价。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担惊受怕了,2007年的这个时候,他也是这么害怕,那一年,也是政策频出的年份。只要是政策多了,他就很害怕,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出货。
但是,只要一看到市道稍有起色,他又一样会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来抄底,“没有什么比这个来钱更快了”。
“如果你经历过2005年营业税调控,2006年90/70调控,以及2007年9·27调控之后,你会怎么想?”王晓对记者说,这3次调控最终的结果都是:房价涨得比调控之前更高更快。
不过这一次,9·29新政之后,他没敢这么笃定了。
史无前例的严厉政策,以及立竿见影的市场低迷,令深圳的炒楼客再一次受到明显的惊吓,虽然至今尚未有数据显示究竟有多少投资客在抛售房屋,但大量的市场景象表明,它的确在发生。
眼下楼市正处于新政出台之后的混沌期,说它混沌,因为不少人就像王晓一样,仍然对调控的结果抱着幻想,期待着再出现一次越调控越涨的现象。他们在观望之余,对昔日的暴利还是眷恋不已。
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在做完任志强的专访后表示,如果有一天任志强说什么都没有人再关注了,说明房地产市场就正常了。远洋地产总裁李明也曾对记者说,当大家都不再谈论房价,就好了。但现在任志强的微博貌似粉丝还很多。
“做完房子以后就觉得,做别的实业也好,别的投资领域也好,都会提不起精神。”王晓说,真还没认真想过以后干什么。
投資 客王 王曉 不炒 炒房 房的 人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457


ZKIZ Archives @ 2019